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小布头把什么都讲给苹苹听了,小布头一边躲闪

小布头把什么都讲给苹苹听了,小布头一边躲闪

2019-11-09 06:24

  不错,事情就出在那一天。  

  好啦,小布头的奇遇讲完啦!  

  小布头猛一用力,翻过身来。可是那个家伙身体好重好重,小布头再用力,想把他从身上掀下去,就怎么也办不到了。那家伙“啊呜啊呜”地吼叫着,使劲朝小布头的脸上打,“砰!砰!砰!”  

  门轻轻地关上了,玩具们都一声不响。屋子里静极了,连雪花打在玻璃窗上的沙沙声都能听见。  

  那一天,老师带着小朋友到外面去散步,他们还到小河边去捕蝴蝶,抓蚂蚱。  

  后来,苹苹知道了小布头好多好多的事情了吗?  

  对手拳头很大,胳膊好像也很粗,不像是只大老鼠。他那叫声也不像老鼠。小布头一边躲闪,一边喊:“你是谁?”  

  可是才静了一会儿,屋子里马上热闹起来了。  

  有两个小朋友觉得,让小布头坐坐船一定很好玩儿。河水流得很快,他们知道小船跑起来他们追不上,就用一条小绳儿先把船拴好,放进水里,然后才把小布头、小黑熊、布猴子和小布老虎搁上去。  

  当然了!小布头把什么都讲给苹苹听了。苹苹又把这些讲给爸爸听。她爸爸又对我讲了。要不,我怎么讲给你们听呢?  

  听见小布头的喊声,那家伙忽然住了手。他把脸贴近小布头的脸,好像在仔细看。小布头只见一个黑影子离自己的脸特别近,听见他“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最先忍不住的是小布猴子。布猴子一个斤斗,从玩具们中间翻了出来,把红纸也掀落在地上。他冲着门做了个鬼脸,扭过头来对大伙儿扬扬手说:“喂!活动活动吧,朋友们!她走啦!”  

  这四个小家伙觉得又新奇、又害怕。那只船在水面跑,还不停地摇晃,小布头吓得赶紧坐下来,逗得那两个孩子哈哈笑,别的孩子也跑上来看。  

  那后来……后来小老虎怎么了?  

  “啊──啊──啊呜啊呜!”  

  玩具们一下子嚷起来,七嘴八舌的。  

  二娃正在草地上捉蚂蚱,听见笑声就跑过来。他一见小布头在船上,急忙喊:“不可以的!不可以的!”  

  小老虎啊?苹苹又把他装进一个新的纸袋里,跟好多别的玩具一起,送给村子里的小朋友。那些小朋友都是幼儿园的,天天带他们到幼儿园去。这么着,小老虎就老是跟小布头,还有苹苹,还有二娃,还有布猴子、小黑熊他们在一起玩儿。田阿姨家离苹苹家很近,三只快活的小母鸡:小芦花、小黑和小白,也总爱跑到苹苹家的院子里,跟小布头一起玩儿。  

  那家伙大叫了两声,放开小布头。小布头觉得身上一下子轻松了,那家伙像是站立起来。可是紧接着,小布头又被他拦腰抓住,高高地举起来。  

  “我的腰都坐酸了。”小黑熊站起来,粗声粗气地说。  

  他又向小布头叫:“小布头,快停住!小布头,快停住!”  

  后来呢?  

  “他要摔我!”小布头两脚悬空,浑身不自在,不由想起了几只大老鼠摔他的情景。  

  “哎哟哟!我躺了这么半天,躺得头都昏了。”大洋娃娃娇声娇气地说。她挺费劲地坐了起来。  

  布猴子悄悄对小布头说:“别理他,到远处去玩玩多好!”  

  后来,小布头又有一次新奇遇。有一天,幼儿园的老师带着小朋友到小河边去做游戏。小朋友把小布头、小黑熊、布猴子和小老虎放到一只小木船上,用绳子牵着木船走。没想到绳子断了,小木船向远处漂去。  

  可是那家伙没撒手,只是高举着他拼命跳,一边还“啊哇啊哇”地大叫,好像特别欢喜。  

  玩具们都换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这一下,他们全高兴了。  

  那个牵着小绳儿的男孩子也一边说“没事儿”,一边跟着水流往前跑。  

  小朋友们喊:“小布头,快停住!小布头,快停住!”  

金沙电玩城,  “这是什么毛病?”小布头给弄糊涂了。  

  小布头坐在那里,抬头一看,哟!对着他站着的是一只小老虎。  

  他们俩管那东西叫“船”,其实那不过是岸上捡的一个木头块儿。木头块儿四四方方,很难拴住,它在水里向前流了一段路,就从绳套中挣脱出来,直往前冲,这回跑得更快了!  

  可是布猴子说:“不要停住。到远处去玩玩多好!”  

  那家伙蹦了一阵子,放低小布头,把他抱在怀里。他就像哄娃娃睡觉一样,拍着小布头,嘴里还哼着摇篮曲。  

  小老虎浑身是黄的,还有许多黑道道儿;尾巴竖得笔直,像一根旗杆有一个“王”字,硬硬的胡子像刺一样。  

  这还不算,那个木块越来越摇晃得厉害。小黑熊想往外挪挪屁股,好让大伙儿不那么挤,布猴子看到了,赶紧说:“不行!你那么沉,一动,船准得翻!”  

  于是,小木船越漂越远,越漂越远……  

  “他好像认得我,跟我说什么呢!”小布头心里想,“这到底是谁呢?”  

  小木头心里很害怕,抖抖瑟瑟地问:“你……是小老虎吗?”  

  小黑熊说:“没关系,就动一丁点儿!”

  这些都是后来又后来的事了。

  “你是谁?”小布头问他。  

  “一点儿也不错,”小老虎说,“我是一只小老虎。”  

 

  “呜噜噜,呜──!啊呜啊呜!”那家伙回答。  

  小布头一听,赶紧站起来朝后退了两步,眼睛还盯着小老虎。  

  没想到他刚动一丁点儿,“船”就翻了个身,把小布头和他的三个好朋友都扔进水里了!

  “我听不懂,你说慢一点儿!”  

  小老虎说:“你不要害怕,我不咬人。”  

 

  “啊──啊──呜──呜──!”  

  小黑熊说:“对啦,他是只很乖的小老虎。所以,他不咬人。”  

  几个追船的孩子“哇”一声叫,慌慌张张上去抓。老师飞快地跑过来喊:“站住,都不要动!”

  “还是不懂!”  

  小布头说:“不咬人,那你干嘛把眼睛瞪得那么大?”  

 

  “啊呜啊呜!”  

  小老虎咕哝着说:“这我可没办法!他们就是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大。”  

  老师“扑通”一声跳进水里,两手一齐抓。她抓住了小黑熊、布猴子和小布老虎,可是小布头不见了!

  那家伙好像很着急,使劲把脸贴近小布头,还抓住小布头一只手,拉到他自己脸上,让小布头摸。  

  布猴子看小布头还不放心,就跳过来说:“没关系,我保证他不咬人。你看,我就不害怕,我还敢揪他的尾巴呢!”  

 

  呆在暗处时间长了,小布头觉得四周不再是漆黑一团,现在,那张脸又离他这样近……  

  布猴子真地揪住了小老虎那根竖得笔直的硬尾巴,他使劲扯了一下,还做了个怪相,把大伙儿都逗乐了。  

  “小布头呢?小布头哪儿去了?”二娃哭叫起来。

  “小黑熊!”小布头忽然大叫一声,“你是小黑熊,幼儿园的小黑熊!”  

  小老虎的尾巴叫布猴子揪得好疼。他很生气。可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很乖的,他就不发脾气了。  

 

  “啊,啊,啊,啊呜!”那黑影连连点头,听那声音,简直快活极了。  

  大洋娃娃看了小布头一眼,撇撇小红嘴唇说:“他胆子多小啊!真是一点儿不勇敢,一丁点儿也不勇敢。”  

  老师领着小朋友们沿着小河往下找,好几十只眼睛往水面和岸边的水草里搜寻。

  显然他先认出了小布头,急着要小布头知道他是谁。现在终于让小布头认出他,他就欢喜得发疯。他又举起小布头,蹦了好一阵子,才把小布头放到地上。  

  小布头有点儿不服气。他说:“我勇敢,我的胆子才不小呢!”  

 

  小布头还是糊里糊涂。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上小黑熊,还有,小黑熊怎么变成了一个哑巴?他急切地问:“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啦?”  

  话刚说完,外边“劈劈拍拍”一阵响。联欢晚会开始啦!小朋友放起爆竹来啦!这声音可真大,吓得小布头一下子钻到了长颈鹿的肚子底下去。  

  就这样,一直搜寻到水闸口,眼睛累疼了,腿跑酸了,他们还是没找到小布头。  

  小黑熊回答:“啊啊,啊──啊巴啊巴!”  

  爆竹声停了,大伙儿找不着小布头,一看,小布头在长颈鹿的四条长腿中间躲着呢!大伙儿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布头跑到哪儿去了?  

  “你怎么不会说话了?”  

  大洋娃娃说:“看看,胆子小吧!还是个男孩子哪!”  

  在那个叫做“船”的东西突然翻倒的时候,他“呀”一声叫,一只手去抓小黑熊,一只手去抓小布老虎。等到掉进水里他才知道,他谁也没抓住。  

  “啊啊,啊──啊巴啊巴!”  

  小鸭子说:“可不,一点儿也不像个男孩子!”  

  小布头从来没掉进过水里。他糊里糊涂地想:“我一定要沉到河底淹死了!”  

  看来这么问没用。小布头换了一个问法儿:“是大老鼠把你抓来,扔到这个大坑里的,对不对?”  

  布猴子跳到小布头身边,说:“让我看看,到底是不是男孩子。”  

  可是他并没沉下去,他在水面上漂着往前跑。开头儿脸朝下,他觉得喘不过气来,很难受;接下来他撞在一棵水草上,翻了个身,脸朝上了。  

  小黑熊摇摇头。  

  布猴子一把揪掉了小布头的尖帽子。光光的脑袋瓜儿,一撮黑黑的歪毛,这一下子都露出来了。  

  “他们在那儿追我呢!”小布头能看见岸上奔跑的小朋友了。

  “你也是不小心,掉在这里头了,对吧?”  

  “嘻嘻,是个男孩子!”  

 

  小黑熊使劲点头。  

  “哈哈!……”  

  他就拼命叫喊起来:“喂──我在这儿呢──!”

  “你是进洞来救一个小布娃娃的,对吧?”  

  大伙儿都大笑起来。  

 

  小黑熊又叫:“啊──啊──啊呜,啊呜!”  

  小花猫说:“没羞!没羞!男孩子胆子还那么小!”  

  岸边密密麻麻的树条子一丛一丛迎上来,把那些小朋友都遮住了。小布头朝那一丛丛的树条子叫:“你们跑上来干吗呀?小朋友看不见我啦!”

  对,还是不对呀?  

  小布头低着头,心里挺难过。  

 

  不能再这么耽误时间了。小布头说:“咱们先想办法上去!”  

  小鸭子很同情小布头,就说:“没关系。等他长大了,他的胆子就大了。”  

  其实根本不是树条子跑,是小布头自己在跑。  

  小黑熊摇摇头,又伸起一条胳膊,往上比一比,意思是上头太高了。小布头说:“也许我有办法。我带着一把剑,掉在地上了,咱们找一找!”  

  小鸭子摇摇摆摆走过去,用扁嘴衔起帽子,替小布头戴好。他安慰小布头说:“你的小尖帽子,有多好看哪!”  

  小布头在水面上兜着圈子往前漂。脖子扭酸了,他也没再看到那些小朋友,他就看上面的蓝天和白云。蓝天和白云也不停地旋转,把他的头都转晕了。他闭上眼睛,心里想:“布猴子和小布老虎一定也像我一样漂着,小黑熊那家伙可就不一定了!他肚子里装的好像是沙子……”

  小布头趴下,开始在地上摸索。小黑熊也撅着屁股满地爬。  

  “当然好看啦!”大洋娃娃撇撇小红嘴唇说,“那是用我的小手帕做的。小手帕本来放在我的衣袋里。真没羞,用人家的手帕当帽子。”  

 

  还好,这个陷阱虽然很深,可是很窄,地面不大。小布头摸了几下,就摸到他的长剑了。他告诉小黑熊:“有啦!”站起身来,用长剑去抠陷阱壁上的土。  

  小布头悄悄地抹了一把眼泪,他哭了。  

  你知道小黑熊已经被老师救上去了,可是小布头不知道。他一直为他的好朋友担忧。

  长剑很锋利,不一会儿,壁上就挖出一个小坑儿。  

  小黑熊看见小布头哭了,生气地挥挥滚圆的小胳膊,对大伙儿说:“别吵了!别吵了!谁再欺负小布头,我可就不客气了!”  

 

  小黑熊明白了小布头的意思。他高兴地从小布头手里夺去长剑,在高一些的地方,又挖出一个小坑儿来。  

  大伙儿都静下来,因为小黑熊是小老师最先做出来的,他是老大哥,大家都很尊敬他。大洋娃娃不作声了,布猴子、小花猫他们他挺后悔。  

  小布头有时会被水草拦住,休息一会儿,但很快又随着湍急的河水往前跑了。  

  等到挖出三个小坑儿,小黑熊把两只脚踩进小坑里,一手攀住上头的小坑儿,继续往上挖。壁上的小坑儿越挖越多,小黑熊越攀越高。  

  小黑熊说;“咱们说点儿别的吧!你们没听说:明天,咱们就有一个新的家了!”  

  就在他漂到小河正中心的时候,有一条大鱼浮上来,悄悄地靠近他。接下来,“哗!”一声响,那个大家伙一摆尾巴就把小布头吞进了肚子。  

  过了一会儿,连小黑熊的影子也不见了。小布头只听见头顶上“沙沙”响,土末儿像下雨一样,纷纷落下来。又过了一会儿,小黑熊爬下来,他高兴地告诉小布头说:“啊──啊──啊呜啊呜!”  

  “对啦!”小花猫说,“明天一清早儿,咱们就要分给小朋友了,每一个玩具要跟一个小朋友回家去呢!”  

  小布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眼前突然变得漆黑一团,还憋闷得要命。  

  接着,他蹲下来,指指自己的背。这回小布头明白了。他高兴的爬到小黑熊的背上去。  

  这时候,在隔壁开联欢会的小朋友唱起快乐的歌来,还有钢琴“丁丁冬冬”地伴奏。多好听啊!玩具们都静下来,侧着耳朵听。  

  幸好憋闷的时间不长,小布头的眼前又突然亮了──那条大鱼把他吐了出来。  

  小黑熊背起他,一直爬到顶上,走出陷阱。放下小布头,小黑熊又从地上拿起长剑,交到小布头手里。他指着洞的深处说:“啊呜啊呜,啊──!”  

  小鸭子羡慕地说:“我将来一定要学会唱歌。”  

  大鱼一边随着水慢慢游,一边打量着小布头。  

  说完,他就沿着通道,直向里边走去。  

  “那可以把你分给一个会唱歌的小朋友。”布猴子一本正经地说,好像明天是他给小朋友分玩具似的。  

  “这东西在胃里让我很不舒服!”大鱼自言自语地说,“我本来就不应该什么破烂玩意儿都往肚子里吞……”  

  那么说,洞里头还是有个小布娃娃?为什么刚才他问小黑熊,小黑熊不点头呢?  

  “对啦!”小鸭子高兴地说,“我要找一个唱歌唱得最好的小朋友。”  

  小布头这才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他扭头瞪着那条大鱼说:“什么‘破烂玩意儿’,我是人!”  

  小布头举着长剑,抢到小黑熊前头。可是小黑熊又把他扯到自己身后。小布头给他长剑他也不要,只是用力挥挥自己滚圆的胳膊,意思是他很有力气。  

  “你哪,小花猫?”布猴子又问小花猫。  

  大鱼吃了一惊:“哎哟,是个活玩意儿!我怎么觉着跟个布片儿似的?”

  洞很深。他们走了好长一段路,才走到尽头。可是到了尽头,通道又拐了弯儿。他们拐过去后,觉得亮了好多。原来,在前边还有一个洞口,通向外边,有月光照进来。小黑熊放慢脚步,还回头向小布头摆摆手,示意他别出声音。  

  小花猫说:“我要分给一个最爱清洁的小朋友,让他每天给我洗两次脸。不!每天洗三次!”  

 

  通道的两侧有好几个门洞。每走近一个门洞,他们就悄悄地停住,听听声音,再探头向里头看。  

  布猴子说:“好,那就把你分给一个女孩子。她们就是爱洗脸,洗完了,还抹点儿什么胭脂粉儿的。你哪,小老虎?”  

  “布片儿做的活玩意儿。”小布头说,“所以你不应该把我吞进肚子里去。”

  那些门洞里,都没有老鼠。看样子,他们是趁着黑夜,出去干坏事了。  

  小老虎说:“我顶好跟一个男孩子去,女孩子不好。”  

 

  最后一个门洞里头,堆着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是老鼠们偷来的。在地中央,摆着一块大石头。  

  “女孩子怎么不好?”大洋娃娃不同意,“我就不喜欢男孩子,他们顶讨厌啦!”  

  “这你可说错了!我很爱吃活玩意儿。要是刚才我知道你是个活玩意儿……”

  他们俩正探头探脑地窥探,大石头忽然说话了:“喂,黑狗,进来吧!”  

  小花猫说:“对,男孩子顶讨厌!”  

 

  小黑熊急忙跑进去,用力掀开石头。  

  布猴子本来想装得很公平,可是这时候忍不住了。他对小花猫说:“你瞎胡说!还是男孩子好!”  

  “怎么着?”小布头生气地问。

  一个东西从地上“腾”的一下蹦起来,喊叫说:“哈,你这个家伙,到底来啦!”  

  “不好!”  

 

  接下来,那个东西呆住了。  

  “好!”  

  “那我就……我就……我就把你吐出来,问问你是怎么一回事。我在这水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还从来没听说过布片能做成活玩意儿!”  

  “咦,是小布头!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怎么也跑到这儿来啦!”  

  “就不好!”  

  “现在你听说了,还看见了!好,该你告诉我啦──你在水里游来游去,瞧没瞧见还有三个‘布片做的活玩意儿’──一只小黑熊,一只布猴子,还有一只小布老虎?”

  小布头也怔一下,接着大声叫起来:“呀,布猴子!你是布猴子!”

  “就好!”  

  “什么什么?”那条大鱼好像吃了一惊,“你说的是那只老是下河来抓鱼吃的黑熊?”

  别的玩具也跟着吵起来了。  

 

  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们听见书架上有谁在喊:“男孩子不好!”  

  “他从来不下河,更不会抓鱼吃。我们的船翻了,掉进水里。我想找到他。”  

  奇怪!这是谁在说话呀?大伙儿一齐抬起头来看。长颈鹿先看到了,因为他腿长,脖子也长。他小声告诉大伙儿说:“是一只小哈叭狗。他在书架顶上。”  

  “哦,”大鱼好像松了一口气,“我什么都没看见。上回有一条船翻了,人都爬上去,走了。可是粮食都洒在河底下,厚厚的一层,我们美美地吃了好些天!这回你们的船里有粮食吗?”

  一听说是哈叭狗,小老虎生气地问:“哈叭狗,你说,男孩子为什么不好?”  

 

  小哈叭狗瓮声瓮气地说:“男孩子顶淘气了!女孩子跟我玩儿的时候,总是把我抱在怀里,还拍我睡觉。可是男孩子呢,哼,用绳子套住我的脖子,拖着我满地跑,弄得我浑身泥土。哼!还……哼!还有……”  

  “船上什么粮食都没有!”  

  “还有什么!”布猴子打断他的话,“别在这儿瞎嚷嚷啦,还是治治你的感冒去吧!你的鼻子塞得太厉害了。”  

  大鱼叹口气说:“现在找一点儿吃的真难!那些人──我不是说你啊,是那些挺大的人──整天在两岸走来走去,用的网那么密!把小鱼小虾都捞得干干净净!对付我们这些大家伙,他们用‘旋网’,用‘粘网’,再弄不着,干脆就往水里撒毒药,用炸药炸。我有经验,能躲开他们的网,可是我怎么躲毒药,怎么躲炸药?唉,说不定哪天就玩儿完!”

  “才没感冒呢!”小哈叭狗接下去说,“还有,他们老是揪我的鼻子,老是揪,老是揪。好,揪吧,把我的鼻子尖儿都给揪掉了!”  

 

  大伙儿仔细一瞧:真的,小哈叭狗的小鼻子尖儿果真没有了。怪不得他说话瓮声瓮气,好像感冒了似的。  

  小布头忽然觉得那条大鱼很可怜。他说:“等我回到幼儿园,一定跟田阿姨说,让她管管那些坏蛋!那些坏蛋都怕她。”

  主张男孩子好的,这一下子都不说话了。  

 

  只有小老虎咕哝着说:“揪揪鼻子有什么了不起,我就不怕。”  

  怕那条大鱼不相信,小布头又讲了不少田阿姨整治那些大坏蛋的事情。

  小老虎当然不怕喽,他的鼻子是用笔画上去的。  

 

  小黑熊摸摸自己的小黑鼻子尖儿,他的鼻子尖儿是缝上去的。他小声说:“当然喽,揪揪鼻子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不过最好还是不要揪。”  

  大鱼说:“别说了,时间越长,你离开家就越远啦!我现在就把你送到岸边,帮你爬上去!”

  大洋娃娃看布猴子、小黑熊他们都没话可说了,就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还是女孩子好吧?”  

 

  小花猫马上接上去:“就是好嘛!”  

  大鱼用嘴巴顶着小布头,朝岸边游。到了贴近岸边的地方,大鱼又用力一摆尾巴,把小布头推上岸。

  小鸭子也说:“就是好嘛!”  

 

  这一来又把布猴子弄恼火了,他生气地嚷着说:“女孩子反正不好!就是不好!”  

  “再见啦!”大鱼喊,“别忘了对你那个阿姨说,管管那些毒我们、炸我们的人!”

  大洋娃娃哼了一声说:“就说不好吧,可没揪人家小哈叭狗的鼻子。”  

 

  小猴子说:“那是你们女孩子胆子小,看见哈叭狗就吓哭了,吓得连路都不敢走。男孩子可勇敢,他们什么都不怕,就敢揪哈叭狗的鼻子,还敢爬树,还敢上房,还敢……”  

  “一定不会忘!”小布头站起来,挥着手喊,“谢谢你,再见啦!”

  “对啦!”小熊喊。  

  “对啦!”小老虎也喊。  

  这一下子,主张男孩子好的又都高兴起来。  

  小鸭子和小花猫可慌了。大洋娃娃没慌,她想了一想,就说:“得啦,得啦!男孩子也不全是勇敢的。小布头的胆子多小呀!他不是男孩子吗?”  

  “对呀!”小鸭子叫道。  

  “对呀!”小花猫也叫道。  

  布猴子、小老虎、小黑熊他们一听,全都变得垂头丧气的了。  

  这时候,小布头多难过呀!他低着头,一声不响,差点儿又要哭了。他一点也不怨小花猫、大洋娃娃他们,都怪自己的胆子太小了。真的,不勇敢多不好呀!不光他自己叫人家给羞了,连小熊、小老虎、布猴子他们都不光彩。  

  小布头一个人想了好久好久。后来,联欢晚会都开完啦,幼儿园的小朋友和他们的爸爸妈妈、老爷爷老奶奶,都回家去了。玩具们玩儿困了,也都睡着了,只有小布头一个人还在想。  

  后来,小布头下了决心,一定要做一个勇敢的孩子。  

  明天,他就要跟一个小朋友回家了。要是一个男孩子,会不会笑他胆子小呢?要是一个女孩子,会不会像大洋娃娃那样瞧不起他呢?  

  这天夜里,除夕的夜里,小布头没睡好。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布头把什么都讲给苹苹听了,小布头一边躲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