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贝塔的坦克和野猫赛跑 ,舒克把责任推到

  贝塔的坦克和野猫赛跑 ,舒克把责任推到

2019-11-09 06:24

  贝塔按了起动按钮,坦克猛然向前开去,把那只猫甩到地上。

  “从来没出过故障呀,准是你的坦克太重了!”舒克把责任推到贝塔身上。

  “哎呀,什么味儿?”舒克皱皱眉头把花生米吐了出来。

  “就是我原来跟你说过的那个咪丽呀!”

  舒克趴在潜望镜上一看,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街上到处都是猫。

  “那咱们也不能老呆在这儿呀!”贝塔实在害怕这三只猫。

  绕过两座房子,坦克来到街上。

  贝塔也是这么想。

  贝塔觉得舒克说得挺有道理,他没开炮。

  “你的飞机怎么维修的?够呛!”贝塔小声埋怨舒克。他太怕猫了。

  “倒车!”舒克忙说。

  “舒克!舒克!帮帮咪丽吧!”贝塔请求。

  这时,街上的猫都被这个新奇的玩艺儿吸引住了,潮水般朝坦克围过来。

  贝塔按了起动按钮,坦克猛然向前开去,把那只猫甩到地上。三只猫宪兵定了定神儿,跟在坦克后面追上去。

  “先把这三只猫引开,一会儿回来修。”

  “救她!你把我的坦克放到地面上,你在空中掩护我。”贝塔说。

  “你干什么?”舒克火了, “刹车也不告诉一声!”

  这时,一只猫爬上了坦克。

  舒克看见坦克里有花生米,拿起一颗。

  “干吗?”贝塔反问舒克。

  贝塔点点头。舒克大口大口吃起来。

贝塔驾驶着坦克甩掉猫宪兵。

  舒克趴在潜望镜上一看,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街上到处都是猫!

  贝塔操纵坦克掉头就跑。一来他想把野猫引开,让咪丽脱离险境;二来他怕这三只野猫把他的坦克翻个底朝天。

  贝塔趴在潜望镜上,看见猫宪兵越走越近。

  贝塔趴在潜望镜上,看见猫宪兵越走越近。

  “活该,那是你的尿味儿!”贝塔觉得太开心了。

  “地面上怎么回事?”舒克问。

  “从来没出过故障,准是你的坦克太重了!”舒克把责任推到贝塔身上。

  “咱们去别处看看,先躲开猫再说!”舒克也怕猫。那次他去赴蚂蚁皇后的宴会时,差点儿被小花猫吃了的险情一直没忘,想起来身上就发抖。

  “你干什么?”舒克火了,"刹车也不告诉一声!”“你看!”贝塔离开潜望镜,让舒克看。

  贝塔正在坦克里偷偷掉眼泪。他觉得皮皮鲁真可怜,没人理解他。不知怎么搞的,贝塔想起了自己从前在家里时的处境,想起了咪丽欺负他的情景。

  “那咱们也不能老呆在这儿呀!,贝塔实在害怕这三只猫。

  贝塔往炮膛里装了一发石子炮弹,瞄准了一只猫。

  坦克掉过头,朝相反方向开去。没开多远,又是一个急刹车!

  一句话提醒了贝塔。贝塔突然来了个急刹车。三只野猫停不住,冲到前边去了。贝塔掉头往回开。

  通过潜望镜,贝塔看见三只猫宪兵站在坦克前面,他们好奇地看着坦克,其中一只猫还摸摸坦克的履带。另一只猫宪兵朝舒克的直升飞机走过去。

  “算了算了,是我不好!”舒克觉得现在不是吵嘴的时候,"快看看,他们要干什么?”通过潜望镜,贝塔看见三只猫宪兵站在坦克前面,好奇地看着。其中一只摸摸坦克的履带,另一只朝舒克的直升飞机走过去。

  舒克这才想起自己在天上往下撒尿的事。反正是自己的尿,舒克不嫌脏,大口大口吃起来。

  贝塔从潜望镜里看见咪丽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傻子一样。

  “可以吗?”舒克一边往嘴里送一边问。

  “干吗?”贝塔不明白。

  “这家伙挺鬼!”贝塔想。他不得不承认舒克点子多。

  舒克用高超的飞行技术摘下钩在坦克上的铁钩子,驾驶飞机升到空中。

  绕过两座房子,坦克来到街上。

  “现在他们不知道坦克里边是什么东西,你一开炮,他们该报复咱们了。再说,咱们还不知道这是座什么城堡,看样子想逃出去不大容易,还是让他们弄不清咱们的底细安全些。”贝塔觉得舒克说的挺有道理,没开炮。

  舒克和贝塔无路可逃了。

  天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星星,贝塔一直弄不清这些星星是怎么被人安到天上去的。

  潜望镜里的情景使贝塔大吃一惊,他操纵坦克来了个急刹车。舒克的头重重地撞在舱壁上。

  “别打!”舒克小声说。

  潜望镜里的情景使贝塔大吃一惊,他操纵坦克来了个急刹车。舒克的头重重地撞在舱壁上。

  “刹车!”从空中传来舒克的声音。

  贝塔驾驶坦克甩掉猫宪兵:

  “我又没请你把我的坦克吊到天上!”贝塔生气了。

“快,再快点儿!”舒克催贝塔。

舒克和贝塔在空中听到紧急呼救声;

  坦克掉过头,朝相反的方向开去。没开多远,

  贝塔已将速度按钮按到底了,坦克呼啸着朝前驶去。

  “明白。”舒克操纵直升机下降。

舒克不让贝塔开炮打猫宪兵;

  舒克和贝塔终于明白了,这是一座猫城!

  另外两只野猫愣了一下,马上朝贝塔的坦克扑上来。他们没把这个小玩艺儿放在眼里——野猫的身体比贝塔的坦克大一倍。

  三只穿军装的猫宪兵朝舒克和贝塔走过来,贝塔把坦克舱盖儿锁牢。他俩的心脏发出嗵嗵嗵的响声,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贝塔点点头,顾不上说话。

  “猫和猫打架?”舒克操纵直升机悬停在空中,他觉得似乎没必要去干涉猫之间的战斗。

  “你的飞机怎么维修的?够呛!”贝塔小声埋怨舒克。他太怕猫了。

金沙电玩城,  这回舒克没发火,他推开贝塔,凑到潜望镜跟前一看,啊,还是猫!

  没有回答。

  又是一个急刹车。

  这时,街上的猫都被这个新奇的玩艺儿吸引住了,潮水般地朝坦克围过来。

  “咪丽?什么咪丽?”舒克不明白。

  舒克和贝塔无路可逃。 

  “可以吗?”舒克一边往嘴里送一边问。

  “三只猫在欺负一只猫!”贝塔把话说完。

  舒克和贝塔终于明白了,这是一座猫城。

  “你的飞机不要了?”贝塔边开边问。

  “就是曾经欺负你的那只猫?”舒克不信,哪儿有这么多巧事。

  “快,再快点儿!”舒克催贝塔。

  “贝塔!贝塔!”舒克叫着。

  “别打!”舒克小声说。

  一只大野猫的屁股正对着坦克,贝塔加大速度撞上去,大野猫连打了两个滚儿。

  贝塔往炮膛里装了一发炮弹,瞄准了一只猫。

  “救命啊——”忽然从地面上传米一阵呼救声,

  这时,一只猫爬上了坦克。

  贝塔大吃一惊;

  “你的飞机不要了?”贝塔边开边问。

  贝塔驾驶着坦克朝三只野猫冲过去。

  三只猫宪兵定了定神儿,跟在坦克后面追上来。

  “贝塔,你在干什么?”舒克一边开飞机一边通过无线电台同坦克里的贝塔。

  “咱们去别处看看,先躲开猫再说。”舒克也怕猫。那次他去赴蚂蚁皇后的宴会时,差点儿被猫吃了的经历一直没忘,想起来身上就发抖。

  “净瞎操心。”贝塔说完打开坦克舱盖,把头伸出来,他觉得坦克里憋得慌。

  舒克看见坦克里有花生米,拿起一颗。

  舒克和贝塔离开皮皮鲁家,朝城外飞去。

  “现在他们不知道坦克里边是什么东西,你一开炮,他们该报复咱们了。再说,咱们还不知道这是座什么城堡,看样子想逃出去不大容易,还是让他们弄不清咱们的底细安全些。”

  贝塔索性一按电钮,坦克迎着野猫开上去。履带压着了一只野猫的脚,疼得他大叫起来。

  舒克贝塔被包围 

  直升机现在离地面很近了,贝塔忽然呆住了:那只喊救命的猫是咪丽!

  “倒车!”舒克忙说。

  舒克同意了。他一推驾驶杆,直升机迅速下降。贝塔觉得坦克一阵震动,着陆了。

  “你看!”贝塔离开潜望镜.让舒克看。

  “舒克!舒克!地面有呼救声!地面有呼救声!请你降低高度。”

  “这家伙挺鬼!”贝塔想。他不得不承认舒克点子多。

  三只野猫凑到一起碰了下头,一起朝坦克扑过来。

  “我又没请你把我的坦克吊到天上!”贝塔生气了。

  “大概也是用飞机运上去的吧?”贝塔想。

  “干吗?”贝塔不明白。

  贝塔的坦克和野猫赛跑 

  贝塔已将速度按钮按到底了,坦克呼啸着朝前驶去。

  “贝塔!贝塔!”舒克以为贝塔出了什么事。

  “先把这些猫引开,一会儿回来修。”

  贝塔好长时问没开坦克打仗了,他的手早痒痒了。贝塔把一发炮弹塞进炮膛。通过潜望镜,贝塔看见三只大野猫正围着咪丽咬。

  “算了算了。”舒克觉得现在不是吵嘴的时候,“快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去救她?”舒克觉得贝塔的心眼儿不错。

  呼救声越来越大,借着月光,贝塔看见三只大野猫在咬一只猫。那猫拼命挣扎。

  “我以为你被大花猫绑架了呢!”舒克说。

  咪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她眼睛忽然一亮:是贝塔的坦克。

  “三只猫在欺负……”贝塔还没说完,舒克就急了:“准备参战!”

  “就是她!没错。”贝塔肯定地说。

  贝塔觉得这声音挺耳熟,他顾不上细想,忙叫舒克:

  贝塔对准其中一只野猫的肚子开炮了,那只野猫挨了炮弹后稍稍停顿了一下,又冲上来。大野猫不怕贝塔的炮弹。

  野猫又追上来了。 

  野猫奔跑的速度非常惊人。贝塔的坦克几乎飞了起来。野猫在后边紧紧跟着坦克,眼看就要追上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贝塔的坦克和野猫赛跑 ,舒克把责任推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