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他急于登上五角飞碟,  糕鱼氏突然有不详的

他急于登上五角飞碟,  糕鱼氏突然有不详的

2019-11-09 06:24

  “我不想等了!”糕鱼氏说。

  “你比糕鱼氏也好不到哪儿去?”利说。

  “今天晚上好好看看,这是业务学习。”皮皮鲁说。

  他们三个都明白,五角飞碟掌握在糕鱼氏这种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说轻了是天灾人祸,说重了是世界末日。

  糕鱼氏这才知道,敢情天天吃山珍海昧和天天饿肚子一样是受罪。

  舒克又甩出一句重磅名人情言。

  “爱情。”皮皮鲁知道这招儿特损,可他想不出第二个办法。

  “皮皮鲁,皮皮鲁!”贝塔使劲叫皮皮鲁,怕他憋出病来。

  糕鱼氏将这张照片寄给了一家杂志。

  舒克差点儿晕过去。

  “不为什么,我觉得是威胁。”

  糕鱼氏把进口饮料递给利。

  “有了钱,你应该当个上等人。”利说。

  “没白看《名人情书100篇》呀!”贝塔酸不溜丢地说。 

  “小打小闹抢点东西什么的。”利说。

  利把一根香肠吃完了。

  这些照片的作者是谁,成为困扰人类的一个谜。

  舒克这时才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利已经回归自然,成为所有同胞那样的裸鼠。

  “同胞最害同胞。”糕鱼氏说。

  “试飞。”利同糕鱼氏的位置好像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利成了发号施令的一方。

  报社编辑漫不经心地撕开信封,抽出照片。立刻,他的眼珠像患了甲亢病一样突了出来。他在摔了5个跟头后鼻青脸肿地跑进总编辑办公室。

  舒克不得不承认,利长得挺漂亮。

  “我去吧。”舒克无可奈何。

  皮皮鲁和舒克、贝塔面面相觑,他们心里都清楚,这是五角飞碟干的。

  糕鱼氏每隔两天将一张照片寄给一家报纸或一家期刊或一家电视台。他还打电话告诉编辑们,他将陆续推出世界上所有名人的这类照片。

  “那就在外边射击。”利说。

  “我考虑考虑。”

  “差不多了。”利说。

  飞碟里的电脑按这些名人居住的地点给他们排列了顺序。利按下自动按钮,五角飞碟开始环球飞行,按设定好的程序拍诸位名流的录像。

  “我也想吻你……”利含情脉脉。

  “它们是我的同胞。”利瞪了糕鱼氏一眼。

  “他找谁开五角飞碟?”舒克问。

  现在,这位球星正在自己给自己打针。

  “你说什么?你在和我开玩笑吧?”利感觉出不对了,她惶恐地盯着舒克。

  “干什么?”利不傻。

  “吃香肠?”利抬眼看糕鱼氏,“我要天天吃熊掌、燕窝、鱼翅……”

  利操纵五角飞碟离开糕鱼氏家,去执行特殊的任务。

  舒克清楚,如果他再不吻利,恐怕这辈子也夺不回五角飞碟了。

  舒克充当色情间谍

  半天,飞碟没动静。

  糕鱼氏立即肃然起敬,他下意识地模仿那位闻名遐迩的政治家的表情。糕鱼氏不知道对方看的是什么节目,他从政治家的表情判断,一定是一部世纪性的政论片。

  “我想……”利欲言又止。

  “它们是干什么的?”糕鱼氏问。

  “这是我造成的,我去把五角飞碟弄回来。”舒克说。

  “……我看……他们和我也差不多呀……”糕鱼氏说。

  “飞碟!”利毫不犹豫地说。

糕鱼氏想往利身上倒汽油;

  利点点头。

  “现在是晚上!”利提醒糕鱼氏。

  “和你在一起。”利说。

  糕鱼氏隐约感到利不会永远听他摆布,他必须想一个办法。他想掌握全世界的命运。

  电视台记者采访银行职员,银行的所有职员都说,他们不知道怎么就晕了,醒来后一看。钱柜已经空了。没任何人看见歹徒。

  一位政党党魁在家中对准备继承父业的儿子传授秘诀:“所有政治主张部是骗人的。你如果要从事政治,必须明白这一点。你在世人面前却要做出随时准备为自己的主义献身的样子……”

  利坐在驾驶台前,驾驶五角飞碟直飞糕鱼氏家。

  “没什么目的,就是想要。”

  电视台记者采访警方,警方说,这是一起最离奇的抢劫案,没有任何线索,不知歹徒使用的是什么麻醉武器。

  “咱们先把这些录像翻拍成照片,整理一本画册,名叫《名人丑态一瞬间》送给出版社出版。”糕鱼氏忽发奇想。

  “你以后去哪儿?”舒克问。

  皮皮鲁看舒克。

  舒克朝直升机走去 

  糕鱼氏不知自己怎么熬这漫长的12个小时。

  皮皮鲁打开抽屉,取出通讯器。

  “我还和他俩聊了聊。”利余兴未尽。

  他们还明白,他们现在不是糕鱼氏的对手。

  “好,我去。”利朝五角飞碟走去。

  “我得请示一下。”舒克不敢贸然把利带到皮皮鲁家。

  舒克和贝塔回家后,把同五角飞碟的遭遇告诉皮皮鲁。

  与其说利是通过理论知识掌握了五角飞碟,不如说她是通过操纵台上舒克和贝塔残留下来的气味儿掌握五角飞碟的。

  镜头慢慢从政治家的脸上移到了屏幕卜。屏幕上是不堪入目的男盗女娼场面,那情节连糕鱼氏这种高档次的流氓看了都脸红。

  舒克毕竟熟读过《名人情书100篇》,他把那些世界名人的话背了一遍。半个小时过去了愣是没一句重复的。

  贝塔凑过去一看,书名是《名人情书100篇》。 

  五角飞碟在糕鱼氏脚旁着陆了。利从飞碟里走出来。

  声名显赫的国家元首正在偷看女佣洗澡。

  “和我?”舒克一愣。

  “明天就舒克自己去赴约吧,你一定要见机行事。”皮皮鲁说。

  “祝贺你!你是地球上最智慧的生命。”糕鱼氏恭维利,他要让她永远为他服务。

  12小时后,利完成了任务,她驾驶五角龟碟回到糕鱼氏的住所。

  “我是你妻子。”利说。

  “明天你把全世界所有核武器的按钮给我弄来。”糕鱼氏忽发奇想。

  将未来的最大的敌人消灭了以后,糕鱼氏开始策划下一个行动。

  政治家对儿子说的悄悄话吓了糕鱼氏一跳;

  当舒克踏八五角飞碟时,他心花怒放。

  “我不去。又不是我丢的五角飞碟。再说了,我又没见过她,谁知道她是不是两条尾巴的怪物。”贝塔坚决不干。

  “试什么?”糕鱼氏没反应过来。

  匿名照片轰动世界 

  “她现……已经……是我妻子了。”

  “你想击落你自己去。”利说。

  利要吃燕窝鱼翅;

  “先别急着出书。先一张一张寄给报社,等全部发表完了,再出书。”利建议。

  舒克扭头一看,一只异性同类在叩门,显然她就是利。

  “利智商不低。”皮皮鲁说。

  忘拼命到死也不知道是糕鱼氏杀的他。

  “现在就去。”糕鱼氏急不可待要提高自己的档次。

  “带利。”

  “同胞?老鼠?开直升机?”糕鱼氏挺吃惊,他已经把利当同类了,听她说老鼠是同胞,糕鱼氏觉得不适应。

  “我需要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利望着操纵台上密密麻麻的仪表和指示灯说。

  利一边哼歌一边掏出镜子照,她对于现在的生活挺满意。她清楚自己实际上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主人了,她现在完全可以一按电钮就毙了糕鱼氏,她很讨厌这个无赖。可她没有,利怕孤独,她需要伴儿。尤其是在她掌握了人类的语言后,她更渴望同人类用语言交流。利曾经梦想有个会说人话的老鼠同胞就好了,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好吧,我同意。”

  “为什么?”

  利已经坐在操纵台前的皮椅上,她嗅到了同胞的气息。

  “匿名寄来的。”编辑说。

  舒克把五角飞碟的来龙去脉告诉利。

  “你应该击落它们。”糕鱼氏说。

  “我想吃好的。”利说。她有了牛的资本了。

  糕鱼氏的住所里的所有地方都堆着大把大把的钞票,用心花怒放来形容糕鱼氏现在的心态是太委屈他了。

  “我能进飞碟吻你吗?”舒克迫不及待。

  糕鱼氏没词了。他恨不得一脚踩死利。他恨自己这辈子干吗不投个老鼠胎。如果他现在是一只老鼠,他就可以开着五角飞碟直接称霸世界。

  “行了。”利打断糕鱼氏,“我想试试。”

  该杂志的销量超过了那家报纸。

  “这……不能算……”舒克慌了。

  “没戏。”皮皮鲁皱眉头, “利不会上当。”

  “直升机可不是五角飞碟的对手。”贝塔说。

  第二天,糕鱼氏挑了一张女明星和名导演的具有超级内容的照片寄给了一家大报。

  “在这儿结婚,再去飞碟里。”利提条件。

  “你一定要让她喜欢你,只要她能同意让你进五角飞碟,她提的任何条件你都必须答应,包括你最不想答应的也要答应。”贝塔特兴台。

  糕鱼氏从倒了的冰箱里拿出香肠,双手递到利面前。

  终于,汇集所有这类照片的画册《名人丑态一瞬间》由一家幸运的出版社隆重出版了。第一版印数即达50亿册。人类全体成员人手一册。不让谁买谁跳楼。

  舒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们争取明天能进入五角飞碟。”贝塔说。

  忘拼命命归西天;

  “你开个名单。”利说。

  “我去直升机里接受你的吻。”利虽坠爱河,但警惕性并未解除。

  “贝塔有当演员的才能,贝塔去吧。”舒克推荐贝塔。

  电视台突然终止正常节目,插播重要新闻。

  名人们慌了,他们24小时把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他们知道邢可怕的镜头随时会对准自己。他们什幺坏念头也不敢动,每分钟每秒钟脑子里只想怎么推动历史前进怎么解放全人类怎么为灾区捐款他们不敢大便小便不敢干一切与腰下膝上有关的事他们穿着礼服睡觉系着领带上床套着大衣洗澡。

  “舒克和利真的好上了?”贝塔问皮皮鲁。

  “那怎么办?”贝塔躺在沙发上揉腿。坐了一天直升机,挺累。

  “你现在就出击,把这几个人干掉。”糕鱼氏递给利一张名单。

  “为什么不敲门?”总编辑大发其火。

  舒克想,即使利操纵五角飞碟干掉他,他也不后悔。否则,他心里将一辈子不安宁。

  “为了全世界的安全,你要不惜一切代价。”贝塔手舞足蹈。

  “你已经掌握了?”糕鱼氏不想让利拿飞碟冒险。

  该歌星刚刚结束一场演出。她乘坐豪华轿车回她的别墅。一进家门,她什么也不干,坐在沙发上一边舔指头一边数着大把大把的钞票——刚才演出的出场费。

  “使用欺骗人家爱情的方法夺回五角飞碟,小人。不算男子汉。”利露出鄙视舒克的表情。

  皮皮鲁从书柜里取出一本书,递给舒克。

  糕鱼氏真想马上向这只小母鼠求婚,他想通过婚姻控制她,可惜双方体积悬殊太大。糕鱼氏为自己无能为力和一只老鼠结婚而痛心疾首。

  舒克每天驾驶直升机去找五角飞碟。他想像不出糕鱼氏的下个节目是什么。照片风波使名人的声望一落千丈,而没有名人的世界太寂寞了,人们不再看报纸不再看电影不再听广播,人们这才明白,电影电视报纸电台是为名人设立的,离了名人,它们便没有了价值。就像苍蝇也是生态平衡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一样,缺了名人,人类无法生存。只有众星,无月可捧,众星只是散沙一盘。从这个意义上说,糕鱼氏毁了人类。

  “你……”舒克无言以对。

  “行吗?”

  五角飞碟杀气腾腾地离开房间,去执行第一次使命。

  停印意味着巨额损失,可总编辑认为值得。他清楚,这张照片只要一刊登出来,他的报纸就会在全球家喻户晓,因为这两位名人的名气太大了。总编辑担心那位匿名寄照片的人还会把这张照片寄给别的报纸。

  “我不想进糕鱼氏的住处。”舒克说。

  “……”

  糕鱼氏知道,一无所有时,大家都是朋友。有了一万块钱,有一半朋友会变成敌人。当你有了整个地球时,你的所有朋友都会成为你的死敌。

  两个小时后,头版刊有女影星与男导演巨幅照片的报纸飞进了千家万户,照片旁只有一行字:女星与名导自编自导自演自拍的又一言情巨片(少儿不宜)。

  “你看着我开飞碟就知道我说的是实话了。”舒克说完坐到驾驶台前,熟练地将五角飞碟升到空中。

  糕鱼氏突然有不详的预感,他看看表,利怎么还不回来?

  他把目标定在本市最大的银行。

  “12小时。”利说,“是全球旅行。”

  舒克对利肃然起敬。

  “没出什么事吧?”糕鱼氏问。他现在对利是毕恭毕敬,他清楚利可以易如反掌地杀死他。

  “怎么不可能?”贝塔说。

  第二个出现的是一位著名的政府首脑。这位政府首脑在地球上的知名度仅次于太阳。

  利说话算数,她带舒克找到了藏在隐蔽处的五角飞碟。

  “那就和它撞。”舒克咬牙。

  这天下午,利驾驶五角飞碟在空中将那家银行里的所有职员和顾客都击昏,糕鱼氏大摇大摆地进去装了一麻袋大面额钞票,然后开着车回家了。

  望着一屋了钱,糕鱼氏反倒有一种失落感,他觉得没什么奔头了。

  “这当然算。婚礼算什么?!”

  一阵旋风刮过,五角飞碟出现在糕鱼氏面前。他松了一口气。

  利坐在座椅上,一边观察五角飞碟的操纵系统,一边听糕鱼氏向她口授航空理论及机械常识。

  第三个出现的是一位超级球星,这位球星一上场就能勾走地球上少说20亿人的魂,不管什么劣质运动服,只要让他穿上10秒钟,球迷们就心甘情愿花巨款买。

  “我也恨糕鱼氏。你要是算男子汉,就给我松了绑,让我驾驶五角飞碟去消灭糕鱼氏这个人渣。”利说完看着舒克。

  皮皮鲁让舒克看《名人情书100篇》;

  播音员说,本市最大的银行今天下午遭劫,被劫款项高达1400万元。

  糕鱼氏自叹弗如。

  “我想带利一起回去。”

  利从五角飞碟里出来。

  舒克和贝塔发现,皮皮鲁盯着电视屏幕的眼睛已经有5分钟没眨一下了。

  一句话提醒了糕鱼氏。过去,他的确非常羡慕那些腰缠万贯衣冠楚楚的大款,羡慕那些社会名流。别看糕鱼氏是个流氓,可他最爱说的一个词是“档次”。

  “马上返航!”皮皮鲁说。

  “碰到两位开直升机的同胞。”利说。

五角飞碟冲撞糕鱼氏的住所;

  糕鱼氏最得意的不是钱,而是自己的慧眼,他为自己能在几只老鼠中一跟看中利而得意非凡。

  舒克运了运气。当他的脸刚挨上利的脸时,利就情不自禁地死死地抱住了舒克。

  “直升机就是粉身碎骨也伤不了五角飞碟一根汗毛。”皮皮鲁说。

  “拿饮料来。”利说。

  歌星数完钱后,擤了一把鼻涕。

  舒克打开舱门,利走进直升机。

  糕鱼氏想浇上汽油把利点了。

  “你也能学会。”糕鱼氏给利鼓劲儿。

  利从照片堆里随便挑出一张。

  “噢,没什么。”舒克心想利智商的确高,她把飞碟藏起来了。现在即使杀了她,也找不到飞碟。

  “快说。”舒克迫不及待。

  利已经很长时间没饱食过了,她开始狼吞虎咽。

  他正在一间豪华的小型放映厅里欣赏录像片,表情庄严,不苟言笑。

  荧光屏上显示,糕鱼氏正在看电视。

  “只有一个办法。”皮皮鲁说。

  “飞碟的武器系统你掌握了吗?”糕鱼氏问利。

  “第二个寄谁?”糕鱼氏同利商量。

  利又闭上了眼睛。

  利接过名单,连看都没看就走进五角飞碟。

  利将录像带递给糕鱼氏。

  舒克无奈,只得按照利的指示操纵直升机在草丛里着陆,他希望利驾驶五角飞碟也落在草丛里。如果足这样,舒克就将利击昏,然后夺回五角飞碟。

  糕鱼氏将脑袋凑到五角飞碟的舱门口,往里看。

  编辑将照片递给总编辑。

  糕鱼氏看着电视告别人类;

  “你怎么弄?”贝塔问。

  第四张照片抛出了。

  舒克给利松绑;

  “开直升机去。”舒克说。

  第六张……

  “行,咱们到飞碟里去结婚。”舒克提条件。

  书柜里有他的直升机。 

  “你帮我干一件事,”糕鱼氏来精神了,“你去世界各地把所有的名人和亿万富翁的生活拍下来,我学习学习,也当个上等人,否则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舒克无奈,只得在直升机里和利完婚。

  糕鱼氏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他知道,只要五角飞碟挨上他,他就有资格参加伤残人奥运会了——如果还活着的话。

  第三张照片问世了。

  “大概是吧,已经妻子妻子的喊了。”皮皮鲁耸肩。

  糕鱼氏不间歇地念了半本书,尽管口干舌燥他也不敢停顿,他怕干扰利的思路。他念书时有一种数钞票的感觉。

  “我看有的还不如你呢。他们如果有了五角飞碟,准在一天之内抢光地球上所有银行。”利说。

  “我已经夺回了五角飞碟。糕鱼氏已经下地狱

  糕鱼氏站在房问的一个角落里注视着桌子上的五角飞碟。

  该杂志紧急撤换当期封面并不惜血本换用一万克的铜版纸当封面,印上了该国家元首的玉照。

  “我不叫毛克,我叫舒克!”舒克终于能说实话了,他感到无比的痛快,“这飞碟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我才是它的主人。”

  终于,五角飞碟慢慢冷静下来了,它开始不碰不撞地在屋里飞行——利能够驾驭飞碟了!

利驾驶五角飞碟偷拍世界名人;

  “你怎么了?”利看出新郎神色不对。

  糕鱼氏刚要走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五角飞碟突然离升了桌面,像喝醉了酒一样在屋里横冲直撞,它先撞碎了电视机,接着撞翻了冰箱,撞烂了桌子,撞毁了床……

  屏幕上首先出现的是一位大名鼎鼎的歌星,她的唱片曾在全世界创下了销售5亿张的记录。糕鱼氏很喜欢她的嗓子。

  “你这是干什么?”舒克不想再演戏了。

  “一定能!一定能!只要咱们合作,这个地球就是咱俩的了。”糕鱼氏忙不迭地说。

  还有亿万富翁还有哲学家还有电视节目主持人还有作家还有政客还有警察局长还有大主教……他们有的同黑手党联系密切有的行贿受贿有的同小姨子关系暧昧有的剽窃别人的作品有的竞选舞弊有的为了给对手下绊不惜重金雇佣带艾滋病毒的暗娼……

  “你能当作家!你真有文化!”利已经对舒克的内涵有了深刻的了解,她喜欢有文采的男性。

  “只要咱们好好合作,你天天能吃到香肠。”糕鱼氏说。他清楚,不愁吃的下属不好管。

  “我唱一首歌能挣一万元!”歌星对着镜子大喊,那神态那举止俨然一个赌徒。

  “我是皮皮鲁!请讲!”

  那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忘拼命,其余的也全是糕鱼氏的手下。

  “其实,你当个大国元首绰绰有余。”利说。

  利按下了射击按钮。

  “找老鼠呀!”贝塔脱口而出。说完他自己也一惊。

  一道闪电从舒克的直升机前擦过,舒克一惊,五角飞碟! 

  “舒克,你说什么?”

  “糕鱼氏这小子,准是他训练老鼠干的!”皮皮鲁一拳砸在茶几上.玻璃碎了,血滴在地板上。

  第五张……

  利睁开眼睛。

  “这怎么可能?”舒克最先打破沉默。

  “哪儿来的?”总编辑双目发光。

  新娘子呆若木鸡地看着跟前的一切。

  “会有办法的。”舒克站起来,朝书柜走去。

  “发明天第一版一个整版!”总编辑歇斯底里,“不,今天的报立即停印,换版,上这张照片!”

  “这怎么可以?”

  “现在插播重要新闻,又一家银行被抢!”电视播音员情绪激动地说,“作案手段同上一次完全相同,警方认为,是同一案犯所为。”

  “我什么时候去?”利请示糕鱼氏。

地球上少了一只穿衣服的老鼠;

  忘拼命和同伙们分别在寓所里被自己抓来的老鼠击毙了。

  “太不公平了!一样丑恶,为什么他们受人尊敬,我们却被人唾弃?!”糕鱼氏怒不可遏。

  “你的飞碟呢?”舒克问。

  糕鱼氏打开窗户。

  利的确智力出众,她每天都能发现五角飞碟的新功能。现在,糕鱼氏根本不用亲自出马,只要利驾驶飞碟悬停在银行的上空,银行保险柜里的钞票就会鱼贯而人糕鱼氏家易主。

  舒克突然觉得自己挺渺小。今天的做法是挺那个,他注视了利几分钟。然后走过去给利松了绑。

  皮皮鲁同舒克和贝塔一起吃饭,自从丢了五角飞碟后,他们之间话很少。

  糕鱼氏愣,继而恍然大悟,球星是在吸毒。

  “皮皮鲁真了不起。糕鱼氏太坏了。”利听完后叹了口气。

  “试吧。”糕鱼氏走到窗户旁,检查了一遍窗户是否关好。他担心利由于生疏把飞碟从窗户摔出去。

  糕鱼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生中头一回。

  “舒克成功了。”贝塔跺脚。

  “你的判断很正确,这飞碟是由老鼠驾驶的。”利扭头对糕鱼氏说。

  糕鱼氏正襟危坐,开始一本正经地观看五角飞碟偷拍的世界名流生活片。

  糕鱼氏命归西天,结束了他丑恶的生命。

  糕鱼氏从地上爬起来,掸掸身上的土,嘴角闪出一丝奸笑。他知道,自己称霸世界的时候到了。

  只有皮皮鲁、舒克和贝塔清楚。

  舒克经受了一场狂风暴雨般的吻。

  糕鱼氏和利天天吃山珍海味,没过几天,他俩做梦都想吃韭菜馅的馅饼。

  舒克对于利的话挺吃惊。

  糕鱼氏这回真服了。人家不愧是政治家,连看黄色录像时都那么庄严那么透着使命感。

  两只穿衣服的老鼠见面了。

  糕鱼氏愕然。

  “又没举行婚礼……”

  接着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位令影迷们神魂颠倒的女影星,她正在同另位著名女影星争夺一部巨片的女主角。她使尽浑身解数包括最不该使用的解数向导演进攻,导演来者不拒包括最该拒的也不拒。最后,导演在两位女巨星中择优录取了一位,天知道他的标准是什么。

  “先结婚,后去飞碟,或者在这儿结婚,去飞碟里再结一次。”

  糕鱼氏原以为歌星演出完了回到家后准有不少浪漫的场面。

  “毛克,你喜欢这样玩?”利还以为舒克和她玩呢。

  糕鱼氏把他能记得起来的世界上的所有名流的名字都写在一张纸上,有电影明星、体育明星、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军队总可令、歌星、政党党魁、亿万富翁、诺贝尔奖得主……

  利的脸上泛着红晕,她站在舒克面前,闭上眼睛,做等待吻状。

  该报发行量直线上升。读者纷纷来信来电话要求该报的18个版全部刊登这张照片并连续登一个月。总编辑心花怒放他一个月不用花制版费了不用组稿了不用高薪聘用记者了,就凭这一张照片就能稳赚800万。

  “为什么?”舒克问。

  利将这些名字输入五角飞碟的电脑。

  舒克携家眷返航 

  “需要多长时间?”糕鱼氏问。

  “藏起来了。你问这干什么?”利觉得舒克有点儿煞风景破坏了她的感觉。

  “你怎么啦?”利问。

  “你说什么,带谁?”

  “你把直升机降落在北边那片草丛里。”利为舒克选择着陆地点。

  皮皮鲁正和贝塔在家坐立不安,放在抽屉里的多日不用的五角飞碟通讯器响了,里边传出舒克的呼叫。

  舒克有点儿感动了,看得出,利是真爱上他了。

  皮皮鲁将通讯器放在桌子上。

  “利很不错的,请你相信我的判断。”

  “先去飞碟,后结婚。”

  “为什么?”利问。

  舒克知道利已经上钩了,他急于登上五角飞碟。

  “我想吻你……”舒克说完就在心里发了一个誓,如果利拒绝他,他就推驾驶杆,和直升机同归于尽。

  “我想嫁给你。”利斩钉截铁地说。

  “你有陪嫁吗?”舒克问。

  “我——太——高——兴——了——”舒克转身抱住利,他从兜里掏出一根绳子,将利的双手捆在了一起。

  舒克注意观察四周,没有五角飞碟的踪影。

  “我爱你……我爱你……”利反复说这一句话。

  敲击直升机舱门的声音。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急于登上五角飞碟,  糕鱼氏突然有不详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