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何况是五个罐头小人,动物学家和助手决定继续

何况是五个罐头小人,动物学家和助手决定继续

2019-11-08 13:22

  “他们的经历一定很曲折,也很有意思。”贝塔说。

  贝塔为罐头小人不穿衣服操心 

  “不容易。依我看,第2次人类灭亡时的科技水平比现在高多了。”贝塔泼冷水。 

  “不愧是相对论的发现者,看问题一针见血。”鲁西西说。

  贝塔的建议太有诱惑力了。

  “三男二女。”鲁西西说。

  “她的后代的数量到今天少说也得有一个团了。”贝塔想起当年自己驾驶坦克炮击咪丽的场面,脸上的表情特厚重。 

  舒利打了个哈欠:“我真想和你们一起去,我还没有出过国呢!,’

  “真正高档次的生命,每天都会赞扬别人3次以上,自嘲两次以上。凡是乐于赞扬别人和敢于自嘲的人都是伟人。”皮皮鲁说。

  “你怎么了?”皮皮鲁问。

  他们不愿意先知道这件事的结局。他们担心自己的神经无法承受。 

  外国的母蚊子生孩子时怕公蚊子骚扰吗 

  “我以后每天赞扬别人3次以上。”贝塔一本正经地宣布。

  贝塔吹了声口哨。

  舒克和贝塔注视着笼子里的同胞,他们并没有可怜它们。也没有恨人类。因为他们想起了2160年8月16日。 

  “歌唱家最远,在国外。”鲁西西说。

  “那叫软禁。”舒克说。

  贝塔靠在五角飞碟上。

  贝塔的故居已不复存在,那栋房了被一座大医院取代。贝塔和舒克看到医院的实验室里有一笼子供人做试验用的小白鼠,它们个个身价数百美元。它们是人类绞尽脑汁培养出的有先天性心脏病的老鼠,专供医生试验治疗心脏病的新药。 

  “开五角飞碟呀!”贝塔说。

  “可不能交,一交他们就完了,和蹲监狱差不多。”贝塔说。

  “罐头里边没有肉,是5个裸体小人,火柴棍那么大。”鲁西西脸上的表情和30年前刚发现罐头小人时一样。

  舒克贝塔深夜游故居; 

  “罐头小人还活着!”舒利兴奋地说。

  “差不多。”舒克说。

  “原来鲁西西从小就显示出非凡的服装设计天才,要不今天怎么能设计出受欢迎的皮皮鲁牌服装呢?”舒克恍然大悟。 

  “谁给我打电话?”舒克从五角飞碟里探出头问。 

五角飞碟遥感罐头小人;

  “我们的同胞太应该提高素质了。”舒克为自己的同胞在30年前伤了少校感到遗憾。

  “我用五角飞碟遥测的。”贝塔说。

  皮皮鲁和鲁西西担心的那种恐惧场面并未出现。 

  在地球上寻找五个没有地址的人类正常成员都很困难,何况是五个罐头小人,而且还是30年前的线索!

  鲁西西站起来,在屋里踱着步:“罐头小人认为他们给我们家带来了麻烦,他们挺过意不去。他们想走。”

  “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舒克问皮皮鲁。

  有人给舒克打电话  

  “最快也得五个月。”皮皮鲁想了想,说。

  “罐头小人后来去哪儿了?”舒利想知道罐头小人的结局。

  两个小时的心潮澎湃终于失落了,他们现在要面对的是必须重新审视三个人之间的人际关系。那架可恶的由老鼠操纵的飞碟破坏了他们的师生和同事关系。如果所有朋友都必须面对面地说真话,这个星球上的字典里将不再收留“朋友”这个词汇。

  “当然可以,开五角飞碟去吧。”皮皮鲁理解舒克和贝塔这种情怀。自从刚才看了人类的3次历史,他也下意识地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怎么去?”舒克问。

  “找他们?!”皮皮鲁和鲁西西脱口而出。

  面对高徒毁约,动物学家无可奈何。

人类的反应出乎意料; 

  “我和舒克出国去找歌唱家,鲁西西留守主持舒克贝塔公司的工作,贝塔和舒利协助鲁西西,五角飞碟给你们留下。”皮皮鲁宣布方案。

  “真了不起。”舒利说,“你们同意了?”

  鲁西西看着手掌上的舒利出神儿。

  当天晚上,舒克和贝塔徒步离开皮度鲁家,他们借着夜色的掩护,来到大街上。 

  “咱们去给皮皮鲁弄一个防蚊盒”。贝塔提议。

  “我凭直觉感到鲁西西在罐头这件事上挺蹊跷,当时我偷偷在外边养了一条狗,叫福尔摩斯,我还让福尔摩斯帮我侦破这个谜。”皮皮鲁喝了口饮料,脸上都显得甜蜜。

  “那你可不能把罐头小人交给妈妈。”舒利担心了。

  去美国找约翰组团; 

  “制定计划吧。”贝塔提议。

  “有一天,一群老鼠啃我爸爸的书,被少校发现了,少校和它们交战,负了重伤。”鲁西西说。

  “比我们老鼠还小!”贝塔从五角飞碟里钻出来.他显然对罐头小人感兴趣。

  他有已经活了一个世纪的感觉。 

  舒克:“什么原理?”

舒克不敢写《丑陋的老鼠》这本书;

  “罐头小人?是像罐头那么大的人?”舒克问。

  皮皮鲁——贝塔8号彗星与地球相撞的日期经过电脑精确运算,与皮皮鲁所说完全吻合,分秒不差。 

  “30年前的残留信息,不知五角飞碟能否遥感到?”皮皮鲁不敢肯定。

  “后来爸爸妈妈和学校的老师都知道了,他们理解了我们,对罐头小人也不错。”鲁西西说。

  “何止会说话,智商还相当高。他们还各有职业呢!”鲁西西说。

  “舒利。”皮皮鲁说。     

  “什么时候?”舒克问。

  振奋人心的决定 

  “罐头小人会说话吗?”贝塔问。

  “人其实是一种短期行为动物。”贝塔一边看电视一边说。 

  贝塔说:“活着。但是他们太小了,而且时间太久,信息很微弱,只能证明还活着,其他的就看不出来了。”

  “名医?人类的医生?’’舒克不大相信人类的医生会给这么小的人动手术。

  “我漫不经心地打开了这筒肉罐头,当我掀开罐头盖往里看时……”鲁西西制造了一个停顿。

  就在舒克、鲁西西和燕妮准备启程去美国找约翰时,电话铃响了。 

  “我觉得皮皮鲁岁数也不小了,忙完这事,也该操办婚事了吧?”贝塔早就想说这事。他还觉得鲁西西也该将此事提上议事日程了,可他不好意思说鲁西西。

  “你应该写一本书。书名就叫《丑陋的老鼠》,印发给老鼠家族的每一位成员。”贝塔对舒克说。

  鲁西西看着舒利想起了罐头小人;

  舒克的故居没闲着,一家老鼠住在里边。 

  “所以先找她。”皮皮鲁推开窗户,望着窗外说。

  “你答应了?”舒利问。

  “他们搜查你的房间了?”贝塔清楚人类的父母有个习惯,爱搜查儿女的物品。

  “你们想干什么?”老鼠丈夫看出这两位不速之客不是等闲之辈,不敢动武。 

  “上帝最英明。”贝塔得意地说。

  “爸爸专门为这件事出了趟国,把约翰送到了美国,把歌唱家送到了贝多芬的故乡——德国。”鲁西西说。

  助手之一长叹一口气,先站起来。

  “我的故居离你的故居不远,都在北边儿。”贝塔指着北边说。 

  舒利:“昨天我看电视,说是有一家公司生产了一种叫做振动防蚊盒的新产品,像BP机那么大,挂在腰间,蚊子就不会咬了。”

  “蹲监狱叫硬禁吗?”舒利联想力极强。

  动物学家使劲儿点头,像孙子对爷爷承诺那样。他觉得自己欠助手之一,尽管他连一个指头都没有碰过助手之一的未婚妻。真要碰了也算是个男人。他这样做更脏,人所不齿。

  “为什么先找约翰?不是还有少校、艺术家和博士吗?”燕妮问。    

  “就这么决定了。”皮皮鲁表态。

  鲁西西点点头。

  “希望您不要将今天的事说出去。会给咱们带来灾难的。”助手之一警告老师。他了解老师,他担心老师已经有了一把年纪,打这张牌在自己的生命尽头出名。

  “反对。”鲁西西、燕妮、皮皮鲁、舒克和贝塔异口同声。 

  舒克提出用五角飞碟遥感。

  “越是丑陋的东西,越怕别人说它丑陋。越是完美的东西,越爱说自己不完美。”贝塔总结道。

  尴尬。

  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最后决定,鲁西西、舒克和燕妮乘坐五角飞碟去美国找约翰,皮皮鲁、贝塔和歌唱家留守。 

  皮皮鲁认为,首先要判断五个罐头小人是否还活着。

  “他们不想去一个地方,各有各的目标。”鲁西西说。

  “想像得出。”舒克说。

  舒克站在自己的出生地,百感交集。 

  “你说怎么办?”舒克问贝塔。

  “妈妈把少校送到了一家军事学院。”皮皮鲁说。

  五角飞碟回到皮皮鲁家,鲁西西将舒利放在手掌上,一阵慰问。

  “我也是。”舒克想起了自己童年居住的洞,想起了妈妈第一次带他出洞寻找食物的情景,还想起了写字台上那盘香喷喷的花生米。 

  “就现在。”贝塔说。

  “咱们去找他们!肯定还有活着的!”贝塔说出了石破天惊的话。

  三位专门研究动物的人不约而同地决定继续研究动物。在人类比动物虚伪时研究动物,是学先进。

  “少校、艺术家和博士都在国内,只有约翰在国外,先找远的嘛。”皮皮鲁解释。 

  “他们现在干什么呢?”鲁西西问贝塔。

  “这不和舒利想上人类的学校性质差不多吗?哪家学院会收他?”舒克说。

  “以后没事时,讲给我们昕吧。”舒利要求。

  “他30多年前在这儿生的,寻根来了。”贝塔指着舒克告诉同胞们。 

  “咱们三个去。”贝塔指指皮皮鲁和舒克,“再带上五角飞碟。”

  “博士呢?”舒利问。

  舒克、贝塔和舒利松了一口气。

  “这次谁去?”舒克问。 

  贝塔:“反正外国够开放的,蚊子没准也一样,才不管是不是生孩子期间呢。”

  沉默。

  “什么罐头小人?”舒利坐在鲁西西的手掌上问。

  皮皮鲁点点头。 

  舒克、贝塔和舒利经过七嘴八舌的探讨,一致认为既然是蚊子,就有共性。

  “那你们怎么办?”贝塔面部表情开始严肃。

  舒克坐在皮皮鲁膝盖上。

  “对,事不过三。这次一定能。”歌唱家支持鲁西西的观点。 

  “我觉得贝塔的话有道理,现在世界上复杂得很,国外还有黑手党光头党什么的,你们应该带上五角飞碟。”鲁西西赞成贝塔的提议。

  皮皮鲁和鲁西西摇头:“不知道。”

  “我们小时候,有趣的经历多了,怎么可能一个一个告诉你呢?”皮皮鲁在怀念自己的童年。

  那颗彗星被命名为皮皮鲁——贝塔8号彗星。 

  “你的建议太多。”舒克说。

  “很对,老说别人的缺点和自己的优点的人,都是骨子里自卑的人。”鲁西西投赞成票。

  “我给他们做了衣服。”鲁西西说。

  “活吧。”舒克摸摸老鼠儿子的头,说了一句最简单又最深刻的话。 

  “怎么样?”鲁西西迫不及待地问。

  “什么叫微雕?”舒利问。

  “我正想这么做。可当我拿着罐头走到房间门口时,我站住了。”鲁西西说。

  “我们能回故居看看去吗?”贝塔问皮皮鲁。 

  “那咱们自己去。”贝塔说。 

  “他们5个人现在还活着吗?”舒利问。

  “不知道。这个谜应该让皮皮鲁研究一下。”鲁西西说,“正在我惊讶的时候,妈妈在厨房喊我,让我把罐头拿过去。”

  经国际天文组织若干资深天文学家的观察,证实了皮皮鲁的话。 

  “掷硬币。”儿塔找出一枚硬币。

  舒克、贝塔和舒利欢呼。 

  “后来鲁西西可背了不少黑锅,受了冤枉。”皮皮鲁说。

  “舒克,不知为什么,我特想去我出道前的那座房子看看,你呢?”贝塔一脸的怀旧表情。 

  贝塔: “不大可能,蒙事的。”

  “博士认为人类的学校采用的教育孩子的方法太愚蠢,他想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去推广他的高明而又简捷的学习方法,让每个孩子在童年既玩得开心,又能学到知识。”

  “舒利考试全校第一。”贝塔从五角飞碟里探出头来。

  “那咱们去美国找约翰吧。”歌唱家放弃了第一提议。 

  “就你们两个满世界找罐头小人?也太势单力薄了。罐头小人那么小,必须具备和他们体积差不多的雄厚力量,光靠舒克可达不到。”贝塔说。

  舒利吐舌头。

  “妈妈一看罐头盒里是空的,就问我里边的肉哪里去了,我说打开就没有。妈妈说她忙着呢,让我别开玩笑了。我说我没开玩笑,这罐头里边真的没有肉。妈妈不干了,叫来了爸爸,后边发生的事就可想而知了。”鲁西西说。

  “对。”舒克和贝塔说。    

  “先找歌唱家。”皮皮鲁说。

  “少校的伤治好了吗?”舒利问。

  “没错,他们觉得养宠物影响学习,思维特怪。”皮皮鲁证实。

  “赞成。”大家再次异口同声。 

  皮皮鲁犹豫不决。

  “他们特别怕失去自由,他们认为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人是可悲的。”皮皮鲁说。

  “我突然想起,爸爸妈妈特反对皮皮鲁养小动物,他们扔过哥哥养的不少小动物。”鲁西西看看皮皮鲁。

  “舒克,你的电话。”皮皮鲁叫舒克。    

  “五个人在五个不同的地方,先找谁?”鲁西西说。

  “开始,我对皮皮鲁也瞒着罐头小人。”鲁西西说,“所以我是孤军奋战。”

  他们在梳理自己的思想,他们必须重新认识这个世界。既然已经有老鼠掌握了超现代化的工具,会不会还有别的动物也掌握了如此先进的科学技术呢?

  媒介迅速将2160年彗地相撞这一坏消息传播给人类的每一位成员。 

  舒利随后跟进去,她想最先得到罐头小人的信息。

  皮皮鲁和鲁西西对视。两个人的右手手掌对拍。他们同意了。

  “鲁西西要倒霉了。”皮皮鲁到今天还对妹妹倒霉幸灾乐祸。

  “我还用直升机把你的坦克吊到天上过,记得吗?”舒克边走边说。 

  贝塔打开五角飞碟的遥感系统。

  “有一天下午.我自己在家,有人敲门。”鲁西西说,“我开门一看,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小姐。她说她是记者,她听了罐头小人的事,来采访我。她还说她和一位有童话大王之称的作家是特好的朋友,她想让他把这件事写成童话。”

  “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了。”他说。

  皮皮鲁想了想。 

  “我有个建议。”贝塔说。

  “老鼠尽管丑陋,可没有一只老鼠认为自己丑陋。这正是老鼠最丑陋之处。如果我写这样一本书,同胞们非吃了我不可。”舒克不敢写。

  人类还被蒙在鼓里,还在为自己是地球的主宰而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动物学家悲怆地想。

  “咪丽的后代不知活得怎么样。”舒克想起了贝塔那位化敌为友的朋友。 

  贝塔:“有意思。咱们去给皮皮鲁弄一个振动防蚊盒吧,让他挂在腰间,出国省得挨外国母蚊子咬。”

  “我和皮皮鲁把艺术家送到黄山,她兴奋极了。博士自己走了。”鲁西西怅然若失地说。

  “全是男的?”贝塔一听是裸体,马上想到性别领域。

  舒克和贝塔边走边聊,他们还搭乘了一段路的自行车——躲在自行车挡泥板侧面。 

  舒克:“皮皮鲁从小就最怕蚊子咬,听说外国蚊子特厉害,身上都是花颜色的,像他们的战斗机穿迷彩服一样恐怖。咱们得给皮皮鲁准备点儿防蚊子的东西。”

  “你俩应该结成同盟军。”贝塔说。

  “大概是在我12岁那年……”鲁西西说。

  “30多年前?!”老鼠太太摇头。她清楚,老鼠活不了这么多年。 

  “什么时间出发?”鲁西西问。

  “就是在很小的东西上雕刻。’鲁西西解释.“那次,艺术家在一颗大米粒上雕出了万里长城全景图。”

  舒克、贝塔和舒利急了:“怎么了?快说呀!”

  “咱们用五角飞碟测测人类能不能战胜皮皮鲁——贝塔8号彗星吧,”歌唱家提议。 

  “随时保持联系,一旦家里出了意外,我驾着五角飞碟立马就回来了。”贝塔说。

  “歌唱家要求去贝多芬的故乡。艺术家想去大自然寻找灵感。”鲁西西说。

  “其实我最爱开罐头,可妈妈不让我开,怕我开完了就先吃掉一半。”皮皮鲁如今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说这话时,还像个孩子。

  “走着去?”皮皮鲁觉得太危险。 

  “两位女士留守?”皮皮鲁问。

  “他们想去哪儿?”舒克问。他觉得罐头小人在这个星球上生存挺难。

  “你很勇敢。”鲁西西夸舒利。

  皮皮鲁再次成为新闻人物。 

  “这就够了,咱们去找他们!”皮皮鲁的手臂在空中使劲儿一挥。

  “后来结盟了。”鲁西西将舒利换到另一只手掌上。“罐头小人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好多乐趣。博士发明了一种便捷的学习方法,我和皮皮鲁采用这种方法上学,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考100分。”

  “所以我把罐头小人藏起来了。只把空罐头盒给了妈妈。”鲁西西说。

  “我们不想开五角飞碟,想走着去。”舒克说。 

  贝塔一听就急了。

  “约翰帮鲁西西说外语,震了一个外国教育考察团,校长当时都傻了。”皮皮鲁说。

  “都于什么?”舒利问。

  凌晨5点,舒克和贝塔平安返回皮皮鲁家中。 

  舒克:“外国的母蚊子和咱们国家的母蚊子不会习性止好相反吧?”

  “少校他们暴露了?让别人知道了?”贝塔为罐头小人的命运担忧。

  “搜了,可是没找到。他们以为我把肉藏在哪儿了。”鲁西西得意地说。

  鲁西西、燕妮和舒克去美国寻找约翰的经历极其精彩和惊险,可以称得上是五角飞碟折腾美国。这是后话。 

  “他们还活着!”皮皮鲁大喊一声。

  约翰想去国外,大概会点外语的人都巴不得天天和操持这种外语的人对话。少校要去军事学院深造。”皮皮鲁说。

  “怎么会呢?”舒利不明白。

  舒克的故居先到了。房子正在拆迁,路旁的建筑广告牌上声明此地一年后将矗立起一座五十多层的大厦。 

  “后天。”皮皮鲁说。

  “再后来呢?”贝塔刨根问底。

  鲁西西点头。

金沙电玩城,  “应该让他们去。”鲁西西认为必须尊重朋友的选择。 

  掷硬币的结果是皮皮鲁、舒克和贝塔带五角飞碟去找歌唱家,鲁西西和舒利留守。

  “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选择,这还是个人权问题。”皮皮鲁说。

  “你怎么知道?”皮皮鲁问。

  “现在距离2160年还有一百多年,我觉得人类有能力研制出击毁那颗彗星的武器。”鲁西西说。 

  输入和罐头小人有关的资料。

  “你最好先从每天自嘲3次以上开始。”舒克对贝塔说。

  “反正就是十一二岁吧。”鲁西西说, “有一个星期日,家里来了客人,妈妈让我帮她打开一筒肉罐头。我把罐头拿回自己的房间,用罐头刀开启它。”

  几乎所有人都是先大吃一惊继而掐指一算与己无关后再长舒一口气。 

  “再说罐头小人那么小,五角飞碟的遥感系统未必能感应。”鲁西西也担心。

  “哪儿会收呀!妈妈把少校放在校园里了。”皮皮鲁说。

  “怎么了?”贝塔嫌鲁西西讲述的速度太保守。

  皮皮鲁当即给国际天文组织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他和贝塔发现了一颗新的彗星,以及那颗彗星的方位和它将与地球相撞的时间。    

  晚上,舒克,舒利和贝塔兴奋得睡不着觉,他们躺在五角飞碟里聊天。

  “治好了,许多名医给他动的手术。”鲁西西说。

  “罐头小人?”皮皮鲁兴奋。

  “不管怎么说,应该把新发现的这颗彗星通知人类。”舒克说。 

  舒利:“如果习性真是相反,皮皮鲁挂上振动防蚊盒得招来多少母蚊子呀?”

  贝塔每天要赞扬别人三次以上;

  “主要是有五角飞碟撑腰。”舒利说实话。

  “反正我去。”鲁西西说,“约翰和我关系最密切,我的英语就是他教的。” 

  “预计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把五个罐头小人都找到?”鲁西西问。

  “分开更危险,”贝塔说。

  “妈妈让她开罐头,她交给妈妈一个打开的空罐头盒,妈妈能干吗?”皮皮鲁说。

  “注意安全。等你们一回来,舒克就和鲁西西、燕妮出发去美国。”皮皮鲁叮嘱舒克和贝塔。 

  “信号很弱,只能表明还活在地球上。”贝塔说。

  “真不容易。”贝塔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一直不穿衣服?”贝塔爱浮想联翩。

  “吊到克里斯王国了,差点儿让猫吃了。”舒克回忆过去的事觉得特享受,不管是幸运的经历还是不幸的经历。越是发达的人,越把回忆自己不幸的经历当作一种乐趣。 

  “不行。你别给皮皮鲁惹祸了。”舒克坚决否定。

  “对,找他们!!”贝塔再次宣布自己的伟大建议。

  “我和皮皮鲁小时候碰到的一件事,有意思极了。”鲁西西继续出神儿地看着舒利。

  贝塔:“咱们出国还不容易?又不要护照不要签证什么的。其实还是当动物好,比如说一只苍蝇想出国,只要往飞机里一藏不就出去了吗?人类也忒惨了点儿。出趟国就像换心换肝一样麻烦。”

  “麻烦也就来了。”皮皮鲁皱起了眉头,“先是登门要求见罐头小人的,每天有上万人在我们家门口排队。接着有关部门提出要我们交出罐头小人,说是要研究他们,弄得我们家不得安宁,同时也为罐头小人的命运担心。”

  无地自容。

  舒利跑出五角飞碟。

  “一天晚上,我们在家和五位罐头小人开了一个会,商讨对策。”皮皮鲁说。

  “人类这么聪明,却想不出好的测试人的聪明程度的方法。考试这种方法可真够蠢的。”舒利说。

  屏幕上开始出现各种信息,经过一番去粗取精,贝塔捕捉到了几个有价值的数据。

  “后来,电视台的导演也来了,要把罐头小人的事拍成动画片,片名就叫《鲁西西奇遇记》。经他们这么一煽乎,罐头小人就名扬四海了。”鲁西西说。

  (关于罐头小人,请参见学苑出版社出版的《鲁西西传》,各地书店有售)

  舒克问:“罐头小人还活着吗?”

  “军事学院收留少校了?”舒利不信。

  “你把这个发现告诉妈妈了吗?”舒利问。

  “从明天开始,做出发的准备工作。”皮皮鲁宣布。

  “我有个建议。”贝塔说。众人看贝塔。

  “我也是。”助手之二虽然庆幸自己的未婚妻没被老师朝思暮想,但他后怕。他不愿意再给这种人当学生了。

  贝塔掷硬币;

  “艺术家雕刻的微雕作品轰动了世界。”鲁西西说。

  “比罐头小多了,只有火柴棍那么高。”鲁西西说。

  皮皮鲁决定先找歌唱家;

  “不,好像是11岁。”皮皮鲁插话。

  “我去试试。”贝塔钻进五角飞碟。

  “罐头里怎么会有小人呢?里边的肉呢?”舒利问。

  舒利: “说是咬人的蚊子都是雌蚊子,雄蚊子不咬人。而雌蚊子也是在生小蚊子时才咬人吸血。因此,雌蚊子在繁殖期间,有尽量避开雄蚊子性骚扰的习性。利用这一原理,振动防蚊盒模仿雄蚊子飞行时的振动频率,雌蚊子闻声便会躲避。”

  “先说说罐头小人是怎么回事?”叭塔急不可待,他一听说地球上还有比他小的人,就来劲了。

  “爱因斯坦给婚姻下过一个定义:试图把一个偶发事件变成持久关系的徒劳之举。”皮皮鲁说。

  沉默。

  鲁西西坐在沙发上,皮皮鲁打开冰箱给她开了一筒饮料。

  五角飞碟离开后,动物学家和两位助手望着支离破碎的窗户发愣,他们就这样望着窗户一言不发地在地上坐了整整两个小时。

  “一个是军人,叫少校。一个是博士。还有一个叫约翰,外语说得特棒。这三个是男士。两位小姐一个是歌唱家,一个是艺术家。”皮皮鲁说。

动物学家和助手决定继续学先进;

  “我想起了罐头小人。”鲁西西说。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何况是五个罐头小人,动物学家和助手决定继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