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皮皮鲁忘了带微缩药,我先驾五角飞碟去

皮皮鲁忘了带微缩药,我先驾五角飞碟去

2019-11-23 08:03

旗袍小姐给客人点烟; 

凶手给探长下跪; 

五角飞碟贴在汽车底盘下; 

皮皮鲁忘了带微缩药; 

  早晨都排满的饭局; 

  皮皮鲁穿着浴衣进五角飞碟; 

  地下停车场里的皮皮鲁; 

  部长戴上了手铐; 

  部长秘书在饮料里下药; 

  宾馆浴缸里的女尸; 

  探长林看录像; 

  天眼电视台大受欢迎; 

  黎经理命归浴缸  

  黎经理的公司像殡仪馆  

  部长危在旦夕  

  局长钓完鱼就进监狱  

  “探长林遇到麻烦了,有人不让他再管这个案子了。”贝塔关上录像机。 

  探长林的确是神探。他从死者被勒死的脖痕上,看出了凶手右手有开车挂挡的习惯性动作。再加上凶手极为熟悉死者家中的情况,没有翻找财物,而是直接拿钱,因此,此案必为熟人所为。 

  “我先驾五角飞碟去,等到了那家饭店,再喝皮皮鲁口服液变大。”皮皮鲁有对策。 

  皮皮鲁把能告诉探长林的事都告诉他了,对五角飞碟只字不提。 

  “怎么回事?”皮皮鲁不明白,但他感到这个黎经理溺死浴缸案不一般。 

  “我这儿一共有一万元,全给您了,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小伙子见只有探长一人,觉得事情还有转机,他做最后的努力。 

  “我跟你去。”贝塔说。 

  “我马上解除对你的监视。希望我们今后常联系,遇到难题,还要请你帮助。”探长林说。 

  “咱们遥感一下。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舒克提议。 

  “谋杀加行贿。”探长林接过一万元现金后,将凶手铐上了。 

  “我也去。”舒克说,“最好把歌唱家和燕妮都带上,在五角飞碟里保险。” 

  “为民除害,责无旁贷。”皮皮鲁站起来和探长林握手道别。 

  皮皮鲁同意。 

  探长林拉开身后的门,叫警察带走凶手,同时将一万元钱交给部下。    

  皮皮鲁同意。 

  皮皮鲁回到地下停车场,他找到那辆汽车,准备用微缩药变小后乘坐五角飞碟回家。 

  贝塔调整遥感仪,荧光屏上迅速变化着不同的画面。 

  从探长林抵达案发现场到破案,只用了15分钟。 

  “贝塔,你准备起飞,我去叫她们。”皮皮鲁说完去鲁西西别墅叫燕妮和歌唱家。 

  贝塔从五角飞碟里探出头来,他告诉皮皮鲁忘了带微缩药。 

  “就是这个。”舒克在画面上看到了时装公司的黎经理。    

  “这人还行。”贝塔给探长林一个高评价。 

  正在游泳的燕妮和歌唱家听说要乘五角飞碟出去,十分兴奋。她们淋浴更衣后,和皮皮鲁一起走进五角飞碟。    

  “我坐出租车回家,你们先回去吧。”皮皮鲁说。    

  黎经理正和几个男士在进餐。进餐的环境十分豪华,服务员小姐身着紧身旗袍,旗袍侧面的裂缝儿几乎一直裂到腋下。她们围站在餐桌四周,提供包括点烟在内的各种服务。就差往客人嘴里喂饭了。 

  皮皮鲁点头,刚才那凶手向探长林行贿被拒绝的场面给皮皮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受贿是人类社会的毒瘤,是商品经济对人性的摧残。受过贿的人,即使这辈子侥幸逃脱,下辈子也决然不会有好结果。这是五角飞碟告诉皮皮鲁的。 

  “鲁西西在她的卧室里看书,我去告诉她一下。”舒克说。 

  “我们给你当保镖。”贝塔说。 

  进餐的人一个个吃得油光满面,说话时唾沫星子满桌飞。黎经理招呼男士们吃饱喝足,显然是她请客。 

  皮皮鲁在心里已经同意和探长联系了。拒绝受贿的人,综合品质不会差。 

  鲁西西过来打开窗户,她叮嘱皮皮鲁和探长林见面时要小心。 

  皮皮鲁来到饭店大厅门口,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皮皮鲁已经很长时间没在大街上行走了,他感到新鲜。 

  “她的时装公司如此不景气,她怎么还能这么花钱?”皮皮鲁自言自语。保守估计,这顿饭也得花两千元。 

  “你再继续监视他。”皮皮鲁对贝塔说。 

  “没关系,有五角飞碟当保镖。”贝塔从五角飞碟里探出头来,说。 

  出租车将皮皮鲁送到住处,埋伏在楼下的探长林的部下见到了皮皮鲁大为兴奋,他拿起车载电话向探长林报告。 

  “肯定是要求这些人办事,她才不会白花钱。”贝塔说。 

  贝塔像看警匪片。 

  五角飞碟舱门关闭,进入准备起飞状态。 

  探长林刚刚走进局长的办公室。 

  “女性在生意场上奋斗是悲剧。像黎经理这样,天天同各种男人周旋,万幸的是她长得不漂亮,否则还不知要搭上多少资本。”舒克说。 

皮皮鲁忘了带微缩药,我先驾五角飞碟去。  皮皮鲁离开五角飞碟,走进鲁西西别墅,正好碰见舒克往外边走。 

  舒克和贝塔坐在驾驶台前。燕妮和歌唱家在卧室里聊天。皮皮鲁坐在驾驶舱的皮沙发上设想和探长林见面时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 

  “我知道了,你可以撤离了。”探长林说。 

  “我倒觉得女人好做生意。”贝塔说。 

  “探长林怎么样?”舒克也对探长感兴趣,他等不到他值班时再看,正准备去五角飞碟提前接班。 

  五角飞碟抵达舒克贝塔公司南边的那家大饭店上空,贝塔不知在哪儿着陆。 

  “撤离?”部下不明白发现了盼望已久的目标,为什么要撤离。 

  “那这黎经理怎么做不成?”舒克问。 

  “人品不错。”皮皮鲁将探长林刚才的破案经过和拒贿讲给舒克听。 

  “应该在饭店里边着陆,否则皮皮鲁变大后怎么进饭店?”舒克说。 

  “撤离。”探长林重复了一遍。 

  “智商低。模样差。人品坏。”贝塔给黎经理经商不利总结了三条。 

  “受贿的人最可恶。难得有探长林这样的人。”舒克说,“我去看看探长林现在干什么。” 

  “贴在一辆汽车的底盘上,和车一起进地下停车场。”皮皮鲁知道地下停车场有电梯可直达饭店大厅。 

  “是。”部下说。 

  “贷款的事,还靠各位帮忙。”那黎经理端着酒杯站起来,“我敬各位一杯。” 

  “去吧,我游一会儿泳,然后就给探长林打电话。”皮皮鲁说。 

  “就贴那辆车!”看见一辆车身很长的超豪华汽车正朝地下停车场人口驶去。 

  坐在办公桌后边的局长看着探长林,他好像知道探长林的来意。 

  “我们不能一起喝,要一个一个和你喝。”一个戴眼镜的瘦小男人醉眼朦胱的看着黎经理,实际上,他的目光投射在黎经理身旁的服务小姐身上的旗袍的断裂层上。 

  舒克钻进五角飞碟和贝塔一起监视探长林的行踪。皮皮鲁换上游泳裤,和燕妮、歌唱家一起游泳。 

  贝塔操纵五角飞碟神不知鬼不觉地飞进那辆汽车下边。五角飞碟上部紧贴着汽车的底盘,与汽车同步进入饭店的地下停车场,没人发觉。 

  “黎经理浴缸溺死案,我已经破了。”探长林平静地告诉顶头上司。 

  “我不会喝酒,”黎经理装孙子,“今天是破例。” 

  歌唱家已经学会了游泳,她现在除了唱歌,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游泳。 

  汽车司机下车走了以后,皮皮鲁准备喝皮皮鲁口服液。    

  局长原以为探长林是来要求继续侦破“黎溺案”,没想到案子已经被他破了。 

  其实黎经理能喝酒。 

  “你再掉进下水道里,没有饭盒也能活了。”皮皮鲁游到歌唱家身边说。 

  “你在五角飞碟里喝,然后马上走出去变大。”燕妮对皮皮鲁说。 

  局长原本被上边的某大人物关照不要继续侦破此案,局长心中虽然不悦,但也无奈,只得下令让探长林离开此案,其实心中委实不快。现在听说案子已破了,脸上明显出现笑容。 

  黎经理又轮流和餐桌上的每一位男士干杯,那些男人被黎经理称为“科长”“处长”。 

  “上帝保佑我这辈子再也别掉进脏水里了。”歌唱家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别吓着看车的老头。”贝塔说。 

  “怎么回事?”局长问。    

  他们都是银行负责贷款的官员。 

  燕妮游过来说:“在游泳池里游泳没太大意思,有机会咱们去大海里游泳。” 

  皮皮鲁喝了一瓶皮皮鲁口服液,拿上录像带和微型电视放像机,走出五角飞碟,来到汽车外边。 

  探长林将谋杀经过讲述一番。 

  “我们可不缺吃,对吗?”瘦小男人一边用牙签肆无忌惮地剔牙一边对同事说。 

  皮皮鲁正要搭话,舒克跑到游泳池边对皮皮鲁说: 

  正好四周没人。 

  一听涉及部长要员,局长忙问: 

  “当然,哈哈,我们如果想吃,连早晨都排满了饭局。”另一位皮肤白得让人恶心的男士说。 

  “探长林遇到难题了,你来看看。” 

  皮皮鲁变大了。这是他被爱因斯坦家的老鼠变小后第一次复原,他看着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鲜。 

  “证据呢?” 

  “我知道,各位今天能来,实在是赏我脸,我给各位准备了一点小礼物。”黎经理从包里拿出几个大信封,递给每人一个。 

  皮皮鲁连游泳裤都没换,跑进五角飞碟。燕妮让舒克带浴衣给皮皮鲁穿上。 

  人生必须变化。一成不变的人生没有乐趣。 

  探长林递上录像带。 

  “这是什么?”瘦小男人问。 

  “一位小姐在宾馆被杀,探长林……”贝塔看见皮皮鲁来了,想将经过告诉他。 

  皮皮鲁乘电梯来到饭店大厅,这是一家五星级饭店,装饰豪华典雅。 

  “都在这上边。”探长林说。 

  “优惠券。购买本公司产品的优惠券。”黎经理诡秘地笑了笑。 

  “给我放一下录像。”皮皮鲁想看实况。 

  咖啡厅坐落在一个大天井里,旁边是观景电梯和喷泉,还有一位小姐为客人弹奏钢琴助兴。 

  局长叫来技术人员: 

  瘦小男人将信封口的订书钉打开,用手一捏信封,信封口张开一道缝儿,他往里一看,笑了。 

  贝塔将五角飞碟遥感电脑自动录制的录像带放给皮皮鲁观看。 

  探长林已经坐在一张桌子旁边了。皮皮鲁通过五角飞碟通讯器问贝塔: 

  “立即放给我看。” 

  信封里是满满一沓钱。 

  这是一家四星级宾馆。客房服务员正在挨个打扫房间,楼道里停着装有清洁工具和各种以新换旧的客房必备卫生用品的小车。 

  “贝塔,看看有没有埋伏?” 

  技术人员迅速将微型录像带转录到普通录像带上,然后将普通录像带插入局长办公室的录像机。 

  “行贿?”皮皮鲁一愣。 

  一位女服务员用钥匙打开1428房间,她先打扫卧室的卫生。当她准备打扫卫生间推开卫生问的门时,她发出了一声动物般的喊叫,她看见浴缸里泡着一具女尸。    

  “没有,就他一人,你放心去吧。如果他敢和咱们捣乱,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了。”贝塔说。 

  荧光屏上像演电视剧一样展示了此案犯罪的全过程。局长看罢怒火中烧。 

  “遥感看看有多少钱?”舒克对贝塔说。 

  闻讯赶来的宾馆保安人员拨通了报警电话。刚刚离开××小区的探长林立即掉转车头直奔发案的宾馆。 

  皮皮鲁缓步朝探长林走去。 

  “你是怎么拍的?”局长问探长林。 

  贝塔遥感。 

  经查实,死者是某时装公司的黎经理,该经理是喝了麻醉药后,被人按人裕缸中窒息而死的。 

  探长林接到皮皮鲁的电话后很是兴奋,他暂时忘记了局里不让他插手黎经理溺死案的烦恼。他自从和皮皮鲁认识后,就对皮皮鲁有好感,他认定皮皮鲁是国宝。    

  ‘我早就发现他们贪赃枉法,一直派人监视。”探长林不得不撒谎。 

  “每人一万元。”贝塔说。    

  “谋杀案。”探长林对助手说。 

  探长林看见了皮皮鲁,他站起来招呼皮皮鲁落座。握手。 

  局长对探长林大加赞赏。 

  “一万元!”皮皮鲁吓了一跳。 

  “今天谁来过这个房间?”探长林的助手问服务员。 

  小姐过来问皮皮鲁喝什么。 

金沙电玩城,  “通知检察长,请他立即来我这儿。”局长对秘书说。 

  “他们真敢要!”舒克不大相信。 

  “没注意。”服务员剐忆不起来。 

  “矿泉水。”皮皮鲁说。 

  探长林产生了一个大想法,他想请皮皮鲁利用先进手段把所有正在利用职权舞弊的各级官儿都查出来。 

  几位男士将钱收进自己的腰包。 

  “这位黎经理在这儿住了多长时间?”探长林问服务员。 

  “先说哪件事?”探长林问皮皮鲁说。 

  检察长看了录像后,立即签署了逮捕部长和银行职员的逮捕令。 

  皮皮鲁瞠目结舌。 

  “一个星期。”服务员说。 

  “先说你手中的这件案子。”皮皮鲁说。 

  当部长被戴上手铐时,他突然意识到他的职位离鲜花和手铐都很近。    

  “贷款拿到后,我还会谢各位的。”黎经理又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去死者的公司。”探长林对助手说。 

  “我手中的案子?什么案子?”探长林看着皮皮鲁问。 

  皮皮鲁从电视上看到了法院对此案人犯的判决,舒克破天荒喝了一杯酒。 

  第二天,银行给时装公司贷了80万元,黎经理又给几位男士每人送了两万元。 

  黎经理的时装公司看上去很不景气,职员都无精打采,虽然公司外边挂着时装公司的招牌,可如果拆掉牌子,别人准以为是殡仪馆,气氛十分悲痛。 

  “黎经理浴缸溺死案。”皮皮鲁说。 

  电话铃响了,鲁西两拿起话筒。 

  接着,黎经理开始用这笔钱继续向各层次各方面与她的公司业务有关的官员行贿,官最大的一位是部长,还有两位副部长。 

  时装公司的职员们显然还不知道经理被谋杀的消息他们对于探长的造访表示惊讶。 

  “你怎么知道?”探长林警觉。 

  “请找皮皮鲁先生,我是探长林。” 

  皮皮鲁和舒克、贝塔都看傻了。 

  探长林先和副经理谈话。 

  “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头儿不让你再管这件案子了?”皮皮鲁说。 

  “请稍等。”鲁西西让皮皮鲁接电话。 

  “他们真敢要。”舒克说。 

  “贵公司里有没有和黎经理矛盾很大的人?”探长林问副经理。 

  “为什么?”探长林和别人交谈头一次处于下风。 

  “我想请你帮个忙。”探长林说。 

  “相比之下,探长林真不错。”贝塔说。 

  “本公司的所有人几乎都和黎经理有矛盾,黎经理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小肚鸡肠。”副经理显然也同经理不和。    

  “这是一起谋杀案,凶手是一位部长的秘书。”皮皮鲁说。 

  “请讲。”皮皮鲁说。 

  “再往下看,看看是谁杀的黎经理。”皮皮鲁说。 

  探长林不能怀疑所有的职工。 

  “部长?!”探长林吃了一惊。 

  “能不能把所有利用职权犯法的官都查出来?”探长林问。 

  那位受贿的部长的秘书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黎经理手下的人,她说她知道黎经理向部长行贿的事,她还说她随时可能举报此事。部长的秘书最后明白了,这位小姐十分恨黎经理,想以此事报复黎经理。 

  “公司经营状况?”探长林又问。 

  皮皮鲁说出了那位部长的名字,这是一个经常出现在电视报纸上的名字。 

  皮皮鲁想起了贝塔酗酒后干的那件事。 

  为了保护部长,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秘书制订了谋杀黎经理灭口的计划。 

  “不好。您刚才大概注意到我们的商店了,最少的时候一个月的营业额只有一元七角。”副经理说。 

  “你有什么证据?”探长林问。 

  “我可以全天候监视所有科级以上官,每人都录像,然后将这些录像带送到电视台,请电视台设个专栏,天天播放,让老百姓监督。”皮皮鲁说。 

  在一天晚上,正当黎经理在宾馆里洗澡之时,部长秘书来访。黎经理穿上浴衣和秘书交谈,喝了秘书下了药的饮料,昏睡后被秘书背到浴缸里淹死。 

  “那你们靠什么维持?” 

  皮皮鲁拿出微型电视放像机。 

  “太棒了!”探长林大喊。 

  “我要和探长林通电话。”皮皮鲁说。 

  “靠银行贷款。” 

  “这是什么?”探长林没见过。 

  皮皮鲁和探长林达成协议,由皮皮鲁负责监视和录像,由探长林拿着第一批录像带去电视台交涉设立栏目和播出事宜。 

  贝塔给皮皮鲁拨探长林的电话。 

  “银行怎么会贷款给你们这样的公司呢?” 

  皮皮鲁打开机盖,露出小屏幕。皮皮鲁按了几个按钮,屏幕上开始出现黎经理案的全过程。 

  “栏目就叫天跟。”舒克说。 

  此刻探长林正驱车行驶,他决定暗中调查浴缸女尸案。 

  “黎经理别的本事不大,但贷款却很有能力,每次都能贷个几十万元。” 

  探长林眼睛一下都没眨,看完了全部录像。    

  贝塔特兴奋,他自告奋勇要搬到五角飞碟去住,专门负责监视全国所有的科级以上官的24小时活动,谁贪赃枉法就曝谁的光。 

  车载电话铃响了。 

  探长林皱起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探长林问。他不明白皮皮鲁怎么能偷拍到这种镜头。其中还有部长秘书和部长老婆的一段不堪入目的镜头。 

  探长林拿着第一批录像带到了电视台。 

  探长林拿起话筒。 

  他感觉到贷款里有问题。 

  “这录像是怎么拍的,目前还不能告诉你。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提供所有案件的录像。当然是犯罪全过程的。”皮皮鲁说。 

  台长听秘书说神探见他,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忐忑不安地和探长林见了面。    

  “请问是探长林吗?” 

  这时,助手叫探长林接电话。 

  探长林早就感觉到皮皮鲁手中有高科技器物,这从糕鱼氏的案件就能看出。探长林知道既然皮皮鲁不愿意,自己也就别问了。 

  探长林将一摞录像带放在台长的桌子上。他说明来意。 

  “我是。” 

  “谁把电话打到这儿来找我?”探长林站起来往隔壁房间走。 

  皮皮鲁从微型电视放像机里取出录像带,交给探长林。 

  台长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他只能同意。 

  “我是皮皮鲁。” 

  “局里。”助手说。 

  “送给你了,有这个证据.你就可以破这个案子了。对了,你准备怎么对待那位部长?”皮皮鲁问。 

  电视台从即日起开设新栏目《天眼》,每天播出1小时。 

  “……”探长林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局里告诉探长林,这件案子可能比较简单,黎经理因经营不善无法还债而自杀。局里还说让探长林再去接一个新案子。 

  “送他见阎王。”探长林斩钉截铁地说。 

  《天眼》播出后,大受观众欢迎,以至于观众强烈要求电视台全天24小时只播出这个节日,后来电视台不得不专辟一频道全天播出,该频道被称为天眼电视台。 

  “我是皮皮鲁。” 

  探长林挂上电话后,眼睛望着窗外。 

  皮皮鲁佩服探长林。 

  全国科以上的官都24小时处于五角飞碟监视之中,他们只能为老百姓做事,不能坑害老百姓。自从天眼电视台开播以后,全国有不计其数的官辞职,他们无法忍受不干坏事的当官生涯。 

  “你好.你在哪儿?” 

  “咱们走吗?”助手问。 

  “说说我的事吧?”皮皮鲁说。 

  有一位处长利用职权到一家餐厅吃饭,吃完饭不但不给钱还接受了人家送的一条香烟,该处长当晚即被天眼电视台曝光,可怜那处长第二天即被送上法庭。法庭查实该处长此餐共消费384元,定了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这个案子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谁干扰也不行。”探长林一拳砸在人家的桌子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探长林问。 

  还有一位局长乘坐公车去钓鱼,也被判了7年刑,他不服上诉。高级法院驳回了他的上诉,理由是,身为公务员,不为老百姓谋福利,反而使用纳税人的汽车和汽油为自己娱乐提供交通工具,实属罪大恶极民愤极大,维持原判。     

  “请讲。” 

  “我在德国有个朋友……”皮皮鲁简要地叙述他没有说歌唱家的体积。 

  “我们最好约个地方。” 

  “她叫贝一?”探长林问。 

  “你说吧。” 

  “……就算吧。”皮皮鲁说。     

  “在舒克贝塔公司南边的那家大饭店的咖啡厅见面。一小时以后。” 

  “可以。”探长林同意。 

  皮皮鲁吩咐贝塔将刚才看过的黎经理贷款及被害的全过程给探长林复制一盘录像带。 

  “你现在一出门,就会被蹲守在门口的警察抓获。”舒克提醒皮皮鲁。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皮皮鲁忘了带微缩药,我先驾五角飞碟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