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七个孩子坐在床上,当然这一幕的主角就是彼得

七个孩子坐在床上,当然这一幕的主角就是彼得

2019-11-08 13:22

  “彼得,怎么回事?”

        第五幕开始了,这个名字叫回家啊这一幕我不想详细地讲了,我给你们简单地介绍一下吧!

  两人之间连一句惜别的话也没说。要是温迪不在乎分手,那么,他也要让她瞧瞧,他彼得也不在乎。

  “既然我什么重要角色也当不了,”图图说,“你们有谁愿意看我表演一套把戏?”

              第四幕开始了,这个的名字是决一死战,听了这个名字你是不是感觉热血沸腾啊?当然这一幕的主角就是彼得·潘和胡克船长,决一死战是这样的,海盗们先把我们小孩儿全部抓住了,然后彼得来解救我们,然后再跟胡克船长打斗了起来,战场很激烈我们小孩说彼得加油,彼得加油……彼得把胡克船长的剑给打了下来, 彼得说要投降的全都站到这边来,呼喝船长的小兵们全都投降了,只有胡克船长没有投降,彼得说:“我可不想失去你这样的敌人,你自己驾驶着你的海盗船到无边的大海去流浪吧!”胡克船长下场,彼得问我们现在你们想干什么?我们说回家,过圣诞节,好好读书,做快乐小孩儿!彼得说:“那我就成全你们,叮克龄给大家洒上仙尘!”

  温迪相信他们这时有一种高尚的感情,她不由得心软了。

  “彼得不在,我可不可以坐他的椅子?”

金沙电玩城 1

  “你高兴吗,尼布斯?”

  “总得有一个人睡摇篮呀,”温迪几乎是声色俱厉地说,“你是最小的一个,摇篮是全家最可爱最有家庭味儿的东西。”

        第三幕开始了 ,这里我们小孩儿就几句话,当然没有这句话这个第三幕就没法演了,我们这几句话很重要,所以我们要把它背熟练了,这几句话我好像有点记不清了,我这一幕就不讲了吧!

  “我希望他是只白老鼠。”尼布斯说。

  “但不是真的,温迪?”彼得焦急地问。

        第一幕开始了,第一幕上场的有达林太太,达林先生,温迪,迈克尔、约翰、叮克龄、彼得·潘A。这一幕我没有上场所以我就不说了。

  同时,那些孩子都愁惨惨地呆望着温迪。温迪和约翰和迈克尔已经收拾停当,准备上路。这时,孩子们心情沮丧,不单是因为他们就要失去温迪,而且是因为,他们觉得有什么好事在等着温迪,可没有他们的份。新奇的事照例是他们所喜欢的。

  不过,约翰先举起了手。

          这个童话剧演的好好啊,我太喜欢了!

  “谢谢你,彼得。”

  然后,欢天喜地的孩子们拽着他下了树洞。这样的事以前是常有的,但再也不会有了。

        第二幕开始了,这一幕有我的角色,我们先上场围成三个圈印第安人先说话,再我们的小孩说话,最后海盗说话,我们小孩说的是抓印第安人,抓住印第安人绑起来, 一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

  “温迪,”彼得说,在房里踱来踱去,“我已经吩咐印第安人护送你们走出树林,因为飞行使你们感到太疲劳。”

  彼得忽然想到:“也许叮叮铃愿意做我的母亲吧?”

              童话剧彼得·潘的演员有温迪、迈克尔、约翰、彼得·潘A、彼得·潘B  、叮克龄、达林先生、达林太太、孪生子、斯莱特利、尼布斯、卷毛、图图、斯塔奇、斯密、胡克船长、印第安人、印第安酋长、虎莲公主。

  要是彼得真有一个母亲,他现在已不再惦记她了。没有母亲,他也能过得挺好,他早把她们看透了。他想得起的只是她们的坏处。

  “我既然当不了婴孩,”图图说,心情越来越沉重了,“你们觉得我能当一个孪生子吗?”

        我们飞回了迈克尔的家里他们说我们把永无岛的孩子们带回来了你们可以收留他们吗?母亲说:“当然可以!”这一幕的大致就是这样的!

  “马上就走。”温迪果断地说。因为她忽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念头:“说不定母亲这时已经在哀悼他们了。”

  “但现在只是跟自己的孩子一起。”

  “安静,”母亲命令他们,“还有一位太太,而且……”

  他只得住口了。“我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他说。

  “好罢,听着,”温迪说,坐下来讲她的故事。迈克尔坐在她脚下,七个孩子坐在床上。“从前有一位先生……”

  这顿饭是一顿假想的茶点,他们围坐在桌边,狼吞虎咽地大嚼;他们聊天、逗嘴的声音,温迪说简直震得耳聋。当然,温迪并不怎么在乎吵闹,可是,她不能允许他们抢东西吃,还说图图撞了他们的胳臂。吃饭时,他们有一条定规:不许回击,而应该把争端向温迪报告,礼貌地举起右手说:“我控告某某人。”可是实际上,他们不是忘记这样做,就是做得太多了。

  “该不会是今晚吧?”遗失的孩子们迷惑地问。在他们心里,他们知道没有母亲也可以过得满好,只有母亲们才认为,没有她们孩子们就没法过。

  其实那不是礼拜六晚上,不过也许是,因为他们早就忘记了计算日期;但是.如果他们想做点什么特别的事,就总是说,这是礼拜六晚上,他们就做了。

  “你听见了没有,约翰?我就是一个后代。”

  上面,印第安人向彼得鞠躬致意。

  “可是他们会不会嫌我们人太多?”尼布斯一边跳着问道。

  于是告诉他们可以跳舞,不过要先穿上睡衣。

  “唉,天哪。”温迪叹了口气。

  “不。”大家都回答。

  不过,当然他是非常在乎的;他对那些大人一肚子的怨气,那些大人老是把一切都搞糟。所以,每当他钻进树洞,他就故意短促地呼吸,大约每秒钟呼吸五次之多。他这样做,是因为在永无乡有个说法,你每呼吸一次,就有一个大人死去。所以彼得就心存报复地把他们杀死越多越好。

  “你知道吗,彼得?你把他们惯坏了。”温迪傻呵呵地笑着说。

  “你该起床啦,叮叮铃。”尼布斯喊道:“带温迪出远门。”

  “不,当然不能,”孪生子回答说,“当个孪生子是很难的。”

  彼得不来!孩子们呆呆地望着他,他们每人肩上扛着一根木棍,木棍的一头,挂着一个包袱。他们的头一个念头是,要是彼得不去,他或许会改变主意,也不让他们去。

  “孪生子吃马米果啦。”

  “你瞧,”温迪愉快地说,“我们故事里的女主人公知道,他们的母亲老是让窗子开着,好让她的孩子飞回来;所以,他们就在外面一呆许多年,玩个痛快。”

  “卷毛又吃塔帕卷又吃甜薯。”

  “啊,温迪,她是谁?”尼布斯喊道,浑身上下都兴奋起来,就像他真的不知道似的。

  “你瞧,”彼得有点抱歉似的接着说,“做他们真正的父亲,我就会显得很老。”

  “彼得不打算来。”

  他们谁也不知道。也许不知道更好。正因为懵懵懂懂一无所知,才能再享受一小时的快乐;由于这是他们在岛上的最后一小时,让我们欢庆他们有足足六十分钟的快乐。他们穿着睡衣又唱又跳,唱着一支叫人愉快得起鸡皮疙瘩的歌,在歌中,他们假装害怕自己的影子;他们一点也不知道,阴影很快就会笼罩着他们,使他们真的陷入了恐惧。他们的舞跳得那么欢快热闹,床上床下互相打闹。那其实是一场枕头战,而不是跳舞了;打完之后,那些枕头硬要再打一阵,就像一帮知道永不会再见的伙伴一样。在温迪讲安睡的故事以前,他们讲了多少故事啊!就连斯莱特利那晚也想讲一个故事,可是一开头,就讲得那么沉闷乏味,连他自己也讲不下去了。于是他沮丧地说:

  “我们也高兴。”

  “好好看守,勇士们,我说的。”

  “这位先生姓达林,”温迪接着说,“她呢,就叫达林太太。”

  “我估摸,”图图虚心地说,“我是当不了父亲的。”

  尼布斯敲了两次门,才听到回答,尽管叮叮铃其实已经坐在床上,偷听了多时。

  “就像一个孝顺的儿子一样,温迪。”

  “好吧。”彼得苦笑着说,孩子们立刻跑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不要吵,”温迪喊道,她已经第二十次告诉他们大家不要同时讲话。“你的葫芦杯空了吗,斯莱特利宝贝?”

  他们对母亲的爱这样深信不疑,以至于他们觉得,可以在外面多流连些时候。

  “坐父亲的椅子,约翰!”温迪认为,这简直是不成体统,“当然不可以。”

  “去找你的母亲吧。”温迪怂恿他说。

  “是啊,这个开头很没意思。我说,我们就把它当作结尾吧。”

  “啊,温迪,”图图喊道,“遗失的孩子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图图的?”

  “她说她以放荡为荣。”彼得翻译了她的话。

  “现在,”温迪说,鼓起勇气进行一次最后的努力,“让我们来瞄一眼,看看将来的事吧;”于是大家都扭动了一下,这样可以更容易看到将来。“过了许多年,一位不知道年龄的漂亮小姐在伦敦车站下了火车,她是谁呢?”

  “是啊,老太婆。”彼得私下里对温迪说,他向炉前取暖,低头看着温迪坐在那里补一只袜子后跟,“经过一天的劳累,你我坐在炉前,小家伙围在身边,这样度过一个晚上,真是再愉快没有的了。”

  “陪着她一道的那两个仪表堂堂的男子汉又是谁?会不会是约翰和迈克尔?正是!”

  “我控告孪生子。”

  “现在,彼得,”温迪说,心想她一切都弄妥了,“在走之前,我要给你们吃药。”她喜欢给他们药吃,而且一定是给得太多。当然啦,那只不过是清水;不过,水是从一只葫芦瓶里倒出来的。温迪总是摇晃着葫芦瓶,数着滴数,这就使得那水有了药性。但是,这一回她没有给彼得吃,因为她刚要给他吃的时候,忽然看到彼得脸上的神情,不由得心头一沉。

  “可这是礼拜六晚上啊!”斯莱特利讨好地说。

  “叮叮铃,”他大喊一声,“要是你不马上起床穿衣,我就要拉开门帘,那我们就全都看见你穿睡袍的样子了。”

  “天哪,天哪,”温迪喊道,“我有时觉得,孩子们给人的麻烦,比乐趣还要多。”

  “你们高兴吗,孪生子?”

  “什么,”温迪喊,“一个一大群孩子的母亲,还跳舞!”

  “对了,把她锁起来。”

  “我在想,”彼得说,有一点恐慌,“我是他们的父亲,这是假装的,是不是?”

  “唉!”他们全都哀叹起来,虽然他们半点也不关心那对不幸的父母的心情。

  最后,他们都上了床听温迪的故事,这故事是他们最爱听的,是彼得最不爱听的。平时温迪一开始讲这个故事,彼得就离开这屋子,或者用手捂住耳朵;这一次,要是他也这样做了,他们或许还会留在岛上。可是今晚,彼得仍旧坐在他的小凳子上。

  我不敢说这是真的,彼得认为这是真的;这可把他们吓坏了。

  图图很少开口,可是他一旦开口,就傻里傻气地说个没完。

  “住口。现在,我要你们想想,孩子们都飞走了,那对不幸的父母心情怎样呢?”

  礁湖上的交锋的一个好结果,就是和印第安人交上了朋友。彼得把虎莲从可怕的厄运中救了出来;现在,她和她的勇士们无不乐于全力以赴地相助。他们整夜坐在上面,守卫着地下的家,静候着海盗们的大举进攻,因为海盗们的进攻显然已经近在眼前。就是在白天,印第安人也在附近一带转游,悠闲地吸着烟斗,好像在等着送来什么精美的小吃。

  这句带有很重的讥讽意味的话,使孩子们感到很不自在,多数人都露出疑惑的神色。他们的脸似乎在说,到头来,要是去的话.会不会是傻瓜呢?

  “我吗!我这把老骨头都要嘎嘎作响啦。”

  “她说她不起来。”尼布斯大声叫道,对她这样的公然抗命很是吃惊,于是彼得严肃地向那位女郎的寝室走去。

  “那她想做我的什么?”

  “图图,”她喊道,“我向你申诉。”

  叮叮铃正在她的小室里偷听,这时尖声嚷出了一句无礼的话。

  温迪只得握了握他的手,因为彼得没有表示他想要一只“顶针”。

  “像我们这号人家……温迪。”

  “我很担心。”

  彼得当然不想换一个,可是他不安地望着温迪;眨巴着眼睛,你说不清他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他们结了婚,你们知道吧,”温迪解释说,“你们知道他们有了什么?”

  “我控告卷毛。”

  在困境中,温迪灵机一动,想到应该向谁求助。

  “他这牛奶都还没喝呢。”尼布斯插嘴说。

  “我们把她拘禁起来吧。”

  “什么事,约翰?”

  “啊,天哪,天哪,”温迪叹气说,“好吧,这三个孩子有位忠实的保姆,名叫娜娜;可是达林先生生她的气,把她拴在院子里;于是,三个孩子全部飞走了。”

  他这是告状,斯莱特利抓住了这个机会。

  “彼得,我们可以去吗?”孩子们一齐恳求。他们以为不成问题,他们都去了,他也一定会去;不过,他去不去,他们其实并不怎么在乎。孩子们总是这样,只要有新奇的事临头,他们就宁愿扔下最亲爱的人。

  “我控告迈克尔。”卷毛马上提出。

  但是彼得太高傲了,不屑于这样做。“要是你们找到了母亲,”他阴沉地说,“但愿你们会喜欢她们。”

  上面有脚步声,第一个听出来的,当然是温迪。

  “我想他们是在那儿,”卷毛兴奋地插嘴说,“不知怎么的,反正我觉得他们是在那儿。”

  图图举起了手。他是他们当中最谦逊的一个,说实在的,他是唯一的谦逊的孩子,所以温迪对他特别温和。

  “遵命,”彼得冷冷地回答,那神态就像温迪请他递个干果来似的。

  “亲爱的彼得,”温迪说,“养育了这么一大家子,我的青春已过,你不会把我扔下换一个吧?”

  “好啦,”彼得喊道,“别心烦,别哭鼻子,再见吧,温迪。”他痛痛快快地伸出手,就像他们真的就要走了似的,因为他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不,我不让。”迈克尔厉声回答。他已经钻进了摇篮。

  “我不过是图图,”他说,“谁也不拿我当回事。只是如果有人对温迪的态度不像个英国绅士,我就要狠狠叫他流血。”

  印第安人管彼得叫伟大的白人父亲,匍匐在他面前;彼得很喜欢,但这对他没好处。

  “她没有死,我高兴极了,”图图说,“你高兴吗,约翰?”

  “你真怪,”彼得说,坦白地表示他迷惑不解,“虎莲也正是这样。她想要做我的什么,可她又说不是做我的母亲。”

  “真难猜呀。”图图说,尽管这故事他已背得出。

  虎莲太漂亮了,不该这样谦恭地奉承彼得,可是彼得认为他受之无愧,“彼得·潘有话,这很好。”

  可是,这儿有一个人比他们懂得更多,温迪讲完后,他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呻吟。

  “真甜啊,彼得,是不是?”温边心满意足地说,“彼得,我觉得卷毛的鼻子像你。”

  他们全都焦急不安地围拢来,因为彼得的激动惹得大伙惊慌起来;于是,彼得一五一十地向他们说出了他一直深藏在心里的话。

  这句话她说了那么多次,温迪都不需要翻译了。

  “想想那些空床!”

  “当然,当然。”

  “啊!”

  “不会的,温迪。”

  “‘你们瞧,亲爱的弟弟,’温迪说,指着上面,‘那扇窗子还开着呐。由于我们对母亲的爱有崇高的信念,我们终于得到了报偿。’于是,他们就飞起来了,飞到了妈妈和爸爸的身边;重逢的快乐场面,不是笔墨所能描写的,我们就不去细说了。”

  “是我告诉他的,对母亲要称老太婆。”迈克尔悄悄地对卷毛说。

  这个邀请,原是特别对彼得说的;可是,每个孩子都只想到他自己,他们立刻快活得跳了起来。

  “不行,图图。”

金沙电玩城,  “很久以前,”彼得说,“我也和你们一样,相信我的母亲会永远开着窗子等我;所以,我在外面呆了一个月又一个月才飞回去;可是,窗子已经上了栓,因为母亲已经把我全忘了,另有一个小男孩睡在了我的床上。”

  这一天来到了,他们称这一天叫“夜中之夜”,因为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及其后果特别重要。白天平静无事,像是在养精蓄锐。此刻,印第安人在上面裹着毯子站岗。孩子们在地下吃晚饭;只有彼得不在,他出去探听钟点去了。在岛上,探听钟点的方法是,找到那条鳄鱼,在一边等着,听它肚里的钟报时。

  “啊,妈妈,”孪生子里的老大说,“你是说还有一位太太,是不是?她没有死,是不是?”

  “你要是不愿意,就不是真的。”温迪回答说,她清楚地听到了彼得放心地叹了一口气。“彼得,”她努力镇定地说,“你对我的真实感情究竟怎么样?”

  然而,图图的反应却很堂皇。那一刻,他甩掉了他的愚笨,尊严地做了回答。

  “我控告尼布斯。”他立即喊道。

  “安静,图图。他们有三个后代。”

  “俺虎莲,”那个可爱的人儿于是就说,“彼得·潘救了俺,俺是他的好朋友;俺不让海盗伤害他。”

  “没有。”

  “尼布斯满嘴的食物还说话。”

  “温迪,你对母亲们的看法不对。”

  “是啊,老太婆。”彼得说,挂起了他的枪。

  “不。”

  “妈妈也跳。”

  “是什么样的疼?”

  他们拜倒在他脚下时,他就威严地对他们说:“伟大的白人父亲很乐意看到你们这些小红战士保卫他们的小屋,抵抗海盗。”

  “怎么回事,彼得?”温迪喊着,她跑到彼得身边,以为他病了。她关切地抚摸着他的胸口。“你哪儿疼,彼得?”

  “哼!当然不是。”温迪语气重重地说。现在我们明白了,她为什么对印第安人没有好感。

  这就使她一下子跳到了地上,“谁说我不起来?”她喊道。

  “那当然,叮叮铃会告诉你的。”温迪轻蔑地顶了他一句,“她是个放荡的小东西。”

  “别忘了换你的法兰绒衣裳,彼得!”温迪说,恋恋不舍地望着他,她对他们的法兰绒衣裳总是非常在意的。

  “你这个笨货!”叮叮铃怒气冲冲地喊道。

  “不!不!”彼得斩钉截铁地告诉温迪,“也许母亲会说,我已经长大了,我只愿意永远做个小男孩,永远地玩。”

  “温迪,”迈克尔抗议说,“我太大了,不能睡摇篮了。”

  “他们飞到了永无乡,”温迪说,“遗失的孩子们也住在那儿……”

  他给孩子们带来了硬果,又给温迪带来了准确的钟点。

  “我倒宁愿他是位太太。”卷毛说。

  “可是我们要你也跳。”

  “那就带路吧。”

  “当然这是礼拜六晚上,彼得。”温迪说,有点回心转意了。

  “你能肯定母亲们就是这样吗?”

  “我早就料到了。”温迪说,走到屋里最远的一头,独自坐下。

  “我喜欢母亲的爱。”图图说,砸了尼布斯一枕头,“你喜欢母亲的爱吗?尼布斯?”

  他这是抱怨。“我们控告约翰。”两个孪生子喊道。

  “我在一个故事里啦,哈哈,我在一个故事里啦,尼布斯。”

  “这不是一位小姐该说的话。”

  “白老鼠。”尼布斯灵机一动说。

  “可他们是咱们的,彼得,是你我的。”

  “啊!”

  她吩咐他们收拾饭桌,坐下来做针线。针线筐里满满的一筐长袜子,每只袜子的膝盖上,照例有一个洞。

  “这故事真好。”尼布斯说。

  “是啊。”温迪严肃地说。

  “去收拾你的东西,彼得。”温迪颤抖着喊道。

  “我既然当不了父亲,”他心情沉重地说,“我估摸,迈克尔,你不肯让我来当婴孩吧?”

  “他们回过家没有?”

  每次他说“彼得·潘有话”,意思就是叫做他们闭嘴,他们也就心领神会,驯顺地从命了。但是,他们对其他的孩子可不这么恭敬,只把他们看成普通的勇士,只对他们说声“你好!”之类。孩子们觉得可恼的是,彼得似乎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我认识他们。”约翰说,为了让别的孩子难过。

  “我控告尼布斯。”

  “好了,好了,”

  “斯莱特利在饭桌上咳嗽。”

  “会不会是——是——不是——正是——美丽的温迪!”

  彼得其实是他们当中跳得最好的一个,但是,他假装吃惊的样子说:

  好像该说的都说了,跟着是一阵别扭的沉默。但是彼得不是那种在人面前痛哭流涕的人。“叮叮铃,你准备好了吗?”他大声喊道。

  “还不大空,妈妈。”斯莱特利望了一眼假想的杯子,然后说。

  他向印第安人做了必要交代之后,回到地下的家。在他离开的当儿,家里竟发生了不像话的事情。那些遗失的孩子们害怕温迪离开他们,竟威胁起她来。

  温迪走到彼得跟前,两手搭在他肩上。

  “我当然高兴。”

  孪生子中的老大走到彼得跟前说:“父亲,我们想跳舞。”

  “事情会比她来以前更糟。”他们嚷道。

  “孩子们,我听见你们的父亲的脚步声,他喜欢你们到门口去迎接他。”

  当然,叮叮铃听说温迪要走了非常高兴;可是她下定决心,决不做温迪的领路人,于是她用更不客气的语言说了这话,随后,她假装又睡着了。

  私下里,温迪有点同情那些孩子们,但她是一个非常忠实贤惠的主妇,对于抱怨父亲的话,一概不听。“父亲是对的”,她总是说,不管她个人的看法怎么样。她个人的看法是,印第安人不该管她叫老婆。

  说着,他拔出了刀;这一刻,他表现出不可一世的高昂气势。别的孩子不安地退了下去。这时彼得回来了,他们立刻就看出来,从他那儿是得不到支持的。他不肯违背一个女孩的意愿强留她在永无乡。

  温迪做针线的时候,他们在她身边玩耍。那么多笑盈盈的脸,和欢蹦乱跳的小胳臂小腿,被那浪漫的炉火照得又红又亮。这种景象在地下的家里是常见的;不过,我们是最后一次见到了。

  “啊,不会的,”温迪说,很快地合计出来,“只要在客厅里加几张床就行了;头几个礼拜四,可以把床藏在屏风后面。”(礼拜四大概是达林家接待客人的日子。--译注)

  “那就跳吧,小家伙。”彼得说,他兴致很高。

  “什么叫后代?”

  讨厌的告发又开始了。

  “我可喜欢呐。”尼布斯说,把枕头砸了回去。

  “他并不真是我们的父亲,”约翰回答,“他甚至都不知道怎样做父亲,还是我教给他的。”

  怪不怪?她竟向图图申诉,图图是最笨的一个。

  “迈克尔像你。”

  叮叮铃飞上了最近一棵树;可是没有人跟随她,因为正在这时候,海盗们对印第安人发起了一场可怕的进攻。地面上本来悄无声息;现在,空气中震荡着一片呐喊声和兵器撞击声。地下是死一般的寂静。一张张嘴张大了,并且一直张着。温迪跪了下来,她的两臂伸向彼得。所有的手臂都伸向他,像是突然被一阵风刮了过去;他们向他发出了大声的请求,求他不要抛下他们。彼得呢,他一把抓起了他的剑,就是那把他以为用来杀死了巴比克的剑;他的眼睛里闪耀着渴望作战的光芒。

  “那好吧,”彼得有点带刺儿地说,“也许叮叮铃会告诉我的。”

  不过,还是小心些好;什么时候应该放弃自己的信念,只有小孩最清楚。“温迪,我们回家吧。”约翰和迈克尔一齐喊道。

  “我几乎和她有同感。”温迪怒冲冲地说。想想看,温迪居然也会怒冲冲地说话。可见她受够了,而且她也没想到这个晚上会发生什么事。要是她早知道的话,她绝不会发火的。

  “亲爱的孩子们,”她说,“要是你们都和我一道去,我几乎可以肯定,我父亲和母亲会把你们都收养下来的。”

  “真惨哪。”孪生子中的老大开心地说。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敢?滚开。”她嚷道。

  “我想我也认识他们。”迈克尔有点迟疑地说。

  这个故事就是这样的,听的人和讲的人一样高兴。这故事真讲得合情合理,是吧?我们有时会像那些没心肝的东西——孩子们那样,说走就走;不过这些孩子们也怪逗人喜爱的;走了之后,我们会自私自利地玩个痛快;当我们需要有人特别关照时,我们又会回来,并且很有把握地知道,不但不受惩罚,还会得到奖赏。

  “我们不让她走。”

  “是的。”

  “好吧。”温迪说,搂起他们来。

  “别吵!”彼得大声说。他认为应该让温迪把故事讲完才算公道,尽管这故事在他看来很讨厌。

  “我看这故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孪生子中的老二说,“你说呢,尼布斯?”

  “不是那种疼。”彼得阴沉地回答。

  为了表示对温迪的离去无动于衷,彼得在房里溜溜达达,美滋滋地吹着他那支没心没肺的笛子。温迪只得追着他跑,虽然那样子不大体面。

  “是的。”

  “不,”彼得回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不跟你们去,温迪。”

  “可是,彼得……”

  “不是。”

  这么说,母亲们原来是这样,真卑鄙!

  这种恐惧使她忘记了彼得的心情,她猛地对彼得说:“彼得,请你做必要的准备,好吗?”

  这消息必须告诉其他的人

  “然后,”彼得又用惯常被人服从的短促而尖锐的声音说,“叮叮铃要带着你们过海。尼布斯,叫醒她。”

  “后代就是孩子。”约翰说。

  “很高兴。”

  “要是你们知道一位母亲的爱是多么伟大,”温迪得意地告诉他们,“你们就不会害怕了。”现在,她讲到了彼得最讨厌的那部分。

  “你就是一个后代,孪生子。”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七个孩子坐在床上,当然这一幕的主角就是彼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