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童话作家叫道,叭哈一早就到了运动会会场

童话作家叫道,叭哈一早就到了运动会会场

2019-09-12 11:10

  “报酬当然少不了。他钱多得很呢。”  

  可是红鼻头王子忽然哭了:“你们大家都有人爱。可是我没有人爱。”  

  是谁呀?大家都吃了一惊,站起来看窗子。  

  乔乔和小林呢?现在他们在哪里呢?  

  吉士接到电报之后,立刻就回了一个电报:“点太不请再。”  

  王子喘着气答道:“真不好办!那么我现在跟你约定一句话吧:你要是追上我,我就爱你。”  

  于是大家又坐了下来,好好地吃饭。四四格又吃了七百头牛,一千六百五十斤面,八百三十二只猪。吃完了,四四格叹一口气:“唉──!我没有吃饱,没有吃饱。”  

  本来还想拖延几天再看,可是老百姓越来越忿怒了。包包大臣只好把所有抓去的铁路工人都放出来。  

  这就是说:“你们拍来的电报写得太简单了,看不懂。请你们写得详细些,再打一个电报来!”  

  寒假完了,皇家小学校开学了。唧唧就像从前一样,每天去上一堂课。小林写一封信给哥哥,正是那个时候。可是唧唧没有收到小林的信。

  窗子上站着一位小姐,叫做鳄鱼小姐。鳄鱼小姐是从外面爬上窗子来的。  

  别地方的庄稼汉们知道了这回事,也都叫起来:“不许害好人!立刻把所有抓去的铁路工人都放掉!”有些教师,还有些作家和艺术家,还有些科学家,也都站出来:“释放乔乔和小林和所有被捕的铁路工人!不许把他们判罪!”  

  “那你说一个价钱。你出多少?”  

  可是一会儿,国王把眼泪揩干又叫起来:“唧唧起码第二,起码第二!”  

  四四格一面喝酒吃菜,一面说:“这盘菜真好吃,真好吃。比我吃的鸡蛋还好吃,还好吃。”  

  还有一个证人,长着满脸的绿胡子,叫做第三四四格。那个第三四四格证明四四格和第二四四格是被许多做工的小孩子打死的。  

  平平市长问:“为什么唧唧少爷还不上岸来?你们下去见着他的时候,替我问候问候他吧。并且劝他上岸来──这里比较干燥些。”  

  “我不认识唧唧。”  

  蔷薇公主这时候早已经醒过来了,就答道:“是是是的,我我我是世界第一美美美,美!美!美人!”  

  包包大臣那时候向别人解释过:“老国王和蔷薇公主在海里淹死了,唧唧少爷失踪了,这都是小林和乔乔的罪过。要是那天小林和乔乔肯给唧唧少爷开列车,就不会出事了。”  

  那个广告是请一位诗人做的:  

  “已经跑了一米了!赶快呀,赶快呀!”  

  “我是亲王,亲王是贵族,贵族的名字总得是很长很长的。”  

  童话作家一走进图书馆,果然看见乔乔和小林在那里看童话。童话作家叫道:“乔乔,小林,你们好呀?”  

  商会会长还在码头上跑来跑去,嚷个不停。可是那些人都还忙着在海里找人。  

  叭哈大吃一惊:“啊呀,这是怎么回事?凶手抓到没有?怪物为什么不去抓人呢!”  

  这时候皮皮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诸位,今天是庆祝叭哈先生得了儿子的日子,现在我们来恭喜叭哈先生,让我来做几句诗。”  

  皮皮和鳄鱼小姐也都是证人,证明小林从小就不相信国王的法律。  

  “那怎么办呢?”  

  乌龟伸长了脖子,拼命地爬,背壳上油亮亮的,好像出了汗似的。唧唧用了全身的力,想要赶到乌龟前面去,唧唧张着嘴,又重又厚的下巴肉就挂了下来,一晃一晃的。蜗牛也非常努力,把两根触角伸得长长的,用劲地往前面奔。  

  亲王走过来拖鳄鱼小姐。鳄鱼小姐叫道:“我爱王子,干你什么事呀,你干么要拖我?”  

  “别在这里说话──妨碍小朋友们看书。”  

  “是,是。”别的官儿们都点头。  

  鳄鱼小姐高兴极了,就跑得更快了。王子跑得疲倦起来,跑不动了。啊呀,快要追到了!  

  国王就来拖鳄鱼小姐。鳄鱼小姐一把拉住国王的胡子,国王痛了起来,就哇的一声哭了。  

  第三四四格也叹了一口气:“唉,不久他们就得把我们赶下台,不再让我们当老板了。”  

  平平市长点点头:“这说得对。还是请各位绅士捐钱吧。”  

  蔷薇公主也叫道:“唧唧唧唧唧快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  

  “松树上结个大南瓜,
  蔷薇公主满身的花。
  我吃完了饭就回家,
  其实我可巴──”  

  皮皮对包包大臣小声儿说:“你看那些老百姓──多可怕!我们可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了。”  

  红鼻头王子这时候已经做了国王。这位新国王派了许多人去找唧唧。一面还要去登广告寻人,这位新国王就亲自拿一张纸过来,打算亲自写上“寻人”两个大字。他写好了“寻”字,可忘了“人”字怎么写。恰好包包大臣正坐在对面,国王就问:“包包,‘人’字怎么写呀?”  

  “乌龟别放松呀,拼命呀,拼命呀!”  

  后来就吃晚饭了。桌子有二十里路长,桌子两旁都坐满了客人。  

  乔乔和小林还是在机车上做工。有一天,是他们的休假日,有一位童话作家就去访问他们。铁路工人们都说:“他俩在图书馆里呢。”  

  “怎么?把唧唧少爷请到岸上来谈判么?”商会会长问。“那就是什么报酬也没有谈好,倒先把他救出水来了。那不上算。”  

  老年人发起急来,叫道:“你没听见么,我说我没打王子!”  

  王子正坐在四四格旁边。王子看见四四格的盘子里有许多许多鸡蛋,就顺手拈了一个来。  

  “什么?”那位童话作家忍不住插嘴,“他俩给抓起来关到了牢里?”  

  原来她看见红鼻头王子跑掉了。她撒腿就追,一面嚷:“哪儿去?你说一声儿呀!”  

  叭哈和包包也拼命拍着手,叫唧唧快跑。  

  那位亲王走了进来,对大家点点头,然后对叭哈先生鞠一个躬说:“恭喜!恭喜!您可有了继承人了。”  

  那许多证人就都叽里咕噜商量着,想尽法子要把乔乔和小林判出罪来。  

  商会会长可很性急,说道:“管他呢!吉士不来拉倒,就让唧唧少爷在海里多待一会。可是那一列车子总还值几个钱,我们应该首先把它打捞出来。”  

  “我的尊严被触犯了,我怎么能不伤心!”  

  说呀说的,有一个穿大礼服的狐狸跑来叫道:“亲王来了!”  

  不错,是发生过这样的事。  

  “好,立刻打一个电报给吉士吧。”  

  叭哈非常快活,老是张开两片厚嘴唇笑着。可是叭哈同唧唧回家之后,吉士很慌张地对叭哈说:“叭哈先生,不好了,四四格先生被人打死了!第二四四格也被人打死了!”  

  鳄鱼小姐一扭身挣脱了亲王的手,就又去撵王子。一面跑,一面拿出小镜子照着脸,拍着粉。  

  童话作家脸一红,说道:“谁说我只关心从前有个国王!我才关心你们呢。真的,你们那天不肯开唧唧的列车,就把机车开走了,后来怎么样?”  

  于是平平市长马上把电报拍去了。电报是这么写的:“真糕唧海捞赶。”金沙电玩城,  

  说呀说的,忽然前面有人吵嚷嚷的。原来是红鼻头王子把一个老年人的帽子抓走了,那老年人刚一嚷,王子就拳打脚踢,那老年人的胸口上出了血。那个老年人喘着说:“你偷人帽子还打人!你还打人?”  

  这时候平平走过来了。平平是一个很有学问的狐狸,他说:“你们瞧!蔷薇公主走起路来多美:活像一个鸭子。脸也像鸭子的脸。嗓音也好,跟鸭子叫唤一个样。鸭子是一种美丽得了不得的鸟儿。依我看来,国王陛下的祖先,一定有一位是鸭子变的。”  

  这不单是所有铁路上的工人,就是别方面的工人也都动了起来,叫国王马上释放抓去的铁路工人们。  

  “那又得花钱!”平平市长叫。  

  听差们就把唧唧的嘴扳开,让唧唧哭了一场。大家也都哭了起来。后来叭哈一声号令,“一二三!止哀!”大家才擦干了眼泪回家。  

  晚上九点钟,叭哈家里有一个大宴会。到的客人真多极了。这些客人里面有皮皮,有平平,有四四格。四四格一看见叭哈,就说:“您有儿子了,儿子了。我恭喜您,恭喜您。”  

  海滨的庄稼汉也都忿忿不平,他们说:“那些火车司机都是为了救我们的命,所以那天一定要给我们运粮食。现在他们为了这件事吃官司,那我们都不依!”  

  有几位绅士和平平市长叽里咕噜了一阵。平平市长就对大家说:“有一个好消息:现在有四车粮食运来了,还没有运到乡下去。我们可以把这些粮食卖掉,就有钱了。”  

  这时候包包也走进来了。包包自从那天到叭哈家里去过一次以后,就天天拍粉搽胭脂。所以今天包包也拍上许多粉,搽了许多胭脂,脸上又淌了汗,脸上就有红的,黑的,白的,非常美丽。包包穿着很好看的水晶鞋子,身上穿着大礼服,这大礼服是洋铁做的,一点皱纹都没有。  

  “那意思就是:‘其实我可巴不得留在这么不走。’因为要押韵,就只好省略些。”  

  就这样,乔乔和小林和别的许多铁路工人都释放了。  

  另外还有几位官儿和绅士也都嚷着要入股。一会儿就把本钱凑齐了。  

  叭哈高兴得要把唧唧搂起来,可是搂不起,两个人的肚子都太大了。  

  “好!好!”大家都拍手。  

  过了一会,第三四四格又说:“唉,到那时候再说吧。反正我现在──当一天老板就得赚一天钱。”  

  慈善会会长这就提出一个办法来,这个办法他已经想了好久了:“我看,还是请大家捐钱吧。谁捐多少,谁捐多少,都把捐款交给我,我一定把事情办好。”

  到了过年的时候,王子和鳄鱼小姐结婚了。叭哈和唧唧去吃了喜酒。鳄鱼小姐结婚之后很快活,可是王子不大快活。鳄鱼小姐是在皮皮公司当经理的,很有钱,鳄鱼小姐把她的钱分一半给了王子,王子这才高兴起来。  

  这数目究竟是多少呀?一共是四十一位: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万万,十万万,百万万……  

  “因为这些铁路工人都和小林一样,那天不肯开唧唧少爷的列车。”那位站长这么说。  

  平平市长插嘴道:“恐怕不行。依我看来,还是在岸上谈判好些,因为岸上有一种东西,叫做空气。而在水里面,这种东西可就不免缺乏。因此之故,在水里面谈起话来,就也许会引起某种不愉快的后果。”  

  “红鼻头王子呀,我爱你!”  

  鳄鱼小姐一面说,一面就从窗子上跳下来,向王子追去。王子拼命逃。王子和鳄鱼小姐围着叭哈的肚子跑起来了。  

  那位铁路工人大叔对那位童话作家讲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天下第二美人是谁?”平平市长问。  

  可是鳄鱼小姐离王子只有两步了。鳄鱼小姐拼命向前面一跳,就追上了王子。鳄鱼小姐对王子说:“怎么样?你服输了没有?”  

  “也美,”唧唧说,“王子可真高!”  

  那时候就有海滨市长平平出来做证人,证明老国王和蔷薇公主的确钻到海里去过,还证明唧唧少爷自从下海之后就没有露过面。  

  “王子殿下,国王是不是高兴上岸来玩玩?”  

  运动会场里的人都拍起手来,都叫起来。  

  皮皮就把做好的几句诗念了出来:  

  红鼻头国王和包包大臣他们害怕起来:“怎么办呢?”  

  大家都不开口了。  

  皮皮劝王子:“你就和鳄鱼小姐订婚吧。她其实也是个贵族出身呢。陪嫁也很不错。”  

  叭哈问皮皮:“可是最末那一句我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把他们关起来?  

  许多巡警,许多探险家,都在那里找唧唧。可是总打听不出他的下落。  

  包包说:“我用大臣的资格,来恭贺唧唧少爷和蔷薇公主订婚。”  

  鳄鱼小姐只好哭着走出去。走呀走的又站住了,对王子说:“红鼻头王子呀,你不知道我的心,你不知道我的心!”  

  图书馆馆员赶紧向他摇手。童话作家把舌头一伸,就小声问乔乔和小林:“国王呢?国王怎么样了?”  

  官儿们和绅士们都恭恭敬敬把王子和鳄鱼小姐迎接到码头上,七嘴八舌地问了许多话:“王子殿下,久违久违!贵体怎么样?”  

  “用力跑呀,努力呀,跑第一呀!”  

  “王子殿下到!”有人叫。  

  另外,还逮捕了许多铁路工人。  

  “什么好处?”  

  “快跑呀,快跑呀!”大家叫。  

  “哈呀,怪不得公主这么美呢,美呢。”  

  有一位年老的铁路工人就对童话作家讲起故事来。他一五一十地讲,红鼻头王子怎样做了国王,这位新国王怎样把小林和乔乔抓起来关到了牢里……  

  “是呀,谁来出这一笔钱?”别的官儿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王子大叫起来:“不用爱了!不用爱了!”  

  许多人跑到门口去迎接。皮皮问唧唧:“唧唧少爷,您看蔷薇公主美不美?”  

  “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对,对,”平平市长马上接嘴,再也不那么慢吞吞的了。“难办的就在这里:要花钱。谁来出这一笔钱?”  

  国王又是笑,又是叫:“唧唧一定第一!唧唧一定第一!”  

  皮皮念完了就坐下去了。大家拍手叫道:“真是天才!天才!”  

  还有那个怪物也是一个证人,证明乔乔和小林都想要推翻国王陛下的朝廷。  

  这个问题可很复杂,许多官儿都弄不清平平市长说的什么。平平只好又说了一遍。  

  包包又点点头:“是的,唧唧少爷长胖了,因此一定要罚你。你不知道今天是皇家小学校开运动会么?所以我得把你关起来,关你一个月。你下次不许打人。”  

  王子真高极了。前天王子在街上走过,有一家人家的楼上晒着一件衣服,王子手一举,就把那件衣服偷下来了。王子的鼻子是红的。  

  “可是我们能让他们迫害咱们自己的人么!”那位讲故事的年老工人讲到这里,就气忿忿地说。“当然不能!我们铁路工人都不答允。非把乔乔和小林放出来不可!非把抓去的铁路工人都放出来不可!”  

  红鼻头王子骂道:“废话!你们打捞国王做什么!”  

  有许多人跑来给唧唧庆贺。蔷薇公主对唧唧说:“唧唧跑跑跑跑跑第三,唧唧我我我真爱,爱!爱!爱爱爱……”  

  蔷薇公主客气地点了点头,答道:“我我我唱歌也唱唱唱,唱!唱!唱得最好!”  

  “大叔,大叔!”那位童话作家叫,“那天后来小林和乔乔怎么样?请你们告诉我。”  

  可是那些潜水夫在海里没找着唧唧。两天两夜之后,那些掉下海的人都有了下落,可就是没找着唧唧。  

  鳄鱼小姐赶紧就追。一面还拿出小镜子照着自己的脸拍粉,一面说:“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是要爱你的!”  

  国王对皮皮哭道:“皮皮,你现在快叫鳄鱼小姐出去吧,你是她的老板,她只怕你。”  

  “那可又是一个故事,你简直可以写一本书。”乔乔说,看了看小林。  

  王子还是不住地跑着,嘴里回答道:“我得赶紧回京城去。王位没有人可不行。”  

  唧唧一看见包包就叫起来:“包包先生!”  

  “这本来是我的,是我的。”  

  小林也小声说:“哈,你就只关心国王!从前有个国王……”  

  “不是打捞。我们是请国王陛下……”  

  老年人叫了起来:“是王子打我呀。你该罚王子,不该罚我!”  

  后来客人都散了。叭哈就叫管帐的人来,这管帐的人叫做吉士,叭哈先生问吉士:“今天赚了多少钱?”  

  童话作家只好不开口了。可是乔乔和小林看书看得出了神,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童话作家坐在那里,觉得很无聊,就一个人走出图书馆,找那些铁路工人去了。  

  “卖给我!”商会会长拍拍胸口,“只要价钱便宜一点就是。”  

  包包就问老年人:“你为什么要用胸口打王子?”  

  国王听了很高兴,说道:“你可真是个聪明人。应当给个官儿你做做。明天你来见我吧。”  

  唧唧的总管家吉士也做了证人,证明叭哈的确是被人害死的,还证明唧唧少爷那天坐上专车之后,就没有回过家。  

  “我来花钱!”商会会长把手一举。“谁花钱打捞,谁就捞得到好处。”  

  “好,你既然打了王子,我就得罚你。”  

  “可爱极了,可爱极了。”唧唧说。  

  连外国都有许多老百姓的团体提出抗议来了,打电报给红鼻头国王说:“你这么乱抓好人是可耻的。全世界的老百姓都叫你立刻释放那些被捕的铁路工人!”  

  寻γ
  胖子胖,
  走起路来晃一晃,下巴上的肥肉五寸长。
  谁寻着了──
  赏他珠宝一万两。  

  叭哈在旁边拍手:“唧唧,快赶上去呀,快赶上去呀!”  

  王子低声道:“别嚷,我和你不是好朋友么?”  

  “立刻放他们自由!”  

  “啊呀,是王子!”有人叫。  

  唧唧答道:“我一定报答。”  

  叭哈也牵着唧唧的手走了过来:“我给您介绍我的儿子──新到的货色。”  

  皮皮还宣布:“小林和乔乔都是野孩子出身。小林出世的时候,就好像一条野狗似的,躺在一个山谷里,后来幸亏有一位好心的绅士发现了他,才把他送到咕噜公司去做工。小林和乔乔是没有家的,只有一个继父,叫做中麦──那也是一个不守规矩的穷汉,一定也犯过罪。不过中麦已经死了好些年了,就也不必追究了。”  

  鳄鱼小姐叫:“我也来入股!”  

  “我是唧唧。”  

  唧唧快活地想道:“真享福呀,真享福呀!”  

  鳄鱼小姐一面擦干脸上的水,一面照镜子,一面说道:“国王不上岸来没关系,反正有人继承王位。国王可有的是。只是富翁少不得。你们还是赶快把唧唧少爷救出来吧。”  

  谁说话呀?大家一看,原来是鳄鱼小姐。  

  唧唧想道:“这个爸爸可真了不起!”

  商会会长打断平平市长的话:“不管请也好,打捞也好,总得雇人下海里去找,是不是?可是这就得花钱。”  

  王子流下了眼泪,叹一口长气:“唉,真是没有办法。算我倒霉。”  

  亲王生了气,拍拍胸口说:“我是王子的叔叔,我当然要帮王子。你看不起我么,你看不起我从前有个国王他有三个儿子后来国王老了就叫三个王子到外面去冒险后来三个王子都冒过了险回来了后来国王快活极了后来这故事就完了亲王么?”  

  岸上的人都吃了一惊。再一看,那个脑袋又冒了出来。  

  包包也叫:“快跑呀,快跑呀!唧唧少爷加油呀!抢第一呀!”  

  “是,是,我很佩服,”叭哈也点点头,又四面看看。“怎么,王子还没有来?我还得把我的儿子介绍给王子认识呢。”  

  “那么派一个人到海里去和唧唧少爷谈判……”  

  一,二,三!唧唧,乌龟,蜗牛,就拼命跑了起来。  

  四四格小声儿问皮皮:“蔷薇公主干么要带这么多行李,行李?她要搬家么,家么?”  

  “真的。究竟划算不划算?”  

  包包又对唧唧鞠躬:“我真感谢您。好了,我现在是大臣了,我很愿意为叭哈先生和您服务。国王是听叭哈先生的话的,国王也是好人。唧唧少爷,您可真是我的好朋友,我们……”  

  叭哈恭敬地点点头:“领教,领教。”  

  官儿们就都恭恭敬敬鞠躬,等王子和鳄鱼小姐跑远了,才直起腰来。  

  到了开运动会的那一天了。  

  四四格一共吃了七十二头牛,一百只猪,六只象,一千二百个鸡蛋,三万只公鸡,吃得绿胡子都是油,一滴一滴地流下来,一直流到蔷薇公主的脚边,把她的右脚都弄油了,像蒸好了的火腿一样。  

  平平市长不等他说完,就摆摆手说:“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依我看来,一个人眼下没有东西吃,那并不要紧。比如我罢,我眼下就没有吃东西。我一直要到午餐的时候才吃呢,眼下正好让肠胃好好消化一下。乡下老百姓也是同样的道理,眼下不能说吃就吃。您劝他们把那四车粮食拿来报效国王陛下吧。我们就这么办,把它卖掉。”  

  “跑呀,加油呀!”  

  “什么行李!”皮皮说,“这是公主的化妆品。”  

  可是那些水手和潜水夫都没理他。唧唧的听差和厨子,有许多已经给救出来了。  

  唧唧就去对叭哈先生说了。国王马上就叫包包做了大臣。  

  叭哈先生对唧唧说:“咱们赚的钱可真不少。咱们有许多许多矿山和铁路,咱们还开了许多许多工厂呢。”  

  “王子殿下,您在那边过得怎么样?还愉快么?”  

  “我可忘不了你。”  

  那位长胡子国王也来了。国王后面跟着一位挺矮的矮个儿公主,叫做蔷薇公主。蔷薇公主后面跟着二百个女卫队──她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些东西:有的拿着一些瓶瓶罐罐,有的带着一些包包裹裹,有的拎着几只小提包,有的背着一口大皮箱,还有的挟着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包袱和匣子。  

  “哈呀,这还不知道!”慈善会会长嚷起来。“捐钱来打捞国王陛下,这个钱难道是白花的么?国王陛下从水里给捞出来之后,还不封赏您么?”  

  这就有四个巡警把那个老年人抓住,拖到了包包跟前,因为包包是管这种事的官儿。巡警对包包说:“这个老头和王子打架。老头打了王子:老头用胸口打了王子的拳头和脚尖。”  

  王子还想要说什么,忽然窗子上有一个女子声音说:“红鼻子王子呀,你真美丽呀,我真喜欢你!”  

  这时候海面上冒出一个脑袋来,嚷了一句“不划算!”又不见了。  

  王子跑得更快了。鳄鱼小姐也追得更加起劲。运动会场的人都拍着手叫起来:“快跑呀,看是谁跑第一呀!”  

  四四格拍手:“皮皮真聪明极了,极了!”  

  “嗯,那可说不定!”商会会长说,“我一定要和唧唧少爷谈个明白。第一,我们要把他救出来,他给不给报酬?第二,他打算给我们多少报酬?谈了之后,我们再来考虑。”  

  “唧唧,努力呀,努力呀!”  

  “遵命!”平平恭恭敬敬鞠一个躬。  

  电报费是很贵的。要是买卖谈不成,倒先花费了许多电报费,那可划不来。所以就越简略越好。  

  唧唧对包包说了一声“再会”,就由听差们抬着到运动场去了。  

  蔷薇公主这才知道有人在她跟前向她说话,她就和气地答道:“是呀,谁谁谁也没我这么美美美,美!美!美丽!”  

  “唉,造反!”平平市长咕噜道,“这玩意儿究竟是谁发明的?”  

  国王拍拍唧唧的肩膀道:“你真是我的好女婿。你又漂亮,又胖,功课又好,又会赛跑,又是大富翁。”  

  “您反正一天到晚不用做事,既然没事做,就来把我的名字念念熟吧,您也好消遣消遣。”  

  这里是一个深水港,现在又正是涨潮的时候,码头上那许多官儿和绅士就议论起来,看应该怎么办。  

  大家又大叫起来,拍着手。  

  于是第二号和第三号放开了手,让第四号走过来,把唧唧的嘴扳开。第五号用一块玻璃镜对唧唧的嘴里一照,点点头说:“已经都嚼好了。”  

  唧唧到底上哪里去了呢?

  国王叫道:“唧唧是第三呀,真不错呀!”  

  “可是它既然到了我的手里了,所有权就归了我。你抢,你就触犯了国王的法律!”  

  商会会长可还是有点怀疑。他看看绅士们,说道:“我们还得好好想一想。花钱打捞国王,这究竟划算不划算?”  

  蔷薇公主又昏过去了。那些医生赶紧把蔷薇公主救醒,蔷薇公主才把刚才那句话说完:“爱爱爱,爱!爱!爱你呀!”  

  就把唧唧的上颌和下巴一合一合的,把菜嚼烂了,全用不着唧唧自己来费劲。  

  鳄鱼小姐说:“那可以把吉士请到这里来谈判。吉士是唧唧少爷的总管家,可以代替唧唧少爷做主。”  

  “只有一米了!只有一米了!”  

  蔷薇公主叫道:“啊啊啊啊啊呀!”  

  平平市长拿着这封回电,读了半天,只是搔头皮。许多很有学问的绅士也都来研究这封电报,把每个字都查了字典,然后大家讨论着:“究竟吉士会不会到这里来?”  

  包包快活得两个耳朵都翘了起来,叫道:“啊,这可找到您了!我上您家去过好几次,我说,‘我来拜访你家大少爷。’可是你家门口的狐狸先生老不让我进去。我写信给您,也给退了回来。我越想越伤心,难道您把我忘了么?”  

  四四格把那颗鸡蛋往嘴里一放,一面嘀咕:“什么国王的法律,法律!咱们这几个人还要耍这一套做什么,做什么!”  

  这些官儿们和绅士们正在这里讨论的时候,海里有许多人已经浮出来了。岸上有一些水手,就自动放船出去救人。还有一些会潜水的人就潜到海里去。  

  亲王坐在国王的旁边。亲王拍着手,不小心扯住了国王的胡子,国王就哭了。亲王说:“你真爱哭!”  

  那数目是:23,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那可不行!”慈善会会长大声说。“要是把这四车粮食卖掉,不去救济,那么这里的老百姓就会造反。老百姓造起反来你不害怕么?我是害怕的。”  

  包包对唧唧说:“好了,事情办完了,我们再来谈我们的话吧。唧唧少爷,您一定会报答我么?”  

  “因为我太高。高空上挺冷,我的鼻子就给冻红了。”  

  说到这里,忽然尖叫道:“别跑!你上哪儿去?”  

  过了几天叭哈同几个朋友开了一个追悼会,追悼第一四四格和第二四四格。唧唧也到了追悼会,唧唧还演讲呢,──当然是听差们代替他讲,讲完之后,唧唧对听差们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说:“我要哭了。”  

  原来蔷薇公主向来不注意别人说什么,只是你说你的,她说她的。这么着,她就没学会好好跟别人说话。  

  商会会长挤过来问道:“唧唧少爷愿意出多少报酬?”  

  运动会场里非常热闹,有许多许多人来看。叭哈一早就到了运动会会场。叭哈很快活,时时刻刻拉开了嘴笑着。国王也来了。看运动会的人太多,老有人不小心踏着了国王的胡子,国王就哭起来。蔷薇公主今天穿的衣裳更美丽了,大家都看她。她那二百个女卫队都站在她后面,只要她把脑袋轻轻一点,她们就跑上去给她拍粉,给她搽胭脂。  

  于是许多人都拥到了公主跟前,看着,称赞着。有的人还对公主鞠躬。可是公主全都没瞧见。原来蔷薇公主也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美人,看见别人总觉得丑,就从来不肯正眼儿瞧别人一下,眼珠子老是往上翻着。  

  “报告市长!”慈善会会长挤到平平市长面前,叫道。“那四车粮食是要救灾荒的。这里乡下老百姓眼下没有东西吃,等着救济……”  

  蔷薇公主微笑起来──她向来很庄严,老是绷着个脸,可是这会儿她也微笑起来了──说道:“我我我真快快快,快!快!快乐呀!”  

  吉士说:“这里有个数目,这是今天下午赚的。”  

  海滨市长叫做平平,是包包大臣的哥哥,是一位很有学问的官儿。他首先发言:“依我看来,国王陛下和唧唧少爷都掉在海里,而假如我们不去救,那是不十分妥当的。为什么呢?第一,因为国王到底是国王,唧唧少爷到底是少爷,他们坐在海里是不是感到很舒服,那是值得怀疑的。第二,海里恐怕不大卫生,空气也不好,──更何况那里根本没有什么空气!”  

  这次赛跑是五米赛跑。参加赛跑的一共是三个:一个是唧唧,还有一个是乌龟,还有一个是蜗牛。  

  叭哈问亲王:“您为什么取这么长的一个长名字?”  

  “所以我认为,现在最好是大家来研究一下。研究什么呢?就是研究这么一个问题:把国王陛下和唧唧少爷从海里请出来,是不是要比让他们留在海里更好?”  

  那三四个巡警就把老年人抓去关起来了。  

  四四格挤进来和蔷薇公主谈天:“公主,您看今天天气多好,气多好。”  

  有些人可已经淹死,像国王,像蔷薇公主……  

  “好。”  

  鳄鱼小姐说:“无论你说什么,我总是爱你的。”  

  这是什么意思?原来意思是:“真是糟糕得很!唧唧少爷的列车掉到海里去了,现在正在打捞。请你赶快来!”  

  “我就是天使送下来的。”  

  “您的鼻子为什么会这么红?”  

  鳄鱼小姐一听说蔷薇公主死了,就哭起来:“唉唉,天下第一美人没有了。现在只有天下第二美人了。”  

  “唧唧,我更爱你了,”叭哈说,“你跑第三,真不错。”  

  亲王是国王的弟弟,他叫做……他的名字可长哩,一口气很难念完。他的名字叫做:从前有个国王他有三个儿子后来国王老了就叫三个儿子到外面去冒险后来三个王子都冒过了险回来了后来国王快活极了后来这故事就完了亲王。  

  的确是红鼻头王子,他后面跟着鳄鱼小姐,两个人泅到岸边来了。  

  “哪怕八九七十二,我也得爱你!”  

  第六号就扶着唧唧的上颌,第七号扶着唧唧的下巴,用力把唧唧的嘴扳开得大大的。第八号用一根棍子,对着唧唧的口里一戳,就把嚼碎的东西戳下食道去了。所以连吞都用不着自己吞。  

  后来那一列漂亮讲究的车厢也给打捞出来了。  

  另外有人喊着:“乌龟赶上去了!”  

  蔷薇公主昏过去了。  

  慈善会会长问:“这难道对您没有好处么?”  

  “红鼻头王子呀,”鳄鱼小姐说,“你好好想一想吧!你无论跑到哪里,我总是要追你的。你还不如爱了我倒省事些。”  

  皮皮只一摆手:“鳄鱼小姐,出去!”  

  包包大臣拿起笔来,就在“寻”字旁边写了一个“γ”字──因为包包大臣坐在对面,所以“人”字是倒的。  

  “谁呀!”  

  四四格说了,就把王子拿着的鸡蛋抢了回来。王子一把拉住四四格的胳膊说:“你抢我的东西!”  

  有一个大个儿,满脸的绿胡子,他是海滨的商会会长,说道:“你是说,要把国王打捞出来么?”  

  包包就对唧唧鞠一个躬:“您真是个好人。现在国王陛下来了,现在请您对叭哈先生说,要叭哈先生去和国王商量商量。叭哈先生可以对国王说:‘您叫包包做大臣吧。’就成了。”  

  四四格大声说:“您为什么偷我的鸡蛋,的鸡蛋?”  

  哼,你总是叫我们捐钱!”商会会长说。  

  大家叫道:“恭喜!恭喜!唧唧和蔷薇公主订婚了!”  

  王子对皮皮和唧唧说:“我美还美,可是我的鼻子是红的。”  

  鳄鱼小姐住了哭,看看平平市长,格儿一笑:“哎哟你这个人!明明看见了,还要问!”  

  说了赶紧就溜。  

  说了才真的走了。  

  唧唧──还是没有影子。  

  等了一下,有人挂出一块牌子来,牌子上写着:  

  国王叫道:“快把鳄鱼小姐赶出去!快把鳄鱼小姐赶出去!法律第三千六百八十七条:‘鳄鱼小姐如果追红鼻子王子,即须把鳄鱼小姐赶出去。’赶出去!赶出去!”  

  别的官儿们就都点点头:“是,是。”  

  唧唧胖了,包包不认识唧唧了。包包说:“您是谁?”  

  “王子呢,您看美不美?”  

  平平市长看见大家同意了,就摆摆手,宣布:“那么,我们就来进行研究。”  

  “那您得报答我呀。”  

  “您的名字可真难记呀。”  

  商会会长一看见,就着急地叫道:“别救人!别救人!先打捞东西要紧!喂,你们快上这儿来,我雇用你们,我来指挥你们。”  

  包包点点头说:“不错,今天蔷薇公主很美丽。今天蔷薇公主既然很美丽,所以我得罚你。”  

  唧唧坐在叭哈的旁边。那二百个听差伺候着唧唧吃饭,无论唧唧要吃什么,都用不着唧唧自己动手。那第一号听差把菜放到唧唧口里,然后第二号扶着唧唧的上颌,第三号扶着唧唧的下巴,叫道:“一,二,三!”  

  五米赛跑
  第一──乌龟
  第二──蜗牛
  第三──唧唧
  一共跑了五小时又三十分
  破全世界纪录!!  

  “谁和你是好朋友,好朋友!”  

  “怪物去抓人来的,抓了几个吃了。还有许多凶手跑掉了。这可真是不幸!可是不要紧,四四格还有得是。现在咕噜公司还是好好的。第三四四格在那里管理咕噜公司呢。”  

  王子一看是鳄鱼小姐,赶紧就躲到叭哈的后面。王子哀求道:“做做好事,做做好事,别喜欢我吧。”  

  大家又拍手,叫起来:“今天真是好日子,又开运动会,又有四个人订婚。”  

  包包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有一位体操老师跑过来,叫唧唧:“唧唧,快去快去!要赛跑了。”  

  又跑了两个钟头,跑到了。大家拍手拍得更响了。看赛跑的人太多了,看不明白谁跑第一。  

  叭哈先生说:“你就同蔷薇公主订婚吧。”  

  老年人嚷:“我没有打王子,是王子偷我的帽子,还打我……”  

  所有的观众都拥来看这五米赛跑。大家都拍着手叫着。跑了三个半钟头之后,大家更叫得厉害了。  

  蔷薇公主叫得透不过气来,就昏倒了。包包马上去请来了十位医生,才把蔷薇公主救醒过来。蔷薇公主一醒来就又叫道:“唧唧唧快快快……”  

  蔷薇公主照照镜子,笑道:“今今今天真好,好!好!好!好玩呀!”  

  王子叫道:“把这个老头儿抓走!”  

  王子一面逃,一面哭着问道:“即使是七九六十三,你也非爱我不可么?”  

  王子哭道:“那真没有办法!”  

  唧唧对蔷薇公主说:“你真美,连鳄鱼小姐也比不上你。”  

  “蜗牛快赶上去呀!”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童话作家叫道,叭哈一早就到了运动会会场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