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你出去告诉皮皮鲁和燕妮,老鼠院长说完向皮皮

你出去告诉皮皮鲁和燕妮,老鼠院长说完向皮皮

2019-11-07 19:38

皮皮鲁首次驾驶五角飞碟; 

贝塔给亲人下定义; 

安东尼在房顶上喝皮皮鲁口服液; 

皮皮鲁决定将老鼠科学院流放到北极; 

  贝塔教官给皮皮鲁发驾驶执照; 

  皮皮鲁签发逮捕证; 

  皮皮鲁和燕妮在南非进餐; 

  舒克为同胞辩护; 

  燕妮喜欢五角飞碟里的寝室  

  贝塔破门而入; 

  鲁西西别墅里空无一人; 

  燕妮的惊人之举  

  “我们会加快速度的,今天我们就开始同各国的老鼠联系,在全球推广微缩粒。”老鼠院长说完向皮皮鲁告别。还送了皮皮鲁1瓶微缩粒。 

  鼠小姐再施美人计  

  元首鼠王让奸细领路  

  “走吧?”贝塔对异国同胞们说。 

  皮皮鲁虽然同意放了这帮爱因斯坦家的老鼠的后裔,但当他目睹着它们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间屋子时,他还是恨不得把它们发配到北极的冰天雪地里去。 

  “你出去告诉皮皮鲁和燕妮!”舒克关上电脑遥感仪,推贝塔。 

  安东尼傻眼了,他亲耳听到从一只老鼠嘴里说出了“微缩人类”四个字。 

  “全去?”院长想保存实力,哪怕只留一位同胞也行,就能保存科学成果。 

  “人类够危险的。”贝塔说。 

  “我……还是……你去吧。”贝塔往后躲。 

  皮皮鲁抬手给了安东尼一拳。 

  “对。”贝塔点头。 

  “那家伙说得对,即使你发明出免疫药,谁会信你的话而服药呢?”舒克对皮皮鲁说。 

  “不行,一定要你自己去说。”舒克要让贝塔记住这次教训。 

  安东尼没还手。 

  老鼠科学家们排队让贝塔点名。一位教授在院长的暗示下躲了起来。 

  “皮皮鲁,我有个高招儿。”贝塔说, “咱们公司不是生产皮皮鲁牙膏吗?你把微缩粒免疫药掺在皮皮鲁牙膏的膏体里,孩子们就不会变小了。” 

  “舒克……你说咱俩的关系……是朋友还是亲人?”贝塔一脸的苦大仇深。 

  “再打三拳。”燕妮说。 

  “出来吧。”贝塔在舒克的提示下冲着教授躲藏的地方喊话。 

  “那他们的爸爸妈妈呢?”燕妮问。 

  “是亲人。”舒克将自己和贝塔的关系定了性。“这又怎么样?” 

  皮皮鲁没再打。 

  院长认定贝塔的祖先是耶稣家的老鼠。 

  “先救孩子吧。上次皮皮鲁预报地震,人家不信,皮皮鲁也是只好先救孩子。”贝塔说。 

  “什么叫亲人?亲人就是能互相容忍缺点。什么叫外人?外人就是不能容忍对方的缺点。有的夫妻或父母在家为配偶或子女的一点儿小毛病打得死去活来,到了单位对同事的缺点却宽容得一塌糊涂,这是人吗……”贝塔拖延时间。 

  “我们还专门从中国给你带来一瓶皮皮鲁口服液,你喝了马上就能变回去。你这才叫恩将仇报。”燕妮说安东尼。 

  贝塔押着老鼠科学院的所有老鼠来到皮皮鲁面前。 

  “到时候孩子因为用了皮皮鲁牙膏而没变小,他们的爸爸妈妈却变小了,谁是谁的爸爸妈妈呀?”舒克说。 

  “得了得了,我去向皮皮鲁说。”舒克站起来。 

  安东尼无地自容。 

  燕妮没想到自己的别墅里有这么多老鼠,她皱眉头: 

  “我看出现这样的局而也不错,这是让今天的父母与子女平等相处的最好办法——微型父母养育巨人子女,反正想打是打不动了。”贝塔说。 

  “这就叫亲人。”贝塔说完义摇摇头,“不过,我确实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那个德国女鼠也忒坏了点儿。” 

  “把皮皮鲁口服液给他,让他出去吧。”皮皮鲁身上火辣辣地疼,他对燕妮说。 

  “谁是头儿?”皮皮鲁开门见山。 

  “咱们回国后我马上就研制免疫药,掺到皮皮鲁牙膏里。”皮皮鲁决定了。 

  舒克瞪了贝塔一眼,朝五角飞碟门口走去。 

  燕妮将皮皮鲁口服液交给安东尼。 

  院长站出来。 

你出去告诉皮皮鲁和燕妮,老鼠院长说完向皮皮鲁告别。  “先研制复原药还是先研制免疫药?”舒克觉得应该先研制复原药。 

  贝塔躲在五角飞碟舱门里边听舒克说话。 

  “谢谢。”安东尼悻悻地朝舱门走去。 

  “你们想把人类全都变成我这样儿?”皮皮鲁盯着院长的眼睛问。 

  “先研制免疫药。”皮皮鲁说。 

  “怎么回事?”燕妮看见舒克从五角飞碟里出来,迫不及待地问。 

  皮皮鲁这才想起,五角飞碟还在空中。他操纵五角飞碟返回燕妮家的别墅。 

  “是的。” 

  燕妮再次庆幸自己的眼力,她吻了皮皮鲁一下。 

  舒克来到皮皮鲁身边,现在他和皮皮鲁的体积一样大。 

  安东尼走了。 

  “你的试验成功了?” 

  “咱们的动作必须快,我们这些同胞不是等闲之辈。”贝塔说。 

  “你说吧。”皮皮鲁从舒克的脸上看出问题有一定的严重性。 

  皮皮鲁驾驶五角飞碟起飞,悬停在空中,他打开遥感仪。 

  “是的。” 

  “现在你们就驾驶五角飞碟去救歌唱家。”皮皮鲁对舒克和贝塔说,“咱们争取今天就回国。” 

  “爱因斯坦家有一只老鼠……”舒克从头讲起。 

  皮皮鲁想看看安东尼喝皮皮鲁口服液的情况。 

  “你高兴得太早了,因为你的运气太差了。你碰上了我,你的阴谋到此为止了。”皮皮鲁说。 

  “干吗我们去?你和燕妮可以一起去呀!”舒克提醒皮皮鲁注意自己的体积。 

  “爱因斯坦?”皮皮鲁不明白自己变小和爱因斯坦有什么关系。 

  电脑荧光屏上出现了小人安东尼站在燕妮家房顶上的画面。安东尼借着月色在看手中的皮皮鲁口服液。 

  “……”院长沉默了,它知道皮皮鲁准比贝塔还厉害。 

  皮皮鲁一拍头,他刚刚意识到自己可以进入五角飞碟了!    

  舒克从爱因斯坦家的老鼠一直讲到燕妮家的老鼠科学院以及贝塔中了美人计和皮皮鲁被微缩粒变小等等。 

  “他还不放心,怕喝了变得更小。”皮皮鲁对身边的燕妮说。 

  皮皮鲁要拯救人类,他不能让这帮老鼠的阴谋得逞。 

  “咱们进五角飞碟看看。”皮皮鲁拉着燕妮跑进五角飞碟。 

  皮皮鲁呆若木鸡。 

  “变小对他肯定是件特痛苦的事。”燕妮无法想像一个这么小的人如何破案。 

  “贝塔,用五角飞碟摧毁老鼠科学院和所有设备以及微缩粒。”皮皮鲁向贝塔下指示。 

  五角飞碟虽然是皮皮鲁制造的,但他从未置身其中。皮皮鲁尽管熟知五角飞碟的内部结构,可当他头一次身临其境时,还是被五角飞碟的现代化设备震惊了。 

  燕妮满脸是泪。 

  安东尼终于喝了手中的皮皮鲁口服液。 

  “明白。’贝塔觉得特出气,“他们呢?” 

  “太棒了。”燕妮惊叹道。 

  “皮皮鲁还能再变大吗?”燕妮哽咽着问舒克。    

  他闭上眼腈,站在房顶上,等待变化。 

  “用五角飞碟把它们流放到北极去。”皮皮鲁丝毫没觉得对不住爱因斯坦。 

  “我给你们当导游。”贝塔说,“这是驾驶台。这是遥感仪。这是武器系统。你们再看这儿,这个门里是卫生间。卫生间旁边是寝室。还有餐厅、娱乐厅,可惜餐厅和娱乐厅都没使用过。” 

  舒克摇摇头:“不知道。” 

  安东尼复原了,他睁开眼睛,兴奋地在房顶上跺脚。 

  贝塔跑进五角飞碟将皮皮鲁的决定告诉舒克。 

  皮皮鲁和燕妮眼花缭乱。 

  贝塔从五角飞碟里一步一步蹭到皮皮鲁身边,说:“皮皮鲁,我对不起你,我真该死。” 

  “别踩塌了你的房子。”皮皮鲁对燕妮说。 

  舒克反对。 

  “我想开五角飞碟。”皮皮鲁说。 

  皮皮鲁看看贝塔,他叹了口气,拍拍贝塔的肩膀: 

  “你刚才应该再打他几拳。”燕妮对安东尼打皮皮鲁耿耿于怀。 

  “为什么?”贝塔不明白舒克干吗反对。 

  “太容易了,我教你。”贝塔让皮皮鲁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他讲解。 

  “没关系,这不能怪你。现在咱们一样大了,不是更方便当朋友了吗?” 

  “我是靠智力当冠军,不是靠体力当冠军。”皮皮鲁讨厌打。 

  “我去同皮皮鲁说。”舒克跑出五角飞碟。 

  舒克在一旁补充。 

  贝塔鼻子一酸,眼圈儿红了。 

  “你看他在干什么?”燕妮指着屏幕对皮皮鲁说。 

  老鼠科学院的院士们看到又出现了一位同胞, 感到惊讶。 

  “你可以试飞了。”10分钟后,贝塔对皮皮鲁说。 

  “那我呢?”燕妮颤抖着声音问。 

  安东尼从房顶上下来,他走到燕妮别墅的门口,找了根铁丝撬门上的锁。 

  “皮皮鲁,你这么做不公平。”舒克说。 

  五角飞碟的舱门关上了,进入待飞状态。 

  皮皮鲁抬头着着面前摩天大厦般的燕妮,他的心像被飞镖刺中了,现在他如果想吻燕妮,只能够着她的脚脖子。 

  门很快打开了,安东尼进屋后弯腰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在墙角找什么。 

  “不公平?”皮皮鲁没想到舒克会反对他决定。 

  舱内的各种指示灯竞相闪烁。 

  贝塔意识到,皮皮鲁被微缩粒变小的最大损失,就是打破了他和燕妮之间的平衡。这个平衡不是感情上的,而是身体上的。 

  “他干什么?”皮皮鲁盯着荧光屏。 

  “地球上的一切生物都是处于竞争之中,上帝的旨意是让所有生物公平竞争,可现在的确不公平,人那么大,老鼠那么小。老鼠家族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个科学院,你又要利用优势摧毁它。你这叫不正当竞争。你们人类之间有反不正当竞争法,地球上的所有生物之间也应该有反不正当竞争法……”舒克越说越激动。 

  皮皮鲁心花怒放。他再次体会到塞翁失马这句中国成语的伟大真理性。 

  “我去把他们抓来!”贝塔突然怒不可遏地往五角飞碟里跑。 

  “他在找老鼠科学院。”燕妮判断。 

  皮皮鲁一时无言以对。 

  五角飞碟起飞了,皮皮鲁驾驶它在屋子里盘旋了几圈儿。 

  皮皮鲁没有拦贝塔,他坐在篮球场那么大的枕头上,对舒克说: 

  皮皮鲁同意燕妮的推测。 

  院长看着皮皮鲁说: 

  “可以发给你驾驶执照了。”贝塔用教官的口气对皮皮鲁说。 

  “你去帮他。” 

  “他要摧毁老鼠科学院。”燕妮从安东尼的面部表情得出的结论。 

  “其实任何事都有利有弊。你别以为把你们人类变小是坏事。我计算过,照人类现在的速度繁殖下去,再有83年,地球上的食物就不够吃了,还有能源.还有住房,还有就业,统统会出现危机。人变小以后,这一切同题都迎刃而解了,全市人有这样20栋别墅就够住了。不变小,还能再折腾83年,变小了,能再在地球上生存480年。你不但不应该摧毁我们,还应该给我们树碑。” 

  “咱们应该储存一些食品,生活设施也应该改装一下。”燕妮提议。 

  舒克尾随贝塔进人五角飞碟。 

  “咱们就别干涉人家的内政了。”皮皮鲁说。 

  皮皮鲁不得不承认老鼠院长和舒克的话都有道理。的确,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既有利又有弊,人大可不必生气和高兴。其实,每一次高兴都包含着生气,每一次生气也包含着高兴。乐中有悲。悲中有乐。乐极生悲。悲极生乐。 

  皮皮鲁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巨人超人,他可以生活在五角飞碟里,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小里包含着大,大里包含着小。最小的也许就是最大的。最大的说不定就是最小的。 

  贝塔遥感到老鼠科学院的准确方位,出口在书房的一排书柜后边。 

  “那小贝塔的安全呢?”燕妮想起贝塔的儿子。 

  “你同意了?”舒克看出皮皮鲁对自己的决定动摇了。 

  “您想得有道理。”舒克从遥感仪的屏幕上看到了皮皮鲁的思维, “打个比方说吧,在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实际上是最没有钱的人,最没钱的人其实是最有钱的人。” 

  “我去抓它们,你用五角飞碟帮我。”贝塔对身边的舒克说。 

  “我看安东尼未必是老鼠科学院的对手,他的拳术派不上用场。”皮皮鲁说。 

  “你的话有道理,随它们去吧。”皮皮鲁冲爱因斯坦家的老鼠的后代们挥挥手。 

  “这话怎么讲?”燕妮问。 

  舒克点点头。 

  燕妮点点头。 

  老鼠们欣喜若狂,它们集体冲皮皮鲁鞠了一躬,转身就走。 

  “你有了钱,你就欠世界上所有的人。你没钱,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欠你。你看,钱越多,欠人家的就越多。世界上最富的人就是最大的债务人,最穷的人就是最大的债权人。你爸爸准有体会。他要不是亿万富翁,你姐夫才不会杀你和你姐姐呢。”舒克对燕妮说。 

  老鼠科学家们正在庆祝微缩粒试验成功。它们欣喜若狂,弹冠相庆。 

  皮皮鲁驾驶五角飞碟离开燕妮家上空。 

  “等等!”一直沉默的燕妮说。 

  燕妮使劲儿点头。 

  “终于可以告慰祖宗了!”院长将杯中酒转着圈儿撒在地上,给地下的祖宗们喝。 

  “我有点儿饿,咱们在哪儿吃饭?”皮皮鲁问燕妮。 

  老鼠们站住了。 

  改装五角飞碟生活设施的工程开始了。 

  “人类全变小后,咱们和他们较量一下,公平竞争,人类不一定是咱们老鼠的对手。”一鼠科学家说。 

  “到南非吃吧。”燕妮说,“我去给你做饭。” 

  “你们还有微缩粒吗?”燕妮问老鼠们。 

  舒克和贝塔根据皮皮鲁的要求去找材料。燕妮去厨房筹集食物。现在,一个鸡蛋够他们四人吃两个月。    

  “咱们的数量比他们多几十倍。”勾引贝塔的有献身精神的鼠小姐说。 

  皮皮鲁驾驶五角飞碟来到南非上空,他和燕妮在五角飞碟的餐厅里用餐。 

  “有……”院长不知燕妮是什么意思。 

  皮皮鲁为自己和燕妮在五角飞碟里装修了豪华的寝室,寝室里还配有卫生间。舒克和贝塔同住一室。餐厅也扩建了,可同时容纳6个人用餐。储藏室里储备了丰富的食品,他们即使半年不出五角飞碟也能活得贼好。 

  “微缩粒使用不方便,咱们得抓紧将它改造为气体,或者像艾滋病一样通过那个传染。”院长若有所思地说。 

  “我喜欢旅行。”燕妮边吃边说。 

  “给我一粒。”燕妮说。 

  “越小越有安全感。”燕妮躺在五角飞碟里的席梦思床上对皮皮鲁说。 

  “第二个方法好,人类离不开那个。就叫微缩艾滋菌吧,传上就变小。”一鼠教授说。 

  “我不喜欢旅行。”皮皮鲁说,“不过我可以陪你在几天之内转遍世界上每一个国家。” 

  “干什么?”皮皮鲁问。 

  皮皮鲁低头吻燕妮。 

  一只负责放哨的老鼠跑过来。 

  “乘坐五角飞碟转不能算旅行。”燕妮说。 

  “我要变小,和你一样。”燕妮平静地说。 

  别墅的门铃响了。 

  “那只给人类站岗的老鼠朝咱们的洞口走来了。” 

  皮皮鲁和燕妮在南非上空一边吃一边聊。 

  屋里的所有生命都受到强烈的震撼。 

  “怎么回事?”皮皮鲁走出寝室问舒克。 

  “就他自己?”院长问。 

  用餐后,皮皮鲁驾驶五角飞碟在南非首都上空超低空飞行了一圈儿,让燕妮饱览一番南非首都夜景。 

  “变小了可就变不回来了。”院长对燕妮说。 

  正在餐厅收拾房间的舒克跑到驾驶台前打开遥感仪。 

  哨兵点头。 

  “回家吧?”皮皮鲁问燕妮。 

  “只要不能和皮皮鲁平等相处,我的身体再大,也等于没有。”燕妮说。 

  “警察包围了这栋房子,是来抓你的。”舒克看着屏幕说。 

  “把大门关死,不让他进来。”院长说。 

  “回家。”燕妮同意。 

  “燕妮!”皮皮鲁变小后没掉眼泪,现在他哭了,“你不能变小。” 

  “咱们到房顶上去。”皮皮鲁说。 

  贝塔借助五角飞碟的威力,轻而易举地就破门而入了,他又接连打倒了十几只阻挡他的同胞。 

  五角飞碟返航。 

  “我必须变小。”燕妮坚定地说。 

  舒克驾驶五角飞碟飞出房间,在别墅的房顶上着陆。 

  现在,贝塔站在院长面前。    

  家里的景象令皮皮鲁和燕妮大吃一惊,鲁西西别墅前像刚打过世界大战,一片零乱。 

  贝塔靠在五角飞碟舱门口热泪盈眶。燕妮这才叫献身,鼠小姐那不叫献身,叫一举两得。 

  清晨,安东尼率领近百名警察包围了燕妮的别墅,他是来抓皮皮鲁的。 

  “祝贺你呀,爱因斯坦家的老鼠的杰出后代。”贝塔双臂抱在胸前,冷笑道。 

  五角飞碟在鲁西西别墅前着陆。 

  “我去给你拿。”院长说。    

  男仆开门后,安东尼连话都没和他说,带着荷枪实弹的警察直奔楼上。 

  院长知道面前这位同胞不一般了,他什么都知道。 

  皮皮鲁对燕妮说: 

  皮皮鲁没阻拦它。他相信自己能发明出使自己复原的药。 

  所有房间都空无一人。     

  “你想怎么样?”院长问贝塔。 

  “你呆在飞碟上别下来,这是舱门开关,我去看看。” 

  燕妮躺在床上,院长将微缩粒放在她的鼻子前边。 

  “你们把我的朋友变小了,我限你们在十分钟内再把他变回去!”贝塔厉声喝道。 

  皮皮鲁离开五角飞碟跑进鲁西西别墅。 

  床周围全是老鼠。 

  院长摇摇头:“这不可能,我们没研制过变回去的药。” 

  别墅里到处是打斗过的痕迹。皮皮鲁在一层里没有看见舒克。 

  屋里死一般寂静。 

  “那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们全部都跟我去见我的朋友,听任他发落。”贝塔说。 

  “舒克!”皮皮鲁叫。 

  每个生命的眼眶里都充满了泪水。 

  “我们要是不去呢?”院长问。 

  没人答应。 

  燕妮变小了。 

  “不去?”贝塔看着院长屁股下边的椅子说,“就像这把椅子。” 

  皮皮鲁往二层跑,贝塔和歌唱家也不在。三层也没有。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 

  她和皮皮鲁紧紧抱在一起。 

  院长身下的椅子着火了。舒克的杰作。 

  皮皮鲁跑回五角飞碟,往公司给鲁西西打电话。 

  老鼠们鼓掌。 

  老鼠们大惊失色。 

  “什么?都不见了?”鲁西西接到皮皮鲁的电话吃了一惊。 

  “我会很快发明出使我们复原的药的。”皮皮鲁向老鼠们宣布。 

  “你为什么帮助人类呢?咱们才是一家人呀!”鼠小姐再次向贝塔展开攻势。 

  “你没回来过?”皮皮鲁问。 

  “祝你早日成功。”院长说。 

  “真正害你的准是你的同胞。”贝塔瞪了鼠小姐一眼。 

  “我一直在公司盯着生产皮皮鲁牙膏和皮皮鲁口服液,需要量太大了,我没回家。”鲁西西说。 

  “这才叫公平竞争。”舒克说。 

  鼠小姐面红耳赤。     

  “我用五角飞碟遥感。”皮皮鲁说。 

  “我还要发明一种对微缩粒免疫的药,人吃了后,身体里就对你们的微缩粒产生抗体,不会变小。”皮皮鲁对老鼠院长说。 

  真相大白了。 

  “我相信你能发明出来,可我断定没人会吃你这种药。你怎么动员你的同胞吃?你对他们说,老鼠要把人类变小,吃了我的药,老鼠就拿你没办法了。你的同胞有几个会信你的话?人类是伟大,但人类也有缺陷,最大的缺陷就是只信见过的事。”老鼠院长说。 

  国家元首鼠王昕了从皮皮鲁家回来的奸细汇报后,决定趁夜晚立即出兵抓获贝塔及其同伙,缴获飞碟。 

  皮皮鲁不得不承认老鼠院长的话有道理。    

  “你看清楚了,飞碟确实在?”国家元首鼠王问奸细。 

  “千真万确,停在他们住的房子后边。”奸细描述五角飞碟的外观。 

  “你带路,马上给朕把他们连同飞碟都抓来。”国家元首鼠土发令。 

  500只身强力壮的老鼠出发了。 

  奸细带着同胞们来到皮皮鲁家的楼下。奸细留下50只老鼠把住楼梯门口,其余的和他一起上楼。 

  贝塔和歌唱家正在卧室里谈论鼠小姐和小贝塔。舒克躺在床上看书。 

  奸细领着四百多只老鼠从门缝儿下钻进皮皮鲁家。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出去告诉皮皮鲁和燕妮,老鼠院长说完向皮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