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当空中还剩下一架敌机时,  舒克和贝塔悄悄

当空中还剩下一架敌机时,  舒克和贝塔悄悄

2019-11-08 13:22

舒克和贝塔任命臭球为航空公司经理;

海盗奔袭舒克贝塔航空公司;

海盗逃跑;

舒克和臭球开直升机到皮皮鲁家;

  舒克和贝塔告别机场;

  舒克和贝塔大战海盗及其喽罗;

  庆功宴会;

  皮皮鲁送给舒克吸铁石;

  直升机又吊着坦克飞到空中 

  直升机把海盗吊到空中 

  舒克轰炸海盗机场 

  海盗拦截直升机 

  当天晚上,舒克贝塔航空公司就像过狂欢节一样热闹。

  海盗喝足了牛奶,抹抹嘴,问舒克:“刚才你和奶牛说,你是什么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吹什么牛!不过你真有两下子,大模大样就骗来两桶奶,比我们高明!”

  舒克率领部下把海盗的飞机打了个落花流水。当空中还剩下一架敌机时,舒克才发现海盗已经逃跑了。

  趁着天黑,舒克和臭球驾驶直升机进城去找皮皮鲁。

  舒克和贝塔悄悄来到直升机和坦克旁边。

  “报告大王,草丛里真有一架飞机!”一个小喽罗跑来禀报。

  舒克感到惋惜,他把那架敌机打掉后,打开电台同臭球联系。

  直升机降落在皮皮鲁家的阳台上。

  舒克拉开直升机的舱门,钻进去。机舱里弥漫着一股舒克熟悉的机器味儿。他把飞机检查了一遍。

  “噢?”海盗用异样的眼光看了看舒克,转身去草丛里看飞机。

  “臭球,臭球!”舒克呼叫。

  “你在飞机上等着,我进去看看。”舒克对臭球说。

  贝塔擦掉坦克身上的灰尘,然后钻进坦克里。他看见了自己的软床,看见了石子炮弹。

  舒克冲臭球使了个眼色,臭球撒腿往东跑,舒克往西跑。

  “我是臭球,请讲。”

  “当心点儿。”臭球看看飞机外边。

  “怎么样,正常吗?”舒克趴在舱口问。

  “抓住他们!”小喽罗们喊起来。

  “你在哪里?”

  舒克轻轻打开飞机舱门,蹑手蹑脚地溜下飞机。

  “我试试。”贝塔发动了坦克,“完全正常。”

  海盗的部下太多了,舒克和臭球又被抓回来,这次是五花大绑。

  “我已平安到达目的地,现正准备起飞返回机场。”

  阳台门关着。舒克顺着墙爬上窗台,他看见屋子里皮皮鲁正在看电视。

  “咱们去同臭球和罗丘谈谈。”舒克说。

  海盗来到舒克面前。

  “我们去为你护航。”

  舒克使劲撞窗户,皮皮鲁听见声响回过头来,他看见了窗台上的舒克。

  他们来到办公室,打电话把臭球和罗丘叫来。

  “我要接管你们的飞机场,同意吗?不同意?那我就烧了你的飞机!如果同意,现在就运我们去。”海盗对舒克下了最后通牒。

  当皮皮鲁号客机在十几架歼击机的护卫下出现在机场上空时,机场上一片欢腾。大家都知道空战打赢了。

  皮皮鲁“腾”地从椅子上蹦起来,打开阳台门。

  “我们准备走了。”舒克开门见山。

  舒克点点头,他不能眼看着海盗烧了他心爱的飞机。只要到了空中,就是舒克的天下,会有办法打败海盗的。

  餐厅主任罗丘早已准备好了庆功宴会,贝塔吩咐准备节目,召开联欢会。

  “真想你呀!那架大飞机怎么样?运了几次旅客啦?”皮皮鲁提了一连串问题。

  “走?去哪儿?”臭球一愣。

  臭球机械师不解地看了舒克一眼,他明白,这一群强盗乘飞机降落在机场,毫无准备的贝塔和整个机场都会成为海盗们的俘虏。

  空中的飞机一架接一架地降落在跑道上,机务人员迎上前去检查飞机。飞行员一跨出座舱就接到了姑娘们献上来的鲜花。

  舒克走进屋里,叹了口气。

  罗丘也摸不着头脑。

  舒克朝臭球使个眼色,示意他别胡来。

  “海盗打掉了吗?”贝塔一见舒克就问。

  “怎么啦?”皮皮鲁看出舒克情绪不好。

  “回去。”贝塔说。

  “给他俩松绑。”海盗下令。

  “让他溜了!”舒克叹口气。

  “海盗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些战斗机,拦截我们的客机,他们还空袭机场。”舒克说。

  “回哪儿?”臭球说。

  舒克来到直升机跟前,叫空中小姐开门。

  贝塔清楚只要海盗活着,他和舒克就不会安宁。

  “就是你上次跟我说过的那个海盗?”皮皮鲁问。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舒克说。

  飞机舱门打开了,海盗和部下们一拥面上。舒克走进驾驶舱,臭球机械师检查发动机。空中小姐拒绝为海盗们服务,她躲进货舱。

  舒克一眼看见了停机坪上的轰炸机群。

  “嗯。”舒克点点头,“帮我们想想办法吧!”

  “回地洞里去?!”罗丘不信。

  海盗走进驾驶舱,他被仪表弄得眼花缭乱,由此倒生出几分对舒克的敬畏之意。

  “派一架侦察机去侦察海盗的机场位置,咱们去把他的机场炸了。”舒克说。

  皮皮鲁眼睛盯着电视,在想。

  “我们不愿意过这种躺在成功事业上的生活。我们喜欢冒险,喜欢干新的事业。”贝塔说。

  “起飞吧!”海盗下令。

  “好主意!”贝塔乐了。

  “帮我搞几架歼击机。”舒克说。

  “干什么?”臭球好奇地问。

  “驾驶舱不能进外人,请去客舱。”舒克说。

  侦察机起飞了。

  “现在我这儿没有,得等明天晚上。”皮皮鲁说,“可明天早晨海盗又会去袭击你们呀!”

  “还不知道。”舒克一摊手。

  “噢,我才不是傻瓜,你好想往哪儿开就往哪儿开,不行,我得看着你。”海盗说。

  舒克和飞行员们来到餐厅出席庆功宴会,宴会很丰盛。望着桌上的油炸花生米,舒克想起了第一次同妈妈离开洞出去寻找食物的情景。现在,舒克靠自己的劳动生活了,他为老鼠赢得了好名声。舒克想妈妈了,他决定过几天去看妈妈。

  “高射炮也行。”舒克说。

  “公司怎么办?”罗丘问。

  “你会看罗盘吗?你会看航行图吗?”舒克指指仪表盘上的罗盘表,又指指航行图,“不会看这个,上了天你连东西南北也分不清。”

  宴会开得十分热闹,大家要求舒克讲讲空战的经过。舒克来劲儿了,他绘声绘色地讲起了空战,一会儿拿杯子当飞机比划,一会儿拿嘴当机关炮开火,大家都听呆了。

  “高射炮现在也没有。”皮皮鲁摇头。

  “交给你们俩。”舒克说。

  海盗看看罗盘,义看看航行图,乖乖地回客舱了。

  “可惜是老鼠跟老鼠打,要是同别人打,多长威风!”不知谁说。

  舒克绝望了。

  臭球和罗丘大眼瞪小眼。

  “发动机正常吗?”舒克问臭球机械师。

  舒克的眼睛无光了,他耸耸肩膀。

  “有办法了。”皮皮鲁一拍腿。

  “臭球当经理,罗丘当副经理。把空运搞好,大家需要飞机。你们把轰炸机改装成客机,歼击机留着,以防万一。”贝塔吩咐。

  “一切正常,可以起飞。”臭球盖上发动机罩,钻进飞机。

  “还记得白路吗?”舒克问贝塔。

  舒克兴奋。

  “这……”臭球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舒克按下启动按钮,直升机升到空中。海盗和喽罗们惊叫起来,他们感到新奇,纷纷趴在窗口往外看。

  贝塔点点头,说:“也不知他在发电厂生活得怎么样了?”

  “我这儿有几块吸铁石,你把它们带回去,安放在机场上,架起来。准能把海盗的飞机吸住。”皮皮鲁说。

  “别紧张,大胆干。”舒克给臭球打气。

  “肃静!”海盗叫着,“听着,飞机一降落,你们马上冲下去,占领机场!”

  贝塔喝了口酒。

  “能行吗?”舒克不大相信。

  “你们什么时候走?”罗丘问。

  海盗像个军事指挥官,给部下分工。

  他想起了克里斯王国,想起了咪丽。

  皮皮鲁打开抽屉,拿出几块圆形的黑磁铁,放在地上,他又从图钉盒里掏出一把图钉,朝吸铁石扔过去。

  “马上就走。”贝塔说。

  舒克回手关好驾驶舱的门,悄悄接通了电台。

  “我有个想法。”舒克小声对贝塔说。

  图钉都被磁铁石吸过去了,牢牢地依附在上边。

  “这么急?”

  “贝塔!贝塔!我是舒克!我是舒克!请回答!请回答!”舒克小声呼叫。

  贝塔把耳朵凑过去。

  舒克乐了。

  “我先去看妈妈。”舒克说。

  “我是贝塔。我是贝塔。请讲。”贝塔回话。

  “等把海盗收拾了,把航空公司交给臭球经营,咱们再去开始新的生活。”舒克说。

  “你用直升机把这几块吸铁石运回去,明天我去给你搞战斗机。”皮皮鲁说。

  “以后有事还可以用无线电联系嘛!”贝塔提醒臭球和罗丘。

  “飞机现在被一群老鼠强盗占领了,他们现在乘飞机去机场,要占领机场,请作好战斗准备。”

  “对,重新开始,从零开始,如果咱们再干成一件大事业,不就等于活了两辈子吗?”贝塔同意,而且有高见。

  “这磁铁会把直升机吸住吧?”舒克担心。

  “我去给你妈妈准备些点心。”罗丘说。

  “他们有多少?”贝塔问。

  “就是,一般人干成了一件事,就拿它当自己的终身事业,挺傻。其实把旧事业扔了,再重新弄另一个新事业,才够味儿。”舒克说。

  “每次运一块,别装在飞机里。吊着,绳子放长点儿。”皮皮鲁说。

  听说舒克和贝塔要离开机场了,机场的全体空地勤人员都来到直升机和坦克旁边。

  “27只。”舒克早数好了。

  机场上传来轰鸣声,舒克朝窗外一看,侦察机着陆了。

  “现在就运。”舒克迫不及待。

  舒克戴上飞行帽,钻进直升机驾驶舱。

  “放心吧,我的坦克都呆烦了。”贝塔挂上耳机,拉响了警报。

  舒克和贝塔来到停机坪,飞行员正从侦察机上下来。

  “歇会儿,咱们聊聊天。”皮皮鲁不想让舒克现在就走。

  贝塔跨人坦克。

  机场各部门的负责鼠都来到贝塔的办公室。

  “找到了,方位是……”侦察机飞行员报告说。

  “等我打败了海盗,来陪你聊三天。”舒克说。

  “再见了,朋友们,祝你们好运气!”舒克朝朋友们挥手。

  “有一伙强盗乘飞机马上来咱们机场,大家赶紧作好准备。你带部下守住候机大楼;你带部下埋伏在停机坪四周;你带部下作好增援准备……”贝塔布置任务。

  “去叫轰炸机中队准备起飞,多装炸弹!”舒克叫喊道。

  皮皮鲁无奈,他从抽屉里找出一捆塑料绳。

  “再见!”贝塔的眼睛湿了。

  整座机场都忙碌起来,好多旅客也加入了保卫机场的行列。

  机场上又忙碌起来。军械员们推着炸弹车往轰炸机的肚子里塞炸弹。

  舒克和皮皮鲁来到阳台上,皮皮鲁帮助舒克捆好吸铁石。

  人群中哭泣声越来越大。

  贝塔来到车库,钻进他心爱的坦克。坦克里有充足的炮弹。贝塔把坦克开到停机坪旁的草丛里隐蔽起来。

  “你去吗?”贝塔问舒克。

  “你把飞机悬停在空中,我把绳子给你系在飞机上。”皮皮鲁说。

  舒克赶紧起飞。直升机升到空中后,用钩子吊起了坦克。

  直升机出现在机场上空。

  “当然。我得出出气。”舒克对海盗极为不满。

  舒克钻进直升机。飞机升到空中,在离皮皮鲁鼻子不远的地方悬停住。

  直升机吊着坦克飞走了。舒克和贝塔不喜欢过有条不紊的生活,他们喜欢冒险,喜欢过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的生活。 

  整座机场鸦雀无声,只有飞机的发动机声。

  “我也去。”贝塔的伤已经好了。

  皮皮鲁把绳子系在机身下边的铁环上。

  海盗走进驾驶舱。

  “行!”舒克答应了。反正轰炸机能坐好几个人。

  “起飞吧!”皮皮鲁招手,“一会儿再来运!”

  “你刚才同贝塔的通话我都听见了,大概你还不清楚我的部下的力量。来人!”海盗大喝一声。

  舒克委派臭球担任地面指挥。

  舒克冲皮皮鲁招招手。直升机离开阳台,返航了。

  一个小喽罗走进驾驶舱。

  轰炸机中队整装待发。

  吊着这么一块大磁铁,直升机飞得很吃力。加上绳子太长,只能慢慢飞。

  “把这根铁棍子窝成圆圈儿。”海盗发话。

  舒克和贝塔钻进一架轰炸机。

  “注意观察。”舒克叮嘱臭球。

  小喽罗轻而易举地把一根铁棍子窝成了圆圈。

  “我当驾驶员,你当领航员。”舒克对贝塔说。

  臭球困得都快睁不开眼睛了,他使劲儿掐自己的耳朵。

  舒克愣住了。

  “行,反正好久没坐飞机了。”贝塔早已对机场有规律的生活厌倦了。他向往睡在坦克车里的生活。

  “贝塔,贝塔,我是舒克!听见了吗?请回答!”舒克要了解一下机场的情况。贝塔虽然受伤了,但他的病床放在塔台上。

  “他们都会气功,你的同伙是打不过我们的,哈哈!”海盗得意极了。

  “侦察机带路,准备起飞。”臭球在塔台发令。

  “我是贝塔。请讲。”

  舒克真想一推驾驶杆,来个机毁鼠亡。

  侦察机起飞了。舒克的轰炸机紧跟着也起飞了。所有轰炸机都起飞了。

  “我已接近机场,可以着陆吗?”

  就在这时,舒克看见草丛里的坦克。他在心里笑了。海盗的部下绝对打不过贝塔的坦克。

  这是舒克贝塔航空公司头一次主动去揍海盗,大家都感到激动。

  “可以。”贝塔说。

  “做好准备!”海盗回到客舱,向部下发令。

  轰炸机群浩浩荡荡向海盗的机场飞去。

  舒克操纵飞机朝机场飞去。

  小喽罗们个个摩拳擦掌.臭球机械师和空中小姐已被捆了起来塞进货舱。

  “等会儿把海盗收拾了,咱们就告别机场吧!”舒克边开飞机边对贝塔说。

  “注意!”臭球大叫一声。

  直升机徐徐降落了。螺旋桨还在旋转,海盗就打开舱门,率领部下冲出飞机。

  “你可真是急性子,还吊着我的坦克去吗?”贝塔冲舒克笑笑。

  舒克往前一看,一群星星在他眼前飘行。

  埋伏在停机坪四周的机场工作人员呼喊着朝强盗们包围过来。

  “当然,如果你不反对的话。”舒克修正着航向。

  “是什么?”舒克把飞机悬停住。

  海盗一挥手,小喽罗们四面迎战。

  贝塔回头看看,见轰炸机群的队形编得很整齐。

  臭球揉揉眼睛。

  机场上作人员不是这伙强盗的对手,已有两名工作人员被摔倒在地上。

  “请注意,目标已出现!”侦察机通报。

  “飞机!”臭球脱口而出。

  贝塔的坦克冲出草丛,朝强盗们撞去。

  舒克往下一看,果然有一座机场,停机坪上停放着几架飞机。没错,正是海盗的飞机。

  海盗的飞机!他们在这里等着舒克。原来,海盗的飞机被击中后,他凭着高超的驾驶技艺,硬是把伤机开回了他的机场。逃跑中他没忘了留下一架飞机侦察舒克的情况。当他得到情报说舒克驾驶直升机进城后,就带领自己的飞行大队埋伏蹲守在空中,等候舒克。

  海盗弄不清坦克的威力,犹豫之间,已被坦克撞了个跟头。

  “准备轮番轰炸,跟着我来!”舒克说完驾驶轰炸机朝海盗的机场俯冲下去,他看准了目标,按下投弹按钮。

  “海盗还会飞夜航!”舒克咬咬牙。

  只见他大喊一声,招呼过来几个部下,一起向坦克冲去。

  轰炸机肚皮下的弹舱盖打开了,炸弹成串地向地面坠落,转眼间机场变成了火海。

  “咱们快把磁铁扔了吧?”臭球边说边掏出小刀,准备割绳。

  贝塔腊准了其中一个小喽罗开炮。

  轰炸机一架接一架地投弹,海盗的机场被掀了个底朝天。有一架歼击机想强行起飞,在跑道中间被炸翻了。

  的确,吊着磁铁太不灵活。

  炮弹射中了小喽罗的耳朵。耳朵被削去了一半,疼得他大叫不止。

  海盗正在喝闷酒,这回他知道舒克的厉害了,他的机场被炸平了,飞机都炸坏了。海盗躲在防空工事里,他发誓要报仇。

  “别割!”舒克制止臭球, “说不定能吸住敌机!”

  毕竟是海盗,凶猛顽固。海盗命令一部分喽罗围攻坦克,另外一部分跟他去占领候机大楼。

  “返航!”舒克一声令下,轰炸机群凯旋。 

  “吸住了咱们也吊不动呀!”臭球说。

  这回贝塔傻眼了,他不能把坦克分成两辆。

  “那就往下掉,反正是先摔它。”舒克说。

  在飞机上观战的舒克灵机一动,他跑进货舱放出臭球机械师和空中小姐。

  臭球觉得有道理。但是够冒险的。 

  “你们作好准备,货舱里有一箱子弹,咱们从空中打击他们。”舒克说完发动飞机。

  直升机起飞了,擦着地面追赶企图去占领候机大楼的海盗们。

  臭球机械师把子弹箱扛来了。直升机上有皮皮鲁安装的弹弓枪。

  直升机追上海盗了。

  “开火!”舒克命令。

  臭球机械师接过空中小姐递来的子弹,装进弹弓枪,瞄准海盗的后脑勺.抠动了扳机。

  打偏了,子弹擦着海盗的脑袋飞过去,打倒了他旁边的一个喽罗。

  “瞄准海盗打!”舒克懂得擒贼先擒王。

  臭球又装了一发子弹。

  还是没打中。海盗真狡猾,拐着弯跑。

  眼看海盗就要冲进候机大楼了。舒克急了,他要用飞机的起落架压海盗。

  直升机擦着海盗的头飞。海盗一会儿往左躲,一会儿往右躲,飞机就是压不着他。

  舒克吸了一口气,撞撞运气,这回就往左落。

  飞机在海盗的头上飞。海盗知道飞机要从上往下压他,他突然往左一闪。上帝保佑,舒克也是往左一落,起落架牢牢地把海盗压在地面上。

  “饶命!饶命!!”海盗吓坏了,只要舒克让飞机全部落地,海盗就一命呜呼了。

  舒克见海盗的两只手死死抓住起落架,他突然一拉杆,直升机拔地而起,把海盗带上了天空。

  海盗不敢松手。飞机飞得越高他越不敢松手,可又义爬不上去,就这样被吊在空中。

  “哈哈,太棒啦!”臭球机械师乐了,他打开机舱门,跷着二郎腿逗海盗:

  “累了吧?头儿!这叫健美锻炼,专练臂力肌肉。你不足会气功吗吗?”

  海盗的威风全没了。

  “舒克,来个急转弯,练练他的功。”臭球大声喊。

  “好吧!”舒克操纵直升机来了个急转弯。

  海盗的身体被风吹得和飞机平行了。

  “再来一个俯冲!”臭球愈发得意,他要出出被绑的气。

  “再来一个急降!”臭球还挺懂飞行姿态。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当空中还剩下一架敌机时,  舒克和贝塔悄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