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我爸今天回来,  姥爷和姥姥就要走了

我爸今天回来,  姥爷和姥姥就要走了

2019-11-07 19:38

  朵朵忙着演算妈妈让他做的算术题,小布头没事干,坐在窗台上看外面。运垃圾的大汽车来了,把铁垃圾箱高高地举起来,“哗──!”一下子倒进汽车里。那家伙真有力气啊!大汽车开走了,对面楼里的安娜婆婆牵着吉瑞走过来。那只讨人嫌的猴子想靠近一棵大树,拼命扯着皮带跑,差点儿把安娜婆婆扯一个跟头。一条狗从远处跑过来,冲着吉瑞大叫了两声,吉瑞才吓得躲到安娜的背后,再不胡闹。哼,这家伙,就得这么治他!  

  快活的日子总是一眨巴眼就过去。

  朵朵的爸爸第二天早上才回来,他一声不响地吃了早饭,又一声不响地上学校去了。

  好啦,小布头的奇遇讲完啦!  

  后来,安娜婆婆没有了,猴子没有了,狗也没有了,外面只剩下垃圾箱和大树。小布头觉得有些寂寞,就坐在那儿想过去的时光,想幼儿园的布猴子、小黑熊、小布老虎他们,想二娃。想着想着,他忽然问:“哎,朵朵,你说,姥姥会不会带咱们回去?”  

 

 

  后来,苹苹知道了小布头好多好多的事情了吗?  

  朵朵一下子就丢下铅笔,跑过来。

  姥爷和姥姥就要走了!  

  在幼儿园里,朵朵跟小布头商量昨天发生的事情。他问小布头:“你看,我爸今天回来,会不会打我一顿?”

  当然了!小布头把什么都讲给苹苹听了。苹苹又把这些讲给爸爸听。她爸爸又对我讲了。要不,我怎么讲给你们听呢?  

 

  姥姥和姥爷第一天来,朵朵就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姥姥笑着说:“哎哟,怎么刚来就问这个呀?”

 

  那后来……后来小老虎怎么了?  

  “姥姥来了,还要回去?”朵朵急了。

 

  小布头说:“我看他不敢了!你没仔细看他早晨的样子?他一点儿也不凶巴巴的,也没瞪你。”

  小老虎啊?苹苹又把他装进一个新的纸袋里,跟好多别的玩具一起,送给村子里的小朋友。那些小朋友都是幼儿园的,天天带他们到幼儿园去。这么着,小老虎就老是跟小布头,还有苹苹,还有二娃,还有布猴子、小黑熊他们在一起玩儿。田阿姨家离苹苹家很近,三只快活的小母鸡:小芦花、小黑和小白,也总爱跑到苹苹家的院子里,跟小布头一起玩儿。  

 

  姥爷在一旁说:“早着哪,要一百天!”

 

  后来呢?  

  “那当然。你姥姥说过,‘哼,美国有什么了不起的?让我不回来我还不干哪!’”

 

  “要是打呢?”  

  后来,小布头又有一次新奇遇。有一天,幼儿园的老师带着小朋友到小河边去做游戏。小朋友把小布头、小黑熊、布猴子和小老虎放到一只小木船上,用绳子牵着木船走。没想到绳子断了,小木船向远处漂去。  

 

  朵朵很高兴,回屋子告诉小布头说:“姥爷说,要一百个天!”  

  “那咱们可就不客气啦!我看见青青拨的是一个‘9’,两个‘1’他再打你,咱们就自己拨电话找警察,‘呜──呜──’,还把他抓走!”  

  小朋友们喊:“小布头,快停住!小布头,快停住!”  

  “姥爷也回去?”

  小布头想了一会儿说:“一百个天可不算多,也就三个月吧!你得赶紧让姥爷跟你爸你妈说,带咱们回去!”  

  朵朵不愿意警察把爸爸带走,他怔了一会儿说:“最好不抓走,也不打……”  

  可是布猴子说:“不要停住。到远处去玩玩多好!”  

 

  其实朵朵早央求过姥姥、姥爷了。姥姥一听,眼圈儿就红了,好像这事儿根本就不可能。朵朵着急了,冲着姥爷叫:“你跟我爸我妈说,让我回家,要不就打他们!”  

  小布头想了想,忽然跳起来:“对啦,我教给你‘隐身术’吧!你爸爸刚要打你,你就念那个‘一只蛤蟆四条腿’。你爸怎么找也找不着你,‘咦,那小子跑到哪儿去啦?’哈哈!”  

  于是,小木船越漂越远,越漂越远……  

  “当然啦!”

  姥爷说:“你妈长大了,不听我的话啦;你爸是个大博士,我可不敢打他!”

  他一想到朵朵的爸爸忽然看不见朵朵了,傻呆呆地站在那儿的样子,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些都是后来又后来的事了。

 

 

  他就开始教朵朵隐身咒语。于是,琳达老师在讲故事的时候就老是停下来说:  

  “那不行!等姥姥姥爷来了,我要跟他们一起回去!”朵朵叫唤起来。

  看见朵朵眼眶里的眼泪就要滚下来,姥爷把朵朵拉近,趴在他耳朵上说:“你先别嚷嚷,让姥爷想一点儿办法!”

  “皮特儿,不要讲话!”  

  “就怕你爸你妈不让。”小布头说,“你别着急,咱们想想办法!──你爸你妈管着你,姥爷、姥姥管着你爸你妈,对吧?你就跟姥爷姥姥说,你要回去,让姥爷跟你爸你妈说,那他们就没办法啦!”

 

  “皮特儿,不要讲话!”我爸今天回来,  姥爷和姥姥就要走了。  

 

  可他怎么还不跟爸爸妈妈说呀?朵朵和小布头都急得要命。  

  到后来,事情竟变成:

  就在这时候,妈妈突然闯进来,把他们俩吓了一跳。

  这些天也不是白过的。小布头不停地给朵朵出主意,朵朵不停地跟姥爷、姥姥磨,姥爷不停地开动脑筋想办法。就是他们都穿着游泳衣坐在迈阿密海滩上晒太阳、在基西米的“迪斯尼乐园”和“海洋世界”里游逛的时候,这些活动也悄悄进行着。  

 

 

  黑猫大哥是准备跟老头儿、老太太一起回去的,所以他抓紧时间,每天都跑出去游逛。虽然美国的耗子并没有什么“一股奶油加番茄酱的香气”,味道也还是不错,再说,他又结识了一位眼睛又大又圆、黄毛儿又亮又柔顺的猫小姐,跟她学会了几句英语,每天都要蹦到人家那个摆满鲜花的阳台上,陪她聊天儿。他倒是挺关心他好朋友和好朋友的好朋友,看见他们在那里发愁,拍胸脯说:“这算得了什么?我保证你们顺顺当当地跟老头儿老太太回到家!”

  “皮特儿,不要……呀,皮特儿跑到哪儿去了?”

  “朵朵,姥姥要跟你说话,快!”妈妈喊了一句又跑出去。

 

 

 

  有这位了不起的大巫师的话,朵朵安心了不少。可是小布头心里明白,朵朵的爸爸妈妈不点头,那只会是一场麻烦。  

  皮特儿的小椅子空了,琳达老师和小朋友们都东张西望,谁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小布头急忙说:“告诉姥爷你爸又打你了,让他说‘不许打’!”

  在准备动身的时候,姥爷开始施展他的计谋了。

 

 

 

  等到发现皮特儿好好地坐在他的小椅子上,琳达老师心想:“我一定是太累,眼睛花了……”

  朵朵拿过妈妈递给他的话筒,听见姥姥问他:“朵朵你好吗?”

  这天晚上,大家都在厅里看电视。姥爷说:“朵朵今天吃煎蛋的时候说:‘姥爷,再给我一点儿那个白的、咸的东西!’”

 

 

  大伙儿都笑了。妈妈问朵朵:“你为什么不跟姥爷说‘salt’?”

  可是,怎么那些小朋友刚才也乱喊乱叫,说皮特儿不见了?  

  一听见姥姥的声音,朵朵像每回一样,高兴得都要哭了。他喊:“姥姥我想你!”

  朵朵说:“姥爷不许我跟他讲英语……”  

  妈妈把他们从幼儿园接回家去,不大工夫,爸爸就回来了。  

  姥姥说:“姥姥也想你!”

  姥爷接着说:“朵朵还讲:‘姥爷,你不穿眼镜像舅舅!’还有什么‘星期七’,‘每个天都上幼儿园’,‘屁股上都打出手的影子了’什么什么的。那天我问朵朵找什么,朵朵说:‘就是下雨不让一大群水掉在身上那东西!’你看,他连‘雨伞’都不会说。这事不怪孩子,是我们把语言还没发展成熟的娃娃放在这样一个环境里。看来朵朵来这里还是稍微早了一些……”  

  朵朵正拼命地练习口诀,想背得滚瓜烂熟。  

 

  朵朵的妈妈不再笑了。她看了朵朵爸爸一眼说:“我们没太注意这事。以后,我们俩坚持在家里跟他讲汉语!”  

  谁都没想到,爸爸的情绪好极了。他一进屋就把朵朵抱起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通。紧接着,他又抱住妈妈,亲了她一下,笑呵呵地对她说:“告诉你,我的数学博士通过了!还有呢,电脑硕士的证书也拿到啦!你说──我是留在普度大学当讲师,还是到纽约一家电脑软件公司当工程师?”  

  话筒里的声音变成姥爷的:“朵朵,我也想你,好想好想!”

  姥爷摇摇头说:“怕也没什么用。他绝大部分时间是跟美国人混在一起,就是这样一个环境嘛!我倒是觉得,在他语言成长的这个阶段,让他生活在国内更好一些。”  

  豆豆阿姨乐得直蹦高儿,也不说她要什么,光是欢呼:“噢──!噢──!要到纽约去喽──!”

 

  朵朵的妈妈叫起来:“要带朵朵回去?他适应这里好难哪!刚开始他叫我们俩‘叔叔’、‘阿姨’……”

 

  朵朵叫:“姥爷!”  

 

  晚饭也不做了,他们开着汽车到很远地方的一家中国餐馆去吃龙虾和大海蟹。吃饭的时候,小布头坐在餐桌上东瞧西看。朵朵的妈妈问爸爸:“你还没讲昨天的事呢!这事该不会影响咱们拿绿卡吧?”  

  小布头站在朵朵的腿底下,使劲给他打手势,外带挤眉弄眼。朵朵就叫:“姥爷!我爸爸又踢我一巴掌!”

  姥姥笑了:“太小嘛,以后不会啦!”  

  爸爸用手指着朵朵的鼻子,威胁说:“你这个臭小子!”然后笑着对妈妈说:“我也不傻,一到警察局就向他们承认错误,说以后绝不会再有类似事件发生。他们就说我是初犯,认罪态度也好,决定不予起诉。看来还不至于对拿绿卡有什么影响。”  

 

  妈妈说:“我们也不乐意他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美国佬。可是,回去,他的英语也会忘的!”  

  妈妈说:“以后别打朵朵了。上回在超市买螃蟹的时候,你的手指头让螃蟹夹流血了,朵朵心疼得什么似的,到现在还不让你碰活螃蟹……”

  “什么什么?”姥爷好像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姥爷笑着说:“我的英语很差吗?回去,我就把做法颠倒过来──每天都跟朵朵讲英语,在家里不许他讲汉语,我还要经常放英语的影片、卡通给他看。原版的《LION KING》(《狮子王》)我也有啊!”

 

 

 

  爸爸看了朵朵一眼,对妈妈说:“打也是爱的表现,这个,美国人不懂!”  

  朵朵着急地说:“哎呀,姥爷傻啦!我、爸爸、又、踢、我、一、巴、掌!”金沙电玩城,  

  姥姥说:“朵朵学算术的问题你别担心。这个我包了!”

  他又转向朵朵:“你别当是没事儿了,以后不听话,照样儿打!”  

  “噢,你是说,打你一巴掌吧?”

 

  小布头瞧瞧朵朵,朵朵瞧瞧小布头,都没说话。

 

  朵朵的妈妈叫起来:“你们早商量好了!”  

 

  “不对!是踢我一巴掌!”

  朵朵的爸爸点头说:“我看爸、妈说的有道理。我刚参加工作,要适应一段;你也要去银行上班。谁照顾朵朵啊?我看就让爸、妈再辛苦两年吧!”  

  妈妈夹了一块龙虾放在朵朵的盘子里,笑着对他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因为你想姥姥,爸爸等会儿就给姥爷和姥姥发一份邀请函,姥姥和姥爷就要到美国来看朵朵啦!”

 

  朵朵的妈妈发起呆来。姥爷笑着对女儿说:“放心!我回去就办退休了,有的是时间。什么时候想朵朵,你打个电话,我马上就把朵朵送回来!”  

 

  站在电话旁边的妈妈乐了,提醒朵朵:“是踢你一脚。”  

  朵朵的妈妈又想了一会儿,终于说:“好,就这么办吧!”  

  朵朵和小布头一听,一齐欢呼起来:噢──!

  朵朵冲着电话叫:“是踢我一脚!好疼,我都哭了……”  

  朵朵和小布头都乐疯了。这天夜里,他们俩在房间开了一个庆祝会,还邀请黑猫大哥参加。朵朵趁着没人注意,把冰箱里一条很大的冻鱼拿回屋子。了不起的大巫师吃得非常开心,他瞪圆黄眼珠子说,他敢打赌,这鱼就是有一股奶油加番茄酱的味道,好吃极了!

 

  电话里的姥爷生气了:“把你爸爸叫来!”  

  妈妈说:“妈妈也想姥姥和姥爷啊,都快想疯了……”她又看着爸爸说:“就看老美给不给签证了。一个人来,说是‘移民倾向’,不许。两个人一起来,是不是更‘移民倾向’了?”

  “我爸不在家……没招他,没惹他……呜──呜──”朵朵真哭起来了。  

 

  妈妈夺过话筒,对朵朵说:“回屋去吧,我还没跟姥姥说完呢!”

  爸爸说:“也不一定。老美挺注意家庭收入的,以前说我的奖学金养活不了那么些人。这回我一年拿上十万八万的,看他们还说什么!”

  朵朵和小布头回到他们自己屋子里。小布头安慰朵朵说:“没事儿!不是说了吗?你爸你妈管你,姥爷姥姥管你爸你妈。等姥爷姥姥来了,他们就完蛋了!──要是你爸再踢你,姥爷准得踢你爸爸一巴掌!”  

 

  “对,”朵朵高兴起来,“我妈再把我关进厕所,让姥姥也把我妈关进厕所!”

  妈妈撇撇嘴说:“把你美的,净想好事儿!”

  小布头说“踢一巴掌”什么的,可不是学朵朵,他自己也这么说。这哥儿俩一样,都是英语越来越棒,中国话越来越糟糕。你想想啊,跟他们讲汉语的,原来只剩下两个,就是爸爸妈妈。朵朵在幼儿园讲英语讲惯了,回到家也讲。他爸爸妈妈觉得小儿子英语讲得比他们还溜,都觉得很自豪。他们不甘落后,也哇啦哇啦地跟儿子讲。这么一来,满世界的人可就都讲英语了,他们原先的话还能不忘?可不光是“踢一巴掌”,他们胡说八道的玩意儿多着呢!  

 

  姥姥、姥爷来美国的事还八字没一撇儿,两个小家伙已经打起如意算盘来,好像姥爷已经使劲踢了爸爸“一巴掌”,姥姥也把妈妈关进了厕所。这还不算,他们又做起回去以后的好梦来。小布头说:“我让黑猫大哥飞到幼儿园,把小黑熊和布猴子还有小布老虎,都接到咱们家!咱们都坐在自行车上,让姥爷带着咱们到处跑!”  

  小布头不像朵朵那样快活。在这件事情上,他比朵朵明白。他亲眼看见过好多好多人排长队,等着拿那个叫“签证”的纸片片,好多人去几次都拿不到,走出那个大院子以后蹲在地上哭。他也知道,胖嘟嘟姥姥就因为拿不到那东西,才让朵朵哭得死去活来。姥姥真能来?  

  “那时候就不用一天算二十道算术题了!”朵朵兴冲冲地说,“咱们天天出去抓虫子!”  

  朵朵高兴得见着谁跟谁说:“我姥姥和姥爷要来啦!”  

  “还逮蛐蛐儿。”  

  他不但告诉了琳达老师、梅蕊、杰克他们,还一见到小松鼠叽哩就说:“告诉你吧,叽哩──我姥姥要来啦!”  

  “对!让舅舅给逮──舅舅可会逮蛐蛐儿啦!”  

  朵朵并没白白挨揍,叽哩还是拿到了那些核桃。核桃第二次倒进了垃圾箱,叽哩马上就发现了,他叫来朋友们,不一会儿就把核桃都运到树顶上去了。  

  他们俩越说越来劲儿。说到后来,两个人发呆了。  

  叽哩还没等朵朵说完,就急着叫:“谢谢你,皮特儿,这回我们过冬就没问题啦!你真聪明,想出来把核桃藏到垃圾箱里,要不然,吉瑞肯定都弄走!”  

  朵朵知道小布头老是想念幼儿园。幼儿园里可不光有小黑熊他们三个,还有二娃、苹苹、老师,好多人呢!小布头常常给他讲幼儿园的房子、院子,还有那条不停流淌着的小河……黑猫大哥总不会把所有这些东西都背到姥姥家去吧?朵朵知道小布头是为了他才丢开自己的家,留在他身边的,所以他答应过小布头,等他长大了,就让黑猫大哥把小布头背回去。说话要算话,现在他已经长大了,到姥姥家以后,小布头是不是应该回幼儿园了?──唉!  

  吉瑞是一只很讨厌的猴子,是对面楼房里一个老太太养的宠物。这家伙老想把小布头抓去当他自己的“宠物”,要不是朵朵时刻提防着,小布头早当了俘虏。  

  小布头比朵朵更明白一点儿。人是要长大的,长大了就会说:“布娃娃还会说话?”就不再理他,就要永远离开他了。苹苹就是那样子,随随便便就把他送给了别人,虽然有时候还抱抱他,却一句话也不跟他说了。家里那个数学博士,上幼儿园的时候,一定也会跟他一样去抓七星瓢虫,可是现在,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见朵朵跟他讲话,那个数学博士还要蔑视地瞥着朵朵说:“简直是精神病!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啊?”

  朵朵不想告诉叽哩自己挨打的事。他问叽哩:“为什么扔到垃圾箱里还‘聪明’?”  

 

  叽哩说:“你不知道啊?安娜婆婆不许她的宠物钻进垃圾箱,一钻就揍他!”  

  他们发呆了好一会儿,小布头先忍不住了,他说:“等你懂事了,成了‘数学博士’,你就要离开我了……”

  叽哩还说,他和他的朋友们为了表示对皮特儿和小布头两位先生的感谢,准备请他们到他家里去做客,时间定在明天晚上。  

 

  朵朵和小布头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朵朵说:“瞎胡说!是你老想回幼儿园,要离开我!”

 

 

  很可惜,他们没去成。妈妈还是不准他们出去玩儿,一从幼儿园接回朵朵,就把他关在屋子里做作业,连周末都是这样。妈妈让姥爷从北京寄来一套小学的算术课本,好家伙,那么一大摞!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学完哪!  

  小布头说:“那是过去!”  

  妈妈想让朵朵也成为一个数学博士,说就是把她累成一个老太婆,她也要坚决做到!  

  “现在呢?”

  小布头愤愤不平地说:“她自己乐意当老太婆,活该!干吗还要把你累成一个老头子?”  

 

  朵朵问:“是不是变成一个老头子,我爸就不打我了?”  

  “现在我哪儿都不去了。”

  那天朵朵打开冰箱,把一大盒子冰激凌拿出来,都吃光了。这样,吃晚饭的时候,朵朵就一丁点儿也不饿。爸爸指着饭碗,瞪圆眼珠子说:“吃!都吃光!不然我揍死你!”  

 

  朵朵怎么努力也吃不下,这么着,爸爸又揍了他一顿。  

  “回到姥姥家呢?你不想回幼儿园?”

  小布头想了想说:“变成老头子也白搭。你变成老头子,你爸爸就变成‘老老头子’,还是你爸爸!”  

 

  看见朵朵满脸失望的样子,小布头安慰他说:“没关系,姥爷来了就好啦!他是你爸你妈的爸爸,你爸揍你,就让姥爷揍你爸!”  

  “幼儿园里没有朵朵!我什么时候都不离开朵朵!”  

  朵朵高兴起来:“对啦!那天红脸蛋打我屁股,姥爷看见了,好生气,说,你再打朵朵,我就打你屁股!”

  朵朵急切地问:“真的呀?”  

 

  小布头叫喊说:“真的!”  

  小布头说:“你妈妈也不敢把你关进厕所了!她敢关,就让姥爷把她关进厕所!”

  朵朵把小布头抱起来,使劲贴在脸上。

 

 

  他们俩越说越高兴。

  他轻声说:“我什么时候都不离开你!”

 

  我想,到朵朵懂事的时候,他会更懂得在他烦恼的成长过程中,这位忠实的朋友曾起过无法取代的作用。在他驾驶着真的汽车去上班的时候,他这个童年时代的好朋友依旧伴随着他,在风挡玻璃里快活地荡着秋千,还及时地提醒他:“喂,伙计,你超速啦!”  

  这么着,他们就更盼望姥爷、姥姥来了。

  好,让我们祝愿他们永远不分离吧!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爸今天回来,  姥爷和姥姥就要走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