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小朋友一下车就唱起来,一下子滚到了板凳底下

小朋友一下车就唱起来,一下子滚到了板凳底下

2019-11-08 13:22

  小布头决定要逃走。  

  第二天一清早,雪停了,天晴了。  

  回到炕头的大木箱上,小布头又和小黑熊、布猴子他们玩儿了好半天,这才睡觉。  

  空的儿童车跑得很快。小布头一个人坐在板凳上,心里非常得意。  

  第二天,小布头跟苹苹上幼儿园,可没找到逃走的机会。  

  幼儿园的小朋友坐着儿童车来到幼儿园,给阿姨、老师和炊事员伯伯拜年。天很冷,孩子们的脸蛋儿冻得通红,红得像大苹果。可是他们一点儿也不怕冷,全都欢欢喜喜、蹦蹦跳跳的。  

  早晨天还没亮,小布头就醒了。他看看身边的小黑熊还在睡,就捅捅他。小黑熊翻个身,迷迷糊糊地说:“讨厌……人家还困嘛……”  

  “这回,我可以去找豆豆啦!”  

  晚上,小朋友坐上儿童车回家了。小布头坐在苹苹的衣袋里,胡思乱想。  

  老师、阿姨、炊事员伯伯都站在大门口,笑嘻嘻地迎接他们。小朋友一下车就唱起来:  

  小布头高兴地说:“呀,小黑熊会说话了!”  

  小布头正笑得开心,车子猛地拐了个弯儿。小布头没坐稳,一下子滚到了板凳底下。  

  他在想着逃走的办法。  

  老师新年好!
  阿姨新年好!
  伯伯新年好!
  你们一年辛苦了。
  培养我们快长大,
  建设祖国立功劳!  

  布猴子也醒了。他说:“我早就说了,让他的嗓子好好休息一下,到今天就能说话。”  

  车子又跑了一会儿,停住了。小布头听到了李伯伯的脚步声。可是那声音越来越远,李伯伯走了。  

  要是他能从苹苹的衣袋里溜出去,那就好了。他就坐着儿童车,回到幼儿园去找豆豆他们。可是这不能让苹苹看见。苹苹要是看见了,一定不会放他走的。唉!怎么办呢?  

  小朋友唱了一遍又一遍。阿姨、老师和炊事员伯伯都哈哈大笑,拍着手,把小朋友领到屋子里。屋子里生着一个大火炉,暖烘烘的。太阳光从玻璃窗子射进来,亮堂堂的。小桌子和小椅子楼成了一个大圆圈儿。桌子上摆着一小堆一小堆的糖果和饼干,还有许多玻璃杯。小朋友都坐好了,老师给他们的杯子里倒上热气腾腾的茶。  

  小黑熊坐起来说:“我昨天就能说话,说了好多!”  

  “坏啦!”小布头想,“我大概要在这里过一夜了。”  

  小布头从苹苹的衣袋里探出脑袋瓜儿来。他看见车上连苹苹还有三个小朋友,他们住在同一幢大楼里。  

  小朋友又喝茶,又吃点心。正在这热热闹闹的时候,小老师和徐老师走进来了。哎哟!她们抱了一大堆什么东西呀?  

  小布头说:“可是谁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小布头不那么高兴了,他觉得有点儿害怕。天黑啦,虽然穿着外套他还是有点儿冷。他把身子缩成一团儿,躲在板凳下面一动也不动。  

  不一会儿,儿童车停住了。蹬车的李伯伯打开小门儿,把最小的小朋友抱了下去。他刚要回头来抱第二个,只听得“哎呀”一声喊,先下去的小朋友不知怎么地摔了个大斤斗,趴在雪地里哭起来。  

  小朋友一看,都跳起来了:“咦!小老虎!”  

  小黑熊说:“我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你们不明白,我再给你们说一遍!”  

  “没关系!”小布头想,“我就在这里睡一夜吧!明天早晨,李伯伯就会拉我去接豆豆的,那不就找到豆豆了吗!”  

  苹苹一听到小朋友摔倒了,急忙站起来,要跳下车去。  

  “还有长颈鹿!哈!还有大洋娃娃!”  

  他就呱啦呱啦说开了。  

  小布头不再发愁了。他迷迷糊糊地,有点儿想睡觉,忽然觉得身子震动了一下。小布头睁开眼睛一看:咦!车子又动了。怪呀!这是到什么地方去呢?是去接豆豆吗?  

  “呀,”小布头趴在衣袋口上想,“这可是个好机会。我得勇敢点儿,赶快溜出去。”  

  “哎呀,小汽车!小花猫!布猴子!”  

  二娃在被窝里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爬到大木箱前边,去拿小布头。他刚朝大木箱上看一眼,就大喊大叫说:“小布娃和黑狗!妈妈,我的小布娃和黑狗回来啦!”小朋友一下车就唱起来,一下子滚到了板凳底下。  

  车子跑了一会儿,拐了几个弯儿,跑进了一个大门。很亮很亮的灯光,从儿童车的小玻璃窗口射进来,晃得小布头睁不开眼睛。一会儿,外边又暗下来了,车子也停住了。  

  苹苹弯着腰往下跳,小布头就趁这机会,从她的衣袋里溜了出来,留在儿童车里的板凳上。  

  每个小朋友都分到了一件玩具。大家快活极了,拍着小手,又唱起来:  

  田阿姨正在外屋里做饭,听见二娃尖声叫,急忙跑进来。她看见小儿子光屁溜儿站在炕头,就说:“哎哟,大惊小怪地干什么呀,我还当是你掉到地上去了!”  

  小布头听得外边人声嘈杂,还有“轰轰轰”的,汽车发动的声音,“丁丁当当”的,铁东西碰撞的声音。  

  李伯伯已经把摔倒的小朋友扶起来了。苹苹给小朋友拍掉了身上的雪,还哄小朋友说:“快别哭,咱们到家啦!”  

  谢谢好老师!
  谢谢好阿姨!
  给我们发玩具!
  给我们做新衣!  

  二娃还叫:“黑狗跑到老鼠洞里,把小布娃救出来了,你看!”  

  “嗬,老李,您怎么也来啦?”有一个挺大的嗓门儿喊了一声。  

  李伯伯拉着小朋友的手,把他们送到大楼门口。小朋友说:“李伯伯,明天见!”  

  小老师说:“孩子们,应该谢谢共产党和毛主席。咱们的快乐,都是共产党和毛主席给的。”

  田阿姨一边给二娃穿衣服,一边说:“啊,真的!”  

  “你们这儿这么热闹,我能不来吗!”小布头听出这是李伯伯的声音。  

  “小朋友,明天见!”李伯伯说。  

  小朋友看着墙上毛主席的相片,拍着小手,笑嘻嘻地唱起来:  

  她又对二娃讲:“今儿个晚上你回来,妈妈带你去开联欢会,听唱歌,看跳舞!”  

  “可是您蹬了一天儿童车,也该休息休息啦!”又是那个大嗓门儿。  

  李伯伯没看见小布头还留在儿童车里。他关上小门儿,骑上车子就蹬走了。  

  谢谢共产党!
  谢谢毛主席!
  我们生活多快乐,
  都因为有了你!  

  二娃说:“我知道!我们老师说啦,城里叔叔来开工厂,还有小朋友,还有姐姐。我们还练习唱歌,晚上我还唱哪!”  

  “听说机器挺多,汽车不够用。”李伯伯说。  

  苹苹也一点儿不知道,小布头已经溜出了她的衣袋。  

  小老师坐下来弹钢琴,大家一齐唱《社会主义好》。不光小朋友唱,老师阿姨也唱;不光老师阿姨也唱,炊事员伯伯也唱。  

  田阿姨笑着说:“是吗?咱们家二娃可真长了本事啦!”  

  “你那个娃娃车,门儿才一点儿大,能放进机器去吗?”另一个挺尖的声音问。  

  小布头就这样逃走了,就这样离开了苹苹。

  大家都很高兴,只有一个小朋友不高兴,他叫豆豆。豆豆为什么不高兴呢?他分到的玩具太小啦,是一个戴着小尖帽子的小布娃娃,只有豆豆的小手儿那么长。你们一定猜到了:这个小布娃娃就是小布头。  

  傍晚,二娃从幼儿园回来,对小布头说:“姐姐给我布娃子和黑狗,我没给姐姐。今天开联欢,我把你送给姐姐,好吗?你是个乖娃,听话!”  

  大嗓门儿说:“嘿!人家老李的可是‘万能车’,能拆能卸!”  

  小老师看见豆豆不高兴,就走过来问他:“豆豆,你怎么啦?”  

  小布头已经知道这个“姐姐”是谁了。他的心快活得“咚咚”直蹦。  

  小布头也不懂他们讲些什么,只听见“辟辟拍拍”几声,接着就有一阵冷气,向他脸上直扑过来。小布头抬头一看:哎哟!满天的星星在对他眨巴眼睛。  

  豆豆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小东西,一句话也不说。  

  吃过晚饭,田阿姨给二娃换上小花袄。田阿姨自己也穿上一件鲜亮的蓝布小褂子,还对着镜子梳了半天头,最后在头发上插了一朵小红花。  

  李伯伯拆掉了儿童车的棚子,又搬上了板凳。现在,儿童车变成一辆平板车了。小布头就躺在平板车中央。  

  小老师又问:“你不喜欢这个小布娃娃,是吗?”  

  二娃刚把小布头抱在怀里,田阿姨就抱起二娃。二娃爸和大娃也穿好衣服,跟在他们后头走出来。  

  小布头心里很着急。他就喊:“李伯伯,我在这儿哪!”  

  豆豆点点头。  

  小学校的门口好热闹呀!村里的好多叔叔伯伯和阿姨在那里出出进进。门口挂了两盏老大老大的红灯笼,还横着一块很长很长的红布。学校的那间最大的房子里,火炉烧得暖烘烘的。老郭爷爷捋着白胡子,站在炉子旁边呵呵地笑。大屋子里摆满了长凳,屋顶上挂着一盏特别亮的气灯,还挂了不少花花绿绿的小纸条。小布头一看,哎哟!比幼儿园小朋友过新年还好玩呢!  

  可是这地方闹得那么厉害,李伯伯什么也没听见。他转身就走了。  

  小老师笑了。她说:“这个小布娃娃多好玩儿啊!我最喜欢他了。你看,你不喜欢他,他都难过了!”  

  田阿姨把二娃放在长凳上,自己也坐下,二娃爸和大娃也都坐下来。  

  不一会儿,李伯伯回来了。他搬来了一个四条短腿的黑黑的铁家伙,放在平板车上。小布头赶紧打了个滚儿才算没叫那个铁家伙给压在底下。可是这一滚儿,他的漂亮的小外套却滚掉了,周围漆黑的,他怎么摸也没摸着。金沙电玩城,  

  豆豆不说话,眼睛老看着旁边的苹苹,苹苹抱着一个大洋娃娃,那才漂亮呢!可是他自己的,才这么一丁点儿。  

  小布头在二娃的手上东张西望,看苹苹在什么地方。后边长凳上坐着好些小女孩儿,可都不是苹苹。二娃也回头找。他告诉小布头:“姐姐还没来呢!”  

  接着,平板车上又放了几件很大很重的家伙。李伯伯就蹬着车子走了。  

  苹苹看豆豆老是盯着她的手瞧,心里想:“豆豆一定是喜欢我的大洋娃娃。老师告诉过我们,要帮助小朋友。爸爸也说过,好孩子要先想到别人。”  

  大屋子里的人越来越多,快要坐满了,只有最前头的一排长凳还空着。那些人有的抽烟袋,有的聊天儿,有的逗小孩子。忽然屋角里有个人喊:“大伙儿听着:欢迎老村长给咱们唱个歌,好不好啊?”  

  小布头看看前边,前边是三辆大卡车。大卡车都瞪着两只大眼睛,把马路照得通明,一边往前跑,一边“轰轰”地叫着。小布头又看看后边,后边是一连串三轮平板车,和他坐的一模一样。  

  苹苹就对豆豆说:“豆豆,这个大洋娃娃,给你吧!”  

  大伙儿一听都笑了,一齐喊:“好哇!老、赵,来一个!老、赵,来一个!”  

  大车小车接成了一条龙,在马路上奔跑,好热闹呀!  

  豆豆使劲地摇摇头。小老师知道豆豆是不好意思,就说:“豆豆,苹苹乐意给你,你就跟她换吧!”  

  有个人站起来了。小布头一看,嘻,这个“老赵”他认得!原来他就是从老鼠洞里把他救出来的那个黑胡茬子伯伯。你们大概也记得他。黄珠儿在她的故事里讲了好些他的事。  

  可是小布头觉得怪冷清的。他坐在车上,车上的同伴全是些铁家伙,都一本正经的,半句话也不说。小布头有点儿心慌,他自言自语地说:“唉哟!这是往哪儿去呀?”  

  后来,豆豆就和苹苹换了。  

  黑胡茬子伯伯向大伙摆摆手,笑着说:“我唱得不好听。一唱,把你们全吓跑啦……”  

  “火车站呗!”回答他的,是一个很沉重的声音。  

  后来,豆豆就快活起来了。  

  一句话说得大伙儿都笑了。老郭爷爷站起来,捻着白胡子说:“你唱吧,我保险不跑!”  

  小布头吃了一惊,这是谁在说话呢?李伯伯一心一意地在蹬车,连头也没有回过来。要不,就是身边的那个四条短腿的、差一点儿把他压在底下的小铁家伙吧!  

  豆豆捧着大洋娃娃,和小朋友一同唱歌,一同跳舞,一同快活地笑起来。  

  大伙儿又哈哈笑起来。黑胡茬子伯伯说:“待会儿李厂长跟那些工人老大哥来了,咱们欢迎他们唱。他们唱得可好听!你们说,好不好啊?”  

  “你是谁?”小布头有点儿害怕。  

  苹苹也很快活,虽然小布娃娃很小,可是苹苹帮助小朋友了呀!  

  有人喊“好”,也有人喊“他们要唱,你也得唱!”大多数人光是喊:“老、赵,来一个!老、赵,来一个!”  

  “我是小电动机。”那个小铁家伙挺和气地回答。  

  小朋友和老师阿姨玩了一会儿,都回家了。因为这一天是元旦,幼儿园放假。小朋友要回家住,和爸爸妈妈一同过新年。  

  黑胡茬子伯伯就唱了一个《东方红》。二娃在幼儿园里学过,也会唱,他就跟着唱。  

  小布头不再害怕了,他生气地对小铁家伙说:“你刚才差点儿把我压扁了。连我的外套,也叫你给弄丢了。你一点儿都不懂礼貌。我才不乐意跟你说话呢!”  

  现在,小布头就跟苹苹一同回家了。小布头分给了豆豆,豆豆不喜欢他,使他难过得差一点儿哭出来。后来一想,那么多小朋友看着他,哭鼻子多丢人哪,小布头就没哭。  

  歌儿唱完了,大伙儿又喊:“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个要不要?”  

  小电动机还是挺和气地说:“真对不起,我刚才没看见你呀!因为车间里特别亮,我刚一出来有点儿看不清楚。要是你刚从很亮很亮的屋子里出来,到了挺黑挺黑的地方,你不是也什么都看不清楚吗?”  

  当然喽,苹苹是个女孩子。小布头本来想找个男孩子,好向他学习勇敢。可是,苹苹不是也很勇敢么?上儿童车的时候,豆豆还要伯伯抱上去,苹苹就不用,她胆子大,一跳就跳上去啦!  

  “要……!”  

  小布头一听,他说得也对。再说,一个人多冷清呀!小布头就乐意跟他说话了。  

  苹苹还多么爱小布头呀!在回家的路上,苹苹坐在儿童车上,对他看了又看,一边看一边笑,还用暖呼呼的小毛手套裹着他,问他说:“你冷吗?不要紧,一会儿就到家了。到了家,先给你烤烤火,再请你坐火车。那小火车才好哩!不用推它,它自己就会跑。那时候,你就是火车司机啦!”

  正吵得热闹,有个人在门口喊了一声:“乡亲们,工人老大哥来啦!”  

  “你刚才说,你是什么来着?”小布头问。  

  这时候,屋子里的人一齐鼓起掌来,靠门坐的人都往外跑。锣鼓“咚咚咚、锵锵锵”地敲打起来,中间还夹杂着“噼噼啪啪”的小鞭炮和“腾──叭”的二踢脚声。  

  “小电动机。”  

  二娃把小布头夹在胳膊肘儿里,跟大伙儿一起鼓掌。他怕小布头掉在地上,接着又把小布头装进花棉袄的衣袋里。  

  “电动机是什么呀?”  

  这可真糟,小布头一下子什么都瞧不见了!  

  “是一种机器。”小电动机回答说。  

  他听见杂乱的脚步声,有些人从身边走过。接下来响起黑胡茬子伯伯的声音:“请坐在这儿!”  

  小布头说:“我也是一种机……一种机器。”  

  好像有好几个人在他们前边的长凳坐下来。  

  小电动机有点儿奇怪:“你也是一种机器?”  

  到底这里头有没有苹苹?  

  “怎么,”小布头有点儿不满意,“就兴你是机器,人家就不能是机器!”  

  小布头使劲听,听不到有她的声音。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小电动机连忙说,“我是说……我的意思是……你是一种什么机器呀?”  

  大会开始了。有个人讲话,这是黑胡茬子伯伯。他说,村里的机器越来越多,可是,出了毛病不会修,要拉到城里的工厂去,很耽误时间。这下子好啦,李厂长和许多工人老大哥来了,来支援我们,建立一个农具修配厂。这个厂,哈,咱们真有福气,就建在咱们这个村里。咱们这个村比哪个村都方便!  

  “苹苹说我是……我是……”小布头想不起来,只好问小电动机:“是什么来着?”  

  他一边讲,大伙儿一边鼓掌叫好儿。讲完了,黑胡茬子伯伯说:“欢迎李厂长讲话!”  

  “我怎么知道呢!”小电动机说。  

  这个“李厂长”刚说出第一句,小布头就怔住了。这声音好熟呀!啊,对了,这是苹苹的爸爸!没错儿,就是他!  

  “反正是一种机器。”  

  那么苹苹呢?苹苹是不是也跟她爸一块儿来参加联欢会了?苹苹的爸爸走上台以前就坐在他的前边,跟他们紧挨着。要是苹苹也来了,那苹苹就坐在他身旁!  

  小布头想不起来,干脆不想了。小电动机可还是帮着小布头想。他问小布头:“这种机器,是干什么用的呢?”  

  等到一个人喊:“现在文艺节目开始!”大屋子里又热闹起来,“嗡嗡”的一片说话声,小孩子还跑来跑去。  

  “是开火车的。”  

  就在这时候,小布头听见一个小女孩子说:“二娃,到这儿来坐!”  

  “哦!是‘司机’吧?”小电动机问。  

  小布头的心“咚咚”地跳起来。这是苹苹的声音!  

  “对啦!对啦!”小布头快活得拍起手来,“就是‘司机’,这种机器是管开火车的。”  

  “苹苹!苹苹!”小布头在二娃的衣袋里叫起来,“苹苹,我在这儿!小布头在这儿!”

  小电动机说:“‘司机’是人哪!”  

  小布头说:“我也是人哪!──又是人,又是机器。”  

  小电动机想笑,可是他怕小布头不高兴,没笑出声音来。  

  “你是干什么的?”小布头问。  

  “我吗?我是带动抽水机的。”  

  “干吗要带动抽水机呢?”  

  “带动抽水机,让它抽田里的水。”  

  “干吗要抽水呀?”小布头还不明白。  

  小电动机说:“天要是老下雨,田里的水就太多了,会把庄稼给淹死的。抽水机把田里的水抽出来,才能让庄稼长好。”  

  “长好了有什么用?”  

  “长好了,就能打好多好多粮食。”  

  小布头一听说“粮食”,就想起苹苹和他吵架的事儿来,心里有点儿别扭。他想说点儿别的。  

  “你还干什么?”小布头问。  

  小电动机说:“还带动抽水机,让它把井里的水抽上来。”  

  “还是抽水呀?”小布头有点儿不耐烦了。  

  小电动机说:“是呀。天要是老不下雨,田里的水太少了,庄稼就会枯死。把井里的水抽上来,浇在田里,庄稼就能长好,就能打好多好多粮食。”  

  只是粮食!小布头真不耐烦了,他说:“你除了带动抽水机,就不会干点儿别的?”  

  “会呀!”小电动机很得意地说,“我会干很多很多活儿:我还能带动碾子

……”  

  “碾子是干什么的呀?”  

  “把稻子碾成大米呀!我还能带动磨子……”  

  “磨子又是干什么的呀?”  

  “把麦子磨成面粉呀!大米和面粉,都是最最好的粮食……”  

  还是粮食!小布头不耐烦极了。他用两只手使劲地捂住耳朵。  

  “你怎么啦?”小电动机吃惊地问。  

  小布头没听见。  

  “你怎么啦?”小电动机大声问。  

  这回小布头听见了,他说:“我……我有点儿……有点儿冻耳朵。”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朋友一下车就唱起来,一下子滚到了板凳底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