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跟着也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渔夫再说一遍

跟着也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渔夫再说一遍

2019-10-12 23:06

  这场你死我活的赛跑,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皮诺乔心想,这回准定要输了,因为要知道,阿利多罗(就是那条猛犬的名字)使劲地跑啊,跑啊,差不多就要追上他。

渔夫一举手就要把皮诺乔扔进油锅,可正在这节骨眼上,一条大狗跑进山洞来。它是给炸鱼的浓烈香味招引来的。

  只说一点就够了:木偶已经听到这条恶犬在他身后一巴掌远的地方很急促的喘气声,甚至感觉到了它呼吸的热气。

“出去!”渔夫吓唬着对狗吆喝,手里仍旧拎着满身是面粉的木偶。

  幸亏这时已经到了海边,眼看大海只有那么几步远了。

可怜的狗实在太饿了,它摇晃着尾巴汪汪地叫,像是说:“给我点油炸鱼,我就不打扰你了。”

  木偶一到海边,就像小青蛙似的,很利落地扑通一声,跳到了水里。阿利多罗正好相反,想马上停住脚步,可跑得太快了,脚步收不住,跟着也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这只倒霉的狗不会游泳,因此两条脚马上乱划,想要浮在水面。可它越划越往下沉,连头都沉到水底下去了。

“我对你说,出去!”渔夫再说一遍,伸出腿来就给它一脚。

  等到这条可怜的狗把头伸出来,它吓得两眼瞪大,汪汪叫着说:

狗到当真饿了的时候,是不习惯于让人这样对待它的。它向渔夫转过脸来,呲起两排可怕的牙齿。

  “我要淹死了!我要淹死了

正在这时候,它听见山洞里发出一个很微弱很微弱的声音,说:“救救我,阿利多罗!你不救我,我就要给油炸了!……”

1”

狗马上听出了皮诺乔的声音。它觉得最奇怪的是,这微弱声音是渔夫手里那团沾满面粉的东西发出来的。

  “那就死吧!”皮诺乔在远处回答。现在他看到,他再也没有什么危险,已经万无一失了。

这时候它做了件什么事呢?这狗从地上猛地跳得半尺高,咬住那团沾满面粉的东西,用牙轻轻地叼着,就冲出山洞,像闪电似地溜掉了。

  “救救我,我的小皮诺乔!……快救救我的命吧!……”

渔夫一心想吃这条鱼,眼看它打手里给抢走了,气得发疯,就想去追那条狗。可走了几步,忽然咳嗽得没办法,只好回来。

  这几声汪汪叫十分悲惨,木偶本心很好,禁不住心软下来,转脸对狗说:

这时候阿利多罗又来到通村子的小道,停下脚步,把它的朋友皮诺乔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

  “可我救了你,你保证不再找我麻烦,不再追我队吗?”

“我该怎么谢你呀!”木偶说。

  “我保证,我保证!快帮忙吧,再过半分钟,我就完蛋了。”

“不用谢,”狗回答说,“你救过我的命,善有善报。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大家应该互相帮助。”

  皮诺乔先还犹豫了一下,可终于记起他爸爸一再说过的话,做好事永远不吃亏,就游到阿利多罗身边,伸出两手,一把抓住了它的尾巴,把它活生生拉上干燥的沙滩。

“可你怎么会到这山洞来的?”

  这条可怜的狗站都站不住了。它不得已喝了那么多咸水,肚子胀得像个大皮球。可是木偶不太相信它,觉得还是小心点好,于是重新跳到海里。他离岸远远的,对他救起来的朋友叫道:

“我一直在海边直挺挺地躺着,半死不活的,忽然一阵风打远处吹来了炸鱼的香味。这股香味引起了我的食欲,我就跟着它走。要是来晚一分钟就糟了!……”

  “再见,阿利多罗,一路平安,给我向你一家问好。”

“别说了,别说了!”皮诺乔又吓得浑身发抖,叫着说,“你别说了!你要是晚来一分钟,这会儿我已经给炸熟,被吃掉,消化了。……一想到这个我就发抖啦!……”

  “再见,小皮诺乔,”狗回答说,“万分感谢您救了我的命。您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在这个世界上善有善报,一有机会,我要报答您的。”

阿利多罗笑着向木偶伸出右爪子,木偶使劲紧紧地握住它,表示极其友好的感情。接着他们就分手了。

  皮诺乔继续紧靠着岸边游。最后他觉得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朝岸上看看,看见礁石上有个山洞,山洞里冒出烟来,飘得高高的。

狗重新取道回家。皮诺乔一个人留下来,向不远的一间小茅屋走去。小茅屋门口坐着一位老人,正在晒太阳。木偶问他说:“请您告诉我,好心的老人家,您知道一个可怜孩子,叫埃乌杰尼奥的,脑袋给打伤了吗?……”

  “这山洞里一定有火,”他自言自语说。“那多好啊!让我上去把身子烤烤干,烤烤暖和。然后呢?……然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一些打鱼人把他送到这茅屋里来了。现在他……”

  他拿定了主意,就向礁石游过去。可他到了那里正要上岸,忽然觉得水底下有样东西升起来,升啊,升啊,把他一直托到空中,他马上打算逃走,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使他惊奇万分的是,他竟在一个大鱼网里,夹在一大堆鱼中间。这些鱼形形色色,有大有小,正拼了命啪哒啪哒摇着尾巴挣扎。

“现在他死了!……”皮诺乔极其伤心地打断他的话。

  正在这时候,他看见山洞里走出一个渔夫,样子太难看了,难看得简直像个海怪。他的头发不是头发,是一大蓬绿草。他身上的皮肤是绿的,眼睛是绿的,胡子老长老长,一直垂到脚上,也是绿的。他活像一条用后脚直立的绿色大晰蜴。

“没有,他现在活着,已经回家去了。”

  渔夫把鱼网打海里拉出来,兴高采烈地叫道:

“真的吗,真的吗?”木偶高兴得跳起来,叫道,“这么说伤不重……”

  “老天爷保佑!今天我又可以大吃一顿鲜鱼了!”

“它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甚至死人,”老年人回答,“因为他是给一本厚板纸封面的大书打中了脑袋。”

  “幸亏我不是鱼!”皮诺乔心里说。他又有了点勇气。

“一个同学,叫皮诺乔的……”

  一网鱼都拿到山洞里。山洞里很黑,满是烟。山洞当中有一只大油锅在沸腾,发出一股叫人没法呼吸的烧灯芯气味。

“这皮诺乔是谁?”木偶假装不知道,问道。

  “我来看看捉到了什么鱼!”绿莹莹的渔夫说着,把烘炉铲子似的一只大手伸进鱼网,抓出一把火鱼。

“他们说是个小坏蛋,是个小流氓,是个真正的小无赖……”

  “这些火鱼不错!”他看了看,很满意地闻了闻,说。他闻过以后,就把它们扔进一个没水的缸里。

“造谣!完全是造谣!”

  接看他又照样来一次。就这样,他一次又一次把鱼捞出来,觉得要流口水,欢天喜地说:

“见过!”木偶回答说。

  “这些鳕鱼好极了!……”

“你看他怎么样?”老年人问他。

  “这些鰡鱼妙极了!……’’

“依我说,他是个好极了的孩子,一心想读书,又听话,又爱他的爸爸,又爱他的一家人……”

  “这些板鱼味道不错!……”

木偶正这样一口气地撒着谎,摸摸鼻子,发觉鼻子已经长了一个多手掌。他害怕得叫起来:“好心的老人家,我扯了一通关于他的好话,您可全都别信。因为我熟悉皮诺乔,可以保证他真正是个小坏蛋,不听话,不学好,不去上学,却跟着一帮子同学去东游西荡!”

  “这些狼鱼味道很鲜!……”

这番话一说完,他的鼻子就缩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这些鳀鱼八成很好吃!……”

“为什么你整个人白成这样?”老年人忽然问他。

  诸位可以想象,这些鳕鱼、鰡鱼、板鱼、狼鱼、鳀鱼全都劈哩啪啦落到缸里,跟最先扔进去的火鱼在一起。

“我告诉你……我没留神,在一堵新刷白的墙上擦了一下。”木偶回答说。他不好意思承认他被当作鱼拌上面粉,预备扔进油锅里去炸。

  最后—个留在网里的是皮诺乔。

“噢,你的上衣,你的短裤,还有你的帽子,你都怎么啦?”

  渔夫把他一抓出来,两只绿色大眼睛登时都吓得瞪圆了。他几乎是害怕地叫起来:

“我遇到了强盗,把我给剥了。您说吧,好心的老人家,您没有一点什么可以给我穿穿,让我好回家去吗?”

  “这是什么鱼?我想不起我曾经吃过这种鱼!”

“我的孩子,说到可以穿的东西,我只有那么个小口袋,装扁豆的。你要就拿去吧。就在那儿。”

  他把木偶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等到看仔细了,最后说:

皮诺乔不等他说第二遍,马上拿起这个装扁豆的空口袋,用剪刀在袋底开了一个洞,在两边开了两个小洞,就当衬衫穿。他一下子把脑袋和双手钻过那些洞,穿好了,就动身上村里去。

  “我明白了。这准是海里的螃蟹。”

可他一路上感到心里不踏实。老实说,他是进一步又退一步。他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说:“我有什么脸去见我那好心的仙女呢?我见了她说什么好呢?……我又做出这桩坏事,她会原谅我一次吗?……可以打赌,她不会原谅了!……唉!她准不会原谅我……这是我活该,因为我是个小坏蛋,答应好了改过,结果又违背了诺言!……”

  皮诺乔听说把他当作螃蟹,觉得是个耻辱,生气地说:

他来到村里,天已经黑了。天气很坏,下着瓢泼大雨。他径直上仙女家,决定敲敲门,自己就开门进去。

  “什么螃蟹不螃蟹?瞧你把我当什么啦!告评你,我是木偶。”

可是一到那里,他觉得勇气没有了,不是去敲门,却是往回跑了二十来步。他第二次走到门口,还是不敢敲门。他第三次走到门口,依然不敢敲门。第四次他才算发着抖,拿起铁门锤,轻轻地把门敲了敲。

  “木偶?”渔夫反问。“说真个的,木偶鱼对我来说是一种新的鱼!那更妙了,我更想吃你了。”

他等啊,等啊,最后过了半个钟头,最高一层才打开窗子,皮诺乔看见一只大蜗牛探出头出来,头上有盏点亮的小灯。这蜗牛说:“这么晚了,是谁呀?”

  “吃我?可您不懂吗,我不是鱼?您不觉得我跟您一样,会说话会思想吗?”

“仙女在家吗?”木偶问它。

  “那倒是一点不错,”渔夫往下说,“我看你鱼还是鱼,可是很幸运,跟我一样会说话,会思想,因此我很愿意给你应有的照顾。”

“仙女睡了,不要人叫醒她。你是谁?”

  “什么照顾?……”

“是木偶,原先跟仙女住在一起的。”

  “为了表示友好和对你的特殊敬意,我让你自由选择怎么烧法。你要在油锅里炸呢?还是要在平底锅里加上番茄酱煎呢?”

“啊,我明白了,”蜗牛说,“你等等我,我这就下来给你开门。”

  “说老实话,”皮诺乔回答说,“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宁可请您放了我,让我回家去。”

“谢谢你快一点,我都要冷死了。”

  “你在开玩笑!这么一条少有的鱼,你以为我会放过机会不尝它一尝吗?在这里海上还从来不知道有木偶鱼!依我的办吧,我把你跟所有的鱼一块儿放在油锅里炸,你会满意的。有那么多鱼作伴一起挨炸,总归是一种安慰。”

“我的孩子,我是一只蜗牛,蜗牛永远快不了的。”

  不幸的皮诺乔一听明白这意思,就开始哇哇大哭,怨天怨地说:

  “我当初去上学该多好!……可我听了同学的话,现在报应来了!……咿!……!咿……!咿……”

  由于他扭得像条鳗鱼,使出叫人难以相信的力气要挣脱绿莹莹的渔夫的手,这双手就拿起一束结实的蒲草,把皮诺乔的双手双脚捆起来,捆得像根香肠,扔到缸底跟其他的鱼在一起。

  接着他拉出一大木盘面粉来拌所有的鱼,一条一条都拌好了,就扔到油锅里炸。

  最先在沸腾的油里跳舞的是可怜的鳕鱼,接着挨到狼鱼,接着挨到鰡鱼,接着挨到板鱼和鳀鱼,最后挨到了皮诺乔。皮诺乔看到死期已至(死得多惨啊!),不由得浑身发抖,害怕得既发不出声音,也透不过气来,根本没法子哀求饶命。

  这可怜的孩子只好用眼睛来哀求!可是那绿莹莹的渔夫根本没注意到。他把木偶在面粉里拌了五六遍,从头到脚拌了个透。皮诺乔浑身都是面粉,就像个小石膏像。

  接着渔夫抓住他的头,一举手就……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跟着也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渔夫再说一遍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