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雪球尖声回答,不要毁坏这些地板

雪球尖声回答,不要毁坏这些地板

2019-10-07 06:51

  五月的一个晴好的早晨,已经三岁大的斯图亚特又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为自己洗了衣服,又戴上帽子,拿起他的手杖,跑到楼下的起居室去看别人在干什么。当时除了雪球没人在场──他是利特尔太太养的一只白猫。雪球也喜欢早起,那天早上他正躺在房间中央的地毯上,回想着自己小时候的那些日子。  

五月的一个晴好的早晨,已经三岁大的斯图亚特又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为自己洗了衣服,又戴上帽子,拿起他的手杖,跑到楼下的起居室去看别人在干什么。当时除了雪球没人在场——他是利特尔太太养的一只白猫。雪球也喜欢早起,那天早上他正躺在房间中央的地毯上,回想着自己小时候的那些日子。“早上好,”斯图亚特说。“你好,”雪球尖声回答。“你起得很早呀,不是吗?”斯图亚特看看他的手表。“是的,”他说,“现在刚刚六点过五分,可是我感觉睡够了,就想下来做一个小小的锻炼了。”“我想你喜欢在浴室里做你的那些锻炼,还喜欢到处敲来敲去的,把我们其他人都吵醒,只为打开水龙头刷你的牙。你的牙那么小,根本不值得去刷。想看一口真正的好牙吗?看我!”雪球张开他的嘴,露出两排闪着亮光的,像针一样尖的白牙。“很不错,”斯图亚特说。“但是我的牙也很好,尽管它们很小。至于锻炼嘛,我倒是一直在坚持做我能做的所有锻炼。所以我敢打赌,我的腹肌一定比你的更结实。”“我敢打赌,不是这样,”那只猫说。“我敢打赌,就是这样,”斯图亚特说。“它们就像铁一样结实。”“我敢打赌,不是这样,”那只猫说。斯图亚特在房间里搜寻了一下,想找个能向雪球证明他有更结实的腹肌的方法。他瞥见了东边的窗帘,发现那系着圆环的窗帘绳就像一种秋千一样,便有了一个主意。于是他爬上窗台,脱下他的帽子,放下他的手杖。“你做不了这个,”他对那只猫说着,跑过去跳上那圆环,就像在杂技场里的艺人一样,抓着圆环往前荡。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由于斯图亚特跳得过猛,所以随着一声炸响,窗帘摆到了窗子的最上面,把斯图亚特也卷了进去,裹在里面动也不能动了。“多么可怕的龙卷风!”雪球说着,吃惊地看着斯图亚特·利特尔。“我想那会让他明白,炫耀他的肌肉的后果是什么。”“救我!让我出去!”被窗帘打青的,几乎不能呼吸的斯图亚特害怕地叫起来。可是他的声音太小了,没有人能听到。雪球只是在喵喵地笑。他不喜欢斯图亚特,所以当看到被卷到窗帘里出不去的受伤的斯图亚特哭叫着的样子,他一点儿也不着急。雪球并没有跑上楼去把这个事故告诉利特尔先生和太太,而是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他先往左右瞅瞅是否有人在看,然后便无声地跳上了窗台,咬起斯图亚特的帽子和手杖,把它们衔到食品贮藏室里的老鼠洞入口。当利特尔太太后来走过来发现了它们的时候,她发出了一声尖叫,把每个人都吓得跑过来看。“这事儿发生了,”她叫。“发生什么事了?”她的丈夫问。“斯图亚特进了这个老鼠洞。”

  乔治很高兴能有机会毁灭这食品贮藏室的地板。他跑出去带回了他的锤子,螺丝刀和碎冰锄。  

乔治很高兴能有机会毁灭这食品贮藏室的地板。他跑出去带回了他的锤子,螺丝刀和碎冰锄。“我要把这些老地板飞速地掀开,”他说着,把他的螺丝刀插到第一块地板的边缘,用力地撬起来。“在我们彻底调查完之前,不要毁坏这些地板,”利特尔先生宣布。“够了,乔治!你可以把那锤子什么的都放回原来的地方去了。”“噢,好的,”乔治说。“我看这房子里除了我,根本没人在乎斯图亚特。”利特尔太太开始哭了。“我那可怜的,亲爱的小儿子!”她说。“我就知道他会钻到那里去的。”“你不能舒服地在耗子洞旅行,并不等于斯图亚特也不能,”利特尔先生说。“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可能我们该给他吃点儿食物,”乔治建议。“当有个人陷到一个洞里时州警察就是这么做的,”乔治冲进厨房,跑着带回了一小碟苹果酱。“我们可以把一些果酱倒在这里,他就会跑出来吃了。”乔治倒了一点儿苹果酱出来,然后就往洞口里察看着。“不许那么做!”利特尔先生怒吼,“乔治,你就不能行行好,让我来处理这件事?立刻把那苹果酱拿开!”利特尔先生狠狠瞪了乔治一眼。“我只是在试着救我自己的弟弟,”乔治说着,摇摇脑袋,把苹果酱带回厨房去了。“让我们来喊斯图亚特吧,”利特尔太太建议。“很可能那老鼠洞里的岔道太多,所以他迷路了。”“这主意好,”利特尔先生说,“我要数三个数,接着我们就一起喊,然后我们再完全静默三秒种,听听是否有回答。”他摘下了他的手表。利特尔先生和太太,还有乔治都双手着地跪在那里,把他们的嘴尽可能地朝向那个老鼠洞。然后他们一起喊:“斯图—亚特!”接着他们都完全静默了三秒种。在卷起的窗帘里挣扎的斯图亚特,听到他们在贮藏室的喊叫便回答道,“我在这里!”但他的声音太小,又被窗帘挡住了,所以家里人都没听到他的喊叫。“再来一遍!”利特尔先生说。“一、二、三——斯图—亚特!”这没有用。还是听不到任何回答。利特尔太太跑进她的卧室,躺下来小声哭起来。利特尔先生跑向电话,给失踪人员登记处打电话,可是当接线员要求叙述一下斯图亚特的长相,并被告知他只有两英寸高时,便厌恶地挂断了电话。那时乔治正在下面的地窖里检查着,想找找是否还有别的老鼠洞出口。他搬开了许多的大衣箱,手提箱,花盆,篮子,盆子,破椅子,把它们不停地从地窖这边挪到另一边,只为找到他认为最可能有洞口的地方,可却一个洞都没发现。不过,在翻找的过程中,他碰巧发现了利特尔先生的一个废旧的划船机,立刻来了兴趣,就费了许多气力把它搬到楼上,把早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坐在上面划船上了。到了午饭时间(每个人都忘了吃早饭),他们才摆上了利特尔太太早就炖好的小羊羔肉。那真是一顿悲伤的午饭,每个人都试图不去注意那张放在利特尔太太的水杯附近的,斯图亚特常坐的空空的小椅子。没有一个人想吃饭,因为他们都沉浸在强烈的悲痛之中。乔治除了一点儿餐后甜点外什么都没吃。午餐结束后,利特尔太太放声痛哭起来,并说她认为斯图亚特一定是死了。“你胡说,胡说!”利特尔先生吼叫。“如果他死了,”乔治说,“我们该把房子里的窗帘都拉下来。”他往窗子那里跑去,准备去拉窗帘。“乔治!”利特尔先生用一种愤怒的语调说,“如果你不停止你这种白痴式的行动的话,我一定会惩罚你的。我们今天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不能再去容忍你的愚蠢了。”可是乔治已经跑进了起居室,开始去拉窗帘,表示他对死去的兄弟的沉痛哀悼了。他拉了一下绳子,斯图亚特便从窗帘里掉到了窗台上。“噢,感谢老天,”乔治说。“看谁在那里,妈妈!”“终于有人拉那窗帘了,”斯图亚特说。“我只能说这些了。”他很虚弱,也很饿。看到他后,利特尔太太欣喜若狂,忍不住又哭起来。当然,每个人都想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这只是一个小事故,可你们任何人都会这么想的,”斯图亚特说。“因为我的帽子和手杖在老鼠洞口被发现,所以你们才得出了你们自己的结论。”

  “早上好。”斯图亚特说。  

  “我要把这些老地板飞速地掀开。”他说着,把他的螺丝刀插到第一块地板的边缘,用力地撬起来。  

雪球尖声回答,不要毁坏这些地板。  “你好,”雪球尖声回答。“你起得很早呀,不是吗?”  

  “在我们彻底调查完之前,不要毁坏这些地板,”利特尔先生宣布。“够了,乔治!你可以把那锤子什么的都放回原来的地方去了。”  

  斯图亚特看看他的手表。“是的,”他说,“现在刚刚六点过五分,可是我感觉睡够了,就想下来做一个小小的锻炼了。”  

  “噢,好的,”乔治说。“我看这房子里除了我,根本没人在乎斯图亚特。”  

  “我想你喜欢在浴室里做你的那些锻炼,还喜欢到处敲来敲去的,把我们其他人都吵醒,只为打开水龙头刷你的牙。你的牙那么小,根本不值得去刷。想看一口真正的好牙吗?看我!”雪球张开他的嘴,露出两排闪着亮光的,像针一样尖的白牙。  

  利特尔太太开始哭了。“我那可怜的,亲爱的小儿子!”她说。“我就知道他会钻到那里去的。”  

  “很不错,”斯图亚特说。“但是我的牙也很好,尽管它们很小。至于锻炼嘛,我倒是一直在坚持做我能做的所有锻炼。所以我敢打赌,我的腹肌一定比你的更结实。”  

  “你不能舒服地在耗子洞旅行,并不等于斯图亚特也不能,”利特尔先生说。“你千万不要这么想。”  

  “我敢打赌,不是这样。”那只猫说。  

  “可能我们该给他吃点儿食物,”乔治建议,“当有个人陷到一个洞里时州警察就是这么做的。”乔治冲进厨房,跑着带回了一小碟苹果酱。“我们可以把一些果酱倒在这里,他就会跑出来吃了。”乔治倒了一点儿苹果酱出来,然后就往洞口里察看着。  

  “我敢打赌,就是这样,”斯图亚特说。“它们就像铁一样结实。”  

  “不许那么做!”利特尔先生怒吼,“乔治,你就不能行行好,让我来处理这件事?立刻把那苹果酱拿开!”  

  “我敢打赌,不是这样。”那只猫说。  

  利特尔先生狠狠瞪了乔治一眼。  

  斯图亚特在房间里搜寻了一下,想找个能向雪球证明他有更结实的腹肌的方法。他瞥见了东边的窗帘,发现那系着圆环的窗帘绳就像一种秋千一样,便有了一个主意。于是他爬上窗台,脱下他的帽子,放下他的手杖。  

  “我只是在试着救我自己的弟弟。”乔治说着,摇摇脑袋,把苹果酱带回厨房去了。  

  “你做不了这个。”他对那只猫说着,跑过去跳上那圆环,就像在杂技场里的艺人一样,抓着圆环往前荡。  

  “让我们来喊斯图亚特吧,”利特尔太太建议。“很可能那老鼠洞里的岔道太多,所以他迷路了。”  

  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由于斯图亚特跳得过猛,所以随着一声炸响,窗帘摆到了窗子的最上面,把斯图亚特也卷了进去,裹在里面动也不能动了。  

  “这主意好,”利特尔先生说,“我要数三个数,接着我们就一起喊,然后我们再完全静默三秒种,听听是否有回答。”他摘下了他的手表。  

  “多么可怕的龙卷风!”雪球说着,吃惊地看着斯图亚特·利特尔。“我想那会让他明白,炫耀他的肌肉的后果是什么。”金沙电玩城,  

  利特尔先生和太太,还有乔治都双手着地跪在那里,把他们的嘴尽可能地朝向那个老鼠洞。然后他们一起喊:“斯图—亚特!”接着他们都完全静默了三秒种。  

  “救我!让我出去!”被窗帘打青的,几乎不能呼吸的斯图亚特害怕地叫起来。可是他的声音太小了,没有人能听到。雪球只是在喵喵地笑。他不喜欢斯图亚特,所以当看到被卷到窗帘里出不去的受伤的斯图亚特哭叫着的样子,他一点儿也不着急。雪球并没有跑上楼去把这个事故告诉利特尔先生和太太,而是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他先往左右瞅瞅是否有人在看,然后便无声地跳上了窗台,咬起斯图亚特的帽子和手杖,把它们衔到食品贮藏室里的老鼠洞入口。  

  在卷起的窗帘里挣扎的斯图亚特,听到他们在贮藏室的喊叫便回答道:“我在这里!”但他的声音太小,又被窗帘挡住了,所以家里人都没听到他的喊叫。  

  当利特尔太太后来走过来发现了它们的时候,她发出了一声尖叫,把每个人都吓得跑过来看。  

  “再来一遍!”利特尔先生说。“一、二、三──斯图—亚特!”  

  “这事儿发生了。”她叫。  

  这没有用。还是听不到任何回答。利特尔太太跑进她的卧室,躺下来小声哭起来。利特尔先生跑向电话,给失踪人员登记处打电话,可是当接线员要求叙述一下斯图亚特的长相,并被告知他只有两英寸高时,便厌恶地挂断了电话。那时乔治正在下面的地窖里检查着,想找找是否还有别的老鼠洞出口。他搬开了许多的大衣箱,手提箱,花盆,篮子,盆子,破椅子,把它们不停地从地窖这边挪到另一边,只为找到他认为最可能有洞口的地方,可却一个洞都没发现。不过,在翻找的过程中,他碰巧发现了利特尔先生的一个废旧的划船机,立刻来了兴趣,就费了许多气力把它搬到楼上,把早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坐在上面划船上了。  

  “发生什么事了?”她的丈夫问。  

  到了午饭时间(每个人都忘了吃早饭),他们才摆上了利特尔太太早就炖好的小羊羔肉。那真是一顿悲伤的午饭,每个人都试图不去注意那张放在利特尔太太的水杯附近的,斯图亚特常坐的空空的小椅子。没有一个人想吃饭,因为他们都沉浸在强烈的悲痛之中。乔治除了一点儿餐后甜点外什么都没吃。午餐结束后,利特尔太太放声痛哭起来,并说她认为斯图亚特一定是死了。“你胡说,胡说!”利特尔先生吼叫。  

  “斯图亚特进了这个老鼠洞。”

  “如果他死了,”乔治说,“我们该把房子里的窗帘都拉下来。”他往窗子那里跑去,准备去拉窗帘。  

  “乔治!”利特尔先生用一种愤怒的语调说,“如果你不停止你这种白痴式的行动的话,我一定会惩罚你的。我们今天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不能再去容忍你的愚蠢了。”  

  可是乔治已经跑进了起居室,开始去拉窗帘,表示他对死去的兄弟的沉痛哀悼了。他拉了一下绳子,斯图亚特便从窗帘里掉到了窗台上。  

  “噢,感谢老天,”乔治说。“看谁在那里,妈妈!”  

  “终于有人拉那窗帘了,”斯图亚特说。“我只能说这些了。”他很虚弱,也很饿。  

  看到他后,利特尔太太欣喜若狂,忍不住又哭起来。当然,每个人都想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这只是一个小事故,可你们任何人都会这么想的,”斯图亚特说。“因为我的帽子和手杖在老鼠洞口被发现,所以你们才得出了你们自己的结论。”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雪球尖声回答,不要毁坏这些地板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