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知道不知道,有的船还干脆就写两个字

知道不知道,有的船还干脆就写两个字

2019-11-23 08:03

  他们三个就这样在朦朦胧胧里面,东拐一个弯,西拐一个弯,继续不断朝前走。后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们就到了那个“比快乐还快乐的地方”。

  “不许动,举起手来!”

  小西他们越走越快,后来,他们干脆就都跑起来了。好象什么都在对着他们喊:赶快逃走吧,赶快逃走吧!他们头也不回,一口气就跑到了海边上。

  现在,他们动身了。如果我们不知道前面那几段故事,突然在路上遇见他们,一定会以为他们是两个人,小西和灰老鼠(谁也不会把影子当成一个人的);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他们是三个人:小西,灰老鼠,和一个脾气很坏、喜欢乱说话的影子。他们三个人在一条很长很长的道路上不断往前走。

  原来这个地方另外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做“下次开船”港。这个地方真是有些特别。码头旁边船只真是多,什么大汽船,小火轮,帆船,渔船,货船,一直到带双桨的游艇都有,但是一只都不动。轮船的烟囱差不多都不冒烟。有一两只烟囱只冒了半截烟,可是那半截烟就像画片上的烟一样,老是那个样儿,不升上去,也不降下来。帆船也一样,多数都没有把帆升起来。有一两只船升起了帆,可又只升了一半,也是不上不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小西一听见这个喊声,马上就醒过来了。坏了!洋铁人、白瓷人和灰老鼠三个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都爬到楼上来了。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对着大伙。可是大伙还没有都醒过来。

  海还是安安静静的,就象睡着了一样,没有风,也没有浪。海水已经凝固了,好象一块厚厚的蓝黑色的玻璃,平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小西带着这个新换上的影子走路,麻烦真不少。这个影子非常沉重。(这也是这个影子同小西原来的影子不同的地方,小西原来的那个影子一点重量也没有)现在小西拖着这样一个影子,脚上就像穿上了爸爸的长统胶皮靴似的,迈一下步都得费好大的气力。小西走慢了,影子还不断抱怨。后来小西都走得出汗了,影子还不耐烦地催:“快些,快些!”等到小西走快了,影子又抱怨说:“干吗走得这么快呀,你要把我拖坏怎么的?”灰老鼠也跟着说:“是啊,小西应该注意一点。”

  小西问:“为什么,为什么这些船都不动呀?”

  洋铁人很得意地说:“现在,你们都是俘虏,都是我的俘虏,知道不知道?”

  橡皮狗很着急地在海边来回跑了几趟,喊叫:“快些上船吧,快些上船吧!”

  过不了一会,影子又大声叫起来了:“你看你,根本就不管不顾,你把灰土都蹋起来了,把我身上都弄脏了!”

  影子冷笑了一声:“哼,这还要问!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不知道。”小熊在睡梦中回答了一句。他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马上又数起数来。“二十六,七,六……一,二,三,……什么?三个坏蛋!”

  他们又赶快朝着码头跑。码头边上船多极了。可是那许多船都和以前一样,那些有烟囱的船很多烟囱都没有冒烟,有的只冒了半截烟;那些带桅杆的船很多都没有把帆升起来,有的只升了半截帆。

  小西没办法,只好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下次我注意得啦!”

  灰老鼠说:“这儿的船就是不动。不动就是不开呗。”

  灰老鼠很生气,用棍子敲了小熊脑袋一下:“你是个大笨蛋狗熊,快举起手来!”

  他们跑到一只小火轮旁边。小火轮的烟囱上面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现在不开船”。他们又跑到一只大汽船旁边。那大汽船的舱门口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将来才开船”。没有办法,他们又跑到一只黑色的货船旁边。船舱上有粉笔写的几个大字,“这一次不开船!”没有办法,他们又跑到一只漂亮的小游艇旁边。小游艇的栏杆上挂着一块红绸子,上面用金线绣着许多字,“对不起!下次一定开,下次准开!”他们跑来跑去,没有遇见一只马上就要开的船。所有的船不是写着“这次不开”,就是写着“下次开”。有的船还干脆就写两个字,“不开!”事儿糟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就这样,他们三个不断往前走。朦朦胧胧,他们好像在小胡同里走,又好像在山谷里走,又好像在森林里走。朦朦胧胧,他们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就这样走呀走呀,也闹不清楚他们到底走了多久,到底走了多远。后来,小西走得腿都有点发酸了,就问:“到底还要走多少时候啊?咱们都走了几十个钟点了。”

  小西又问:“就老也不开了?”

  这一下才让小熊完全醒过来了。小熊刚想站起,洋铁人就举起了亮闪闪的刀,叫:“不许动!”这时候,睡着的人才一个个都醒过来了。

  后来,他们好容易才找到了一只没有贴纸条的小木头船。这只小船虽然没有烟囱,没有桅杆,没有水手,可是也没有写着“下次才开船”这样的话呀。他们高兴极了,一个个马上跳了上去。

  灰老鼠说:“没那事儿!”

  灰老鼠说:“谁说老也不开!是说这次不开,下次开。不信你看,只要到了‘下次’,船就准开。”

  最后一个醒过来的是纸板公鸡。他没有看见洋铁人三个。伸了一个愉快的懒腰以后,他自言自语说:“哎呀,哎呀!这一觉睡得真甜呀,就象吃了一个大苹果似的。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有趣极了。我梦见我站在那个洋铁人的脑袋上,我唱了一个歌儿……”

  布娃娃看见海水,高兴极了。她把手伸到水里,说:“真好,真好!我要洗个脸。”

  影子嘲笑小西说:“他害怕了,他害怕了!”

  小西又看了一看,发现这里的海水像墨水一样又稠又黑,没有波浪,也没有一丝波纹。他忍不住又问:“为什么,为什么这儿的水都是不动的呀?”

  洋铁人马上过去踢了他一脚:“谁让你站在我脑袋上,谁听你唱歌儿!”

金沙电玩城,  说着,她就弯下腰去,捧了一把海水洗起脸来。洗完了脸她又洗手绢,洗完了手绢她又洗头发。她一洗起来就没个完。

  小西说:“我走累了。几个钟点总有了吧?”

  影子抢着回答:“不是早就告诉你了,这次不动,下次就动。”

  纸板公鸡一看是洋铁人,有点害怕:“你不听就不听,又不是唱给你听,你干吗踢人哪?”

  橡皮狗着急地喊叫:“快开船吧!”

  灰老鼠冷冷地回答:“也不对。现在没有时间了,反正是不算钟点了,走多少时候都没有关系。”

知道不知道,有的船还干脆就写两个字。  小西又注意到了天空。天上挂着几块云彩,都固定在一个地方,也是老不动。那些云彩都好像凝固了,又厚又沉重,可是又不掉落下来。小西说:“那些云也不动,也是要到下次才动吗?”

  白瓷人叫:“就是要踢,就是要踢!因为你是我们的俘虏,你们全都是俘虏,我们爱踢哪一个就踢哪一个。你当踢人是一件容易的事吗?可不容易咧。因为踢人还得用力,这是很累人的。所以,踢了你你就不应该抱怨。”

  可是,船怎么个开法呢?这只船没有机器,也没有船帆,那么,是不是有船桨呢?没有,什么也没有。当然,也没有一只船桨。

  影子又接着说:“是啊,爱走多少时候就走多少时候。我都没累你还累,你净瞎胡说!”

  影子和灰老鼠同时回答:“对,下次。”

  纸板公鸡小声咕噜:“哼!没有听说过……”

  木头人说:“我们去找木头,来做几把桨吧。”

  小西有些生气了,对影子说:“是我带着你走,你一点都不出力,怎么会累呀!你不相信,我两条腿都发酸了。”

  “那么,这些花儿呢?”小西看见身旁的一些小树,上面树叶很少,有些花苞,也都没有开放,“花儿也要下次才开吗?”

  三个坏蛋饿极了,他们每个人都抢了许多吃的东西,马上蹲在地板上吃了起来。他们就象猫吃东西一样,一边吃一边还不断哼哼。

  可是,木头又在哪儿呢?船上也没有木头。

  灰老鼠说:“别吵了,别吵了!我教给你一个咒语,一念就不会累了,‘不累不累就不累,下课买糖喝汽水’。你要腿酸了,我也有一个咒语,一念两腿就不发酸了,‘不酸不酸真不酸,骑车踢球逛公园’。我还有一个咒语,谁要不累,一念了准累,你要不要听?”

  影子不耐烦了:“当然是‘下次’才开啊。”

  洋铁人哼哼说:“糖真甜,真不咸!我要长肉,我不愿意瘦!”

  小熊说:“你们等着,我上岸去找。”

  小西连忙打断他:“我不要那样的咒语。”

  小西说:“老‘下次’,‘下次’,到底‘下次’是什么时候呢?”

  白瓷人哼哼说:“我不愿意胖,再吃一块糖,我不要长肉,再开一个罐头!”

  布娃娃说:“你上岸去,还帮我找把梳子。我的头发要好好梳一梳……”

  小西就开始念那个叫人“不累”和那个让腿“不发酸”的咒语:  

  灰老鼠说:“什么时候?那可不知道。你忘了?咱们现在是没有时间了,所以也没有钟点,没有早晚,没有日子了。”

  灰老鼠哼哼说:“糖糖糖糖,甜甜甜甜,香香香香!……”

  布娃娃的话还没有说完,远远传来了一阵可怕的喊声:“快追,快追!别让他们逃走了,别让他们逃走了!”

  不累不累就不累,
  下课买糖喝汽水。
  不酸不酸真不酸,
  骑车踢球逛公园。

  没有钟点,没有早晚,没有日子,这是怎么回事呀?小西正在发愣,突然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一阵一阵,好像什么地方有人在拉风箱。他问:“这是什么声音?”

  他们就这样吃呀,吃呀,也不知道吃了多久,反正一直到楼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被他们三个吃光了,他们每个人的肚子都变成圆鼓鼓的了,他们才停止。

  那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原来是洋铁人、白瓷人和灰老鼠三个追来了。

  他一连念了好几遍,果然就觉得好多了。他们三个就这样在朦朦胧胧里面东拐一个弯,西拐一个弯,继续不断朝前走。

  灰老鼠听了一听,马上用手打起拍子来,说:“歌声,好极了!这是这儿最伟大的音乐家洋铁人在唱歌儿。”

  洋铁人点了支长长的纸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满意地说:“这一回才不饿了。现在,开始分配俘虏。我先说。布娃娃是我的。还有,把小熊也分给我。还有,还有……”

  布娃娃发起抖来了,说:“我好象冷得很。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后来,影子要求灰老鼠:“把那个叫人累的咒语教给我吧,我一点都不觉得累,太没意思了。”

  影子叫了起来:“好听极了,好听极了!他唱得又响亮,又热闹,真是美极了!”

  白瓷人急了:“还有我,还有我呀!把谁分给我呢?”

  木头人看见布娃娃发抖,也发起抖来了。他安慰布娃娃说:“不要紧,别怕!我,我,我就,不怕。”

  灰老鼠点头:“好吧!这个咒语是这样的,‘说累就累不稀奇,准备考试做习题’。”

  小西又听了一听,说:“这是什么歌儿,这不是打鼾的声音吗?”

 

  绒鸭子说:“咱们跳下水去。他们不会游泳。”

  小西听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哎呀,糟糕!我的算术习题还没做。”

  灰老鼠说:“胡说!什么叫‘打鼾’?我晚上出来,净听见这样的歌声,听了都不知道多少次了。要是晚上能听到这样的歌声,我就有了好运气,就什么都顺利。要是听不到这样的歌声,要是这个歌声突然停住,那就坏了。为什么坏了,我不告诉你。真的,这是一个歌儿,不骗你!”

  洋铁人说:“把绒鸭子分给你。”

  布娃娃说:“水很冷,要是把我衣服打湿了,那怎么办?还有,我也没有学过游泳啊!”

  影子说:“你又来了!你看你多么胆小,要是我就干脆不做!”

  在远处,那洋铁人还一个劲儿在唱,“呼──噜──,呼──噜──,呼──噜……”

  白瓷人不高兴了:

  绒鸭子说:“我马上教你。”

  灰老鼠安慰小西说:“没关系!这一次不做,下一次再做也是一样。”

  小西说:“他真能唱,唱了这么老半天,也不觉得累。”

  “我不要!绒鸭子太笨。啥也不会,连话都说不清楚。我要老面人,因为他很聪明,叫他干什么他就能干什么。”

  小西说:“那来不及了。咱们上岸跑吧。”

  小西说:“妈妈会说我的。”

  “那我也行!”灰老鼠马上放开了嗓子,也唱起那个“呼噜呼噜”歌来了。接着影子也用那个山羊嗓子唱开了。

  洋铁人说:“真的吗?那么,老面人就算我的了。把纸板公鸡分给你吧。”

  橡皮狗说:“好主意。快上岸吧!快呀,快呀!……”

  灰老鼠说:“唉,你真是!妈妈说两句,一点都不要怕。她不会当真发脾气。你忘了,哪一次她说了你,以后不是马上又给你买糖买玩具?”

  灰老鼠说:“纸板公鸡会唱歌儿,分给白瓷人也挺好。”

  于是他们一个个又跳到岸上。橡皮狗跑得最快,他带着大伙往前面跑。一会儿,他看大伙跟不上了,又停下来喊:“这边来,这边来!快呀,快呀!”

  小西说:“可是还有姐姐……”

  白瓷人更不高兴了。对灰老鼠说:“你忘了我有病吗?我就是不大爱听歌儿,一听了歌儿就失眠,你不知道吗?当然,洋铁人编的那个歌儿我爱听,还爱唱。不过除了那个歌儿以外,什么歌儿我都不能听。你喜欢纸板公鸡,就把纸板公鸡分给你吧。我要橡皮狗。”

  可是绒鸭子怎样跑也跑不快,布娃娃身体不好,也比绒鸭子快不了多少。大家跑了一阵,看她们跟不上来,只好又站下来等她们。

  影子大声喊起来:“小大人儿!才不怕她咧!给她在黑板上画一幅大大的漫画,让同学们都瞧见,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训人!”

  他们商量来商量去,就把布娃娃、老面人和小熊分给了洋铁人;把橡皮狗和绒鸭子分给了白瓷人;把小西和纸板公鸡分给了灰老鼠。剩下一个木头人,三个坏蛋谁也不愿意要。

  橡皮狗着急得要命,不断大声催:“快呀,快呀!”

  灰老鼠说:“对,好主意!”

  洋铁人说:“木头人一点儿用也没有!你看他那丑样儿,还说有什么真正的眼泪。”

  洋铁人他们听见橡皮狗的喊声,马上就朝他们这边追过来了。三个坏蛋凶极了,手里都拿着长长的刀。他们跑得真快,一下就追到了小西他们面前,把他们包围住了。

  小西说:“那么,好吧!我只玩儿这一次,下一次一定不玩儿了。”

  白瓷人说:“把他杀死吧!这样就什么眼泪也没有了。”

  洋铁人举起刀来,喊:“举起手来!”

  灰老鼠和影子同时叫起来:“对,就这一次!下次一定不玩儿了。”

  灰老鼠叫:“对,对!杀死他,杀死他!”

  小熊很生气,也喊:“就不举!”

  洋铁人摇头说:“不,不,不!别忙!咱们先来唱一个歌儿。唱完了歌儿,咱们再来动手杀木头人。现在,开始!”

  洋铁人马上就把小熊抓住,然后又对白瓷人灰老鼠下命令:“把他们都抓起来,关到地下室里面去!”

  于是洋铁人第一个直着嗓子唱起来了,接着白瓷人和灰老鼠也跟着颤抖的声音唱起来了。洋铁人唱得高兴,还闭上眼睛摇摇摆摆地跳起舞来了。

  三个坏蛋就这样把小西他们都抓住,关到白房子的地下室里面去了。

  木头人哭起来了。布娃娃也哭起来了。可是三个坏蛋谁也不理他们。“呼──噜──呼噜噜噜,呼噜噜噜!”他们越唱声音越大。洋铁人越舞蹈越快。灰老鼠就对他叫起好来。白瓷人越唱越高兴,就抓起一个空饼干筒当鼓敲起来。“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知道不知道,有的船还干脆就写两个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