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局长立即向上司汇报,胡安娜的歌声

  局长立即向上司汇报,胡安娜的歌声

2019-11-07 19:38

安东尼赢了第一个回台;

总统助理同意清晨拘捕皮皮鲁; 

胡安娜的歌声;

皮皮鲁打消冲上舞台撕歌星衣服的念头;

  皮皮鲁说出安东尼在晚上11点27分的行为;

  贝塔吃夜宵时喝酒; 

  安东尼这个不速之客;

  胡安娜有3名保镖;

  安东尼测出皮皮鲁的大脑数量 

  窗台上的遐想  

  贝塔在梦中结婚被皮皮鲁破坏;

  皮皮鲁的汽车被跟踪 

  “皮皮鲁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安东尼对皮皮鲁说,“您好。”

  安东尼回警察局向局长汇报。 

  瓮中之鳖的感觉 

  “怎么样?”燕妮问皮皮鲁五角飞碟遥感胡安娜的结果。她感觉皮皮鲁在生气。

  “我不明白您的话。”皮皮鲁装傻。

  局长立即向上司汇报。 

  皮皮鲁觉得胡安娜的声音很耳熟。

  “她的歌不是她自己唱的,是歌唱家唱的。”皮皮鲁几乎趴在燕妮耳朵上说。

  安东尼伸手拽下了皮皮鲁的假胡子。

  总统助理立即召集紧急会议。安东尼参加r这个高级别的会议。 

  “你听过她的歌?”燕妮问。

  “这怎么可能?”燕妮难以相信。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粗鲁。”安东尼将假胡子还给皮皮鲁。

  “先请安东尼介绍情况。”主持会议的一位将军说。 

  “没有。”皮皮鲁活这么大,头一次听说有个歌星叫胡安娜,还挺有名。

  “她把歌唱家藏在乳罩里,是歌唱家在唱歌,她对口型,你仔细看。”皮皮鲁说。

  “您要干什么?”燕妮对安东尼怒目而视。

  “据我调查,皮皮鲁和大卫的死没有直接关系。大卫是一个亿万富翁的女婿,为了得到岳父的财产,他先害死了妻子,尔后又准备杀害亿万富翁的另一个女儿,也就是他的小姨子燕妮,以攫取全部财产。不知什么原因,皮皮鲁一下飞机就被卷入此事件中,皮皮鲁出现在大卫的家中。”安东尼说。    

  “也许唱歌的嗓子都差不多。”燕妮说。

  燕妮盯着胡安娜的嘴,她不得不承认皮皮鲁的话是正确的,胡安娜的口型与歌声不同步,但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

  “您的这位朋友涉嫌一起谋杀案。”安东尼对燕妮说。

  “皮皮鲁从前认识这位叫燕妮的小姐吗?”总统助理一边擦眼镜一边问。 

  皮皮鲁让燕妮将胡安娜的唱片再放一遍。

  “太卑鄙了,她怎么会这样?!”燕妮满脸通红。她为自己有这样的同胞感到羞耻。

  “谋杀案?”燕妮问。

  “据我现在掌握的资料,他们从前不认识。”安东尼说,“当大卫准备杀燕妮和皮皮鲁时,皮皮鲁使用极其先进的武器——可能就是那架在海关被扣的小型飞行器——调转了大卫射出的子弹的方向,使人卫和手下当场毙命。” 

  皮皮鲁边听边极力在自己的记忆中搜寻,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从皮皮鲁脑际里闪过。

  “我让舒克立即去救歌唱家。舒克说有难度,现在全场观众的注意力都在胡安娜身上。”皮皮鲁焦急地说,他恨不得冲上去揭穿胡安娜。

  “就是您的姐夫大卫的命案。”安东尼用和蔼的口吻和燕妮说活。

  众人点头。 

  “是歌唱家!”皮皮鲁大喊一声。

  “你可不能上去。”燕妮看出皮皮鲁在极力克制自己,“你如果上去撕她的乳罩,这些崇拜者能撕了你。”

  正准备攻击胡安娜的汽车的舒克发现皮皮鲁出了意外,他中止了行动。

  “现在的问题是,皮发鲁来咱们国家干什么?他的目的是什么?据我今天下午和傍晚观察,皮皮鲁对歌星胡安娜表现出了特别的兴趣。”安东尼将他偷拍的皮皮鲁观看胡安娜演出的录像带放给与会人士看。 

  “什么歌唱家?”燕妮不明白。

  皮皮鲁愤愤然地坐在那里咬牙切齿。

  “先回去帮皮皮鲁吧,安东尼这小子又来找麻烦了。”舒克说。

  “皮皮鲁的胡子这么长?”总统助理问。 

  “胡安娜的声音和罐头小人歌唱家的声音很像。”皮皮鲁说,“像极了。”

  “五角飞碟能空运人吗?”燕妮问。

  “那歌唱家怎么办?”贝塔问。

  “是假胡子,他化装了。”安东尼解释。 

  “是巧合吧?”燕妮说。

  “能空运东西,运人有一定的危险性,不能冒这个险。”皮皮鲁说。

  “咱们测出胡安娜的家,她跑不了。”舒克说。

  “坐在皮皮鲁身边的小姐是谁?”警察局长注意到了燕妮的美貌。 

  “最近有胡安娜的演出吗?”皮皮鲁问。

  “皮皮鲁,皮皮鲁,我是舒克,请回答。”舒克呼叫皮皮鲁。

  五角飞碟调转方向,悬停在皮皮鲁的汽车上空。贝塔和皮皮鲁联系。

  “她就是燕妮,亿万富翁的女儿,现在和皮皮鲁的关系非同一般。”安东尼的话里有醋的成分。 

  燕妮打电话。

  “我是皮皮鲁,请讲。”皮皮鲁回答。

  “皮皮鲁,我是贝塔,你不用回答,我看见那个侦探在纠缠你。我们现在就在你头顶上,你可以和他较量,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贝塔的口气牛极了。

  “皮皮鲁干吗一边看着胡安娜一边咬牙切齿?”总统助理问。 

  “明天晚上有。”燕妮放下话筒说。

  “我们已经找到了胡安娜的汽车,等一会儿音乐会结束后,在她回家的路上,咱们救歌唱家。”舒克提出解救罐头小人歌唱家的方案。

  皮皮鲁什么都不怕了,他决定教训一下面前这个蛮横无礼的家伙。被一个索不相识的人摘下假胡子,算得上是一种羞辱。

  “不清楚。”安东尼说。 

  “咱们去看看。”皮皮鲁说。

  局长立即向上司汇报,胡安娜的歌声。  “只有这样了。”皮皮鲁憋着气说。

  “大卫是个什么人,你清楚吗?”燕妮问安东尼。

  “他和胡安娜认识?” 

  燕妮点点头。

  胡安娜在舞台上每扭一次屁股,皮皮鲁就想杀一次人。

  “他是个恶棍,觊觎你家的全部财产,死有余辜。”安东尼说的话石破惊天。他不愧是神探.已经查清了。

  “据我了解,从没见过面。”安东尼说。    

  第二天清晨,梦乡中的皮皮鲁和燕妮被门铃声惊醒了。

  安东尼的望远镜一直对着燕妮和皮皮鲁。他终于认出坐在燕妮身旁的带着假胡子的男人是谁了。皮皮鲁。

  皮皮鲁和燕妮对视。

  “的确很怪。”总统助理摇头。 

  “谁这么早来?”燕妮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才六点半钟。

  皮皮鲁果然和燕妮有关系,而且看得出不是一般的关系。那么大卫的死不仅和皮皮鲁有关,和燕妮也有关系了。安东尼的脑子头一次不够用了。

  “我可以和皮皮鲁先生单独谈谈吗?”安东尼盯着皮皮鲁问,盯完了皮皮鲁又盯燕妮。

  “我们的雷达也发现了不明飞行物。飞机起飞后找不到目标。”一与会者说。 

  皮皮鲁披上衣服走到窗户旁,撩开窗帘的一角往楼下看。

  皮皮鲁这个中国物理学家怎么和燕妮认识的?他俩为什么和大卫过不去?在这种关头,他们怎么还有心来看音乐会?

  “你想抓他?”燕妮问。

  “正是皮皮鲁外出的时间。”安东尼说。 

  门外停着一辆汽车,一位高大的男子站在车旁按门铃。

  安东尼心里还有酸溜溜的感觉,他没想到燕妮会跟一个中国男人。安东尼下决心一定要从皮皮鲁手里把燕妮夺回来。

  安东尼摇摇头:

  “你同皮皮鲁已经正面接触了?”总统助理问安东尼。 

  “你认识这个人吗?”皮皮鲁问燕妮。

  安东尼从望远镜里察觉皮皮鲁和燕妮遇到了麻烦,他俩时而窃窃私语,时而愤愤不平,通过观察口型,安东尼看出这异常与歌星胡安娜有关。

  “像两个男人谈话那样聊聊。”

  安东尼点点头: 

  燕妮走到窗前往下看。

  他们和胡安娜又有什么关系?皮皮鲁耳朵里塞的那条线是什么?助听器?

  “可以。”皮皮鲁解开安全带,对身边的燕妮说,“你就坐在这儿等着,没事。”

  “我动员他留下,而他坚决不干。” 

  “不认识。”她摇头。

  安东尼想起了微型飞行器,想起,老鼠的餐具,想起了大卫射出的子弹被人拐了弯儿。

  燕妮点点头。

  警察局长说: 

  “你让男仆去给他开门,我让五角飞碟看看他是干什么的。”皮皮鲁对燕妮说。

  他拿出手机,同警察局档案中心联系,安东尼要燕妮和胡安娜的资料,他要查查她们和皮皮鲁到底有什么关系。

  皮皮鲁下了汽车,和安东尼走到车头前边1O米远的地方,面对面地站着。

  “给他我们的国籍他都不干,傻子。” 

  男子走进客厅。燕妮带着疑惑的表情同他见面。

  档案中心在3分钟内就给了安东尼答复。答复令神探失望:燕妮和胡安娜均未去过中国,电脑记录显示,她们也不可能和皮皮鲁早就认识。

  舒克和贝塔眼睛都不敢眨,死盯着荧光屏。

  总统助理: 

  “对不起,燕妮小姐,打扰您了。我叫安东尼。”安东尼将标明警察身份的证件出示给燕妮。

  安东尼的两道眉毛像有雌雄一样死死绞在一起,连上个月他破获飞雄公寓浴缸里的粉碎女尸案时两道眉毛也没这么亲热过。

  燕妮屏住呼吸,看着车头前站在黑暗中的皮皮鲁和安东尼。她听不见他们的对话。

  “不,这可不是傻子。改变国籍的人才是傻子。” 

  “找我有什么事?”燕妮没让安东尼坐。

  他决定和皮皮鲁较量。战场和情场都打。

  安东尼和皮皮鲁对视了1分钟,谁的目光都不从对方的脸上移开。

  “我估计,他执意要走,咱们拦不住。”安东尼说。 

  “您的姐夫叫大卫吧?”安东尼注视着燕妮的眼睛问。他在心里为面前这位美貌女子的姿色叫绝。

  音乐会已接近尾声,胡安娜的情绪也达到高潮,她开始和紧挨舞台的观众握手。

  安东尼先开口了,他的话令皮皮鲁极为吃惊。安东尼不是一般的侦探,他懂心理学。

  “除非他动武。他如果使用武力离境,咱们就要求他的国家把他送回来。他总不能把自己变小塞进那架小飞行器吧!”一专家说。 

  “是的。”燕妮回答。

  皮皮鲁和舒克通话。

  “皮皮鲁先生,2月1O日是您的生日,还有您孪生妹妹鲁西西,也是2月1O日生日,今天是2月8日。也就是说,后天就是您的生日,请接受我的祝贺。”安东尼说。

  “我主张明天清晨拘捕皮皮鲁,趁他睡觉的时候,连同他的小飞行器一起。”总统助理说,“咱们一定要留下他。皮皮鲁绝对是一个难得的人才。真不知他的国家的学校是怎么培养出这样的人才的。” 

  “大卫昨天晚上被杀了。”安东尼说。

  “散场后,你们立即盯上她,并向我随时通报她的汽车的位置。”皮皮鲁说。

  连皮皮鲁自己都忘了后天应该过生日。

  “皮皮鲁在学校不是听话的学生,考试经常不及格。”安东尼说。 

  “谁杀的?”燕妮懒得装伤心和惊讶。

  “贝塔驾驶五角飞碟在她的汽车上着陆,我想办法钻进她的汽车里。”舒克说。

  “谢谢。”皮皮鲁不得不承认第一个回合自己输了。

  “天才上学时循规蹈矩的少。”总统助理若有所    思地说。 

  “还不知道。我想向您了解一下有关大卫的情况。”安东尼说。

  “不行,还是你驾驶,我钻,说好了的,回去你开五角飞碟。”贝塔插话。

  五角飞碟里的贝塔骂了一句:“这个坏小子,少来这套。”他只用了0.07秒就查出了安东尼的生日,并迅速通报给戴着耳塞机的皮皮鲁。

  “明天清晨,拘捕皮皮鲁。同时从现在起,派警员严密监视胡安娜的住所。”警察局长报方案。 

  “我们不大来往。我不喜欢这个人。”燕妮说。

  “这样不行。最好你们击穿她的汽车轮子,我驾车靠上去,抢走歌唱家。”皮皮鲁说。

  “您的生日和我的挨得很近,是2月16日,我也祝贺您,”皮皮鲁平静地说。

  总统助理批准。 

  安东尼耸耸肩。

  “你去撕她的上衣?”舒克怕皮皮鲁被警方以性骚扰罪逮捕。

  安东尼瞠目结舌。

  “注意,绝对不准伤害皮皮鲁一根毫毛,他的每一根毫毛所凝聚的智慧比一个普通人的整个大脑都多。”总统助理强调。 

  “您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的?”燕妮奇怪这个侦探居然能找到她的隐蔽住处。

  “她大约有3名保镖。”贝塔看着荧光屏说。

  他不服输,他查阅过存储在警察局档案中心的电脑里的皮皮鲁的全部资料,他就不信皮皮鲁能查出他的资料,安东尼光足化名就有17个。

  皮皮鲁一行回到乡间别墅,夜已深了。 

  “职业病。”安东尼说。

  “用五角飞碟的麻醉武器击昏他们。”皮皮鲁说。

  “您的公司生产的皮皮鲁牙膏的膏体采用的是国际上最高档的原料,叫磷酸氢钙,对吗?”安东尼说完后特得意地看着皮皮鲁。

  他们围在餐桌旁吃夜宵。 

  “你有什么问题请讲,我一会儿还有事。”燕妮说。

  最后商定,五角飞碟在胡安娜回家的途中使她的汽车抛锚,尔后击昏她和她的保镖。皮皮鲁去解放歌唱家。

  “您昨天晚上看《花花公子》画报时先是非礼画报上的影星进而发展到施暴,11点27分开始,11点35分结束。”皮皮鲁将贝塔传给他的信息转述给安东尼。“这期间,您一共翻了4页,被您骚扰时间最长的那页,是黑人。”

  “胡安娜怎么会这样?”燕妮吃东西一点儿也不香。 

  安东尼开始提问。他有意无意地把一个问题分成几问。他想多和这位姑娘呆一会儿。

  演出结束了,胡安娜一次又一次地谢幕,追星族们还是不依不饶,死活不走。

  安东尼呆若木鸡。他要是再不甘拜下风他就是王八蛋。他自己这么想。

  “歌唱家被憋在那儿可够受罪的。”贝塔一边喝酒一边对歌唱家的处境表示同情。 

  皮皮鲁来到三楼的卧室。舒克和贝塔还在酣睡。

  皮皮鲁和燕妮先走了,他们离开剧场,钻进自己的汽车。观众开始退场。

  “您现在想,您要是不认输您就是这个。”皮皮鲁伸出右手,漂亮地模仿着甲鱼。

  “咱们什么时候去救她?”舒克问皮皮鲁。 

  “快起来,帮个忙。”皮皮鲁的嘴对着贝塔的耳朵说。

  “她在化装室卸装。”舒克随时向皮皮鲁通报胡安娜的情况。

  贝塔在遥感安东尼的思维。

  “明天晚上。今天好好休息,你们两个不要上楼睡觉,就和我们住一间卧室,一个睡五角飞碟里,另一个值班。”皮皮鲁知道自己已成为这个国家密切注意的人物,人家随时可能对他采取行动。科技发达的国家对高科技最敏感。越是发达的国家越怕别的国家发达,越怕自己不再发达。 

  贝塔揉揉眼睛,坐在席梦思床上向皮皮鲁抗议:

  “她现在进了卫生间。”

  安东尼什么也不敢想了。

  “我先值班,舒克在五角飞碟里睡觉。”贝塔有点儿醉了,他要求守夜。 

  “你就会欺负惟一的单身汉,我正做好梦呢!”

  “……”

  “皮皮鲁,请注意,安东尼的手枪被我运到你的兜里了,你还给他。”贝塔玩上瘾了。

  “救出歌唱家可能不会很难,真正难的是咱们怎么出境。”皮皮鲁紧皱眉头。    

  “下边来了个陌生人,你进五角飞碟测测他,看他是干什么的。”皮皮鲁一把将贝塔从床上拿起来,放到桌上的五角飞碟旁边。

  “出来了,在穿大衣,准备走了。”

  皮皮鲁把手插进兜里。

  “车到山前必有路。”贝塔一仰脖,又喝了一杯酒。 

  “绑架!非法劫持!”贝塔一边打哈欠一边打开五角飞碟的舱门。

  皮皮鲁发动了汽车。

  安东尼反应极快,他以为皮皮鲁在掏枪,他几乎是与皮皮鲁同时把手伸进西服里边掏枪。枪套是空的。

  吃完夜宵,皮皮鲁和燕妮抱着五角飞碟走进卧室,舒克和贝塔在五角飞碟里。 

  舒克也在熟睡中。

  “你们最好别紧跟着,隔几辆车。”舒克提醒皮皮鲁。

  “这是您的枪,还给您。”皮皮鲁将手枪递给安东尼。

  皮皮鲁将五角飞碟放在酒柜上边。贝塔从五角飞碟里钻出来。 

  贝塔推醒他。

  胡安娜在歌迷们的夹道欢呼声中,钻进自己的汽车。汽车开动了。

  安东尼愣是迟疑了3分钟才接枪。

  “你们睡吧,我放哨。”贝塔对皮皮鲁和燕妮说完后将五角飞碟的舱门从外边关好。 

  “开机!”贝塔冲舒克大喊一声。

  皮皮鲁驾车跟了上去。他的车和胡安娜的车中间隔着两辆车。

  他现在确信无疑皮皮鲁的那架小型飞行器是超现代化器物了,他也彻底明白了上司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留住皮皮鲁。

  舒克在五角飞碟里睡觉,属于战斗值班性质。 

  舒克以为出现了紧急情况,他一跃而起,坐在座椅上系安全带。

  汽车越开越快。皮皮鲁的脸涨得通红,他一秒钟也等不了了,他想像得出歌唱家在胡安娜的那个地方准是度日如年。

  表面上看,每个人都是一个脑袋里装着一个大脑,实际上,有的人的脑袋里装着100个大脑,有的人的脑袋里一个大脑也没有,只有一个空壳。同样一个头,人比人,气死人。比什么?比大脑的数量。本来,大脑和脑袋的数量上帝是按1比1的比例分配给人类的,可后来上帝发现有的人不爱使用大脑,上帝最珍惜资源,他就将闲置的大脑调拨给爱用脑子的人。于是,聪明人由于大脑越来越多而越来越聪明,笨人由于没有了大脑而一笨无余。天才是集纳了众多人的大脑才进化为天才的,蠢才是将自己的大脑进贡给了天才才退化为蠢才的。天才不必骄傲,上帝由于你爱用脑子,将众人的大脑都调拨给你,你才成为天才的。蠢材也不必自卑,天才的智慧中,有你一份,反正你的大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让天才废物利用,推动历史,推动人类。

  皮皮鲁和燕妮熄灯就寝。 

  贝塔哈哈大笑。

  “准备行动。”皮皮鲁下命令了。

  安东尼清楚,皮皮鲁的脑袋里最少有300个大脑。发达国家的宗旨都一样:敞开大门欢迎有两个以上大脑的人类成员。将只有空壳脑袋的人拒之于国门之外,离得越远越好。

  贝塔坐在窗台上看外边的夜色。望着布满星星的天空,贝塔想起了30年前他和舒克驾驶宇宙飞船去双子星球的情景。宇宙里有生命的星球比比皆是,每分钟都有新的星球诞生,每分钟都有旧的星球死亡。每分钟都有新的人类诞生,每分钟都有旧的人类死亡。 

  舒克回身给了贝塔一拳。

  “明白。”舒克回答。

  安东尼拼死也要改变皮皮鲁的国籍。 

  人类是地球上最爱折腾的生命,但不管怎么折腾,到头来结局和其他动物都一样——死亡。人类成员之间也是这样,从出生起,目标全都一致:死亡,不管你在这个过程中是百万富翁还是乞丐。贝塔坐在窗台上看夜空,觉得宇宙特有意思。     

  “我也是受害者。”贝塔一边笑一边打开遥感器。“正做好梦呢,被皮皮鲁叫醒了。”

  就在这时,皮皮鲁身后的一辆汽车突然加速,超过皮皮鲁的汽车后,往路边别皮皮鲁的汽车。

  “什么好梦?”舒克问。

  “注意!扶好!!”皮皮鲁大声告诫燕妮。

  “结婚呗。”贝塔注视着荧光屏说。

  皮皮鲁紧急刹车。那辆车停在了皮皮鲁的汽车前边。

  “和谁结婚?”舒克也盯着屏幕。

  车门打开了,黑暗中走下一个高大的人。他走过来打开皮皮鲁的车门。

  “陌生姑娘。”贝塔的注意力开始被屏幕上吸引了。

  安东尼。 

  “可以理解。我结婚前尽做结婚的梦。没结婚的人不做这种梦才不正常呢。”舒克说。

  “楼下这小子是警察,还特有名。哟,他是冲着咱们来的!瞧,他们还专门为留住皮皮鲁成立了一个什么行动小组。”贝塔指着屏幕说。

  “他们认为皮皮鲁是难得的人才,想留住皮皮鲁。”舒克看着昨晚该国召开的紧急会议画面说。

  “发达国家也够损的,他们之所以富,就因为人才多,越富越网罗人才。穷国本来人才就少,还都被富围挖走了。”贝塔挺为穷国打抱不平。

  “我去告诉皮皮鲁,你继续监视。”舒克离开五角飞碟。

  皮皮鲁听舒克述说遥感结果。

  “所有出境的地方都被封锁了,机场和车站都印发了你的照片,他们以谋杀嫌疑为借口留住你,让你为他们服务。”舒克说。

  有本事的人往往是不幸的。

  皮皮鲁在屋里来回踱步。

  “咱们可以用五角飞碟的威力帮助你出境。”舒克说。

  “那样我就成了新闻的焦点了,回国后也安生不了。”皮皮鲁现在最怕出名,他觉得过宁静的生活是人生的最高享受。大红大紫的名人上辈子都做过孽。

  皮皮鲁有瓮中之鳖的感觉。

  燕妮打发走安东尼后,上楼找皮皮鲁。

  “是个警察,来调查大卫被杀的。”燕妮对皮皮鲁说。

  “还是个特有名的警察。他们已经怀疑皮皮鲁同大卫的死有关系了。”舒克说。

  燕妮惊讶地看皮皮鲁。

  皮皮鲁点头证实舒克的话。

  “你们怎么知道的?”燕妮问。

  “五角飞碟。”皮皮鲁伸出五个指头。

  “太厉害了。五角飞碟如果落到坏人手里,这世界就完了。”燕妮眼里闪过一丝忧郁。

  “所以我和贝塔经常提高觉悟,改造世界观。”舒克说。

  “我现在很难出境了。贵国的所有出口都对我封锁了。”皮皮鲁告诉燕妮。

  “就为大卫?”燕妮问。

  “不。为大卫是借口,主要是想用我的大脑为贵国服务。他们还对五角飞碟感兴趣。”皮皮鲁说。

  “没错,发达国家对人才最敏感。他们恨不得给全世界的人才发他们的护照。其实你留在这儿也不错,你的才能会得到最大的发挥。”燕妮说。

  “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只拥有中国护照。”皮皮鲁说,“驴就是驴,马就是马,我不当骡子。骡子上无古人,后无来者,没着没落。”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局长立即向上司汇报,胡安娜的歌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