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鲁西西和燕妮在大学校园里放风,  罗勃

  鲁西西和燕妮在大学校园里放风,  罗勃

2019-11-07 19:38

狱警的鼻子一分为二; 

狱警史蒂芬斯光临水牢; 

监狱长带犯人出国旅游; 

罗勃特当替罪羔羊; 

  舒克下落不朋; 

  舒克就义前坐转椅; 

  解剖主任磨炼承受力; 

  燕妮想到了马里欧的安危; 

  詹姆斯是罗勃特的可靠朋友; 

  参议员号召选民同UFO斗争; 

  舒克接受治疗; 

  鲁西西和燕妮在大学校园里放风; 

  鲁西西和燕妮在监狱长的办公桌上冒充玩具  

  皮皮鲁不再信任约翰  

  鲁西西别墅里的婚礼  

  史蒂芬斯命令8176打开口袋  

  罗勃特站着不动。 

  约翰怀着愉悦的心情通过五角飞碟先进的电脑记忆系统欣赏了一遍自己的杰作,他认为可以打99分。 

  皮皮鲁点头。 

  舒克第一个醒过来。 

  “8176 1我再说一遍,把兜里的东西拿出来!”史蒂芬斯边说边从武装带上解电警棍。 

  “现在轮到教育史蒂芬斯了。然后我就该向鲁西西他们投案自首了。”约翰真舍不得离开五角飞碟。 

  “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看看中国的长城,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我知道五角飞碟能帮我完成这个夙愿,我能同你们一起去看看长城吗?”彼得富氏红着脸说。 

  “我这是在哪儿?”舒克看见了睡在他身边的鲁西西和燕妮。 

  鲁西西和燕妮吓得缩成一团。 

  史蒂芬斯是一个处处与犯人作对残酷虐待犯人的狱警。罗勃特刚进监狱那天,史蒂芬斯想给罗勃特一个下马威。他故意从铁栏杆外边往罗勃特的牢房里吐了口痰,他让罗勃特用手将痰迹擦干净。罗勃特拒绝。 

  皮皮鲁犹豫,他不知道能不能再让外人进入五角飞碟。 

  “对不起……”罗勃特一生中头一次感到不好开口。 

  罗勃特站着不动。 

  为此史蒂芬斯把罗勃特关进水牢长达一个月。据其他犯人说,犯人进监狱头一天就下水牢的几乎没有。 

  “为了安全起见,你们可以把我铐起来。”彼得富氏看出皮皮鲁的犹豫原因。 

  “我的五角飞碟呢?”舒克大惊失色。 

  史蒂芬斯勃然大怒,他打开了电警棍的开关。电警棍的周身立即蹿腾起火龙,还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与自然界的雷电声截然不同的人工雷电声。 

  约翰从屏幕上发现史蒂芬斯的脸上缠着纱布,约翰不知道罗勃特打折了史蒂芬斯的鼻梁骨。 

  “让彼得富氏去吧!来回也就几十分钟。”鲁西西替监狱长求情。

  “约翰……开走了……”罗勃特难以启齿。 

  “我拿。”罗勃特佯装屈服,他担心藏在他身上的鲁西西和燕妮承受不了电警棍的电击。    

金沙电玩城,  约翰先让五角飞碟把史蒂芬斯运进水牢,然后再将他的四肢肌肉弄萎缩,终生不能打别人只能挨别人打如果有人打的话。 

  燕妮也加入求情的行列。 

  “他在我们的饭菜里下了蒙汗药?”舒克恍然大悟。 

  就在史蒂芬斯等待罗勃特交出兜里的东西时,罗勃特突然劈头给了史蒂芬斯一拳。史蒂芬斯仰面朝天倒下。 

  当狱警向监狱长报告史蒂芬斯不知被什么人弄进水牢而且不管怎么拽都拽不出来时,监狱长告诉鲁西西和燕妮,约翰大概返航了。 

  “欢迎你去中国,不用戴手铐。要戴你早给鲁西西和燕妮戴了。”皮皮鲁同意了。 

  “哎,真没想到约翰这么记仇。”罗勃特摇头。 

  罗勃特拔腿朝牢房跑去,他想让鲁西西和燕妮与舒克会合后迅速从他身上转移。 

  此时,在监狱下边的老鼠社区里,舒克和克莉斯汀赤裸全身被捆在一起。他们的身边是一台微波炉。 

  “我也想沾光陪监狱长去看看长城。”罗勃特说。 

  “您是幕后策划吧?”舒克盯着罗勃特的眼睛。    

  监狱里警笛声大作,狱警们从四面八方堵截罗勃特。 

  几乎整个社区的老鼠都来参加会餐。 

  “我也去。”约翰小声说。 

  “不是。”罗勃特的目光迎接舒克的逼视。 

  罗勃特又击倒了两名狱警,他跑进自己的牢房。床上床下都没有舒克。整个牢房里没有舒克。 

  “对不起,我连累了你。”舒克对克莉斯汀说。 

  “你进入五角飞碟得戴手铐。”皮皮鲁对约翰提条件。 

  舒克信了。他毕竟当过大牌作家,拥有敏锐的观察力。 

  “舒克不见了!”罗勃特气喘吁吁地告诉鲁西西和燕妮。 

  “对于我,活着不如死了。”克莉斯汀死而无憾。 

  “同意。在监狱里陪读了30年的人还怕手铐?”约翰没意见。 

  “约翰驾驶五角飞碟干什么去了?”舒克问罗勃特。 

  祸不单行。鲁西西和燕妮已经被这一系列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吓呆了。 

  参议员出现在选民面前。掌声如潮。 

  “是陪住吧?”歌唱家纠正约翰。 

  “教训警察局。”罗勃特声音很低。 

  追捕罗勃特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把他们放进去!”参议员下令。 

  “是陪读。监狱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大学。”约翰给歌唱家扫盲。 

  “他疯了?”舒克急了,“他怎么可以劫持朋友的飞碟去干违法的事?” 

  “你们不能再藏在我身上了,我马上就会被他们抓住。我把你们转移到我的一个朋友身上,他叫詹姆斯,就在隔壁,人很可靠。”罗勃特边说边跑进隔壁的牢房。 

  几只老鼠将舒克和克莉斯汀推进微波炉,关上门。 

  “你们得服药变小了才能进入五角飞碟。”皮皮鲁告诉彼得富氏和罗勃特。 

  罗勃特不吭气。 

  一个犯人躺在床上,好像在生病。 

  一只老鼠给微波炉的烹调时间定时。 

  “就是爱因斯坦家的老鼠发明的那种药。”鲁西西对彼得富氏说。她已经给监狱长讲过这个故事了。 

  “鲁西西,你醒醒!”舒克推鲁西西。 

  “詹姆斯,帮个忙!”罗勃特从口袋里掏出鲁西西和燕妮递给詹姆斯,“这是我的朋友,请你替我照看,狱警在抓我!” 

  参议员的手掌作了个刀劈的动作。一只老鼠按下了微波炉的启动开关。    

  “我们知道。”彼得富氏对皮皮鲁说。 

  鲁西西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 

  罗勃特将鲁西西和燕妮塞到詹姆斯的手中后,他急忙回到自己的牢房坐以待毙,以免狱警怀疑詹姆斯。 

  舒克和克莉斯汀的身体开始随着身体下边的玻璃盘子旋转。他俩透过玻璃门看见外边的老鼠同胞死盯着他俩馋涎欲滴。 

  “你需要安排一下工作吧?”皮皮鲁觉得监狱长和一个犯人同时失踪应该向同事打个招呼。 

  “出事了!'_舒克说,“约翰把五角飞碟开跑了!” 

  狱警们抓走了罗勃特,一路痛打。 

  舒克知道这次逃不过死了。他的体温在不断上升,他的思维渐渐进入混沌状态,他已经闻到了烤肉的香味儿。 

  彼得富氏用电话通知值班狱警不要让任何人打搅他和8176的谈话。 

  “你说什么?”鲁西西还没完全摆脱梦境。 

  听着罗勃特的惨叫,鲁西西和燕妮浑身发抖。 

  约翰用史蒂芬斯给自己这次行动画了句号后,他恋恋不舍地驾驶五角飞碟在罗勃特的牢房着陆。 

  微缩粒将皮皮鲁、彼得富氏和罗勃特变小了。 

  “约翰在他给咱们做的美国菜里下了安眠药,等咱们都睡着了以后,他把五角飞碟开走了!”舒克说。 

  罗勃特在放风的时候将狱警史蒂芬斯的鼻梁骨打断了,而且他拒不交代自己的衣兜里藏了什么。这在监狱是大事。罗勃特受到的惩罚是在水牢里度过3个星期并加刑10年。 

  “你凯旋啦?”罗勃特绷着脸对从五角飞碟里钻出来的约翰说。 

  大家进人五角飞碟。 

  “约翰会开五角飞碟?”鲁西西巡视四周,发现自己确实不在五角飞碟里。 

  狱方宣布,不管是谁,只要他举报罗勃特藏了什么,可获得减刑5年的奖励。如果谁能交出罗勃特藏匿的东西,狱方立即释放他出狱。 

  “怎么这副表情?像落选总统似的。鲁西西他们呢?”约翰问。 

  贝塔担任驾驶员。    

  “我说他怎么对五角飞碟那么感兴趣呢!原来是让我给他办短期培训班。”舒克捶胸顿足大呼上当。 

  在经过一番踌躇后,詹姆斯将鲁西西和燕妮交给了狱方。 

  “在监狱长办公室。”罗勃特说。 

  五角飞碟径直在解剖主任家着陆。鲁西西和歌唱家留在解剖主任家陪同舒克和克莉斯汀治病。 

  燕妮也醒了。 

  詹婀斯获释出狱。 

  “什么?落到他们手里了?”约翰扭头往五角飞碟里跑。 

  解剖主任看见微型皮皮鲁和其他人后呆了5分钟。 

  “约翰开五角飞碟干什么?”燕妮问。 

  几乎所有狱警都来围观罗勃特的藏匿物:两个微型女性。 

  “鲁西西和燕妮没事,你还是先找找舒克吧!”罗勃特说。 

  “下个世纪全是让人这么吃惊的发明,您先适应一下也好。”皮皮鲁对解剖主任说。 

  “替罗勃特出气,报复纽约警察局。”舒克说。    

  “这是什么?” 

  “舒克没和鲁西西在一起?”约翰站住了。 

  五角飞碟送彼得富氏和罗勃特去长城。 

  “也是替他自己出气。”罗勃特说。 

  “玩具?” 

  罗勃特扼要告诉约翰事情的经过。 

  彼得富氏和罗勃特是第一个乘坐五角飞碟游览长城的外国人,也是第一个监狱长和在押犯人携手游览长城的外国人。 

  “咱们怎么办?”鲁西西问舒克。 

  “我看像真人。” 

  约翰跑进五角飞碟,他匆忙打开遥感仪找舒克。 

  五角飞碟将彼得富氏和罗勃特送回美国监狱,约翰表示留在监狱里继续陪罗勃特。 

  “和五角飞碟联络用的微型通讯器在你身上吗?”舒克问鲁西西。 

  “她们能帮8176越狱?” 

  屏幕上的景象差点儿吓死约翰: 

  “我会很快给罗勃特办假释出狱。”监狱长对约翰说。 

  “在厨房做饭时我摘下来放在微波炉上了。”鲁西西后悔不迭。 

  “8176从哪儿弄来她们的?” 

  舒克和另外一只不知名的女鼠瘫倒在微波炉里,他们的身体在旋转,微波炉的工作指示灯亮着。无数老鼠聚集在微波炉四周。 

  “那我也留在美国。我已经是美国人了。”约翰说。 

  “咱们现在同外界彻底失去联系了。不管是五角飞碟还是皮皮鲁。”舒克说。 

  狱警们围着坐在监狱长办公桌上的鲁西西和燕妮开学术讨论会。 

  约翰在慌乱中脑子还算清楚,他首先切断了微波炉的电源。 

  “祝你们好运。”皮皮鲁给罗勃特和彼得富氏服用恢复原大的皮皮鲁口服液后向他们告别。 

  “咱们的处境好像不妙吧?”燕妮意识到大家的安全已经没有了保障。 

  “都执勤去!”监狱长轰狱警们。 

  当五角飞碟出现在微渡炉旁时,参议员号召选民们同不明飞行物争夺微波炉里的食品。 

  约翰、罗勃特和彼得富氏目送五角飞碟起飞。 

  “约翰委托我保护你们。请你们放心,我会对你们的安全负责的。”罗勃特一脸的将功赎罪。 

  狱警们离开监狱长的办公室。现在只剩下监狱长一个人。 

  约翰使用五角飞碟的武器击昏了所有在场的老鼠。 

  五角飞碟在解剖主任家着陆时,舒克已经苏醒了。 

  “约翰报复完警察局就会回来?”燕妮产生了怀疑,“他会不会再去报复赌场?还有马里欧。” 

  鲁西西平生第一次尝到了被人出卖的滋味儿。她一辈子也忘不了詹姆斯在把她们交给狱警时的嘴脸。 

  约翰跳出五角飞碟,打开微波炉,把已经处于半熟状态的舒克和不知名女鼠相继背进五角飞碟。 

  “舒克脱离危险了,请放心。”解剖主任告诉微型皮皮鲁。 

  鲁西西的脸色变了。 

  鲁西西暗示燕妮千万不要说话,鲁西西认为她们现在最好的转危为安的方法是冒充玩具。 

  舒克还有一口气。女鼠比舒克稍微强一点儿。 

  “谢谢你。”皮皮鲁感谢解剖主任。 

  罗勃特也明显开始局促不安。 

  监狱长开始拿放大镜观察鲁西西和燕妮。 

  约翰驾驶五角飞碟在监狱长的办公桌上着陆。 

  “这些药你拿上,每天按时给他俩吃。有一个星期就能恢复。”解剖主任对皮皮鲁说。 

  监狱里突然铃声大作。 

  鲁西西和燕妮尽量保持身体不动,但她们不能不眨眼皮。 

  鲁西西和燕妮获悉情况后立即进入五角飞碟对舒克和女鼠进行急救。彼得富氏为她们提供氧气和药品。 

  皮皮鲁和鲁西西将舒克和克莉斯汀抬上五角飞碟。 

  “到犯人放风的时间了,我带你们出去。你们留在这儿我不放心。”罗勃特说。 

  “活的。”监狱长自言自语。 

  舒克伤得很重。女鼠先醒了,她将经过告诉大家。 

  解剖主任不惊讶了,他学会了以平常心看离奇的事,否则他进入21世纪后眼珠会瞪出来。 

  “我在这儿等约翰,万一他在放风的时候回来呢,你们俩跟罗勃特出去,顺便注意观察天上有没有五角飞碟。”舒克对鲁西西和燕妮说。 

  在一个表现一贯不错的犯人身上发现了两个微型女人,而那个在监狱里已经度过了漫长的30年还有5年就要出狱的犯人居然会为这两个小人打断了狱警的鼻梁骨!他十分清楚等待自己的惩罚是什么。这两个小人对他如此重要? 

  约翰内疚。 

  五角飞碟在皮皮鲁家着陆。 

  鲁西西和燕妮钻进罗勃特的囚服和罗勃特放风去了。    

  监狱长继续反复研究小人。 

  鲁西西在五角飞碟里立即同皮皮鲁取得联系。 

  大家将舒克和克莉斯汀安置在鲁西西别墅里。死里逃生的舒克显得极有深度。 

  监狱的院子里全是犯人,他们有的打篮球有的做操有的靠着墙晒太阳,每人脸上都是一部哲学著作。荷枪实弹的狱警在高高的晾望台上嚼口香糖。 

  “还有一个是中国人!”监狱长惊异。 

  “舒克必须马上回国治疗,只有解剖主任能救他!”皮皮鲁说。 

  克莉斯汀喜欢这些新朋友,喜欢中国。 

  “约翰说得对,监狱是真正的大学。”鲁西西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能在监狱参加放风活动。 

  鲁西西也开始观察监狱长。监狱长50多岁,脸上已经有明显的皱纹。他的眼睛呈蓝色。 

  “让约翰驾驶五角飞碟送我们回去?”鲁西西问。 

  皮皮鲁给探长林打电话报平安。 

  “所以很多大学生还没毕业就直接跳级到监狱来上学了。”燕妮说,“暗杀以色列总理拉宾的凶手就是以色列名牌大学法律系的在校大学生。” 

  鲁西西又将挂在墙上的奖状和证书逐一认真看过,监狱长的履历一览无余。 

  “绝不能再让约翰开五角飞碟了!”皮皮鲁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皮皮鲁准备在舒克痊愈后销毁五角飞碟。 

  “大学法律系学生暗杀像拉宾这样的代表进步的政府首脑,这真是对大学教育的绝妙讽刺。还是让监狱这所大学继续培养他吧。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人被子弹打死,这个世界出问题了。”鲁西西说。 

  监狱长名叫彼得富氏,20岁开始在洛杉矶警察局当警察。30岁调人纽约警察局。47岁因腿部被歹徒枪击致残而离开警界到本监狱出任监狱长继续同坏人打交道。 

  “那我们怎么回国?”鲁西西恨自己没学驾驶五角飞碟。 

  一个星期过去了。舒克和克莉斯汀的身体恢复了正常。 

  “咱们还是找五角飞碟吧。”燕妮透过罗勃特囚衣口袋的一处裂缝往天上看。 

  不知为什么,鲁西西凭直觉对彼得富氏没有恶感。她想冒一次险。     

  “我去!你们在纽约等我。”皮皮鲁决定亲自来美国开回五角飞碟。 

  一天早晨,舒克告诉贝塔他准备和克莉斯汀结婚。 

  一个狱警朝罗勃特走过来。 

  “你以正常人的身体来美国?能出境吗?”鲁西西没忘德国的事。 

  “涉外婚姻呀!”贝塔羡慕,“咱哥们儿居然娶了美国老鼠!” 

  “你们注意隐蔽,史蒂芬斯过来了。”罗勃特告诫鲁西西和燕妮。 

  “我会有办法。记住,千万别再让约翰呆在五角飞碟里。”皮皮鲁叮嘱鲁西西。“知道了。”鲁西西说。     

  皮皮鲁、鲁西西、燕妮和歌唱家都为舒克高兴。大家认为舒克和克莉斯汀的爱情是经过患难检验的。 

  “史蒂芬斯是谁?”鲁西西问。 

  鲁西西、燕妮和歌唱家在鲁西西别墅里为舒克和克莉斯汀布置了新房。 

  “一个总是和我过不去的狱警,很坏。”罗勃特说。 

  “应该通知舒利和辰羽参加婚礼,舒利是兴高采烈参加爸爸娶继母的婚礼的那种现代青年。”贝塔提议。 

  鲁西西和燕妮藏好。 

  舒克和克莉斯汀在鲁西西别墅里举行了婚礼。歌唱家用歌声代表大家为他们祝福。     

  “8176,你过来!”史蒂芬斯走到距罗勃特3米的地方站住叫罗勃特。 

  8176是罗勃特的囚号。犯人在监狱里是没有名字的。 

  罗勃特走到史蒂芬斯身边。 

  “你的上衣口袋里装的是什么?”史蒂芬斯的鹰眼发现8176的囚衣口袋里鼓鼓囊囊。 

  鲁西西和燕妮的身躯。 

  “没什么……”罗勃特身上打了个激灵。 

  “拿出来!”史蒂芬斯命令道。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鲁西西和燕妮在大学校园里放风,  罗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