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利特尔先生和太太在斯图亚特不在场时总是

  利特尔先生和太太在斯图亚特不在场时总是

2019-10-06 17:14

  乔治很高兴能有机会毁灭这食品贮藏室的地板。他跑出去带回了他的锤子,螺丝刀和碎冰锄。  

乔治很高兴能有机会毁灭这食品贮藏室的地板。他跑出去带回了他的锤子,螺丝刀和碎冰锄。“我要把这些老地板飞速地掀开,”他说着,把他的螺丝刀插到第一块地板的边缘,用力地撬起来。“在我们彻底调查完之前,不要毁坏这些地板,”利特尔先生宣布。“够了,乔治!你可以把那锤子什么的都放回原来的地方去了。”“噢,好的,”乔治说。“我看这房子里除了我,根本没人在乎斯图亚特。”利特尔太太开始哭了。“我那可怜的,亲爱的小儿子!”她说。“我就知道他会钻到那里去的。”“你不能舒服地在耗子洞旅行,并不等于斯图亚特也不能,”利特尔先生说。“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可能我们该给他吃点儿食物,”乔治建议。“当有个人陷到一个洞里时州警察就是这么做的,”乔治冲进厨房,跑着带回了一小碟苹果酱。“我们可以把一些果酱倒在这里,他就会跑出来吃了。”乔治倒了一点儿苹果酱出来,然后就往洞口里察看着。“不许那么做!”利特尔先生怒吼,“乔治,你就不能行行好,让我来处理这件事?立刻把那苹果酱拿开!”利特尔先生狠狠瞪了乔治一眼。“我只是在试着救我自己的弟弟,”乔治说着,摇摇脑袋,把苹果酱带回厨房去了。“让我们来喊斯图亚特吧,”利特尔太太建议。“很可能那老鼠洞里的岔道太多,所以他迷路了。”“这主意好,”利特尔先生说,“我要数三个数,接着我们就一起喊,然后我们再完全静默三秒种,听听是否有回答。”他摘下了他的手表。利特尔先生和太太,还有乔治都双手着地跪在那里,把他们的嘴尽可能地朝向那个老鼠洞。然后他们一起喊:“斯图—亚特!”接着他们都完全静默了三秒种。在卷起的窗帘里挣扎的斯图亚特,听到他们在贮藏室的喊叫便回答道,“我在这里!”但他的声音太小,又被窗帘挡住了,所以家里人都没听到他的喊叫。“再来一遍!”利特尔先生说。“一、二、三——斯图—亚特!”这没有用。还是听不到任何回答。利特尔太太跑进她的卧室,躺下来小声哭起来。利特尔先生跑向电话,给失踪人员登记处打电话,可是当接线员要求叙述一下斯图亚特的长相,并被告知他只有两英寸高时,便厌恶地挂断了电话。那时乔治正在下面的地窖里检查着,想找找是否还有别的老鼠洞出口。他搬开了许多的大衣箱,手提箱,花盆,篮子,盆子,破椅子,把它们不停地从地窖这边挪到另一边,只为找到他认为最可能有洞口的地方,可却一个洞都没发现。不过,在翻找的过程中,他碰巧发现了利特尔先生的一个废旧的划船机,立刻来了兴趣,就费了许多气力把它搬到楼上,把早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坐在上面划船上了。到了午饭时间(每个人都忘了吃早饭),他们才摆上了利特尔太太早就炖好的小羊羔肉。那真是一顿悲伤的午饭,每个人都试图不去注意那张放在利特尔太太的水杯附近的,斯图亚特常坐的空空的小椅子。没有一个人想吃饭,因为他们都沉浸在强烈的悲痛之中。乔治除了一点儿餐后甜点外什么都没吃。午餐结束后,利特尔太太放声痛哭起来,并说她认为斯图亚特一定是死了。“你胡说,胡说!”利特尔先生吼叫。“如果他死了,”乔治说,“我们该把房子里的窗帘都拉下来。”他往窗子那里跑去,准备去拉窗帘。“乔治!”利特尔先生用一种愤怒的语调说,“如果你不停止你这种白痴式的行动的话,我一定会惩罚你的。我们今天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不能再去容忍你的愚蠢了。”可是乔治已经跑进了起居室,开始去拉窗帘,表示他对死去的兄弟的沉痛哀悼了。他拉了一下绳子,斯图亚特便从窗帘里掉到了窗台上。“噢,感谢老天,”乔治说。“看谁在那里,妈妈!”“终于有人拉那窗帘了,”斯图亚特说。“我只能说这些了。”他很虚弱,也很饿。看到他后,利特尔太太欣喜若狂,忍不住又哭起来。当然,每个人都想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这只是一个小事故,可你们任何人都会这么想的,”斯图亚特说。“因为我的帽子和手杖在老鼠洞口被发现,所以你们才得出了你们自己的结论。”

斯图亚特在打乒乓球时的用处也很大。利特尔一家人喜欢打乒乓球,可是球总会滚到椅子、沙发、暖气炉的下面,这时打球的人就总要弯腰钻到这些地方的下面去拣球。斯图亚特不久就学会了拣球。很多次,你都能看到他热汗淋漓地从暖气炉底下把一个乒乓球用尽全力推出来的样子。当然了,这个球几乎和他一样高,为了让它往前滚,他不得不把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都使出来。利特尔家的起居室里有一架平台型钢琴。它别的地方都很好,就是有一个琴键有些发涩,不能弹出正确的音来。利特尔太太说,这一定是潮湿的天气影响的,可是我不明白它是怎么受潮的,那个琴键已经连续四年不好用了,可在这四年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明亮的晴天呀。不管怎样,反正那个琴键是滞住了,这对任何来试弹这架钢琴的人来说,都非常的不方便。当乔治在这上面弹奏“ScarfDance”①这首相当活泼的乐曲时,这个琴键便格外的给他找麻烦。因此乔治想出一个主意,让斯图亚特站到钢琴里,当他该弹这个键时,就让斯图亚特去推它。这对斯图亚特来说可不是个轻松活儿。他不得不因此蹲在裹着绒布的小木槌中间,才不会被打着脑袋。②可斯图亚特还是喜欢这个活儿:在钢琴里面听着很棒的声音,来回跳动时,非常的刺激。有时,在里面呆久了会使他的耳朵变得很聋,就像在长途旅行后刚下飞机时一样,而且在他恢复正常的听觉之前,只有很少的休息时间。利特尔先生和太太在斯图亚特不在场时总是在悄悄地谈论他,因为他们从未从家里有了一只老鼠的震动与惊奇中恢复过来。他是这么小,而且还给他的父母带来了这么多的问题。利特尔先生说,首先,在他们的谈话中不许再用“老鼠”这个词。他还让利特尔太太从儿歌书里把写有“三只瞎老鼠,看他们怎样跑”字样的这一页撕下来。③“我不想让斯图亚特因此而想得太多,”利特尔先生说。“如果我的儿子长大以后害怕会有一个农夫的妻子来用切肉刀把他的尾巴割下来,我会很难过的。这念头会使在夜里睡着的孩子做噩梦的。”“是的,”利特尔太太回答,“我想我们也应该想到那首诗:”这是圣诞的前夜,房子里没有一个动物在乱跑,甚至是一只老鼠。‘我想斯图亚特要是听到有人用这么轻蔑的口气来说老鼠,他可能会感到很窘的。““就是,”她的丈夫说,“可是当我们读到这一行诗时,该怎么说呢?我们不得不说些什么吧。我们不能只说‘这是圣诞的前夜,房子里没有一个动物在乱跑’吧,那样听起来就不完整了;那时就需要说一个能与‘房子’押韵的词。”“虱子怎么样?”利特尔太太问。“或是松鸡。”利特尔先生说。“我建议用酒鬼。”④恰好从房间里走出来并听到这些谈话的乔治提醒道。决定了“虱子”是最合适的替代老鼠的词以后,当圣诞节来到时,利特尔太太便小心地把“老鼠”那个词从诗里抹掉,改写为“虱子”,于是斯图亚特就总以为那句诗是这么说的:这是圣诞的前夜,房子里没有一个动物在乱跑,甚至是一只虱子。最使利特尔太太担心的还是食品贮藏室里的那个耗子洞。这个洞在利特尔一家搬来这里住之前就有了,而且没人想过把它堵上。利特尔先生根本不知道斯图亚特对那个老鼠洞是怎么看的。他不知道那个洞会通到哪里,而且一想到斯图亚特有一天可能会想进那里面去探险,他心里就特别的不舒服。“毕竟,他看起来非常像一只老鼠,”利特尔先生对他的妻子说,“我还从没见过一只不喜欢钻洞的老鼠呢。”注释①:“Scarf Dance”:我只好简单的把它直译成“围巾舞曲”,因为我无法查到有关的介绍。如果我的朋友赋格出现,一定可以轻松的告诉我,可谁知道他去哪里潇洒了?算了,反正我也讨厌钢琴曲,讨厌古典音乐。注释②:钢琴,琴体木制,内有钢板,上面张有钢丝弦数十档,按键使裹有厚绒的小木槌击弦发音,通过指触及踏板的运用可取得音色,音量的变化,外形分平台及竖立式两种。看了这条我查到的无聊注释,大概就能想象到斯图亚特在钢琴里受的是怎样的苦了。注释③:这一句来自于一首儿歌,可我却查不到。我的朋友亦歌告诉我后,我真是高兴极了,谢谢他!下面是全文:Three blind mice.See how they run!They all ran after the farmer'swife;who cut off their tails with a carving knife.Did you ever hear such a thing in your life?As three blind mice.翻译过来大致意思是:“三盲鼠,胡乱跑,瞎追农妇绝没好!三根尾,一刀斩,看你再把尾巴翘。这故事,一生中,你是否曾经听到?”尽管我是胡乱译的,但由此也知道书里后面的担心是从何而来的了。注释④:这里的这些词原文是这样的:房子,虱子,松鸡,酒鬼老鼠。它们都应该与房子压韵。

  斯图亚特在打乒乓球时的用处也很大。利特尔一家人喜欢打乒乓球,可是球总会滚到椅子、沙发、暖气炉的下面,这时打球的人就总要弯腰钻到这些地方的下面去拣球。斯图亚特不久就学会了拣球。很多次,你都能看到他热汗淋漓地从暖气炉底下把一个乒乓球用尽全力推出来的样子。当然了,这个球几乎和他一样高,为了让它往前滚,他不得不把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都使出来。  

  “我要把这些老地板飞速地掀开。”他说着,把他的螺丝刀插到第一块地板的边缘,用力地撬起来。  

  利特尔家的起居室里有一架平台型钢琴。它别的地方都很好,就是有一个琴键有些发涩,不能弹出正确的音来。利特尔太太说,这一定是潮湿的天气影响的,可是我不明白它是怎么受潮的,那个琴键已经连续四年不好用了,可在这四年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明亮的晴天呀。不管怎样,反正那个琴键是滞住了,这对任何来试弹这架钢琴的人来说,都非常的不方便。当乔治在这上面弹奏“Scarf Dance”①这首相当活泼的乐曲时,这个琴键便格外的给他找麻烦。因此乔治想出一个主意,让斯图亚特站到钢琴里,当他该弹这个键时,就让斯图亚特去推它。这对斯图亚特来说可不是个轻松活儿。他不得不因此蹲在裹着绒布的小木槌中间,才不会被打着脑袋。②可斯图亚特还是喜欢这个活儿:在钢琴里面听着很棒的声音,来回跳动时,非常的刺激。有时,在里面呆久了会使他的耳朵变得很聋,就像在长途旅行后刚下飞机时一样,而且在他恢复正常的听觉之前,只有很少的休息时间。  

  “在我们彻底调查完之前,不要毁坏这些地板,”利特尔先生宣布。“够了,乔治!你可以把那锤子什么的都放回原来的地方去了。”  

  利特尔先生和太太在斯图亚特不在场时总是在悄悄地谈论他,因为他们从未从家里有了一只老鼠的震动与惊奇中恢复过来。他是这么小,而且还给他的父母带来了这么多的问题。利特尔先生说,首先,在他们的谈话中不许再用“老鼠”这个词。他还让利特尔太太从儿歌书里把写有“三只瞎老鼠,看他们怎样跑”字样的这一页撕下来。③  

  “噢,好的,”乔治说。“我看这房子里除了我,根本没人在乎斯图亚特。”  

  “我不想让斯图亚特因此而想得太多,”利特尔先生说。“如果我的儿子长大以后害怕会有一个农夫的妻子来用切肉刀把他的尾巴割下来,我会很难过的。这念头会使在夜里睡着的孩子做噩梦的。”  

  利特尔太太开始哭了。“我那可怜的,亲爱的小儿子!”她说。“我就知道他会钻到那里去的。”金沙电玩城,  

  “是的,”利特尔太太回答,“我想我们也应该想到那首诗:‘这是圣诞的前夜,房子里没有一个动物在乱跑,甚至是一只老鼠。’我想斯图亚特要是听到有人用这么轻蔑的口气来说老鼠,他可能会感到很窘的。”  

  “你不能舒服地在耗子洞旅行,并不等于斯图亚特也不能,”利特尔先生说。“你千万不要这么想。”  

  “就是,”她的丈夫说,“可是当我们读到这一行诗时,该怎么说呢?我们不得不说些什么吧。我们不能只说‘这是圣诞的前夜,房子里没有一个动物在乱跑’吧,那样听起来就不完整了;那时就需要说一个能与‘房子’押韵的词。”  

  “可能我们该给他吃点儿食物,”乔治建议,“当有个人陷到一个洞里时州警察就是这么做的。”乔治冲进厨房,跑着带回了一小碟苹果酱。“我们可以把一些果酱倒在这里,他就会跑出来吃了。”乔治倒了一点儿苹果酱出来,然后就往洞口里察看着。  

  “虱子怎么样?”利特尔太太问。  

  “不许那么做!”利特尔先生怒吼,“乔治,你就不能行行好,让我来处理这件事?立刻把那苹果酱拿开!”  

  “或是松鸡。”利特尔先生说。  

  利特尔先生狠狠瞪了乔治一眼。  

  “我建议用酒鬼。”④恰好从房间里走出来并听到这些谈话的乔治提醒道。  

  “我只是在试着救我自己的弟弟。”乔治说着,摇摇脑袋,把苹果酱带回厨房去了。  

  决定了“虱子”是最合适的替代老鼠的词以后,当圣诞节来到时,利特尔太太便小心地把“老鼠”那个词从诗里抹掉,改写为“虱子”,于是斯图亚特就总以为那句诗是这么说的:  

  “让我们来喊斯图亚特吧,”利特尔太太建议。“很可能那老鼠洞里的岔道太多,所以他迷路了。”  

  这是圣诞的前夜,房子里
  没有一个动物在乱跑,甚至是一只虱子。  

  “这主意好,”利特尔先生说,“我要数三个数,接着我们就一起喊,然后我们再完全静默三秒种,听听是否有回答。”他摘下了他的手表。  

  最使利特尔太太担心的还是食品贮藏室里的那个耗子洞。这个洞在利特尔一家搬来这里住之前就有了,而且没人想过把它堵上。利特尔先生根本不知道斯图亚特对那个老鼠洞是怎么看的。他不知道那个洞会通到哪里,而且一想到斯图亚特有一天可能会想进那里面去探险,他心里就特别的不舒服。  

  利特尔先生和太太,还有乔治都双手着地跪在那里,把他们的嘴尽可能地朝向那个老鼠洞。然后他们一起喊:“斯图—亚特!”接着他们都完全静默了三秒种。  

  “毕竟,他看起来非常像一只老鼠,”利特尔先生对他的妻子说,“我还从没见过一只不喜欢钻洞的老鼠呢。”  

  在卷起的窗帘里挣扎的斯图亚特,听到他们在贮藏室的喊叫便回答道:“我在这里!”但他的声音太小,又被窗帘挡住了,所以家里人都没听到他的喊叫。  

 

  “再来一遍!”利特尔先生说。“一、二、三──斯图—亚特!”  

  注释:

  这没有用。还是听不到任何回答。利特尔太太跑进她的卧室,躺下来小声哭起来。利特尔先生跑向电话,给失踪人员登记处打电话,可是当接线员要求叙述一下斯图亚特的长相,并被告知他只有两英寸高时,便厌恶地挂断了电话。那时乔治正在下面的地窖里检查着,想找找是否还有别的老鼠洞出口。他搬开了许多的大衣箱,手提箱,花盆,篮子,盆子,破椅子,把它们不停地从地窖这边挪到另一边,只为找到他认为最可能有洞口的地方,可却一个洞都没发现。不过,在翻找的过程中,他碰巧发现了利特尔先生的一个废旧的划船机,立刻来了兴趣,就费了许多气力把它搬到楼上,把早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坐在上面划船上了。  

 

  到了午饭时间(每个人都忘了吃早饭),他们才摆上了利特尔太太早就炖好的小羊羔肉。那真是一顿悲伤的午饭,每个人都试图不去注意那张放在利特尔太太的水杯附近的,斯图亚特常坐的空空的小椅子。没有一个人想吃饭,因为他们都沉浸在强烈的悲痛之中。乔治除了一点儿餐后甜点外什么都没吃。午餐结束后,利特尔太太放声痛哭起来,并说她认为斯图亚特一定是死了。“你胡说,胡说!”利特尔先生吼叫。  

  ①“Scarf Dance”:我只好简单的把它直译成“围巾舞曲”,因为我无法查到有关的介绍。如果我的朋友赋格出现,一定可以轻松的告诉我,可谁知道他去哪里潇洒了?算了,反正我也讨厌钢琴曲,讨厌古典音乐。  

  “如果他死了,”乔治说,“我们该把房子里的窗帘都拉下来。”他往窗子那里跑去,准备去拉窗帘。  

  ②钢琴,琴体木制,内有钢板,上面张有钢丝弦数十档,按键使裹有厚绒的小木槌击弦发音,通过指触及踏板的运用可取得音色,音量的变化,外形分平台及竖立式两种。看了这条我查到的无聊注释,大概就能想象到斯图亚特在钢琴里受的是怎样的苦了。  

  “乔治!”利特尔先生用一种愤怒的语调说,“如果你不停止你这种白痴式的行动的话,我一定会惩罚你的。我们今天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不能再去容忍你的愚蠢了。”  

  ③这一句来自于一首儿歌,可我却查不到。我的朋友亦歌告诉我后,我真是高兴极了,谢谢他!下面是全文:

  可是乔治已经跑进了起居室,开始去拉窗帘,表示他对死去的兄弟的沉痛哀悼了。他拉了一下绳子,斯图亚特便从窗帘里掉到了窗台上。  

  Three blind mice. See how they run!
  They all ran after the farmer's wife; who cut off their tails with a carving knife. Did you ever hear such a thing in your life? As three blind mice.

  “噢,感谢老天,”乔治说。“看谁在那里,妈妈!”  

  翻译过来大致意思是:“三盲鼠,胡乱跑,瞎追农妇绝没好!三根尾,一刀斩,看你再把尾巴翘。这故事,一生中,你是否曾经听到?”尽管我是胡乱译的,但由此也知道书里后面的担心是从何而来的了。  

  “终于有人拉那窗帘了,”斯图亚特说。“我只能说这些了。”他很虚弱,也很饿。  

  ④这里的这些词原文是这样的:房子(house),虱子(louse),松鸡(Grouse),酒鬼(souse),老鼠(mouse)。它们都应该与房子(house)压韵。

  看到他后,利特尔太太欣喜若狂,忍不住又哭起来。当然,每个人都想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这只是一个小事故,可你们任何人都会这么想的,”斯图亚特说。“因为我的帽子和手杖在老鼠洞口被发现,所以你们才得出了你们自己的结论。”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利特尔先生和太太在斯图亚特不在场时总是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