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列那狐的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列那狐在家里呆

列那狐的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列那狐在家里呆

2019-10-07 06:53

  那天天气很冷,天色阴沉沉的。列那狐在家里呆呆地看着那几口已经空了的食橱。  

列那狐的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他望着那几个已经空空如也的食橱发呆。列那狐的夫人艾莫丽娜愁眉苦脸地摇着头,她从安乐椅上站起来对她的丈夫说:"哦,亲爱的,我们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了,那两个饿着肚子的小家伙快回来了,他们一回来就会吵着要吃东西,我们该怎么办呢?"

【幸福男孩,郏县,张易,坚持分享第124天,2018.3.19】

 

  艾莫丽娜夫人坐在安乐椅上,愁眉苦脸地摇着头。  

"我出去碰碰运气吧。"列那狐长叹了一声,"唉,我也不知道该上哪里去找吃的。"

                          装死偷鱼

 

  “什么也没有了,”她忽然说,“我们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了。”  

冬天的早晨,天沉沉的,一阵寒风吹来,列那狐冻得直发抖,可为了给孩子们弄到吃的,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他沿着树林缓慢地走着,来到了一条被篱笆隔开的大路上,他在那里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一点可吃的东西,于是便无精打采地坐在路上。

      那天天气很冷,天空也是阴沉沉的,列那狐在家里看着那几口已经空了的食橱,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了。列那狐说:“我出去碰碰运气吧!”

  第二天,咱们的这个小狐狸又悄悄溜到看守小屋的窗外,希望偷听到一个新故事。
  这回,看林人正给他的小儿子讲一只狐狸如何瞒过一个不动脑筋的赶车人:
  对啦,这只狐狸是个滑头!有一天,他看见路上来了一辆大车,车上装满了又肥又嫩的鲜鱼。一股诱人的香味儿直钻,进狐狸的鼻子,他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只狐狸说:“今天我要是尝不到鱼的滋味,我就只值一分钱!”
  他一直朝前跑,跑到转弯的地方,躺在大路中间装死。赶车的一瞧见,马上停下车,跳下来。他高兴地说:“哦!谁射死一只狐狸不拿走晒?这么漂亮的一张皮,城里的皮货商会给一大笔钱的!要是我不把它捡回去,那我就是个头号的大傻瓜!”
  他把死狐狸装到大车上,又赶着马车走了。可是他刚把车赶上铺着石子的路,车乾咕隆咕隆响起来,那狐狸就活了。他悄悄地把鱼一条一条扔下车去。等到扔完最后一条鱼,他也随着跳下去,把路上的鱼都集中起来,运回自己的洞,不慌不忙,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咱们的小狐狸在窗外听完这个故事,便自言自语地说:“好哇,这一招儿对我来说,再合适也没有啦!我这回一定能够成功!”
  小狐狸一连好几天,蹲在路边,等着运鱼的大车经过。
  到底让他等着了!远处出现了一辆带篷的大货车,正是装鱼的——小狐狸一看就知道,因为车帮子上画着各色各样的鱼。小狐狸立刻把早就预备好的一张小纸片拴在自己尾巴上,纸片上写的是:定价——1000元
  拴好了,他就四脚朝天地躺在大路中间。
  “吁——!”赶车的见到狐狸,高兴地叫一声,从车上跳下来。“是一只狐狸!哈哈,值一千块钱哪,我今天可真走运!”他把狐狸扔到车上帆布篷子里,又赶着车走,狐狸朝四下看看,爬起来。奇怪,怎么闻不着鱼味儿?
  其实车上是装满了鱼的;四周都摆着圆铁盒子,盒子上画着鱼。
  “啊,它们全都穿着大衣哪!”小狐狸说,“这也没关系,我反正要给它们扒下来的!”
  他抓起一个盒子,想打开。可是那盒子没有把儿、没有钩儿、没有底儿、没有盖、也没有拉链儿没有缝儿!
  “这真是个新鲜玩艺儿!”小狐狸暗暗地发火儿了,“怎么打开这该死的东西?总该有个盖子呀,我就不信人是连这盒子一起吃下去的!”
  他抱住铁盒子用牙咬,用爪子抓,可还是没用处。他气得使劲把盒子朝大车上一摔。
  铁盒子打了个滚儿,弹在别的盒子上,“哗啦啦!”一声响,把赶车的吓了,一大跳。他扭过头来往帆布篷子里瞧:狐狸不见了。他一抬头,看见大路旁的树丛中,狐狸的红尾巴闪了一下。
  小狐狸钻进密林里,气呼呼地说:“又失败了,又错了!我现在可真是没脸见那些体面的狐狸了!哼,你尾巴上还挂着‘定价1000元’干嘛呀?你连一分钱都不值!”
  他一把把尾巴上的小纸片揪下来,拼命撕。他撕了好半天,等到那张纸片变成了碎末末,他的气也消了。他说:“我再也不听故事啦!不错,这些故事只能拿来哄孩子。现在受过教育的狐狸应该懂得,这些故事都是瞎编的!靠这些玩艺儿,连蟋蟀都吃不饱肚子。应该想别的办法。当代的狐狸应该跟上时代的步伐,应该利用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成就给自己建立自自在在、舒舒服服的生活!”  

  “饿着肚子的小家伙们快回来了,他们吵着要吃饭,我们该怎么办呢?”  

忽然,远处飘来了一股诱人的香味,这香味直飘进列那狐的鼻子里。他立刻抬起头,使劲嗅了几下。"好像是鱼的味道!"他又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肯定地说:"没错,这就是鲜鱼的香味啊!可是,香味是从哪里来的呢?"

      他沿着树林缓慢地走着,东瞧瞧,西望望,找不到任何食物。忽然,他闻到一股诱人的鱼香味,他发现大老远驶过来一辆大车,这股馋人的味就是从车上散发出来的。列那狐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急不可耐地想吃这些鱼,他的脑子里闪出一条妙计。

  “我再出去碰碰运气看。”列那狐说着长叹了一声,“可是,季节不好,我真不晓得该上哪里去。”  

列那狐一扫刚才那委靡不振的颓势,立刻来了精神。他纵身一跃,跳到路边的篱笆旁,向四周张望。顺着香气飘来的方向看去,看到远处驶来了一辆马车。不用说,这股馋人的香味就是从这辆车里散发出来的。

      他躺在路中间,装出刚暴死的样子,鱼贩们到了他跟前,停下车,果然以为他死了。就把他扔在了车上,继续赶路,列那狐毫无声响地用锋利的牙齿咬开鱼筐,开始了他的美餐,一眨眼功夫吃了三十条鱼。吃完后,他又把鱼做成项链挂在脖子上,给他的家人带回家,然后轻轻地滑到了地上。

  他还是出去了,因为他不愿看到妻子和孩子们哭泣,他只好准备跟正要到来的敌人──饥饿──作一场斗争了。  

车子渐渐走近了。这是两个去附近城里鱼市场卖鱼的商贩,他们赶着一辆马车,马车上筐子里的鱼装得满满的。这一切,列那狐清清楚楚地看在了眼里。

    鱼贩们发现后,怎么也追不上列那狐,回到家,他们把鱼切成小块,放在火上烤,空气中到处都是烤鱼的香味。

  他沿着树林缓慢地走着,东瞧瞧,西望望,想不出寻找食物的任何办法。  

"好多鱼啊!"列那狐馋得直流口水,急不可耐地想吃到这些鲜美的鱼儿。他一刻也没有迟疑,努力地想着对策,忽然,他的脑子里闪出了一条妙计--只见他一纵身,轻巧地越过了篱笆,绕到离马车还 有很远的大路的另一端,躺倒在路中间,努力装出刚刚暴死的样子。他身子软绵绵,闭着眼睛,伸着舌头,就跟刚刚断了气一样。

  他这样一直走到一条被篱笆隔开的大路上。  

两个鱼贩赶着马车,来到列那狐跟前。

  他垂头丧气地坐在路上。刺骨的寒风猛吹着他的皮毛,抽打着他的眼睛。他陷入了恍惚的沉思之中。  

"是一只狐狸。快停车,快停车!是一只死狐狸。"其中一个商贩看到列那狐后喊了起来。

  忽然一阵大风刮过,远处飘来一股诱人的香味。这香味直送到列那狐的鼻子里。  

他们把车停了下来,上前去抓起列那狐,把他扔到了车上,一路商量着:到了城里,收拾收拾这张狐狸皮,卖给皮货商,估计能卖到五六个索尔,然后中午到馆子里好好吃一顿。

  他立刻抬起头,使劲地嗅了几下。  

列那狐在车上可真开心!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就开始行动了。在车上,他已经用不着装死了。

  “是鱼的味儿吗?”他想,“这明明是鲜鱼的香味啊!”  

列那狐走到了鱼筐边,那里有足够他一家人吃的丰盛午餐。他现在几乎不用挪动身体,便毫无声息地用他那锋利的牙齿咬破了一个鱼筐,开始了他的美餐。一眨眼工夫,至少有三十条鲱鱼进了他的肚子。他想:"要是烤着吃味道可能更好,或者有点作料也行。"你瞧,列那狐还 是个美食家呢,这个时候他还 想着这些。不过,现在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可是,它是从哪里来的呢?”  

"哼,差不多了。"列那狐打了个饱嗝,自言自语地说。但他还 不能走,家里夫人和两个孩子还 等着他带回去的美餐呢!他可不想放过这个好机会。

  列那狐纵身一跳,跳到路边的篱笆旁。他不但鼻子很灵,耳朵很尖,而且目光也特别敏锐:他发现打老远的地方驶过来一辆大车。毫无疑问,这股馋人的味道就是从这辆车子里散发出来的,因为当车子逐渐走近时,他清清楚楚地看到车上装的都是鱼。  

"咔嚓!"列那狐又用牙齿咬破了另一个鱼筐。那是一筐鳗鱼。列那狐先尝了一条,看看鱼儿是不是新鲜,合不合孩子们的口味。

  确实,这是去附近城里鱼市场卖鱼的商贩,他们的筐子里装满了鲜鱼。  

列那狐巧妙地把几条鳗鱼串起来做成一条项链,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轻轻地从车后滑到了地上。他下车的时候虽然很小心,但还 是弄出了一点响声。

  列那狐一秒钟都没有迟疑。当他馋得流下口水,急不可待地想吃这些鲜美的鱼儿时,他的脑子里忽然闪出了一条妙计。  

两个商贩发现那只死狐狸从车上逃跑了,感到莫名其妙,他们正惊讶不已的时候,列那狐嘲讽地向他们喊道:"哦,我亲爱的朋友!上帝保佑你们,让皮货商节省那五六个索尔吧!你们中午的酒菜也自己解决吧!谢谢你们送我的鱼,味道真是好极了。我没舍得都吃了,还 给你们留着一点很好的鱼呢!"

  他轻轻一跳,越过了篱笆,绕到离大车还很远的大路的一端,躺倒在路中间,装出刚刚暴死的样子:软绵绵的身子,闭着眼睛,伸着舌头,跟断了气的一模一样。  

商贩们这才明白,他们上了列那狐的当。他们立即停下车来,去追列那狐,可哪里还 追得上呢?列那狐比他们跑得快多了。两个商贩懊丧万分,只好赶车离开了。

  鱼贩们到了他跟前,停下车,果然以为他死了。  

列那狐很快翻过篱笆,不一会儿就跑到了家。夫人艾莫丽娜微笑着走上前来迎接丈夫。在她眼里,丈夫脖子上的这条项链比任何首饰都美丽。

  “啊?那是一只狐狸还是一只獾?”其中一个商贩看到这只躺着的东西喊了起来。  

列那狐的两个孩子连忙帮爸爸拿下脖子上的鱼。他们一家人生起了火,把鳗鱼切成小块,串在棍子上烤了起来。

  “是只狐狸。快下车,快下车!”  

这下,列那狐一家总算是吃上了美味的烤鱼。

  “不是个好东西。不过,他那张皮倒不坏,可以把它剥下来。”  

  两个商贩连忙下车,上前去看列那狐。这时,列那狐装死装得更像了。  

  他们捏了他几把,把他翻过来,又抖落了几下,这时他们才欣赏到他那身漂亮的皮毛和雪一般洁白的喉部。  

  “这张皮能值四索尔。”其中一个说。  

金沙电玩城,  “四索尔,不止!起码值五索尔。五索尔我还不一定肯卖呢!”  

  “把他扔在车上吧!到了城里,我们来收拾这张皮,卖给皮货商。”  

  两人漫不经心地把列那狐扔到了鱼筐边,重新上车,继续赶路了。  

  你们一定会猜到,我们这只狐狸在车上笑得多么开心!  

  他正落在好地方:那里有够他一家人吃的丰盛的午餐。  

  他几乎一动也不动,毫无响声地用锋利的牙齿咬开了一个鱼筐,开始了他的美餐。一眨眼工夫,至少三十条鲱鱼进了他的肚子。虽然没有佐料,但他并不在意。  

  吃完后,他丝毫不想逃跑。他还要利用这个好机会呢。  

  咔嚓一下,他又用牙齿咬开了另一个鱼筐。那是一筐鳗鱼。  

  这次,他要为家里人着想了。他自己只尝了一条,那是为了察看鱼儿是不是新鲜,保证亲人不会受害。  

  他巧妙地把好几条鳗鱼串起来做成一个项链,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轻轻地从车后滑到了地上。  

  他下车虽然很轻,但还是发出了一点响声。  

  赶车人发现那只死狐狸已从车上逃跑,正感到莫名其妙和惊讶不已的时候,列那狐嘲讽地向他们喊道:“上帝保佑你们,我的好朋友!让皮货商节约六个索尔吧!我给你们还留着一点很好的鱼儿呢,谢谢你们送给我鳗鱼啦!”  

  商贩们这才明白,是列那狐用计捉弄了他们。  

  他们当即停住大车,去追捕列那狐。可是尽管他们像追赶小偷一样奔得上气不接下气,狐狸还是比他们跑得快。  

  他很快翻过篱笆,摆脱了失主的追逐。  

  两个商贩懊丧万分,只好重新上了车。  

  列那狐跑着跑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家,与正在挨饿的一家人相会。  

  艾莫丽娜带着亲切的微笑走上前来迎接丈夫。她看到列那狐脖子上挂的这串项链,觉得比任何首饰都华美。她向丈夫表示热烈的祝贺,然后小心地关上了茂柏渡的大门。列那狐的两个孩子贝尔西埃和马尔邦虽然还不会打猎,但已经学会了烹饪技艺,他俩生起了火,把鳗鱼切成小块,串在铁杆上烤起来。  

  艾莫丽娜忙着侍候丈夫:她给他洗脚──他已经走累了,还擦洗了他那身被鱼贩们估价为六索尔的漂亮的皮毛。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列那狐的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列那狐在家里呆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