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少校乘坐特殊交通工具赴比利时,  探长

  少校乘坐特殊交通工具赴比利时,  探长

2019-11-09 06:24

来自布鲁塞尔的令人激动的信息; 

最高司令喜当傀儡司令; 

少校帮小军人考试; 

银行的计算机将储户的存款重新计算; 

  少校现在是北约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 

  贝塔反对北约军事干预P国侵略E国; 

  少校乘坐特殊交通工具赴比利时; 

  瑞士银行一样不保险; 

  小军人给少校敬礼  

  数字炸弹即将诞生; 

  挂勋章的将军只会出馊主意; 

  《皮皮鲁王国》寻找艺术家和博士; 

  一天上午,舒克通过电脑的因特网在世界各地游历,他进入了位于布鲁塞尔的北大西洋公约总部的电脑系统。舒克被屏幕上出现的一个信息吸引了,对方试图阻止舒克进入该系统,在经过一番交谈后,舒克突然离开电脑叫皮皮鲁。 

  战争可以不流血  

  神秘的便笺出现在最高司令的办公桌上 

  探长林的电话改变皮皮鲁的脸色  

  “皮皮鲁,你快打开电脑!”舒克趴在鲁西西别墅的窗户上喊皮皮鲁。 

  当少校出现在最高司令的办公桌上作自我介绍时,最高司令连续服用镇静药。 

  从此。小军人每天上课都将少校藏在军装上衣兜里,少校和他一起听课。 

  P国的通讯系统被正义之神彻底摧毁了,没有一个人在拨了正确的电话号码后能找到想找的人。 

  “什么事,”皮皮鲁问。 

  “昨天那张便笺是我写给您的。谢谢您给了我证明自己的才能的机会。”少校对最高司令说。 

  少校是一个天生的军事天才,教师讲授的军事理论如同火柴点燃了他身上的军事才华。 

  P国总统和前方的部队失去了联系,和总统府以外的任何人失去了联系。 

  “我在因特网上发现了重要信息!”舒克说。 

  “你是什么?”最高司令问。 

  小军人上课爱走神,少校经常给他补课。有时少校还要帮助小军人应付考试。 

  “用计算机逻辑炸弹炸P国的银行计算机系统。”贝塔给自己下指令。 

  “什么信息?”贝塔插话。 

  “军人。少校。……”少校向最高司令汇报简历。 

  3年后,小军人从军事院校毕业了。 

  “损了点儿吧?”燕妮说,“老百姓存点儿钱不容易。” 

  “我在北大西洋公约总部遇到一个人,可能是少校。”舒克说。    

  “竞有这等事……”最高司令惊愕。 

  “你应该去有仗打的地方。你的军事能力组织一次世界大战绰绰有余。”小军人对少校说。 

  “真正受损失的是有钱人。”贝塔坚持。 

  “少校?”皮皮鲁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类不了解的事。”少较说。 

  “我可不希望打世界大战。”少校说。 

  随着贝塔手中的鼠标的移动,P国银行的所有账号张冠李戴重新排列组合。 

  “罐头小人少校!”舒克提醒皮皮鲁。 

  最高司令缓缓点头。    

  “你这样的人如果一辈子碰不上战争就太可惜了。”小军人说。 

  贝塔索性无毒不丈夫,又把P国的股票市场搅了个天翻地覆。 

  皮皮鲁迅速打开自己的电脑。 

  少校和最高司令聊克劳塞维茨,聊孙子,聊拿破仑。 

  “我想去布鲁塞尔。”少校说。 

  水,电、煤气也在劫难逃。 

  “你是少校吗?”皮皮鲁敲击键盘问对方。 

  少校乘坐特殊交通工具赴比利时,  探长林的电话改变皮皮鲁的脸色  。  少校的见解令最高司令耳目一新。 

  “去那儿干什么?”小军人问。 

  P国人民怨声载道纷纷揭竿而起。 

  “少校?”对方不明白。 

  “我任命你为我的特别助理。”最高司令决定。 

  “北约的总部在布鲁塞尔。北约经常参与战争。我在那儿会获得施展才能的机会。”少校显然经过深思熟虑。 

  当P国总统弃国而逃到瑞士提取他的秘密存款时,贝塔已经领先一步用鼠标把他的巨额不义之财转到了联合国难民署的账号上。 

  “我是皮皮鲁。”皮皮鲁继续在屏幕上打字。 

  从此,少校就在最高司令身边为他出谋划策。而最高司令在实际上成为傀儡人物,一切都听少校的。 

  “这主意不错。你怎么去?去了人家会用你吗?”小军人对少校的想法的可行性提出质疑。 

  北约PE行动圆满结束。没有动用一兵一卒。 

  “皮皮鲁?”对方显然吃惊。 

  这些年来凡是北约出面的军事行动都是少校的杰作。 

  “你把我装进一个包裹寄到布鲁塞尔北约总部去。”少校说。 

  “未来的战争是在电脑上进行的。”舒克预言。 

  “你是少校!”皮皮鲁断定。 

  皮皮鲁和鲁西酉为少校自豪。 

  “我在北约没有熟人,我寄给谁?” 

  “用鼠标和键盘打仗。”皮皮鲁补充。 

  “皮皮鲁!鲁西西!我是少校!” 

  “真没想到能在电脑网络上邂逅你们。谈谈你们的现状。”少校在电脑上说。 

  “瞎写一个名字。” 

  少校对贝塔表示感谢。 

  “你怎么会在国外?30年前我妈妈不是把你送到国内的一家军事院校了吗?” 

  皮皮鲁告诉少校他和鲁西西已经找到了约翰和歌唱家,目前还没有博士和艺术家的消息。皮皮鲁还将舒克、贝塔、克莉斯汀和燕妮介绍给少校。 

  “北约没有这个人,人家会把包裹退回来的。” 

  “我准备说服北约总司令解散北约。以后只要有一台电脑就能制止侵略战争。”少校说。 

  “说来话长。我现在为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工作,可以说是他的助理……”少校将自己离开皮皮鲁家以后的经历告诉给皮皮鲁。 

  “我使用的就是大名鼎鼎的BEITA软件。”少校说,“我无论如何想不到BEITA是老鼠开发的。” 

  “我没等他们退就自己出来了。我准备好军刀。” 

  “除非侵略国没有电脑。”舒克说。 

  少校现在实际上是北约的最高军事领导人。 

  “电脑是属于老鼠的。”贝塔说。 

  “你在包裹里大概要呆10天左右,行吗?” 

  “设有电脑的国家侵略不丁别人。”少校说。 

  皮皮鲁、鲁西西和歌唱家没想到少校在世界上的军事地位如此之高。 

  “这我可不能同意。”北约最高指挥官说。 

  “你忘了咱们在学校受过生存训练?” 

  “这倒是。”舒克说。 

  以下是30年前少校离开皮皮鲁家至今的简历: 

  “贝塔的话有道理。”皮皮鲁站在贝塔一边。 

  “你绝对是干太事的人。”小军人知道才能和吃苦精神是干大事的必备素质。 

  “未来的战场是数字化的。”皮皮鲁说。 

  30年前,鲁西西的妈妈将少校送到一家军事院校。妈妈在军事院校门口徘徊,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这家军事院校接收少校入学。 

  “皮皮鲁,你结婚了。鲁西西呢?”少校问。 

  一切准备就绪,小军人将少校藏在邮包里寄往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北约总部。 

  “真难以想像,咱们在家就能制止战争。”克莉斯汀说。 

  “您悄悄把我放在学校门口就行,我想办法。”少校对鲁西西的妈妈说。他知道鲁西西的妈妈进不去,学校门口有站岗的士兵。    

  “我不想结婚。但有男朋友。”鲁西西告诉少校。 

  少校在包裹里经受了一次耐力训练。 

  “随着计算机的普及,会有越来越多的事不需要离开家就能办。人们的见面机会将越来越少。”鲁西西说。 

  “行吗?”鲁西西的妈妈不放心。 

  “我们也是头一次听说。”皮皮鲁说。    

  15天后,少校乘坐的邮包抵达北约总部。 

  “电脑能减少汽车的数量。”贝塔说。    

  “您忘了我是军人,不是孩子。”少校说。 

  “鲁西西应该把男朋友带回来让我们看看。”贝塔说。 

  “查理士当斯?咱们这儿好像没这个人。”北约总部的女秘书拿着装有少校的邮包自言自语。 

  午餐后,鲁西西说: 

  鲁西西的妈妈在经过一番犹豫后,将少校放在了那家军事院校门外。 

  “好像有情况了,我正在值班。一会儿再聊。”少校说。 

  女秘书将邮包放在一边。 

  “5个罐头小人咱们已经找到3个了,还差艺术家和博士。” 

  “保重,有空回家来看看。”鲁西西的妈妈说。 

  朋友们抓紧机会审查鲁西西的男友的档案。 

  少校拨出军刀划破邮包,他藏在女秘书办公桌上的电脑后边。 

  “在报纸和电视上登寻人启事怎么样?”舒克提议。 

  “谢谢您。”少校向鲁西西的妈妈敬礼。 

  “为什么不结婚?”贝塔问鲁西西。 

  女秘书确定本部门没有查理士当斯这个人后,她拿起邮包。她看见了邮包上的裂痕。 

  “这办法不错,我估计艺术家和博士都在国内。”鲁西西赞成。 

  少校目送鲁西西的妈妈离去。 

  “我认为结婚证是世界上最不合理的契约。”鲁西西说,“世界上不管任何契约最重要的条款是期限,也就是有效期。没有期限的契约是无效契约。但是结婚契约就没有期限。什么时候结婚契约有期限了,我就结婚。比如结婚证的有效期是5年,没到期谁也不能走。到期双方都愿意继续过就续约,不愿意继续过就分手。如果有了孩子,婚约有效期自孩子出生起自动延长18年。在孩子18岁前解除婚约的夫妻将触犯刑律被处以极刑。” 

  “怪事,刚才还是好好的!”她往邮包里看。 

  “与其在人家的媒体上登寻人启事,不如自己办个刊物。”燕妮说。 

  这时,有一辆军用吉普车在进人军事院校时停在门口接受卫兵的验证,少校趁机爬上吉普车的后轮内侧。 

  “我估计人类走这一步是早晚的事。”舒克说。 

  邮包里是吃剩的食物和用塑料袋包装的粪便。 

  “办个《皮皮鲁王国》月刊,艺术家和博士一看刊名就会来找咱们。”歌唱家说。 

  吉普车开进学校,少校的身体随着车轮的旋转而旋转,他紧紧攥住车轮上的一块铁片。 

  少校的信息又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恶作剧。”女秘书给邮包下定义。 

  “可行。”鲁西西点头。 

  吉普车停在一座楼前。从车上下来几个军人走进楼里。 

  “一个小时前,P国侵略了E国,北约决定出兵干涉。我要去部署兵力了。”少校告诉朋友们。 

  少校在电脑后边观察了一会儿,他知道了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是北约的军事首脑,他决定争取在欧洲盟军最高司令身边施展才华的机会。 

  “我推荐舒克当主编。”贝塔说。 

  少校迅速离开吉普车,他不敢贸然进人这栋楼房,他要先找一个能隐蔽身体的地方观察环境。 

  “又有地方因为战争要死人了。”燕妮说。 

  少校利用夜间潜入欧洲盟军最高司令的办公室。 

  “老鼠当刊物的主编?”克莉斯汀担心舒克的种族。 

  楼旁边是一个小花园。少校看看四周没人,他飞速跑进小花园的草丛里。 

  “只能用枪炮制止P国侵略E国吗?”贝塔问少校。 

  第二天,最高司令来办公室上班。少校躲在窗台上的窗帘后边观察最高司令。 

  “现在的绝大部分主编不如老鼠。”皮皮鲁说。 

  一顶军帽从天而降,扣在少校身上。 

  “当然。克劳塞维茨说……”少校引经据典。 

  少校发现最高司令愁眉不展。 

  大家一致决定筹办《皮皮鲁王国》月刊,目的之一是寻找艺术家和博士。舒克出任《皮皮鲁王国》主编。鲁西西任杂志社社长。 

  紧接看,一只手将军帽连同少校一起抓起来。 

  “听我说,少校。”贝塔打断少校的话,“尝试一下使用计算机逻辑炸弹阻止P国的侵略怎么样?” 

  “通知开会。”最高司令使用电话对秘书下达指示。 

  舒克的确是办刊物的天才,《皮皮鲁王国》一问世就受到了少年读者和成年读者的欢迎,创刊号印数达80万份。 

  少校看见了一个满脸稚气的小军人。 

  “计算机逻辑炸弹?”少校头一次听说。 

  几个胸前满是勋章的高级将领走进最高司令办公室开会。 

  《皮皮鲁王国》创刊号上刊登了鲁西西给艺术家和博士的信。    

  “这是什么?机器娃娃?”小军人看看手里的少校惊讶。 

  别说少校,就连和贝塔生活在一起的皮皮鲁们也是第一次听说。 

  少校渐渐听明白了,一场局部战争将北约拖了进去,北约的部队在那个国家遇到了难题,进退不得。 

  朋友们天天守在电话机前等艺术家和博士的电话。 

  “我是少校!”少校不能容忍军事院校的学员管他叫娃娃。 

  “也可以叫电脑信息炸弹,或者叫数字炸弹。”可见贝塔是灵机一动,连名字还没统一。 

  将领们在会上出谋划策。    

  没有艺术家和博士的信息。 

  “少校?”小军人仔细一看,少校果然身着军服,“那我得给你敬礼了。” 

  “应该使用不流血的方法制止流血。用流血的方法制止流血太残酷。你在总部里制定战争计划,有多少士兵会死?”贝塔对少校说。 

  少校认为全是馊主意。 

  “毕竟过去30年了。”歌唱家安慰大家。 

  小军人两个后脚跟使劲儿一磕,立正给少校敬礼。 

  “我是制定制止侵略战争的计划。”少校更正贝塔。 

  最高司令边听边摇头。 

  “我觉得艺术家和博士还活着,可能处境不好。”鲁西西凭直觉。 

  少校还礼。 

  “你听我说,我用鼠标代替枪帮你打一场仗,我越想越有把握,不需一兵一卒一枪一弹,保准让P国总统兵败如山倒。”贝塔极为兴奋。 

  会议不欢而散。 

  “真想再开五角飞碟去找艺术家和博士。”贝塔发感慨。 

  “你是什么?”小军人问少校。 

  “说说你的打算。要快。”少校对贝塔的话感兴趣了。 

  趁最高司令出去吃午饭的机会,少校给最高司令写了一张便笺。便笺上是解决难题的军事方案。 

  “开电脑就行了。”皮皮鲁对贝塔说。 

  “军人。”少校回答。 

  “现在任何国家的正常运行都离不开电脑,包括P国。而且这些电脑统统进入了因特网。电脑涉及的领域有通讯、银行、股票市场、军队、电力、水利……”贝塔说。 

  最高司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发现了桌子上的便笺。 

  贝塔伸懒腰。 

  “哪国军队?”小军人问。 

  “这些我知道。请直接进入高级班。”少校为被侵略的E国人民着急。 

  他的眉头在看便笺的过程中缓解了。 

  电话铃响了。 

  “……”少校语塞,“多国部队。” 

  “我用我的电脑信息炸弹通过因特网‘炸’毁P国的计算机系统。比如,我首先使用电脑病毒侵入P国的电话交换台,造成P国整个电话系统的普遍故障。电话通讯是一个国家的耳朵,没有耳朵的聋子能打仗吗?然后,我用激活信息炸弹摧毁P国控制铁路线的电子道岔,造成铁路运输堵塞。战争离开铁路运输就完了。我还要给P国的股票市场来点儿恶作剧……”贝塔口若悬河。 

  “大手笔!军事天才!”最高司令情不自禁拍桌子。 

  “八成是博士。”贝塔猜测。 

  “逃兵?”小军人逗少校。 

  皮皮鲁们都听傻了。     

  最高司令按铃叫秘书。 

  皮皮鲁拿起电话昕筒。 

  “我是来军事院校脱产进修的。”少校说,他觉得可以信任这个小军人。 

  “这张便笺是谁写的?”最高司令问秘书。 

  “我是皮皮鲁。探长林?你怎么了?”皮皮鲁的脸色往不好的方向转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敌对国家派来刺探情报的军事间谍吧?”小军人问少校。 

  秘书仔细验查便笺后说不知道。 

  大家屏住呼吸。 

  少校将自己的身世告诉小军人。 

  “你坐在我的办公室门口,我的办公桌上多了一张便笺你说不知道?”最高司令盯着秘书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你还年轻!”皮皮鲁说,“我马上去医院看你。” 

  小军人只有17岁,从小看童话长大的,他立即相信了少校的话。 

  “您去吃饭的期间绝对没有任何人进过您的办公室。”秘书立正回答最高司令的质询。 

  皮皮鲁放下电话听筒。 

  “我刚入学,你就和我一起上学吧,我不会让别人发现你。”小军人说。 

  最高司令了解自己的秘书,他看出秘书说的是实话。 

  “探长林怎么了?”燕妮问。 

  少校答应了。 

  最高司令顾不上查便笺的来源,他按照便笺的提议给部队下达命令。 

  “严重脑缺血,刚抢救过来。他说医生认为他时间不多了。”皮皮鲁告诉大家。 

  “你刚才怎么发现我的?”少校问。 

  没过午夜12点,北约就打赢了。     

  “探长林也就50岁左右吧?”贝塔说。 

  “我在捉蟋蟀。我喜欢斗蛐蛐。”     

  “我和你去医院看他。”燕妮对皮皮鲁说。    

  燕妮对于探长林使她获得了中国绿卡念念不忘。 

  “我也去。”舒克说。 

  一次舒克从五角飞碟上掉下来,是探长林接住他的。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少校乘坐特殊交通工具赴比利时,  探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