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惊诧地看着眼镜编辑,舒克和贝塔在夜幕的掩护

惊诧地看着眼镜编辑,舒克和贝塔在夜幕的掩护

2019-11-07 19:38

  “你找编辑?”眼镜编辑对于这么小的读者深夜来访感到惊讶。

  “走吧。”眼镜编辑对皮皮鲁说。

  就在人们正要投放鼠药时,他们看到《晚报》头版上的《紧急通知》。

  皮皮鲁拉开床头灯,笑了。

  还有名字!

  “当然不行。”总编辑毫不动摇。

  教导主任蹬上自行车,直奔皮皮鲁家。

  皮皮鲁看了一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今天下午全城就要发放鼠药。 

  从这一笑中,皮皮鲁感到这位编辑可以信任。

  “千真万确。”

  “确实是他来说的。”总编辑有气无力。

  贝塔先钻进去,舒克紧跟着也钻进去了。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皮皮鲁提醒眼镜编辑。

  “怎么是玩笑?!”

总编辑被撤职去当排字工;

  舒克钻进直升机,贝塔钻进坦克。

  “老鼠朋友?”眼镜编辑不信。他感到越发奇了。

  皮皮鲁说出了自己的校名。他觉得值得。

  “值得,值得!”舒克说。

  舒克爬上窗台。屋里漆黑,皮皮鲁躺在床上睡觉。

  “这样吧,我打电话让夜班编辑下来。”老大爷打开大门,让皮皮鲁进去了。

  “你看,他连学校都不敢说出来,这事能真吗?”总编辑问眼镜编辑。

  “你们干扰灭鼠!”

  一家一家通知?不可能,第一家人就会把他俩抓起来。去告诉鼠同胞别这样干?也来不及了,明天下午就要投放鼠药了,全城有多少老鼠!

  “行,我答应这个条件。”眼镜编辑有点儿信皮皮鲁了。

  “我家那栋楼我包了。”

  负责灭鼠的副市长来电话了,声称要追究法律责任。

  “鼠王已下令,让老鼠们把鼠药放到你们人类的食物里去。”贝塔说。

  “我有急事找编辑。”皮皮鲁说。

  眼镜编辑还想作一次努力,当他看见总编辑的目光时,把话咽了回去。

  老鼠们无奈,无从下手。

  “嗯,也怪我们,不该去告诉他别吃鼠药。”贝塔说。

  皮皮鲁顺利地出来了,他骑上自行车朝《晚报》社奔去。舒克的直升机跟在他身后飞。

  眼镜编辑来到夜班总编辑办公室。他将老鼠要毒人类的紧急情况向总编辑汇报。

  总编辑又打电话给印刷车间,答复是从未有人来过。

  可惜他声占太小,熟睡中的皮皮鲁无动于衷。

  眼镜编辑不说话了,他注视着皮皮鲁。

  “伟大!”皮皮鲁冒出这么一句,“你们向谁打听的?”

  “你看看头版!”

  皮皮鲁这才意识到是人先要毒死老鼠的。

  “真的。”皮皮鲁脸真诚。

  “够了!我没时间陪你胡闹了。领他出去吧!”总编辑示意眼镜编辑。

  “我不同意。”

  “我们已经把海盗打败了。”贝塔得意地说。

  “什么事?这么晚!”

  “总编辑不信,他叫你上去。”编辑对皮皮鲁说,“也难怪,谁信呀!”

  “这,这……”总编辑说不出话来。

  “海盗又来了?”皮皮鲁问。

  舒克一眼看见了桌上的报纸。

  眼镜编辑领着皮皮鲁来到总编室。

  “哟,教导主任!”皮皮鲁一愣。

  贝塔趴在皮皮鲁耳朵旁边,大声说:“皮皮鲁,快醒醒,考试啦!”

  “我有两只老鼠朋友,他们特意来告诉我。”皮皮鲁说。

  总编辑愣了一下,马上把校名记在台历上。

  老鼠不吃一粒鼠药,一只老鼠未毒死。

  “你们立了大功,我赏你们食物。”鼠王对舒克和贝塔说。

  “登报,告诉全城的人,千万提高警惕。”皮皮鲁说。

  “快写消息吧。”舒克催促。

  “昨天深夜,有贵校的一个男学生到我们报社来,声称老鼠要毒人类,你能帮助查一下是谁吗?”

  他们来到直升机和坦克旁边。

  “就是我的老鼠朋友呀!”

  皮皮鲁还想说什么,总编辑扬扬手。

  “我是《晚报》总编辑。”

  皮皮鲁赞同地点头。

  “只有这么办了。可这不是干扰灭鼠吗?”眼镜编辑为难了。

  “总编辑,你怎么能不相信!”

  “多大岁数?穿什么衣服?特征?”

  几乎是同时,舒克和贝塔想到了皮皮鲁的安全。

  “去试试,没别的路了。”皮皮鲁说。

  舒克和贝塔想出高招儿 

  总编辑突然想起了那个深夜来访的男孩子。

舒克和贝塔在夜幕的掩护下直飞皮皮鲁家;

  “你是在编童话吧!”老大爷眯着眼睛看皮皮鲁,“我可没时间听你瞎侃。”

  “我负责。”皮皮鲁说。

  “头版?你等等。”

  “破门而入呀!”皮皮鲁说。

  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走进会客室。

  皮皮鲁清楚,这事要是通知了学校,挨处分是轻的。

  鼠药是投放了,可人们多了心眼儿,把自己家的食物都严加看管起来,以防老鼠发坏。

  舒克拽拽皮皮鲁的耳朵。

  “那就告诉大家别把鼠药投放出去。”皮皮鲁说。

  “这是真的!”眼镜编辑认真地说。

  学校也给皮皮鲁记过处分。

  “唉,干吗都想互相置对方于死地呢。”贝塔叹了口气。

舒克建议登报;

  “印刷车问里放着《晚报》的版,咱们偷偷把消息放上去不就行了?”舒克说。

  总编辑把皮皮鲁的特征讲给教导主任听。

  “到皮皮鲁家了。”舒克通知贝塔, “注意观察,我着陆了。”

  “你说吧。”

  “太棒了!”皮皮鲁一跃而起。

  尽管人们对这条消息的真实性表示怀疑。可没人愿意拿自己的性命作试验。

  “你知道要灭鼠吗?”舒克坐在皮皮鲁的枕头上说。

  皮皮鲁走出会客室。

  “简直是无稽之谈。”

  “我去了,可总编辑根本不相信我的话,他说了不发呀!”皮皮鲁装傻。

  “咱们得想个办法,明天就要投放鼠药了。”贝塔急得直搓手。

  “嗯,有事对我说吧。”眼镜编辑坐在沙发里。

  “我去同总编辑说。”皮皮鲁站起来。

  市政府决定撤销《晚报》总编辑的职务,下放到印刷厂当排字工。

  “有急事找你。”舒克说。

  “这主意不错,我知道《晚报》杜在哪儿,《晚报》发行量大,几乎家家有,咱们去找《晚报》的编辑。”皮皮鲁说完用最快速度穿衣服。

  眼镜编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传达室的会客厅。

  “我可背了个处分。”皮皮鲁说。 

  “别,别。”皮皮鲁翻了个身。

  眼镜编辑差点儿从沙发上蹦起来,老鼠说话了。

  “我们打听了,报纸是上午11点钟付印。你把消息的内容写给我们,你就去上学,我们目标小,我们来改版。”贝塔振振有词。

  皮皮鲁全家正在吃饭。

  舒克钻出直升机,贝塔钻出坦克。

  “登报!”舒克脱口而出。

  “你是哪个学校的?”总编辑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

  “这……”

  皮皮鲁“噌”地坐起来。

  “这倒是。”贝塔点头。

  皮皮鲁离开报社。舒克和贝塔在外边等他。

  鼠药都被小心翼翼地保管好。

  贝塔打开坦克舱盖儿,把头探出坦克。

  “你们想怎么办?”他问。

  “咱们等他审完了,签上字,再去改!”舒克已经把报纸出版的程序摸清了。

  教导主任把经过简要地讲给皮皮鲁的家长听。

  真要把全城的人都毒死,太可怕了。

  眼镜编辑去找总编辑了。

  还没等总编辑开口,皮皮鲁先说了。

  总编辑慌了,他翻出台历上皮皮鲁的校名,又通知查号台查出了学校的电话号码。

  他们来到皮皮鲁的枕头旁边。

  舒克、贝塔和皮皮鲁前往报社;

  “就按这个排版。”皮皮鲁的口气像主编。 

  皮皮鲁去开门。

  “把门上的纱窗撕开吧?”贝塔觉得不能等到天亮了。

  皮皮鲁让舒克和贝塔躲出去。 

  “没有。”编辑恪守诺言。

  “你惹了大乱子!”教导土任说。

  “你留着自己吃吧。”舒克说完拉起贝塔就走。

  “编辑会同意吗?他准不信。”贝塔提醒皮皮鲁。

  “这有什么用?”皮皮鲁找了块砖头坐下。

  “我先去给报社总编辑打个电话。”教导主任转身下楼去了,那口气仿佛报社总编辑是他的老朋友。

  “真的?太棒了!”皮皮鲁必奋了。

  “那你就赶快去通知邻居,告诉一家算一家!”舒克对皮皮鲁说。

  “我们刚才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看见印刷厂就在报社的院里。”贝塔说。

  灭鼠委员会的人挂了电话。

金沙电玩城,  “皮皮鲁,别紧张,是我们,舒克贝塔。”舒克赶紧说,生怕考试吓坏了皮皮鲁。

  “在外边?你能叫进来?”眼镜编辑显然不信。

  “你没把舒克贝塔供出来吧?”皮皮鲁不放心。

  “我以为是您安排的稿子。”

  舒克辨别了一下皮皮鲁家的方向,驾机直飞皮皮鲁家。

  眼镜编辑点点头,示意皮皮鲁继续往下说。

  “这……”眼镜编辑完全理解皮皮鲁为什么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单位。”

  人鼠平安 

  阳台门关着。

  皮皮鲁眼腈一亮。

  “总编辑要审稿的呀!”皮皮鲁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明天晚上就不美了。”舒克往地面看了一眼,说。

  皮皮鲁愣了。也是,谁家有天天检验食物是否含毒的设备?

  “老鼠也不都坏。”贝塔说。

  皮皮鲁挨处分还挺高兴;

  “为什么?”皮皮鲁以为出了事情。

  “鼠王知道了咱们要毒他们,他就下令让全体老鼠把鼠药放回到人类的食物里。”皮皮鲁一字一句地说。

  “嗯……先写个标题,就写紧急通知吧。”皮皮鲁边写边说。

  “怎么回事?”皮皮鲁的爸爸皮威端着碗出来问。

  皮皮鲁闻讯大吃一惊 

  “人命关天?报警呀!”老大爷说。

  “他们不会向鼠王报告?”

  “我们要告你!”

  “皮皮鲁!皮皮鲁!”舒克叫。

  “让人们每天检验食物里是否有毒?”眼镜编辑问。

  “那孩子就在传达室坐着。”

  “抗议?为什么?”

  “行,快去拿工具。”舒克说完从窗台上溜下来。

  “咱们一起去,我们到外面等你。”舒克说。

  “现在是上班时间,别开玩笑。”总编辑开始生气了。

  “你昨天夜里去《晚报》社了吗?”教导主任劈头就问。

  “从那儿。”贝塔指指纱窗门上的豁口。

  眼镜编辑见皮皮鲁真的领进来两只老鼠,而且老鼠身上还穿着飞行服和坦克兵服,他呆了。

  皮皮鲁噎住了。

  皮皮鲁知道是查灭鼠的事,他点点头。

  “我们不愿意老在一个地方呆着,干成了的事情,就把它当成终身职业,没劲!”贝塔解释。

  眼镜编辑瞪大了眼睛,他在判断面前这个男孩子神经是否正常。

  “当然!当然!”皮皮鲁深有感触。

  “这结局不错。”贝塔得意地说。

  “我俩离开航空公司了。”舒克告诉皮皮鲁。

  “您信了吧?”皮皮鲁同。

  皮皮鲁说出校名也没用;

  人将食物严加看管,一粒鼠药放不进去。

  “咱们先去通知皮皮鲁!”舒克和贝塔异口同声。

  “你怎么知道?”编辑问。

  “好了,你回去吧,这次原谅你。以后如果再来报社调皮,我可不客气喽。”总编辑宽容地笑笑。

  “我也不知道。你可以问问印刷车间,我根本就没去过。”

  “怎么进来的?”皮皮鲁问。

  “行,我得悄悄出去,不能惊动爸爸妈妈。”皮皮鲁穿好衣服,关上灯。

  “没办法。”眼镜编辑站在报社门口,冲皮皮鲁耸耸肩膀。

  “你从哪儿知道老鼠要毒人类?老鼠来告诉你了?”皮威生气了。不管怎么说,反正儿子是去报社了。

  贝塔钻进坦克,拎出工具箱。

  “登报!在报上说老鼠要毒人类?!谁信呀!”眼镜编辑嚷嚷道。太滑稽了。

  “可以登报了吗?”皮皮鲁问。

  市政府专门为此事件成立了调查组,总编辑即使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调查组不信皮皮鲁这么小的男孩子能左右报社的版面。

  这一着真灵。

  《晚报》社到了。

  皮皮鲁写完后又看了一遍,然后交给舒克。

  “喂,是《晚报》总编室吗?”

  “舒克,你看这城市还挺美。”贝塔通过无线电台同舒克说话。

  “急事?先跟我说说。”老大爷要把关。

  “我怎么能相信?!”

  “我是灭鼠委员会,我找总编辑。”

  “这帮家伙,心眼儿太坏。”舒克为自己的同胞素质太差感到羞愧。

  “人命关天的事。”皮皮鲁说。

总编辑坚决反对刊登消息;

  “我找校长,教导主任也行。”总编辑说。

  “我俩挺着急,又想不出办法通知所有的人,只好先来告诉你,你可千万注意!”舒克一口气说下来。

  “真的,您快让我进去吧!”皮皮鲁急了。

  “你是说,全城的老鼠准备把人类毒它们的鼠药反过来毒人类?”

  “我现在去证实一下,马上答复您。”教导主任放卜电话。

  月光覆盖了整座城市,微风轻拂过建筑物,万家灯火富有生命力地闪烁着。城市呈现安祥,好像在梦中微笑。贝塔看不出潜藏着危机。

  他在外面同舒克贝塔制定了应急措施后,领着他们走进会客室。

  “向住在报社的老鼠呗。”舒克为自己的同胞遍布全城自豪了。

  “我安排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升机吊着坦克起飞。

  “上百万人的性命重要。”皮皮鲁说。

  “不行。”皮皮鲁对舒克和贝塔说。

  皮皮鲁在学校是著名人士,教导主任猜到是皮皮鲁。

  皮皮鲁愣了。

  同编辑见面 

  “哪个学校?”总编辑重复了一遍。

  敲门声。

  “怎么办?皮皮鲁,你快想个办法。”舒克急切地说。

  “您必须答应一个条件。”

  “什么什么?你是在做梦吧?”总编辑放下手中的红笔,惊诧地看着眼镜编辑。

  “咱们该庆祝庆祝。”舒克说。

  “谢谢你们。”皮皮鲁说。不过他关心着全城居民的生命安全,“这鼠王也太坏了。”

  报社的大门关着。皮皮鲁敲门。

  皮皮鲁只好跟着眼镜编辑离开了总编室。

  “这,这可能吗?”皮威不相信。

  直升机吊着坦克平稳地降落在皮皮鲁家的阳台上。

  “关系到全城人的生命,得登报。”皮皮鲁说。

  “谁负我的责?这消息一登,我这总编辑就得被撤职。”

  “那报上怎么登了?”

  舒克和贝塔没想到鼠王会向老鼠家族发布将鼠药放到人的食物里去的圣旨,他俩气疯了。

  一位老大爷探头出来。

  “本报紧急消息,得知鼠王发布了一道圣旨,命令全城的老鼠把人类投放的鼠药再放回到人类的食物中去。为此,本报提醒全城市民千万别投放鼠药,并请互相转告。”

  市灭鼠委员会火了,他们打电话给《晚报》社。

  舒克从工具箱里拿出剪子,把纱窗剪开一个口。

  “拐过前边那个路口就是。”皮皮鲁告诉舒克。

  “再见。”

  “今天《晚报》的头版!”

  “我的老鼠朋友就在外边,我把他们叫进来,您看看?”皮皮鲁问。

  “您多加注意,把食物保管好。”皮皮鲁很感谢这位编辑。

  “我看见了。”

  “是这样,”皮皮鲁措着词, “今天下午全城要投放鼠药,您知道吗?”

  “这都是真的!”

  第二天的《晚报》头版上发表了检查,并动员市民们马上投放鼠药。

  老大爷看看皮皮鲁,不像有意来调皮的孩子,再说,哪个孩子会半夜三更来报社捣乱呢?

  “这关系到全城人的性命!”皮皮鲁急切地说。

  老鼠世界也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时刻准备将鼠药放进人类的食物里。

  “这……这是怎么回事?”编辑还反应不过来。

  总编辑注视了皮皮鲁半分钟,判断这孩子干吗深更半夜跑到报社来捣乱。

  “我就是。”

  “鼠王真的下了道命令,让他的臣民把鼠药放回到人的食物里。”舒克说。

  天蒙蒙亮了。

  他给眼镜编辑打电话。

  “你们从墙上飞进去。”皮皮鲁告诉舒克。

  皮皮鲁掏出纸和笔,垫在膝盖上写起来。

  “哟,您好!”教导主任受宠若惊。

  “为舒克和贝塔保密。”

  “我们趴在窗户上听见了。”贝塔说。

  “我们抗议!最强烈的抗议!!”

  “您是编辑?”皮皮鲁问。

  “好,你叫他上来。”

  “他说了,你就登报?”官员问。

  皮皮鲁看出对面这个人心眼儿不坏,可以冒一下险,况且他也没本事抓住舒克和贝塔。

  “我是教导丰任。”

  眼镜编辑笑了,他摇摇头。

  下午,全城都在发放鼠药。

  他现在确信不疑关于老鼠要毒人类的事了。

  “我们干扰灭鼠?”

  “老鼠世界有个鼠王,您知道吗?”

  总编辑从写字台右侧拿起当天的《晚报》,他的脸色渐渐白了。

  “我去告诉人家,人家准不信。他们会问,你是从哪儿知道的?”皮皮鲁想到这个问题。

  “是的,什么事?”

  皮皮鲁坐在会客室里,他看见舒克和贝塔趴在窗台上往里看。

  电话通了。

  舒克和贝塔钻到阳台上,直升机吊着坦克升到空中,然后降低高度,在单元门口附近等着皮皮鲁。

  “好,我同意!但还得同总编辑商量。”眼镜编辑站起来,“你在这儿等我。”

  “谁是舒克贝塔?”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惊诧地看着眼镜编辑,舒克和贝塔在夜幕的掩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