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燕妮问皮皮鲁五角飞碟遥感胡安娜的结果,  

燕妮问皮皮鲁五角飞碟遥感胡安娜的结果,  

2019-11-07 19:38

108号空域的不明飞行物;

皮皮鲁有了络腮胡子;

总统助理同意清晨拘捕皮皮鲁; 

皮皮鲁打消冲上舞台撕歌星衣服的念头;

  飞行员用黑话在空中骂人;

  舒克和贝塔关于眼镜的讨论;

  贝塔吃夜宵时喝酒; 

  胡安娜有3名保镖;

  胡安娜满场飞吻;

  五角飞碟担任空中保镖;

  窗台上的遐想  

  皮皮鲁的汽车被跟踪 

  望远镜里的皮皮鲁 

  少尉和上尉谈论娜莎

  安东尼回警察局向局长汇报。 

  “怎么样?”燕妮问皮皮鲁五角飞碟遥感胡安娜的结果。她感觉皮皮鲁在生气。

  上尉翻开飞行图册。

  安东尼想起了燕妮晚上要去看胡安娜演出,而且买的是两张票。安东尼要去剧场看看是哪个小子这么有福气,和如此美丽的姑娘去昕音乐会还要女方去买票。

  局长立即向上司汇报。 

  “她的歌不是她自己唱的,是歌唱家唱的。”皮皮鲁几乎趴在燕妮耳朵上说。

  “这里没有民航航线。也不是战斗机训练空域。”上尉说。

  现在对于安东尼来讲,征服燕妮比找皮皮鲁重要。

  总统助理立即召集紧急会议。安东尼参加r这个高级别的会议。 

  “这怎么可能?”燕妮难以相信。

  “我问问空管局。”少尉拨电话号码。

  晚饭后,燕妮开始给皮皮鲁化装,他们准备去听胡安娜的音乐会。

  “先请安东尼介绍情况。”主持会议的一位将军说。 

  “她把歌唱家藏在乳罩里,是歌唱家在唱歌,她对口型,你仔细看。”皮皮鲁说。

  “是空管局吗?”少尉问。

  燕妮先拿来一把假络腮胡子,给皮皮鲁戴上。皮皮鲁对着镜子一照,乐了。

  “据我调查,皮皮鲁和大卫的死没有直接关系。大卫是一个亿万富翁的女婿,为了得到岳父的财产,他先害死了妻子,尔后又准备杀害亿万富翁的另一个女儿,也就是他的小姨子燕妮,以攫取全部财产。不知什么原因,皮皮鲁一下飞机就被卷入此事件中,皮皮鲁出现在大卫的家中。”安东尼说。    

  燕妮盯着胡安娜的嘴,她不得不承认皮皮鲁的话是正确的,胡安娜的口型与歌声不同步,但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

  “是。”

  “整个一个恩格斯。”皮皮鲁说。

  “皮皮鲁从前认识这位叫燕妮的小姐吗?”总统助理一边擦眼镜一边问。 

  “太卑鄙了,她怎么会这样?!”燕妮满脸通红。她为自己有这样的同胞感到羞耻。

燕妮问皮皮鲁五角飞碟遥感胡安娜的结果,  安东尼想起了燕妮晚上要去看胡安娜演出金沙电玩城。  “请问108号空域现在有飞机飞行吗?”

  “恩格斯?”燕妮没听明白。

  “据我现在掌握的资料,他们从前不认识。”安东尼说,“当大卫准备杀燕妮和皮皮鲁时,皮皮鲁使用极其先进的武器——可能就是那架在海关被扣的小型飞行器——调转了大卫射出的子弹的方向,使人卫和手下当场毙命。” 

  “我让舒克立即去救歌唱家。舒克说有难度,现在全场观众的注意力都在胡安娜身上。”皮皮鲁焦急地说,他恨不得冲上去揭穿胡安娜。

  “你等等。我看一下……没有。”

  “你的同胞,思想家,《共产党宣言》的著作权人之一。”皮皮鲁说。

  众人点头。 

  “你可不能上去。”燕妮看出皮皮鲁在极力克制自己,“你如果上去撕她的乳罩,这些崇拜者能撕了你。”

  “谢谢。”

  “还真挺像。”燕妮弄清了皮皮鲁说的是谁后,进行比较。

  “现在的问题是,皮发鲁来咱们国家干什么?他的目的是什么?据我今天下午和傍晚观察,皮皮鲁对歌星胡安娜表现出了特别的兴趣。”安东尼将他偷拍的皮皮鲁观看胡安娜演出的录像带放给与会人士看。 

  皮皮鲁愤愤然地坐在那里咬牙切齿。

  “没有?”上尉开始紧张,“立即报告上司。”

  “应该再给皮皮鲁戴一付眼镜。”舒克提议。

  “皮皮鲁的胡子这么长?”总统助理问。 

  “五角飞碟能空运人吗?”燕妮问。

  有关部门接到了发现不明飞行物的报告。

  燕妮找出一付金丝眼镜,给皮皮鲁戴上。

  “是假胡子,他化装了。”安东尼解释。 

  “能空运东西,运人有一定的危险性,不能冒这个险。”皮皮鲁说。

  “是军用飞机?”上司问。

  “绝了,显得特有学问。”贝塔在一旁评头论足,“你说这人类是聪明,视力不行,发明出个眼镜戴上,戴着戴着就成了装饰品,连视力贼好的人都戴。我们老鼠视力最差,怎么就没谁发明出眼镜呢?就算自己发明不出来吧,人家有了,拿过来用就是了呗,可老鼠不,自己弄不出来,还死也不用别人弄出来的。所以一辈子翻不了身,世世代代当老鼠。”

  “坐在皮皮鲁身边的小姐是谁?”警察局长注意到了燕妮的美貌。 

  “皮皮鲁,皮皮鲁,我是舒克,请回答。”舒克呼叫皮皮鲁。

  “还不清楚,体积很小,但信号极强。”上尉汇报。

  “你说的也对也不对。”舒克说。

  “她就是燕妮,亿万富翁的女儿,现在和皮皮鲁的关系非同一般。”安东尼的话里有醋的成分。 

  “我是皮皮鲁,请讲。”皮皮鲁回答。

  “继续观察,并随时报告它的方位。我派战斗机拦截。”上司说。

  “哪儿不对?”贝塔问。

  “皮皮鲁干吗一边看着胡安娜一边咬牙切齿?”总统助理问。 

  “我们已经找到了胡安娜的汽车,等一会儿音乐会结束后,在她回家的路上,咱们救歌唱家。”舒克提出解救罐头小人歌唱家的方案。

  某空军基地的战斗警报响了。

  “这世界上的事,其实结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舒克毕竟是当过作家的,话出来就是透着有学问。

  “不清楚。”安东尼说。 

  “只有这样了。”皮皮鲁憋着气说。

  值班的飞行员们从休息室里蜂拥而出,跑向自己的飞机。

  “这话怎么讲?”贝塔还没听明白。

  “他和胡安娜认识?” 

  胡安娜在舞台上每扭一次屁股,皮皮鲁就想杀一次人。

  一排歼击机停放在跑道尽头的起飞线上,座舱盖支撑着,随时恭候飞行员的进入。机身呈流线型俯卧在地面上,机头冲着远方的天空,仿佛天空欠它们许多钱。

  “就拿人说吧,生下来的结局肯定是死,既然知道结局是死,还活什么劲儿呢?不,他们要活,还特想活,活什么?活从生到死这之间的过程。如果一个人生下来马上就死了,这叫死婴,他算不算人呢?当然算!可没人把他当一个完整的人看待。为什么?他没有过程,他的开始和结局之间的距离是零。人家发明眼镜也有一个过程,从发明玻璃起,一直到现在的五花八门的隐形眼镜,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他们的乐趣就在这个过程当中。只有这样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地走过来,才能适应才能真正享受,这就是过程的重要。你没有这个过程,把人家发明的东西拿过来,等于生下来立马就死了,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变态只能是扭曲只能是失落只能是空虚只能是无所适从只能是没着没落只能是尔虞我诈……”

  “据我了解,从没见过面。”安东尼说。    

  安东尼的望远镜一直对着燕妮和皮皮鲁。他终于认出坐在燕妮身旁的带着假胡子的男人是谁了。皮皮鲁。

  飞行员们跨人座舱,机械师为飞机起飞做最后的准备。他们的工作不能有一丝疏忽,飞行员的生命在他们的手中。

  “行了,行了,”贝塔打断舒克,“不过你说的确实有道理。这样说来,幸亏老鼠没戴眼镜了。”

  “的确很怪。”总统助理摇头。 

  皮皮鲁果然和燕妮有关系,而且看得出不是一般的关系。那么大卫的死不仅和皮皮鲁有关,和燕妮也有关系了。安东尼的脑子头一次不够用了。

  八架歼击机排队滑向跑道,稍停片刻后,它们橐着膀子扯着嗓子跃上天空,尾部甩出淡淡的黑烟。

  “舒克,你再说下去。”燕妮说。她和皮皮鲁都听人了迷。

  “我们的雷达也发现了不明飞行物。飞机起飞后找不到目标。”一与会者说。 

  皮皮鲁这个中国物理学家怎么和燕妮认识的?他俩为什么和大卫过不去?在这种关头,他们怎么还有心来看音乐会?

  01号飞机是这组机群的头儿。01号带着020304050708恶虎扑食般地去拦截不明飞行物。他们不允许别的带翅膀的东西在属子他们的天空飞。

  “在这个世界上,过程是最重要的。所有幸福所有享受所有意义都是通过过程获得的。最可怕的事就是没有过程。让一个人活完了5岁直接活30岁,这人准疯。”舒克说。

  “正是皮皮鲁外出的时间。”安东尼说。 

  安东尼心里还有酸溜溜的感觉,他没想到燕妮会跟一个中国男人。安东尼下决心一定要从皮皮鲁手里把燕妮夺回来。

  “没发现目标。”01到了不明飞行物出现的方位后找不到目标,他向地面报告。

  “这么说,学生上学跳级也不好了?”贝塔问。

  “你同皮皮鲁已经正面接触了?”总统助理问安东尼。 

  安东尼从望远镜里察觉皮皮鲁和燕妮遇到了麻烦,他俩时而窃窃私语,时而愤愤不平,通过观察口型,安东尼看出这异常与歌星胡安娜有关。

  “仔细搜索,它还在雷达荧光屏上。”地面指示。

  “让自己的孩子跳级的父母都是扼杀孩子生命过程的凶手。”舒克下定义。

  安东尼点点头: 

  他们和胡安娜又有什么关系?皮皮鲁耳朵里塞的那条线是什么?助听器?

  8位飞行员睁着他们的那2.0的眼睛寻找不明飞行物,看不见。

  “人类发展也是,一定要有过程。昨天晚上还在拿黑白照片当宝贝,今天清晨就用上了激光视盘。今天上午还扯着嗓子打传呼电话,中午就用上了手机。一点儿过程没有,等于让一个人从幼儿园跳到研究生班,不疯不傻才怪呢。”皮皮鲁顾不上化装了。加入讨论。

  “我动员他留下,而他坚决不干。” 

  安东尼想起了微型飞行器,想起,老鼠的餐具,想起了大卫射出的子弹被人拐了弯儿。

  舒克发现了头顶上的歼击机群。

  “没有过程的人,是死婴。没有过程的民族,是短命的民族。”燕妮一边给皮皮鲁化装一边说,“开始有过程,后来没过程的人是夭折的人。开始有过程,后来没过程的民族是半途而废的民族。”

  警察局长说: 

  他拿出手机,同警察局档案中心联系,安东尼要燕妮和胡安娜的资料,他要查查她们和皮皮鲁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些飞机是来找咱们的。”舒克告诉贝塔。

  皮皮鲁化完装了。同原来的皮皮鲁判若二人。

  “给他我们的国籍他都不干,傻子。” 

  档案中心在3分钟内就给了安东尼答复。答复令神探失望:燕妮和胡安娜均未去过中国,电脑记录显示,她们也不可能和皮皮鲁早就认识。

  贝塔看了一眼屏幕,这一群歼击机使他想起了海盗。三十年前,海盗领导的歼击机群空袭过舒克贝塔航空公司的机场。

  “咱们该走了。”燕妮看表。

  总统助理: 

  安东尼的两道眉毛像有雌雄一样死死绞在一起,连上个月他破获飞雄公寓浴缸里的粉碎女尸案时两道眉毛也没这么亲热过。

  “击落他们?”贝塔问舒克。

  “我和燕妮开车去剧场看胡安娜唱歌,你俩开五角飞碟跟着,咱们随时联系,你们要注意隐蔽。”皮皮鲁对舒克和贝塔说。

  “不,这可不是傻子。改变国籍的人才是傻子。” 

  他决定和皮皮鲁较量。战场和情场都打。

  “别开玩笑。问问皮皮鲁。”舒克同皮皮鲁联系。

  “放心吧,我们是你们的空中保镖。”贝塔比谁都兴奋。

  “我估计,他执意要走,咱们拦不住。”安东尼说。 

  音乐会已接近尾声,胡安娜的情绪也达到高潮,她开始和紧挨舞台的观众握手。

  “雷达发现五角飞碟了?战斗机都起飞了?”皮皮鲁得到信息后吃了一惊。

  “出发。”皮皮鲁声音不大,却有分量。

  “除非他动武。他如果使用武力离境,咱们就要求他的国家把他送回来。他总不能把自己变小塞进那架小飞行器吧!”一专家说。 

  皮皮鲁和舒克通话。

  “怎么办?”舒克请示。

  舒克和贝塔钻进五角飞碟。

  “我主张明天清晨拘捕皮皮鲁,趁他睡觉的时候,连同他的小飞行器一起。”总统助理说,“咱们一定要留下他。皮皮鲁绝对是一个难得的人才。真不知他的国家的学校是怎么培养出这样的人才的。” 

  “散场后,你们立即盯上她,并向我随时通报她的汽车的位置。”皮皮鲁说。

  “你们先去剧场的房顶上着陆,等着我们。”皮皮鲁说。

  “你负责观察,我驾驶,怎么样?”贝塔站在操纵台前,问舒克。

  “皮皮鲁在学校不是听话的学生,考试经常不及格。”安东尼说。 

  “贝塔驾驶五角飞碟在她的汽车上着陆,我想办法钻进她的汽车里。”舒克说。

  五角飞碟先走了。

  “去的时候你驾驶,回来我驾驶。”舒克讨价还价。

  “天才上学时循规蹈矩的少。”总统助理若有所    思地说。 

  “不行,还是你驾驶,我钻,说好了的,回去你开五角飞碟。”贝塔插话。

  飞行员们死活找不到不明飞行物,有几个飞行员已经开始在空中用黑话骂雷达值班员是疯子。

  贝塔只得同意。他在驾驶员的座位上坐好,系安全带。

  “明天清晨,拘捕皮皮鲁。同时从现在起,派警员严密监视胡安娜的住所。”警察局长报方案。 

  “这样不行。最好你们击穿她的汽车轮子,我驾车靠上去,抢走歌唱家。”皮皮鲁说。

  耗光了油,8架飞机无精打采地返航了。

  舒克打开电脑屏幕。

  总统助理批准。 

  “你去撕她的上衣?”舒克怕皮皮鲁被警方以性骚扰罪逮捕。

  剧场里灯火辉煌,人头攒动。

  “皮皮鲁,我是舒克,请回答。”舒克同皮皮鲁联系。

  “注意,绝对不准伤害皮皮鲁一根毫毛,他的每一根毫毛所凝聚的智慧比一个普通人的整个大脑都多。”总统助理强调。 

  “她大约有3名保镖。”贝塔看着荧光屏说。

  燕妮挽着皮皮鲁的胳膊走进剧场,立即引来无数男性的目光。

  “我是皮皮鲁,我们现在在车库里,已经发动了汽车,准备出发。”皮皮鲁回话。

  皮皮鲁一行回到乡间别墅,夜已深了。 

  “用五角飞碟的麻醉武器击昏他们。”皮皮鲁说。

  礼仪小姐送给燕妮一张节目单,燕妮用优雅的姿势将节目单递给皮皮鲁。

  皮皮鲁和燕妮坐在一辆超豪华无级变速伊亚牌SEL轿车里,燕妮的车库里有七八辆各种牌号的轿车。燕妮的亿万富翁爸爸生前有收藏轿车的癖好。

  他们围在餐桌旁吃夜宵。 

  最后商定,五角飞碟在胡安娜回家的途中使她的汽车抛锚,尔后击昏她和她的保镖。皮皮鲁去解放歌唱家。

  “票价多少?”皮皮鲁问燕妮。

  “我们已经离开别墅,你们出发吧!”皮皮鲁通过通讯系统告诉舒克和贝塔。

  “胡安娜怎么会这样?”燕妮吃东西一点儿也不香。 

  演出结束了,胡安娜一次又一次地谢幕,追星族们还是不依不饶,死活不走。

金沙电玩城,  “一张300马克。”燕妮说。

  “起飞!”舒克对贝塔说。

  “歌唱家被憋在那儿可够受罪的。”贝塔一边喝酒一边对歌唱家的处境表示同情。 

  皮皮鲁和燕妮先走了,他们离开剧场,钻进自己的汽车。观众开始退场。

  “这么贵?”皮皮鲁咋舌。

  贝塔按下起飞按钮。

  “咱们什么时候去救她?”舒克问皮皮鲁。 

  “她在化装室卸装。”舒克随时向皮皮鲁通报胡安娜的情况。

  “胡安娜是我国收入最高的歌星之一,她的唱片销量经常名列前茅。”燕妮说。

  五角飞碟从窗户飞出别墅,升到空中。

  “明天晚上。今天好好休息,你们两个不要上楼睡觉,就和我们住一间卧室,一个睡五角飞碟里,另一个值班。”皮皮鲁知道自己已成为这个国家密切注意的人物,人家随时可能对他采取行动。科技发达的国家对高科技最敏感。越是发达的国家越怕别的国家发达,越怕自己不再发达。 

  “她现在进了卫生间。”

  皮皮鲁和燕妮找到自己的座位。

  皮皮鲁和燕妮的汽车已驶上公路。五角飞碟在空中密切注视着公路上的情况。

  “我先值班,舒克在五角飞碟里睡觉。”贝塔有点儿醉了,他要求守夜。 

  “……”

  皮皮鲁将通讯器的耳机插进耳孔。

  德国防空雷达值班室。

  “救出歌唱家可能不会很难,真正难的是咱们怎么出境。”皮皮鲁紧皱眉头。    

  “出来了,在穿大衣,准备走了。”

  “皮皮鲁,皮皮鲁,请回答。”耳机里传出舒克的呼叫。

  一名少尉和一名上尉一边聊天一边注视着雷达扫描荧光屏。

  “车到山前必有路。”贝塔一仰脖,又喝了一杯酒。 

  皮皮鲁发动了汽车。

  “我是,请讲。”皮皮鲁极力压低声音,并做出和身边的燕妮交谈的姿势。

  “和娜莎吹了?”上尉问少尉。

  吃完夜宵,皮皮鲁和燕妮抱着五角飞碟走进卧室,舒克和贝塔在五角飞碟里。 

  “你们最好别紧跟着,隔几辆车。”舒克提醒皮皮鲁。

  “我们已在剧场的房顶上着陆,那些歼击机没发现我们,回去了。”

  “那姑娘太贪财。她还觉得女人和男人在一起是女人吃亏,像个东方人。让人受不了。”少尉说。

  皮皮鲁将五角飞碟放在酒柜上边。贝塔从五角飞碟里钻出来。 

  胡安娜在歌迷们的夹道欢呼声中,钻进自己的汽车。汽车开动了。

  “注意观察剧场里的情况,随时保持联系。”皮皮鲁说。

  “我昨天从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说中国女人现在都不这么认为了,你那女朋友也太落伍了。”上尉说。

  “你们睡吧,我放哨。”贝塔对皮皮鲁和燕妮说完后将五角飞碟的舱门从外边关好。 

  皮皮鲁驾车跟了上去。他的车和胡安娜的车中间隔着两辆车。

  “明白。”舒克关闭通讯器。

  “这是什么?”少尉指着荧光屏上的一个黑点儿,说。

  舒克在五角飞碟里睡觉,属于战斗值班性质。 

  汽车越开越快。皮皮鲁的脸涨得通红,他一秒钟也等不了了,他想像得出歌唱家在胡安娜的那个地方准是度日如年。

  预示演出即将开始的钟声响了。

  五角飞碟。 

  皮皮鲁和燕妮熄灯就寝。 

  “准备行动。”皮皮鲁下命令了。

  剧场里的灯光渐渐昏暗下来。一束光投在舞台紫红色大幕的局部。

  贝塔坐在窗台上看外边的夜色。望着布满星星的天空,贝塔想起了30年前他和舒克驾驶宇宙飞船去双子星球的情景。宇宙里有生命的星球比比皆是,每分钟都有新的星球诞生,每分钟都有旧的星球死亡。每分钟都有新的人类诞生,每分钟都有旧的人类死亡。 

  “明白。”舒克回答。

  一位英俊男子从幕后钻出来,特准确地站在光柱里。

  人类是地球上最爱折腾的生命,但不管怎么折腾,到头来结局和其他动物都一样——死亡。人类成员之间也是这样,从出生起,目标全都一致:死亡,不管你在这个过程中是百万富翁还是乞丐。贝塔坐在窗台上看夜空,觉得宇宙特有意思。     

  就在这时,皮皮鲁身后的一辆汽车突然加速,超过皮皮鲁的汽车后,往路边别皮皮鲁的汽车。

  全场肃静。

  “注意!扶好!!”皮皮鲁大声告诫燕妮。

  “谢谢各位光临胡安娜的音乐会。胡安娜小姐今天晚上将奉献给你崇高的享受。现在,她来了!”男子抬起右臂,同时迅速向左边撤去。

  皮皮鲁紧急刹车。那辆车停在了皮皮鲁的汽车前边。

  大幕懒洋洋地拉开,全场灯光大亮,珠光宝气的胡安娜极潇洒地站在舞台中央。

  车门打开了,黑暗中走下一个高大的人。他走过来打开皮皮鲁的车门。

  山崩地裂般的掌声喊叫声口哨声。

  安东尼。 

  皮皮鲁也被感染了,他情不自禁地也使劲儿鼓掌。人被别人崇拜到这份儿上,死也瞑目了。世界上有几十亿人,能被人崇拜的还到不了一万人。

  胡安娜频频向观众飞吻。每一次飞吻都换来更猛烈的欢呼浪潮。

  整个剧场里只有一个人没有鼓掌,举着体积小但倍数并不小的望远镜聚精会神地看。他没看胡安娜,看的是皮皮鲁。

  安东尼用望远镜观察皮皮鲁,这个同燕妮一起来听音乐会的大胡子男士深深刺伤了安东尼,他心里的滋味儿很难形容,像喝了一杯红药水。

  安东尼毕竟是神探,有着去伪存真的火眼真睛,他发现大胡子男士的胡子是假的。

  “化装?”安东尼认为化装听音乐会的人十个有九个是嫌疑犯。

  安东尼觉得大胡子男士有点儿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燕妮问皮皮鲁五角飞碟遥感胡安娜的结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