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利弗西医生在吗,接下来小编给大家分享两篇关

利弗西医生在吗,接下来小编给大家分享两篇关

2019-10-05 23:58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好奇心远远超过了恐惧,因为我没能呆在原地,而是又匍匐着爬回了岸上,在那儿,我把脑袋隐蔽到一丛金雀花后面,可以俯视到我们门前的那条路。我几乎还没怎么藏好,我的敌人们就开始到来了,他们有七八个人,步伐不合拍子地沿着路拼命跑着,拿着提灯的那个人领先几步。有三个人手拉手地跑在一块儿,即便有雾我也能断定,三人小组中当间的那个就是瞎乞丐。接下去的一刻,他的声音证实了我的判断。  

金银岛是一部以孩子的口吻讲述的探宅寻奇冒险故事,它开创了以寻宝为题材的文学作品的先河。全书因诙谐顽皮的笔调和惊险神奇的情节而成为世界上最受读者喜爱的文学经典之一,并被多次搬上银幕。接下来小编给大家分享两篇关于金银岛里精彩的故事吧。

  一路上我们快马加鞭,直到到了利弗西医生的家门口才勒住马。房子前漆黑一片。  

  当然,我没有耽搁时间,我把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了母亲,也许本该早就告诉她的。我们立刻意识到自己正处在一个既困难又危险的位置上。那个人的一些钱──如果他有些的话──当然属于我们;但是让船长的那些船友们、特别是我见过的那两个怪物──“黑狗”和瞎乞丐──自动放弃他们的战利品,作为船长欠债的抵偿,是不大可能的。至于船长让我立刻骑马去找利弗西医生的嘱咐,将会使母亲被孤单地留下,毫无保障,这是当初不曾设想到的。说实在的,让我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在这房子里多呆上一会儿看来都是不可能的:厨房里煤块烧落的声音,钟表走动的嘀嗒声,都使我们胆战心惊。在我们耳中,四周充满了走近的脚步声,并且一看到客厅地板上船长的死尸,就会想到那个可恶的瞎乞丐就在附近徘徊,随时都可能回来。此时此刻,就像谚语说的,我是吓得魂不附体。事情必须尽快做出决断,最后,我们决定一同到附近的小村子里去求援。说到做到,我们头上什么都没戴,便立刻在渐浓的暮色和寒雾里跑了出去。  

  “把门撞开!”他叫嚣着。  

瞎子的下场

  丹斯先生叫我跳下马去敲门,于是道格尔给我一只马镫,让我踩着它下来,与此同时,一个女仆立刻把门打开了。  

  小村子在下一个海湾的另一头,尽管从这里看不到,却没几百码远。令我勇气大增的是,那与瞎子出现的方向刚好相反,他要来也得从相反的方向来。我们在路上没用多长时间,虽然我们有时停下来紧握着手倾听一阵,但是没什么不寻常的声音──除了轻涛拍岸和寒鸦噪林外,再没什么了。  

  “是,是,先生!”有两三个人呼应着。接着便发动了对“本葆海军上将”旅店的进攻,提灯的人跟了上去。然后我看到他们停了下来,还听见低低的谈话声,似乎他们发现门是开着的而感到惊奇。但是只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儿,瞎子就又发布命令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大更响了,好像他被欲望和狂怒烧着了一样。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好奇心远远超过了恐惧,因为我没能呆在原地,而是又匍匐着爬回了岸上,在那儿,我把脑袋隐蔽到一丛金雀花后面,可以俯视到我们门前的那条路。我几乎还没怎么藏好,我的敌人们就开始到来了,他们有七八个人,步伐不合拍子地沿着路拼命跑着,拿着提灯的那个人领先几步。有三个人手拉手地跑在一块儿,即便有雾我也能断定,三人小组中当间的那个就是瞎乞丐。接下去的一刻,他的声音证实了我的判断。

  “利弗西医生在吗?”我问。  

  当我们到达村子时,已是掌灯时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我看到窗里橙黄色的灯光时,我是何等的雀跃。但是就这,就像后来被证实的那样,是我们在这个地方所能得到的最大的援助。因为──你会想到,人们该为他们自己感到羞耻──没有人愿意答应同我们一起回“本葆海军上将”旅店。我们越说我们遇到的麻烦,男人、女人和孩子们便越往他们自己的屋子里缩。弗林特船长的名字,尽管对我来说是陌生的,对那儿的一些人来说却如雷贯耳,带来了极大的恐慌。在野外劳作、到过“本葆海军上将”旅店那一带的一些人想了起来,他们曾在路上见到了几个陌生人,还以为是走私客哩,因此大家四处逃散了。此外,至少有一人还看到在我们叫做凯特湾的地方有一艘小帆船。因为上述情况,一说是弗林特船长的同伴,就把他们吓得要死。总而言之,事情的结果是,有几个人自愿和我们一道骑马去找住在另一头的利弗西医生,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我们去保卫旅店。  

  “进,进,进!”他叫道,一边咒骂他们拖拖拉拉。  

“把门撞开!”他叫嚣着。

  “不在,”她说,“他下午回来过,但是又去乡绅老爷的府第与他共进晚餐,消磨夜晚了。”  

  据说怯懦是会传染的,但另一方面,辩论却可以极大地鼓舞人,于是当每个人都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后,母亲也向他们发表了演说。她宣布,她不会让属于她没了父亲的孩子的钱白白损失掉,“要是你们没有一个人敢去的话,”她说,“我和吉姆敢。我们会沿着来时的路回去,对你们这些胆小的笨蛋来说,我们多余言谢。我们会把那个箱子打开的,即使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克罗斯莱太太,谢谢你给我们个袋子,好用它去装回我们应得的钱财。”  

  他们中的四五个人立刻遵命,有两个同那可恶的乞丐留在路上。停息了一阵,接着是一声惊呼,再接下来是从屋子里传出的一声喊叫:“比尔死了!”  

“是,是,先生!”有两三个人呼应着。接着便发动了对“本葆海军上将”旅店的进攻,提灯的人跟了上去。然后我看到他们停了下来,还听见低低的谈话声,似乎他们发现门是开着的而感到惊奇。但是只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儿,瞎子就又发布命令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大更响了,好像他被欲望和狂怒烧着了一样。

  “那么我们就上那儿去,小伙子们。”丹斯先生说。  

  当然,我说我会和母亲一道走。他们也当即为我们的英勇而惊呼起来;但是即便这样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们一道走。他们所愿做的只是给了我一支装好子弹的手枪,以防遭到袭击,并且还答应一旦我们在返回的路上被追赶,他们就备好马鞍;同时,派了个年轻人骑马去医生那里寻求武装支援。  

  但是瞎子只是又一次地咒骂他们的拖拉。  

“进,进,进!”他叫道,一边咒骂他们拖拖拉拉。

  这次,由于路程短,我没有上马,只是拉着道格尔的马镫带子跑向侧面,走上那条长长的、没有树叶荫蔽的、浴着月光的林荫道。那儿通向一排两边都看得见古老的大花园的白色宅第。在大宅子门前,丹斯先生下了马,带着我一道,立刻被请进了屋里。  

  当我俩在这个寒夜冒险出发时,我的心跳得很厉害。一轮满月冉冉升起,带着红晕出现在雾气的上方,它催促我们加快步伐,因为显然,当我们再返回时,一切将亮如白昼,而我们一出门便暴露在任何一个监视者的眼皮底下。我们悄无声息地迅速溜过篱笆,不过并没看到或听到任何增加我们恐惧的东西,直到“本葆海军上将”的大门关在了我们身后,我们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你们这些偷懒的饭桶,留两个人搜他,其余人上楼弄箱子!”他叫道。  

他们中的四五个人立刻遵命,有两个同那可恶的乞丐留在路上。停息了一阵,接着是一声惊呼,再接下来是从屋子里传出的一声喊叫:“比尔死了!”

  仆人领着我们走过一条铺着席子的过道,指引我们进入它尽头的一间大图书室,里面摆满了书架,上面摆放着些石膏半身像。乡绅和利弗西医生手里拿着烟斗,分坐在火焰明亮的壁炉两旁。  

  我立刻划好门栓,我们在黑暗中站着喘息了一会儿。房子里只有船长的尸体与我们作伴。接着,母亲在酒吧间里拿了根蜡烛,我们手牵着手走进了客厅。船长像我们离开时的样子躺在那里,仰面朝天,睁着眼睛,一只胳膊向外伸展着。  

  我能听见他们跑上我们的旧楼梯时咚咚作响的脚步声,那声音震得屋子都快动起来。没多久,又传出一声惊呼;船长房间里的窗户被砰地一声打开了,碎玻璃哗啦地响了一阵。一个人倾斜着身子将脑袋和肩膀伸出到月光下,向站在下面路上的瞎乞丐报告。  

但是瞎子只是又一次地咒骂他们的拖拉。

  我从来没在这么近的距离里看过乡绅,他是个高个子,约有六英尺多高,肩宽与身高相称,有一张坦诚的、还算看得过去的面孔,在长期的漫游过程中变得粗糙和发红,同时布满了皱纹。他的眉毛很浓密,并且迅捷地挑上挑下,这显示出他的某种脾性,不能说是坏的,你可以说是急躁、易激动。  

  “拉下百叶窗,吉姆,”母亲小声说道,“他们有可能来,在外面观察我们哩。而眼下,”在我拉下百叶窗后,她说,“我们得从那个人身上拿到钥匙。我真不知道,谁敢碰他哩。”她啜泣着说了那些话。  

  “皮乌,”他喊道,“他们在我们之前来过了。有人把箱子上上下下都翻过了。”  

“你们这些偷懒的饭桶,留两个人搜他,其余人上楼弄箱子!”他叫道。

  “请进,丹斯先生。”他说,很威严,但又很谦和。  

  我立刻跪下身子。在靠近他手的地板上有一个小圆纸片,一面涂了黑色。我立刻断定这就是“黑券”了,就拾起了它。我发现字写在另一面上,书写得非常美观、清晰,上面写道:“你将活到今晚十点。”  

  “东西在吗?”皮乌吼叫道。  

我能听见他们跑上我们的旧楼梯时咚咚作响的脚步声,那声音震得屋子都快动起来。没多久,又传出一声惊呼;船长房间里的窗户被砰地一声打开了,碎玻璃哗啦地响了一阵。一个人倾斜着身子将脑袋和肩膀伸出到月光下,向站在下面路上的瞎乞丐报告。

  “晚上好,丹斯,”医生说时点了下头,“也问你晚上好,吉姆朋友。什么好风把你们吹到这儿来啦?”  

  “允许他活到十点,妈妈。”我说,就在我说的时候,我们的老钟开始打点了。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把我们吓了一大跳。但是消息不坏,因为这才六点钟。  

  “钱在。”  

“皮乌,”他喊道,“他们在我们之前来过了。有人把箱子上上下下都翻过了。”

  行政长官笔直僵硬地站着,好像上课似地讲述着他经历的事情经过。你可以看到,这两位绅士由于惊奇和感兴趣,在听时是怎样的向前探着身子,并且互相望着,连吸烟都忘记了。当他们听到我母亲如何地返回到小旅店时,利弗西医生简直拍起腿来,而乡绅则大叫:“好极了!”还在炉栅上敲碎了他的长烟斗。在这之前许久,特里罗尼先生(你该记得,那个,是乡绅的名字),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屋子里大步走来走去,而医生,似乎为了听到更好的,摘下了他那搽了粉的假发,坐在那里,露出他自己剪得很短的黑发,看上去实在是陌生。  

  “眼下,吉姆,”她说,“钥匙。”  

  瞎子诅咒钱。  

“东西在吗?”皮乌吼叫道。

  最后,丹斯先生讲完了这个故事。  

  我逐个摸了他的口袋,几个小硬币,一个顶针,还有一些线和大针,一支咬了一头的嚼烟,他那把弯柄的招刀,一个袖珍罗盘,还有一个火绒箱①,这就是口袋里面装的全部东西了。我开始失望了。  

  “我是说弗林特的东西。”他喊道。  

“我是说弗林特的东西。”他喊道。

  “丹斯先生,”乡绅说,“你是个非常高尚的人,至于骑马踩倒了那个黑心的、残暴的恶徒,我认为是个壮举,先生,就像踩死一只蟑螂。霍金斯这孩子是好样的,我看得出。霍金斯,你拉一下那个铃好吗?丹斯先生一定想来点啤酒吧。”  

  “可能挂在他的脖子上。”母亲提醒道。  

  “我们在这里什么都找不到。”那人答道。  

“我们在这里什么都找不到。”那人答道。

  “这么说,吉姆,”医生说,“你有他们要找的东西,是不是?”  

  我强忍着厌恶扯开了他颈部的衬衫,那里果真挂着一条油腻腻的小绳,我用他的招刀切断了它,我们找到了钥匙。这小小的胜利使我们充满了希望,立刻毫不迟疑地上楼,进到那间他躺了那么久的屋子里,他的箱子自从他搬来时起就立在那里。  

  “喂,下边的,它是不是在比尔身上?”瞎子又叫道。  

“喂,下边的,它是不是在比尔身上?”瞎子又叫道。

  “它在这儿,先生。”我说,把油布包递给了他。  

  它和外面其他任何一个船员的箱子一样,在盖子上用热烙铁烙上了他姓名的起首字母“B”,由于长期不爱惜地使用,箱子角有些磨损、裂纹了。  

  听了这话,另一个家伙,可能是留在下面搜查船长身体的人,走到旅店门口,“比尔已经被人彻底搜过了,”他说,“什么也没留下。”  

听了这话,另一个家伙,可能是留在下面搜查船长身体的人,走到旅店门口,“比尔已经被人彻底搜过了,”他说,“什么也没留下。”

  医生翻过来掉过去地看了看它,似乎他的手指急切渴望着要把它打开,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平静地把它放到了他的上衣的口袋里。  

  “把钥匙给我。”母亲说,尽管锁眼很生涩,她转动钥匙,顷刻间便把盖子打开了。  

  “一定是旅店里的这些人──一定是那个男孩子。我要抠出他的眼珠子!”瞎子皮乌嚷叫道。“他们刚刚还在这儿──我想弄开门时,他们已经上好了门栓。分头行动,小子们,找到他们。”  

“一定是旅店里的这些人──一定是那个男孩子。我要抠出他的眼珠子!”瞎子皮乌嚷叫道。“他们刚刚还在这儿──我想弄开门时,他们已经上好了门栓。分头行动,小子们,找到他们。”

  “乡绅,”他说,“丹斯喝好后,当然,他还得回去为陛下服务,但我想把吉姆·霍金斯留下来,到我的房间里睡,还有,你允许的话,我建议来点冷馅饼,让他吃点东西。”  

  一股浓烈的烟草味和柏油味从里面冒了出来,但是上面除了一套质地优良的好衣裳外,就什么也看不到了。那套衣服是被非常仔细地刷过并叠好了的,母亲说它们从未被穿过。在那套衣服的下面,开始出现了各式各样的东西:一个四分仪,一个锡制的小酒杯,几颗烟,两对非常漂亮的手铣,一根银条,一只西班牙老怀表,还有其他一些不值钱的小装饰品,大多是外国制造的,一副黄铜杆的圆规,还有五六个珍奇的西印度贝壳。从那时起,它常常使我想到,他一定是带着这些贝壳一起度过他流浪、罪恶、被追逐的一生的。  

  “真的,他们的灯还在这儿。”在窗口的那家伙说。  

“真的,他们的灯还在这儿。”在窗口的那家伙说。

  “随你,利弗西,”乡绅说,“霍金斯该得到比冷馅饼还好的东西呢。”  

  就这样,我们除了些银子和小装饰品外,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就连这两样东西对我们来说也没啥用场。再下面,是一件旧的航海斗篷,在很多个港口沙洲被海盐浸得发白。母亲不耐烦地把它拖了出来,现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箱子里最后的物件了,用油布捆着的一包东西,看上去像是些纸,还有一个帆布包,一碰竟发出了金块的丁当声。  

  “分头去找他们!彻底检查这所房子!”皮乌反复地叫嚣着,用他的棍子敲击着路面。  

“分头去找他们!彻底检查这所房子!”皮乌反复地叫嚣着,用他的棍子敲击着路面。

  于是一个大鸽肉馅饼被端上来放到了小桌上,我放开肚子饱餐了一顿,因为我已经饿得像只鹰了。同时,丹斯先生在得到了进一步的赞扬后,终于被打发走了。  

  “我要让那些滑头们看看,我是个诚实的妇人,”母亲说,“我要拿回他欠的账,多一个子儿也不要。撑好克罗斯莱太太的袋子。”然后她开始计算船长欠的钱数,从那个水手的袋子里如数取出来,放到我撑着的那个袋子里。  

  随之而来的便是我们老旅店的一场巨大的骚乱,沉重的脚步声来来去去,咚咚作响,家具扔得遍地都是,门被踢过来踢过去,直到连岩石都发出回声了,这些人才又出来,一个接一个来到路上,然后声称哪儿都没找到我们。就在这时,曾使我和母亲在数死去船长的钱时警醒起来的那个口哨声又一次刺穿了夜空,但这次它重复了两遍。我原以为这是瞎子的号令,是召唤他的船员进击的暗号,可是现在我才发现信号来自山脚下小村子那边,而且,从海盗们对它的反应来看,这是警告他们危险迫近的信号。  

随之而来的便是我们老旅店的一场巨大的骚乱,沉重的脚步声来来去去,咚咚作响,家具扔得遍地都是,门被踢过来踢过去,直到连岩石都发出回声了,这些人才又出来,一个接一个来到路上,然后声称哪儿都没找到我们。就在这时,曾使我和母亲在数死去船长的钱时警醒起来的那个口哨声又一次刺穿了夜空,但这次它重复了两遍。我原以为这是瞎子的号令,是召唤他的船员进击的暗号,可是现在我才发现信号来自山脚下小村子那边,而且,从海盗们对它的反应来看,这是警告他们危险迫近的信号。

  “那么,乡绅……”医生说。  

  这是个费时费力的活儿,因为这些硬币来自各个国家,模样各异──西班牙金币,还有法国金路易、英国基尼以及八里亚尔的西班牙银元,还有其他我不认识的,都杂乱地混在一起。  

  “又是德克,”一个说。“两次!伙计们,我们不得不动动地方了。”  

“又是德克,”一个说。“两次!伙计们,我们不得不动动地方了。”

  “那么,利弗西……”乡绅说,用同样的口气。  

  基尼大概最少,也是那些硬币里母亲惟一知道如何计数的。我们大概才数到一半,我猛然把手搭到她的胳膊上,因为我在静寂寒冷的空气中听到了一种声音,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瞎子的棍子一下下敲在硬梆梆的路面上,声音越来越近,我们坐下来,大气儿也不敢出。接着它急剧地敲击着旅店的门,再接下来我们听到门把手在转动,门栓嘎嘎作响,似乎那个残暴的家伙妄图进来;接着里里外外都是一段长时间的静寂。最后,手杖声重又响起来,令我们无比高兴和宽慰的是,它又渐渐地远去消失了。  

  “动动地方?你这逃兵!”皮乌叫道。“德克从一开始就是个笨蛋和胆小鬼

“动动地方?你这逃兵!”皮乌叫道。“德克从一开始就是个笨蛋和胆小鬼

  “一回一个人来说,一回一个人来说,”利弗西医生笑着说,“我猜你一定听说过这个弗林特吧?”  

  “妈妈,”我说,“全都拿上,我们快走吧。”因为我肯定那插着的门势必会引起怀疑,会自找麻烦,虽然我庆幸插上了门,这种庆幸是从没见过那瞎子的人所无法想像的。  

──你们不必理他。他们一定就在跟前,他们走不远,伸手可及。分头去找他们,狗东西!啊,气死我了,”他叫道,“要是我有眼睛!”  

──你们不必理他。他们一定就在跟前,他们走不远,伸手可及。分头去找他们,狗东西!啊,气死我了,”他叫道,“要是我有眼睛!”

  “听说过他!”乡绅叫道,“听说过他,你说的!他是江洋大盗中最为残忍的一个,黑胡子①对弗林特来说不过是黄毛小儿。西班牙人对他是畏惧之极,我跟你讲,先生,以致于我有时都为他是个英国人而骄傲哩。我在特立尼达那边曾经亲眼看到过他的中桅船,可是跟我一起航行的那个胆小的饭桶直要往后退,往后退,先生,他一直退到西班牙港哩。”  

  但是我的母亲,尽管她也害怕,却不肯多拿走欠账之外的一个子儿,同时也固执地不肯少拿一个子儿。还没到七点,她说,还远着呢。她知道她的权益,她一定要得到它。她还在同我争辩呢,这时从小山上传来一声低低的口哨。那对我们俩来说就足够了,足足够了。  

  这呼吁看起来似乎有点作用,因为有两个家伙开始在杂物堆里到处查看了,只不过三心二意的,另一只眼睛一直在留心自身的危险呢,我想。而其余的人都犹豫不决地站在路上。  

这呼吁看起来似乎有点作用,因为有两个家伙开始在杂物堆里到处查看了,只不过三心二意的,另一只眼睛一直在留心自身的危险呢,我想。而其余的人都犹豫不决地站在路上。

  “噢,我本人在英格兰听说过他,”医生说。“但是要紧的是,他有钱吗?”  

  “我要拿走我应得的。”她跳起身来说。  

  “你们伸手就可拿到成千上万的钱,你们这群笨蛋,却在那儿犹犹豫豫!要是你们能找到那东西的话,就会富比王侯,而你们明知道它就在这儿,却站在那里躲躲闪闪。你们中没有一个敢去见比尔,而我做到了──一个瞎子!而我却将因为你们而痛失良机!我将变成个可怜的、爬行的乞丐,讨酒喝,可我本可能坐上四轮马车的!要是你们能有饼于里蛀虫的那点精神的话,你们就可以抓住他们。”  

“你们伸手就可拿到成千上万的钱,你们这群笨蛋,却在那儿犹犹豫豫!要是你们能找到那东西的话,就会富比王侯,而你们明知道它就在这儿,却站在那里躲躲闪闪。你们中没有一个敢去见比尔,而我做到了──一个瞎子!而我却将因为你们而痛失良机!我将变成个可怜的、爬行的乞丐,讨酒喝,可我本可能坐上四轮马车的!要是你们能有饼于里蛀虫的那点精神的话,你们就可以抓住他们。”

  “钱!”乡绅叫道,“你听到那个故事了吧?除了钱,那些坏蛋们还能寻求什么?除了钱,他们还能关心什么?除了钱,他们还能为了什么去拿自己的狗命冒险?”  

  “我要拿这个来抵他的债。”我拾起那个油布包说。  

  “去你的,皮乌,我们已经拿到了西班牙金币!”一个嘟囔道。  

“去你的,皮乌,我们已经拿到了西班牙金币!”一个嘟囔道。

  “这我们很快就会清楚了,”医生答道,“但是你怎么这样性急,还大嚷大叫的,让我连话都插不进来。我想知道的是这个:假定这会儿我的口袋里有关于弗林特藏宝的线索,那珠宝的总数会不会大?”  

  下一刻,我们两人都摸索着下楼,把蜡烛留在了空箱子那儿,接着我们打开了门,开始“总撤退”。我们动身的那一刻,时候已经不早了。雾正很快地消散,月亮在高地上方把两边都照得通明,只有在小山谷的正底部和旅店门的四周尚有薄薄的一层面纱未曾消褪,掩护着我们逃跑的最初几步。离小村子还有一多半路程、刚走出小山谷底部一丁点儿的时候,我们便暴露在月光下了。不仅如此,几个人行进的脚步声已进入到我们的耳中,当我们回头向他们的方向巴望的时候,只见一盏灯前前后后摆荡着,在快速地向前移动,这表明新的来人中有一个拿着提灯。  

  “他们可能已经把那好东西藏起来了,”另一个说,“带上些基尼吧,皮乌,别站在这儿骂街了。”  

“他们可能已经把那好东西藏起来了,”另一个说,“带上些基尼吧,皮乌,别站在这儿骂街了。”

  “总数,先生!”乡绅叫道,“它会相当于这个:要是我们有你所说的那个线索,我就会在布里斯托尔船坞装备一艘船,然后把你和霍金斯从这儿带走,要是我找上它一年的话,一定会得到那份宝藏。”  

  “哦,宝贝儿,”母亲突然说,“你带上钱往前跑吧,我快要晕过去了。”  

  “骂街”是个恰当的字眼,皮乌的愤怒在这反对声中如火上浇油一般,到最后,他的暴怒完全占了上风,盲目地对他们左右开弓,他的棍子重重地打在不止一个人身上。  

“骂街”是个恰当的字眼,皮乌的愤怒在这反对声中如火上浇油一般,到最后,他的暴怒完全占了上风,盲目地对他们左右开弓,他的棍子重重地打在不止一个人身上。

  “很好,”医生说,“既然如此,要是吉姆同意的话,我们可以把那个包打开。”说着,他把它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这定是我俩的末日了,我想。我是怎样的诅咒那些怯懦的邻居们哪,我又是怎样的责怪我可怜的母亲,由于她的诚实和小气,也由于她过去的蛮勇和现在的软弱。幸运的是,我们刚好来到小桥上。于是我搀着哆哆嗦嗦的母亲来到了岸边,说真的,到了那儿,她叹了口气便歪倒在我的肩上了。我根本不明白是从哪里来的一股劲,恐怕还不小哩,总之我设法把她拖下了岸,在拱桥下还有点路。我再也挪不动她了,因为桥太低,我在下面也只能爬行了。于是我们不得不呆在那里──母亲差不多完全暴露着,而我们俩都在旅店听得到的距离内。  

  这些人,轮番地咒骂这个瞎了眼的恶棍,恶言恶语威胁他,还徒劳地试图抓住那个根子,从他的掌握下夺过来。  

这些人,轮番地咒骂这个瞎了眼的恶棍,恶言恶语威胁他,还徒劳地试图抓住那个根子,从他的掌握下夺过来。

  那一捆东西是被缝住了的,医生只好拿出了他的器械箱,用他的医用剪刀剪断了缝线。它包括两样东西──一个本子和一个密封的文件。  

 

  这场争吵救了我们,因为当它还在激烈地进行的时候,从小村子那边的山顶上传来了另一种声音──疾驰的马蹄声。几乎与此同时,一声枪响,从篱笆那边发出一道闪光,报着信号。显然这是对危险的最后警告,因为海盗们立即转身,向四面八方跑开了,一个沿着海湾向海边跑去,一个斜越过小山,如此等等。总之,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除了皮乌外一个都不见了。他们抛弃了他,纯粹是因为惊慌,还是因为报复他的恶语和击打,我无从得知;但是他被甩在后面了,在路上一边疯狂地上下敲着,一边摸索、呼唤着他的同伴。最后他转错了方向,从我身边跑过去几步,朝着小村子喊起来:“约翰尼,‘黑狗’,德克,”以及其他的名字,“你们不要丢下老皮乌,伙计们──别丢下老皮乌!”  

这场争吵救了我们,因为当它还在激烈地进行的时候,从小村子那边的山顶上传来了另一种声音──疾驰的马蹄声。几乎与此同时,一声枪响,从篱笆那边发出一道闪光,报着信号。显然这是对危险的最后警告,因为海盗们立即转身,向四面八方跑开了,一个沿着海湾向海边跑去,一个斜越过小山,如此等等。总之,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除了皮乌外一个都不见了。他们抛弃了他,纯粹是因为惊慌,还是因为报复他的恶语和击打,我无从得知;但是他被甩在后面了,在路上一边疯狂地上下敲着,一边摸索、呼唤着他的同伴。最后他转错了方向,从我身边跑过去几步,朝着小村子喊起来:“约翰尼,黑狗,德克,”以及其他的名字,“你们不要丢下老皮乌,伙计们──别丢下老皮乌!”

  “首先,我们得看看这个本子。”医生评论道。  

  ①内装火绒、燧石及钢片,用以引火。

  就在这时,马蹄声越过了山顶,四五个骑手在月光下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全速冲下了斜坡。  

就在这时,马蹄声越过了山顶,四五个骑手在月光下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全速冲下了斜坡。

 当他打开它的时候,乡绅和我都从他的肩膀上方望过去,因为利弗西医生已亲切 地示意我从我进餐的小桌边绕过来,来享受这种探寻的乐趣。在扉页上,只有一些零散的字迹,就像一个人闲散无聊时随便涂画上去或是为了练字而用钢笔写在手上的那样。一个跟刺花的内容相同,“比尔·彭斯的爱物”,再有就是“W·彭斯先生,大副”,“没有郎姆酒了”,“在棕榈树低岛他得到了它”,以及其他的一些片断,大多为单个的词语,使人费解。我不禁揣摩,“得到了它”的这个人是谁,而他得到的“它”又是什么。他背上挨的刀?像又不像。  

  听到这个,皮乌方才晓得了他的错误,尖叫着转身直奔水沟,在里面跌了一跤,但他立刻又站了起来,又往前冲,这回可是昏了头,正好撞在奔过来的马头下面。  

听到这个,皮乌方才晓得了他的错误,尖叫着转身直奔水沟,在里面跌了一跤,但他立刻又站了起来,又往前冲,这回可是昏了头,正好撞在奔过来的马头下面。

  “这不大能说明什么。”利弗西医生说,一边往后翻着。  

  那骑手想挽救他的性命,但是一切枉然,伴随着一声刺破夜空的尖叫,皮乌倒了下去,四只蹄子从他身上踏过去又抛开了他,飞驰而过。他侧身往下倒去,接着轻轻地面朝下趴下,就一动不动了。我一跃而起,向骑手们欢呼。他们勒住了马,无论如何,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使他们大为惊骇。我很快看清了来人,跟在其余的人后面的一个是从村子出发去找利弗西医生的小伙子,其余的人是税务官员,是他在路上遇到的,他立即机智地请他们一道返回。关于凯特湾的单桅船的一些消息已经传到了行政长官丹斯的耳朵里,因此那晚他朝我们这个方向前来。由于这种情况,我和母亲才幸免于死。  

那骑手想挽救他的性命,但是一切枉然,伴随着一声刺破夜空的尖叫,皮乌倒了下去,四只蹄子从他身上踏过去又抛开了他,飞驰而过。他侧身往下倒去,接着轻轻地面朝下趴下,就一动不动了。我一跃而起,向骑手们欢呼。他们勒住了马,无论如何,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使他们大为惊骇。我很快看清了来人,跟在其余的人后面的一个是从村子出发去找利弗西医生的小伙子,其余的人是税务官员,是他在路上遇到的,他立即机智地请他们一道返回。关于凯特湾的单桅船的一些消息已经传到了行政长官丹斯的耳朵里,因此那晚他朝我们这个方向前来。由于这种情况,我和母亲才幸免于死。

  接下去的十或十二页涂满了一系列奇怪的记录。一行末了有个日期,而在另一头有个钱数,就像普通的账本,不过代替说明文字的却是两者之间的一个变化的十字数。举个例子来说,1745年6月12日,70镑的款额显然是付给某人的,但是除了六个十字外,对原因未做任何说明。极少数情况下,实在说,补加了地名,像“在卡拉卡司那边”,或者只列一项纬度和经度,如“62度17分20,19度2分40”。  

  皮乌死了,像石头似的僵硬。至于母亲,当我们把她带到小村子后,一点冷水和溴盐之类的东西很快使她清醒过来,她除了受了点惊吓外没啥大事,尽管她仍在懊悔未曾不差分文地把钱拿走。这时,行政长官骑上了马,尽快地向凯特湾赶去;但是他手下的人不得不从马上下来,沿着有树木的深谷摸索着前进,牵着他们的马,有时则贴在马身上,他们惟恐遭遇埋伏哩。所以,当他们到达海湾时,单桅船已经航行到不远的海面上,也就不足为怪了。行政长官向那只船喊话,一个声音回话了,告诉他离月光地儿远些,不然他得挂点彩,与此同时,有一颗子弹唿哨着擦过他的胳膊。很快,单桅船便绕过海岬消失了。丹斯先生站在那儿,就像他说的,“像一条离开水的鱼,”而他所能做的全部就是派一个人到B地去──去向水上缉私艇报警。“而那,”他说,“用处不大,他们已经溜得干干净净了,事情就算了结了。只是,”他补充道,“我很高兴踩到了皮乌老倌儿的鸡眼。”因为这时他已听我讲了事情的经过。  

皮乌死了,像石头似的僵硬。至于母亲,当我们把她带到小村子后,一点冷水和溴盐之类的东西很快使她清醒过来,她除了受了点惊吓外没啥大事,尽管她仍在懊悔未曾不差分文地把钱拿走。这时,行政长官骑上了马,尽快地向凯特湾赶去;但是他手下的人不得不从马上下来,沿着有树木的深谷摸索着前进,牵着他们的马,有时则贴在马身上,他们惟恐遭遇埋伏哩。所以,当他们到达海湾时,单桅船已经航行到不远的海面上,也就不足为怪了。行政长官向那只船喊话,一个声音回话了,告诉他离月光地儿远些,不然他得挂点彩,与此同时,有一颗子弹唿哨着擦过他的胳膊。很快,单桅船便绕过海岬消失了。丹斯先生站在那儿,就像他说的,“像一条离开水的鱼,”而他所能做的全部就是派一个人到B地去──去向水上缉私艇报警。“而那,”他说,“用处不大,他们已经溜得干干净净了,事情就算了结了。只是,”他补充道,“我很高兴踩到了皮乌老倌儿的鸡眼。”因为这时他已听我讲了事情的经过。

  记录延续了将近二十多年,随着时间的增长,分别记账的总额也变得越来越大,到最后,在五六处错误的加法之后,得出了一个巨大的总数,有附注曰:“彭斯,他的钱财。”  

  我随他一道回到“本葆海军上将”旅店,而你怎么也想像不到一个房子会被毁坏成什么样子;在那些家伙疯狂地搜查我母亲和我本人时,连那座钟都被摔到了地上。尽管除了船长的钱袋和钱柜里的一点银子外,他们再没拿什么东西,我还是一眼看出我们完了。丹斯先生对这个场面感到大惑不解。  

我随他一道回到“本葆海军上将”旅店,而你怎么也想像不到一个房子会被毁坏成什么样子;在那些家伙疯狂地搜查我母亲和我本人时,连那座钟都被摔到了地上。尽管除了船长的钱袋和钱柜里的一点银子外,他们再没拿什么东西,我还是一眼看出我们完了。丹斯先生对这个场面感到大惑不解。

  “我真找不出头绪来。”利弗西医生说。  

  “你说他们拿到钱了?好吧,那么霍金斯,他们还想要什么呢?我猜,是更多的钱吗?”  

“你说他们拿到钱了?好吧,那么霍金斯,他们还想要什么呢?我猜,是更多的钱吗?”

  “事情明白如昼嘛,”乡绅嚷道,“这是那个黑心的坏蛋的账本。这些十字代表他们击沉的船只或淡掠的村镇的名称,数字是坏蛋们分赃后他所得到的钱数,在他怕含糊的地方,你看,他加上了些东西使它清楚些。‘在卡拉卡司那边’,喏,你看,这儿沿岸的某些不幸的船只被袭击了。愿上帝拯救这些船上人们的灵魂──他们早就变成珊瑚虫了罢。”  

  “不,先生,不是钱,我想,”我回答道,“事实上,先生,我相信那东西就在我上衣胸前的口袋里,而且跟你讲实话,我希望它能放到个安全的地方。”  

“不,先生,不是钱,我想,”我回答道,“事实上,先生,我相信那东西就在我上衣胸前的口袋里,而且跟你讲实话,我希望它能放到个安全的地方。”

  “对!”医生说,“看你到底是个旅行家。对!你看,数目是随着他职位的升级而增长的。”  

  “是这样,孩子,非常正确,”他说,“要是你愿意的话,我来带上它。”  

“是这样,孩子,非常正确,”他说,“要是你愿意的话,我来带上它。”

  这个小册于里除了最后几张空页上记了些地点的方位,以及一张法国、英国和西班牙钱币通用价值的兑换表格外,几乎没别的什么了。  

  “我想,也许,利弗西医生──”我开了个话头。  

“我想,也许,利弗西医生──”我开了个话头。

  “精打细算的家伙!”医生叫道,“他不是个好骗的。”  

  “相当正确,”他很高兴地打断了我的话,“相当正确──一个绅士和地方法官。现在我想起来了,我最好骑马亲自走一趟,向他或者乡绅报告。皮乌老棺儿已经死了,事既如此,我没啥可惜的,但是,他是死了,你看,只要可能,不知情的人们就会把这事提出来,来反对陛下税务署的官员。现在,跟你讲,霍金斯: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将带你一起去。”  

“相当正确,”他很高兴地打断了我的话,“相当正确──一个绅士和地方法官。现在我想起来了,我最好骑马亲自走一趟,向他或者乡绅报告。皮乌老棺儿已经死了,事既如此,我没啥可惜的,但是,他是死了,你看,只要可能,不知情的人们就会把这事提出来,来反对陛下税务署的官员。现在,跟你讲,霍金斯: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将带你一起去。”

  “现在,”医生说,“该看另一样了。”  

  我衷心感谢他的邀请,接着我们便走回到马匹所在的小村子。当我将我的打算都告诉给了母亲时,他们已经全都在马鞍上了。  

我衷心感谢他的邀请,接着我们便走回到马匹所在的小村子。当我将我的打算都告诉给了母亲时,他们已经全都在马鞍上了。

 文件有几个地方用顶针代替封蜡密封起来。那个顶针,可能就是我在船长的口袋 里找到的那个。医生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密封,结果里面是一张岛屿的地图,上面标有纬度和经度、水深、小山、港湾和入口处的名称,以及引导一艘船安全停泊在岸边可能需要的一切细节。它大约是九英里长、五英里宽,你可以说,它的形状像一条立着的肥壮的龙,有两个几乎全为陆地包围的良港,小山位于中央,标名为“望远镜山”。图上有几处日期较近的附注;但是,最要紧的是,有三个红墨水标注的十字──两个在岛的北部,一个在西南,而且,在后者旁边,有与船长东倒西歪的笔体迥然不同的、小巧整齐的字迹,同样用红墨水写成,内容是:大部宝藏在此。  

  “道格尔,”丹斯先生说,“你有匹好马,把这小家伙带在你身后。”  

“道格尔,”丹斯先生说,“你有匹好马,把这小家伙带在你身后。”

  翻到背面,同样的字迹写下了进一步的说明:  

  我上马抓住了道格尔的腰带后,行政长官便下了出发的命令,马队在通向利弗西医生家的道上矫健地疾驰起来。

我上马抓住了道格尔的腰带后,行政长官便下了出发的命令,马队在通向利弗西医生家的道上矫健地疾驰起来。

  望远镜山肩一大树,指向东北偏北。  

船长的文件

  骷髅岛东南东,再向东十英尺。  

一路上我们快马加鞭,直到到了利弗西医生的家门口才勒住马。房子前漆黑一片。

  银条在北部的藏所,你可以在东边小圆丘的斜坡下找到它,正对着黑屋南十英寻处。  

丹斯先生叫我跳下马去敲门,于是道格尔给我一只马镫,让我踩着它下来,与此同时,一个女仆立刻把门打开了。

  武器很容易找到,在北部入水口小岬北面的沙丘中,方位是东偏北四分之一处。  

“利弗西医生在吗?”我问。

                               杰·弗  

“不在,”她说,“他下午回来过,但是又去乡绅老爷的府第与他共进晚餐,消磨夜晚了。”

  这就是全部了。但是尽管它很简短,对我而言费解了些,却使乡绅和利弗西医生满心欢喜。  

“那么我们就上那儿去,小伙子们。”丹斯先生说。

  “利弗西,”乡绅说,“快快放下你可怜的行当。明天我就动身去布里斯托尔。三周的时间──三周!──两周!──十天!──我们就会拥有最好的船只,先生,以及英格兰精选出来的拔尖的船员。霍金斯来做船上的传应生。你会是个出色的侍应生,霍金斯。你,利弗西,是随船医生;我是司令。我们将带上雷卓斯、乔埃斯和亨特。我们会一路顺风,快速航行,不费吹灰之力便找到地点,而钱就滚滚而来,可以用来当饭吃,打水漂,随心所欲。”  

这次,由于路程短,我没有上马,只是拉着道格尔的马镫带子跑向侧面,走上那条长长的、没有树叶荫蔽的、浴着月光的林荫道。那儿通向一排两边都看得见古老的大花园的白色宅第。在大宅子门前,丹斯先生下了马,带着我一道,立刻被请进了屋里。

  “特里罗尼,”医生说,“我愿与你同行,而且,我可以打保票,吉姆也会去,并且会为这项事业增光。我只担心一个人。”  

仆人领着我们走过一条铺着席子的过道,指引我们进入它尽头的一间大图书室,里面摆满了书架,上面摆放着些石膏半身像。乡绅和利弗西医生手里拿着烟斗,分坐在火焰明亮的壁炉两旁。

  “那是谁?”乡绅叫道,“说出这个狗东西,先生!”  

我从来没在这么近的距离里看过乡绅,他是个高个子,约有六英尺多高,肩宽与身高相称,有一张坦诚的、还算看得过去的面孔,在长期的漫游过程中变得粗糙和发红,同时布满了皱纹。他的眉毛很浓密,并且迅捷地挑上挑下,这显示出他的某种脾性,不能说是坏的,你可以说是急躁、易激动。

  “你,”医生答道,“因为你管不住你的舌头。我们不是惟一知道有这个文件的人。今晚袭击旅店的这帮家伙──胆大包天的暴徒,说真的──还有留在单桅船上的其余的那些人,还有更多,我敢说,都没走远,任何一个,所有这些人,在任何情况下都铁定了心要得到那笔钱。在出海之前,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单独外出。在此期间,我和吉姆要厮守在一处;你骑马去布里斯托尔时,带上乔埃斯和亨特,而且要从始至终,我们中任何一人都不许对所发现的东西泄露一字。”  

“请进,丹斯先生。”他说,很威严,但又很谦和。

  “利弗西,”乡绅答道,“你总是对的。我将守口如瓶。”  

“晚上好,丹斯,”医生说时点了下头,“也问你晚上好,吉姆朋友。什么好风把你们吹到这儿来啦?”

 

行政长官笔直僵硬地站着,好像上课似地讲述着他经历的事情经过。你可以看到,这两位绅士由于惊奇和感兴趣,在听时是怎样的向前探着身子,并且互相望着,连吸烟都忘记了。当他们听到我母亲如何地返回到小旅店时,利弗西医生简直拍起腿来,而乡绅则大叫:“好极了!”还在炉栅上敲碎了他的长烟斗。在这之前许久,特里罗尼先生,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屋子里大步走来走去,而医生,似乎为了听到更好的,摘下了他那搽了粉的假发,坐在那里,露出他自己剪得很短的黑发,看上去实在是陌生。

  ①英国著名的海盗。

最后,丹斯先生讲完了这个故事。

“丹斯先生,”乡绅说,“你是个非常高尚的人,至于骑马踩倒了那个黑心的、残暴的恶徒,我认为是个壮举,先生,就像踩死一只蟑螂。霍金斯这孩子是好样的,我看得出。霍金斯,你拉一下那个铃好吗?丹斯先生一定想来点啤酒吧。”

“这么说,吉姆,”医生说,“你有他们要找的东西,是不是?”

“它在这儿,先生。”我说,把油布包递给了他。

医生翻过来掉过去地看了看它,似乎他的手指急切渴望着要把它打开,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平静地把它放到了他的上衣的口袋里。

“乡绅,”他说,“丹斯喝好后,当然,他还得回去为陛下服务,但我想把吉姆霍金斯留下来,到我的房间里睡,还有,你允许的话,我建议来点冷馅饼,让他吃点东西。”

“随你,利弗西,”乡绅说,“霍金斯该得到比冷馅饼还好的东西呢。”

于是一个大鸽肉馅饼被端上来放到了小桌上,我放开肚子饱餐了一顿,因为我已经饿得像只鹰了。同时,丹斯先生在得到了进一步的赞扬后,终于被打发走了。

“那么,乡绅”医生说。

“那么,利弗西”乡绅说,用同样的口气。

“一回一个人来说,一回一个人来说,”利弗西医生笑着说,“我猜你一定听说过这个弗林特吧?”

“听说过他!”乡绅叫道,“听说过他,你说的!他是江洋大盗中最为残忍的一个,黑胡子①对弗林特来说不过是黄毛小儿。西班牙人对他是畏惧之极,我跟你讲,先生,以致于我有时都为他是个英国人而骄傲哩。我在特立尼达那边曾经亲眼看到过他的中桅船,可是跟我一起航行的那个胆小的饭桶直要往后退,往后退,先生,他一直退到西班牙港哩。”

“噢,我本人在英格兰听说过他,”医生说。“但是要紧的是,他有钱吗?”

“钱!”乡绅叫道,“你听到那个故事了吧?除了钱,那些坏蛋们还能寻求什么?除了钱,他们还能关心什么?除了钱,他们还能为了什么去拿自己的狗命冒险?”

“这我们很快就会清楚了,”医生答道,“但是你怎么这样性急,还大嚷大叫的,让我连话都插不进来。我想知道的是这个:假定这会儿我的口袋里有关于弗林特藏宝的线索,那珠宝的总数会不会大?”

“总数,先生!”乡绅叫道,“它会相当于这个:要是我们有你所说的那个线索,我就会在布里斯托尔船坞装备一艘船,然后把你和霍金斯从这儿带走,要是我找上它一年的话,一定会得到那份宝藏。”

“很好,”医生说,“既然如此,要是吉姆同意的话,我们可以把那个包打开。”说着,他把它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那一捆东西是被缝住了的,医生只好拿出了他的器械箱,用他的医用剪刀剪断了缝线。它包括两样东西──一个本子和一个密封的文件。

“首先,我们得看看这个本子。”医生评论道。

当他打开它的时候,乡绅和我都从他的肩膀上方望过去,因为利弗西医生已亲切 地示意我从我进餐的小桌边绕过来,来享受这种探寻的乐趣。在扉页上,只有一些零散的字迹,就像一个人闲散无聊时随便涂画上去或是为了练字而用钢笔写在手上的那样。一个跟刺花的内容相同,“比尔彭斯的爱物”,再有就是“W彭斯先生,大副”,“没有郎姆酒了”,“在棕榈树低岛他得到了它”,以及其他的一些片断,大多为单个的词语,使人费解。我不禁揣摩,“得到了它”的这个人是谁,而他得到的“它”又是什么。他背上挨的刀?像又不像。

“这不大能说明什么。”利弗西医生说,一边往后翻着。

接下去的十或十二页涂满了一系列奇怪的记录。一行末了有个日期,而在另一头有个钱数,就像普通的账本,不过代替说明文字的却是两者之间的一个变化的十字数。举个例子来说,1745年6月12日,70镑的款额显然是付给某人的,但是除了六个十字外,对原因未做任何说明。极少数情况下,实在说,补加了地名,像“在卡拉卡司那边”,或者只列一项纬度和经度,如“62度17分20,19度2分40”。

记录延续了将近二十多年,随着时间的增长,分别记账的总额也变得越来越大,到最后,在五六处错误的加法之后,得出了一个巨大的总数,有附注曰:“彭斯,他的钱财。”

“我真找不出头绪来。”利弗西医生说。

“事情明白如昼嘛,”乡绅嚷道,“这是那个黑心的坏蛋的账本。这些十字代表他们击沉的船只或淡掠的村镇的名称,数字是坏蛋们分赃后他所得到的钱数,在他怕含糊的地方,你看,他加上了些东西使它清楚些。在卡拉卡司那边,喏,你看,这儿沿岸的某些不幸的船只被袭击了。愿上帝拯救这些船上人们的灵魂──他们早就变成珊瑚虫了罢。”

“对!”医生说,“看你到底是个旅行家。对!你看,数目是随着他职位的升级而增长的。”

这个小册于里除了最后几张空页上记了些地点的方位,以及一张法国、英国和西班牙钱币通用价值的兑换表格外,几乎没别的什么了。

“精打细算的家伙!”医生叫道,“他不是个好骗的。”

“现在,”医生说,“该看另一样了。”

文件有几个地方用顶针代替封蜡密封起来。那个顶针,可能就是我在船长的口袋 里找到的那个。医生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密封,结果里面是一张岛屿的地图,上面标有纬度和经度、水深、小山、港湾和入口处的名称,以及引导一艘船安全停泊在岸边可能需要的一切细节。它大约是九英里长、五英里宽,你可以说,它的形状像一条立着的肥壮的龙,有两个几乎全为陆地包围的良港,小山位于中央,标名为“望远镜山”。图上有几处日期较近的附注;但是,最要紧的是,有三个红墨水标注的十字──两个在岛的北部,一个在西南,而且,在后者旁边,有与船长东倒西歪的笔体迥然不同的、小巧整齐的字迹,同样用红墨水写成,内容是:大部宝藏在此。

翻到背面,同样的字迹写下了进一步的说明:

望远镜山肩一大树,指向东北偏北。

骷髅岛东南东,再向东十英尺。

银条在北部的藏所,你可以在东边小圆丘的斜坡下找到它,正对着黑屋南十英寻处。

武器很容易找到,在北部入水口小岬北面的沙丘中,方位是东偏北四分之一处。

这就是全部了。但是尽管它很简短,对我而言费解了些,却使乡绅和利弗西医生满心欢喜。

“利弗西,”乡绅说,“快快放下你可怜的行当。明天我就动身去布里斯托尔。三周的时间──三周!──两周!──十天!──我们就会拥有最好的船只,先生,以及英格兰精选出来的拔尖的船员。霍金斯来做船上的传应生。你会是个出色的侍应生,霍金斯。你,利弗西,是随船医生;我是司令。我们将带上雷卓斯、乔埃斯和亨特。我们会一路顺风,快速航行,不费吹灰之力便找到地点,而钱就滚滚而来,可以用来当饭吃,打水漂,随心所欲。”

“特里罗尼,”医生说,“我愿与你同行,而且,我可以打保票,吉姆也会去,并且会为这项事业增光。我只担心一个人。”

“那是谁?”乡绅叫道,“说出这个狗东西,先生!”

“你,”医生答道,“因为你管不住你的舌头。我们不是惟一知道有这个文件的人。今晚袭击旅店的这帮家伙──胆大包天的,说真的──还有留在单桅船上的其余的那些人,还有更多,我敢说,都没走远,任何一个,所有这些人,在任何情况下都铁定了心要得到那笔钱。在出海之前,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单独外出。在此期间,我和吉姆要厮守在一处;你骑马去布里斯托尔时,带上乔埃斯和亨特,而且要从始至终,我们中任何一人都不许对所发现的东西泄露一字。”

“利弗西,”乡绅答道,“你总是对的。我将守口如瓶。”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利弗西医生在吗,接下来小编给大家分享两篇关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