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副市长的猫是舒克的驸马爷,副市长脸白了

副市长的猫是舒克的驸马爷,副市长脸白了

2019-11-08 13:22

歌唱家是猫的婶婶; 

副市长不同意夫人什么都不穿去抓小偷; 

贝塔破窗而入副市长家; 

副市长的猫是舒克的驸马爷; 

  贝塔成为人到病除的神医; 

  贝塔让电警棍和副市长接轨; 

  蝙蝠给舒利指路; 

  怕别人骂的人不强大; 

  电视使辰羽一蹶不振; 

  舒利不离开辰羽; 

  舒利口福不浅: 

  歌唱家是业余华佗  

  太太怀疑床下  

  五角飞碟去美国  

  病从天降  

  “舒利的电话?!”舒克一个跟头从五角飞碟里翻了出来。 

  大家听完了舒利的故事。 

  一听夫人说贼藏在床下,副市长脸白了。 

  贝塔和皮皮鲁驾驶五角飞碟。舒克站在驾驶台旁激动。鲁西西、燕妮和歌唱家在餐厅聊天。 

  “快去接!”贝塔催舒克,“掌握分寸,别把孩子吓跑。” 

  “我可以和他谈谈吗?”歌唱家问舒利。 

  “……怎么办?”副市长小声问夫人,他的声音明显颤抖。他在床下建立的小金库瞒着夫人。 

  “天快亮了。”贝塔提醒皮皮鲁。 

  天才有两个特征。一是善于把握机会,二是能够掌握分寸。做到第一点容易,做到第二点难。 

  舒利有点儿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想起了图钉。 

  夫人从枕头下抽出一根小型电警棍。这是警察局长送给她自卫用的。 

  皮皮鲁看表,5点50分。 

  大家都屏住呼吸看舒克接电话。 

  “歌唱家已经和贝塔结婚了。她现在是你的婶。”舒克告诉女儿。 

  “你去抓他?”副市长诧异夫人的胆量。 

  五角飞碟飞临副市长宅邸上空。皮皮鲁打开遥感仪寻找舒利。 

  其实,五角飞碟能轻而易举找到舒利。但舒克不这么做。舒克知道好爸爸的标志之一是最大限度给孩子自由。 

  “辰羽现在大约一个小时醒一次。快醒了。”舒利同意歌唱家和辰羽交谈了。 

  “我拿电警棍吓唬他,你冲出去喊人。”夫人制定战术。 

  屏幕上显示舒利在副市长的床下,她的身边是一只奄奄一息的猫。辰羽。 

  舒利离家出走后主动打电话来,朋友们为舒克高兴。    

  床上不知是谁翻身。皮皮鲁提醒大家说话小声。 

  “你应该穿上衣服吧?”副市长向睡觉喜欢什么都不穿的夫人建议。他怕坏人想入非非。    

  “咱们在哪儿着陆?”皮皮鲁征求舒克的意见。 

  “舒利吗?我是舒克。”舒克的声音比较特别。 

  歌唱家来到辰羽身边,观察他。 

  夫人采纳了副市长的意见。 

副市长的猫是舒克的驸马爷,副市长脸白了。  舒克使用遥感仪遥感副市长宅邸的全貌。 

  皮皮鲁在征得舒克的同意后,打开电话的扬声器。 

  辰羽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    

金沙电玩城,  贝塔在五角飞碟里将床上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可以直接在副市长的床下着陆吗?”舒克急于见女儿。 

  “舒克,我有事求你。”舒利的声音急切。 

  “快醒了。”舒利有经验地说。 

  “副市长和老婆把咱们当贼了。”贝塔对身边的鲁西西说。 

  “撞碎窗玻璃?”贝塔兴奋。 

  “说吧。”舒克担心女儿遇到了麻烦。 

  “去叫贝塔。”歌唱家对舒克说。她已估计出辰羽的心病是什么。 

  “她想到床底下抓咱们?”鲁西西看着电脑屏幕上正在穿衣服的副市长太太问贝塔。 

  “会惊醒副市长的。”皮皮鲁说,“咱们先在窗台上着陆。用五角飞碟的激光武器划开玻璃,贝塔进去打开窗户。五角飞碟再在副市长的床下着陆。” 

  “我的一个朋友病了,病得很重,快不行了,求你救救他。”舒利哭了。 

  “叫贝塔干什么?”皮皮鲁问。 

  “她计划用电警棍吓唬咱们。”贝塔笑着说。 

  贝塔操纵五角飞碟在窗台上平稳地着陆。舒克使用激光武器将窗玻璃划开。 

  “他是谁,得了什么病?你们在哪儿?”舒克问。 

  歌唱家和皮皮鲁耳语。 

  “快通知皮皮鲁吧?”燕妮担心在五角飞碟外边的皮皮鲁他们的安全。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拿着电警棍,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贝塔钻出五角飞碟,轻轻从窗户上取下那块被分裂的玻璃。 

  “他叫辰羽,是一只小猫。我们本来准备下个月结婚。不知怎么搞的,一个星期前辰羽突然不舒服,头晕,浑身投劲儿。今天更厉害了,现在已经昏迷了。他是副市长家的猫。我们的住址是……”舒利哽咽着说。 

  皮皮鲁点头表示同意歌唱家的判断。 

  “她要是知道她的床下是五角飞碟。杀了她她也不敢摸电警棍。别担心,我逗逗她。”贝塔玩兴十足。 

  舒克和皮皮鲁通过屏幕监视副市长和太太的睡姿有无更改。 

  大家记舒利的地址。 

  “舒克,你去五角飞碟值班。让贝塔来。”皮皮鲁说。 

  “别太惹事,悠着点儿。”鲁西西叮嘱贝塔。她想尽快去美国找约翰。 

  贝塔进人副市长卧室,他打开窗户。 

  “副市长养的猫和老鼠通婚。”贝塔意味深长了一回。 

  “为什么?”舒克问。 

  “放心,绝对恰到好处,点到为止。”贝塔现在政策性极强。 

  贝塔返回五角飞碟。皮皮鲁驾驶五角飞碟闪电般在床下的舒利身边着陆。 

  “那也没你的跨度大。”鲁西西对贝塔说完又对歌唱家说:“请原谅。” 

  “贝塔能治辰羽的病。”皮皮鲁冲舒克一笑。 

  当副市长和太太准备同时行动时,太太突然鬼使神差地使用电警棍猛击夫君。 

  “遥感搜索床下有无不安全因素。”皮皮鲁对贝塔说。 

  歌唱家一笑。 

  舒克没再多问,去五角飞碟换贝塔。 

  从未被电击过的副市长大叫。 

  贝塔认真用遥感仪搜索。 

  “强大的国家不怕别人骂。强大的人不怕别人说。”贝塔为自己和妻子注解。 

  “让我给你女婿治病?”贝塔清楚自己的医疗水平。 

  太太惊讶自己的行为,可又无法将电警棍从丈夫身上移开。 

  “床下有几个破纸箱。其中一个纸箱里有15万元现钞。和旧报纸混在一起。没发现其他异常。”贝塔报告。 

  “快去帮助舒利吧。”皮皮鲁说。 

  “是你太太推荐的。”舒克说。 

  副市长怒不可遏,一拳击向夫人头部。昏迷的夫人的手仍然死攥着电警棍电副市长。    

  “我、歌唱家和舒克离开飞碟。其他人留守。贝塔不要离开驾驶台,不要关闭遥感仪。”皮皮鲁对大家说。 

  “去请医生?”舒克问皮皮鲁。 

  “原来贝塔对我们还有保留。”鲁西西逗贝塔。 

  床下的皮皮鲁知道床上出事了,他用通话器问贝塔怎么了。 

  舒克迫不及待地打开舱门,舒利等候在舱门旁边。 

  舒克把皮皮鲁问住了。医生主动登副市长的家门要求给副市长的猫看病的可行件显然不大。 

  “我也是头一次知道自己身怀绝技。”贝塔边说边往五角飞碟外边跑。 

  贝塔告诉皮皮鲁副市长夫妇醒了,不知他们为什么在床上发生了战事。 

  “对不起,舒克。”舒利见到爸爸没有哭。 

  “用五角飞碟把辰羽送到医院去。”燕妮建议。 

  辰羽醒了。 

  “咱们该走了。”皮皮鲁对舒克说。 

  “……”舒克没说话,只顾百感交集。 

  “他的体积太大,五角飞碟装不下。”贝塔说。 

  舒利将歌唱家、皮皮鲁和贝塔介绍给辰羽。 

  “你还呆在这儿?”舒克问舒利。 

  皮皮鲁和歌唱家问候舒利。 

  大家犯难了。他们印象中还没什么事能难住他们。他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辰羽第一次见这么小的人类,很吃惊。 

  舒利看看辰羽,点头。 

  “原谅我。”舒利对歌唱家说。 

  经验往往是没有收获时的收获。 

  “他是我丈夫。”歌唱家特别把贝塔和她的关系亮给辰羽。 

  “我会好好待舒利的。”辰羽向岳父保证。看得出,辰羽为自己成为地球上第一只和老鼠结婚的猫感到自豪。 

  “你没做错什么。”歌唱家说。 

  “我在德国时对病有过研究,我可以试试给辰羽看病。”歌唱家说。 

  “你嫁给老鼠?”辰羽跟睛放光。他已知道歌唱家是名人,大名鼎鼎的歌星贝一。    

  “经常给我打电话。”舒克对女儿说。 

  “先看看辰羽。”皮皮鲁说。 

  朋友们从未听说过歌唱家会看病。 

  舒利一愣。她原以为辰羽不懂老鼠。 

  舒利点头。 

  舒利把他们带到辰羽身边。辰羽昏迷不醒。歌唱家仔细观察他。 

  “胡安娜不可能带我去看病。我又不可能不得病。我只好自己给自己看病。”歌唱家说。 

  “种族不重要,重要的是品质。嫁给一个坏人绝对不如嫁给一只好老鼠。”歌唱家一字一句地说。 

  “我们走了。”皮皮鲁向舒利和辰羽道别。 

  “能简单说说经过吗?”歌唱家要求舒利。 

  “你从哪儿弄药呢?”燕妮问歌唱家。 

  辰羽一跃而起,病态全无。 

  “谢谢你。”舒利特别向歌唱家道谢。 

  “歌唱家会治病。”舒克对有些迟疑的舒利说。 

  “我治病不用药。”歌唱家说。 

  舒利大吃一惊。 

  “希望你幸福。”歌唱家真诚地祝福舒利。 

  舒利将自己离家出走后的经历简要告诉大家。贝塔、鲁西西和燕妮在五角飞碟里同步倾听。 

  “治病不用药?”鲁西西对歌唱家的医术表示怀疑。 

  “你的任务完成了,去换回舒克吧!”歌唱家对贝塔说。 

  皮皮鲁、舒克和歌唱家回到五角飞碟上。舒利也到五角飞碟里和鲁西西、燕妮见面。 

  舒利离开皮皮鲁家后,在城里游荡,适逢全城开展灭鼠活动,舒利几次险些丧命。一个偶然的机会,舒利认识了一只蝙蝠。那蝙蝠告诉舒利,应该去大官家落脚,官越大家里越不灭鼠。 

  “病有两种。一种有形,一种无形。有形的病是身病。无形的病是心病。身病源于心病,没有心病不会有身病。”歌唱家向朋友们展示自己的医术。 

  当舒克、鲁西西和燕妮听贝塔叙述他往辰羽身边一站辰羽的病立刻痊愈时,没人相信。 

  “祝你们到美国找约翰顺利。”舒利对鲁西西和燕妮说。 

  舒利在蝙蝠的指点下,潜人这位副市长家定居。 

  “什么是心病?”贝塔问。 

  “你去看看就坚信不疑了。”贝塔往五角飞碟外边推舒克。 

  “好好活!”鲁西西对舒利说。 

  果然,副市长家风平浪静,街道灭鼠队不敢到副市长家下毒撒药。 

  “贪。痴。爱。恨……等等一切烦恼都是心病。”歌唱家回答。 

  当辰羽用洪亮的嗓音管舒克叫岳父时,舒克惊诧不已。 

  舒利离开五角飞碟。舒克眼角湿润。 

  舒利只放松了一天。第二天,她发现副市长家有一只猫! 

  “什么是身病?”贝塔又问。 

  “谢谢你。”舒利向歌唱家道谢。 

  “生养孩子的结果往往是操心和伤心。”贝塔说。 

  舒利知道猫和老鼠的关系,她清楚地记得在爸爸去德国找歌唱家之前自己曾经被一只白猫逼困在墙角的恐怖场面。 

  “发烧感冒。五脏六腑发炎。癌症……等等一切肉体的疾病都是身病。”歌唱家说。    

  “是辰羽自己治好了自己的病。”歌唱家说。 

  五角飞碟舱门关闭。 

  舒利绝望了。她已经几天没吃东西,身上没一点儿劲儿,无力离开副市长家。 

  “所有身病都是心病引起的?”燕妮问。 

  “到底是怎么回事?”舒克问歌唱家。 

  “他们在干什么?”皮皮鲁通过五角飞碟上的电脑遥感屏幕看见副市长和太太在床上肉搏。 

  副市长的猫不大,名叫辰羽,走起路来风度翩翩,像个绅士。辰羽是副市长全家的宠物。副市长家有吃不完的食物,副市长太太经常抱怨辰羽吃得太少,没有隔壁某部长家的猫吃得多。 

  “千真万确。治身病首先应该治心病。只治身病不治心病,身病会不断骚扰你。”歌唱家说。 

  “让辰羽告诉你们吧。”歌唱家说。 

  “贝塔的杰作。”燕妮说。 

  一天下午,副市长家静无一人。濒临饿死的舒利孤注一掷地爬向辰羽的饭碗。 

  皮皮鲁点头,他觉得歌唱家的话有道理。 

  辰羽看了看舒利,他在请求舒利原谅后,把自己得重病的经过讲给大家听。 

  “人家是副市长!”皮皮鲁瞪了贝塔一眼。 

  舒利狼吞虎咽一气呵成吃完了那碗肉饭,当她转身时,发现辰羽就站在她身后。 

  “就让歌唱家去试试。”皮皮鲁说。 

  辰羽爱上舒利时,不知道舒利的家族名声不好。不久前的一天下午,辰羽从电视上得知老鼠是恶劣的种族,还知道了自己是老鼠的天敌。当他在电视屏幕上看清老鼠的形象时,傻了。 

  “副市长就都是好人?”贝塔反问皮皮鲁。 

  “谢谢你!”辰羽一脸的由衷。 

  “歌唱家见舒利没事吧?”鲁西西想起了图钉。她怕舒利触景生情受刺激。 

  就像新郎在结婚前夕得知新娘是江湖大盗一样,辰羽有受骗的感觉。 

  皮皮鲁没吭气。 

  准备夺路而逃的舒利听到这句话壮着胆子呆在原地没动。 

  “舒利不会。”舒克了解女儿。 

  辰羽想质问舒利,但他又不敢设想失去舒利后他怎么活,他太爱舒利了。和舒利如期结婚?辰羽不但觉得对不起自己,他还觉得对不起副市长。堂堂副市长的猫和老鼠成亲? 

  “起飞吧!”舒克说。 

  “你是谁?”辰羽问。 

  “咱们出发。”皮皮鲁说。 

  正如歌唱家所言,心病导致身病。辰羽为此一病不起。而舒利却一无所知。 

  贝塔在操纵五角飞碟起飞的同时,解放了副市长和太太。 

  “我叫舒利。”舒利随时会跑。 

  “都谁去?”贝塔问。他最怕不让他去。 

  歌唱家和贝塔的婚姻使辰羽走出了心病的误区。心病除,身病不药自愈。 

  五角飞碟回到皮皮鲁的住所。 

  “主人的新宠物?”辰羽问。 

  “都去。”皮皮鲁说,“人多智慧多。” 

  舒利和辰羽相拥而泣。是喜泪。 

  “咱们该出发去美国找约翰了。”鲁西西对舒克和燕妮说。 

  舒利这才知道他是一只不认识老鼠的猫。世界上不认识老鼠的猫越来越多。舒利弄不清这是进步还是退步。舒利想起曾听贝塔说过一个叫克里斯王国的猫国举国都不认识老鼠。 

  “救完辰羽再去美国找约翰。”鲁西西说。 

  舒克感谢歌唱家。 

  贝塔恋恋不舍地离开五角飞碟。 

  “不速之客。”舒利介绍自己。 

  大家鱼贯而入五角飞碟。贝塔跑在最前面。     

  “注意,副市长醒了!”贝塔使用无线通话器通知皮皮鲁。 

  鲁西西、燕妮和舒克同太家告别后登上五角飞碟。 

  “别走了,帮帮我。”辰羽请求舒利。 

  皮皮鲁提醒大家注意。 

  “保持联系。”皮皮鲁说。 

  “帮什么?”舒利问。她觉得挺刺激。    

  贝塔在五角飞碟里用遥感仪监测床上。 

  燕妮在舱门口和皮皮鲁吻别。 

  “帮我吃东西。我刚才看你胃口很好。我的主人老嫌我吃的少。”辰列很真诚。 

  副市长的眼睛睁开了,他看看身边的太太,目光无意识地在屋里扫动。 

  舒克驾驶五角飞碟起飞前往美国。 

  “我决定拔刀相助。”舒利答应了。 

  副市长的日光落在窗户上。他看见了玻璃上的洞。看见了打开的窗户。 

  约翰还活着吗?     

  从此,舒利在副市长家落户。她每天帮辰羽吃饭。辰羽由此大受副市长全家赞扬。 

  “有贼!”副市长大喊。 

  相处的时间长了,爱情就自然而然产生了,而且爱得死去活来。 

  太太闻声从梦中急醒,她看卧室的门,插销忠于职守地守护在门上,说明贼没从门出去。 

  就在舒利和辰羽准备结婚之前,辰羽突然病了。一病不起。     

  “在床下。”太太小声对副市长说。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副市长的猫是舒克的驸马爷,副市长脸白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