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卡拉娜住在小屋里,  由于腿肿得厉害

卡拉娜住在小屋里,  由于腿肿得厉害

2019-10-07 06:51

  多年以前,有两条鲸鱼给冲上沙坑。大部分骨头已拿去做了装饰品,只剩下肋骨还在那里,半掩半埋在沙里。  

太平洋上有一座美丽的小岛,它只有两公里长,一公里宽,岛上的岩石呈深蓝色。假如你站在岛中央耸起的小山上,你会认为它像一条侧躺的海豚,尾巴指向日出的地方,鼻子朝着日落的地方,它的鳍就是暗礁和沿岸的石壁。1800年的一天,居住在这座蓝色的海豚岛上的印第安部落,遭到了一群海盗的袭击。海盗们将岛上的居民装上船,运到美洲当奴隶卖。当船离开海岸时,部落首领的女儿卡拉娜发现,她年幼的弟弟还躲在岛上,她就不顾一切地跳下海,游回岛上,去找弟弟。她以为海盗们会回来找他们的,但船没有回来。而她的弟弟已被一群野狗咬死。孤岛上,就剩下卡拉娜一个人了,除了一篮子食物,她什么也没有了。就连住的小屋,也被海盗们烧光了。那群可怕的野狗,不断追逐她。夜里,她只好睡在野狗爬不上的岩石上。白天,她拿着木棍,在野狗们贪婪的目光中,找些吃的。她常站在高处踮起脚尖,眺望茫茫的海面,盼望有船来搭救她。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没见到船的影子。卡拉娜决定造间房子,她总不能老睡在岩石上呀。再说,她也得有个地方储存过冬的食物啊。起先,她看中了离珊瑚湾不远处的一块空地。  从这儿能看到港湾和大海,还有一股泉水从附近的峡谷里流出来。但是卡拉娜却忘了,这地方靠近野狗窝。当她刚走近野狗窝时,野狗的头领就来到山洞口,用它那黄眼睛盯着她。卡拉挪想,如果要在这儿建草屋,首先就得杀掉这头狗,消灭野狗群。  但这需要时间。另外,附近是凶狠的海象的聚集地。海象们又是尖叫又是咆哮,要在这儿安家看来是不行的。卡拉娜决定把房子建在高地上。这儿的大岩石能挡狂风,离开港湾也不远。  选定了地址,卡拉娜便去寻找造房子的材料。  多年以前,有两条鲸鱼被冲上沙坑,如今只剩下一排肋骨埋在沙里。卡拉娜把它们一根根挖出来,搬到高地上。这些肋骨又长又弯,她把它们一根挨一根插在地上,做成一道奇妙的篱笆。她又在肋骨之间缠上许多海草绳,海草绳一千就收缩起来,因此拉得很紧。  卡拉娜又在篱笆下面挖个洞,洞的大小深浅刚够她爬进爬出,还用一块石板盖着,这便算是出入口了。  房子还没造完,冬天已过去了一半。卡拉娜住在小屋里,心里很踏实。她做饭的时候,狡猾的红狐狸在外面从篱笆缝里张望。野狗在那只高大的头领带领下,常来捣乱,总要啃一阵鲸鱼骨头,或是嚎叫一阵才走。  在筑篱笆和造房子的时候,卡拉娜尽吃海贝和鲈鱼。她找到两块中间有凹陷的石头,用沙子摩擦,把凹陷的地方开宽加深,用这两块石头烧鱼就可以把鲜美的鱼汁保留下来。为了煮熟野谷子和野菜,她用芦苇编了一只细密的篮子,篮子晒干后,她在海边捡几块补船用的沥青,放到火里烤软,把它抹在篮子里面,这样篮子就不漏水了。只要把一些小石头烧热,丢在放上水和野谷子的篮子里,卡拉娜就能做出粥来。她还在房子里挖一个坑,砌上石板,当着锅灶。为了不让火熄灭,睡觉的时候,用灰把火盖上,第二天晚上扒开灰,再把火吹旺。  转眼冬天过去了,小山上草儿开始发育。卡拉娜住在房子里,再也不怕风吹雨淋了,也不用怕四处觅食的野兽了。她喜欢吃什么就煮什么,她需要的东西随时都有。

  回到家里,腿疼得更厉害了,从篱笆下面爬进去,还得把沉重的大石移开,这真够我受的。  

  直到海浪拍溅我的脚才把我弄醒。天已经黑了,但是我太疲倦了,没力气离开沙坑。我才爬上一个地势较高而潮水冲不着的地方,就又睡着了。

  我用这些肋骨筑成了篱笆。我把它们一根根挖出来,搬到高地上去。这些肋骨又长又弯,我挖了一些洞,把它们竖在地里,竖起来的肋骨比我人还高。  

  由于腿肿得厉害,我有五天不能出门,我没有草药治腿。我有足够吃的东西,可是第三天篓子里的水就所剩无几了。两天以后篓子空了。我不得不去峡谷到泉边打水。  

  早晨,我在不远的地方找到了独木舟。我取出篮子、镖枪和弓箭,把独木舟翻过来,不让潮水冲走。然后我爬到原来住的高地上去。  

  我把这些肋骨差不多一根挨一根竖在那里,向外弯曲。这样一来什么东西也爬不上去。肋骨之间我缠上许多海草绳,海草绳一干就收缩起来,因此拉得很紧。我本来想用海豹筋条来绑肋骨,这东西是比海草结实,可野兽喜欢吃,要不了多少时候,篱笆就会啃垮。筑篱笆费了我很多工夫。要不是岩石当成篱笆的一部分与篱笆的一头相连,费的时间可能还会更多。  

  太阳一出,我就动身前去。我随身带了些海贝好在路上吃,还带了镖枪和弓箭。我前进得很慢,因为我只能趴在地上往前爬,背上系着食物,手里拖着武器。  

  我站在这块高岩上往下看,我觉得自己好象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回到家里我很高兴。我所看见的一切──海草里嬉戏的海獭,守卫港湾的礁石和周围泛起的泡沫,以及飞翔的海鸥,冲过沙坑的潮水──这些都使我心里充满了欢快。  

  我在篱笆下面挖个洞作为出入口,洞的大小深浅刚够一人爬进爬出。洞的底部和两边我都砌上了一块块石头。洞口外边我用一些杂草编成的草席盖起来遁雨,洞口里边用一块能搬动的平石板盖住。  

卡拉娜住在小屋里,  由于腿肿得厉害。  去这个泉眼的路并不很长,但要翻过许多大石头,我爬不过去,只得绕道灌木丛。太阳当顶我才到峡谷。泉水离此不远,我却不得不休息一下。口非常渴,只能割下一片仙人掌含在嘴里咀嚼。  

  我对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感到很吃惊,只不过很短一段时间以前,我站在一块岩石上,却感到这里一天也耽不下去。  

  我能在篱笆两头之间跨八步,这块地方足够储存我捡来的东西以防野兽偷走。  

  正当我吸吮着仙人掌汁液在那里休息的时候,我看见那只大灰狗,野狗群的头领,就在我上面的树丛中。它低着头慢慢移动,在嗅我留下的痕迹。我先发现它,不久它也看见了我,马上停了下来。它后面跟着一群野狗,一只接一只跑来,它们也停了下来。  

  我眺望着远去的蓝色海水,航海期间感到的一场恐怖又重现在我的脑际。早上我头一眼看见这个岛,它的样子就象一条晒太阳的大鱼,那时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把独木舟重新翻过来,再一次出海去寻找那个天涯海角的国家。现在我知道我是决不会再去了。  

  我筑篱笆首先是因为天气太冷不能睡在岩石上,而且在我保险不被野狗偷袭以前,我也不愿意睡在我搭的棚子里面。  

  我拿起弓,搭上箭,可是正在我瞄准的时候,大灰狗消失在灌木丛里了,别的野狗也很快藏了起来。一转眼工夫它们都不见了。我的箭没有目标可射。这光景仿佛它们根本没有到过这里似的。  

  蓝色的海豚岛就是我的家,我没有别的家。白人没有驾船回来以前,我就以这里为家。可是即使他们很快就来,不到明年夏天就来,我也不能没有房子住,也不能没有地方储存食物。我得造一所房子。可是造在哪里呢?  

  造房子的时间比建篱笆的时间更长,因为一连下了许多天雨,也因为我需要的木料很难找到。  

  我竖起耳朵在听。它们的动作那样轻,我听不见它们的脚声,可是我肯定它们想包围我。我慢慢往前爬,不时停下来听听,回过头去看看,估计一下和泉水之间的距离。腿痛得很,继续往前爬时,我把弓箭留在后面,因为灌木丛愈来愈密,我无法使用弓箭。我用一只手拖着镖枪。  

  那天晚上我睡在岩石上。第二天我就开始寻找造房的地点。早上天气晴朗,但是北边却堆起了低垂的云层。不久这些云会向海岛推来,它们后面埋伏着许多暴风雨。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我们的人当中有一个传说,说过去这个岛上一度大树遍地。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在图麦约威特和穆卡特主宰世界之初。这两位神经常为了很多事情互相争吵。图麦约威特希望人们死,穆卡特则希望人们生。图麦约威特一气之下就到这个世界下面的另一个世界去了,而且带走了他的全部东西,他以为这样一来人就会死去。  

  我来到泉边。泉水从一个岩石缝里流出来。泉水的三面都是高耸的岩石。野狗不可能从这三个方向向我发起进攻,所以我躺在地上喝水,同时在注视我下面的峡谷。我喝了很长时间,又把篓子装满,心里感到好受了一些,这才向山洞口爬去。  

  我需要一个可以挡风、离珊瑚湾不远和靠近一眼清泉的地方。岛上有两个这样的地方──一个在高地上,另一个在朝西不到一里格的地方。高地在这两个地方当中似乎更为理想,不过,因为我很久没有到另一个地方去过,我决定先到那里去看看再作决定。  

  那个时候到处都是高高的树,现在峡谷里却只有几棵树,而且这些树又矮又小,枝干都不直。很难找到一根适合于做桩子的木头。我早出晚归搜寻了许多天,才找到了足够的木料。  

  有二块黑岩石突出在山洞上面,正好盖住山洞,那里生长一些矮树丛。就在这些矮树丛中,那只大灰狗站在那里,只露出一个头。它一动不动,可是一对黄眼睛却在跟着我转。我挨近山洞时,它才慢慢转过身来。另一个狗头在它后面露了出来,接着又是一个。它们离我太远,镖枪够不到它们。  

  我首先发现这个地方靠近野狗窝;这一点我差一点忘了。我刚走近野狗窝,野狗的头领就来到山洞口,用它那黄眼睛注视着我。如果我在这里盖草屋,我首先必须杀掉这头狗和野狗群。我打算无论如何也要做到这一点,不过需要很多时间。  

  我把岩石作为房子的后墙,让房子的前面敞开,因为那个方向风吹不着。我用火和石刀把这些木桩弄得一样长短,这给我带来很多困难,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摆弄过那样的工具。我在每一边用四根木桩,都打在泥土里,房顶用了双倍的木头。我用海豹筋条把木桩绑住,又在房顶上面盖上雌海草,雌海草的叶子比较宽。  

  忽然我看见峡谷对岸灌木丛在动。野狗已经分开了,正在峡谷两边等着我过去。  

  这里的泉水比靠近高地的泉水还要好,含盐少,出水稳定。除此之外,打水也比较方便,因为它流自小山脚下,不象另一个流自峡谷里。它离峭壁和岬角也很近,可以掩蔽我的房子。  

  房子还没有造完,冬天已经过去了一半。我天天晚上都睡在那里,心里很踏实,因为篱笆很结实。我做饭的时候狐狸来了,在外面从篱笆缝里张望,野狗也来了,因为进不来,又是啃鲸鱼肋骨,又是大声嚎叫。  

  山洞就在我前面。我爬到山洞口,爬了进去。我能听到头上脚步跑动的声音和一阵树枝劈啪作响的声音,接下来是一片寂静。我很安全。我知道野狗会回来,天黑以后它们也确实来了,在山洞周围灌木丛中悄悄地走来走去,一夜到天亮,就是不敢冒险向山洞靠拢。虽然山洞口很小,可是一旦到了里边,就豁然开朗,你可以站起身来。水从山洞顶上滴下来,洞里没有火很冷,我却住了六天,一直住到我的腿恢复正常,这期间,我只爬出来,去泉边打过一次水。  

  这里的岩石不如高地上的岩石那么高,因此防风作用也小一些,不过它们也算够高了,站在上面我可以看到北部海岸和珊瑚湾。  

  我射死了两条狗,却没有射死那只领头的狗。  

  我住在那里的时候,就决定把山洞改成另一所房子,要是我下次再受伤或者生病,就可以往在那里。我一恢复健康,能够走动,就动起手来。  

  最后使我决定把房子造在什么地方的却是海象。  

  在我筑篱笆和造房子的时候,我尽吃海贝和鲈鱼,都是在一块石板上煮熟的。后来我做了两件做饭的用具。海边有一些给海水冲得很光滑的石头,这些石头多半是圆的,我找到两块中间有凹陷的石头,我用沙子磨擦,把凹陷的地方开宽加深。用这两块石头烧鱼就可以把鱼汁保留下来,鱼汁很好吃,过去都浪费了。  

  山洞远远深入小山,曲里拐弯绕上好几圈,我却只需要靠近洞口的那一段,这里白天还有阳光能够照到。  

  这里的峭壁已经风化为一片宽阔的暗礁,潮水涨来,一部分礁石就埋在水里。对海象来说这是块很好的地方,遇到暴风雨天气,它们可以爬到峭壁的半山腰。遇到好天气,它们可以在潮水池中捕鱼,或者躺在礁石上休息。  

  为了煮熟野谷子和野菜,我用芦苇编了一只细密的篮子,这比较容易,因为我向乌拉帕姐姐学过编篮子。篮子晒干以后,我在海边捡几块沥青,放到火上烤软,把它抹在篮子里面,这样篮子就不漏水了。只要把一些小石头烧热,丢在放上水和野谷子的篮子里,我就能做出粥来。  

  很久以前我的祖先就使用过这个山洞,不知为什么我却不知道,山洞西边石壁上都有他们刻的图案。有鹈鹕浮在水面、飞在空中的图案,也有海豚、鲸鱼、海象、海鸥、渡鸦、狗和狐狸的图案。靠近山洞口的地方,他们还在石头上挖了两个很深的盆,我决定用来储存泉水,它们比篓子盛水要多得多。  

  雄海象很大,常常有三十个人那么重。母海象小得多,不过它们要比雄海象吵闹,整天又是尖叫又是咆哮,有时候晚上也不例外。小海象也很吵闹。  

金沙电玩城,  我在房子里做了一个生火的地方,就在地上挖一个坑,砌上石板石。在卡拉斯-阿特村我们每天晚上重新生火,现在我生了火不让它熄灭,睡觉的时候,用灰把火盖上,第二天晚上扒开灰,把火吹旺,这样做很省事。  

  我在岩石边上做了几个架子,就象我在另一所房子里所做的一样,我搜集的海贝和野谷储存在那里。我还在泉水上面的小山上采集了一些草药,以备万一。我把头一次做的弓箭也拿到山洞里来。最后,我用海草铺了一张舒舒服服的床,拾了许多烧火的干柴,还搬来一块大石头,把洞口堵住,只在顶上留个小洞,好让我爬进爬出。  

  这天早上潮水不高,大多数海象都离岸远去,只见数以百计的斑点在海浪中晃动,吵闹声却震耳欲聋。那一天余下来的时间我一直呆在那里,东看看西看看,晚上就住在那里。黎明时分吵声又闹成一片,我离开这个地方回到高地上去了。  

  岛上有很多灰鼠,现在我总有一些剩菜剩饭,需要放在一个保险的地方。我房子的后墙是岩石,岩石上,有几条裂缝,正好跟我肩膀一般高。我把裂缝掏空、磨平,做成几层架子,食物放在上面,老鼠就够不着了。  

  这一切无非是考虑到我万一生病缺水才去做的。这是很艰巨的工作,多半是男人的活。还没有等我完工,我又回到海象居住地去了。  

  朝南还有一个地方可以造房子,靠近卡拉斯-阿特村的废墟,但我不愿到那里去,它使我想起那些离去的人。而且这个地方的风太大,直刮覆盖海豚岛中部的沙丘,一年大部分时间到处飞沙走石。  

  这时冬天已经过去,小山上小草开始发青,我的房子非常舒服,我再也不用怕风吹雨淋,不用怕四处觅食的野兽。我喜欢吃什么就煮什么,我需要的一切东西随时都有。  

  我走到那里时正在退潮。斜坡上头躺着老海象的尸体。海鸥已经把骨头上的肉叼个精光,不过我还是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  

  那天晚上下起雨来,一连下了两天。我用柴禾在岩石脚下搭了一个躲雨的棚子,能够挡掉一些雨水。我吃了点储存在篮子里的食物。因为下雨我无法点火,感到非常寒冷。  

  现在该是划算划算摆脱野狗的时候了,这些野狗咬死了我的弟弟,万一它们碰上我没带武器,也会把我咬死。我还需要一支份量比较重的镖枪,也需要一张大一些的弓和一些更锋利的箭。为了搜集制造武器的材料,我搜遍了整个岛屿,花了许多天工夫。这样一来,只能利用晚上制作武器。凑在煮饭的火堆旁边,火光过于暗淡看不清楚,我把一种我们叫做舍舍的小鱼晒干了点灯。  

  有一些海象牙有我一手长、半手宽。牙尖有点弯曲,有些已经破裂,我用沙子把它们磨去一大截,制成四个很好的镖枪尖,底部很宽,尖头非常锋利。  

  第三天雨停了,我出去寻找造房子需要的东西。也需要一些杆子筑个围墙。我会很快把野狗杀掉,可是岛上还有许多小红狐狸。它们数量多得很,用圈套用弓箭都休想摆脱它们。它们是一些狡猾的小偷。不筑篱笆,储藏任何东西都不保险。  

  舍舍是一种银色的鱼,比手指头大不了多少。晚上月光皎洁的时候,这些小鱼就成群结队游上海面,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你几乎可以踩在上面走路。它们随着海潮游来,潮水一退在沙子上来回扭动,好象在跳舞似的。  

  有了这些镖枪尖,我做了两支镖枪,终于做好了去野狗洞的准备。

  雨后早晨的空气格外清新。潮水池气味浓郁,峡谷里的野草和沙丘上的植物发出一股甜香。我一边唱歌,一边沿小路下到海滩,顺着海滩走向沙坑。我觉得这一天是我走运的好兆头。  

  我捉了好几篮子舍舍鱼,放在太阳下晒干了,然后把它们的尾巴穿起来挂在房顶的木头上,气味很不好闻,不过烧起来却很明亮。  

  这真是我动手建立新家的好日子。

  我先做弓箭,做好以后一试,我高兴极了,新做的弓箭比旧的射得更远更准。  

  我把镖枪留到最后去做。我把镖枪的长杆磨光削平,在镖枪头上装上一个石环,既增加了镖枪的份量,又把镖枪尖固定住了。我一边干一边琢磨我能否象部落的男人那样,用海象牙来做镖枪尖。  

  我想了好几个晚上,考虑我怎样去杀死一头大野兽。我不能使用海草网,因为那需要几个男人齐心协力才行。我也记不得有谁用弓箭或镖枪杀死过雄海象。只记得他们是用网网住雄海象,然后用棍棒把它打死的。为了取油,我们曾经用镖枪杀死过许多海象,可是它们牙齿不够大。  

  究竟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但我越想,决心越大,我一定要试一试。岛上再也找不到比雄海象的长牙更适合做镖枪尖的东西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卡拉娜住在小屋里,  由于腿肿得厉害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