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活得好离不开机会,动物学家和两位助手望着支

活得好离不开机会,动物学家和两位助手望着支

2019-11-08 13:22

  “所以我把罐头小人藏起来了。只把空罐头盒给了妈妈。”鲁西西说。

  他自幼就对人类以外的动物感兴趣,他研究它们的饮食,研究它们的婚恋,研究它们的传宗接代,研究它们的一切。

  “怎么去?”舒克问。

  探长林和助手走了。

  鲁西西看着手掌上的舒利出神儿。

  动物学家示意助手打开录音机。

五角飞碟遥感罐头小人;

  “舒利!”鲁西西看见舒利回来了,很是高兴。

  “后来鲁西西可背了不少黑锅,受了冤枉。”皮皮鲁说。

  人类最大的瘾就是主宰瘾。最上等的主宰瘾,是主宰同胞,第二等的是主宰金钱,什么都不行的就去主宰学问。这三样都主宰不了的,只好去主宰动物了。

  “这就够了,咱们去找他们!”皮皮鲁的手臂在空中使劲儿一挥。

  贝塔挺吃惊,他还从来没有因为谁不在身边而想过谁。

  鲁西西点头。

  舒利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地球上最没有人性的就是人。

  “罐头小人还活着!”舒利兴奋地说。

  “皮皮鲁……你……这……是……”舒利结巴。

  “你把这个发现告诉妈妈了吗?”舒利问。

  皮皮鲁和鲁西西在动物研究所没找到舒利,皮皮鲁对鲁西西说:“赶快回家,动用五角飞碟。”

  “咱们三个去。”贝塔指指皮皮鲁和舒克,“再带上五角飞碟。”

  “你是谁?”舒利问燕妮。

动物学家和助手决定继续学先进;

  “你不傻。”动物学家对于舒利这么快就投降感到有点儿遗憾。他真希望这种场面一直维持到他的生命终结。他觉得这太享受了。

  “五个人在五个不同的地方,先找谁?”鲁西西说。

  鲁西西将五角飞碟藏到床底下。

  “比罐头小多了,只有火柴棍那么高。”鲁西西说。

  人都想把自己的生命活得比别人精彩。活得好离不开机会。一般人是等待机会,聪明一些的人是把握机会,再高明一点儿的人是创造机会。

  舒利:“昨天我看电视,说是有一家公司生产了一种叫做振动防蚊盒的新产品,像BP机那么大,挂在腰间,蚊子就不会咬了。”

  “我是探长林,这是我的助手,”探长林指指自己身边的小伙子, “请问皮皮鲁在家吗?”

  “搜了,可是没找到。他们以为我把肉藏在哪儿了。”鲁西西得意地说。

  一个青年人正用筷子在戳舒利。

  “他们现在干什么呢?”鲁西西问贝塔。

  “快让图钉上飞碟!”皮皮鲁冲舒利喊。

  “没错,他们觉得养宠物影响学习,思维特怪。”皮皮鲁证实。

  “在这儿!”贝塔发现了被关在笼子里的舒利。

  “什么时间出发?”鲁西西问。

  “他还没回来。”鲁西西说。

  “我漫不经心地打开了这筒肉罐头,当我掀开罐头盖往里看时……”鲁西西制造了一个停顿。

  五角飞碟突然腾空而起,径直撞碎了玻璃射出窗外。

  掷硬币的结果是皮皮鲁、舒克和贝塔带五角飞碟去找歌唱家,鲁西西和舒利留守。

  五角飞碟的舱门打开了,舒克领着舒利先走出去。

  “我给他们做了衣服。”鲁西西说。

  “你是谁?为什么劫持我?”舒利并不怵这三个男人,她从小是在五角飞碟里长大的,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舒利反问动物学家。

  “最快也得五个月。”皮皮鲁想了想,说。

  图钉同意了。

  “我们小时候,有趣的经历多了,怎么可能一个一个告诉你呢?”皮皮鲁在怀念自己的童年。

  “哐啷——”

  输入和罐头小人有关的资料。

  舒利在五角飞碟里听到皮皮鲁的声音一愣,她回头一看,吓得连退几步,要不是舒克拽住她,她就从舱门口掉下去了。

  “不,好像是11岁。”皮皮鲁插话。

  动物学家属于把握机会的人。

  “不行。你别给皮皮鲁惹祸了。”舒克坚决否定。

  “干什么?”图钉挺生气,自己唱得好好的,让这个怪物飞行器给搅了。

  舒克、贝塔和舒利急了:“怎么了?快说呀!”

  舒克和贝塔钻进五角飞碟。

  “信号很弱,只能表明还活在地球上。”贝塔说。

  “没有。”鲁西西摇头,“有什么事吗?”

  舒克、贝塔和舒利松了一口气。

  遗憾的是,动物学家的努力并未使他的生命比别人的生命辉煌,他已经4l岁了,还没上过一次报纸。电视新闻倒是露过一次脸,可那是一则交通事故的现场报道,当时动物学家正好路经事故现场,摄像机将他和其他人一起作为围观者摄人了镜头。每当他看到报纸或电视上的人物专访时,一股无名的妒嫉之火就焚烧着他的身心。

  “就现在。”贝塔说。

  图钉不想进去。

  贝塔吹了声口哨。

  “她很聪明,她会说话的。”动物学家意味深长地看着舒利,说。

  “我和舒克出国去找歌唱家,鲁西西留守主持舒克贝塔公司的工作,贝塔和舒利协助鲁西西,五角飞碟给你们留下。”皮皮鲁宣布方案。

  贝塔驾驶五角飞碟绕着图钉飞,使歌厅老板和歌迷们无法接近图钉,舒克使用五角飞碟的遥控装置将图钉强行“运”进五角飞碟。

  “舒利考试全校第一。”贝塔从五角飞碟里探出头来。

  动物学家绝不会放过舒利,他必须把握这个机会。

  屏幕上开始出现各种信息,经过一番去粗取精,贝塔捕捉到了几个有价值的数据。

  “你的嗓子挺好。”歌唱家边往五角飞碟里走边对图钉说。

  他们在梳理自己的思想,他们必须重新认识这个世界。既然已经有老鼠掌握了超现代化的工具,会不会还有别的动物也掌握了如此先进的科学技术呢?

  “你必须认真回答我提的每一个问题,希望咱们合作愉快。”动物学家开始发问,口气十分居高临下。

  贝塔掷硬币;

  五角飞碟绑架图钉;

  人类还被蒙在鼓里,还在为自己是地球的主宰而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动物学家悲怆地想。

  贝塔两眼死盯着屏幕。

  皮皮鲁认为,首先要判断五个罐头小人是否还活着。

  “我和人家签了约,我不走。”图钉坚持不离开歌厅。

  “我也是。”助手之二虽然庆幸自己的未婚妻没被老师朝思暮想,但他后怕。他不愿意再给这种人当学生了。

  “你的爸爸妈妈会说人话吗?”动物学家眯起眼睛注视舒利。

  “预计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把五个罐头小人都找到?”鲁西西问。

  鲁西西将门打开一道缝儿,问:

  贝塔为罐头小人不穿衣服操心 

  “电它!”动物学家下令。

  “怎么样?”鲁西西迫不及待地问。

  “探长?”鲁西西上下打量来人。

  鲁西西看着舒利想起了罐头小人;

  助手之二按下了录音机上的红色按键。

  “我觉得贝塔的话有道理,现在世界上复杂得很,国外还有黑手党光头党什么的,你们应该带上五角飞碟。”鲁西西赞成贝塔的提议。

  “让你担心了。”舒利不好意思。

  “他们一直不穿衣服?”贝塔爱浮想联翩。

  “怎么回事?”贝塔问鲁西西。

  “随时保持联系,一旦家里出了意外,我驾着五角飞碟立马就回来了。”贝塔说。

  “到家了。”贝塔一边解安全带一边站起来。

  “何止会说话,智商还相当高。他们还各有职业呢!”鲁西西说。

  鲁西西将经过叙述一遍。

  “开五角飞碟呀!”贝塔说。

  缩小的皮皮鲁吓坏了舒利。

  尴尬。

  舒利在笼子里惊恐地注视着笼外的三个男人,她过去只在书本上知道“劫持”这个词。

  贝塔:“咱们出国还不容易?又不要护照不要签证什么的。其实还是当动物好,比如说一只苍蝇想出国,只要往飞机里一藏不就出去了吗?人类也忒惨了点儿。出趟国就像换心换肝一样麻烦。”

  这屋子里,就鲁西西一个庞然大物,其他生命都是微型的。

  “什么罐头小人?”舒利坐在鲁西西的手掌上问。

  五角飞碟撞碎皮皮鲁的窗户;

  晚上,舒克,舒利和贝塔兴奋得睡不着觉,他们躺在五角飞碟里聊天。

歌厅老板向歌迷的恶作剧抗议;

  “我和皮皮鲁小时候碰到的一件事,有意思极了。”鲁西西继续出神儿地看着舒利。

  舒克会放过他们吗? 

  舒克问:“罐头小人还活着吗?”

  “是这样,德国当局要求我们引渡皮皮鲁,说是皮皮鲁在德国涉嫌一起凶杀案……”

  “以后没事时,讲给我们昕吧。”舒利要求。

  “我认识的老鼠都会说人话。”舒利说。

  皮皮鲁犹豫不决。

  皮皮鲁最后一个进人五角飞碟。

  无地自容。

  “绑架是违法行为。”舒利提醒他们。

  “就你们两个满世界找罐头小人?也太势单力薄了。罐头小人那么小,必须具备和他们体积差不多的雄厚力量,光靠舒克可达不到。”贝塔说。

  “请问您找谁?”

  “不知道。这个谜应该让皮皮鲁研究一下。”鲁西西说,“正在我惊讶的时候,妈妈在厨房喊我,让我把罐头拿过去。”

  舒利浑身火辣辣地疼。

  “他们还活着!”皮皮鲁大喊一声。

  图钉沉着脸走出飞碟,他对于五角飞碟使用武力“劫持”他感到不快。

  (关于罐头小人,请参见学苑出版社出版的《鲁西西传》,各地书店有售)

  舒利拒绝回答。

  舒克:“什么原理?”

  贝塔驾驶五角飞碟故意在歌厅里飞了几圈,他看见歌厅老板和歌迷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睁圆了眼睛望着空中发呆。贝塔又擦着他们的头超低空飞了一回,然后撞碎玻璃走了。

  “比我们老鼠还小!”贝塔从五角飞碟里钻出来.他显然对罐头小人感兴趣。

  “你的住处。”

  舒克:“外国的母蚊子和咱们国家的母蚊子不会习性止好相反吧?”

  舒克把燕妮介绍给舒利和图钉,又将皮皮鲁变小的经过简要地告诉舒利。

  “你怎么知道?”皮皮鲁问。

  动物学家显然兴奋了,他希望抓到100只会说人话的老鼠。

  “不愧是相对论的发现者,看问题一针见血。”鲁西西说。

  “我们去海关查过了人境登记,确实没有皮皮鲁的名字。如果他回来了,请转告他迅速同我联系。这是我的名片,上边有电话号码。”探长林递给鲁西西名片。

  “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了。”他说。

  “你刚才问什么问题?”舒利装傻。

  皮皮鲁决定先找歌唱家;

  皮皮鲁将燕妮和歌唱家介绍给舒利和图钉。舒克、贝塔和鲁西西也和图钉认识了。

  “妈妈一看罐头盒里是空的,就问我里边的肉哪里去了,我说打开就没有。妈妈说她忙着呢,让我别开玩笑了。我说我没开玩笑,这罐头里边真的没有肉。妈妈不干了,叫来了爸爸,后边发生的事就可想而知了。”鲁西西说。

  “为什么绑架我。”舒利问。

  “上帝最英明。”贝塔得意地说。

  “你的嗓子不错。”燕妮走到图钉面前说。

  “你很勇敢。”鲁西西夸舒利。

  “好像是一百多少号……”舒利说。

金沙电玩城,  “你说怎么办?”舒克问贝塔。

  “让我们见见图钉。”鲁西西说。

  “其实我最爱开罐头,可妈妈不让我开,怕我开完了就先吃掉一半。”皮皮鲁如今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说这话时,还像个孩子。

  “悠着点儿!连个招呼也不打!”皮皮鲁其实挺希望五角飞碟教训那厮一下。

  贝塔:“有意思。咱们去给皮皮鲁弄一个振动防蚊盒吧,让他挂在腰间,出国省得挨外国母蚊子咬。”

  “呆会儿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快让图钉上飞碟!”舒克看见已经有歌迷登上了演出台。

  “鲁西西要倒霉了。”皮皮鲁到今天还对妹妹倒霉幸灾乐祸。

  “回答专家的问题。”助手之一督促舒利。

  贝塔一听就急了。

  “我想回歌厅。”图钉说。

  面对高徒毁约,动物学家无可奈何。

  “我说。”舒利不吃眼前亏,她要拖延时间,等待五角飞碟。

  “两位女士留守?”皮皮鲁问。

  鲁西西从床底下拿出五角飞碟。

  沉默。

  “地球上的什么地方。”动物学家耐着性子问。

  “再说罐头小人那么小,五角飞碟的遥感系统未必能感应。”鲁西西也担心。

  “咱们的大家庭越来越兴旺。”贝塔说完看了歌唱家一眼。不知怎么搞的,刚才去救舒利时,贝塔心里强烈感受到缺了什么,现在他才知道,是因为歌唱家没在飞碟上。

  “罐头里怎么会有小人呢?里边的肉呢?”舒利问。

  皮皮鲁一路连闯十几个红灯,交通警察在后边跺脚骂街。

  “后天。”皮皮鲁说。

  “他也得走走形式。”燕妮说。

  “怎么会呢?”舒利不明白。

  “舒利呢?”舒克劈头便问。

  舒利: “说是咬人的蚊子都是雌蚊子,雄蚊子不咬人。而雌蚊子也是在生小蚊子时才咬人吸血。因此,雌蚊子在繁殖期间,有尽量避开雄蚊子性骚扰的习性。利用这一原理,振动防蚊盒模仿雄蚊子飞行时的振动频率,雌蚊子闻声便会躲避。”

  “返航!”皮皮鲁冲贝塔挥手。

  “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舒克问皮皮鲁。

  “我看该给它通通电了。”动物学家看出舒利在涮他。

  舒利随后跟进去,她想最先得到罐头小人的信息。

  “是歌厅老板找我来了吧?”图钉猜测道。

  “那你可不能把罐头小人交给妈妈。”舒利担心了。

  窗玻璃碎了。五角飞碟从外边冲进屋里。舒利乐了。

  “先找歌唱家。”皮皮鲁说。

  歌唱家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你怎么了?”皮皮鲁问。

  “最好别记错。”助手之一怪声怪气地提醒舒利。

  “掷硬币。”儿塔找出一枚硬币。

  敲门声继续。

  “三男二女。”鲁西西说。

  “我是这个世界上专门研究你们的专家。”动物学家不放过任何一个暴露自己身份的机会。

  “那咱们自己去。”贝塔说。 

  探长林神秘出现;

  “一个是军人,叫少校。一个是博士。还有一个叫约翰,外语说得特棒。这三个是男士。两位小姐一个是歌唱家,一个是艺术家。”皮皮鲁说。

  舒利想躲电线。

  舒克提出用五角飞碟遥感。

  “谁在捣乱?”歌厅老板看见一架小型飞行器悬停在歌台上,以为是哪位歌迷的恶作剧。

  “他们搜查你的房间了?”贝塔清楚人类的父母有个习惯,爱搜查儿女的物品。

  电线向舒利逼近 

  舒利:“如果习性真是相反,皮皮鲁挂上振动防蚊盒得招来多少母蚊子呀?”

  “安东尼还真向中国政府要求把皮皮鲁送回去了。”贝塔一出五角飞碟就说。

  “全是男的?”贝塔一听是裸体,马上想到性别领域。

  助手之一将一根筷子插进笼子里,他用筷子使劲儿捅舒利。

  贝塔打开五角飞碟的遥感系统。

  歌厅老板闻声赶来,他手里还攥着同唱片公司经理刚签的那份墨迹未干的合同书。

  “罐头小人?是像罐头那么大的人?”舒克问。

  “东半球。”舒利继续逗动物学家。

  舒克、贝塔和舒利经过七嘴八舌的探讨,一致认为既然是蚊子,就有共性。

  “歌唱家找到了?”舒利问。

  五角飞碟离开后,动物学家和两位助手望着支离破碎的窗户发愣,他们就这样望着窗户一言不发地在地上坐了整整两个小时。

  “他有高级职称。”助手之一补充。

  “你的建议太多。”舒克说。

  “图钉,快上来!”舒利伸手拽图钉。

  五角飞碟回到皮皮鲁家,鲁西西将舒利放在手掌上,一阵慰问。

  “生下来就会说。”舒利不想吃眼前亏。她知道皮皮鲁很快就会设法营救她的。

  舒利打了个哈欠:“我真想和你们一起去,我还没有出过国呢!,’

  “还没回来?”探长林问。

  “大概是在我12岁那年……”鲁西西说。

  舒克操纵电脑查找女儿。

  “我去试试。”贝塔钻进五角飞碟。

  “我不走!”图钉抗议。

  舒克坐在皮皮鲁膝盖上。

  “我住在北合雁大街……”舒利做沉思状, “我想想门牌号码……”

  “我觉得皮皮鲁岁数也不小了,忙完这事,也该操办婚事了吧?”贝塔早就想说这事。他还觉得鲁西西也该将此事提上议事日程了,可他不好意思说鲁西西。

  “使用武力让图钉上飞碟!”皮皮鲁下命令了,他不能让歌唱家的悲剧再次重演。

  三位专门研究动物的人不约而同地决定继续研究动物。在人类比动物虚伪时研究动物,是学先进。

  “我杀了他。”舒克按五角飞碟的起飞按钮。

  舒利跑出五角飞碟。

  “都进五角飞碟。”皮皮鲁说。

  “妈妈让她开罐头,她交给妈妈一个打开的空罐头盒,妈妈能干吗?”皮皮鲁说。

  “绑架?”动物学家看了两位助手一眼,“你管人抓动物叫绑架?那咱们这个世界上每天发生的绑架事件可太多了。”

  “咱们去给皮皮鲁弄一个防蚊盒”。贝塔提议。

  “我是皮皮鲁的妹妹,叫鲁西西。”鲁西西说,“皮皮鲁出国了。”

  “我想起了罐头小人。”鲁西西说。

  舒利从动物学家的目光中看到了狼的眼神,她从电视节目里的《动物世界》专栏中见过狼。

  外国的母蚊子生孩子时怕公蚊子骚扰吗 

  “他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这儿,快进去吧。”舒利将图钉往五角飞碟里推。

  “想像得出。”舒克说。

  “可以告诉它应该怎么回答问题了。”动物学家对助手们说。

  “什么时候?”舒克问。

  “你?”图钉看见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人类,实实在在吃了一惊。

  “我正想这么做。可当我拿着罐头走到房间门口时,我站住了。”鲁西西说。

  “你如果还不说,我就给你通电。”助手之一笑容可掬地对舒利说。

  “我有个建议。”贝塔说。

  “找到了。现在就在咱们家。”舒克说。

  “罐头小人?”皮皮鲁兴奋。

  舒利试图躲避筷子的攻击,但笼子的空间太小了,她的身上被狠狠地戳了几下,疼得她尖叫起来。

  “30年前的残留信息,不知五角飞碟能否遥感到?”皮皮鲁不敢肯定。

  “这是我爸爸开的飞碟,来接咱们的。”舒利对图钉说。

  两个小时的心潮澎湃终于失落了,他们现在要面对的是必须重新审视三个人之间的人际关系。那架可恶的由老鼠操纵的飞碟破坏了他们的师生和同事关系。如果所有朋友都必须面对面地说真话,这个星球上的字典里将不再收留“朋友”这个词汇。

  筷子伸进笼子里;

  “制定计划吧。”贝塔提议。

  有人敲门。

  “罐头里边没有肉,是5个裸体小人,火柴棍那么大。”鲁西西脸上的表情和30年前刚发现罐头小人时一样。

  “被一个混蛋绑架了。”皮皮鲁直奔五角飞碟停放处。

  贝塔说:“活着。但是他们太小了,而且时间太久,信息很微弱,只能证明还活着,其他的就看不出来了。”

  “你听过我唱歌?”图钉碰到了知音,情绪开始好转。

  “怎么了?”贝塔嫌鲁西西讲述的速度太保守。

  皮皮鲁风风火火打开家门,舒克和贝塔一看便知不妙。

  在地球上寻找五个没有地址的人类正常成员都很困难,何况是五个罐头小人,而且还是30年前的线索!

  “歌唱家,把你这三十多年的经历讲给大家听听。图钉,如果你听完后还想去歌厅,我们不拦你。”皮皮鲁说。

  “都于什么?”舒利问。

动物学家当法官;

  贝塔: “不大可能,蒙事的。”

  “贝塔说得对,咱们的大家庭越来越兴旺,昨天家里还是冷冷清清的,今天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朋友。”鲁西西看看桌子上的一群朋友说。

  “主要是有五角飞碟撑腰。”舒利说实话。

  动物学家和助手受惊了。他们恐慌地看着空中的这个不明飞行物。

  “爱因斯坦给婚姻下过一个定义:试图把一个偶发事件变成持久关系的徒劳之举。”皮皮鲁说。

  “你们是来抓皮皮鲁的?”鲁西西问。

  “反正就是十一二岁吧。”鲁西西说, “有一个星期日,家里来了客人,妈妈让我帮她打开一筒肉罐头。我把罐头拿回自己的房间,用罐头刀开启它。”

  “又一个往枪口上撞的。”贝塔为那位动物学家惋惜。他有眼无珠,绑架了五角飞碟驾驶员的女儿。

  “从明天开始,做出发的准备工作。”皮皮鲁宣布。

  鲁西西从门镜往外看,两个陌生男子。

  “希望您不要将今天的事说出去。会给咱们带来灾难的。”助手之一警告老师。他了解老师,他担心老师已经有了一把年纪,打这张牌在自己的生命尽头出名。

  “我现在开始倒数计时,lO,9,8……”动物学家过足了当主宰者的瘾。

  贝塔:“反正外国够开放的,蚊子没准也一样,才不管是不是生孩子期间呢。”

  “我和皮皮鲁是朋友,他认识我。请问您是?”探长林问。

  “我突然想起,爸爸妈妈特反对皮皮鲁养小动物,他们扔过哥哥养的不少小动物。”鲁西西看看皮皮鲁。

  舒利注视着人类的这三位成员,她有世界末日的感觉。

  “就这么决定了。”皮皮鲁表态。

  鲁西西点点头。

  “人类这么聪明,却想不出好的测试人的聪明程度的方法。考试这种方法可真够蠢的。”舒利说。

  “快查明舒利的方位!”皮皮鲁近似于大吼。

  舒克:“皮皮鲁从小就最怕蚊子咬,听说外国蚊子特厉害,身上都是花颜色的,像他们的战斗机穿迷彩服一样恐怖。咱们得给皮皮鲁准备点儿防蚊子的东西。”

  以下是歌唱家讲述的自己的真实经历。 

  助手之一长叹一口气,先站起来。

  “这回你该说了吧?”动物学家问舒利。

  “所以先找她。”皮皮鲁推开窗户,望着窗外说。

  舒利将图钉介绍给大家。

  “先说说罐头小人是怎么回事?”叭塔急不可待,他一听说地球上还有比他小的人,就来劲了。

  “地球上。’舒利回答。

  “歌唱家最远,在国外。”鲁西西说。

  “噢,您别误会。我们分析后,认为他们的话不可信,想帮助皮皮鲁。”探长林说。

  “罐头小人会说话吗?”贝塔问。

  “你住在哪儿?”动物学家想抄家。

  动物学家使劲儿点头,像孙子对爷爷承诺那样。他觉得自己欠助手之一,尽管他连一个指头都没有碰过助手之一的未婚妻。真要碰了也算是个男人。他这样做更脏,人所不齿。

  “那要看被绑架的对象是谁了。”助手之一说,“绑人犯法,绑动物可就没人管了。”

  贝塔靠在五角飞碟上。

  “说话!”助手之二高声喝道。

  鲁西西坐在沙发上,皮皮鲁打开冰箱给她开了一筒饮料。

  动物学家示意助手不要大声呵斥。

  “我用五角飞碟遥测的。”贝塔说。

  电线已伸进了笼子里,两根线头从不同的方向逼近舒利。

  “原来鲁西西从小就显示出非凡的服装设计天才,要不今天怎么能设计出受欢迎的皮皮鲁牌服装呢?”舒克恍然大悟。 

  “你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会说人话的?”动物学家开始审讯舒利。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活得好离不开机会,动物学家和两位助手望着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