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牧鹤女孩》是曹文芳全新原创的儿童长篇小说

《牧鹤女孩》是曹文芳全新原创的儿童长篇小说

2019-11-08 13:22

  故事至此结束。因为这确实是个儿童的故事,所以写到这里必须搁笔,再写下去就得涉及到成人时期。写成人的故事,作者很清楚写到结婚成家就算了事,但是写青少年则得见好就收。  

曾经我为一个单恋许久的男孩子写过一个故事,那时候你说过,将来写故事一定要写到你。我答应说好好好,写的话你就是男一号。总是这么玩笑一带而过,却从未执笔留下一个完整的故事关于你,想来确实自己失信于你。你并不知晓,我为何如此愤怒与悲伤。其实我在小嘟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把我们今后的人生想了一个我期待的也坚信的版本:27岁我们一起迎来小嘟,我们将互相配合互相关爱着伴她成长到她18岁成人,那时候我们45岁,你应该比现在更成熟也更成功,事业或许成为了你的重心,你喜欢的车欣赏的美好年轻的女孩子,你尽情可以去追寻,因为我相信经过十八年你的爱的滋养,我也变得足够成熟,不会像现在这样羁绊你束缚你,不是不再爱你,而是那个年纪的我更自信也更懂得爱。我将会洗去年轻的浮躁,能够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写个关于你我的故事,让你和女儿做我忠实的读者,这样在你成功的时光里,我依然可以做个让你欣赏的女人,在女儿明白男女之爱的年纪可以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如何相爱相守。等到60岁我提前退休了,我就去礼佛,人老了老了就会返老还童返璞归真,那时候我的善良温暖、天真烂漫也会让久经社会沙场身心俱疲的你感受到一种安全与祥和。现在我们处于这相守相爱的18年,我等你发现我爱你几分,你还我几分,不为了孩子,只因为我们互相吸引互相欣赏互相心疼,我们都看到人世的艰险困苦,能有幸得一人伴,只想对彼此说,三生有幸,请多关照。

金沙电玩城 1

6 月 28 日,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芳《牧鹤女孩》阅读分享会在第九届江苏书展举办。

  本书中的人物有许多仍然健在,过着富裕快乐的生活。有朝一日再来续写这个故事,看看原来书中的小孩子们长大后做什么,这也许是件值得做的事情。正因为如此,明智的做法就是现在不要越俎代庖。

上一章

金沙电玩城 2

根据今古地图对照我们发现,琅琊郡位于山东省内,而在三千年前,山东的位置则是齐鲁大地,那里是属于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孔孟圣人之乡,琅琊郡的人们自小便生活在浓厚的文化氛围之下,人人知书达理,乃是谦谦君子。根据这一说法,徐福的老爹便不是渔民了,而是一位孔孟之徒,琅琊郡的人们也再不是顽愚不化的恶人,而是礼貌周全的君子,既然人人都是君子,那么所处的地方自然是君子的国度了,而根据这一说法则会是另外一番场景。

作为曹文芳的哥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也来到现场为妹妹站台。

我们知道,现在徐福的老爹是一个谦谦有礼的文明君子,读的乃是孔孟之言,圣人之书,说起话来自然也会文绉绉的,一般与人交谈张口闭口便是子曰子曰,枯燥的紧,不过这却是一个读书人该具备的气质。受到老爹的影响,小徐福说起话来也是这般,他虽然不懂得这子曰子曰是什么,但他模仿大人说话,这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小孩子都是这般心态,模仿着成人做事情便以为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成人了,不知道为什么,徐福年纪小的时候总想快点长大,按照此处君子国的人所说便是“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在徐福年纪小的时候,他总是这么想的,而且他想了不止一次,他没日没夜的想,他思索着所谓的成人时候何时才能到来。

金沙电玩城 3

我需要说一下的是,在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也曾这般想过,想快快的长大成人,进入成人世界,我那时的由头则是成人可以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像小孩子,总是被成人管教。抱着这个念头,我便时常期待我何时才能变成大人,后来等了很久,到最后却发现,我不知不觉中早已经迈入了成人社会,可我却丝毫不曾察觉。

金沙电玩城 4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三千年前的徐福与曾经的我竟然有过似曾相识的想法,我们都渴望着长大,长大进入成人社会,这是一种相似,突然之间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我与徐福合二为一,成为了同一个人。

《牧鹤女孩》是曹文芳全新原创的儿童长篇小说,以新中国第一位环保烈士徐秀娟为原型,真切地讲述了早期动物保护工作者艰苦、执着而纯粹的生活。全书如一首唯美而哀伤的田园诗,悠扬婉转,扣人心弦。

徐福在他十六岁那年迎来了一个人生的转折点,他的老爹老徐离开人世,永远的离开了他,而距离成人期还有很多年的徐福,在老爹去世之后,终于迈入了成人世界。这来的有些急,却也理所当然,但于徐福而言,他有些慌张和害怕,但也有淡淡的喜悦和兴奋。

金沙电玩城 5

在埋葬了老徐之后,琅琊郡的君子们纷纷过来看望这个可怜的孩子,说安慰的话给他,送他礼物,倾听他对于未来的计划,想要对这个失去迷途的孩子指点出正确的人生道路。

牧鹤女孩的故事早已家喻户晓,还有一首以此为原型创作的歌曲《一个真实的故事》,作者是什么时候想要动笔写这部小说的呢?在活动现场,曹文芳接受了江苏文艺台主播聂梅的采访。曹文芳告诉聂梅,其实自己与“牧鹤女孩”徐秀娟曾认识。

有一点我忘记说了,琅琊郡的人们居住在君子的国度上,自然人人都是谦谦君子,诗书礼仪俱全的。可我不得不提的是,既然是君子,那么便有一些自己的主张和习惯的,比如说这里的君子们人人都好为人师,人人都恪守古礼,说话一板一眼,字正腔圆。如果有一个外地人来到这里的话,一定会被当地人的好为人师所折服,心生无限敬意。

曹文芳:“30年前,我和徐秀娟来到了同一片盐碱地上,当时我是一位乡村女教师,她在那边从事孵化丹顶鹤的工作,我们就有缘见面了。她在盐城短短一年时间,我见过她两次。当时我感觉很震撼,因为在茫茫的芦苇滩上,就是一间哨所,一个女孩就生活在那儿,我现在还记得当我们离开时她站在哨所向我们挥手告别的情景。第二年,她为了救白天鹅被淹没在了沼泽地里。这个消息传到学校的时候,我们都潸然泪下,从此这个故事就深深地镌刻在了我心里。在我第一次听到歌曲《一个真实的故事》的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了。”

好为人师乃是琅琊郡的传统,每一个成年的君子都是清楚这个传统的,并且他们忠实的执行着这个传统,对于这里的人而言,传统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他们生活在传统的阴影之下,无法摆脱。这种根深蒂固的印象扎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无时无刻钳制着他们的行动以及最深处的某些东西,它如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一般树立在这里,围住了其中的每一个人。

时隔多年,曹文芳才提笔写这个故事,因为她觉得这个题材太大了。

我有必要提一下徐福在老徐葬礼上的表现,他出乎意料的没有放声大哭,平静的如一个路人一般,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悲伤甚至都没有挂在脸上,人们无法从他的脸庞之上猜测出些什么,他太平静了,沉稳的如一个世故的成人,这与十六岁的少年实在不相符合,而在琅琊郡的君子们看来,哪有死了爹而儿子还能这般平静的家伙,徐福这孩子怎么能违背传统呢,实在是大大的不妥。而正是这不妥,琅琊郡的君子们要发扬他们好为人师的传统了。他们要给孤儿徐福上课,教导他学习君 子的作风。

曹文芳:“这个主题太大了,我没法驾驭它,有一年我在广东开会的时候,广东的编辑还问我能不能写,当时我说我写不了。但是这个故事一直在我的心里,有一次,我在夕阳下突然发现,这个情景像极了牧鹤女孩向我挥手那天的夕阳,很忧伤。突然我就有了一种神圣的使命感,想用儿童文学的方式将它写出来。接下来我就开始搜集资料,了解丹顶鹤的习性。这本书我前前后后一共写了3年。”

我见过很多人都有这个毛病,喜欢向其他人告知一些自己自以为是的大道理,然后以一副绝高的姿态出现,想要人人都学习自己的那一套东西,实在是无趣至极,每个人大概都有自己的理念主张,何必搞大一致呢。

而除了资料的搜集,作为一部儿童文学作品,最关键的是如何将这个成人题材的故事,转换成儿童文学的语言。为此曹文芳在写作时特意淡化了死亡的片段,将故事写得凄美一点。

琅琊郡的君子们为了教好徐福学会传统,他们把孤儿徐福免费送到了郡里唯一的学堂,和其余的小孩子们一起受教育,这些君子们做事妥当周正,他们把最好的位置安排给徐福,让最渊博的老师教授他礼仪,还送给他漂亮的衣服,在他的周围有一大群和他一样被当做琅琊郡未来的小君子们,他们彼此照顾,彼此学习,在互相影响之下不断前进。当然,这一切只是琅琊郡的君子们所认为的,事实证明,环境对于一个人的改变并不是如想象中美好,有些人便不受环境的影响,或许是本性太过强大吧。而徐福却恰恰是这般。

金沙电玩城,曹文芳:“整个作品前移至徐秀娟的童年,因为我不是写报告文学,也不是描述一件真实的事情,而是写一部小说。我要给自己很多创作的空间,这个作品要超越故事本身。这本书80%写她的童年,20%写她的成人,童年是欢乐的,成人部分就是很厚重的。”

这里的君子们想要将徐福培养成未来的君子,可令他们失望的是徐福并没有受到教育的感化而成为君子,他的顽劣不堪甚至一度影响了学堂里其他的小孩子,简直用害群之马来形容都不为过。起初还只是些小打小闹,可到后来随着徐福的长大,他一度成为了孩子王,带领着同年龄段的一群人肆意妄为,给琅琊郡的君子们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差点丢弃了传统。徐福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他作为领袖的潜力的,而也正是这个时期的蛮横,导致他最终不得不踏上了远离家乡,开始流浪的征途。

曹文轩在现场也表示这部小说给了他很多的意外和惊喜:“ 我是在她之前从事写作的,她怎么样超越我,怎么样和我不一样,是她面临的一个非常重大的命题。如果说最开始的那几年她还挺像我的话,那么写到今天,她慢慢地和我‘渐行渐远’,‘离我而去’,这是我非常愿意看到的,我希望她和我之间的差异可以越来越大。当然因为我们是有共同的生活经验的,所以一定还有一些共同的东西,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但至少在外观上看,她已经是她了。这部作品体现了这些年,她写作水平的一个成熟,文学风格趋于完美的状态。”

故事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故事的线索和之前开始接了起来,徐福终究无法避免离开家乡,踏上最终的征程。这或许是一种暗示,暗示命运的终端,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可我知道我并没有这个想法,我只是顺其自然的把这个故事写下去,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呢,那么我可就猜不到啦。

老王看到这里的时候很是气愤,他破口大骂我胡写八写,把一个历史传记硬生生的写成了乱七八糟的小说,实在是乱搞之极。我坐在椅子上,这才猛然想起来我的身份是一个历史系的小助教,应该写一些专业的东西,可我却写出了乱七八糟的小说,实在是不应该。老王告诉我说,就你这样写的东西,还想要拿到升教授的资格,简直是做梦,拿回去重写吧。

我也不生气,拿起我的稿子转身便走,留下呆坐在椅子上的他。我转身出门的时候,听到老王在大喊:你不要升职了吗?小郭,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给我回来···。

我转身而出,留下依然在咆哮的老王,我忽然想到,虎妞已经离我远去,她的归期我无法知道,而我却因为她的要求在这里忍受着老王的臭脾气,想要谋求升职做教授,她却跑的无影无踪,与其如此,我还不如根据自己的意愿,写写我想写的小说,去他娘的升职教授,我做一个助教也还不错。

徐福决定逃离这里,逃离这个谦谦的君子国度,他感到了压抑,那是生命力无法得到蓬勃生长的压抑,这里的一切都是僵死的,禁锢人的,所以他要逃,逃离这里。

他为逃跑做了很多准备,路上吃的烧饼,坚韧的草鞋,必备的防身武器,一顶毡帽,他打量着空荡荡的房间,觉得再也找不出其他任何要带走的东西了,在一个月明星稀,晨雾初散的早晨,他伴着涨潮声悄悄的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谦谦的君子国度,他的离去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于琅琊郡的君子们看来,这大概是他离去最好的方式了。既然无法培育成为君子,那么你便离去吧!他们坚定的认为传统不可破坏。

徐福的逃离和虎妞的离家出走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处,故事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有些伤感,因为我还不知道该让徐福前往何处,也就说故事要在这里断开了,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离家出走的虎妞还未归家,而徐福又不知该去向何处。杜工部在诗中写道:拔剑四顾心茫然。我没有剑,只有几本书,现在我坐在我的书房之中,茫然的一塌糊涂,完全不知该怎么办?

于是因为这个,我失眠了。

失眠实在是个很坏的事情,我厌恶这件事,打心底里的。可我却无力避免开,只得默默承受。后来我突然想明白人生之事十有八九大都是无奈之至,便更加的睡不着了,于是失眠,吸烟,然后顶着两个黑眼圈继续如此,如果哪一天你如果看到一个干瘦,顶着黑眼圈的家伙的话,那么没错,那便是我了。

虎妞何时会归来我无法知道,我也没有精神去想她了。如果一个女人想要离开你,那么无论你做什么事都无法挽回的。想明白了此节,我决定顺其自然,不再去向她,但为了我书中故事的完整性,我决定重新开始徐福的故事。

下一章

(未完待续)

《徐福&寻仙记》

这是一本关于乌托邦的小说,不要脸的说法是,我想描写出诗意的世界与小说本体之间的联系。当然,每一本书都应该有一个宏大的主题,而这本书也不例外。

现在的完稿作品,对于我而言,它并不是我心中想要终极描写的,但是我能说,它或许是最接近我所想象的描写。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牧鹤女孩》是曹文芳全新原创的儿童长篇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