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舒克和贝塔驾驶直升机参加航模比赛,同时向舒

舒克和贝塔驾驶直升机参加航模比赛,同时向舒

2019-11-09 20:56

舒克和贝塔同航模飞机展开了一场真正的空战;

皮皮鲁不让贝塔朝本校的飞机开火。

舒克和贝塔在夜色中告别皮皮鲁。皮皮鲁的学校获得了这次航模比赛的冠军。

舒克和贝塔驾驶直升机参加航模比赛;

  皮皮鲁不让贝塔朝本校的飞机开火;

  当裁判员刚一发出"空战开始"的口令时,几十架航模飞机腾空而起,同时向舒克和贝塔的直升飞机扑去。

  全校师生潮水般地涌向校航模队的运动员们,把他们抬起来,抛向空中。

  航模选手们决定击落舒克的直升机 

  大花猫暗算舒克和贝塔 

  “舒克,快撤退!”皮皮鲁慌了。

  其他观众和裁判员都为那架米黄色的直升飞机悄然离去而感到迷惑不解。

  当皮皮鲁知道是舒克和贝塔帮他提前放学时,很感谢这两位朋友。

  所有参加航模比赛的选手都被激怒了,他们立即联合起来,决定在下一个比赛项目中击落这架直升机。

  “别撤!咱们得给皮皮鲁争口气?!”贝塔不同意撤退。

  那是舒克和贝塔按照皮皮鲁的命令返航了。他们俩一点也不明白皮皮鲁为什么这么做,他们本想让皮皮鲁大大地神气一番呢。

  “全城的人都去修表了。”皮皮鲁觉得有趣,

  当裁判员刚一发出“空战开始”的口令时,几十架航模飞机腾空而起,同时向舒克和贝塔的直升机扑去。

  “对,你快准备子弹!”舒克说。

  “你看大家,都为本校得冠军高兴。就你无动于衷,一点儿荣誉感也没有!”老师又挖苦皮皮鲁了。

  “咱们痛痛快快玩吧l”

  “舒克,快撤退!”皮皮鲁见这么多飞机围攻舒克的直升机,慌了。

  一架红头飞机抢先朝直升飞机冲过来。

  皮皮鲁顾不上理老师,撒腿往家跑,去感谢舒克和贝塔。

  可惜好景不长,1点钟提前25分钟到了。皮皮鲁下午要提前去上学了。

  “别撤!咱们得给皮皮鲁争口气!”贝塔不同意撤退。

  贝塔把子弹装进弹弓枪,拉满了橡皮筋,瞄准红头飞机。

  皮皮鲁作梦也不会想到,舒克和贝塔已经大祸临头了。

  “我们再把表拨回来。”贝塔提议。

  “对,你快准备子弹!”舒克说。

  “打!”舒克说。

  原来,大花猫对皮皮鲁如此热情地对待舒克和贝塔,早就不满了。他今天趁皮皮鲁不在家,等舒克和贝塔刚一在凉台上着陆,就准上去抓住直升飞机,连同飞机里的舒克和贝塔塞进事先准备好的纸箱子里,再把纸箱子封死,推到床底下尽里头。

  “千万别去,被大人们发现,非抓住你们不可。”皮皮鲁把阳台门关上。

  一架红头飞机抢先朝直升机冲过来。

  贝塔一钩扳机,石头子弹射了出去。只听"叭!”的一声,红头飞机的螺旋桨被打掉了。红头飞机一个倒栽葱掉下去。

  当皮皮鲁跑进屋子时,大花猫正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

  “那你……”舒克觉得挺对不住朋友。

  贝塔把子弹装进弹弓枪,拉满了橡皮筋,瞄准红头飞机。

  全场一阵欢呼!直升飞机上有真炮,能击落对方!孩子们激动了,这是真正的空战呀!

  皮皮鲁跑到凉台上一看,没有直升飞机!屋里也没有!

  “没关系。早上早下嘛!”皮皮鲁倒想得开。

  “打!”舒克说。

  皮皮鲁把手都拍红了。

  “看见舒克和贝塔了吗?”皮皮鲁拍拍大花猫。

  “你干吗不喜欢上学?”贝塔问。

  贝塔一勾扳机,石头子弹射了出去。红头飞机被击中了。

  “注意后方!”皮皮鲁提醒舒克。

  大花猫打了个哈欠,摇摇头。

  “老师不喜欢我,总是看我不顺眼。”皮皮鲁委屈地说。

  全场欢呼。直升机上有真炮!能击落对方!孩子们激动了,这是真正的空战。

  舒克早就注意到后边有一架蓝飞机想偷袭他。这时,前方正好有一架双翼飞机扑过来。

  皮皮鲁慌了。他站在凉台上往外面看,没有直升飞机的影子。

  舒克和贝塔同情地看着皮皮鲁。没想到,人群里也有像他们老鼠一样被别人瞧不起的人。

  皮皮鲁把手都拍红了。

  就在双翼飞机快要撞上直升飞机的一瞬间,舒克操纵直升飞机垂直升起来。

  “又没电池了?被人抓走了?出飞行事故了?”皮皮鲁猜测着。

  “我申请参加航模小组,老师说我学习成绩不好,不批准。唉,明天就要举行全市航模比赛了。”皮皮鲁叹了口气,他非常喜欢航模。

  “注意后方!”皮皮鲁提醒舒克。

  双翼飞机和蓝飞机相撞了。

  皮皮鲁想起书包里的坦克。他拿出坦克,打开舱盖儿,从里边拿出小话筒。

  “什么叫航模比赛?”舒克觉得航模似乎同飞机有关。

  舒克早就注意到后方有一架蓝飞机想偷袭他。这时,前方正好有一架双翼飞机扑过来。

  连裁判员都欢呼起来。

  “舒克,舒克,你在哪里?你在哪里?”皮皮鲁呼叫着。

  “就是飞机模型比赛。”皮皮鲁拉开门,准备去上学。

  就在双翼飞机快要撞上直升机的一瞬间,舒克操纵直升机垂直升起来。

  贝塔又接连击落了两架飞机。

  “我是舒克!我是舒克!我在床底下的纸箱子里!我在床底下的纸箱子里!”“床底下?纸箱子里?”皮皮鲁莫名其妙。他爬到床下,拉出纸箱子,打开一看,直升飞机真在里边。

  “我明天帮你去参加航模比赛,行吗?”舒克问。

  双翼飞机和蓝飞机相撞了。

  “你的枪法真准!”舒克夸奖贝塔。

  大花猫吓傻了,他浑身开始哆嗦起来,他相信皮皮鲁一定饶不了他!

  皮皮鲁眼睛一亮,要是舒克开着直升机出现在比赛场上,保准把全场都镇了。

  连裁判员都击掌叫好。

  “炮手打枪,小意思!”贝塔得意了。

  皮皮鲁把直升飞机从纸箱子里拿出来。

  当天晚上,舒克、贝塔和皮皮鲁做准备工作。听说航模比赛还有空战项目,皮皮鲁特意把自己的两支弹弓枪安装在舒克的直升机上,让贝塔担任射手,并为他提供了充足的石头子弹。

  贝塔又接连击落了两架飞机。

  这时,空中还有十几架敌机,它们不敢靠近直升飞机了,在远处盘旋。

  “你们怎么藏在这儿?”皮皮鲁惊奇地问。

  第二天上午,全市航模比赛开始了。整座体育场人山人海。皮皮鲁和本校师生坐在观众席上,老师还差点儿不让皮皮鲁来呢!

  “你的枪法真准!”舒克夸奖贝塔。

  “咱们进攻一下吧?”贝塔提议。

  “跟你开个玩笑呗!”舒克看见大花猫浑身发抖,不忍心揭发他。

  当本校航模队人场时,师生们一阵欢呼。只有皮皮鲁无动于衷。原先,皮皮鲁也极力为本校队员喊“加油”,谁都希望自己的学校光彩,可每次老师都说他是“假招子”。

  “炮手打枪,小意思。”儿塔得意了。

  “行。”舒克调转机头,朝一架白色的飞机冲过去。

  “对,开个玩笑!”贝塔点点头。

  “你要真想给本校争光,考试得100分呀!”这是老师挖苦皮皮鲁的口头禅。后来,皮皮鲁索性无动于衷了。

  这时,空中还有十几架敌机,它们不敢靠近升机,躲在远处盘旋。

  贝塔瞄准了白飞机。

  “你们真逗,把我急坏了!”皮皮鲁笑了。

  航模比赛开始了。一架架小飞机呼啸着升到空中,开始表演各种飞行动作,它们不断赢得喝彩声。

  “咱们进攻一下吧?”贝塔提议。

  “别打!别打!那是我们学校的飞机!”耳机里传来皮皮鲁急切的声音。

  大花猫松了一口气,表情挺不自然。

  “舒克准备!舒克准备!”皮皮鲁悄悄按书包里的坦克,利用上面的无线电台同舒克联系。

  “行。”舒克掉转机头,朝一架白色的飞机冲过去。

  “别打!”舒克赶快阻止贝塔。

  皮皮鲁用最丰盛的饭菜款待舒克和贝塔。吃完饭后,贝克和贝塔决定和皮皮鲁告别了。他俩觉得待在大花猫身边凶多吉少。皮皮鲁找来几节新电池,送给舒克和贝塔,又赠送给他俩许多食物。

  舒克和贝塔此时正在直升机里。直升机停在皮皮鲁家的阳台上待命。

  贝塔瞄准了白飞机。

  “怎么?”

  “我们以后来看你!”舒克说。

  “明白!”舒克回答。

  “别打!别打!那是我们学校的飞机!”耳机里传来皮皮鲁急切的声音。

  “那是皮皮鲁学校的飞机。”

  “我等着你们!”皮皮鲁真舍不得让舒克和贝塔飞走,可他不敢长长留舒克和贝塔。要是让妈妈发现这架来历不明的飞机,她不把飞机交给学校老师才怪呢!

  “起飞!”皮皮鲁下令。

  “别打!”舒克赶快制止贝塔。

  “他们学校不是不让他参加航模小组吗?”“谁知道怎么回事!他不让打就别打呗,飞行员得服从地面指挥,懂吗?”“还有哪架不能打,先说!”贝塔不高兴地说。

  舒克登上直升飞机,贝塔钻进坦克。

  一架米黄色的直升机出现在体育场上空,它立刻引起了全场观众的注意。

  “怎么?”

  经过一个小时的空战,体育场上空只剩下直升飞机和皮皮鲁学校的飞机了。

  夜色降临了。直升飞机吊着坦克起飞了。皮皮鲁站在凉台上冲舒克和贝塔招手。

  裁判员愣了,参加比赛的飞机中没有直升机呀!

  “那是皮皮鲁学校的飞机。”

  一场恶战在野外等待着舒克和贝塔。……

  只见直升机忽阿空中悬停,忽而垂直降落,忽而盘旋,简直就像有人驾驶一样灵活。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阵富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他们学校不是不让他参加航模小组吗?”

  裁判员也不得不连连点头。

  “谁知道怎么回事!他不让打就别打呗,飞行员得服从地面指挥,懂吗?”

  “擦着观众的头飞!”皮皮鲁发令。

  “还有哪架不能打,先说!”贝塔不高兴地说。

  “明白!”舒克一压驾驶杆,直升机擦着观众的头绕场一周。

  经过一个小时的空战,体育场上空只剩下直升机和皮皮鲁学校的飞机了。

  观众们先是一惊,紧接着又爆发出一阵掌声。 

  全枝师生潮水般地涌向校航模队的运动员们,把他们抬起来,抛向空中。

  其他观众和裁判员都为那架米黄色的直升机悄然离去感到迷惑不解。

  舒克和贝塔按照皮皮鲁的命令返航了。他俩一点也不明白皮皮鲁为什么这么做,他们本想址皮皮鲁大大地神气一番。

  “你看人家,都为本校得冠军高兴,就你无动于衷,一点儿荣誉感也没有!”老师又挖苦皮皮鲁了。

  皮皮鲁顾不上理老师,他撒腿就往家跑,去感谢舒克和贝塔。

  皮皮鲁做梦也不会想到,舒克和贝塔已经大祸临头了。

  舒克和贝塔在阳台上刚一着陆,埋伏在阳台上的大花猫趁皮皮鲁不在家,扑上去抓住直升机。大花猫把直升机连同飞机里的舒克和贝塔塞进准备好的纸箱子里,再把纸箱子封死,推到床下的最里头。

  当皮皮鲁跑进屋子时,大花猫正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

  皮皮鲁跑到阳台上一看,没有直升机。屋里也没有。

  “看见舒克和贝塔了吗?”皮皮鲁拍拍大花猫。

  大花猫打个哈欠,摇摇头。

  皮皮鲁慌了。他站在阳台上往外面看,没有直升机的影子。

  “又没电池了?被人抓走了?出飞行事故了?”皮皮鲁猜测看。

  皮皮鲁想起书包里的坦克。他拿出坦克,打开舱盖儿,从里边拿出小话筒。

  “舒克,舒克!你在哪里?”皮皮鲁呼叫。

  “我是舒克!我是舒克!我在床底下的纸箱子里!我在床底下的纸箱子里!'.

  “床底下?纸箱子里?”皮皮鲁莫名其妙。他爬到床下,拉出纸箱子,打开一看,直升机真在里边。

  大花猫吓傻了,他浑身开始哆嗦起来,他相信皮皮鲁一定饶不了他。

  皮皮鲁把直升机从纸箱子里拿出来。

  “你们怎么藏在这儿?”皮皮鲁惊奇地问。

  “跟你开个玩笑呗!”舒克看见大花猫浑身发抖,不忍心揭发他。

  “对,开个玩笑。”贝塔点点头。

  “你们真逗,把我急坏了。”皮皮鲁笑了。

  大花猫松了一口气,表情挺不自然。

  皮皮鲁用最丰盛的饭菜款待舒克和贝塔。吃完饭后,舒克和贝塔决定和皮皮鲁告别,他俩觉得待在大花猫身边凶多吉少。皮皮鲁找来几节新电池,送给舒克和贝塔,又赠送给他俩许多食物。

  “我们以后来看你。”舒克说。

  “我等着你们。”皮皮鲁舍不得让舒克和贝塔飞走,可他不敢长期留舒克和贝塔。要是让妈妈发现这架来历不明的飞机,她会把飞机交给学校老师的。

  舒克登上直升机,贝塔钻进坦克。

  夜色降临了。直升机吊着坦克起飞了。皮皮鲁站在阳台上冲舒克和贝塔招手。

  一场恶战在野外等待舒克和贝塔。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舒克和贝塔驾驶直升机参加航模比赛,同时向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