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小茉莉心里想,  小茉莉满了六岁去上学

  小茉莉心里想,  小茉莉满了六岁去上学

2019-10-12 23:05

  这故事要讲一个小家伙,名字叫小茉莉。给找讲这个故事的,就是小茉莉他本人。虽然用半公斤棉花把耳朵给塞住,可等到我把他讲的故事听完,耳朵差不离儿都给震聋了。为什么?  

  有时候,人只要有点与众不同就会被别人另眼相待。

  小茉莉来到这个陌生国家,看见的第一样东西就是一个银币。它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地上靠人行道的地方闪闪发光。  

  只因为小茉莉嗓门太大,就算他压低嗓门一说话吧,你坐在离海洋一万米高的喷气式飞机上,一飞过他头顶就能听见他的声音。  

  一个名叫小茉莉的男孩子,本来是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可就是嗓门大得少有。他出生时,正好是半夜,像每个娃娃出世时一样,小茉莉试了试嗓子,谁知全村人都被惊醒了。

  小茉莉心里想:“奇怪,有银币没人捡。没说的,它可逃不出我的手心啦。我那点钱昨天晚上就用完了。今天我一点东西也没进过嘴。可我还是先得问一问,是不是哪位过路人把它丢了。”

  如今小茉莉可是大名鼎鼎的男高音歌唱家了。从北极到南极,不管哪儿,没有人不知道他的。他成了音乐家以后,就给自己另外取了个名字,这名字叫起来声音响亮,而且可以说相当漂亮。可在这里我不叫他这个名字,因为诸位在报上,这个名字一准见过千百遍。小时候大家管他叫“杰尔索米诺”,意思就是“小茉莉”,在咱们这个故事里,照旧叫他“小茉莉”。  

  小茉莉满了六岁去上学。第一天,老师点到他的名字:

  他走近一堆正在嘁嘁喳喳说话的人,看看他们,把这个银币拿给他们看看。  

  好,话说从前有个孩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个子可能比别的孩子还小一些。可他有一点与众不同,就是嗓门大得少有。关于这一点,他生下来才第一次开口,大家就明白了。  

  “小茉莉!”

  “先生们,你们是不是有谁丢了这个银币?”他压低嗓子问,省得自己的嗓子叫他们吃惊。

  小茉莉是半夜出世的。他一出世,全村人都从床上蹦了起来,还以为是听到工厂汽笛响,召唤他们去上班呢。其实这是小茉莉呱呱落地,试试嗓子,所有娃娃刚出世时都是这么干的。还好,他很快就学会了从晚上睡到大天亮,所有正派人也都是这么干的,当然,除掉报馆里的人和值夜班的。从此以后,他就每天早晨准七点,也就是在人人都该醒来去上班的时间哇哇大叫。这一来,工厂的汽笛就用不着了,因为用不着,很快也就生锈了。  

  “到!”这位新学生高高兴兴地答应。

  小茉莉心里想,  小茉莉满了六岁去上学。  “走开,”他们回答说,“要想不倒霉,就少给人看这种硬币!”  

  小茉莉满了六岁去上学。老师点名点到他的时候叫:“小茉莉!”  

  只听乒乓一声,黑板碎成许多石片,哗啦啦落下。

  “对不起,”小茉莉摸不着头脑,咕哝着说。他向一家铺子走过去,铺子的招牌真诱人,上面写着“食品杂货店”几个大字。  

  “到!”这位新学生高高兴兴地答应。  

  “谁往黑板上扔石头了?”老师生气地问大家。

  可是橱窗里摆的不是火腿和罐头果酱,却陈列着一堆堆本子、一盒盒颜料,还有一瓶瓶墨水。  

  只听见乒乓一声,石片撒了一地,原来石黑板碎成了上千块。  

  “老师,谁都没……”小茉莉刚想给大家开脱,可教室的窗户又被震碎了。这回老师看清了,没有一个学生乱动。

  “这些大概就是杂货吧。”小茉莉说着,毫不迟疑地走进铺子。  

  “你们谁在黑板上扔石头了?”老师一边严厉地问大家,一边伸出手去拿戒尺。  

  “准是校外的坏孩子。”老师这么想着。

  “晚上好。”店老板殷勤地招呼他。  

  大伙儿不做声。  

  第二天,老师点小茉莉的名字时,随着一声:“到!”新换上的黑板又碎了。这下,老师明白了,她走到小茉莉身边说:“孩子,你的嗓门太大,是你的声音震坏了黑板,以后压低嗓门说话,好吗?”

  小茉莉心想:“说真个的,我甚至还没听见中午敲钟呢。算了,别管这个。”  

  “好,咱们重新点名,一个个问,”老师说。“是你扔石头吗?是你扔石头吗?”他挨个儿问学生。  

  从这以后,小茉莉可受罪了,在学校总是用手帕把嘴捂起来讲话。回家后,也不能大声讲话,因为再结实的家也经不起小茉莉讲话时那股气流的震荡。

  他照旧轻声轻气,几乎是嘁嘁喳喳地问话,可这声音对于正常人的耳朵来说还是太响了。  

  “不是我,不是我。”孩子们回答,都吓坏了。  

  为了散散心,小茉莉跑到村外很远的地方,趴在地上唱歌。才唱了几分钟,地下的田鼠、毛虫、蚂蚁等小动物都爬上来,逃到别处。它们以为是地震了。

  “我能买点面包吗?”  

  老师问到小茉莉,小茉莉也站起来,实心实意地回答说:“不是我,老……”可他说了个“老”字,“师”字还没出口,窗上的玻璃已经很响地乒乓一声,碎落在地上了。  

  只有一回,小茉莉忘了小心谨慎。那是他观看自己的学校和另一个学校的足球比赛。场上的争抢激烈极了,小茉莉激动地和啦啦队一起喊:“冲啊!冲啊!”随着他的呼声,所有观众都看到那球莫名其妙地射进了外校球队的球门。小茉莉立即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什么事。

  “请买吧,亲爱的先生。您要买多少?一瓶还是两瓶?红的还是黑的?”

  这一回老师仔细地盯着全班看,看见他这四十个学生当中,一个拉弹弓的都没有。  

  “比赛应该公平。”小茉莉想着,他等待着对方进攻的机会。下半场,机来会了,小茉莉用他的大嗓门帮对方射进一个球,然后赶紧跑开。小茉莉当然希望自己的校队赢,可他是个正直、善良的孩子。他就这样在寂寞中长大。后来,爸爸妈妈先后去世,小茉莉更孤独了。

  “不要黑的,”小荣莉回答说,“怎么,您当真把面包装在瓶子里卖吗?”

  “准是有人从街上把玻璃窗打破了,”老师心里说,“准是有那么个小流氓,学校不去,却去捣毁鸟窠。我要逮住他,扭着他的耳朵,把他送到警察局去。”这天早晨就到此为止。  

  一天早晨,小茉莉见自己家的梨树上的梨已经熟透了,可以吃了,就想去搬梯子摘梨,这时,他又想出一个主意:“看看我的嗓子管不管用。”于是他大叫一声:

  店老板哈哈大笑。  

  第二天老师又点名,又点到了小茉莉的名字。  

  “喂,梨呀,掉下来吧!”

  “您要我们怎么卖呢?难道贵国是把面包切成一块一块卖的吗?不,您倒瞧瞧我们的面包多好!”他说着指指架子,那上面各种颜色的墨水摆得比排着队的士兵还整齐。  

  “到!”咱们这位主人公回答说,他当上小学生,觉得挺神气的。  

  只见树上的梨应声而落。村里一个老人恰好看到这种情形,他断定小茉莉肯定是个巫师。这事很快传遍全村,人们分成两派;一派说小茉莉是个好魔法家,另一派说他是巫师。他们争吵不休。警察来劝都劝不住。

  再说,整个铺子里吃的东西连一点影子也没有:甚至没有一点干酪皮,也没有一点苹果皮。  

  窗子马上又乒乒乓乓响起来!玻璃重新装上才半个钟头,又撒落到下面马路上去了。  

  小茉莉想:“我的太平日子过不成了,别人不是怕我,就是好奇地看我。

  小茉莉想:“他不要是疯了吧?恐怕还是别跟他拌嘴好。”

  “真奇怪,”老师说,“每次点到你的名字就出事情。啊,全明白了!我的孩子,你的嗓门太大,你的声音使空气震动得像刮飓风的时候一样。从今天起,只许你压低嗓门说话,要不然,整座学校,咱们整个村子都要震成平地啦。咱们就这样讲定了?”  

  家里没有我留恋的,干脆到世界上去流浪吧,也许我能成个歌唱家。”

  “的确不错,是呱呱叫的面包。”小亲莉附和着,指指一瓶红墨水,想听听店老板怎么回答他。  

  小茉莉羞得满面通红,要想反对:“老师,这可不是我!”他一开口,新黑板又是乒乓一声!这块黑板,校工还是刚从铺子里买回来的。  

  小茉莉四处流浪,几天以后,他来到世界上一个最古怪的国家。

  “哦,要这个?”店老板说。他听到小茉莉这样称赞他的商品,满脸红光。  

  “这就是证明啦。”老师说。  

  在这里,招牌上写着“食品店”,可是橱窗里摆的不是火腿和罐头果酱,却陈列着一堆堆本子、一盒盒颜料,还有一瓶瓶墨水。而在最有名的文具店,橱窗里却陈列着各色各样的面包、蛋糕,点心、通心面,还有堆积如山的干酪,吊着的大小香肠。

  “不错,这是最好的绿面包。”

  可他看到小茉莉可怜巴巴的,大滴大滴的泪珠从他腮帮上滚下来,就从桌子旁边站起身子,走到孩子身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  

  “绿的?”

  “孩子,你好好听我的话,你的嗓子也许会给你带来无穷的不幸,也许会给你带来莫大的光荣。如今你最好尽可能少开口。而且大家知道,说话是白银,沉默是黄金。”  

  “嗯,还用说!对不起,也许您眼睛不行吧?”小茉莉肯定面前是一瓶红墨水。

  从这天起,小茉莉开始受罪了。  

  他已经打算找个借口三十六着溜为上着,另外找个脑子更清楚的店老板,一下子闪出了个好主意。  

  在学校,他为了不再闹事闯祸,坐在那里只好用手帕把嘴堵起来。可他的声音还是太大,班里同学不得不拿指头捂住耳朵。老师尽量少问他问题。应该说,小茉莉是个模范学生,老师十拿九稳,他回答起来总错不了。  

  “我想,”小茉莉说,“我还是等会儿再买面包,请您先给我指点一家卖高级墨水的铺子,可以吗?”  

  那次学校出了事,他回家吃饭时就讲开了,可结果呢,十二个玻璃杯碎得一个也不剩。打那以后,家里也严禁他再开口。  

  “当然可以。”店老板还是老样子,脸上带着那种殷勤的微笑回答说。  

  为了发泄闷气,他只好远离村子,到林子里去,到湖边去,到田野上去。  

  “您瞧,对门就是全市最有名的文具店。”

  等到他拿准只有他一个人,离开同村人的窗子又足够地远,他就趴在地上开始唱他的歌。才唱了几分钟,土地就像沸腾起来──田鼠、毛虫、蚂蚁等等住在地底下的动物都爬到地面上来,逃到许多公里以外,还以为是地震了。  

  对过那家铺子的橱窗真吊人胃口,陈列着各色各样的面包、蛋糕、点心、通心面,还有堆积如山的干酪,吊着的大小香肠。  

  只有一回,小茉莉忘了平时那种小心谨慎。那是一个星期天,体育场上正在举行足球决赛。  

  “我就想到嘛,这店老板疯了,”小茉莉心里断定,“他把面包叫做墨水,把墨水叫做面包。八成是这么回事。”

  小茉莉不是个热心的啦啦队,可是球赛使他一点一点着了迷。这时候他村子里那个球队正在啦啦队的鼓噪声中转入进攻。(我说不准“转入进攻”是什么意思,因为我对足球一窍不通,可小茉莉讲故事时用了这几个字,我相信你们懂,因为你们是读体育报的!)  

  他走进对门的铺子,要半公斤面包。  

  “冲啊!冲啊!”啦啦队喊。  

  “面包?”售货员彬彬有礼地反问,”您看来搞错啦。面包在对门那家铺子卖,我们这里只卖文具。”

  “冲啊!”小茉莉也拉开了噪门叫。  

  他自豪地比划了个大圆,把所有好吃的东西圈在里面。  

  这时候右翼正把球传给进攻的中锋,可球半路上拐了个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推动着,从守门的两只脚中间穿过,飞进对方球门去了。  

  “现在我懂了,”小茉莉心里拿定了主意,“在这个国家里得颠倒着说话。你把面包叫做面包,他们就听不懂。”

  “进了!”观众们叫起来。  

  “给我半公斤墨水。”他对售货员说。  

  “这一脚踢得多棒!”有人喊道,“看到他怎么踢的没有?准极了!分毫不差。他那双腿简直是神腿!”  

  售货员给他称了半公斤面包,规矩倒跟到处一样,用纸把它包起来,递给小茉莉。  

  可小茉莉清醒过来,马上明白他做出了什么事。  

  “我还想要点儿这个。”小茉莉补一句,指了指那堆干酪,不敢叫出来。  

  他想:“毫无疑问,这个球是我的嗓子射进去的。我可不能再出声了,要不,这场球赛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嗯,怎么样,为了使分数平衡,我还得射一个球到另一边的球门里去。”  

  “要点儿橡皮?”售货员问。“请等一等,先生。”  

  到了下半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时机。对方球队进攻了。  

  他切了一大块干酪,称了称,也用纸包了起来。  

  小茉莉大叫一声,球就飞进了他同村人的球门。不用说,他这样干,心是很疼的。甚至事隔多年,当小茉莉跟我说起这件事时还说:“我情愿砍掉我的指头也不射这个球,可有什么办法呢,不管愿意不愿意,这个球还是得射。”

  小茉莉轻松地呼了口气,把刚捡到的那个银币扔在柜台上。  

  不错,换了别人,就会偏袒他喜欢的球队,可小茉莉不是这种人。他正直,真诚,心地纯洁得犹如透明的泉水。

  售货员弯下腰,把它反复看了几分钟,在柜台上扔了两扔,听听它的声音,然后用放大镜再仔细看看,甚至用牙咬了咬。最后他不高兴地把银币还给小茉莉,冷冷地说:“很抱歉,年轻人,您这个银币是真的。”

  他就这样长啊长啊,长成了一个大孩子。说真个的。他长得不胖不高,不如说是又瘦又小,总之,他的个子叫小茉莉正合适。要是他的名字比小茉莉再重一点,瞧吧,他多半就得加上个驼背。  

  “那再好没有了。”小茉莉放心地笑笑。  

  小茉莉这时早已停学,在家干农活了。他本来是会干一辈子农活的。他要是干一辈子农活,我也就不能给诸位讲他的这个故事了。可他出了一件极其倒霉的事,关于这件倒霉事,诸位在下一章就要听到。

  “不对!我再跟您说一遍,这个银币是真的,我不能收。去您的吧。年轻人,现在我不打算出去叫警察,您可该满意了。难道您不知道,使用真币要上哪儿去吗?上监狱啊。”

  “可我……”

  “您别提高嗓门,我不是聋子。去吧去吧,去弄个伪币回来,我再把货物给您。瞧,我连包也不打开。它们放在一边等您,好吗?晚安。”  

  小茉莉把拳头堵住了嘴,生怕叫出来。他从柜台往门口走的时候,他和他的嗓子之间作了这样一番对话:  

  嗓子:要我叫声“啊──!”吗,让他的整个玻璃橱窗乒零乓郎震个粉碎?  

  小茉莉:求求你,千万别这么干。我还是初到这个国家,就这样算啦,这里一切都是颠三倒四的。  

  嗓子:可我得冲出来,我憋不住啦。你是我的主人,想想看怎么办好。  

  小茉莉:你得憋住,咱们这就离开这个疯子的铺子。我不想叫他破产。这个国家有点古怪。  

  嗓子:那就快点,我再也憋不住了。快,再过一分钟我就要叫出来了……再过一分钟一切就完了。  

  小茉莉拔腿跑起来,拐进一条没有人、比胡同稍微宽一点的小街,赶紧回头看看,周围人影也没有。于是他拔出堵住嘴巴的拳头,为了发泄一下已经满出来的一肚子怨气,短短地发出一声:“啊──!”一下子只听见路灯乒乒乓乓炸碎的声音,放在窗台上的一盆花摇了两摇,落在街上,啪嗒一声打碎了。  

  小茉莉呼了口气:“等我有了钱就寄到市政府,赔我打碎的那些街灯,还要在窗台上放上一盆新的花。大概再没别的东西打坏了吧?”  

  “对,没别的了。”一个很细的声音说,不知是谁还咳嗽了两声。  

  小茉莉找这个声音的主人,却看见了一只猫,或者是一样远看可以称作猫的东西。首先,这只猫是红色的,红得特别深,像红葡萄酒那种暗红色。其次,它只有三条腿。最后,也是最奇怪的是,这只猫是画出来的,跟孩子们画在墙上的一个样。  

  “怎么?猫会说话?”小茉莉很奇怪。  

  “不错,我承认,我这只猫是有点特别。比方说,我会读书写字。可别的不说,我是粉笔的女儿。”  

  “你是谁的女儿?”

  “一个小姑娘从学校里拿了一支红色粉笔,把我画在这墙上。可这时候来了一个警察,她就连忙逃走,只给我画上了三条腿,于是我瘸了一条腿。因此我决定取个名字叫瘸腿猫。我还有点咳嗽。因为寒冬腊月我也得呆在潮湿的墙上。”

  小茉莉往墙上看看。那儿留下了瘸腿猫完整的痕迹,就像一幅画从灰泥上脱落了下来的样子。  

  “你怎么跳下来的?”小茉莉问它。金沙电玩城,  

  “这我得谢谢你的嗓子,”瘸腿猫回答说。“你要叫得再响点,说不定就会把墙喊破,出乱子了。可我简直是走运。嗨,就算只有三条腿,在地上走走可多好啊!再说你也只有两条腿,可你也觉得够了,对吗?”

  “那还用说,”小茉莉认可了,“而且我还嫌多呢。要是我只有一条腿,我就不离开家了。”  

  “看你的样子不太高兴,”瘸腿猫说,“你出了什么事?”

  小茉莉正要开口讲他那些倒霉事,拐角出现了一只真的猫,四条腿的。可它大概在埋头想它的心事,甚至没有转过脸来看看咱们这两位朋友。  

  “喵!”瘸腿猫对它叫了一声。  

  在猫话里,“喵”这个字的意思就是“你好”。  

  那猫停住了。它觉得很奇怪,甚至不如说是感到受了侮辱。  

  “我叫瘸腿猫,你叫什么?”咱们这只猫对那只猫发生了兴趣。  

  那只真猫看来拿不定主意回答还是不回答。后来它不情不愿地咕噜说:“我叫汪汪。”  

  “它说什么?”小茉莉实在弄不懂,问瘸腿猫说。  

  “它说它叫汪汪。”  

  “汪汪不是狗的名字吗?”

  “一点也不错!”

  “我简直莫名其妙,”小茉莉说,“先是店老板要把墨水当作面包塞给我。如今又来了这只猫起个狗名字。”

  “亲爱的朋友,”瘸腿猫解释说,“这只猫以为它是一条狗。你想听听吗?”它说着向那只猫转过脸去,亲热地跟它打招呼:“喵!”

  “汪汪!”那只猫很生气,回答说。“真不害臊,你还是猫呢,却这么喵喵叫。”

  “不错,我是猫,”瘸腿猫回答说,“虽然我只有三条腿,又是用红色粉笔在墙上画出来的。”

  “你可是我们猫中的败类。你是骗子,滚开吧。我再也不愿意浪费一分钟跟你讲话了。再说天就要下雨,我得回家去拿雨伞。”它说着就走,不时回头汪汪叫两声。  

  “它说什么?”小茉莉问瘸腿猫。  

  “它说天快下雨了。”

  小茉莉看看天,屋顶上空太阳照耀得再明亮也没有,甚至打上航海望远镜也看不到一点乌云。  

  “但愿这里所有的阴雨天都像今天这样。我觉得我到了一个什么都是颠颠倒倒的国家。”

  “亲爱的小茉莉,你不过是到了假话国。这里一切人按照法令都得说假话,说真话的人要倒霉。他们要给罚一笔大款,罚得连一个子儿也不剩。”瘸腿猫一直呆在墙上观察,因此无所不知,于是它一五一十地给小茉莉描述这个假话国。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茉莉心里想,  小茉莉满了六岁去上学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