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她最大的嗜好就是在炉子上煮衣服消毒,  "绣

她最大的嗜好就是在炉子上煮衣服消毒,  "绣

2019-10-07 06:53

力力士从总统府回到花生米家,花生米不在。

牛国有一个令警方头疼的黑社会组织--绣花党。

专程到牛国来抓力力士的狮国"蝎子"别动队从牛国黑帮绣花党的覆灭顺藤摸瓜,注意到了花生米。

力力士和花生米一下飞机就被盯上了。

  力力士坐在花生米的床上,开其他的遥感功能。

  绣花党无恶不作,它的组织渗透到牛国的各地,党徒数以千计。他们扰乱社会治安,贩卖毒品,杀人越货,投机倒把,还和国际黑帮勾结,是在国际刑警组织挂号的全球十大黑帮之一。

  "绣花党垮台前绑架过一个叫花生米的男孩子。"负责搜集情报的队员向队长报告。

  原来,劫机者都是狐国的特工人员。他们故意在航行途中演出了一幕"劫机剧",以此来判明飞赴狐国的乘客中有无机器猴。他们断定机器猴面对劫机行为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啊?!"力力士大惊失色,"有这种事!!"机器猴闪电般地潜入断体夫人的黑窝别墅,扶起躺在地上的花生米。

  牛国警察局多次与绣花党交锋,都以失败告终。警方至今还不知道绣花党的首领为何许人。别说警方,就连绣花党的第四把手也不知道谁是绣花党的第一把手。

  "他们为什么抓这个孩子?"队长问。

  力力士和花生米结结实实地上了当。而且毫无察觉。

  花生米看见力力士,眼泪再也止不住--刚才被打时他一滴眼泪没掉。

  绣花党的党魁是断体夫人,她是一个心狠手辣相貌奇丑无比的60岁老太太。断体夫人身材人高马大,眼睛无时无刻不透着杀气。最令大拍案叫绝的是她的那张嘴,这是一张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嘴,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眼,就会立刻联想到抽水马桶和垃圾箱:杂乱无章被虫子嘬得歪七扭八的牙齿胡乱堆弃在嘴里,舌头由于从小就浸泡在肮脏的词汇里而布满了锈斑,整个口腔被烟酒毒品熏得变了形,导致断体夫人的面部表情喜怒无常令人不寒而栗。她的鼻子与嘴巴配套,活生生是一门双筒迫击炮,呈水平状的鼻孔虎视眈眈地盯着前方,仿佛谁稍不如主人的意它就会开炮要他的命。断体夫人自知形秽,便使用染上洁癖的方法来掩盖自己的生理形象,她最大的嗜好就是在炉子上煮衣服消毒,尽管她经常在锅的下边煮裤衩上边蒸包子,可接近她的人包括被她像玩狗一样玩得俯首贴耳的丈夫仍然认为断体夫人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夫人。断体夫人的丈夫是个早年玩政治没玩好差点儿把自己玩进监狱的伪君子,要不是夫人有本事,他至今还得过着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的日子。断体夫人的智商呈负数,知识极度贫乏,她拥有的最大财富就是狠毒。她依靠六亲不认和出卖同伙的素质登上了绣花党党魁的宝座,统治着这个令牛国人民心惊胆颤的黑帮社会,胡作非为,无法无天。

  "绣花党发现这孩子有特异功能。"情报员说。

  狐国总统亲自担任指挥的特别行动小组得到了机器猴踏上狐国领土的报告。

  "他们。.....”花生米想告诉力力士是怎么回事。

  断体夫人是花生米同班同学大块头的奶奶。

  "特异功能?"队长点燃了一支雪茄烟。

  狐国总统喜形于色,他没想到机器猴这么好骗。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力力士咬牙切齿,"刚才和你对骂的那个老太太是绣花党的头。"“绣花党?!"花生米吓了一跳,他小时候妈妈就拿绣花党吓唬过他不让他哭。

  大块头当晚就向奶奶描述了花生米的本事。

  "他能用意念搬运东西。"情报员说:"绣花党想让他运银行的钞票。"“他运了吗?"队长感兴趣地问。

  "什么神通广大,没碰上对手罢了。"狐国总统满面春风。

  "这个黑帮组织干过好多坏事,还打这么小的孩子!"力力士怒目圆睁,"灭了它!"“一个也别放过!"花生米更狠。

  “真的?"断体夫人吐了口痰,说。

  "不清楚。据目前我们掌握的各银行情况看,大概没运。"情报员回答。

  "开始执行2号方案?"特别行动小组组长请示总统。

  "我来看看绣花党有多少人。"力力士遥感。

  "我亲眼看见的!他还把老师的手表运到了我的手上。"大块头说。他只知道自己的奶奶有本事,没有她办不成的事,他却不知道奶奶是绣花党这一老百姓谈虎色变的黑社会的头子。

  "花生米一直有特异功能?"队长问。

  "弄清两个老头中哪个是机器猴了吗?"狐国总统问。

  "共有1275人,全收拾了!"力力士说。

  "他叫什么名字?"断体夫人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突然有的。"情报员翻记事本,"几天前上课时,他当着全班师生的面用意念运书。"“立即派人监视花生米,他很可能同机器猴有联系。我们推理一下,绣花党绑架花生米,激怒了机器猴,于是机器猴毁灭了绣花党。除了神通广大的机器猴外,牛国没有任何警察组织能如此干净利落地消灭绣花党。"队长分析。

  "一清二楚。"特别行动小组组长胸有成竹。

  "全杀了?"花生米不知道杀这么多人犯不犯法。

  "花生米。"

  "机器猴干吗偏偏找花生米呢?花生米会是生物机器人吗?"一名队员提出假设。

  "开始执行2号方案!"狐国总统把雪茄烟头全部按进烟灰缸。

  力力士想了想,说:"把他们都变成植物人,活着比死还难受。说干就干!"力力士稍一发功,花生米身上的伤痕全没了。

  “家住哪儿?"断体夫人点燃了一支香烟。

  "在监视花生米的同时,用遥控仪器测量他的身体状况。"队长下令。

  "2号方案"具体行动计划如下:将机器猴诱到狐国一座有5万人口的名叫松鼠城的小城镇中,再由拥有洲际导弹的狗国向狐国松鼠城发射装有核弹头的洲际导弹,击毁机器猴。

  "你如果开医院准能誉满全球。"花生米夸朋友。

  大块头说出花生米的住址。

  狮国的科学技术发达,除了用于上天入地外,还制造了不少歪门邪道的仪器。"蝎子"别动队这次就携带了不少五花八门的微型仪器。

  当然,松鼠城的那5万居民就成了机器猴的陪葬者,不过狐国总统一点儿也不心疼和不安,他的人民在他眼里就是一群牲口,想杀就杀想宰就宰。他心里明白他推行的制度是违背历史进程的。但他只管在他自己活着的时候作威作福,至于死后的事,他才不操那份心呢。把血亲都判死刑更好,他还乐得在阴间和亲人团聚呢!

  "由你来收拾断体夫人,出口气。"机器猴对花生米说。

  "去写作业吧!"断体夫人支开孙子。

  当天晚上,蝎子别动队在夜幕的掩护下包围了花生米家所在的楼房。

  力力士和花生米下飞机后乘出租车前往饭店。出租车司机是特工人员。

  "我?"花生米觉得自己没这个本事。

  刚过了60大寿的断体夫人早就想找一桩既轻松又来钱的买卖干,花生米的绝技正是她梦寐以求的。让他坐在她身边"运"银行的钱真是坐享其成一本万利的生意。

  各种隐藏在汽车里的仪器开始工作,测量花生米的身体。

  "你们的总统府在哪儿?"花生米问司机。

  "我帮你呀!就像昨天在课堂上一样。"力力士说完隐身了。

  断体夫人喝了杯酒,拿起了电话筒。

  "01注意,花生米是正常人,不是机器人。"队员通过步话机向队长汇报。

  司机说了总统府的位置后问:"你们找总统吗?"“想见见。"力力士说。

  他俩商定了出气的步骤。

  她的嘴居然还会笑。但她确实笑了。好吓人。

  既然花生米不是机器人,那为什么机器猴单单找他而不找别人呢?"蝎子"别动队队长陷入沉思中。该队长在狮国是首屈一指的反间谍和间谍人员。曾经成功地解决过已经拉响了炸药包的劫机事件,还窃取过藏在某国大臣肚子里的机密情报,他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过人的胆量。此次赴牛国执行特别任务,他深知对手武艺高超,轻易不能动武,于是决定先礼后兵,先争取说服机器猴加入狮国国籍,如机器猴不答应,再使用小型激光武器毁灭他。

  "总统明天下午到松鼠城视察。"司机故意漫不经心地说,“今早电视新闻说的。"“松鼠城在哪儿?"花生米也漫不经心地问。

  "我要见夫人!"花生米喊。

  黑网撒向花生米。

  "各组注意,我要直接同花生米交谈。"队长手持步话机发令。

  司机将松鼠城的准确方位告诉给花生米和力力士,就差说经纬度了。

  大汉闻声赶来。

  第二天早晨,力力士和花生米决定从今天气开始帮助人类的行动。

  队员们开始行动,为队长和花生米见面创造条件。

她最大的嗜好就是在炉子上煮衣服消毒,  "绣花党垮台前绑架过一个叫花生米的男孩子。  花生米和力力士住进了一家大饭店,他们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置于监视中,也未发现自己正被人引进圈套。

  "想通了?"大汉问。

  "你先去上学,我去你们的总统府转转,中午见。"力力士说。

  此刻花生米正和力力士在房间里聊天。

  力力士麻痹了,他低估了独裁者们搞阴谋的能力。

  "想通了。"花生米乖极了。

  "当心。"花生米知道这话对于力力士来说属于多余,但他还是不放心。

  "也不知那位断体夫人现在怎么样了?"花生米说。

  "明天咱们去松鼠城治治狐国总统。"力力士说。

  "拳头是说服人的最好工具,拳头就是真理。哈哈--"大汉得意地说,"跟我走。"花生米跟着大汉来到客厅。

  "没问题。"力力士去总统府了。

  "她是自作自受。心太黑,又贪婪,就是咱们不治她,早晚她也得遭报应。"力力士说。

  "想个绝点儿的招。"花生米就喜欢和独裁者开幽默的玩笑。

  断体夫人还坐在客厅里。

  花生米中午放学回家走到楼梯口时,被两个男人捂住了嘴。

  "你怎么了?"花生米发现力力士突然走神儿。

  窃听装置早已将他们的谈话传到了总统府。

  "我同意为您运钱。"花生米说。

  “别喊!小心要你的命!老老实实跟我们走!"沙哑的嗓音威胁花生米。

  "别说话!"力力士挥手制止花生米继续说话。

  狐国总统咬牙切齿。

  "这就对了,开始吧。"断体夫人点点头。

  花生米被他们推进停在单元门口的小轿车,小轿车像蛇一样驶进一座花园别墅。

  花生米感到不妙。

  第二天中午,力力士和花生米乘火车抵达松鼠城。

  "我有一个条件。"花生米说。

  花生米眼前的黑布摘掉了,他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豪华的大客厅里。

  "咱们有麻烦。"力力士边说边隐了形,"十几个外国人在楼外监视你。"“监视我?"花生米吃惊,"外国人?!"“别慌,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力力士开其他的遥感功能。

  出了火车站,力力士和花生米走进路旁一家酒吧,这里是狐国总统的必经之路。力力士准备在这儿出狐国总统的洋相。

  "条件?说吧。"断体夫人看着花生米。

  断体夫人出现在S型的楼梯上。这里是她的一个黑窝。

  "没危险吧?"花生米为力力士担心。他总觉得外国人和魔鬼沾亲。

  狐国总统府。

  "你让他俩互相打,每人打对方10分钟,不准还手。"花生米指指打他的两个大汉。

  "你好呀,花生米!叫奶奶!"断体夫人像幽灵一样走到花生米身边,倚老卖老地摸摸花生米的头。

  "他们好像要进来见你。"力力士小声对花生米说。

  像打仗一样。

  "你先给我运来一捆钱,我就让他们打。"断体夫人也提条件。

  "你怎么知道我叫花生米?"花生米感到恐怖。他年纪不大,却没白看那么多机器人大战的书,他对现在的场面不陌生。

  "敲门进来?会吓着我爸爸妈妈的。"花生米说。

  电话铃声不断。传真机忙得要死。

  一捆钱出现在断体夫人身旁的茶几上。

  "奶奶还知道你有特异功能呢!"断体夫人嘴里的臭气喷到花生米脸上。

  "他们才不用走门呢!都是些飞檐走壁的高手。注意,快进来了。"力力士说。

  "报告总统,机器猴已到松鼠城,正在一家酒吧恭候您。"特别行动小组组长报告。

  "你先打他,打10分钟,使劲儿打!"断体夫人下令让保镖互相殴打对方。

  花生米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满嘴臭气的老女人和"奶奶"这一尊称统一起来。

  "我怎么办?"花生米问。

  "还是恭候导弹吧!"总统哈哈大笑。

  崇尚拳头是真理的大汉开始享受真理。当被打的一方终于享有反击的权利后,他像恶狗一样扑过去撕打对方。最终两个人都倒在血泊中。花生米想让人类中喜欢殴打同类的畜生都尝尝这个滋味儿。

  "我要回家。"花生米说。

  "别怕,你会会他们!我就站在你身边。合适的时候,我会显形的,我也想同他们聊聊。"力力士说。

  "命令特工队员撤离松鼠城吗?"组长请示。

  "大批运钱吧?"断体夫人对花生米说。

  "这就是你的家,这座别墅从现在起就属于你了。"断体夫人坐在沙发上。

  花生米注意到房间门的把手开始缓慢地转动了。

  "不必了,这样也许会引起机器猴的怀疑。"总统认定"舍不得孩子打不住狼"是真理。何况损失几个特工算什么,不就是少了几条狗嘛。

  "行,现在开始,最好直接运到放钱的地方,省得搬来搬去。"花生米说。

  "为什么?"花生米问。

  门开了,一道缝儿,一个外国彪形大汉灵活地闪进屋里。

  "立即给我接通狗国总理的电话!"狐国总统神色严肃。

  "也对,咱们到保险室去。"断体夫人站起来。

  "因为你有特异功能,你是人才。"断体夫人恨不得马上就让花生米给他从国库里运两个亿出来。

  他果然不惊动花生米的父母就进来了。

  "接通了!"幕僚将电话筒递给总统。

  花生米跟着断体夫人来到一间墙壁很厚装着铁门的房间里。

  "特异功能?"花生米忽然想起了昨天在课堂上和力力士合作搞的恶作剧。

  "你好,小朋友!""蝎子"别动队队长和蔼可亲地向花生米问候。

  "狗国总理阁下吗?机器猴已经到位,请贵国准备发射洲际导弹。"狐国总统说。

  "您就在这儿收钱吧!"花生米突然走出房间,把铁门关上了。

  "你能从多远的距离运东西?一次能运多少?"断体夫人一分钟也不想等了。

  "你好!"花生米点点头。

  "请阁下直接指挥敝国的导弹发射场!"

  "混蛋,小兔崽子你要干什么?"断体夫人在屋里骂。

  "我不会。"花生米说。

  花生米的镇静自若吓了别动队长一跳,他原以为他的出现会使花生米吃惊甚至害怕,没想到花生米像见他爸爸一样自然,队长由此而知面前这个孩子不是等闲之辈。

  狗国总理大方地把本国的核武器发射权交给了狐国总统,他恨死了机器猴和机器猴让他得的"国歌放弃症。"“我命令,导弹进入准备发射状态。目标:狐国松鼠城。

  "我给她运点儿她最喜欢的东西。"力力士说。

  "真是个谦虚的好孩子,奶奶最讨厌翘尾巴的人。你现在就给奶奶表演一下,让奶奶也开开眼。你先从银行里运一包钱过来。"断体夫人迫不急待。

  "咱们交个朋友好吗?"队长伸出手来。

  10、9、8、7。....."没有核武器的狐国总统过有核武器的瘾,感觉就是不一样。

  几百万只蛆被力力士运进了断体夫人的保险室,它们埋没了断体夫人的全身,只剩下她的头露在外边。蛆们蠕动着柔软的身体像找到了久别的亲人似的在断体夫人身上撒娇争宠。

  "从哪儿运?运什么?"花生米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以。"花生米同意。

  "3、2、1--发射!"狐国总统用牙齿发音。

  "让她在这儿欢聚一堂吧,咱们先去收拾她的党羽。"力力士说。

  "从--银--行--运--钱--"断体夫人一字一句地重复。

  "我叫康巴西。"

  狗国洲际导弹升空。

  花生米和力力士把这座别墅里的打手都变成了植物人,然后开着轿车去社会各界收拾绣花党的黑帮们。

  "你原来是坏蛋!"花生米冲口而出。

  队长坐在花生米的床上。他注意到了墙上贴的各种机器人的画。

  这回花生米可开眼了,难怪绣花党厉害没人敢惹,它的党羽有警察局副局长法官三流作家市长秘书总统府发言人…。..所有的绣花党成员都成了植物人,医院从未在一天内收这么多同样的病人,一时措手不及。

  断体夫人的脸色变了。

  “想出国留学吗?"队长笑眯眯地问。

  机器猴和花生米返回断体夫人的别墅,看见她还在和蛆亲密无间地共享空间。

  "快运!"她的耐心用完了。

  牛国公民是个人就想出国,连幼儿园小朋友都想去国外幼儿园留学。

  "别让衣服把她和蛆隔开呀?"花生米提醒力力士。

  "就不运!"花生米一仰头。

  "想。"花生米顺竿爬,他想摸清面前这个外国佬打的什么主意。

  力力士二话没说把断体夫人的衣服运走了。

  断体夫人火了,她自以为这辈子还没有败在谁手下过,连那些腰里别着枪的警察她都不放在眼里,何况面前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

  "我可以帮你出国。""蝎子"队长许愿。

  "咱们给警察局打个电话,报个信儿。"力力士说。

  "你运不运?"断体夫人亮出了流氓相。

  "为什么?"花生米问。

  花生米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我不会运。"花生米不吃眼前亏。

  "我也想请你帮个忙。""蝎子"队长开门见山。

  半小时后,全国各大报刊都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绣花党倾巢覆灭的消息,还说绣花党党员全部变成了植物人,医院立刻变成了监狱。医院院长不愿改行当监狱长提出辞职可总统不批。

  "你会!"

  "我能帮你什么忙?"花生米装傻充愣。

  断体夫人落了终生与蛆为伍的下场,她的这间保险室被力力士特意运到一座无人问津的森林里。她享受着和蛆生活在一起却时刻想着煮衣服的乐趣。

  “我不会!"

金沙电玩城,  "我想见见你的朋友机器猴。""蝎子"队长紧盯着花生米的瞳孔。

  绣花党的奇特覆灭,引起了狮国"蝎子"别动队的注意。

  “会!"

  "见他有什么事?"花生米平静地问。

  他们断定这是机器猴干的,他们急于打听绣花党是为什么惹怒了机器猴的。他们不愧是一流间谍,他们注意到了花生米。

  “不会!"

  没否认!

  “就会!"

  "蝎子"队长差点儿扑上去亲花生米一口。

  “就不会!!"

  "我国总统,噢,对了,我忘记告诉你,我是狮国公民。

  “小兔崽子!你敢和老娘犟嘴!"

  我们狮国总统十分钦佩机器猴,特派我来邀请他去我国做客,""蝎子"队长花言巧语。

  “老兔崽子,你敢骂我?"花生米还是头一次听人骂他小兔崽子,也火了。他认定凡是骂孩子小兔崽子的人都是真正的兔崽子。

  花生米知道狮国在地球上是屈指可数的大国,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怕它。

  "你骂我什么?你狗胆包天!!"断体夫人的舌头来劲了,它的本职工作就是骂人,刚才它违心地陪着断体夫人说文明话时那股难受劲儿就别提了,现在它可以大显身手了。

  "我在这儿。"机器猴力力士显了形,出现在蝎子别动队队长面前。

  断体夫人的舌头如鱼得水般地射出一串脏话,那水平少说也够脏话专业的研究生博士博士后学位副教授教授职称。

  蝎子队长喜形于色,认定大功即将告成。

  花生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们总统请我去,有邀请信吗?"力力士笑着问。

  "来人,教训教训这小兔崽子!"断体夫人大吼。

  "这。.....""蝎子"队长后悔计划得不周密,没先杜撰一封总统的信。"实不相瞒,我国总统何止邀请您,还想请您加入狮国国籍呢!"“入狮国国籍?"力力士没觉得加入狮国国籍是一种享受,他觉得没国籍是最高的享受。

  两个大汉应声走进屋。

  "全世界的人都想拥有狮国国籍。""蝎子"队长给力力士上课,"尤其是牛国公民。"的确,牛国公民梦寐以求狮国国籍,他们出国不是为了幸福而是为了给邻居同事亲朋好友看,他们明知到了狮国得给人家当催巴儿,受人白眼遭人欺侮也要去。他们愿意以失去自己的尊严和人格为代价换取家人在国内的尊严和人格。

  "别伤着他,我还要用他。"断体夫人小声叮嘱下属。

  再说身处千里之外,谁也无法去验证他那存款究竟是6位数还是5位数甚至3位数。还有那海市蜃楼式的别墅和汽车根本不用花钱买,只要在给家人的信上这么一写就有了。其实傻瓜也明白,人家不会把赚钱的差事空着几十年留给你去干,人家过得好就因为人家聪明。明白人都清楚,牛国人出国留学和乡下姑娘进城当保姆性质没两样。

  花生米被大汉拎着耳朵架出客厅。

  "我对这不感兴趣。"力力士讨厌狮国总统来给他捣乱。

  一顿臭揍。

  "起码您可以去我们狮国参观一下。""蝎子"队长忍着火说,他还没见过不想入狮国国籍的人。

  花生米这才知道人类还有这样的成员,他们可以心安理得地在一间小屋子里痛打没有还手能力的同类,直打得他遍体麟伤体无完肤,尽管他们的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液长着一样的细胞组织,可这丝毫勾不其他们的同情心,他们就喜欢用暴力摧残同类的肉体,只有这时他们才感到自己的存在和价值。

  "我什么时候想去就去了,现在不去。"力力士激"蝎子"队长。

  花生米倒在地上,血顺着嘴角流到地毯上。

  "你最好还是考虑一下。""蝎子"队长的话里开始冒火药味儿了。

  力力士注意到"蝎子"队长的身上藏着一把激光枪。

  "你的腰里别着什么东西?"力力士逗"蝎子"队长。

  "蝎子"队长一愣,心想这机器猴真厉害,看来他准不怕激光枪,否则不会这么沉着。"蝎子"队长决定行动。

  "蝎子"队长突然一把将花生米拉到自己身边,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掏出激光枪顶在花生米的太阳穴上。

  "你必须跟我去狮国,否则你的朋友就完了,""蝎子"队长用花生米当人质威胁力力士。

  看到花生米那被勒红了的脸,力力士火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她最大的嗜好就是在炉子上煮衣服消毒,  "绣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