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这山上什么野兽也没有,大狮是秃秃大王养的

这山上什么野兽也没有,大狮是秃秃大王养的

2019-11-08 13:22

  秃秃大王和许多人到了那座山上。大家就把弓箭、刀子拿出来,打起猎来了。

  小明和白胡子老公公和十二个小迷迷和大狮和许多许多人都在那里走着。他们要走到秃秃宫去。这条路是很长的,恐怕要走五个钟头哩。

  大狮究竟是什么人呀?大狮是一个狮子狗。大狮的头发很长,一直披到领子上。大狮是秃秃大王养的。秃秃宫里的墙壁上面那些花,都是大狮画的。大狮的画,不是给我们看的,是给秃秃大王看的,秃秃大王就把大狮养在家里了。

  打什么东西?这山上什么野兽也没有,连飞禽也没有呀!秃秃大王原来是来打

你们要听故事,是不是? 好的,好的。咳哼我们中国有许多人有这个古怪毛病,说起话来先要咳嗽几声咳哼!咳哼!

  读者诸君,我们不能够跟他们走五个钟头,我们先到秃秃宫去看看吧。

  但是大狮并不是秃秃大王的大臣,大狮非常希望做一个大臣,就想道:“我一定要立一个功。我一定要给秃秃大王做一件事,秃秃大王就可以更欢喜我,就会叫我做大臣了。”

……  

各位小朋友,各位大点的小朋友,再大些的朋友,我来讲一个故事:咳哼!从前有一个公主等一等!我要你们猜猜看!这位公主是怎样一个人?

  秃秃宫里有一个人,这个人只有三尺高,头是光的。这个人正在那里吃蚯蚓蛋炒饭。这个人是我们认识的,原来就是秃秃大王。

  后来大狮知道秃秃大王想要捉小明和冬哥儿来,大狮就跑出去了。跑呀跑的就到了老米家的旁边。忽然听见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还有一个猫,在里面说话。哈,这就是小明和冬哥儿和老米。大狮知道老米要到秃秃宫去打听,大狮就先跑掉了。跑到秃秃宫,等老米来。老米到了秃秃宫,正要爬上墙去,大狮就把老米抓住了。

  故事说到这里,忽然“──—”叫起来了,我的话就被“──—”打断了。

马上就可以猜到的:那位公主是一个好人,很美丽。

  秃秃大王吃呀吃的,忽然翻了一下红眼睛,对百巴扑唧看看,嘴里说:“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大狮笑了起来。“汪汪汪汪汪!”──大狮是这样笑的。

  “──—”叫道:“大家上好箭!那个土堆上可以打猎!那个土堆上有许多的东西可以打!”

哈,不错,猜对了。

  百巴扑唧就拿一瓶红酒来给秃秃大王,这瓶酒是人血做的。秃秃大王喝了一杯人血酒,就问二七十四道:“现在还有几瓶酒?”

  老米就吓了一大跳,说道:“你不是帮我们的吗?”

  大家就跑到那个土堆上去。大家就射箭,打起猎来。大家手里拿着的弓都是小弓,是用一根筷子做的。

原来那些故事----说来说去总是这样的。

  “还有一万瓶。”

  “汪汪汪!帮你们吗?汪汪汪汪汪!我是秃秃大王养的。秃秃大王要捉你们,我大狮就来捉你了。”说完之后,大狮就抓着老米跑到秃秃大王面前。

  秃秃大王说道:“呼呼!呼呼!今天打猎打的东西真多呀!呼呼!呼呼!”秃秃大王因为没有牙齿,说起话来漏风,所以会“呼呼”、“呼呼”地叫。

你拉着你妈妈,或者爸爸,或者祖母,或者哥哥,或者老师,请他们说一个故事,他们就把书上看来的告诉你,从前有一个国王,有三个儿子或者从前有一个神仙于是你规规矩矩坐着。你也不想问妈妈要东西吃。你也不跟同学打架。你眼睛睁的很大。把手指放在嘴里。(啊呀,这么大了,还把手指放在嘴里!)

  “只有一万瓶了吗?”秃秃大王咂咂嘴说,“我一天要喝多少瓶?”

  大狮对秃秃大王鞠了一个躬,说道:“老米是帮小明和冬哥儿的。我现在把老米捉来了。”

  二七十四就把打猎打得的东西数了一下,高兴地说:“一共打得了一千二百个!”

有时候你去看童话。图书馆的那些儿童故事,看的人多极了。书脚弄的卷了起来。书上还有许多黑手印。(为什么不洗手呢?啊呀,真脏!)这些书里面说道国王、公主、三个王子、神仙、天使、魔鬼。三个王子一定都是很好很聪明的人,魔鬼一定会被神仙打死,还有呢,是讲有两兄弟,哥哥是坏人,弟弟是好人,哥哥抢弟弟的钱,哥哥欺负弟弟小朋友你想想看看,后来怎样?

  二七十四算了一算:“你一天要喝五千瓶。”

  秃秃大王正在那里吃人肉丸子,他把两个人肉丸子放在嘴里,答道:“哇咿呀,哇哇咿呀咿。哇哇,哦嗯哇咿啊哗啦哇?哇咿!”──因为有两个人肉丸子放在嘴里,所以说起话来就听不明白。

  百巴扑唧把打得的一千二百个装到一个口袋里。

你很快就答道:后来哥哥穷了,弟弟成了富翁了。

  秃秃大王是不会算算术的。秃秃大王想道:“我还有一万瓶,我一天要喝五千瓶,这一万瓶能喝多少日子呢?”秃秃大王算来算去算不出,这一万瓶酒究竟能喝多少日子呢?或者能够喝二百六十三年,或者能够喝两秒钟,秃秃大王一点儿也算不出。

  大狮对着百巴扑唧的耳朵道:“秃秃大王说什么?”

  啊呀,说了老半天,他们打猎究竟打了些什么东西呀?打得那么多,打得了一千二百个。原来是蚂蚁,一千二百个蚂蚁。

好,那么另外再说一个,咳哼!从前有一个小孩子,爸妈都死了,没有钱,还有人欺负这个小孩子后来呢?再猜猜看。

  如果秃秃大王和你同班读书,秃秃大王一定要留级的。

  “秃秃大王说,要把老米关起来。”百巴扑唧说了之后,又用袖子揩鼻涕。

  打了蚂蚁之后,“──—”又叫道:“这里有蚯蚓!”

后来这个小孩子也成了富翁了。

  后来秃秃大王说:“不要紧的。我不会算,二七十四会算的。二七十四,这一万瓶酒还可以喝多少时候?”

  “──—”说:“百巴扑唧真脏呀,百吧扑唧用袖子揩鼻涕。”

  大家又打起蚯蚓来。这时候已经十一点钟。忽然天上飞来了许多黑云。太阳躲了起来,要下雨了。地上有点潮湿了,秃秃大王的脸上就长出了许多青苔。

怎么会变成一个富翁呢?

  二七十四拿石板算了一个钟头,答道:“还可以喝两天。”

  老米非常恨秃秃大王,也恨秃秃大王的大臣。老米就羞百巴扑唧道:“鼻涕拖了三尺长,用袖子揩鼻涕真正脏。晚上有月亮,早晨有太阳。秃秃秃秃秃大王,百巴扑唧不要脸!”

  秃秃大王说:“要下雨了,我们快回去呀。二七十四呀,算一算我们打得了多少东西。”

因为有天使帮他。有神仙帮他。或者神仙送他一个葫芦,他只要把葫芦一摔,就有四个魔鬼来替他做事。

  “只能喝两天吗?赶快再做几万瓶酒吧。”

  百吧扑唧生气了,就打了老米一拳。

  二七十四就答道:“一千二百个蚂蚁都受了伤,五十五条蚯蚓三寸长,十只蟋蟀十四条腿,还有五对臭蟑螂。”

不错,那么,如果这个小孩子有一天在路上看见公主了呢?

  百巴扑唧想了一想说:“二七十四,现在还有许多人欠了秃秃大王的钱,我们可以要他们还钱。如果他们还不起钱,我们就把他们捉来做酒。”

  秃秃大王说:“不许打!打了会打瘦的,我要吃胖的。快把老米关起来,养胖了给我吃!”

  秃秃大王对“──—”说:“今天有好菜吃了。啊呀,我今天还没有吃鸦片烟哩。我要吃鸦片烟。拿鸦片烟煮蚂蚁吃,好不好?”

那么,他后来就一定跟公主结婚。他后来做了国王。这也是神仙帮他们。

  秃秃大王快活起来了,牙齿又短下去了,叫道:“呼呼呼,真享福,把欠钱的人数一数,好拿来做酒吃下肚,吃得肚子像面鼓。”

  于是有两个魔兵把老米带走了。

  百巴扑唧用袖子揩一揩鼻涕说:“我也要吃鸦片烟。”

答得好!对!可以得一个超。

  百巴扑唧说:“吃得光头像烧豆腐。”

  二七十四对百巴扑唧说道:“如果你不用袖子揩鼻涕,老米是不会羞你的。”

  “你也吃,大家吃。我请大家吃。”

哈,这些故事真好啊!我们用不着去念书,也用不着去做事,反正有神仙帮我们的。算什么算术呢?

  秃秃大王不懂,问道:“谁是光头?”

  “我用袖子揩鼻涕揩惯了呀。”

  大家就走下山来,乌鸦音乐队又唱起歌来了。

李儿买了七个桃子,吃了三个,又买了六个,一共还有几个?真讨厌!

  “秃秃大王是光头!”

  “──—”忽然笑道:“我有一个好方法,有了这个方法之后,你就不会拿袖子揩鼻涕了。”

  大家走进一个村子,这村里有许多人,看见秃秃大王来了,大家就躲到家里去了。大家都怕秃秃大王。因为大家都知道秃秃大王是很凶暴的。

每天也用不着六点钟起来夹着书包上学去。我们也用不着看报,用不着晒太阳。我们只要一天到晚睡在床上就好了,因为反正有神仙帮我们。

  “谁是秃秃大王?”

  “你告诉我吧。”百巴扑唧说。

  秃秃大王问:“这村子里为什么没有人?”

这山上什么野兽也没有,大狮是秃秃大王养的。中国很穷吗?被人家压迫吗?

  “你就是秃秃大王。”

  “你如果给我五个铜子儿,我就告诉你。”

  “──—”说:“大家都怕你。”

不要紧。我们反正会得一个葫芦。只要把葫芦一摔咯嘟!就有四个魔鬼来听我们的吩咐,什么事都办得到。我们用不着研究这世界情形。我们用不着自己来对付敌人。

  “呼呼!原来我就是秃秃大王。秃秃大王是很好很好的好人哩。”

  “我给你两个铜子儿吧。”

  秃秃大王牙齿又长了,说道:“哇哇哇,岂有此理!这村子里的人应该出来给我磕头呀。‘──—’快叫他们出来磕头,不磕头的人就杀!”

好极了,好极了。你如果是一个懒小孩,听了这些故事,就再高兴没有了。

  “你是……”百巴扑唧说到这里,鼻涕滴下来了。百巴扑唧不拿袖子揩鼻涕,只拿手巾揩,手巾是人皮做的。

  “不行。”那位“──—”先生说,“一定要五个。”

  二七十四就带十个魔兵到那村子里的人家里去,对那些人说:“大家快快往外爬,不爬出来的都要杀,不管五七二十八!”

可是你看见过天使神仙没有呢?没有!

  秃秃大王吃完蚯蚓蛋炒饭以后,就站起来走出去散步。百巴扑唧和“──—”和二七十四和许多狼兵都跟在秃秃大王后面,走呀走的就走到了花园里。花园里的东西都是黑的。黑的花,黑的草,黑的地,亭子是人的骨头做的。亭子顶上放着一个骷髅头。亭子旁边有个池子,池子旁边有一块牌子竖着:

  “五个太多了。”

  那些村子里的人就只得跑出来,跪到地上,对秃秃大王磕头。这个村子里有好多好多的人,这许多人里面,有一个女子非常美丽。秃秃大王就叫道:“这个女子真美丽呀。你叫什么名字?”

可是你看见过那个宝贝葫芦吗?也没有!

  养蛆池
  秃秃宫十景之一

  “两个太少了。”

  那美丽的女子说:“我叫作干干。你叫作什么名字?”

原来这全是瞎想出来骗人的。有些是古时候的人没有常识,就想出一个菩萨来。这些故事应该请古人去听。

  如果你走到养蛆池的旁边,你就会闻到一股很臭很臭的臭味。原来池子里放的并不是水,是什么东西呢?是……真臭呀,池子里的东西真臭呀。池子上面有几万个,几十万个,几百万个苍蝇飞来飞去。还有几万万条,十几万万条蛆爬上爬下。

  “我给你三个铜子儿,你告诉我吧。”

  但是秃秃大王忘记自己的名字了,就对百巴扑唧的耳朵低声说:“我叫作什么名字呀?”

有些人呢,自己不长进,就空造一个神仙来帮助自己。还有一些人呢,那就故意让我们上当,叫我们懒惰,就好来调摆我们。

  读者诸君,你们猜猜看,这池子里是什么东西。

  “一定要五个。”

  “你叫做秃秃大王。”

一个强盗会笑嘻嘻地对我们说:强盗?这是一种什么东西啊?我听都没有听见过。世界上哪里有这种东西?哈呀,你放心好了,就是有强盗也不要紧,反正神仙会帮你的,怕什么!

  秃秃大王在这个池子旁边行深呼吸。百巴扑唧和“──—”和二七十四也在池子旁边行深呼吸。

  百巴扑唧发怒了,大声道:“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打你!”

金沙电玩城,  “我叫作秃秃大王,”秃秃大王对干干说,“我是世界上最大的王,我住在秃秃宫。干干呀,过几天到秃秃宫来玩儿玩儿吧。”说完就走了。

我们听了就放心了。哪知道正在这时候,那个强盗,就抢进门来,我们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就是那个故事的好处。

  这时候池子上许多苍蝇都飞到秃秃大王头上来了,说道:“池子里的汤,不及秃秃大王头顶香,大家快来吃一场。”许多苍蝇就在秃秃大王的头上舐起来了,苍蝇是很爱秃秃大王的。

  “──—”也叫道:“我也打你!”

  秃秃大王回到秃秃宫之后,就想娶干干做妻子。秃秃大王有三千七百六十七个妻子,但是都没有干干那么美丽。秃秃大王坐在人骨头做成的椅子上,用手靠在脸上想着。手一靠着脸,脸上的青苔就掉下了许多。秃秃大王想道:“我一定要娶干干做妻子,我一定要娶干干做妻子。”

当然还有些故事是不谈神仙的,也没有天使。只说道:从前有一个主人,一个奴隶。咳哼!主人躺在沙发上抽雪茄烟,叫奴隶来替他脱鞋子,替他倒茶。奴隶很勤快,很恭顺。就是主人打了他一个耳光,他也只对主人鞠一个躬,哼也不哼。这真是一个好奴隶。主人就赏了他两毛大票。

  秃秃大王行了几十下深呼吸之后,就说这池子旁边的空气真新鲜,于是秃秃大王又向前面走了过去。前面是一条很黑的巷子。秃秃大王一走到这巷子里,这巷子里就亮了起来,原来是秃秃大王的头顶放光。

  秃秃大王已经吃完了人肉丸子,就对他们说:“不许打架!你们的事,应当由我来判断。百巴扑唧说三个铜子儿,‘──—’说五个铜子儿。我说,要百巴扑唧给‘──—’四个铜子儿,‘──—’就把那方法说出来。”

  想呀想的,秃秃大王就对“──—”说:“‘──—’你去对干干说,我请她来做我的妻子。”说了之后又问二七十四:“村子里的人,谁欠了我的钱?”

你当然懂得了这个意思。一点儿也不错,你只要做一个好奴隶,主人就赏给你钱。他叫你从奴隶再升一级,升到奴才级里去。因为你做奴隶的成绩好。奴才是什么呢?明天上公民课的时候,你去问问老师吧。

  这巷子的两边有一间一间的房间,房间里关着许多女子,每一个房门口有一块牌子,写着号码:

  百巴扑唧就给了“──—”四个铜子儿,“──—”就把那个方法说了出来:“你在袖子上钉两个扣子,就不会用袖子揩鼻涕了。”

  “有五万个人欠了你的钱,有一个人叫作由君,由君上星期向你借了一个铜子儿。说好了今天还你的。”

这个小册子里的故事,就是想告诉你:做富翁的好处,求神仙菩萨的好处。还想说说不必说了。反正你自己会去看的。不过这些故事说的好不好,也许你会把嘴一撅,把书一摔,那我可保不定。

  秃秃大王的妻子
  第一八九七号  

  百巴扑唧听了“──—”的话,在袖子上钉了扣子。鼻涕又淌下来了,百巴扑唧用袖子揩鼻涕,扣子擦在脸上,疼了起来,后来就不敢用袖子揩鼻涕了。

  “好,你去向由君讨债。‘──—’要去请干干做我的妻子。你和‘──—’一同到村子里去吧。”

好了,现在我们就开始吧咳哼!咳哼!从前有个 不,还是请你翻开下面一页来。

  秃秃大王又忘记了。问“──—”道:“这许多女子是谁?”

  现在穿西装和操衣(操衣是对我国解放前学生穿的制服的称呼)的人,袖子上都有扣子,所以都不会用袖子揩鼻涕。

  二七十四和“──—”就到那村子里去了。

第一章 出宫打猎

  “是你的妻子。”

  秃秃大王对百巴扑唧说道:“好了,现在你不用袖子揩鼻涕了。用袖子揩鼻涕真脏呀。一个人总要爱干净,我是不用袖子揩鼻涕的。”

  下雨了,宫殿里非常潮湿,秃秃大王脸上又长了青苔。秃秃大王打了一个呵欠,就去睡觉了。百巴扑唧赶忙叫听差挂旗子,挂灯笼,因为秃秃大王要结婚了。

世界上最大的宫殿是什么宫殿?是秃秃宫。秃秃宫在什么地方?星期日去玩玩好不好?可是谁也不知道秃秃宫在什么地方,因为秃秃宫现在已经没有了。秃秃宫是从前的宫殿。秃秃宫是从前的秃秃大王的宫殿。 秃秃大王是个什么大王?是怎么样一个人?秃秃大王是一个很阔气的大财主,有许多许多的地。究竟他有多少地,连秃秃大王自己也说不清楚。秃秃大王只会说:你从秃秃宫往东走,尽走尽走,走一个月,可也走不出我的地。你从秃秃宫往西走,尽走尽走,走一个月,可也走不出我的地。你从秃秃宫往南走,也一样。你从秃秃宫往北走,也一样。 所以秃秃大王老是告诉别人:我秃秃大王是一个很伟大的大王。

  “呼呼呼,我有这许多妻子!妻子太多了没有用,我来吃掉几个吧。”

  秃秃大王站了起来,他身上的苍蝇就“嗡”一声飞了开去,过了一会儿又飞到秃秃大王身上来。

可是秃秃大王只有三尺高,脑顶上光溜溜的,一根头发也没有。眼睛是红的,脸上还长着绿毛,原来他脸上发了霉。耳朵附近还生出了几个小菌子。

  说呀说的又走到了前面,前面有一间一间的牢房,牢房里关着许多人。秃秃大王叫道:“这里有这许多人,为什么不杀了给我吃呀?”说了之后,就把红眼睛翻起来看着“──—”。

  秃秃大王走到一面镜子前,照着镜子。秃秃大王问:“我美丽吗?”

苍蝇可最喜欢秃秃大王了,常常是几千几百地拥在秃秃大王身上,爬来爬去,飞来飞去,一面还哼哼叽叽:嗯嗯嗯,我爱不洗脸的人,嗯嗯嗯,我爱不洗脸的人。

  “──—”说:“这些人本来是瘦子,等养胖了再给你吃。”

  “美丽极了!”大狮说,“你的眼睛是红的。你的头是光的,光得真好看。你只有三尺高,这是最美丽的,身子高的人真丑。你的脸上还有绿毛,世界上的人,只有脸上有绿毛的人最美丽。”

可是这些苍蝇常常要受惊担吓,因为秃秃大王常常动不动就发脾气,拍桌子,掀板凳。就是他睡觉的时候也不见得安稳些。

  “现在胖了没有?‘──—’呀,你去摸摸看,看长胖了没有。”

  “我的身上还有苍蝇哩,苍蝇是我的好朋友。”

有一天晚上就是这么着。秃秃大王睡得好好的,可忽然跳了起来。苍蝇们都吓得嗡地飞开,乱哄哄地在空中盘旋了两圈,才又一个个回到秃秃大王身上,小声儿议论着,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牢房里有一个人说:“我们一点儿也没有胖。”

  “苍蝇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所以苍蝇都爱你。”

只听见秃秃大王大叫着:谁偷了我的钱?谁偷了我的钱?

  这牢房里的人是谁呢?是由君。

  “你给我画一张像吧。”秃秃大王说。

叫呀叫的,秃秃大王的牙齿就忽然伸长了,龇到嘴外面。原来秃秃大王的牙齿会变长变短的:生气的时候长起来,高兴的时候短下去。

  “──—”就在由君手臂上摸了一下,对秃秃大王说道:“由君已经养得很胖了。”

  大狮对秃秃大王鞠了一个躬,说道:“我一定要给你画一张像,我是最爱画美丽的东西的。”

把他抓起来!秃秃大王又嚷。

  “好呀,今天就吃由君吧。那个牢房里的人是谁?”

  秃秃大王仰起头来看大狮,问道:“你画过一些什么美丽的东西呢?”

秃秃大王有许多大臣。有一个大臣是只狐狸,叫作百巴扑唧,这时候赶紧走过来:大王要抓谁?

  “那是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也养胖了。”

  “我画过黑猪。我画过一只火腿。我画过臭虫。我画过棺材。我画过猪油年糕。我画过粪缸。”

秃秃大王睁开了眼睛,愣了一下:那我怎么知道!

  “今天也一起杀了吃。今天我要请国王来吃饭,要多煮一百个人。”

  “好呀!”秃秃大王高兴极了。“你画我的时候,你要把美丽的黑猪和臭虫还有粪缸都画进去。哈哈!那么这张画就是全世界最美丽的画了。我还要捉冬哥儿来。还要捉那个小姑娘来。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呀?”

他打了个呵欠,又说:我刚才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见我的两个小铜钱忽然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着,准是有贼。百巴扑唧,你想想吧,看应该怎么办?

  这时候有一个狼兵,听见了秃秃大王的话,就很快地跑到冬哥儿的房里。这个狼兵叫作代代,这个狼兵和冬哥儿是很要好的。代代低声道:“冬哥儿,不好了,秃秃大王要吃你的妈妈爸爸和由君了。”

  “那个小姑娘叫做小明。”

百巴扑唧问:您那两个小铜钱是藏在什么地方的?

  冬哥儿跳了起来,一面揩眼泪,一面说:“怎么办呢?怎么办呢?一定要想个办法呀。代代,你放我出去吧,代代!”

  “哦,小明。快把小明和冬哥儿捉来吧。”

那我可忘了。秃秃大王想了一想,摇摇头,你给我记记看,你瞧见我藏的。

  “这个……这个……”

  大狮就走出去了,后来就把冬哥儿骗来了。这件事情,上面已经说过,你们已经知道的。

您做您的梦,我怎么瞧见呢?

  代代虽然和冬哥儿很要好,但是代代如果放了冬哥儿,秃秃大王就会要杀掉代代的。

  把冬哥儿关起来之后,天就晚了。太阳睡觉,天上是黑的,但秃秃宫里很亮很亮。可是秃秃宫里一盏灯也没有,看来看去,看不见一盏灯。秃秃宫里既然没有灯,为什么会那么亮呢?原来是秃秃大王的头皮放光。秃秃大王的头顶是光的,所以晚上不要点灯,就能够有亮。

你怎么没瞧见?我分明梦见你的,梦见你站在我旁边。你叫我把钱装在兜儿里,不是吗?你忘了?

  代代说:“我放出了你,你也不能救妈妈爸爸和由君呀。”

  秃秃大王吃了晚饭之后,就叫他的那许多妻子来。他已经卖掉了一千个妻子,现在只有二千七百六十七个妻子了。

后来呢?

  冬哥儿就哭了起来,叫道:“代代,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秃秃大王看见那二干七百六十七个妻子,就问道:“你们是谁?”原来秃秃大王忘记了。

后来,我就把钱藏在箱子里

  “冬哥儿,我心里是愿意放你的,但是我不敢放你。我怕秃秃大王杀我。冬哥儿,我真对你不起。”代代流下了眼泪。

  “我们是你的妻子。”

唉,毛病就出在这里!百巴扑唧向秃秃大王走近了一步,箱子是什么人造的!那怎么靠得住!钱藏在兜儿里也危险!这些地方都不能藏钱,藏了就保不定会丢。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如果冬哥儿知道小明和白胡子老公公和十二个小迷迷和许多人正在向秃秃宫走来,冬哥儿就不会着急了。但冬哥儿一点儿也不知道。

  “哦,原来是我的妻子。你们爱我吗?”

那我应该把钱藏在哪里?

  小明呀,快点儿来吧。小明和那许多人走得很快。他们都拿着武器,武器很多,有肥皂,有棍子,有水桶,有绳子,有毛巾,有扫帚,有牙刷。

  “爱你。”

百巴扑唧四面瞧了瞧,小声儿说:只有一个办法:您每晚睡觉的时候,把钱都吞下肚去,第二天起床之后再吃一包泻药,把肚子里的钱泻出来。藏在您自己身体里面,就再保险没有了,您自己的肚子比什么都可靠。

  他们遇见许多人,那许多人都问道:“你们到什么地方去?”

  “好的,”秃秃大王说,“如果不爱我,我就要杀掉你们的。你们既然爱我,所以我明天要吃掉你们十个。‘──—’呀,快杀十个妻子,给厨子炒了,明天给我吃。”于是就杀掉了十个妻子。

好呀,好呀,这个办法可真不错!百巴扑唧真聪明,哈哈!哈哈!秃秃大王一高兴,牙齿就缩短了。

  “我们到秃秃宫去救人。”

  秃秃大王问二七十四:“现在我还有多少妻子?”

这天晚上秃秃大王睡的时候,就把许多的银子金子都吃下去,才上床睡觉。

  那许多人就说道:“我也去!”

  二七十四算了一下,答道:“你还有二千七百五十七个妻子。”

第二天早晨起来,秃秃大王说:开饭吧,我要吃早饭了。今天早饭吃什么菜?

  “我要去救我的女儿!”

  这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两人跪在秃秃大王面前。那老头子说道:“今天我打猎,打了五只老虎。这个女人说,这五只老虎是她打的,她就来抢这五只老虎。”

都是您爱吃的菜:一盘凉拌臭虫,一盘人肉丸子,一盘蚂蚁炖牛肉,一盘铁钉烧豆腐,还有一碗人血汤。百巴扑唧对秃秃大王说:等一等再吃呀,你要先吃泻药呀,你要把肚子里的金子银子泻出来呀!

  “我要去救我的儿子!”

  女人就抢着说:“这个老头子的话不对。这五只老虎是我打死的,但是这个老头子要来抢这五只老虎。”

于是秃秃大王赶紧吃泻药,把肚子里的金子银子拉了出来,才开始吃早饭。

  那许多人就跟着走了起来。他们在路上又遇见了许多人,那许多人都参加进来了。他们走得很快。走呀走的,就望得见秃秃宫了。

  原来这个地方有许多事,要请秃秃大王来审判的。如果不请秃秃大王审判,秃秃大王就会要发怒,要吃人了。

秃秃大王先吃人肉丸子,说道:人肉丸子真好吃。哈哈哈,我真高兴。

  秃秃宫在黑山顶上,远远地望去像一个大纸盒。他们爬上黑山。秃秃宫里的人一点儿也不知道有这许多人走上山来。

  秃秃大王就对老头子说:“你再说。”

忽然牙齿缩短了,缩呀缩的没有了。没有牙齿不能吃东西,秃秃大王就赶紧生气,牙齿就又长了出来。

  秃秃大王舐舐嘴唇,想到今天晚上有许多人肉丸子吃,秃秃大王的牙齿就短了三寸。

  “今天我打猎,打了五只老虎。这个女人说,这五只老虎是她打的,她就来抢这五只老虎。”

吃过早饭,秃秃大王就坐到一张椅子上。这张椅子是人骨头做成的。秃秃大王叫道:喂,二七十四!二七十四也是一个狐狸大臣,是给秃秃大王管帐的。二七十四,你过来!你仔细给我算一算,我究竟有几个脑袋?

  “──—”和百巴扑唧叫狼兵把牢房里的人抓出来。由君和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都不肯出来。“──—”就拿鞭子打他们,打得身上有一条一条红的,血流到了地下。

  “你再说。”秃秃大王又对那个女人说。

二七十四一数,鞠了一躬:我算过了,共计脑袋一枚。

  秃秃大王叫道:“快拿一个瓶子来接着这些血。”

  女人就答道:“这个老头子的话不对,这五只老虎是我打死的。但是这个老头子要来抢这五只老虎。”

可是我梦见我有三个脑袋,那是怎么回事?秃秃大王怀疑地看看床上,又看看床底下,可是现在只有一个了。二七十四,我问你:三减一等于几?

  有一个狼兵就拿一个酒瓶来接血。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和由君都昏过去了。被“──—”打昏了。

  秃秃大王打了一个呵欠,说道:“我要睡了。明天我再来审判。”秃秃大王说完就走出去了。

等于二。

  “──—”对那些狼兵说:“把这几个人绑起来,杀掉,放到锅子里去煮。多放点儿酱油!”

  百巴扑唧、二七十四、“──—”和许多大臣和许多魔兵也都走出去了。这间房子里只有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等着秃秃大王审判。

秃秃大王跳了起来,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脸上的小菌子簌落簌落地掉下了好几个。可不是!那么我就有两个脑袋不见了。一定得把它找出来!一定得把它找出来!

  “肠子要不要洗?”有一个狼兵问。

  第二天,秃秃大王起来了,吃了早饭,吃了煮冰淇淋,就到花园里去散步。秃秃大王忘记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了。

百巴扑唧对秃秃大王鞠一躬,说道:大王,一个脑袋就让它一个脑袋吧,比三个脑袋还好些。要是您脖子上安上了三个脑袋,那他们就得一天到晚吵嘴打架,三个脑袋你啃我,我啃你,那可麻烦哩。

  秃秃大王把红眼睛睁得很大很大,发怒道:“当然不要洗,洗了就不好吃了,你连这一个道理都不懂!该杀!杀掉你!‘──—’,把这个狼兵也绑起来杀掉他!哇哇哇!”大家就把这个狼兵绑了起来。

  到了下午三点钟,秃秃大王走到那间房子里来,看见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才又想起审判的事。秃秃大王就说道:“好了,我要审判了。审判是要钱的,你们都要给我钱,我才审判。”

秃秃大王想了一想,觉得百巴扑唧的话也有道理。可是秃秃大王还有点不放心,又问:那么,像我这号人只有一个脑袋的,还能不能做世界第一财主?二七十四,你老实告诉我吧,究竟世界上还有没有比我更富足的人?要是有谁比我更富足,那我可不容许!我得把他的钱财全都抓过来,把他的田地全都圈过来,把他的奴隶全都抢过来。二七十四,我问你,我有多少奴隶?

  秃秃大王再向前面走,看见有一间牢房里,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秃秃大王问:“你是谁?”

  但是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都没有钱。

您有五万个奴隶。

  “我是干干。”

  秃秃大王说:“你们都没有钱,那么就拿那五只老虎给我吧。”

哈,五万个!秃秃大王自言自语,嗯,其实并不算多。我的妻子算不算在这五万个里面?

  “干干,你做我的妻子吧。我叫一二三。一、二、三!好了,你是我的妻子了。”

  那五只死老虎是放在秃秃宫门口的。那些魔兵就把那五只死老虎抬进秃秃宫来了。那五只死老虎就算是秃秃大王的了。

二七十四回答道:不算在里面,您除开五万个奴隶之外,还有三千七百六十七个妻子这是今天的数目:比昨天少三个。

  干干大声说:“我不做你的妻子!”

  秃秃大王说:“好了,我要来审判了。”

那是怎么回事?

  百巴扑唧告诉秃秃大王道:“那一天打猎,你遇见干干小姐,要干干小姐做妻子,干干小姐不肯,你就把干干小姐关起来了。干干小姐已经关了许多时候了。”

  秃秃大王爬到椅子上坐着,审判道:“这个老头子是坏人。这个女人也是坏人。只有我是一个好人。坏人是要受罚的。好人是要喝人血的。‘──—’呀,把这个老头子和这个女人的血拿来做酒!”

您昨天上午砍掉了两个。您昨天下午发脾气,牙齿突然伸了出来,又戳死了一个。

  这么一说,秃秃大王才记了起来,就说道:“原来我早就向你求过婚了呀。哇哇哇,我求了这许多时候你还是不肯,真可杀!我问你:你究竟肯不肯做我的妻子?”

  “──—”就拿一把刀子,在那个老头子手臂上戳一刀,又在那个女人的手臂上也戳一刀。血滚了下来,就拿一个酒瓶子接着那些血。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疼极了,叫了起来,叫呀叫的就昏了过去。

秃秃大王想了一想。

  “我不肯。”

  秃秃大王问“──—”道:“血有几瓶了?”

妃子还可以卖掉一些。

 

  “六瓶。”

是。二七十四答应着,最好是卖给国王,国王买东西是不论价钱的。

  秃秃大王大叫:“绑起来杀掉她!”干干小姐也被狼兵绑起来了。

  “拿来给我尝一尝。”

秃秃大王说:好。然后对一个穿金衣的大臣说:我想吃点新鲜菜,我想要吃娃娃的手指头。

  秃秃大王自言自语道:“今天要煮一百个人,要做十担人肉丸子,我今天要请客。”

  秃秃大王把人血尝了一口,就说:“这些血,一点儿也不香。快放一百个臭虫进去!”

那个穿金衣的大臣是一只狼,名字叫做。这个名字可真不容易喊。原来他的名字是没有字的,也发不出声音。你只要把嘴闭那么一会儿,就是喊了他的名字了。

  前面一个牢房里关着一个猫。那个猫看见秃秃大工来了就说:“我老米不怕你!”原来这位就是老米。老米一面说,一面就爬上柱子,蹲到一根梁上。

  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的血,一共装了十二瓶。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醒过来之后,就爬出秃秃宫。他们都没力气了,所以只好爬。

就问道:娃娃的手指头什么时候吃?做中饭菜还是做晚饭菜?

  “──—”仰起头来看老米:“老米,下来呀!”

  爬出秃秃宫之后,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哭起来,说道:“我们不应该打架呀,我们不应该请秃秃大王来审判。”

晚上吃吧。秃秃大王说,今天中饭我想吃点野味。二七十四,咱们家里还有野味没有?

  老米说:“二月三月荷花开,秃秃大王真正坏,老米决计不下来,打死你这个坏东西!”

  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就抱起头来大哭了,一面哭,一面爬回家去。

有一点儿,不多了。

  秃秃大王仰着头看老米,但看不见,因为,秃秃大王太矮了。

  秃秃大王审判了之后,就非常快活,说道:“又有五只老虎。又有十二瓶人血酒。哈哈哈!嘿嘿嘿!呵呵呵!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那么咱们就去打一些来。马上就去打猎。‘呀,快去准备!

  秃秃大王说:“秃秃大王是好人。老米快下来吧,下来之后就把你绑起来,绑起来之后就把你杀掉做猫肉丸子。”

于是秃秃大王匆匆忙忙吃了早饭,就出发去打猎。二七十四、和百巴扑唧,还有许多狼兵,都跟随着他。还有秃秃大王的许多妃子,也排在这个行列里面。走在最前面的是个乐队,还有一个合唱团是一群乌鸦组成的一面唱,一面拿翅膀打拍子。大家就这么走出了秃秃宫。

  百巴扑唧就拿一架梯子来,要捉老米。老米跳到东,跳到西,百巴扑唧总是捉不到老米。百巴扑唧看见老米在前面,百巴扑唧就扑过去。但是老米已经跳开了。

许多的刀子叉子在太阳下面一闪一闪地发亮。合唱队大声唱了起来:哇哇哇,秃秃大王真伟大,脑袋像个老冬瓜,身上欢迎苍蝇爬,哇哇哇,大家都爱他。

  百巴扑唧的额头撞在梁上,起了一个大包,老米说:“你看好笑不好笑,捉来捉去捉不到,还把额头撞个包。百巴扑唧真不行!”

秃秃大王一听见唱最末一句,就发了脾气,牙齿一下子长了三尺,跟秃秃大王的身子一样长。

  百巴扑唧一面用手摸摸额头上的包,一面叫道:“再拿一架梯子来!”

什么!你们竟敢在我面前唱这种歌!

  那些狼兵就拿一架梯子来。牢房的门开了,因为门开了才可以让梯子进来。门刚刚一开,老米就一跳,跳到了门外面了。

可是乌鸦一唱起来就没个完,一点儿也没有听见秃秃大王说些什么。秃秃大王简直气得要发疯,牙齿又长了一尺,又长了两尺,又长了三尺,尖端已经插到了地下,陷到了泥地里,身子也走不动了。

  “──—”叫道:“不好了!老米逃走了!”

合唱刚刚一停,就有一只乌鸦是一个唱男低音的接唱:哇哇哇,大家都爱他,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

  “不好了!老米逃走了!”

这一下秃秃大王的陡地长到了五丈,长到了十丈,二十丈。秃秃大王的牙齿像旗杆,身子就像旗帜似的挂在空中了。

  许多狼兵就去追老米。老米要去救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和由君和干干,但是没有办法,因为狼兵太多了。

大臣们都发了慌。啊呀,怎么办呢?

  这时候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和由君和干干都昏了过去,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身上有绳子绑着,秃秃大王的厨子就拿出一把刀子来。

百巴扑唧叫了起来,大王呀,您可得小心:连您自己的牙齿都靠不住。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老米真着急呀。老米跑了过去,就在那个厨子的脸上抓了一下。那厨子的脸上出了血,手里拿着的刀子掉在地下,叫一声“哎哟!”

二七十四在担心着:大王要是再升高,可就危险了。

  百巴扑唧和“──—”和二七十四和许多狼兵都要去抓老米。老米逃得很快。

但是秃秃大王不能下来,秃秃大王想到:这牙齿真可恨,真可恨!心里更加生气,那牙齿也就更长,秃秃大王也就升的更高更高。

  老米想道:“我跑出去叫人来救吧。”

只有秃秃大王的那些妻子暗暗高兴:要是秃秃大王完了蛋,就不会再虐待她们了。她们就都小声祷告着:太阳太阳,快烧死秃秃大王!

  “──—”是一个狼,狼是跑得很快的。“──—”追着老米,就快要追到了,只有一尺远了。老米更用力跑。但是“──—”跑得更快,就只有半尺远了。“──—”把手一伸,就抓着了老米。

可拔出了刀,一连砍死了好些乌鸦:你们敢说‘大家都爱他!砍!

  啊呀,“──—”抓着老米了,真不好呀,老米会被他们……

这一句话提醒了乌鸦们,他们就赶紧改口,临时诌了几句歌词:哇哇哇,天上一个老倭瓜,地上一只癞蛤蟆,因此秃秃大王最伟大,大家都怕他,甚至于他的爸,以至于他的妈,也是不爱他,只怕他。他们唱了又唱,声音大极了,连云端里都听得见。

  但是老米把身子一扭,向前面一跳,就爬到了墙上。

秃秃大王听了一会儿,想道:这倒还像个话。

  “──—”是不会爬墙的,老米很快地说:“你是一只狼,你不会爬墙,夏天梅花香,叫人来打死你!”说了之后跳下墙去,老米就到秃秃宫外面了。

秃秃大王的牙齿越长越长,身子就升的很高很高,一堆堆的云彩从秃秃大王的脚下面飞过,许多星星对他眨眼睛。

  老米在秃秃宫外面一看,看见许多的人都向秃秃宫走过来。老米看见小明,也看见白胡子老公公,也看见大狮,也看见十二个小迷迷,也看见许多许多的人。

有一个小星星正在那里和太阳捉迷藏,一看见秃秃大王,这小星星就笑起来了,说道:这么光的一个光头呀,真好玩儿呀。我要到那个光头上面去玩儿。说着就走到秃秃大王的头上来了。刚一到那光头上,就吱的一声滑下来了,不知道滑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米大叫道:“快呀,快呀,快来救人呀。”

有人说,流星就是这么来的。真的吗?你去问问你们的老师吧。

  不快来就坏了,秃秃大王的厨子又拿起刀来了。厨子拿刀子在石头上磨两下,“锵锵”两声,就提着刀子走过来。

啊呀,小星星上了当!秃秃大王看见小星星上了当就大笑起来:哈!哈!哈!这样,牙齿就缩得没有了,秃秃大王从半空中跌下来了。

  这时候百巴扑唧忽然想起冬哥儿来了,百巴扑唧说:“还有冬哥儿!快把冬哥儿绑起来杀掉他!”许多狼兵就跑到冬哥儿房里去了。

大家说道:好了好了,大王下来了。

  冬哥儿呢?冬哥儿想要去救妈妈爸爸干干姐姐和由君。叫代代放他走。代代不敢放他走。冬哥儿又发怒,又着急,又忧愁,眼泪流到了脸上。

我的马呢?秃秃大王问。

  冬哥儿叫:“代代快放我走,快放我走!”

说:您的马被您的牙戳死了。您骑我的马吧。

  “我不敢放你呀,我怕呀。我如果放了你,秃秃大王就会杀我,秃秃大王也会杀你呀。”

大家伺候秃秃大王爬上了马,这才又整理好队伍,继续前进。望见前面有一座小小的土山,那就是秃秃大王的猎场。

  冬哥儿急得没有办法,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代代推开,跑到了门外面。

第二章 在村子里遇见干干小姐

  那许多要绑冬哥儿的狼兵,一走到冬哥儿的房里,看见一个人在地下哭。这个人是代代,可那些狼兵以为代代是冬哥儿,就把代代绑起来了。

秃秃大王和许多人到了那座山上。大家就把弓箭、刀子拿出来,打起猎来了。

  代代叫道:“我是代代,我是代代。我是秃秃大王的狼兵。”

打什么东西?这山上什么野兽也没有,连飞禽也没有呀!秃秃大王原来是来打

  但是大家都没有听见,就把代代绑起来,送到杀人的地方去。

故事说到这里,忽然叫起来了,我的话就被打断了。

  秃秃大王说:“先杀冬哥儿!快拿瓶子来接血!”

叫道:大家上好箭!那个土堆上可以打猎!那个土堆上有许多的东西可以打!

  那个厨子就拿刀子对着代代了。代代乱叫,把喉咙也叫哑了。代代叫道:“我是代代,不要杀我!秃秃大王真坏!我是狼兵!”

大家就跑到那个土堆上去。大家就射箭,打起猎来。大家手里拿着的弓都是小弓,是用一根筷子做的。

  但是那个厨子把刀子刺在代代的肚子上,血流到了瓶子里。血愈流愈多,代代就死了。代代呀,代代是好人呀,真可怜呀!那个厨子杀了代代之后,就又把刀子“锵锵”磨了两下,要杀冬哥儿的爸爸了。

秃秃大王说道:呼呼!呼呼!今天打猎打的东西真多呀!呼呼!呼呼!秃秃大王因为没有牙齿,说起话来漏风,所以会呼呼、呼呼地叫。

二七十四就把打猎打得的东西数了一下,高兴地说:一共打得了一千二百个!

百巴扑唧把打得的一千二百个装到一个口袋里。

啊呀,说了老半天,他们打猎究竟打了些什么东西呀?打得那么多,打得了一千二百个。原来是蚂蚁,一千二百个蚂蚁。

打了蚂蚁之后,又叫道:这里有蚯蚓!

大家又打起蚯蚓来。这时候已经十一点钟。忽然天上飞来了许多黑云。太阳躲了起来,要下雨了。地上有点潮湿了,秃秃大王的脸上就长出了许多青苔。

秃秃大王说:要下雨了,我们快回去呀。二七十四呀,算一算我们打得了多少东西。

二七十四就答道:一千二百个蚂蚁都受了伤,五十五条蚯蚓三寸长,十只蟋蟀十四条腿,还有五对臭蟑螂。

秃秃大王对说:今天有好菜吃了。啊呀,我今天还没有吃鸦片烟哩。我要吃鸦片烟。拿鸦片烟煮蚂蚁吃,好不好?

百巴扑唧用袖子揩一揩鼻涕说:我也要吃鸦片烟。

你也吃,大家吃。我请大家吃。

大家就走下山来,乌鸦音乐队又唱起歌来了。

大家走进一个村子,这村里有许多人,看见秃秃大王来了,大家就躲到家里去了。大家都怕秃秃大王。因为大家都知道秃秃大王是很凶暴的。

秃秃大王问:这村子里为什么没有人?

说:大家都怕你。

秃秃大王牙齿又长了,说道:哇哇哇,岂有此理!这村子里的人应该出来给我磕头呀。‘快叫他们出来磕头,不磕头的人就杀!

二七十四就带十个魔兵到那村子里的人家里去,对那些人说:大家快快往外爬,不爬出来的都要杀,不管五七二十八!

那些村子里的人就只得跑出来,跪到地上,对秃秃大王磕头。这个村子里有好多好多的人,这许多人里面,有一个女子非常美丽。秃秃大王就叫道:这个女子真美丽呀。你叫什么名字?

那美丽的女子说:我叫作干干。你叫作什么名字?

但是秃秃大王忘记自己的名字了,就对百巴扑唧的耳朵低声说:我叫作什么名字呀?

你叫做秃秃大王。

我叫作秃秃大王,秃秃大王对干干说,我是世界上最大的王,我住在秃秃宫。干干呀,过几天到秃秃宫来玩儿玩儿吧。说完就走了。

秃秃大王回到秃秃宫之后,就想娶干干做妻子。秃秃大王有三千七百六十七个妻子,但是都没有干干那么美丽。秃秃大王坐在人骨头做成的椅子上,用手靠在脸上想着。手一靠着脸,脸上的青苔就掉下了许多。秃秃大王想道:我一定要娶干干做妻子,我一定要娶干干做妻子。

想呀想的,秃秃大王就对说:‘你去对干干说,我请她来做我的妻子。说了之后又问二七十四:村子里的人,谁欠了我的钱?

有五万个人欠了你的钱,有一个人叫作由君,由君上星期向你借了一个铜子儿。说好了今天还你的。

好,那么你去向由君讨债。‘要去请干干做我的妻子。你和‘一同到村子里去吧。

二七十四和就到那村子里去了。

下雨了,宫殿里非常潮湿,秃秃大王脸上又长了青苔。秃秃大王打了一个呵欠,就去睡觉了。百巴扑唧赶忙叫听差挂旗子,挂灯笼,因为秃秃大王要结婚了。

第三章 求婚和讨债

现在我要说干干的事了。干干有十八岁。干干的妈妈和爸爸都是种田的,这些田都是秃秃大王的。

干干还有一个弟弟,叫作冬哥儿,正和许多小孩子在山上玩儿,大家说着秃秃大王多么可怕。

秃秃大王有许多许多妻子呢。

秃秃大王要吃人的。

秃秃大王的眼睛是红的。

秃秃大王昨天在我们村子里捉去了三个小孩子。

秃秃大王最爱吃小孩子。

说呀说的大家都怕起来。有几个最小的孩子哇地哭了。

冬哥儿说道:不要哭呀,不要哭呀!来说故事吧。小明,你说一个故事吧。

小明是一个女孩子,是由君的女儿。小明说:我的故事都说完了。

那几个最小的孩子知道小明说不出故事,又哭了起来。

有一只黄猫正在树上打秋千玩儿,黄猫说:羞呀羞呀!连故事都不会说呀!

欢迎老米说一个故事!

原来黄猫的名字叫作老米。老米就从树上跳下来,说了一个捉老鼠的故事:今天早上有七只老鼠偷东西吃,我就跳过去,把七只老鼠都捉住了。

后来呢?

后来我就吃了。吃了之后就来玩儿,你们要我说故事,我就说道:今天早上有七只老鼠偷东西吃,我就跳过去,把七只老鼠都捉住了,后来我就吃了。吃了之后就来玩儿,你们要我说故事,我就说道:今天早上有七只老鼠偷东西吃,我就跳过去,把七只老鼠都捉住了,后来

老米的话还没有说完,冬哥儿就抢着说道:‘后来我吃了,吃了之后就来玩儿好了,好了,你还有没有完?

没有完。老米答。

忽然,有谁喊了一下:下雨了,下雨了,快回家呀!

真的是下雨了,大家就跑回家去。老米一面跑一面还对大家说道:明天我再把这个故事说下去。

大家都顾不上理他,就跑回自己的家里去了。小明和冬哥儿是在一起跑的,因为小明的家和冬哥儿的家是住得很近的。

冬哥儿回到家里之后,干干就问道:你在什么地方呀?我找了你许多时候没有找着。

我们听老米说故事哩!

你今天的功课做了没有?

没有。

你赶快做功课,做好了,晚上我包两个粽子给你吃。说着,妈妈和爸爸从田里回来了。

爸爸说道:雨真大呀!冬哥儿的功课做了没有?

干干说冬哥儿正做功课呢。妈妈把冬哥儿抱起来亲一个嘴,说道:今天晚上一定包两个粽子给你吃。

妈妈和冬哥儿刚刚亲了一个嘴,忽然门开了。一个穿金衣裳的狼走了进来,这个狼还带了八个狼兵。爸爸大吃一惊。妈妈把冬哥儿放下,看着这个狼心里很害怕。干干站了起来。冬哥儿闭着嘴不敢说话。大家知道这个狼是秃秃宫里面的大臣,这个狼一定是来捉孩子给秃秃大王吃的。

干干就小声对着冬哥儿的耳朵说:冬哥儿快逃,冬哥儿快逃!冬哥儿就逃了出去。

那个狼问干干道:你对这孩子说什么?你叫这孩子逃吗?

不是呀,干干说,我是唱歌。

唱什么歌?

干干着慌了,其实并不是一支歌。干干只得临时编一个歌来,说道:冬瓜儿开刀,冬瓜儿开刀,石头一大包,烫了一个泡。

那个狼就大笑起来: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原来狼是这么笑的。

爸爸就问那个狼:你来做什么?

先生对爸爸鞠了一个躬,说是秃秃大王要请干干做妻子。一面说一面偷眼看看干干。

干干叫道:我不愿意做秃秃大王的妻子!

为什么不愿意呢?先生问,秃秃大王一看见干干,秃秃大王就爱上干干了。秃秃大王特地派我‘来求婚的。秃秃大王送给干干二十颗金刚钻。

我不要。我不愿意做秃秃大王的妻子。我不爱秃秃大王。

秃秃大王是很有钱的。秃秃大工是个好人。秃秃大王长得非常美丽。干干为什么不爱秃秃大王呢?

但是说来说去,干干总不肯做秃秃大王的妻子。就生气了,说道:干干如果不肯做秃秃大正的妻子,我就要捉干干到秃秃宫去!

妈妈也发怒了:你不能捉干干去!

爸爸说:我们都是给秃秃大王种田的,我们都很苦,秃秃大王很享福,为什么秃秃大王还不称心,还要捉干干做妻子呢?干干既然不愿意,就算了,干干是有自由的。

又笑了起来:咕咕咕咕咕!你们有什么自由呀?你们配自由吗?咕咕咕!秃秃大王要干干做妻子,干干就得做妻子,这就是自由。走呀!一面说,一面就捉干干。

干干非常着急,爸爸发怒了,妈妈大叫道:真没有道理呀!

但是一定要捉干干,妈妈、爸爸和干干就眼打起架来。但是有八个狼兵,这八个狼兵就帮着用棍子打妈妈和爸爸。

道:快把这三个人捉住!

那八个狼兵就捉住了妈妈。爸爸和干干来救,可是爸爸和干干也被八个狼兵捉住了。

就笑道:好了,干干可以做秃秃大王的妻子了。干干的妈妈和爸爸可以杀了做人肉丸子。

这时候雨停了,太阳从云堆里走了出来。带了八个狼兵把妈妈和爸爸和干干捆起来,向秃秃宫走去。

的金衣裳在打架的时候被爸爸撕破了一块,对爸爸说:你撕破了我的新衣,你撕破了我的新衣。我自己的妈妈已经被我吃掉了,如果我的妈妈还活着,妈妈一定要骂我。你真可恨!一面走,一面说,一面就用鞭子打爸爸。爸爸被捆住了不能动,身上给打出血来。

妈妈和干干就骂道:你这个坏狼!你吃你自己的妈妈!

于是他们大家到秃秃宫里去了。冬哥儿的妈妈、爸爸、姐姐,都被捉去了。冬哥儿呢?冬哥儿从后门逃了之后,就躲到邻居家去。邻居就是小明的家,也就是由君的家。

冬哥儿刚进小明的家,忽然一个穿得很讲究的狐狸走了进来,还带着八个狐狸兵。这狐狸就是二七十四。二七十四对由君说道:你上星期向秃秃大王借了一个铜子儿,说好今天还的,今天你把钱拿出来还我。

还你一个铜子儿吗?

不是的。你今天要还我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

小明就插嘴道:爸爸只向秃秃大王借了一个铜子儿呀,为什么要还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呢?

二七十四看了小明一眼,舐舐嘴唇答道:这一百块钱是利息。借钱是要交利息的。

由君说:我没有这许多钱,怎么办呢?

我不管你有没有钱,二七十四说,你说今天还钱的,所以今天一定要还。

我没有这许多钱呀。

二七十四就坐下来,很凶地说道:一定要还!

但是由君是很穷的穷人,没有这许多钱,于是就哀求二七十四:我今天先还你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其余九十块钱等几天再还吧。我真的没有钱呀。请你求求秃秃大王,我先还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

二七十四忽然笑了一笑说道:好的,我去对秃秃大王说,叫秃秃大王答允你等一下再还。我和你是好朋友呀。你要给我东西吃呀。

由君就快活起来,他拿出栗子、花生、粽子、豆子、米酒,给二七十四吃。由君把家里吃的东西都拿出来给二七十四吃了。由君还对二七十四说:你真是好人呀,你真是好人呀。

二七十四拍拍由君的肩膀说:你不要忧愁,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等一下再还好了。

说了之后,二七十四就把所有的东西都吃完,拍拍肚子,说要回去。再会,我要回去了。二七十四说,你把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给我吧。

由君诧异道:你不是说,等一下再还你吗?

是的呀,那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你可以等一下还秃秃大王。这十块钱零一个铜子,是你送给我的。

我不能送你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

二七十四发起怒来:你如果不送,你欠秃秃大王的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就要马上还出来!

由君只得肯了,拿了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给二七十四。好了,二七十四走了。由君气得很,坐下来和小明、冬哥儿一起骂二七十四。可是由君刚刚说了两句话,二七十四跟八个狐狸兵又走进来了。

为什么又来了呀?二七十四说道:你欠了秃秃大王的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现在你要还了。

由君站起来对二七十四说:我送了你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你已经答允我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等一下还呀。

二七十四忽然拿出一把刀来。小明和冬哥儿看见了,就逃了出去。二七十四对由君说:是呀,是说等一下还呀。我在门外已经等了一下,所以现在你应当要还钱了。你如果不还,我就捉你去!快还钱!

我没有钱。我只有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已经送给你了。我实在没有钱,我饭都吃不饱

由君还没有说完,二七十四就大叫道:把由君捉起来!

八个狐狸兵把由君捆得紧紧的,就把由君送到秃秃宫去了。

第四章 结婚没结成

因为秃秃大王要结婚了,秃秃宫里非常热闹。秃秃宫里挂满了灯笼,灯笼是人的骷髅做的。还挂了彩球,彩球是人的皮做的。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山上什么野兽也没有,大狮是秃秃大王养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