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皮皮鲁冲舒利喊,  皮皮鲁和舒克回到家里时

皮皮鲁冲舒利喊,  皮皮鲁和舒克回到家里时

2019-11-09 06:24

贝塔摔碎了玻璃杯;

歌厅老板向歌迷的恶作剧抗议;

凶手给探长下跪; 

皮皮鲁是国宝; 

  皮皮鲁发功击倒探长林 

  五角飞碟绑架图钉;

  皮皮鲁穿着浴衣进五角飞碟; 

  全天候监视探长林; 

  皮皮鲁和舒克回到家里时,贝塔正在桌子上擦五角飞碟。

  探长林神秘出现;

  宾馆浴缸里的女尸; 

  找红沙发音乐城被列入计划; 

  “怎么样,没吓着吧?”贝塔问。

  歌唱家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黎经理的公司像殡仪馆  

  破案是脑力劳动  

  “还行,多亏你出击的速度快。”舒克表扬贝塔。

  “快让图钉上飞碟!”皮皮鲁冲舒利喊。

  探长林的确是神探。他从死者被勒死的脖痕上,看出了凶手右手有开车挂挡的习惯性动作。再加上凶手极为熟悉死者家中的情况,没有翻找财物,而是直接拿钱,因此,此案必为熟人所为。 

  “皮皮鲁是国宝,他应该受到保护。”探长林认真地对鲁西西说。 

  “有了这次的教训,他们大概再不敢惹皮皮鲁了。”贝塔判断说。

  舒利在五角飞碟里听到皮皮鲁的声音一愣,她回头一看,吓得连退几步,要不是舒克拽住她,她就从舱门口掉下去了。

  “我这儿一共有一万元,全给您了,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小伙子见只有探长一人,觉得事情还有转机,他做最后的努力。 

  “谁说皮皮鲁是国宝?”鲁西西问。 

  “是一伙亡命徒,而且好像还有点智力。”皮皮鲁一边喝水一边说。

  缩小的皮皮鲁吓坏了舒利。

  “谋杀加行贿。”探长林接过一万元现金后,将凶手铐上了。 

  “我这样认为。”探长林说。 

  敲门声。

  “皮皮鲁……你……这……是……”舒利结巴。

  探长林拉开身后的门,叫警察带走凶手,同时将一万元钱交给部下。    

  鲁西西挺感动。 

  皮皮鲁走过去扒在门镜上往外看,是两个陌生男子。

  “呆会儿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快让图钉上飞碟!”舒克看见已经有歌迷登上了演出台。

  从探长林抵达案发现场到破案,只用了15分钟。 

  “皮皮鲁没来过电话?”探长林问。 

  “你们躲进五角飞碟,我把飞碟放到沙发下边。如果是那帮坏蛋找上门来,你们就见机行事。到特惊险的时候再转危为安。”皮皮鲁对舒克和贝塔说。

  “图钉,快上来!”舒利伸手拽图钉。

  “这人还行。”贝塔给探长林一个高评价。 

  鲁西西摇头。 

  舒克和贝塔钻进五角飞碟,皮皮鲁将飞碟藏在沙发下边。

  “干什么?”图钉挺生气,自己唱得好好的,让这个怪物飞行器给搅了。

  皮皮鲁点头,刚才那凶手向探长林行贿被拒绝的场面给皮皮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受贿是人类社会的毒瘤,是商品经济对人性的摧残。受过贿的人,即使这辈子侥幸逃脱,下辈子也决然不会有好结果。这是五角飞碟告诉皮皮鲁的。 

  “据我分析,人家是想留皮皮鲁在国外,而皮皮鲁不干。”探长林一边说一边观察鲁西西的表情。 

  皮皮鲁开门。

  “这是我爸爸开的飞碟,来接咱们的。”舒利对图钉说。

  皮皮鲁在心里已经同意和探长联系了。拒绝受贿的人,综合品质不会差。 

  鲁西西不说话。 

  “请问你们找谁?”皮皮鲁间。

  “我和人家签了约,我不走。”图钉坚持不离开歌厅。

  “你再继续监视他。”皮皮鲁对贝塔说。 

  “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就因为它们善于网罗人才,像皮皮鲁这样的人,所有发达国家都排着队望眼欲穿给他发绿卡。”探长林接着说,“我虽然和皮皮鲁接触不多,但我强烈感受到他是一个有高尚人格的人。” 

  “听说您刚才遭到了歹徒的劫持,我们是警察局的,这位是探长林,我是他的助手。”身着便衣的警察说。

  歌厅老板闻声赶来,他手里还攥着同唱片公司经理刚签的那份墨迹未干的合同书。

  贝塔像看警匪片。 

  鲁西西轻微地点头。 

  “你们的信息挺灵。”皮皮鲁请两位警察进屋。

  “谁在捣乱?”歌厅老板看见一架小型飞行器悬停在歌台上,以为是哪位歌迷的恶作剧。

  皮皮鲁离开五角飞碟,走进鲁西西别墅,正好碰见舒克往外边走。 

  “贵公司最近推出的皮皮鲁口服液,我认为就是皮皮鲁先生的杰作。”说到这儿,探长林的眼睛里突然一闪。 

  “有过路人报案。”探长林在沙发上落座,他的身体下边就是五角飞碟。

  “使用武力让图钉上飞碟!”皮皮鲁下命令了,他不能让歌唱家的悲剧再次重演。

  “探长林怎么样?”舒克也对探长感兴趣,他等不到他值班时再看,正准备去五角飞碟提前接班。 

  皮皮鲁既然能发明将人类复原的口服液,那他一定也有能把人缩小的药,皮皮鲁是不是变小后藏起来了?刚才那女子是否也是变小了藏起来的?探长林茅塞顿开,他断定皮皮鲁和那陌生女子就在这屋里。 

  皮皮鲁点点头。

  贝塔驾驶五角飞碟绕着图钉飞,使歌厅老板和歌迷们无法接近图钉,舒克使用五角飞碟的遥控装置将图钉强行“运”进五角飞碟。

  “人品不错。”皮皮鲁将探长林刚才的破案经过和拒贿讲给舒克听。 

  “我觉得皮皮鲁就在这屋里,他变小了。”探长林用稳操胜券的口气说。 

  “我们要了解一下情况,请问您的姓名?”探长林间皮皮鲁。助手记录。

  “返航!”皮皮鲁冲贝塔挥手。

  “受贿的人最可恶。难得有探长林这样的人。”舒克说,“我去看看探长林现在干什么。” 

  鲁西西摇头。 

  “皮皮鲁。”皮皮鲁回答。

  贝塔驾驶五角飞碟故意在歌厅里飞了几圈,他看见歌厅老板和歌迷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睁圆了眼睛望着空中发呆。贝塔又擦着他们的头超低空飞了一回,然后撞碎玻璃走了。

  “去吧,我游一会儿泳,然后就给探长林打电话。”皮皮鲁说。 

  “这是我的电话,我希望皮皮鲁先生能给我打电话,再见。”探长林掏出名片递给鲁西西后走了。 

  探长和警官同时惊讶,他们熟悉皮皮鲁的大名:著名物理学家;地震风波;《人类,我是你的朋友》版权风波;舒克贝塔公司风靡全球的产品……

  “我不走!”图钉抗议。

  舒克钻进五角飞碟和贝塔一起监视探长林的行踪。皮皮鲁换上游泳裤,和燕妮、歌唱家一起游泳。 

  鲁西西关好门,将五角飞碟从箱子里拿出来,贝塔第一个从五角飞碟里出来。 

  “您能谈谈今天早晨被劫持的经过吗?”探长林问。

  “你的嗓子不错。”燕妮走到图钉面前说。

  歌唱家已经学会了游泳,她现在除了唱歌,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游泳。 

  “这探长的脑子够好用的。”贝塔对鲁西西说。 

  皮皮鲁心不在焉地简述了一遍。

  “你?”图钉看见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人类,实实在在吃了一惊。

  “你再掉进下水道里,没有饭盒也能活了。”皮皮鲁游到歌唱家身边说。 

  “我看这人可以信任。”舒克谈自己的看法。 

  “您认识那些歹徒吗?”探长林叉问。

  “你是谁?”舒利问燕妮。

  “上帝保佑我这辈子再也别掉进脏水里了。”歌唱家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原来他一直在监视咱们。”皮皮鲁说。 

  皮皮鲁摇头。

  舒克把燕妮介绍给舒利和图钉,又将皮皮鲁变小的经过简要地告诉舒利。

  燕妮游过来说:“在游泳池里游泳没太大意思,有机会咱们去大海里游泳。” 

  “咱们也遥感监视他三天,全天候24小时监视,如果他的人品真的不错,就可以联系一下。”皮皮鲁说。 

  “您是怎么摆脱他们的呢?刚才我们看了现场,车上的几名歹徒都处于昏迷状态,您与他们搏斗过?”探长林连续发问。

  “歌唱家找到了?”舒利问。

  皮皮鲁正要搭话,舒克跑到游泳池边对皮皮鲁说: 

  “我来监视。”贝塔说。 

  皮皮鲁不知该怎么回答。

  “找到了。现在就在咱们家。”舒克说。

  “探长林遇到难题了,你来看看。” 

  “三班倒。一个班8小时,贝塔第一,我第二,舒克上二班。”皮皮鲁说。 

  “能告诉我们吗?”探长再次请求。

  “到家了。”贝塔一边解安全带一边站起来。

  皮皮鲁连游泳裤都没换,跑进五角飞碟。燕妮让舒克带浴衣给皮皮鲁穿上。 

  “我们也可以值班。”燕妮指着歌唱家和自己说。 

  “我会气功。”皮皮鲁只好胡诌。

  五角飞碟的舱门打开了,舒克领着舒利先走出去。

  “一位小姐在宾馆被杀,探长林……”贝塔看见皮皮鲁来了,想将经过告诉他。 

  “女士全天候监视男士,不大方便吧?”贝塔反对。 

  “气功?”探长林看看助手, “您是说,您是发功击昏那些歹徒的?”

  “舒利!”鲁西西看见舒利回来了,很是高兴。

  “给我放一下录像。”皮皮鲁想看实况。 

  燕妮觉得贝塔的话有道理,放弃了。 

  “是的。”皮皮鲁点头。

  “让你担心了。”舒利不好意思。

  贝塔将五角飞碟遥感电脑自动录制的录像带放给皮皮鲁观看。 

  “歌唱家,你写几首歌,我联系一个录音棚,咱们录一盘磁带。”鲁西西提议。 

  “真让人难以置信。”探长显然怀疑皮皮鲁的话的真实性。

  “让我们见见图钉。”鲁西西说。

  这是一家四星级宾馆。客房服务员正在挨个打扫房间,楼道里停着装有清洁工具和各种以新换旧的客房必备卫生用品的小车。 

  “还得找个乐队伴奏。”舒克说。 

  “我现在可以表演给你看。”皮皮鲁对探长说。

  图钉沉着脸走出飞碟,他对于五角飞碟使用武力“劫持”他感到不快。

  一位女服务员用钥匙打开1428房间,她先打扫卧室的卫生。当她准备打扫卫生间推开卫生问的门时,她发出了一声动物般的喊叫,她看见浴缸里泡着一具女尸。    

  “找红沙发音乐城不就得了吗?”贝塔一直念念不忘红沙发音乐城(参见学苑出版社出版的《鲁西西传》,各地书店有售)。 

  探长来精神了。过去他听说过不少有关气功的传闻,但他还从未亲眼见过,因此,他对气功一直抱怀疑态度。

  舒利将图钉介绍给大家。

  闻讯赶来的宾馆保安人员拨通了报警电话。刚刚离开××小区的探长林立即掉转车头直奔发案的宾馆。 

  “红沙发音乐城如果和歌唱家联袂,产生的就是世纪性的音乐了。”鲁西西说。 

  “注意,皮皮鲁需要咱们帮忙了。”躲在五角飞碟里的舒克对贝塔说。

  皮皮鲁将燕妮和歌唱家介绍给舒利和图钉。舒克、贝塔和鲁西西也和图钉认识了。

  经查实,死者是某时装公司的黎经理,该经理是喝了麻醉药后,被人按人裕缸中窒息而死的。 

  “等把探长林这件事办完,咱们就去找红沙发音乐城。”皮皮鲁说,“要不然,这探长老跟踪咱们。也怪别扭的。再说了,也耽误他的时间。” 

  贝塔打开五角飞碟的总开关。

  “咱们的大家庭越来越兴旺。”贝塔说完看了歌唱家一眼。不知怎么搞的,刚才去救舒利时,贝塔心里强烈感受到缺了什么,现在他才知道,是因为歌唱家没在飞碟上。

  “谋杀案。”探长林对助手说。 

  “我现在就去值班,看看那探长整天干什么,别老是把别人当坏人抓。”贝塔钻进五角飞碟。 

  “你们看着这只玻璃杯。”皮皮鲁指着茶几上的玻璃杯对探长和警官说, “我发功能把它从茶几的这边移到茶几的另一头。”

  贝塔挺吃惊,他还从来没有因为谁不在身边而想过谁。

  “今天谁来过这个房间?”探长林的助手问服务员。 

  “咱们游泳去吧?”燕妮对歌唱家说。 

  探长和警官对视了一下目光,他们极有兴趣地注视着那只杯子。

  “贝塔说得对,咱们的大家庭越来越兴旺,昨天家里还是冷冷清清的,今天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朋友。”鲁西西看看桌子上的一群朋友说。

  “没注意。”服务员剐忆不起来。 

  歌唱家同意了。    

  “听清了吗?帮皮皮鲁移茶几上的玻璃杯。”舒克提醒贝塔。

  这屋子里,就鲁西西一个庞然大物,其他生命都是微型的。

  “这位黎经理在这儿住了多长时间?”探长林问服务员。 

  皮皮鲁跟着贝塔钻进五角飞碟。 

  “知道了,保准天衣无缝。”贝塔打开操纵台上的遥控装置开关。

  有人敲门。

  “一个星期。”服务员说。 

  贝塔正在调整遥感仪,寻找探长的方位。 

  “请你们看好,我开始发功了。”皮皮鲁对警官说完,举起双臂,做发功状。

  “都进五角飞碟。”皮皮鲁说。

  “去死者的公司。”探长林对助手说。 

  “忍不住想看看探长林?”贝塔一边操作电脑一边问皮皮鲁。 

  贝塔操纵五角飞碟的遥控装置移动茶几上的玻璃杯。

  图钉不想进去。

  黎经理的时装公司看上去很不景气,职员都无精打采,虽然公司外边挂着时装公司的招牌,可如果拆掉牌子,别人准以为是殡仪馆,气氛十分悲痛。 

  皮皮鲁点点头。他对这位探长有好感。 

  舒克通过荧光屏观察那只玻璃杯,他突然发现贝塔将那只玻璃杯的方向弄反了。

  “是歌厅老板找我来了吧?”图钉猜测道。

  时装公司的职员们显然还不知道经理被谋杀的消息他们对于探长的造访表示惊讶。 

  荧光屏上出现了探长林,他正驾驶汽车行驶在一条大街上,他的车载电话铃响了。 

  “反了反了,方向反了!”舒克扭头告诉贝塔。

  “他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这儿,快进去吧。”舒利将图钉往五角飞碟里推。

  探长林先和副经理谈话。 

  “我是3号。”探长林拿起话筒。 

  已经晚了。

  “你的嗓子挺好。”歌唱家边往五角飞碟里走边对图钉说。

  “贵公司里有没有和黎经理矛盾很大的人?”探长林问副经理。 

  “3号注意,××小区发生一起凶杀案,请你马上赶到现场。” 

  玻璃杯摔到了地上,碎了。

  “你听过我唱歌?”图钉碰到了知音,情绪开始好转。

  “本公司的所有人几乎都和黎经理有矛盾,黎经理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小肚鸡肠。”副经理显然也同经理不和。    

  “3号明白。”探长林放下话筒,从方向盘底下取出警灯,手伸出窗外将警灯放在车顶上。 

  “怎么搞的?”皮皮鲁挺尴尬。

  皮皮鲁最后一个进人五角飞碟。

  探长林不能怀疑所有的职工。 

  探长林的汽车呼啸着朝××小区疾驶而去。 

  尽管玻璃杯没有照皮皮鲁说的那样从茶几的这一头移到那一头去而是掉到地上摔碎了,可两位警察还是大惊失色,因为确确实实没有人动那只杯子,是皮皮鲁发功将它移动的。

  鲁西西将五角飞碟藏到床底下。

  “公司经营状况?”探长林又问。 

  “还真像警匪片。”贝塔说。 

  “厉害!”探长林对皮皮鲁的气功佩服之至。

  敲门声继续。

  “不好。您刚才大概注意到我们的商店了,最少的时候一个月的营业额只有一元七角。”副经理说。 

  “当个侦探也不容易,哪儿死人往哪儿跑。”皮皮鲁说。 

  警察弯腰捡地上的碎玻璃片,他瞥见了沙发下边的五角飞碟。

  鲁西西从门镜往外看,两个陌生男子。

  “那你们靠什么维持?” 

  “他们准最理解生命的意义。”贝塔说。 

  “这是什么?”警察问皮皮鲁。

  鲁西西将门打开一道缝儿,问:

  “靠银行贷款。” 

  “对,不真正了解死,就不可能理解生的含义。”皮皮鲁同意贝塔的话。 

  探长林也低头看。

  “请问您找谁?”

  “银行怎么会贷款给你们这样的公司呢?” 

  探长林驱车赶到了案发现场。 

  “玩具。儿童玩具。”皮皮鲁忙搪塞。

  “我是探长林,这是我的助手,”探长林指指自己身边的小伙子, “请问皮皮鲁在家吗?”

  “黎经理别的本事不大,但贷款却很有能力,每次都能贷个几十万元。” 

  几辆警车停在一座楼旁,四周全是围观的人。探长林拨开人群,走到警车旁的一位警察身边。 

  “您的气功能将人击昏?”探长林对儿童玩具显然没兴趣,他感兴趣的是皮皮鲁的气功。

  “探长?”鲁西西上下打量来人。

  探长林皱起眉头。 

  警察见侦探来了,忙引导他进人楼房。 

  皮皮鲁只能点头。他有点儿后悔用气功这个理由说明他是如何摆脱歹徒的了。

  “我和皮皮鲁是朋友,他认识我。请问您是?”探长林问。

  他感觉到贷款里有问题。 

  这是一起谋财害命案,被害人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她是被勒死的。家中整齐,没有被翻过的迹象。 

  “您对我发功试试。”警察提议。

  “我是皮皮鲁的妹妹,叫鲁西西。”鲁西西说,“皮皮鲁出国了。”

  这时,助手叫探长林接电话。 

  据被害人的儿子讲,衣柜中的五千元现金被盗。 

  “这可不行,弄不好就致残了,绝对不行。”皮皮鲁生怕贝塔再像刚才那样失手,刚才的试验物是玻璃杯,摔了就摔了,这回是活人,人命关天。

  “还没回来?”探长林问。

  “谁把电话打到这儿来找我?”探长林站起来往隔壁房间走。 

  探长林仔细地察看现场,他一边观察一边思索,每分每秒都在同案犯较量。 

  “您对我发功试试,您肯定能掌握好分寸。”探长林要求皮皮鲁表演。

  “没有。”鲁西西摇头,“有什么事吗?”

  “局里。”助手说。 

  “破案实际上是脑力劳动。”皮皮鲁边看边说,他觉出那探长的脑细胞在工作。 

  皮皮鲁仍然不同意。

  “是这样,德国当局要求我们引渡皮皮鲁,说是皮皮鲁在德国涉嫌一起凶杀案……”

  局里告诉探长林,这件案子可能比较简单,黎经理因经营不善无法还债而自杀。局里还说让探长林再去接一个新案子。 

  “隔壁住的什么人?”探长林问死者的儿子。 

  “这也是我们调查这个案子的重要部分,如果您不让我们亲眼看看您的功力,我们怎么能相信是您战胜那些歹徒的呢?”探长林做最后的努力。

  “你们是来抓皮皮鲁的?”鲁西西问。

  探长林挂上电话后,眼睛望着窗外。 

  “一个小伙子,和我们关系非常好,没工作,自己跑点小买卖。”死者之子答道。 

  “如果您这么说,我只好表演给你们看了。”皮皮鲁在心中为这位探长祈祷,祈祷贝塔别再失手。

  “噢,您别误会。我们分析后,认为他们的话不可信,想帮助皮皮鲁。”探长林说。

  “咱们走吗?”助手问。 

  “他会开车吗?”探长林问。 

  探长林站起来,面对皮皮鲁站好。

  “他还没回来。”鲁西西说。

  “这个案子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谁干扰也不行。”探长林一拳砸在人家的桌子上。     

  “会开,他自己有一辆灰色的小面包车。” 

  “这次我来操纵。”舒克对贝塔说。

  “我们去海关查过了人境登记,确实没有皮皮鲁的名字。如果他回来了,请转告他迅速同我联系。这是我的名片,上边有电话号码。”探长林递给鲁西西名片。

  探长林走到隔壁敲门。 

  贝塔离开操纵台,在舱内散步。

  鲁西西点点头。

  小伙子将门打开了。 

  当皮皮鲁抬起手臂指向探长林时,舒克按下了射击按钮。

  探长林和助手走了。

  “咱们聊聊。”探长林进屋后随手将门关上了。 

  探长林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推倒在沙发上,而皮皮鲁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没动窝。

  鲁西西从床底下拿出五角飞碟。

  小伙子看着探长林,不说话。 

  “我服了。”探长林心悦诚服地对皮皮鲁说,“很想同您交个朋友。”

  “安东尼还真向中国政府要求把皮皮鲁送回去了。”贝塔一出五角飞碟就说。

  “那老太太是你杀的。”探长林平静地说。 

  皮皮鲁伸出手同探长握手,表示同意。

  “他也得走走形式。”燕妮说。

  小伙子扑通一下给探长林跪下了。     

  “关于我的气功,希望您不要对外界说。”送探长出门时,皮皮鲁叮嘱。

  “我想回歌厅。”图钉说。

  探长点头应允。

  “歌唱家,把你这三十多年的经历讲给大家听听。图钉,如果你听完后还想去歌厅,我们不拦你。”皮皮鲁说。

  皮皮鲁关上门,将五角飞碟从沙发下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图钉同意了。

  贝塔打开舱门探出头:

  以下是歌唱家讲述的自己的真实经历。 

  “气功大师,感觉怎么样?”

  “你怎么能让我当众出丑?”皮皮鲁说。

  “他怕你功力太好了,被警察局拉去当教官。”舒克一边说一边从五角飞碟里出来,在桌子上做了两个俯卧撑。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皮皮鲁冲舒利喊,  皮皮鲁和舒克回到家里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