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皮皮鲁对鲁西西说,快让图钉上飞碟

皮皮鲁对鲁西西说,快让图钉上飞碟

2019-11-07 19:38

  “太好了!”贝塔立刻兴奋。 

  “全国只有一个,是男的,而且已经七十多岁了。” 

  歌唱家看着外边的一切都感到新鲜有趣,她觉得世界变小了。过去.她每次出来都把主要精力放在隐蔽自己上,没注意过四周的景色。 

  探长林和助手走了。

  “唱歌!皮皮鲁怎么总对唱歌有兴趣?”探长林盯着排队报名的鲁西西和陌生女子想。 

  歌唱家变小了。 

  停在皮皮鲁家楼下的一辆小轿车里的男人看见鲁西西和歌唱家出来后,拿起车载电话。 

  歌厅老板闻声赶来,他手里还攥着同唱片公司经理刚签的那份墨迹未干的合同书。

  身份证不让贝一报名  

  鲁西西和歌唱家驾车打道回府。 

  “现在她们坐进了皮皮鲁的汽车,鲁西西开车,那女子坐在她身边。” 

  图钉沉着脸走出飞碟,他对于五角飞碟使用武力“劫持”他感到不快。

  一辆卡车和鲁西西的汽车并排行驶,鲁西西超过那辆卡车。卡车司机是个没有自尊的人,自卑感极重,他非要再将鲁西西的车超过去。 

  歌唱家点头。 

  汽车停在公司门口。 

  “请问您找谁?”

  卡车司机红了眼,他的车上还坐着几位男士,那些人给司机打气。 

  “爱迪生小时候更笨,以至于被学校开除了,校长曾对爱迪生下断言:终身一事无成。”舒克看了不少书,“还有牛顿,少年时代懒散,在学校被编入差班,还打架。”    

  “跟着他们。”探长林下指令。 

  鲁西西从门镜往外看,两个陌生男子。

  探长林险些被甩得无影无踪。 

  “你没有权利。” 

  下午是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报名截止时间,鲁西西带歌唱家贝一去街上的照像馆照像,然后再去舒克贝塔公司录音。 

  舒利在五角飞碟里听到皮皮鲁的声音一愣,她回头一看,吓得连退几步,要不是舒克拽住她,她就从舱门口掉下去了。

  “她有唱歌天才,绝对会受欢迎,您就让她报名吧。”鲁西西说好话。 

  探长林掏出搜查证。 

  “咱们先去照快像,然后去公司录音。”鲁西西边开车边说,“下午5点钟之前一定要去电视台报名。” 

  缩小的皮皮鲁吓坏了舒利。

  “你怎么骂人?!”鲁西西生气了。 

  “刚才那两位女士是报名吗?”探长林问那工作人员。 

  “她们出来了。”部下指指照像馆门口。 

  “我们去海关查过了人境登记,确实没有皮皮鲁的名字。如果他回来了,请转告他迅速同我联系。这是我的名片,上边有电话号码。”探长林递给鲁西西名片。

  电视台门口的报名处排着队。 

  “看样子她们好像不高兴?”探长林问。 

  “报告探长林,鲁西西和一个陌生女子从家里出来。”那人说。 

  “你的嗓子不错。”燕妮走到图钉面前说。

  “我警告你,你如果再骂,你就要倒霉了。”鲁西西大声对卡车司机说。 

  鲁西西开门。 

  “我跟着他们,你回到皮皮鲁家继续蹲守。”探长林对部下说。 

  “快让图钉上飞碟!”皮皮鲁冲舒利喊。

  “我们在路上碰到一个流氓司机,现在他正骂鲁西西。”歌唱家说。 

  “是探长林。”鲁西西回来告诉大家。 

  探长林自从第一次和皮皮鲁打交道,就为皮皮鲁的魅力所折服,他对这位前物理学家有相当的好感。自从皮皮鲁失踪后,他一直为皮皮鲁的安全担忧,他担心皮皮鲁被国际黑社会谋害。所以他派人日夜监视皮皮鲁的住所,只要皮皮鲁一回家,马上对他实施保护。 

  “找到了。现在就在咱们家。”舒克说。

  探长林的眼睛睁得比墨镜还大,他没想到皮皮鲁的妹妹也有绝招儿,探长林想起了他曾经在皮皮鲁家见过皮皮鲁用意念移动杯子。 

  鲁西西第一次见搜查证  

  鲁西西将车停在一家照像馆旁边。她和歌唱家走进照像馆里。 

  “是这样,德国当局要求我们引渡皮皮鲁,说是皮皮鲁在德国涉嫌一起凶杀案……”

  鲁西西对地上的几个男人说: 

  “我看,真正有成就的人,小时候能规规矩矩上学的少。那些所谓的神童,长大了有几个有出息的?小叫候成功,长大了就不会成功,长大了成功,小时候就不成功。人可能一生不成功.不可能一生都成功。”贝塔总结。 

  歌唱家跟着鲁西西上二楼,走进鲁西西的办公室。     

  “贝塔说得对,咱们的大家庭越来越兴旺,昨天家里还是冷冷清清的,今天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朋友。”鲁西西看看桌子上的一群朋友说。

  轮到鲁西西和歌唱家了。 

  “为什么?” 

  “鲁西西陪那陌生女子照像,照的是快像。”部下向探长林汇报。 

  “探长?”鲁西西上下打量来人。

  卡车乘机追了上来,用车头别住鲁西西的汽车。鲁西西惊讶地往右边看,她没有意识到刚才这辆卡车在和她较劲。 

  “她们两个都报名?” 

  “真漂亮。”歌唱家目不暇接。 

  以下是歌唱家讲述的自己的真实经历。 

  鲁西西启动汽车,爆发力极强的汽车从静止状态突然提速到每小时100公里只需8秒钟。 

  “这是虚的,要不要没关系。”皮皮鲁反对,“著名科学家达尔文小时候学习很糟糕,上爱丁堡大学读书时考试经常不及格,他爸爸对达尔文说,将来你不仅会给自己丢脸,还会给家里丢脸。可是后来达尔文成了大科学家。” 

  可是皮皮鲁一直没露面。 

  贝塔驾驶五角飞碟绕着图钉飞,使歌厅老板和歌迷们无法接近图钉,舒克使用五角飞碟的遥控装置将图钉强行“运”进五角飞碟。

  鲁西西下车。 

  “她是谁?”鲁西西知道刚才被跟踪了。 

  鲁西西陪歌唱家参观舒克贝塔公司。 

  “让我们见见图钉。”鲁西西说。

  鲁西西将五角飞碟通讯器递给歌唱家: 

  “歌唱家没有身份证,人家不给报名。”鲁西西略显沮丧地说。 

  探长林立即驱车赶到那家照像馆门口,部下正从照像馆里出来。 

  皮皮鲁最后一个进人五角飞碟。

  鲁西西用手一指他,他摔倒在地上。    

  “个高的还是个矮的?” 

  “这路真宽,德国可没有这么宽的路。”歌唱家望着窗外说。 

  “你的嗓子挺好。”歌唱家边往五角飞碟里走边对图钉说。

  鲁西西的办公桌后边竖着四幅抽象派画,画面上有说不清的景物,给办公室平添了童话色彩。 

  “贝一。” 

  “确实没见过。” 

  有人敲门。

  “怎么会没有身份证?”工作人员探头看歌唱家。 

  “本市设有叫贝一的。”答复说。 

  探长林示意部下上他的车。 

歌厅老板向歌迷的恶作剧抗议;

  “怎么办?”歌唱家眼里有泪水。 

  探长林回到汽车上,拿起车载电话,让局里给查叫贝一的人的资料。 

  “进了照像馆?”探长林感到新鲜,“去看看她们干什么。” 

  探长林神秘出现;

  “必要时,让贝塔帮忙。” 

  “进五角飞碟。”皮皮鲁说。 

  “她们干什么去了? 

  “到家了。”贝塔一边解安全带一边站起来。

  “我说太好了。”贝塔打开五角飞碟遥感仪,他看清了现场。 

  大家钻进五角飞碟。 

  “照快像?”探长林思索。 

  “安东尼还真向中国政府要求把皮皮鲁送回去了。”贝塔一出五角飞碟就说。

  “我让你一个月说不出话。”鲁西西宣布。 

  “谢谢。”鲁西西对这位探长并无反感。     

  “公司在北合雁大街161号,东冠门十字路口北边。对了,跟你说地址也没用,你不熟悉这座城市。”鲁西西笑了。 

  敲门声继续。

  探长林将车停在队伍的右侧.他皱着眉头分析鲁西西和陌生女子到电视台来干什么。 

  “不过,得了大赛的冠军,也算是一种文凭吧?介绍贝一时,就可以说,她获得过什么什么奖。”燕妮还是为歌唱家不能参加比赛感到遗憾。 

  鲁西西和歌唱家上了汽车,系安全带。 

  “你是谁?”舒利问燕妮。

  探长林驾车跟在鲁西西的汽车后边。 

  “你问这干什么?”工作人员白了探长林一眼。 

  便衣警车忙向探长林汇报。 

  图钉同意了。

  贝塔略施小计; 

  “您找谁?”鲁西西问探长林。 

  探长林的车停在鲁西西的车旁边,他戴上墨镜,从车上往舒克贝塔公司里看。 

  “图钉,快上来!”舒利伸手拽图钉。

  “就一个月。”鲁西西告诉他,“以后别再骂女士。” 

  “谢谢。” 

  “公司在哪儿?离这儿远吗?”歌唱家问。 

  “我是皮皮鲁的妹妹,叫鲁西西。”鲁西西说,“皮皮鲁出国了。”

  “贝一。”歌唱家回答。 

  爱因斯坦9岁才会说话; 

  “明白。” 

  鲁西西点点头。

  鲁西西和歌唱家下车排队。 

  “对。” 

  “没见过?她从天上飞进皮皮鲁家的?”探长林不满意下属的这个回答。 

  “你听过我唱歌?”图钉碰到了知音,情绪开始好转。

  那司机张嘴就骂。 

  “这倒是,”燕妮觉得还是皮皮鲁的道理对.“就拿我的同胞爱因斯坦来说吧,他在9岁前连话都说不好,爱因斯坦的父母认定爱因斯坦有智力障碍,上中学时,爱因斯坦各门功课都很糟,老师要他退学,还对他说,你将无所作为。” 

  “这叫长安街,是中国最有名的路。”鲁西西驾驶贝壳色的汽车自东向西行驶在长安街上。 

  鲁西西将五角飞碟藏到床底下。

  “干什么?”鲁西西问那满脸通红的司机。 

  探长林接通蹲守皮皮鲁家的警官。 

  他去哪儿了呢? 

  “我是探长林,这是我的助手,”探长林指指自己身边的小伙子, “请问皮皮鲁在家吗?”

  “没有身份证,不行。下一个。”报名处的工作人员不同意。 

  “鲁西西回家了吗?”探长林问。 

  “我在五角飞碟里值班。”贝塔说。 

  “我和人家签了约,我不走。”图钉坚持不离开歌厅。

  卡车上的人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打开车门跳下车,那司机跑到鲁西西这边,强行拉车门。 

  “我看参加那个什么歌手电视大奖赛没什么意思,只要唱得好,有听众,就行了,要那个虚衔没劲。”贝塔说。 

  探长林在照像馆门口 

  “呆会儿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快让图钉上飞碟!”舒克看见已经有歌迷登上了演出台。

  卡车上的那几个男人跟着起哄,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后边的汽车受阻,停了长长的一排。 

  “不,只有一个报名。” 

便衣警车尾随鲁西西; 

  “我想回歌厅。”图钉说。

  “没用。只要身份证。”工作人员不看介绍信。 

  探长林飞快地下车凑到报名处工作人员面前。 

  “她们去照像馆干什么?”探长林问部下。 

  “干什么?”图钉挺生气,自己唱得好好的,让这个怪物飞行器给搅了。

  “×××!” 

  “个子矮一些的。” 

  “我从没见过这位女子。” 

  “歌唱家,把你这三十多年的经历讲给大家听听。图钉,如果你听完后还想去歌厅,我们不拦你。”皮皮鲁说。

  “你说什么?”歌唱家以为自己昕错了。 

  “我马上赶到。”探长林说完加大油门。 

  探长林从没见过歌唱家,他凭直觉认为这位陌生女子同皮皮鲁失踪有关系。 

  “都进五角飞碟。”皮皮鲁说。

  卡车司机出口伤人; 

  “没有。” 

  “我带你去我的办公室。”鲁西西对歌唱家说。 

  皮皮鲁将燕妮和歌唱家介绍给舒利和图钉。舒克、贝塔和鲁西西也和图钉认识了。

  “我有介绍信。”鲁西西将舒克贝塔公司介绍歌唱家参赛的介绍信递给工作人员。 

  “快给歌唱家用微缩药。”贝塔说。 

  “陌生女子?什么时候去鲁西西家的?”探长林在电话里问。    

  “使用武力让图钉上飞碟!”皮皮鲁下命令了,他不能让歌唱家的悲剧再次重演。

  突然,探长林想起了德国警方曾说皮皮鲁和德国著名歌星胡安娜有牵连。 

  敲门声。 

  部下向探长林报告的信息非常重要,皮皮鲁的家里出现了一个陌生女子,她是谁?从哪儿来?到皮皮鲁家干什么? 

  “是歌厅老板找我来了吧?”图钉猜测道。

  鲁西西也被歌唱家的歌声迷住了,她想起自己第一次发现罐头小人的情景。鲁西西感受到人生的戏剧性。 

  鲁西西蹑手蹑脚走到门后通过门镜往外看。她一愣。 

  “到了。”鲁西西解安全带。 

  贝塔挺吃惊,他还从来没有因为谁不在身边而想过谁。

  “报名磁带。”工作人员伸手。 

  “在全国查。”探长林边开车边说。 

  歌唱家看到了路旁的舒克贝塔公司。 

  鲁西西将门打开一道缝儿,问:

  歌唱家的歌声使得公司职员们放下手中的工作,他们从没听过这么动听的歌声。 

  “刚才我看见一位女士和您一起进来的。”探长林说。 

  便衣警车跟在鲁西西的汽车后边。 

  “他还没回来。”鲁西西说。

公司职员被歌声迷住; 

  “您家里就您自己?” 

  鲁西西和歌唱家离开家。 

  “你?”图钉看见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人类,实实在在吃了一惊。

  录音完毕,鲁西西和歌唱家离开公司去电视台报名参加青年歌手大奖赛。    

  所有房间都看过了,探长林没有看见那位叫贝一的陌生女子的踪影。 

  鲁西西和歌唱家毫无察觉。 

  “这是我爸爸开的飞碟,来接咱们的。”舒利对图钉说。

  道路前方出现了堵塞,鲁西西减速。 

  “大画家毕加索上学时,除了画画,其他学科都不愿意学。他10岁离开小学时,读书和写字几乎都不会,后来毕加索虽然考上了美术学校,可他仍然无法适应学校生活,中途退学。”鲁西西说。 

  “带上五角飞碟通讯器,万一遇到麻烦就告诉我们。”皮皮鲁对鲁西西说。 

  “咱们的大家庭越来越兴旺。”贝塔说完看了歌唱家一眼。不知怎么搞的,刚才去救舒利时,贝塔心里强烈感受到缺了什么,现在他才知道,是因为歌唱家没在飞碟上。

  “起来!记住,天外有天,做事一定要留有余地。” 

  “皮皮鲁还没回来?”探长林问。 

  自从皮皮鲁失踪并被德国警方要求引渡后,探长林派人24小时蹲守在皮皮鲁家的单元门口。 

  “他也得走走形式。”燕妮说。

  卡车司机急了,他不顾一切地朝鲁西西扑过来。 

  探长林掏出证件给她看。 

  鲁西西和歌唱家一边看照片一边走出照像馆,上了汽车。 

  舒克把燕妮介绍给舒利和图钉,又将皮皮鲁变小的经过简要地告诉舒利。

  鲁西西挨个将他们打翻在地。 

  “她说她没有身份证?” 

  “咱们现在去舒克贝塔公司,东冠门离这儿不远,如果不堵车,有5分钟就能到。”鲁西西发动汽车一 

  “皮皮鲁……你……这……是……”舒利结巴。

  “姓名?”报名处的工作人员问。 

  “就是,我从前在一张报纸上看到过一篇文章,说是这种大赛猫腻特多。”舒克说。 

  “你们是来抓皮皮鲁的?”鲁西西问。

  鲁西西被那混蛋司机激怒了,她回头看车里的歌唱家,歌唱家冲她点点头,鲁西西知道五角飞碟能够帮她了。 

  “她叫什么名字?” 

  贝塔驾驶五角飞碟故意在歌厅里飞了几圈,他看见歌厅老板和歌迷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睁圆了眼睛望着空中发呆。贝塔又擦着他们的头超低空飞了一回,然后撞碎玻璃走了。

  卡车上的几个男人跳下车来帮同事。 

  “你自己作一首歌,咱们将它推上社会,我就不信好歌没人唱,保准流行得特快。”贝塔说。 

  五角飞碟绑架图钉;

  “×××!”卡车司机一字一句地又骂了一遍。骂完后他挑衅地看着鲁西西。 

  “是的。” 

  “我不走!”图钉抗议。

  探长林真想下车将那混蛋司机揍一顿,但他忍住了,他不想让鲁西西认出他。 

  鲁西西和歌唱家回到家中,皮皮鲁和朋友们都从鲁西西别墅里出来,贝塔也从五角飞碟里出来,大家问结果。    

  “他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这儿,快进去吧。”舒利将图钉往五角飞碟里推。

  那几个男人慌忙爬起来回到卡车上。那司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用手和鲁西西比划,意思是真的只有一个月说不出话吗? 

  “她叫贝一。”探长林盯着鲁西西的眼睛说。 

  图钉不想进去。

  鲁西西和歌唱家站在队伍旁边看别人报名。 

  “没让她们报名。” 

  “歌唱家找到了?”舒利问。

  “我是贝塔,怎么了?”贝塔忠于职守,呆在五角飞碟里。 

  鲁西西将五角飞碟藏进阳台上的一个纸箱子里。    

  “我和皮皮鲁是朋友,他认识我。请问您是?”探长林问。

  “不参加了,什么破电视大奖赛,当了冠军,唱不好也没用。”鲁西西忿忿地说。     

  歌唱家感激地看着大家,她知道朋友们都在为她操心,其实她也不在乎拿什么奖杯,只不过有些失望罢了。 

  鲁西西从床底下拿出五角飞碟。

  鲁西西让秘书准备录音机,为歌唱家录制一盘报名用的录音带。 

探长林查出还有一个叫贝一的; 

  “返航!”皮皮鲁冲贝塔挥手。

  “身份证?” 

  “还没有。不,你等一下,现在回来了,车里一共两个人,还是刚才那位女子。她们下了车,走进单元门。”蹲守警官报告。 

  “让你担心了。”舒利不好意思。

  探长林戴上墨镜,准备下车教训那几个混蛋。 

  “搜查完了?”鲁西西问探长林。 

  歌唱家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鲁西西从包里拿出录音带交给工作人员。 

  “莫名其妙。”鲁西西说。 

  舒利将图钉介绍给大家。

  歌唱家呼叫贝塔。 

  牛顿上学时被编入差班; 

  五角飞碟的舱门打开了,舒克领着舒利先走出去。

  那司机刚要嘲笑鲁西西,他张开嘴,却真的说不出话了。只见拼命摇晃脑袋,还使劲儿咳嗓子。 

  “没有。”鲁西西否认。 

  “噢,您别误会。我们分析后,认为他们的话不可信,想帮助皮皮鲁。”探长林说。

  “我骂你啦!你他妈开那么快干什么?×××!”卡车司机气急败坏,被别人的车超了过去,就如丧考妣。    

  鲁西西摇摇头,让他进屋搜查。 

  “谁在捣乱?”歌厅老板看见一架小型飞行器悬停在歌台上,以为是哪位歌迷的恶作剧。

  “报名参加唱歌比赛?”探长林思索。 

  “她没有身份证。”    

  “没有。”鲁西西摇头,“有什么事吗?”

  “没有。”鲁西西说。 

  “我能进屋看看吗?” 

  “还没回来?”探长林问。

  “我想保护皮皮鲁。”探长林说。 

  这屋子里,就鲁西西一个庞然大物,其他生命都是微型的。

  “是报名。”工作人员说。 

  “舒利!”鲁西西看见舒利回来了,很是高兴。

  “她喜欢唱歌?”探长林突然发问。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皮皮鲁对鲁西西说,快让图钉上飞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