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巨人叫道,我不会死的

巨人叫道,我不会死的

2019-10-03 17:55

古时后,有个巨人漫步在乡间的大道上,突然一个陌生人跳到他跟前说:“站住,不许再往前走一步!”“什么?”巨人叫道,“你这小东西,我两根指头就能把你捏死,你敢挡我的路?你是什么人,敢口吐狂言?”“我是死神,”他回答说,“没有人能反抗我,你也必须服从我的命令。”但巨人拒绝了,和死神打斗起来,这是一场持久而激烈的战斗,最后巨人占了上风,一拳击倒了死神,使他瘫倒在一块石头旁。巨人凯旋而去,死神倒在那儿屈服了,他太虚弱了,竟爬不起来了。“现在我该怎么办呢?”他说,“如果就缩在这个角落里,世上就没人会死,那么必定会挤满人而无处容身了。”这时来了位年轻人,朝气蓬勃,一路高歌,并且在举目四顾。一看见这个半死半活的人,马上关切地走了上来,扶起他,从自己的瓶中倒了口水给他,看着他恢复了几分力气。那陌生人边爬起边说:“你可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帮了谁吗?”“不,”年轻人说,“我不认识你。”“我是死神,我从不放过任何人,你也不例外。但为了表示我的感激之情,我向你保证我绝不出其不意地降临于你,我会在来取你性命之前派我的报信使者通知你。”“好的,”年轻人说,“能知道自己的死期就足够了,至少在这以前我不用提心吊胆的。”然后他愉快地走了,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但青春和健康不会长久,很快病痛与悲哀都来了,它们开始一天天地折磨他。他自言自语道:“我不会死的,因为死神还没来,我真希望这病痛缠身的痛苦日子赶快结束。”后来他的病好了,他又过上了开心的日子。有一天,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扭头一看,发现死神就站在他身后。“跟我来,你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刻已经到了。”“什么?”这人问道,“你怎能食言?你不是保证说你本人来之前会派信使来吗?”“别作声!”死神说,“我不是接二连三地差信使到这里了吗?寒热不是来打你、推你、摔倒你了吗?晕眩不是弄得你头昏脑胀吗?痛风病不是折磨你四肢吗?耳鸣有过吗?牙痛时不曾使面颊发肿吗?而且,我的兄弟‘睡神’不是每晚向你提起我吗?夜里,你难道不是像死人那样地躺在那吗?”

古时后,有个巨人漫步在乡间的大道上,突然一个陌生人跳到他跟前说:站住,不许再往前走一步!什么?巨人叫道,你这小东西,我两根指头就能把你捏死,你敢挡我的路?你是什么人,敢口吐狂言?我是死神,他回答说,没有人能反抗我,你也必须服从我的命令。但巨人拒绝了,和死神打斗起来,这是一场持久而激烈的战斗,最后巨人占了上风,一拳击倒了死神,使他瘫倒在一块石头旁。巨人凯旋而去,死神倒在那儿屈服了,他太虚弱了,竟爬不起来了。现在我该怎么办呢?他说,如果就缩在这个角落里,世上就没人会死,那么必定会挤满人而无处容身了。这时来了位年轻人,朝气蓬勃,一路高歌,并且在举目四顾。一看见这个半死半活的人,马上关切地走了上来,扶起他,从自己的瓶中倒了口水给他,看着他恢复了几分力气。那陌生人边爬起边说:你可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帮了谁吗?不,年轻人说,我不认识你。我是死神,我从不放过任何人,你也不例外。但为了表示我的感激之情,我向你保证我绝不出其不意地降临于你,我会在来取你性命之前派我的报信使者通知你。好的,年轻人说,能知道自己的死期就足够了,至少在这以前我不用提心吊胆的。然后他愉快地走了,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但青春和健康不会长久,很快病痛与悲哀都来了,它们开始一天天地折磨他。他自言自语道:我不会死的,因为死神还没来,我真希望这病痛缠身的痛苦日子赶快结束。后来他的病好了,他又过上了开心的日子。有一天,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扭头一看,发现死神就站在他身后。跟我来,你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刻已经到了。什么?这人问道,你怎能食言?你不是保证说你本人来之前会派信使来吗?别作声!死神说,我不是接二连三地差信使到这里了吗?寒热不是来打你、推你、摔倒你了吗?晕眩不是弄得你头昏脑胀吗?痛风病不是折磨你四肢吗?耳鸣有过吗?牙痛时不曾使面颊发肿吗?而且,我的兄弟‘睡神’不是每晚向你提起我吗?夜里,你难道不是像死人那样地躺在那吗?

古时后,有个巨人漫步在乡间的大道上,突然一个陌生人跳到他跟前说:“站住,不许再往前走一步!”“什么?”巨人叫道,“你这小东西,我两根指头就能把你捏死,你敢挡我的路?你是什么人,敢口吐狂言?”“我是死神,”他回答说,“没有人能反抗我,你也必须服从我的命令。”但巨人拒绝了,和死神打斗起来,这是一场持久而激烈的战斗,最后巨人占了上风,一拳击倒了死神,使他瘫倒在一块石头旁。巨人凯旋而去,死神倒在那儿屈服了,他太虚弱了,竟爬不起来了。“现在我该怎么办呢?”他说,“如果就缩在这个角落里,世上就没人会死,那么必定会挤满人而无处容身了。”这时来了位年轻人,朝气蓬勃,一路高歌,并且在举目四顾。一看见这个半死半活的人,马上关切地走了上来,扶起他,从自己的瓶中倒了口水给他,看着他恢复了几分力气。那陌生人边爬起边说:“你可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帮了谁吗?”“不,”年轻人说,“我不认识你。”“我是死神,我从不放过任何人,你也不例外。但为了表示我的感激之情,我向你保证我绝不出其不意地降临于你,我会在来取你性命之前派我的报信使者通知你。”“好的,”年轻人说,“能知道自己的死期就足够了,至少在这以前我不用提心吊胆的。”然后他愉快地走了,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但青春和健康不会长久,很快病痛与悲哀都来了,它们开始一天天地折磨他。他自言自语道:“我不会死的,因为死神还没来,我真希望这病痛缠身的痛苦日子赶快结束。”后来他的病好了,他又过上了开心的日子。有一天,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扭头一看,发现死神就站在他身后。“跟我来,你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刻已经到了。”“什么?”这人问道,“你怎能食言?你不是保证说你本人来之前会派信使来吗?”“别作声!”死神说,“我不是接二连三地差信使到这里了吗?寒热不是来打你、推你、摔倒你了吗?晕眩不是弄得你头昏脑胀吗?痛风病不是折磨你四肢吗?耳鸣有过吗?牙痛时不曾使面颊发肿吗?而且,我的兄弟‘睡神’不是每晚向你提起我吗?夜里,你难道不是像死人那样地躺在那吗?” 这人无话可说,只得听天由命,跟着死神走了。

古时候,有个巨人漫步在乡间的大道上,突然一个陌生人跳到他跟前说:“站住,不许再往前走一步!”

这人无话可说,只得听天由命,跟着死神走了。

这人无话可说,只得听天由命,跟着死神走了。


“什么?”巨人叫道,“你这小东西,我两根指头就能把你捏死,你敢挡我的路?你是什么人,敢口吐狂言?”

·上一篇文章:寿命·下一篇文章:鞋匠师傅

“我是死神,”他回答说,“没有人能反抗我,你也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金沙电玩城 1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但巨人拒绝了,和死神打斗起来,这是一场持久而激烈的战斗,最后巨人占了上风,一拳击倒了死神,使他瘫倒在一块石头旁。巨人凯旋而去,死神倒在那儿屈服了,他太虚弱了,竟爬不起来了。

“现在我该怎么办呢?”他说,“如果就缩在这个角落里,世上就没人会死,那么必定会挤满人而无处容身了。”

这时来了位年轻人,朝气蓬勃,一路高歌,并且在举目四顾。一看见这个半死半活的人,马上关切地走了上来,扶起他,从自己的瓶中倒了口水给他,看着他恢复了几分力气。

那陌生人边爬起边说:“你可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帮了谁吗?”

“不,”年轻人说,“我不认识你。”

“我是死神,我从不放过任何人,你也不例外。但为了表示我的感激之情,我向你保证我绝不出其不意地降临于你,我会在来取你性命之前派我的报信使者通知你。”

金沙电玩城,“好的,”年轻人说,“能知道自己的死期就足够了,至少在这以前我不用提心吊胆的。”www.qiguShi.com

然后他愉快地走了,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但青春和健康不会长久,很快病痛与悲哀都来了,它们开始一天天地折磨他。他自言自语道:“我不会死的,因为死神还没来,我真希望这病痛缠身的痛苦日子赶快结束。”后来他的病好了,他又过上了开心的日子。

有一天,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扭头一看,发现死神就站在他身后。

“跟我来,你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刻已经到了。”

“什么?”这人问道,“你怎能食言?你不是保证说你本人来之前会派信使来吗?”

“别作声!”死神说,“我不是接二连三地差信使到这里了吗?寒热不是来打你、推你、摔倒你了吗?晕眩不是弄得你头昏脑胀吗?痛风病不是折磨你四肢吗?耳鸣有过吗?牙痛时不曾使面颊发肿吗?而且,我的兄弟‘睡神’不是每晚向你提起我吗?夜里,你难道不是像死人那样地躺在那吗?”

这人无话可说,只得听天由命,跟着死神走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巨人叫道,我不会死的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