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皮皮鲁打开窗户,想别人说不出的话

  皮皮鲁打开窗户,想别人说不出的话

2019-11-08 13:22

划时代的航空器诞生;

光速飞行的感觉;

五角飞碟冲撞糕鱼氏的住所;

贝塔苏醒后给舒克猜谜语;

  五角飞碟试飞;

  运气坏到家的歹徒;

  利要吃燕窝鱼翅;

  大卫给皮皮鲁倒数计时;

  舒克历史性地按下起飞按钮 

  成功后皮皮鲁的脸上没有笑容

  忘拼命命归西天;

  燕妮害怕和大卫演节目;

  皮皮鲁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埋头进入五角飞碟的设计中。他好像变了一个人,全身焕发出令人兴奋不已的光环。

  皮皮鲁打开窗户。窗外已是繁星满天。

  舒克朝直升机走去 

  会拐弯的子弹 

  有的人的大脑生出来就是搞创造的,这种大脑最渴望的就是思维、运转,想别人想不到的事,想别人说不出的话。如果不让这样的大脑工作,就等于扼杀了它。自从地震事件以来,皮皮鲁的大脑就处于被扼杀状态。现在,他终于又可以发挥自己的智慧进行创造性劳动了。

  贝塔将试飞项目指标输人电脑,然后打开自动驾驶仪。

  糕鱼氏将脑袋凑到五角飞碟的舱门口,往里看。

  舒克驾驶五角飞碟撞碎机场海关的窗玻璃后,飞临皮皮鲁下榻的饭店上空。

  舒克和贝塔再也不用为皮皮鲁的精神状态和身体健康发愁了,他们总算知道了有益的工作是最好的补药。

  舒克羡慕地看着坐在驾驶台前的贝塔。

  利已经坐在操纵台前的皮椅上,她嗅到了同胞的气息。

  舒克寻找安全的着陆地点。

  “我有预感,我们好像要告别直升机和坦克了。”舒克望着皮皮鲁房间的灯光对贝塔说。

  “绕地球一圈试飞准备工作完毕。”贝塔向皮皮鲁通报。

  “你的判断很正确,这飞碟是由老鼠驾驶的。”利扭头对糕鱼氏说。

  现在的人恨不得用放大镜照着每一寸土地盖房子,恨不得把地球膨化了再住。饭店楼顶都被利用了,有露天酒吧,有网球场,还有楼顶花园。舒克几乎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我还真有点儿舍不得。”贝塔看了一眼停在他身边的坦克。

  “起飞!”皮皮鲁命令。

  “你也能学会。”糕鱼氏给利鼓劲儿。

  五角飞碟悬停在饭店上空寻找着陆地点,舒克终于物色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楼顶霓虹灯广告架的顶端。

  “皮皮鲁已经干了几天了?”舒克问。

  贝塔庄严地按下起飞按钮,他的食指上全是神圣。

  “我需要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利望着操纵台上密密麻麻的仪表和指示灯说。

  舒克操纵五角飞碟稳稳地降落在霓虹灯广告架上。舒克离开座椅,给昏迷的贝塔做人工呼吸。

  贝塔看了看日历,说:“哟,已经干了十天了。这十天他几乎没和咱们说话,他也不觉得闷。”

  五角飞碟瞬间就射出了皮皮鲁的房间。

  利坐在座椅上,一边观察五角飞碟的操纵系统,一边听糕鱼氏向她口授航空理论及机械常识。

  贝塔醒了,他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

  “这就叫进人状态。这才是享受呢,好像整个世界就一个人。自己就是世界。”舒克为皮皮鲁高兴。

  舒克和贝塔还是头一次乘坐以光速飞行的飞行器,他们有一种自己和宇宙融合在一起的强烈感觉。

  糕鱼氏不间歇地念了半本书,尽管口干舌燥他也不敢停顿,他怕干扰利的思路。他念书时有一种数钞票的感觉。

  “外国警察劲儿真大,往死里摇。外国的狗真是多管闲事,碰上老鼠也叫。”

  “啊——”从皮皮鲁房问里突然传出一声极度兴奋的呐喊。

  0.2秒后,五角飞碟绕地球一周后回到皮皮鲁的桌子上。

  “行了。”利打断糕鱼氏,“我想试试。”

  “这回可够惊险的。”舒克见贝塔醒了,松了口气。

  舒克和贝塔对视,他们觉得有好事的可能性比较大。

  舒克和贝塔从飞碟里跳出来,激动地冲着皮皮鲁喊:“成功啦!成功啦!”

  “试什么?”糕鱼氏没反应过来。

  “你救的我?”贝塔一边检查头上有没有外伤一边问舒克,舒克点点头。

  “舒克,贝塔,你们快来!!”皮皮鲁在自己的房间里喊。

  皮皮鲁满脸放光,他清楚地知道制造出用光速飞行的飞行器对于人类来说是一次革命。

  “试飞。”利同糕鱼氏的位置好像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利成了发号施令的一方。

  “我给你猜个谜语吧?”贝塔活过来了还不甘心,总想拿外国警察出出气。

  舒克和贝塔认定大功告成了。他们握紧拳头在胸前抖动以示兴奋,然后竞赛似地冲进皮皮鲁的房间。

  “还不能算完全成功。咱们还得试试它的普通速度飞行和武器系统。”皮皮鲁说。

  “你已经掌握了?”糕鱼氏不想让利拿飞碟冒险。

  “你的脑子没撞出什么毛病吧?”舒克觉得能在这种时候创作谜语的大脑不正常。

  “你们看!”皮皮鲁指着桌子上对舒克和贝塔说。

  “这回该我驾驶了。”舒克冲贝塔挤挤眼睛。

  “差不多了。”利说。

  “烈日下的警察。猜一种外国食品。”贝塔说完自己笑得前仰后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哇——”舒克和贝塔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从电视广告上学来的俗得不能再俗的感叹词。

  “这次试验很重要。你们要对五角飞碟的各种飞行状态进行试验,还要试验它的遥感装置和武器。”皮皮鲁说。

  与其说利是通过理论知识掌握了五角飞碟,不如说她是通过操纵台上舒克和贝塔残留下来的气味儿掌握五角飞碟的。

  “烈日下的警察?”舒克真猜,“一种外国食品?”

  一架黑色的有五个角的飞碟浑身透着威风凛凛的气质静卧在桌子上。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出,它是极度智慧和高科技的结晶。

  “你放心吧,会成功的。”舒克边朝五角飞碟走去边说。

  “试吧。”糕鱼氏走到窗户旁,检查了一遍窗户是否关好。他担心利由于生疏把飞碟从窗户摔出去。

  贝塔还在为自己的杰作兴奋不已。

  五角飞碟的直径为50公分,厚度为15公分。

  贝塔关舱门前还冲皮皮鲁敬了个礼。

  糕鱼氏站在房问的一个角落里注视着桌子上的五角飞碟。

  “猜不出来。”舒克投降。

  “人太厉害了!”舒克感叹道。

  “一切准备完毕,五角飞碟请求起飞。”舒克说。

  半天,飞碟没动静。

  “热狗。”贝塔把谜底告诉舒克。

  “喷喷……”贝塔看看五角飞碟,再看看皮皮鲁,什么也说不出来。

  “同意起飞!”皮皮鲁批准。

  糕鱼氏刚要走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五角飞碟突然离升了桌面,像喝醉了酒一样在屋里横冲直撞,它先撞碎了电视机,接着撞翻了冰箱,撞烂了桌子,撞毁了床……

  舒克笑得死去活来,他这才知道刚才贝塔被外国警察折腾得有多惨。

  “你们进去看看。”皮皮鲁说。

  这回五角飞碟是缓慢地离开桌面的,它先在屋里飞了一圈,然后离开了房间,从窗户飞了出去。

  糕鱼氏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他知道,只要五角飞碟挨上他,他就有资格参加伤残人奥运会了——如果还活着的话。

  “皮皮鲁呢?”贝塔问。

  舒克和贝塔走进五角飞碟,这里是一个虚幻般的世界,各种仪器设备全部由电脑控制。飞碟里除了工作舱外,还有全套现代化生活设施,包括寝室、卫生间、餐厅和娱乐室等。

  “这才叫驾驶。”舒克得意地对贝塔说,“用光速飞行没劲,什么也看不见。”

  终于,五角飞碟慢慢冷静下来了,它开始不碰不撞地在屋里飞行——利能够驾驭飞碟了!

  “马上从机场回来,我看看他到房间了没有。”舒克边笑边走到操纵台前打开遥感仪。

  舒克和贝塔把每个舱都参观了一遍。

  “现在这速度和直升机没什么两样。”贝塔反唇相讥。

  糕鱼氏从地上爬起来,掸掸身上的土,嘴角闪出一丝奸笑。他知道,自己称霸世界的时候到了。

  “这是谁?他干什么呢?”贝塔盯着荧光屏嚷起来。

  “皮皮鲁,你太伟大了!”贝塔从飞碟里探出头来对皮皮鲁喊。

  “悬停空中。”扩音器里传来皮皮鲁的指令。

  五角飞碟在糕鱼氏脚旁着陆了。利从飞碟里走出来。

  皮皮鲁的房间里有两个男人撅着屁股在床底下安装什么。

  “你们还不知道它的功能和本事呢!”皮皮鲁得意地说。

  “明白。”舒克回答。

  糕鱼氏真想马上向这只小母鼠求婚,他想通过婚姻控制她,可惜双方体积悬殊太大。糕鱼氏为自己无能为力和一只老鼠结婚而痛心疾首。

  “是警察,在装窃听器。”舒克说。

  “你快说!”舒克跳出飞碟。

  舒克操纵飞碟悬停在空中不动。

  “祝贺你!你是地球上最智慧的生命。”糕鱼氏恭维利,他要让她永远为他服务。

  “咱们一入境就被警方盯上了,也忒笨了点儿。”贝塔摇头。

  “首先,咱们的飞碟用光速飞行,也就是说,每秒钟能绕地球飞行7.5圈。”皮皮鲁喝了一口咖啡。

  “一切正常。”舒克向皮皮鲁汇报。

金沙电玩城,  “我想吃好的。”利说。她有了牛的资本了。

  “以后五角飞碟不能让皮皮鲁带着,还是自己飞安全。”舒克说。

  “哇——”贝塔又俗了一次。

  “从悬停状态突然进入光速飞行。”皮皮鲁指示。

  糕鱼氏从倒了的冰箱里拿出香肠,双手递到利面前。

  “皮皮鲁该回来了吧?”贝塔说。

  “它不光能在空中飞行,还能在水下飞行。”

  “明白!”舒克操纵五角飞碟从悬停状态突然进入光速飞行。

  利已经很长时间没饱食过了,她开始狼吞虎咽。

  舒克赶忙遥感皮皮鲁。

  舒克和贝塔的嘴巴“哇”不出声来了。

  “一切正常。”舒克告诉皮皮鲁。

  “只要咱们好好合作,你天天能吃到香肠。”糕鱼氏说。他清楚,不愁吃的下属不好管。

  荧光屏上的景象令舒克和贝塔大吃一惊。皮皮鲁被五花大绑在一幢别墅里。

  “它高度灵活,能在室内快速飞行。它还配有遥感系统,能监视数千公里外的景物。”皮皮鲁眉飞色舞。

  “空中悬停!”皮皮鲁命令。

  “吃香肠?”利抬眼看糕鱼氏,“我要天天吃熊掌、燕窝、鱼翅……”

  “他到那儿干什么去了?发现了歌唱家的线索?”贝塔分析。

  “快说说它的武器系统。”舒克最关心这个。

  五角飞碟稳稳地停在空中。

  “一定能!一定能!只要咱们合作,这个地球就是咱俩的了。”糕鱼氏忙不迭地说。

  “他干吗不告诉咱们一声?”舒克说。

  “这种武器目前可必须保密,如果让人类掌握了,地球的末日就到了。所以,咱们的五角飞碟绝不能让别人得到。”皮皮鲁想起了发明原子弹的爱因斯坦,脸上掠过一丝阴影。

  “太棒了!”贝塔从座椅上跳起来。

  利把一根香肠吃完了。

  “他可能没什么危险,不需要五角飞碟。”贝塔注视着画面说。

  “它可以在5秒钟内同时击毁500架飞机。可以在三万米高空准确无误地击中地面上的一只蚂蚁。”皮皮鲁说。

  “打开遥感器。”皮皮鲁下达试验项目。

  “拿饮料来。”利说。

  “你看,通讯器在那些人手里!”舒克指着屏幕说。

  舒克和贝塔的心跳几乎停止了,他们清楚这五角飞碟将赋予他们“超人”的头衔。

  五角飞碟的遥感荧屏亮了。舒克通过电脑指挥遥感器进行全球范围的扫描搜索。

  糕鱼氏把进口饮料递给利。

  “皮皮鲁还真遇上麻烦了。”贝塔说。

  “最精彩的,还要算是它的通讯系统。”皮皮鲁指指桌上的一个小方盒子,“我在这房间里,可以指挥你们在全世界的任何地方飞行,还可以通过飞碟上的摄像装置发回的信号再从我的屏幕上观察到你们的行踪。你们也可以在飞碟上随时同我保持联系。如果我离开房间,就带上这个。”皮皮鲁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火柴盒大小的金属盒子,“走到哪儿都能同你们通话。”

  地球各个角落的事轮番出现在荧光屏上。有大饭店,有学校,有体育场,有家庭,有医院,有总统府……

  “飞碟的武器系统你掌握了吗?”糕鱼氏问利。

  “糟糕,他们要杀皮皮鲁!”舒克看见两名大汉开始用绳子勒皮皮鲁的脖子。

  “我想试飞。”舒克说。

  皮皮鲁在家里的荧光屏上也能看到这一切。

  利点点头。

  贝塔急忙打开通讯装置。

  “我也想。”贝塔手痒痒极了。

  一个镜头引起了皮皮鲁的注意。

  “你现在就出击,把这几个人干掉。”糕鱼氏递给利一张名单。

  可通讯器的那一端不在皮皮鲁手中。

  “我可是饿得不行了,先吃饭。”皮皮鲁反对。

  “舒克,舒克,请重复刚才的画面。”皮皮鲁说。

  利接过名单,连看都没看就走进五角飞碟。

  大卫给皮皮鲁5分钟时间让皮皮鲁证实自己是超人。

  舒克和贝塔表示遗憾。

  舒克执行。

  糕鱼氏打开窗户。

  皮皮鲁一筹莫展。

  美餐一顿后,皮皮鲁教舒克和贝塔驾驶五角飞碟的技术。

  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家庭。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愁眉苦脸,焦急万分。

  五角飞碟杀气腾腾地离开房间,去执行第一次使命。

  “1分钟。”大卫宣布。

  “驾驶五角飞碟比驾驶直升机和坦克容易多了,五角飞碟有自动驾驶仪、自动导航仪和自动跟踪仪,操纵也很简单,会按几个按钮就行了。”皮皮鲁说。

  “定向观察。”皮皮鲁指示。

  那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忘拼命,其余的也全是糕鱼氏的手下。

  燕妮焦急地看着皮皮鲁,她希望皮皮鲁能挣脱绳子。

  “五角飞碟飞行速度这么快,如果撞到楼上怎么办?”舒克问。

  画面停留在这个家庭中。舒克和贝塔死盯着屏幕。

  糕鱼氏知道,一无所有时,大家都是朋友。有了一万块钱,有一半朋友会变成敌人。当你有了整个地球时,你的所有朋友都会成为你的死敌。

  “两分钟。”大卫一边喝路易十三一边计数。

  “五角飞碟是绝不会撞在墙上的,它有自动防撞装置。”皮皮鲁说。

  原来,这家的孩子被歹徒绑架了,他们正一筹莫展。

  忘拼命和同伙们分别在寓所里被自己抓来的老鼠击毙了。

  皮皮鲁的性命进入倒计时。其实每个人从出生起生命就开始进入倒计时状态,只不过上帝的语言没人听得懂。

  “真够火的。”贝塔使用刚学到的地方俗语。“火”就是厉害的意思。

  “遥感搜查,找到那帮坏蛋!”皮皮鲁说。

  忘拼命到死也不知道是糕鱼氏杀的他。

  燕妮内疚地看着皮皮鲁,她恨自己不该降生在一个有钱的家庭,在这个世界上,你有了钱,你就欠了所有的人。你的钱越多,你欠别人的越多——尽管你没向任何人借过一分钱。

  “现在咱们先进行室内试飞。”皮皮鲁宣布。

  舒克开始操纵遥感器在方圆一百里内扫描搜索。

  将未来的最大的敌人消灭了以后,糕鱼氏开始策划下一个行动。

  “1分钟。”大卫得意极了。“我就要结束一个超人的生命了,我是超级超人。”

  “是!”舒克和贝塔立正。

  “在那儿!”贝塔先发现了目标。

  他把目标定在本市最大的银行。

  大汉们用狂笑给大卫捧场。

  “登机!”皮皮鲁命令。

  几个神色紧张的男人在一座房子里向窗外窥视,房间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六岁左右的女孩子。

  这天下午,利驾驶五角飞碟在空中将那家银行里的所有职员和顾客都击昏,糕鱼氏大摇大摆地进去装了一麻袋大面额钞票,然后开着车回家了。

  皮皮鲁不怕死。但当着这么漂亮的姑娘被人勒死总让人有点儿遗憾。

  舒克和贝塔进人五角飞碟,机舱门自动密封。

  “怎么还不送钱来?”一个大胡子边看表边说。

  皮皮鲁同舒克和贝塔一起吃饭,自从丢了五角飞碟后,他们之间话很少。

  “你没时间了。”大卫说完冲手下挥手。

  五角飞碟的驾驶舱有两个操纵台,1号操纵台负责驾驶和通讯,2号负责武器系统和遥测、监视。

  “过了九点钟就撕票。”一个戴眼镜的说。

  电视台突然终止正常节目,插播重要新闻。

  大汉用绳子勒住皮皮鲁的脖子。

  “谁当驾驶员?”舒克和贝塔同时问对方。

  舒克看了一眼表,现在是八点五十三分。

  播音员说,本市最大的银行今天下午遭劫,被劫款项高达1400万元。

  燕妮冲上来使劲儿拽大汉的胳膊。

  都想当。

  “就拿这帮坏蛋试试飞碟的武器系统吧!”皮皮鲁说。

  电视台记者采访银行职员,银行的所有职员都说,他们不知道怎么就晕了,醒来后一看。钱柜已经空了。没任何人看见歹徒。

  “把她也捆起来?”手下问大卫。

  “轮流当吧。”贝塔想出皆大欢喜的方案。

  “一举两得。”贝塔点点头。

  电视台记者采访警方,警方说,这是一起最离奇的抢劫案,没有任何线索,不知歹徒使用的是什么麻醉武器。

  “先别捆,我还给她安排了一个精彩的节目,由我和她表演。”大卫看着燕妮说。

  “我先当?”舒克想享受试飞的荣誉。

  “使用连续射击,打断他们所有人的双腿。”皮皮鲁挺恨这类绑架儿童的歹徒。

  皮皮鲁和舒克、贝塔面面相觑,他们心里都清楚,这是五角飞碟干的。

  燕妮意识到大卫所说的节目是什么了。

  “你担任室内试飞,我担任室外试飞。”贝塔一笑。

  贝塔将皮皮鲁的指令编成程序输入武器系统的电脑。

  “这怎么可能?”舒克最先打破沉默。

  “把我和他一块儿勒死吧!”燕妮请求。

  舒克无奈,一会儿只好让贝塔负责室外试飞。

  “射击。”皮皮鲁命令。

  “怎么不可能?”贝塔说。

  “还愣着干什么?勒死他!”大卫不耐烦了。

  舒克坐在l号操纵台前,打开飞碟的总开关,驾驶舱内的各种仪表上的指示灯魔术般地竞相闪耀起来,多得像天上的星星。

  贝塔按下了射击按钮。

  “他找谁开五角飞碟?”舒克问。

  “超人来了!”通讯器里传出贝塔的喊叫,

  “五角飞碟准备试飞。”皮皮鲁的声音叫荡在飞碟里。

  “啊——”大胡子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另外几名歹徒相继断腿。

  “找老鼠呀!”贝塔脱口而出。说完他自己也一惊。

  皮皮鲁乐了。

  “五角飞碟准备完毕。”舒克心潮澎湃。

  女孩子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

  “糕鱼氏这小子,准是他训练老鼠干的!”皮皮鲁一拳砸在茶几上.玻璃碎了,血滴在地板上。

  “谁在说话?”大卫往四周看。

  “起飞。”皮皮鲁下令。

  “五角飞碟的武器太棒了!”舒克赞不绝口。

  他们三个都明白,五角飞碟掌握在糕鱼氏这种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说轻了是天灾人祸,说重了是世界末日。

  打手们搜索一番,没人。

  舒克庄严地按下起飞按钮。

  “你也不看看是谁操纵的。”贝塔得意非凡。

  他们还明白,他们现在不是糕鱼氏的对手。

  皮皮鲁对大卫说:“我现在开始给你表演超人的本领。”

  贝塔羡慕得从头痒到脚。

  “注意那个大胡子!”皮皮鲁提醒五角飞碟上的两位勇士。

  “现在插播重要新闻,又一家银行被抢!”电视播音员情绪激动地说,“作案手段同上一次完全相同,警方认为,是同一案犯所为。”

  大卫说:“别拖延时间了,你为自己祈祷吧。”

  五角飞碟的碟身开始原地旋转。渐渐地,飞碟离开了桌面,平稳地升到空中。

  屏幕上的大胡子正朝女孩子爬过去。这是个亡命徒,他想杀人。

  舒克和贝塔发现,皮皮鲁盯着电视屏幕的眼睛已经有5分钟没眨一下了。

  皮皮鲁一用劲儿,束缚他全身的绳子断成数截。

  确实壮观。

  贝塔轻而易举就击穿了大胡子的两只手掌。

  “皮皮鲁,皮皮鲁!”贝塔使劲叫皮皮鲁,怕他憋出病来。

  大卫傻眼了。

  五角飞碟时而像一只滑翔的鹞鹰,舒展着翅膀缓缓地掠过皮皮鲁头顶。时而像一只劈浪的海豚,曲线优美地从皮皮鲁两侧擦身而过。时而又像猛虎,呼啸着朝皮皮鲁扑过来,可就在撞上的刹那间,突然一个急转弯,化险为夷。

  歹徒们都老实了,乖乖地躺在原地。他们没听见枪响,没看见人影,不知道警察是怎么发现他们又使用什么武器制服他们的。

  “这是我造成的,我去把五角飞碟弄回来。”舒克说。

  “你……”大卫接连后退了几步。

  驾驶五角飞碟的确是一种享受,高科技的享受。

  “通知当地警察去抓他们。”皮皮鲁说。

  “你怎么弄?”贝塔问。

  “正宗超人吧?”皮皮鲁冲大卫一笑。

  “感觉如何?”皮皮鲁问。

  舒克按了通讯系统电脑键盘上的几个键,电脑立即接通了当地警察局的电话。

  “开直升机去。”舒克说。

  燕妮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吻了皮皮鲁一下。

  “一切良好!棒极了!”舒克激动地回答。

  “是警察局吗?”舒克问。

  “直升机可不是五角飞碟的对手。”贝塔说。

  皮皮鲁心里那个痛快啊,淋漓尽致。

  “准备室外试飞,同时测试武器系统。”皮皮鲁命令。

  “是,什么事?”警察说。

  “会有办法的。”舒克站起来,朝书柜走去。

  贝塔虽然知道通讯器不在皮皮鲁手中,但他急中生智,故意大喊一声让皮皮鲁听见。

  “请示试验项目?”贝塔要担任室外试飞员了。

  “有个女孩子被绑架了,你们知道吗?”

  书柜里有他的直升机。 

  在贝塔喊叫的同时,舒克驾驶五角飞碟起飞了。

  “先在O.2秒内绕地球飞行一圈。”皮皮鲁下达试飞项目。

  “不知道。”

  舒克驾驶五角飞碟朝那幢别墅扑去,贝塔开始使用五角飞碟的强大武器系统帮助皮皮鲁。

  “明白!!!”贝塔不是回答,是回喊。 

  “那个女孩子被关在……”舒克扭头求贝塔,“快查查门牌号码。”

  “干脆把那几个坏小子都干掉吧!”贝塔说。

  贝塔在电脑前一阵忙,关女孩子的那栋楼房的门牌号码显示在荧光屏上。

  “还是让皮皮鲁出面解决他们吧,他当着那么美丽的姑娘的面被人家捆着,丢面子了。”舒克说。

  舒克把门牌号码告诉警察局。

  五角飞碟在别墅的房顶上着陆。

  “你是谁?”警察问。

  大卫拔出手枪,他双手平举着手枪,把准星、自己的眼睛和皮皮鲁的胸口三点连成了一线。

  “无可奉告。你们快去吧!说不定上司还会给你加薪呢!”舒克笑笑。

  “放下。放下。”皮皮鲁面不改色就像大人哄小孩儿那样和蔼可亲地让大卫放下手中的枪。

  几分钟后,警察包围了那栋房子。

  打手们也都拔出了枪。

  手持杀伤武器的警察小心谨慎地接近房子,舒克和贝塔觉得好笑。

  燕妮紧紧地和皮皮鲁靠在一起,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歹徒们束手就擒。女孩子回到了家人的怀抱。

  “别怕,我说一二三,他们的枪就都会掉在地上,”皮皮鲁安慰燕妮。

  “返航!”皮皮鲁一声令下。

  大卫没等皮皮鲁数数,他先勾动了扳机。

  五角飞碟一个急转弯,转眼就落在了皮皮鲁的桌子上。

  “砰——”

  试飞宣告成功。试验结果证明,五角飞碟是目前人类中最先进最现代化最超前最神通广大的飞行器。

  枪声在房间里显得沉闷,有力。

  舒克和贝塔争先恐后地离开飞碟,跑到皮皮鲁身边,他们要向皮皮鲁祝贺。他们觉得,就凭这个飞碟,皮皮鲁得十次诺贝尔奖也不为过。

  大卫倒在血泊里。

  皮皮鲁脸上却没有笑容,只见他表情严肃地看着舒克和贝塔。

  子弹回射到他自己身上。贝塔的作品。

  舒克和贝塔面面相觑,不知皮皮鲁是怎么回事。 

  打手们举枪朝皮皮鲁齐射。

  打手们一个不剩地死于乱弹之中。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皮皮鲁打开窗户,想别人说不出的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