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贝塔松了一口气,  直升机无法起飞 

贝塔松了一口气,  直升机无法起飞 

2019-11-07 19:38

铺天盖地的鸽群;

舒克给信鸽协会打电话;

直升机重上蓝天;

两个哲学家的对话;

  罪恶的子弹;

  贝塔剪破网兜:

  舒克在空中戏弄夹克;

  国际物理会议在春园饭店举行;

  直升机遇难 

  直升机无法起飞 

  手铐有事干了 

  楼顶上的呼救声

  直升机在夜色中飞行了整整一个通宵。舒克和贝塔轮流驾驶飞机,轮流休息。

  夹克和旅游鞋把打死的和受伤的信鸽同直升机一起装进大网兜。

  夹克和旅游鞋准备回家了,他们站起来掸裤子上的土。

  夹克和旅游鞋被塞进囚车后,舒克驾驶飞机继续向目的地飞行。

  “方位没错吧?”贝塔一边驾驶一边问。

  “歇会儿,抽支烟。”夹克掏出一包香烟,递给旅游鞋一支。

  “怎么办?”贝塔急了。他知道只要夹克和旅游鞋走了,信鸽协会的人就找不着他们了。

  “那些受伤的信鸽得救了。”贝塔松了一口气。

  舒克看看罗盘指示仪,说:“非常正确。”

  旅游鞋点燃打火机,给夹克和自己点烟。

  “发动机修好了!”舒克顾不上擦汗就往机舱里跑,“贝塔,快上飞机!”

  “也许几年才比赛一次,就这么失去了得冠军的机会。”舒克为受伤的信鸽惋惜。

  太阳睡够了,又千篇一律地从东边露出半张脸。

  他俩靠着一棵树干坐在地上。网兜在树背后。

  贝塔不知舒克想什么,只得跟着舒克钻进飞机。

  “人类里怎么会有夹克和旅游鞋这种人?”贝塔不明白能造出卫星的人类怎么想不出方法净化自己的遗传基因。

  “舒克,快看后边是什么?”贝塔惊叫。

  “今天还行,收获不小。”夹克往天上喷了一口烟。

  “咱们开飞机拖住他们。”舒克发动飞机。

  “生命的本质就是弱肉强食。”舒克冒出一句有哲理的话。

  舒克把头伸出舷窗,好家伙,直升机后边是铺天盖地的鸽群,起码有几千只鸽子。

  “值得,没白跑。”旅游鞋狠命嘬了一口烟,心满意足地往肚子里咽。

  夹克和旅游鞋走过来了。他们没注意网兜旁边的直升机。

  “生命和残暴是孪生兄弟。”贝塔不甘落后,也跟上一句。

  “快降低高度,躲开它们!”舒克怕鸽子撞直升机。

  “能卖多少钱?”夹克掏出计算器。

  “快!他们来了!”贝塔往窗外看。

  “去拿点儿吃的来吧。”舒克肚子饿了。

  贝塔操纵直升机下降,避开鸽群。

  “死的卖肉,活的到信鸽市场卖。”旅游鞋报数,活的多少多少只,死的多少多少只。

  螺旋桨转了。

  贝塔从货舱里取来食物。

  鸽群遮天蔽日地飞到直升机的上方。

  夹克熟练地按计算器上的按钮。

  “你看!”旅游鞋发现了即将起飞的直升机,惊叫道。

  “直升机飞行速度太慢。”舒克边吃边说。

  “哪儿来这么多鸽子?”舒克说,

  舒克和贝塔在机舱里能清楚地听见他们的对话。

  夹克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咱们要是有个飞碟就好了。”贝塔异想天开。

  “可能是信鸽竞翔大赛。”贝塔判断。

  “真黑。”贝塔咬牙切齿。

  “快抓住它!这是一架很值钱的航模飞机!”旅游鞋喊。

  经过一天的不间断飞行,太阳从天上掉下来时,他们飞临皮皮鲁开会的城市上空。

  “没错。”舒克同意。

  “咱们救这些受伤的信鸽吧?”舒克看着飞机外边那些滴血的信鸽说。

  夹克冲过去。

  “会在哪儿开?”舒克看着下面数不清的建筑物,不知怎么找皮皮鲁。

  突然从地面传来一阵枪声。

  “怎么救?它们可飞不走呀!”贝塔想像不出怎么帮助这些寸步难行的信鸽逃脱手中有枪的恶棍的魔爪。

  直升机升起来了。夹克扑了个空。

  “打电话问。”贝塔拿起电话听筒。

  紧接着从飞翔的鸽群中掉下去几十只鸽子。

  “打信鸽准犯法。”舒克灵机一动。

  “别飞远了,就在他们头上转,拖时间。”贝塔提醒舒克。

  先拨查号台,查旅游局的电话号码。

  又是一阵排枪鸣响。

  “役错。可谁知道他们在这儿打信鸽呢?”儿塔说。

  舒克驾驶直升机在夹克头顶上大约一米远的地方盘旋。

  “请问国际物理会议在哪家饭店开?”贝塔给旅游局打电话。

  直升机猛烈晃动。

  “咱们飞机上有电话。”舒克捅贝塔的腋下。

  夹克跳着够直升机。

  “春园饭店。”旅游局告诉贝塔。

  驾驶舱里冒出烟雾。

  贝塔兴奋了,一边笑一边回击舒克。

  “用这个!’旅游鞋递给夹克一根长树枝。旅游鞋个子没夹克高。

  “行了,找春园饭店吧!”贝塔放下电话。

  “飞机失控!”贝塔大叫。

  “好了好了,别让夹克他们听见。”舒克边躲贝塔边跑进驾驶舱。

  夹克用树枝打直升机。

  “等天黑了,饭店都有霓虹灯标志。现在咱们歇会儿。”舒克说。

  “我们中弹了!我来驾驶。”舒克迅速和贝塔交换位置。

  舒克拿起电话听筒,发愁了: “什么地方管信鸽?”

  舒克用娴熟的飞行技术逗夹克。

  贝塔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直升机在一座高楼的楼顶上着陆。

  直升机急速下降。

  “信鸽协会。”贝塔从电视上看到的。

  夹克满头大汗。

  “你睡会儿,我站岗。”贝塔说。

  舒克使出了全身的解数拼命控制直升机不让它掉在地上。

  舒克拨114查号台。

  “你得给人家点儿希望。”贝塔说。

  “先到外边呼吸新鲜空气。”舒克提议。

  “我去准备伞包。”贝塔说完跑进货舱,取出两个伞包,以防万一。

  “请问您查哪儿?”查号台小姐娇滴滴的声音。

  舒克故意让夹克的树枝碰到直升机几次。

  他俩离开飞机,站在楼顶上活动四肢。

  成百只信鸽中弹身亡。

  “查信鸽协会。”舒克说。

  时间在运行。

  “贝塔你听!”舒克小声说。

  血溅到直升机的玻璃窗上。

  小姐告诉舒克。

  “妈的,用枪打下来算了!”旅游鞋不耐烦地说。

  “听什么?”贝塔什么也没听到。

  “这些人疯了?”贝塔咬牙切齿。

  这大概是地球上的老鼠第一次和人类通电话。

  “打!”夹克扔掉树枝。

  舒克趴下,将耳朵贴在地上听。

  舒克满头大汗,直升机仍然往下掉。

  舒克拨信鸽协会的电话。

  旅游鞋往猎枪里装子弹。

  “救命——”从楼板下边传来微弱的呼救声。

  驾驶舱起火了。贝塔拿灭火器灭火。

  “信鸽协会。”听筒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注意,”贝塔发现了旅游鞋的企图,“他们要用枪打咱们。”

  “去看看?”舒克问贝塔。

  火被扑灭了。

  舒克告诉他有人在打信鸽。

  “能打着我的飞机的人还没生出来呢!”舒克口吐狂言。

  “当然!”贝塔不古糊。

  直升机离地面还有五米的距离!

  “在什么地方?”男人的声音显得很激动,听得出他很想抓打鸽子的人。

  “刚才你不是被打下来了吗?”贝塔说。

  “可能就是下边这间屋子里传来的声音。”舒克判断。

  “贝塔注意,着陆了!”舒克提醒贝塔。这不是一般的着陆。说得确切点儿,是摔下来。

  舒克不知道这里的地名。贝塔查地图。

  “那是暗箭。明着打绝对打不着。不信你看着。”舒克毫不含糊。

  “我去机舱拿根绳子。”贝塔钻进直升机。

  嗵!!!舒克和贝塔的头撞在舱壁上。

  舒克打开仪表查方位。

  旅游鞋举枪瞄准直升机。

  舒克将绳子的一头拴在一根铁管子上,另一头扔到楼下。

  “舒克!糟了!!”贝塔捂着头指窗外。

  “是这儿。”贝塔指着地图上的地名说。

  舒克从空中死盯着他右手的二拇指。

  “我先去看看,你在上边等我的信号。”贝塔抓紧绳子溜下去。

  一个身穿夹克拿着猎枪的男人跑过来,他发现了直升机。

  舒克把方位告诉信鸽协会。

  啪!

  贝塔成功地站在了绳子经过的第一个窗台上。

  “快来看,我打着什么了?”夹克喊。

  “我们马上赶到。”电话挂了。

  枪响了。

  窗户拉着窗帘。贝塔掏出小刀,在纱窗上开了一个口。

  一个穿旅游鞋的男人间声跑来。

  “快把网兜剪破,信鸽协会的人来了对咱们未必有利。”舒克说。

  直升机灵活地躲过子弹。

  他悄悄钻进纱窗,轻轻地把窗帘拨开一条缝儿。

  “哟,直升机!是从天下打下来的?”旅游鞋半信半疑。

  “我去。”贝塔从工具箱里取出一把剪子,然后打开舱门跳出去。

  “你还真行。”贝塔拍拍舒克的肩膀。

  一个中年妇女被捆在椅子上,两个蒙面大盗正在翻箱倒柜找东西。

  “没错,是我打下来的。”夹克说。

  贝塔穿过鸽群,把网兜剪开一个口子。

  又是一枪。

  “说!钱放在什么地方?”一个蒙面大盗问妇人。

  “可能是航模。”夹克说。

  舒克和贝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直升机拉出网兜。

  直升机又躲开子弹。

  女人的嘴被堵着,她摇头。两个耳光。女人的鼻子出血了。

  舒克对贝塔说: “快躲进货舱,别让他们看见咱们。”

  飞机摔坏了,无法启动。舒克抢修,贝塔放哨。

  “你真臭,浪费了两颗子弹,我来。”夹克装子弹。

  贝塔不忍心看这种场面。 

  舒克和贝塔躲进货舱。

  “不好!他们要走了。”贝塔看见夹克他们站起来。

  啪!

  他们从窗口窥视外边的情况。

  “必须在信鸽协会的人来之前拖住他们。”舒克急了。 

  没击中。

  夹克把直升机装进一个大网兜,然后从地上捡鸽子。

  旅游鞋笑。

  几百只中弹的鸽子也被装进大网兜,有的已经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大部分受了伤。它们痛苦地注视着失去的天空。

  “我今天非把它打下来不可。”夹克冒火了。

  “这两个小子真坏!信鸽的主人不定花了多少心血培养这些信鸽,好不容易盼到比赛了,却被他们打了下来。”舒克看到每只信鸽的脚上都有脚环,这些脚环标志着它们的高贵血统。

  连续射击。

  “这种人地震时都震死算了。”贝塔真不想让旅游鞋和夹克这种人逃脱地震的惩罚。

  连续打空。

  “咱们怎么去告诉皮皮鲁?”舒克惊叫。 

  “看,那边来警车了!”贝塔兴奋了。

  几辆警车顺着枪声指引的方向开过来。

  警察包围了夹克和旅游鞋。

  正往猎枪里塞最后一颗子弹的夹克和旅游鞋被戴上了手铐。

  “也不知偷猎信鸽该判几年刑?”贝塔还挺替夹克和旅游鞋操心,他觉得他俩可能刚到结婚的年龄,现在坐牢亏了点儿。

  “少操点儿心,快去找皮皮鲁吧!”舒克按了贝塔鼻子一下。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贝塔松了一口气,  直升机无法起飞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