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那位阿姨把小布头放在怀里,挺好玩儿

  那位阿姨把小布头放在怀里,挺好玩儿

2019-11-08 13:22

  小布头摔昏了。他苏醒过来,只看见一片干净的蓝天。  

  他们一起说说笑笑的时候,太阳在玻璃房顶上悄悄地移动着。等到太阳有些西斜的时候,大娃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他对小布头说:“等急了吧?咱们这就走!”  

  大家正玩儿得开心,二娃的爸爸和哥哥大娃回来了。  

  那位阿姨把小布头放在怀里,就回家了。她家的院墙紧挨着老郭爷爷家的房子,走几步路就到了。  

  “我的飞机呢?”小布头呆望着天空,糊里糊涂地想,“是不是我已经回到苹苹家啦?”  

  他跑去摘下挂在角落里的“飞机”。小布头对小金球和黄珠儿说:“再见啦,朋友们!”  

  田阿姨点起小煤油灯。一家人围着炕桌,热热闹闹地吃晚饭。  

  阿姨进了屋子,把小布头摆在小炕桌上。  

  他吃力地翻过身,爬起来向四周看。  

  黄珠儿和小金球都不愿意小布头离开。可是他们都知道,小布头要坐风筝去找他的好朋友,要回自己的家了,没有办法留住他。他们说:“再见啦,小布头!祝你一路平安,很快就能回到家!”  

  小布头坐在二娃身边,看着桌上的小煤油灯,觉得挺新鲜。小煤油灯有一个玻璃罩子,罩子中间的一股火苗儿一跳一跳的,挺好玩儿!小布头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玩意儿呢。  

  太阳光照得小炕桌上暖洋洋的。小布头看着雪白的窗纸,看着明亮的玻璃,还有贴在玻璃中央的好看的窗花,心里感到非常幸福。  

  小布头非常失望。  

  大娃拿来风筝,从衣袋里掏出一根大针和一条细线。他用针把线穿在小布头的衣领上,线的另一端拴在风筝的尾巴上。他把风筝高高举起,小布头就悬在半空中了。  

  田阿姨一边吃饭,一边高高兴兴地对孩子的爸爸说:“告诉你,今天我们把实验室布置好了,温室的地基也清理出来。木料和玻璃,明天就运到!”  

  在又黑暗又潮湿的老鼠洞里呆了这么久,小布头更觉这里又明亮,又温暖。  

  原来,他是躺在长着稀稀落落枯草的一个土丘上。四周是空荡荡的田野,再远一点儿,是大山。太阳变成了一个大红球,就要躲到山后边去了。  

  “原来他的飞机是这样子坐的!”小布头觉得自己的身体悠悠荡荡,两只脚踩不到什么东酉,心中有些害怕。  

  二娃的爸爸睁大眼睛说:“你们真把老郭大伯的房子拆了呀?”  

  那位阿姨又出去干活儿了。屋子里只剩下小布头一个人,坐在炕桌上晒太阳。  

  在玻璃房子里,这个太阳是热烘烘的,现在,他怎么变得这样冷冰冰的?  

  大娃笑着对他说:“这么坐飞机才有意思呢!等飞机一飞起来,就跟打秋千一样,好玩极啦!”  

  田阿姨说:“老郭大伯一定要给我们嘛!他自己先动手,抡起镐,乒乒乓乓就拆起来了。大伯说反正他总住在粮仓,这两间房不用,就为科学种田做贡献吧!”  

  忽然,小布头听见“咕咕!咕咕!”这声音好熟呀!他往地上看,原来是一只小母鸡,跟小芦花一般大,毛色是黑的。小布头就招呼她:“喂,小朋友!”  

  小布头眼前出现了那两个像大钩子一样的尖利的嘴,还有瞪得溜圆的黄眼珠子

  大娃一手举着风筝,一手攥着线轴,跑出玻璃房子。一大群吵吵嚷嚷的小朋友跟在大娃的后边跑。他们都是大娃的同学,专门来看小布头坐飞机的。  

  二娃的爸爸说:“要是你们那个实验站搞不出名堂来,看你们怎么跟老郭大伯交代!”  

  小黑母鸡伸长了脖子往上瞧了瞧,惊奇地说:“咕咕咕!你是谁呀?也是田阿姨家的吗?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好凶好凶的眼珠子!  

  小芦花,还有小黑、小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小芦花探头探脑地看看,就追上小布头,一边跑一边问:“咕咕咕,小布头,怎么回事啊?”  

  田阿姨笑着说:“你放心,我们准对得起大伯!”  

  “田阿姨?这儿就是田阿姨的家么?”  

  “就是那两只大鸟,把我从飞机上弄下来了。”小布头想,“他们不让我去找苹苹。苹苹还是离我好远好远……”  

  小布头说:“我找到飞机了,就是你告诉我的那个呀!”  

  二娃高高举起小布头说:“看,老郭爷爷给我的!”  

  “对呀!你认识她吗?”  

  这么一想,小布头真想大哭一场。  

  “你现在就走了呀?”  

  二娃爸只顾说话,没往他那儿看。可是大娃看见了。他放下筷子,伸过手来说:“呀,什么玩意儿?快让我瞧瞧!”  

  “嗯!”小布头这才明白,原来带他回来的那个圆脸儿的阿姨,就是小芦花说的田阿姨!他就问:“那你一定是田阿姨家的小母鸡啦!”  

  他好像离开村子不太远。也许,大娃看见他从飞机上掉下来了,会跑来找他。  

  “是啊,去找苹苹!”  

  二娃把小布头递给他哥哥。大娃接过小布头去看了看,又想了想,对二娃说:“借给我两天吧,让我做个实验。”  

  “对呀!”小黑母鸡高兴地说。  

  小布头向远处张望,想看看田阿姨的房子在哪儿。  

  小芦花着急地向小黑和小白喊:“咕咕咕,咕咕咕,小布头要走啦!”  

  “什么实验呀?”二娃问,“也把他种在盆儿里吗?那可不行!”  

  “那你一定认识小芦花啦!”小布头赶紧问。  

  可是,除了田野和山,他什么都看不见。  

  小黑和小白追上来说:“咱们去送他!”  

  “不是,不是,”大娃眨眨眼睛说,“你不用管,过两天就还给你,保险不给你弄脏。我还送你一个……”  

  “怎么不认识!她是我最好最好的好朋友!”  

  冷风尖声叫着,一阵又一阵吹过来,使劲擦着小布头的脸,擦得好疼。小布头觉得手冻得很疼,脚也很疼。  

  三只小母鸡就跟在大娃的后边跑。大娃回头一看,嚯,可真够热闹的!他向小芦花她们挥着拳头喊:“你们跟来干什么?回去!”  

  “送我个什么呀?”  

  “她现在在哪儿?”  

  “我一定会冻死的……”小布头想。  

  小芦花她们没有办法,只好停下来,流着眼泪叫:“咕咕咕,咕咕咕,小布头,再见啦……”  

  “把我新编的雀笼子送给你,好吗?”  

  “在外边发愁呢!她的一个好朋友被老鼠拖到洞里去了。那个朋友可好啦!在老鼠洞里还救了小芦花!小芦花也要去救他。我们大家都帮她想办法,想呀,想呀,怎么也想不出来。唉,小芦花急得连米粒儿都吃不下啦!”  

  土丘前面有一条大沟,很深。小布头走到沟里去,在几棵枯草中间躺下去。一下子,风变得小多了。  

  小布头心里一阵难过。他喊:“再见啦!”  

  “里边有雀儿吗?”  

  “哈哈……”小布头觉得高兴,就笑起来。  

  他就那么躺着,等大娃来找他。  

  大娃他们来到一片空地上。大娃让一个小朋友高举两手替他擎着风筝,他自己抓住线轴,把线拉紧。他叫一声:“松开手!”  

  “现在还没有。过两天我就去抓,给你抓个挺会唱歌的小雀儿来。‘滴溜溜,滴溜溜’,唱得可好听啦!”  

  没想到小黑母鸡生气了。她说:“哼!人家发愁,你倒笑!真坏!你要知道,呆在老鼠洞里多危险呀!”  

  可是,大娃老也不来。他为什么不来呀?也许,在他昏迷的时候,大娃来找过他,找不到,又回家去了。  

  那个小朋友立刻把手放开。大娃牵着线飞快地跑,风筝就飞起来了。他一边跑,一边放线轴上的线。  

  “不行,”二娃站起来,把小布头从哥哥手里夺回去,“你老是骗人!”  

  小布头就忍住笑。  

  太阳沉到山后边去睡觉。开头儿,山顶上还留着一长条亮光,现在,亮光完全消失了,四周变得漆黑。  

  线越放越长,风筝就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二娃把小布头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布头觉得,这个二娃真爱他。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小黑母鸡问。  

  许多亮晶晶的星星,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个跳了出来,很快,满天空都是,数也数不清。小布头觉得有些奇怪:那些星星有红的,有黄的,有蓝的,有绿的,还有白的,就像幼儿园新年时挂的那些小电灯。星星还一闪一闪的,也像那些小灯泡儿。  

  “好呀!好呀!”小朋友们都拍着手叫。  

  吃完晚饭,田阿姨就收拾好碗筷,把炕桌擦干净,在煤油灯下边看起书来。那是一本挺厚挺厚的书,啊,可比苹苹看的图画书厚得多!那里头一定有好几百个有趣的故事。小布头不知道,那不是故事书。那本书是讲怎样种麦子的。  

  小布头说:“照我看,顶好是把老鼠洞挖开,把老鼠统统打跑,再救出那个朋友来!”  

  玻璃房子里也有这样的星星。玻璃房子里很暖和,可不这么冷。在那儿,身旁还有黄珠儿和小金球,说说笑笑好热闹。  

  小布头升到高高的天空中去了!  

  大娃也拿出课本来念。二娃呢,二娃就跟小布头玩儿。  

  小黑母鸡想了一想说:“这倒是个好办法,等我把小芦花找来,大伙儿商量商量!”  

  一个人多不好啊!没有人跟他玩儿,连一个跟他说话的也没有。  

  小布头往下看,哎呀,所有的东西都在他的脚底下:房子呀,树林呀,小路呀,一片片的果园呀,还有一面面的镜子呀,──嗯,才不是镜子呢!那是一个一个的水库,水面上结了一层冰,亮晶晶的,就像镜子一样。  

  后来,二娃和小布头都玩累了。二娃躺在炕上睡着了。小布头躺在二娃的手里,也睡着了。  

  “小芦花!”小黑母鸡喊了一声。  

  小布头觉得特别孤单。  

  开头,小布头心里很害怕,因为他飞得太高了,他觉得自己比那些大山还要高得多。他再看远处,看大娃和他的那群小朋友,呀,他们都变得那么小啦,简直变得比小布头自己还要小!  

  田阿姨看见二娃睡着了。就笑起来:“这孩子,睡觉还拿着他心爱的小玩意儿。”  

  门儿掀开了一道缝儿,先钻进一只小白母鸡来,后来又钻进一只……  

  他躺在那儿,听着北风的呼啸声,开始想念朋友了。要是多嘴的大铁勺子在身边,呱啦呱啦地跟他讲点儿什么,该有多好!还有那个性情温和的小芦花,她叫来朋友,跑很远的路来给他送行,可是被大娃轰回去了。她心里一定很难过。她现在也许正在对小黑和小白说:“小布头这时候一定到家了,跟苹苹一起玩儿呢?”  

  小布头虽然很害怕。可是,一想到他就要找到苹苹了,他就不害怕了。  

  田阿姨给二娃垫上枕头,盖好被子。她把小布头轻轻拿起来,摆在大箱子顶上。  

  “小芦花!”小布头大声喊起来。  

  要是小芦花知道他躺在这里没人管,那就好了。她准会和小黑、小白跑来救他,把他驮在背上,带他回田阿姨家。田阿姨家好温暖啊,白天有太阳照着,连那些好看的红窗花都像是热的;夜里,炕头是暖烘烘的,还有那个小炕桌,桌上亮着黄火苗儿的玻璃油灯……  

  风筝还在往高处飞,往远处飞。忽然,小布头看见远处有一列火车在奔跑,他快乐地喊起来:“这才是火车呢!这就是苹苹家那样的火车!”  

  等大家都睡了,田阿姨又坐到那盏挺好玩儿的玻璃灯前边,专心地看起那本厚书来。  

  小芦花抬头一看,也大声喊起来:“小布头!”  

  二娃丢了他,一定特别着急。二娃知道是大娃拿走了他吗?他真想那个很爱他的小喇叭。  

  可是,苹苹家的火车头不会冒烟,下边那个小火车头,冒着一道长长的白烟呢!  

  二娃跟小布头一起玩儿的时候,大娃总爱斜着眼睛偷看。二娃没注意,小布头可看到了。小布头心想:这个大娃,准是想把我拿走!  

  小芦花和小布头都高兴极了。小黑母鸡和小白母鸡又是高兴,又是惊奇。她们早听小芦花说,她的好朋友就叫“小布头”,可没想到勇敢的小布头是这么一丁点儿的小布娃娃。  

  小布头特别想念的朋友是苹苹。苹苹多么爱小布头呀,是苹苹第一个教给他,要他成为一个勇敢的、懂事的孩子。苹苹那样关心他,给他布置那么好的小房子和小床,还怕他挨冻,让妈妈给他做了一件暖和的小外套。  

  风筝飞着,飞着。小布头想,说不定,再飞一会儿,他就能看见苹苹的家了。  

  小布头猜对了。  

  三只小母鸡一高兴,全飞到炕上去了。反正田阿姨没在家,他们四个爱怎么胡闹,就怎么胡闹。  

  苹苹找不到小布头,心里一定很难过。她也许会哭呢!──那回在梦里,不是看见苹苹哭了么?  

  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  

  一天晚上,二娃睡着了,小布头又给摆在炕头的大箱子上。他刚刚躺下,想要睡觉,大娃就悄悄爬过来,把小布头抓在手里。  

  小布头说起他在老鼠洞里受的那些苦,小芦花听着又伤心得哭起来。小黑母鸡和小白母鸡也陪着她掉了不少眼泪。后来听小布头讲到挖开了老鼠洞,她们就笑起来,“咕咕咕咕”地,笑得特别快活。  

  也许,苹苹在生气吧?苹苹一定要说:“小布头是个坏孩子,是个什么也不懂的糊涂孩子,浪费了粮食,还不接受批评,还要逃走。”唉!要是苹苹知道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又勇敢又懂事的孩子了,该多么快活!  

  小布头看见,远处有两架飞机在飞,因为非常远,看来就像两个小黑点儿。两个小黑点儿起先老在一个地方绕圈子,后来就越变越大,越变越大,一直冲着小布头飞过来。  

  大娃抓着小布头,一直跑到院子里。他拉开院墙的一道新开的门,跑进另外一个院子,又钻进一扇小门。一进这扇小门,立刻有股暖烘烘的泥土气味扑上来。大娃把小布头摆在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旁边,对他说:“这地方不赖吧?”  

  小布头讲完了,他们四个就在一起做游戏,捉迷藏呀,丢手绢呀,跳房子呀,找朋友呀……他们把小朋友在幼儿园里做的游戏全都做遍了!  

  可是,现在小布头孤零零躺在这里,谁都不知道,谁都不管他。他还能再见到苹苹吗?  

  哎哟!这是什么哪!  

  小布头没回答。他有点儿不乐意。他跟那个小喇叭早成了好朋友,他们还没玩儿够呢。这个大娃已经是个大孩子,跟他有什么好玩儿的?再说,他还要拿自己“做实验”,做什么实验?这个小子很淘气,多半干不出什么好事来。  

  最后玩累了,他们又坐下来聊天儿。  

  苹苹离他多么远呀,就在飞得那样高的飞机上,也连影子都看不到!苹苹再也看不到小布头了,也听不到小布头向她承认错误了。苹苹会永远把小布头当成一个坏孩子,一个什么也不懂的糊涂孩子……  

  是两只老鹰!他们在天上找食吃。  

  大娃好像猜透了小布头的心思。他说:“跟二娃有什么好玩儿的?他就会让你跟不倒翁‘过家家’,那多没劲!跟我玩儿可好啦,我让你坐我的飞机去旅行。飞机飞得又高又远。别提多美啦!”  

  小芦花说:“小布头,你就住在这儿吧!赶明儿,我们还来找你玩儿。小黑,对不?”  

  小布头想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有几颗眼泪沿着他冰冷的小脸蛋儿流下来。

  老鹰的眼睛可尖啦!他们老远就看见了挂在风筝尾巴上的小布头,立刻箭一样地飞过去抢他。  

  原来他的“做实验”是坐飞机!小布头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他刚刚来到田阿姨家,小芦花就告诉他回阿姨家有飞机,可以坐上去找苹苹。他常常想,二娃怎么不让我坐飞机?原来,有飞机的是大娃!  

  小黑母鸡说:“对呀!”  

  一只老鹰用爪子一下抓住了小布头。风筝抖了一下,挂小布头的细线断了。老鹰抓住小布头就跑。  

  “可是现在不行。”大娃说,“你看,好晚了,我要回去睡觉了。等明天一放学,我就来找你,请你坐飞机!”  

  小芦花又问小白母鸡:“小白,你说呢?”  

  另一只老鹰尖声叫着:“是我的!是我的!”赶上来抢。他用铁钩子一样的尖嘴,啄那只抓住小布头的老鹰。  

  大娃说完,又钻出小门,顺手把门关严。  

  小白母鸡说:“对呀!咱们天天一起玩儿!”  

  抓住小布头的老鹰给啄得好痛呀!他的羽毛也被啄掉了,一片一片地飘了起来。他很生气,要用尖爪子去抓另一只老鹰。  

  好,明天很快就会到的,就等明天吧!  

  可是小布头说:“不行,我不能住在这儿。我得回家去,去找苹苹!”  

  老鹰的尖爪子一松开,小布头觉得全身“忽悠”一下。他叫一声“哎呀!”还用小手抓了一把,想抓住点儿什么。可是他什么也没抓住,一直掉下去了!  

  小布头弄不清他是呆在什么地方。他朝四面张望,四面黑黢黢的,只有些模模糊糊的影子,好像是些瓶瓶罐罐。头顶上似乎有些亮光,他又仰起头来看,哎哟,满天的星星!  

  小芦花问:“苹苹是谁呀?”  

  掉呀,掉呀,……小布头只听见风在他耳朵边上“呼呼呼”响。他先是脚朝下,后来不知怎么,头又朝下了。他也不清楚在天空里掉了多久,后来听见“砰”的一声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小布头忍不住叫了一声:“这个大娃,怎么把我扔到外边来啦!”

  小布头说:“苹苹是我最好最好的好朋友!”  

  小黑问:“苹苹住在哪儿?”  

  小布头说:“她住在城里。可远啦,还要坐火车!‘哐当哐当’……”  

  小白问:“那你干嘛不跟她在一起呀?”  

  小布头很不好意思,他说:“苹苹批评我,说我不该浪费粮食。我一生气就逃了出来。”  

  小芦花说:“那你可真不应该。苹苹批评得很对,你不应该生气,更不应该逃跑。”  

  小芦花说到这儿,脸忽然红了。她想到了自己。自己不就是不听大伙儿的意见,老是独自一个儿出去玩儿,才差点儿叫老鼠给吃掉吗?她难为情地说:“我

……我先前也不肯接受大伙儿的意见,以后一定要改正。”  

  小布头也很不好意思。他说:“我早就后悔了。因为后悔,我才想回去找苹苹

……”  

  小黑说:“知道自己错了,改了就行啦!你不用找她啦,还是住在我们这儿,跟我们一起玩儿吧!”  

  小布头说:“不行,我一定得找到她。我不光要向她承认错误,还要把大铁勺讲的故事讲给她听。还有,我还要教她种粮食,教她在院子里种麦子!”  

  “你会种麦子?”小芦花有点不相信。  

  “不是你教给我的吗?”小布头说,“昨天夜里,你教给我得用大扇子扇。”  

  “昨天夜里?你不还在老鼠洞里吗?”小芦花更奇怪了。  

  “这……”小布头也糊涂了,“反正是你教给我的!”  

  “别管这个了,”小芦花说,“你什么时候去找苹苹呀?”  

  小布头说:“越快越好,最好现在就走。你知道去火车站的路吗?”  

  “我不知道。”小芦花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小黑说。  

  “我更不知道啦。”小白说。  

  “唉!”小布头叹了口气,“这多糟糕!”  

  小芦花对小黑和小白说:“咱们给小布头想想办法吧!”  

  “好的!”小黑和小白一齐说。  

  大家就一齐想。想了一会儿,小芦花忽然说:“我想起来啦!田阿姨家的孩子有一架飞机。我刚从蛋壳里钻出来没几天,他就说要请我坐飞机。我胆子小,不敢坐。他对我说:‘坐飞机多好玩啊!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旅行,够多美!还可以让你飞到城里去逛逛。’他正想让我坐飞机的时候,田阿姨回来了。他一看见他妈回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赶紧跑了,我也没坐成飞机。”  

  小布头连忙问:“他真的说能让你飞到城里去?”  

  “决不骗你!”小芦花认真地回答。  

  “他的飞机真会飞?”小布头还有点儿不放心。  

  “真会飞!”小芦花说,“前两天我还看见那架飞机在天上飞哪!飞得真高,看上去就跟小鸟儿一样。”  

  “哎呀,多好哇!”小布头快活得跳起来,“我要坐飞机去找苹苹啦!我就要看见苹苹啦!”  

  小芦花、小黑和小白一齐对小布头说:“那你就在田阿姨家里等着吧!她的孩子准会用飞机送你去的。在你没走以前,咱们就在一起玩儿;等你坐上了飞机,我们都来送你!”  

  “好的!好的!好的!”小布头真是高兴极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那位阿姨把小布头放在怀里,挺好玩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