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美花朵小心地手拿着画像下了楼,把整个街

  美花朵小心地手拿着画像下了楼,把整个街

2019-10-24 20:51

 

 

 

 

 

 

 

 

  小钉子没有回家,这一来风筝城的居民中谁也不敢到绿城去了。有传言说,百头龙不久就要吃光女孩子,然后到风筝城来吃男孩子。时间在流逝,百头龙还没来,有那么一天早晨却有一个陌生的男孩子来到风筝城。他说他和自己的同伴们乘气球飞行过,当气球下降时他跳了伞。他着陆在一处茂密的森林里,从那以后就在田野、树林中跋涉,寻找乘气球向远处飞去的同伴们。
  某些最机灵的读者大概已经猜到,这个陌生的男孩子不是别人,正是万事通。万事通没有不管不顾地回家去,而是决心要把自己的朋友们找到。
  风筝城的居民告诉万事通,说几天前在绿城出现了一些男孩子,也是乘气球碰伤的。其中两个人曾经到风筝城来借锡焊烙铁,后来又同司机面包圈一道回绿城去了。万事通询问关于这两个男孩子的情况。人们向他描述了这两个男孩子的模样,说他们都穿着皮夹克,万事通马上猜到这是小螺丝和小凿子。带着嘟哝机的作家小机灵当时也在场,他听到这番谈话后证实说,那两个男孩子的确名叫小螺丝和小凿子。
  万事通十分高兴。他说要马上动身去绿城,请求给他指指路。人们一听这话都愁闷起来,说到绿城去是不行的,因为那里有—个百头龙吃女孩子,更别说男孩子了。
  “生活中我可是一次没见到过百头龙啊。”万事通不相信地微笑着说。
  “您可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大伙都向他挥着手说道,“我们的面包圈是谁吃的?他送小螺丝和小凿子去绿城好几天了,现在也没回来呀。”
  “小螺钉让谁给吞了?”别的人问,“他是到绿城找面包圈的,也没有回来嘛。多么好的一位机械专家啊!什么都会做。”
  “小钉子是谁给吃掉了?”又有人问,“喏,对他虽然并不可惜,因为说真的,他是个不怎么样的小矮子,可是毕竟有谁把他吃了吧!”
  万事通沉思起来,然后说道:“科学完全不清楚存在百头龙的情况,就是说,百头龙是没有的。”
  小机灵说:“不过,科学也完全不清楚不存在百头龙的情况嘛。就是说,百头龙是可能存在的。人们既然这样说,因此,还是有点道理吧。”
  “关于妖婆的事儿,人们不是也说嘛。”万事通答道。
  美花朵小心地手拿着画像下了楼,把整个街道连同房屋、围墙和开到大门前的汽车都颠倒着映照在上面。  “怎么,照您的意思,没有妖婆吗?”
  “当然没有。”
  “您别讲神话啦!”
  “这不是神话。妖婆才是神话呢。”
  万事通坚决要到绿城去,不管大家怎么劝,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没办法——大家让他吃饱,然后把他领到城郊,把去绿城的路指给他。大伙都认为他一去必死无疑,所以都同他含泪道别。
  这时,大路远处该起一阵灰尘。灰尘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小矮子们四散逃去,躲在各自家里往窗外看。大伙都认为这是百头龙来了。只有万事通没害怕,仍然站在路中间。
  大家很快看清了,这是三辆汽车一辆跟着一辆向城市开来。头一辆车上载着一个通红的大苹果,第二辆车上是一个熟梨,第三辆上装着五六个李子,汽车开到万事通身旁停下来,车上钻出面包圈、小螺钉和小钉子。小矮子们一看,都从家里跑出来,同面包圈和小螺钉拥抱,连小钉子也拥抱了,大家打听百头龙的事儿,当他们听说什么龙也没有,过去也没有过的时候,都惊奇得要命。
  “那你们为什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啊!”大家问道。
  “我们参加收获水果的劳动了。”小钉子说。
  这个回答引起了所有人的微笑。
  “别人也许是劳动了,至于你呀,大概一直爬围墙、砸破璃了吧!”小机灵嘲笑说。
  “就不是嘛!”小钉子委屈地说,“我也劳动啦。我这个……就是说……改造好啦,就是!”
  小螺钉和面包圈证实说,小钉子的确改过来了,说女孩子对他的劳动非常满意,并且因此送给风筝城的居民一大堆苹果、梨和李子。
  所有的男孩子都很高兴,因为他们非常爱吃水果。
  面包圈听说万事通要上绿城,于是自报奋勇开车送他。他俩很快就走了。
  风筝城的居民都喜笑颜开地在街上走来走去。他们高兴的是没有百头龙,面包圈和小螺钉找到了,尤其是小钉子改好了。当然也有人不相信他改好了,于是怀疑地观察着他,怕他又要砸玻璃。过了一些时候,人们在河边看见了小钉子。他只穿一条短裤,坐在河岸上洗衣服。
  “你怎么突然洗起衣服来啦?”人们问他。
  “我明天去参加舞会,”小钉子说,“因此我得穿得干净些,还得梳梳头发。”
  “女孩子们那里有舞会吗?”
  “有啊。面包圈和小螺钉也去呢。也邀请他们啦。”
  “你的意思是说,也邀请你了?”男孩子狐疑地问。
  “那还用说!当然邀请了。”
  “嗯!嗯!”男孩子们把头转来转去地说,“女孩子要是请他去参加舞会,这就是说,他当真改好了。谁能想得到呢!”

  第二天,收获苹果和梨的工作在继续进行。城市的街道上出现了第三辆汽车——小螺钉的八轮蒸汽汽车。
  原来,风筝城发现面包圈不见了。居民们知道他是开着汽车送小螺丝和小凿子到绿城去了。因为面包圈没回来,大家于是就请求小螺钉跑一趟,了解一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不幸。小螺钉来到绿城,他看到面包圈正开着汽车收获水果,忍不住也参加进来。
  风筝城的居民等他等到傍晚,可是他第二天也没有回来。城里散布起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流言。有人说,见谁吃谁的老妖婆在通往绿城的大路上安了家。有人说不是老妖婆,而是长生不老的恶老头。有人争论,证明,说恶老头没有长生不老的,说这是三头龙,说它不是在大路上,而是在绿城里安了家。这条龙每天吃一个女孩子,城里要是来男孩子就吃男孩子,因为男孩子比女孩子好。
  自从出现了关于三头龙的传说以后,风筝城的居民谁也不敢到女孩子的城里去打听打听那里的情况。不久,来了一个胆大的,他说他去,要把一切都搞清楚。这是不无名气的小钉子——在这件真实的故事中已经提到过他。居民们知道小钉子是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他真可能直接往贪吃无厌的龙嘴里钻。大伙劝他不要去,他却连听都不愿听。他说他很对不起女孩子们,现在受着良心的折磨。所以他打算到她们城里去赎罪——照着三头龙的尾巴啐口唾沫,龙就死了,就停止作恶了。小钉子从哪儿听说三头龙会因此而死亡的——这可不知道。
  小钉子走了。有的居民对他很惋惜,因此事先进行了哀悼。有的说对他用不着特别婉惜,因为他死了就少一个流氓,城里也会更安静些。
  “我们自已也有不是嘛,因为没能把他改造过来。”前一种人这样说。
  “改造这样的!”后一种人说,“只有坟墓才能把他改造过来。”
  从谈话中可以看出,前一种人是小钉子还没有来得及好生得罪的人;后一种人是他已经得罪得够瞧的人。
  正象人们预科的那样,小钉子没有回来,满城的人对于龙的谣言都信以为真了。关于这条龙,人们有着最为离奇的说法。每个讲述的人都给这条龙添上一个头,所以,逐渐逐渐地,三头龙就变成了百头龙。
  这一切当然都是瞎编的。某些最聪明的读者大概自己已经猜到小钉子为什么没回来了;对于还没猜到达一点的读者,可以告诉他们,小钉子根本不是让龙吞下了肚,因为那条龙谁都没吞,而且根本就没有什么龙。小钉子不过是被劳动吸引住了。他也产生了爬树和用锯劳动的愿望。要知道,这是又有趣又危险的啊。有哪个男孩子会在危险面前后退呢?
  这些天来,只有小锡管一个人待在家里画像。每个女孩子都想有一张画像,她们向小锡管提出要求,可把他折磨坏了。所有的人都非要成为最漂亮的不可。小锡管解释说,各人有各人的漂亮之处,小眼睛也可能是漂亮的,但却白费劲。不行!所有的女孩子都要求眼睛一定要大,睫毛一定要长,眉毛要弯,嘴要小。小锡管终于不再争论,而是按照她们的要求画。这要便当得多,因为引不起无谓的拌嘴,而且,小锡管还发现在画像达件事上可以实行合理化。因为大家要求画得一样,小锡管于是决定做一个所谓的漏花模板。他找了一块厚纸板,在上面刻出一对大眼睛、长长的弧形弯眉、笔直的优美的小鼻子、小嘴唇、带小坑的下巴颏、两侧各有一只端端正正的小耳朵。上面刻上蓬松的发式,下面是个细脖子和两只指头长长的小手。准备好这样的漏花刻板以后,他就开始复印了。
  什么是复印呢,这一点每个人都会马上明白的。他把模板放在一张纸上,把摸板上刻有嘴唇的地方涂上红色。纸上面马上出现了嘴唇的图案。然后用肉色涂上鼻子、耳朵、手,再涂上深色或浅色的头发,褐色或天蓝色的眼睛。这样一来就复印好了。
  小锡管复印了几张这样的画像。女孩子要是蓝眼睛、浅头发,他就拿一张蓝眼睛浅头发的复印画,添上几笔使它与本人多少相似一点,画像就画完啦。女孩子要是黑眼睛黑头发,小锡管也有复印画准备着。
  这种用刻板复印出来的画像,小锡管画了无数个。这一改进大大加快了工作的进度。小锡管还考虑到,按照经验丰富的画家所制做的模板,任何一个小矮子都可以进行复印,于是把小可能吸收来从事这项工作。小可能按照模板用所需的颜色顺利地复印着,复印出来的画像丝毫也不比小锡管自己复印的差。小锡管和小可能之间的这一分工更使工作进度加快了。这具有重大意义,因为想要定画的人数非但没有减少,而且与日俱增。
  小可能对自己的新职感到很自豪。谈到小锡管和自己的时候,他总骄傲地说:“我们是画家”。然而小锡管却对自己的工作不满,不知为什么管这叫作敷衍塞责。他说,他在绿城画的全部画像中,只有小雪花和蓝眼睛的画像算得上真正的艺术作品,其他的画像只配用来盖锅碗瓢盆。
  但是,得到画像的人们却不同意这种意见。大家都很喜欢自己被画得满漂亮,至于象不象嘛,他们说那是无关紧要的。对一切都可以有不同看法嘛。

  风筝城位于沙滩上,在一条河的旁边。这里不长树木,所以街道不象绿城的街道那么漂亮。但是这里却象花城一样到处长着许多鲜花。房屋都很美。每座房上都高耸着尖顶,顶端或者装饰着随风来回转动的木头公鸡,或是装饰着不停旋转的玩具风车。很多这种风车上都安装有木制响板,不停地哗啦哗啦响着。城市上空随处都有风筝在飞翔。放风筝是居民最热爱的一种消遣,所以城市也就以此为名。居民们在这些风筝上装有专门的哨子。哨子的构造很简单。它是用一个普通的纸筒绷紧一根细线做成的。这种纸筒迎着风就会摇摆晃晃,发出相当烦人的叮叮声或是嗡嗡声。
  风筝的不同音响和小风车的哗啦声汇合起来,结果在城市上空就不断地嗡嗡响着。
  家家户户的窗户都装着带栅栏的护窗板。街上踢足球——这也是居民热衷的一项游戏——的时候,就把护窗板关上。这种经过改进的栅栏式护窗板既可以使房间透进足够的光线,同时又能极出色地保护玻璃不被足球打碎。足球由于无法解释的原因总不往应去的地方飞,却一定要飞到窗户上来。
  汽车走过主要街道。拐进一条胡同,在一个带角门的木头大门旁停下来。大门上高高耸立着木制尖顶,最上面装饰着一个闪闪发光的玻璃球。球上象镜子一样,把整个街道连同房屋、围墙和开到大门前的汽车都颠倒着映照在上面。
  司机——顺便说一句,他叫面包圈——钻出汽车,走到角门旁,按了按暗藏在围墙中的按钮。角门毫无声音地打开了。
  “请进吧,”面包圈邀请小螺丝和小凿子说,“我把你们介绍给小螺钉。这是一个有趣的人。你们会看到的。”
  三个朋友走进院子,拐向左边之后就往房子那里走去。走上一条不大的石头楼梯,面包圈在墙上找到一个按钮,按了一下。房门同样毫无声音地打开来,我们的朋友们就来到一个房间。
  房间里,如果把吊在墙上的绳床除去不计之外,完全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家具。一个身穿天蓝色连衫裤的小矮子双腿蜷到胸前,双手深深插在衣兜里,在绳床上躺着。
  “到这时候你还睡觉哪,小螺钉?”面包圈向他打招呼说,“天可早就亮啦。”
  “我根本没睡,我是在思考。”小螺钉把头转向客人这边回答说。
  “来认识一下吧,这是小螺丝和小凿子两位师傅。他们需要锡焊烙铁。”
  “你们好。请坐吧。”小螺钉说。
  小螺丝和小凿子茫然地四处环顾一遍,整个房间里也没有看到可坐的东西。小螺钉伸手在绳床旁的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这时,从对面墙上马上打开三把折叠椅,是仿照剧场里的折椅做的。小螺丝和小凿子坐下来。
  “你们注意到我这里一切都是靠按钮控制的吗?”小螺钉问道,“按一个按钮,门就开了,按另一个按钮,椅子就出来了,如果你们需要桌子,那请吧……”
  小螺钉又按了一个按钮。从墙上打开一个桌面,差点儿碰着坐在椅子上的小凿子的头。
  “非常方便,对不?”小螺钉问。
  “妙极啦!”小螺丝承认说,同时四下看了看,怕有什么东西砸到头上。
  “达到幻想程度的技术啊!”小螺钉夸耀地说。
  “唯一的不便是只能靠墙坐着。”面包圈说。
金沙电玩城 ,  “我正在考虑怎样能使椅子可以移动呢。”发明家回答道。
  “做一些普通的椅子也许要简单些吧?”小凿子说。
  “这是个好主意啊!应该发明最简单、最普通的椅子嘛!” 小螺钉高兴地说,“这不是天才般的简单嘛。老弟,看样子你也是个机械专家喽?”
  “是机械专家,”小凿子答道,“我们两个都是机械专家。”
  “这么说,你们是要用锡焊烙铁吗?”
  小螺钉又按了一个按钮,令人惊愕的是绳床缓缓降下来。绳床一直降到在里面躺着的小螺钉落到地板上。
  “从普通绳床出来时,您可能把腿挂在绳子上,跌下来会摔破鼻子的,”小螺钉从地板上站起来说道,“这种危险,您看,在我这个机械化绳床上就完全消除了。您可以安心地落到地板上,然后站起来。您需要就寝时也是这样,您躺到地板上,按一下按钮,绳床自会把您提升到必要的高度。”
  小螺钉开始在房内走来走去,按动各种按钮,结果又打开一些桌子、椅子、架子,敞开了各种橱柜和储藏室的小门;最后他又按了一个按钮,就消失在地下。
  “到这里来吧!”过了一分钟从院里传来他的声音。
  朋友们走到院里。“这是我的车库。”小螺钉说着,把小螺丝和小凿子领到一个铁门铁窗的石头棚子前面。
  他按了按钮,铁门就象剧院的幕布似的向上滑去。门里边是一辆有很多轮子的古怪的汽车。
  “这是阿月浑子冰激凌冷却的八轮蒸汽汽车,”小螺钉解释道,“四个轮子在下面,四个轮子在上面。平时用下面的轮子行驶,上面的轮子是为应付翻车设计的。所有的轮子安装得都有角度,就是斜着的,因此,它不仅可以象所有的汽车那样行驶,还可以侧面行驶,甚至可以倒着,就是完全头朝下行驶。这样一来,发生各种车祸的可能就都能预防了。”
  小螺钉钻进车里,用四种状态表演行驶,然后又继续进行说明。
  “这辆汽车里,”他说道,“代替普通水箱的是一个加热汽水的锅炉。加热汽水产生的蒸汽增加对活塞的压力,因此车轮旋转得更快。锅炉后面是制作阿月浑子冰激凌的罐子,这种冰激凌是冷却汽缸所必需的。由于加热而融化的冰激凌顺着一条管子进入锅炉,润滑发动机。汽车有四个挡:一挡、二挡、三挡、四挡,还有倒挡和侧挡。汽车后部有一个洗衣设备。汽车以任何速度运行时都可以洗衣。在静止状态下,就是汽车停着的时候,它可以劈木柴、和泥、制砖,还可以削土豆皮。”
  朋友们对这辆怪诞的汽车惊讶了一番,然后来到小螺钉的工作间,这里堆满各种破烂东西。这里放着一些坏了的旧自行车,自行车零件、单脚登的脚踏车和好多好多各种各样的木制陀螺、旋转装置。小螺钉在工作间里找了很久,找寻锡焊烙铁,可是哪儿都没有。他把破烂东西翻了个遍,突然用手掌拍了一下前额,说:“咳,我真糊涂啊!我把烙铁忘在小机灵那里了嘛。你们只好上小机灵那里去拿了。”
  “没关系,我们坐车一会儿就到。”面包圈说。
  “这个小机灵是什么人?”当咱们的朋友们同小螺钉告别后走到大门外时,小螺丝问道。
  “小机灵是位作家。”面包圈答道。
  “是吗?”小凿子扬声说,“同他相识可挺有意思。我还一次没同活着的作家谈过话哩。”
  “您马上就会同他结识的,他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面包圈坐上汽车说。

  美花朵小心地手拿着画像下了楼,女孩子们马上把她围起来。大伙说,按美不美来说,她的画像比小雪花和蓝眼睛的画像好得多,可是按象不象来说却要次得多。
  “你们真傻,”美花朵对她们说道,“对你来说什么更重要:是美还是象?”
  “当然是美啦!”大伙答道。
  这时候,小燕子和小猫咪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屋来。
  “哎呀,多么不幸呀!……”她俩喊道,“我们都要晕过去了!”
  “出了什么事儿?”大家吓了一跳。
  “我们今天上医院……”小燕子开始讲道。
  “……去接应该出院的男孩子……”小猫咪接着说。
  “……可是小肺草说男孩子已经出院了。”小燕子打断她的话。
  “……我们就请求把别的男孩子交给我们,”小猫咪又接着说,而且说得很快,不让小燕子打断:“小肺草于是把小可能和小急躁交给了我们,我们领着他们在街上走,可是他们跑了,爬上了树。”
  “他们是怕咱们教育他们,懂吗?”小燕子赶忙插了一句,笑起来。
  “谁希罕教育这样的人哪。”小猫咪做了一个瞧不起的鬼脸。
  “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蓝眼睛问道。
  “还在树上,”小燕子说,“他们还要揪苹果哩!……”
  “走,咱们去看看。”小雪花提议说。
  小可能和小急躁正坐在苹果树的树枝上,真的打算揪苹果。他们旋转着苹果,想把苹果把儿拧断。他俩突然看到街上有一群女孩子远远地站着,怀着好奇的心情看着他们。小可能和小急躁看到女孩子对他俩这么注意,于是加倍用劲地转苹果。小可能甚至用牙咬起苹果把儿来。
  “嘻,一个苹果还没有摘下来呢!”下面有人说。
  小可能和小急躁往下一看,看见一个蓝眼睛的女孩子嘲笑地看着他们。
  “你甭说话,蓝眼睛的!”小可能嘟哝说,“你以为是容易摘的吗?”
  “我要是给你一把锯呢,会容易些吗?”
  “光会说!你把踞拿来嘛!……”小急躁说。
  蓝眼睛跑到附近一家,给小急躁拿来一把锯子。不一会儿,把儿就锯断了,苹果飞下来。
  “喂,女孩子们,咱们来收苹果吧!”蓝眼睛喊道,“男孩子决定帮助咱们啦。”
  几个女孩子跑到摆在地上的苹果旁边,从后面推着,把它向最近一个院子滚去。
  在绿城,每座房子下面都有一个储藏苹果和蔬菜的地下室。女孩子们把苹果滚到房子跟前,打开跟地面—样平的一扇门,把苹果推到门里。门里边有个木板桥,苹果就顺着它自己滚到地下室里。女孩子们办完这件事又跑回来,另外几个女孩子迎面又推来一个苹果。
  工作沸腾起来。小蜻蜓跑过来。她找到一把锯子,没穿连衣裙却穿了一件打排球穿的灯笼裤,也爬到村上。小可能一看她手中的锯子就说:“喂,我说你!把锯拿过来。你不会。”
  “就你一人会!”小蜻蜓胆子挺大地答道。
  她坐到一根树枝上,咬着嘴唇,在苹果把儿上锯起来。小可能嫉妒地看着她,后来说:“咱们一块儿干吧,你先锯一会儿,我休息,然后我锯一会儿,你休息。”
  “好吧。”小蜻蜓同意了。
  这时候,有车库那家的女孩子跑来,马上传开了小螺丝和小凿子不见了的消息。她们讲了小螺丝和小凿子大清早就到风筝城去,现在还设有回来的情况。
  “你们看,”小燕子絮絮叨叨地说,“我说过嘛!男孩子不久就会都跑到风筝城去的。他们不愿意在咱们城里住。”
  “让他们跑呗,”蓝眼睛说,“咱们并不强留谁。”
  关于小螺丝和小凿子行为狡猾的话一直说到晚上。小燕子和小猫咪对他俩的过错显然是感到满意的,幸灾乐祸地嘲讽着。
  当小螺丝和小凿子回来的希望已完全落空的时候,在街的一头出现了一辆汽车。它吱吱嘎嘎响着在街上驶过。女孩于们放下工作去追它。小燕子和小猫咪跑在最前面,她们喊道:“小螺丝和小凿子回来啦!小螺丝和小凿子回来啦!”后来,她俩停下脚步说:“慢着!不要跟着汽车跑。我们会给男孩子们做出坏样子的。”
  女孩子们跑近车库,看到除了小螺丝和小凿子之外,面包圈也来了。
  “这是谁呀!”小猫咪气愤地说,“这好象是风筝城的面包圈吧?您干嘛来了呀,面包圈?我们没有邀请您嘛。”
  “怪了不起的呢!”面包圈回答说。“我才不希罕你们的邀请呢!”
  “就是了不起!”小燕子说。“我们不上你们那儿去,你们也别上我们这儿来。”
  “你们去嘛。哪怕什么的!我们又不赶你们。”
  “怎么不赶我们!亲自请我们参加新年枞树活动,却扔开雪球啦!”
  “哪有什么!我们只不过是想限你们打雪仗玩嘛。你们本来也应该往我们身上扔雪球的呀。”
  “你们该明白女孩子是不爱用手拿雪的。”
  “噢,我们这可是有点不对,”面包圈耸耸肩说,“没考虑到你们这样没用,还总生气。”
  “不对,你们才总生气呢!干嘛把小钉子秘密派到我们这儿来了?你们知道他在这儿干了些啥事儿吧?”
  “对小钉子我们可不负责任,”面包圈说,“他在我们那儿也是不知会干出啥事儿来的。他不是我们派来的。他是自己主动来你们这儿工作的。”
  “‘工作’!”小猫咪噗哧笑了,“他管这个叫工作哩!不,现在我们不同你们折腾了。我们不需要你们。我们现在有自己的男孩子在这里。”
  “喏,我也不同你们折腾。我对你们哪——呸!我是来送小螺丝和小凿子的,我马上就开车回去。”
  面包圈生气地走到一旁。不过他却没有走。他看见小螺丝和小凿子已经开始修理汽车,就去帮忙。每个司机都有这种好交际的性格。司机要是看见有人修车,他一定要过去翻腾点什么,紧紧螺丝或是螺丝母,要么就是出出主意。
  他们三个一直忙乎到深夜,仍然没能把汽车修好,因为需要大修。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美花朵小心地手拿着画像下了楼,把整个街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