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假酒差点儿喝瞎了市鼠王的眼睛  ,吃航

  假酒差点儿喝瞎了市鼠王的眼睛  ,吃航

2019-11-23 08:03

吃航空盒饭的鼠王; 

国家元首鼠王想长寿; 

燕妮的男佣成为老鼠的男佣; 

飞碟引起机场鼠王的兴趣; 

  孔子是爱因斯坦的爷爷; 

  国家元首想给贝塔颁奖; 

  老鼠科学院瓜分世界; 

  侍从和鼠小姐边走边聊; 

  罗丘的后裔; 

  鼠小姐险当人质; 

  鼠小姐乘飞机去中国; 

  电话局的人工记次电脑; 

  机场鼠王让贝塔改名  

  水库里的鱼爷爷变成鱼孙子  

  胖老鼠和鼠小姐套瓷  

  假酒差点儿喝瞎了市鼠王的眼睛  

  机场鼠王的王宫很有航空特色,鼠王的宝座是用飞机轮胎加工的,鼠王面前的桌子上摆着飞机上使用的盒饭。鼠王身旁还有一架精致的飞机模型。 

  机场鼠王将微缩药的配方和样品交给国家元首鼠王。元首鼠王不信。 

  自从皮皮鲁释放了爱因斯坦家的老鼠以后,他们日以继夜地加速实施将人类变小的计划,他们是在同皮皮鲁的大脑竞赛。 

  “贝塔是坐飞机去的德国吗?”机场鼠王对本国鼠偷渡行为深恶痛绝。 

  鼠小姐将来意告诉机场鼠王。 

  “有这等事?”国家元首鼠王一边看配方一边向身边的大臣们征询。 

  “咱们有优势,”老鼠科学院院长对下属说,“咱们叫以动员全世界的老鼠同胞帮忙,而皮皮鲁却不可能说服人类吃预防药,别人会拿他当疯子。” 

  “他自己有飞行器,是飞碟。”鼠小姐用手比划飞碟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鼠王盯着外国米的鼠小姐,“你是说能把人类变成和咱们一样小?” 

  “微臣倒是在人类的报纸上见到过德国有人变小的新闻。”负责搜集人类信息的大臣说。 

  “咱们必须多设计几种微缩粒传播方式,比如往人类的饮用水里投放,像艾滋病那样传染,利用蚊子传播……”一鼠博士献策。 

  “飞碟?”机场鼠王吃惊,“你是说,我们国家有一只老鼠拥有飞碟?” 

  “千真万确。”鼠小姐点头。 

  “德国来的鼠小姐说他们是什么爱因斯坦的后代,脑子特聪明,所以能发明出这种药。”机场鼠王说。 

  科学院院长点头,他给部下分工。 

  “没错。”鼠小姐证实。 

  “您听说过爱因斯坦吗?” 

  “爱因斯坦的后代是老鼠?”国家元首鼠王知道爱因斯坦,但他不信爱因斯坦会生老鼠。    

  燕妮家的别墅已无人居住,老鼠们决定占用整栋房子作为大批量制作微缩粒的加工厂。 

  “那飞碟多大?”机场鼠王问。 

  “爱因斯坦?一种药?”鼠王说。 

  “是住在爱因斯坦家与爱因斯坦朝夕相处的老鼠的后代。”机场鼠王更正语误。 

  “将那男佣变小,让他给咱们当男佣,咱们太需要劳动力了。”科学院院长说。 

  “就这么大。”鼠小姐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儿,“看上去非常先进。” 

  “爱因斯坦是人类的一位大科学家。”鼠小姐给机场鼠王扫盲。    

  “拿样品找人试验一下,如果是真的,马上大批量投产,把咱们这儿的人类全变小。”国家元首鼠王做梦都想当真正的国家元首.他清楚自己这个“国家元首”和小孩儿玩过娃娃家没什么两样,假的。 

  一天夜里,燕妮家忠心耿耿的男佣人睡后,老鼠们将一颗微缩粒放在了他的鼻孔前边。 

  “贝塔自己制造的?”机场鼠王问。    

  “我们鼠王是航空方面的专家,什么飞机都知遭。”鼠王侍从维护鼠王的尊严。 

  有名称没权力是悲剧。有权力没名称是喜剧。前者折寿。后者长寿。 

  当男佣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身边全是巨大的老鼠,他再往远看,家具都变成了巨无霸。 

  “不清楚。不过贝塔的朋友中有人类,也许是那个人制造的。”鼠小姐说。 

  “爱因斯坦是我们德国人,很有名。”鼠小姐略带几分自豪感地说。 

  “用活人做试验?”奉命拿微缩粒找人做试验的大臣问。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的佣人了,你要尽心尽力,听从我们的调遣。”一只老鼠对男佣说。 

  “老鼠和人类交朋友?”机场鼠王吓了一跳。 

  “我们鼠王给名人下过一个定义。”鼠王侍从讨厌这位来自发达国家的同胞语言中的优越感。 

  “对。他们人类不是每生产一种新药都拿咱们老鼠试验吗?咱们也回敬一次。”国家元首鼠王哈哈大笑。 

  “这……这是怎么回事?”男佣站起来,他的体积和老鼠一般大小。 

  “我们已将那个人变小了。”鼠小姐说。 

  “名人是给普通人的生活提味儿的佐料。”鼠王说完特得意,“名人实质上是普通人的奴隶。” 

  “那异国来的鼠小姐现在何处?”一大臣向机场鼠王发问道。 

  “这是科学,我们把你变小了,我们还要把全人类都变小,然后公平竞争。你很荣幸,是人类中第二个变小的,你们管这个名次叫亚军。”另一只老鼠得意地说。 

  “我这就去见国家鼠王元首。我派我的侍从陪你去找贝塔。”机场鼠王现在对贝塔的兴趣比对微缩人类还大,如果真像鼠小姐说的那样,老鼠的同胞中已经有一位成员掌握了先进的飞碟,那老鼠的出头之日就快到了。 

  “原子弹就是爱因斯坦发明的。”鼠小姐不理会鼠王的人生哲理,继续说。 

  “她去找她的先生了。’机场鼠王说。 

  男佣想反抗,被老鼠们制服了,他终子成为老鼠的奴隶,为老鼠干活。 

  机场鼠王去见国家元首鼠王。侍从陪鼠小姐去找贝塔。机场鼠王暗地里叮嘱侍从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贝塔。 

  “原子弹!”鼠王知道原子弹,“这么说,爱因斯坦是我们的朋友了,他发明了能够毁灭我们的宿敌——人类的武器。” 

  “先生?她的先生在哪儿?”国家元首鼠王感兴趣但又觉得不解。 

  整座别墅成了老鼠科学院的微缩药加工厂,他们大张旗鼓地在房子里生产微缩药。 

  “趁天黑,咱们现在就走吧?”侍从看出鼠王对贝塔十分感兴趣,他要抓住这个立功的机会。 

  “我的祖先是爱因斯坦家的老鼠。我们家族世世代代从事……”鼠小姐还没说完,被侍从打断了。 

  “她的先生是咱们国家的老鼠,她还怀有身孕。”机场鼠王如实禀报。 

  “这样还是太慢,咱们应该把配方交给各国的老鼠同胞,各国的老鼠承包自己的国家。”一位足智多谋的爱因斯坦后代向院长建议。 

  “行。”鼠小姐没意见。 

  “我们大王的祖先是孔子家的老鼠。孔子,知道吗?”鼠王侍从不喜欢鼠小姐拿名人压同胞。 

  “她来过咱们这儿?”鼠王对于德国女鼠能和本国男鼠结为伉俪成秦晋之好感到惊讶。 

  “你是说,在世界各地建分厂?”院长觉得这个建议很好。    

  侍从和鼠小姐出发了。 

  “孔子?不知道。”鼠小姐摇头。 

  “不,是咱们这儿老鼠去的德国。”机场鼠王小心翼翼地说。他担心国家元首鼠王怪罪他没把好出境关。 

  “咱们分工,一人去一个国家。”那老鼠说。 

  “咱们去哪儿?”鼠小姐边走边聊。 

  “什么?你连孔子都不知道?我告诉你,孔子起码可以给爱因斯坦当爷爷。”鼠王侍从说。 

  “咱们的老鼠去了德国?还把德国鼠小姐的肚子弄大了?”国家元首鼠王恨不得马上提拔这位同胞,给他颁奖。 

  “就这么定了。”老鼠科学院院长点头,他恨不得明天就把全人类变小。 

  “派出所。先让咱们住在派出所的同胞查查这个贝塔在哪儿。”侍从说。 

  鼠小姐耸耸肩。 

  “他叫贝塔,我让手下陪那鼠小姐去找他了。”机场鼠王继续禀报。 

  “我去美国。”一只老鼠自告奋勇。 

  “但愿很快能找到贝塔。”鼠小姐说。 

  “你接着说。”鼠王对鼠小姐的话开始感兴趣了。 

  “贝塔!”国家元首鼠王吃惊,“和咱们的历史人物同名?” 

  “我负责法国。”又一只老鼠请战。 

  “你拿来的那药真的能把人类变小?”侍从还是有点儿不信。 

  “我的家族世世代代研究将人类变小的方法,我们成功了。”鼠小姐说。    

  大臣们也都知道老鼠家族历史上有过舒克和贝塔两位赫赫有名的人物。 

  “瑞士我包了。” 

  “真的。我们已经把好多人变小了。其中还有我们国家最有名的侦探。”鼠小姐说,“他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安东尼。” 

  “你们真的掌握了将人类变小的方法?”鼠王的眼睛里射出了一道兴奋的光。 

  “据鼠小姐说,这位叫贝塔的同胞不是乘坐民航飞机去的德国,她说他驾驶一个飞碟,很是先进。”机场鼠王一点儿一点儿说。 

  “我管澳大利亚。” 

  “干吗先把侦探变小?”侍从不解,“应该先把鼠药厂的厂长变小。” 

  “这是微缩药的配方。我的家族现在向全球的同胞推广微缩药,让全球的人类同时变小。”鼠小姐掏出配方递给鼠王。 

  “驾驶飞碟?朕怎么没听说过臣民中有拥有飞碟的?”国家元首俯视大臣们。 

  “日本给我吧。” 

  “侦探是专门抓人类中的坏蛋的,人类中坏蛋越多,对咱们老鼠越有利,如果那侦探把人类中的坏蛋都抓完了,对咱们不好。”鼠小姐告诉侍从。 

  “咱们老鼠有出头之日了。”鼠王感慨万千。 

  “臣的确没听说过。”大臣们异口同声。 

  “我要南非。” 

  “这倒是。”侍从点点头,“不过,我觉得人类中的坏蛋抓不完。依我看,人类差不多都是坏蛋,特虚伪。他们老说老鼠坏,其实,人类比老鼠坏多了。他们干的那些事杀了咱们也想不出来。你听说了吗?有个世界滑冰冠军,为了不让竞争对手超过她,于脆雇人打断了对手的腿,这就是人类。” 

  “如果人变得和咱们老鼠一样大,他们斗不过咱们。”鼠王侍从说。 

  “朕要找这个贝塔。”国家元首鼠王说,他对子飞碟特别感兴趣。第一想拥有。第二怕有飞碟的那厮利用飞碟来夺王位, 

  “我去中国。”鼠小姐说。不知怎么搞的,和贝塔有过那么一次以后,鼠小姐的脑海里总是出现贝塔的身影。这世界很怪,有时终身厮守,却毫无印象。有时偶尔为之,却刻骨铭心。 

  “这算什么。我们住的那栋别墅每个月要交电话费,那房子根本没人住,也就是说,没有使用电话,你猜怎么着?上个月电话费高达四千五百马克。看守别墅的男佣急了,问电话局是怎么回事,电话局说你先交费再说,你不交费就停你的电话。我们觉得挺逗,怎么没人打电话电话费反而特高呢?正好我们院长的小姨子就住电话局,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电话局每个月的电话费是有指标的,完不成指标,就扣员工的奖金。那个月一结算,得,电话费没达到指标,这难不倒电话局的员工,他们就手工操纵计次电脑,胡乱往人家的电话费单上增加阿拉伯数字。院长的小姨子还说,每个月电话费都这么干,一般是小不溜的,每个用户增加个三五元的,显不出来,谁还打一次电话往墙上写正字计数呀!可能上个月某位员工一不留神给我们住的那家的电话费后边多打了两个零。你说人类损不损?” 

  ‘绝对斗不过。”鼠小姐说。 

  “据那鼠小姐称,贝塔和人类在一起。”机场鼠王又甩出石破天惊的话。 

  老鼠们趴在地图上瓜分了世界,男佣在一旁违心地为他们做记录。 

  “最没道德的,就是人类。上次我们鼠王从飞机货舱里弄到了一瓶酒,往国外运的酒,你想能差吗?” 

  “你是让我生产这种药?”鼠王问鼠小姐。 

  “和人类在一起?怎么个在一起法’”国家元首鼠王瞪着眼睛问。 

  当天晚上,老鼠们带着样品配方分头出发了,只留下院长和分管德国的老鼠看守大本营。 

  “那不一定吧?我们那儿的人好酒留下自己喝,差酒才往外国运给外国人喝呢!” 

  “通过您,把这个配方交给贵市的鼠王,再由市鼠王转交给贵国的鼠王国家元首,再由鼠王国家元首下旨命令全国的鼠同胞一起生产微缩药并向人类投放。”鼠小姐将实施步骤告诉机场鼠王。 

  “和一个男人一起去的德国,鼠小姐他们把那男人变小了。”机场鼠王说。 

  鼠小姐比较顺利地米到了国际机场,她在寻找去中国的飞机。 

  “我们这儿的人不,好酒先紧着外国人,差酒自己喝。” 

  “我直接禀报敝国鼠王元首就行了。”机场鼠王说, “此事行动一定要快,不然的话,外国的人类先变小了,敝国的人类该警觉了。” 

  这时,去拿人做试验的大臣回来了。 

  鼠小姐去中国的真正目的除了扩散微缩药以外,还要找贝塔,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贝塔的孩子。鼠小姐没将这事告诉科学院的同胞。 

  “品德高尚。” 

  “贵国没有等级制度?”鼠小姐对于一个基层鼠王能直接向国家元首鼠王禀报感到惊讶。 

  “启禀元首鼠王,这药果然灵验,被选中做试验的那人一下就变小了!”大臣说。 

  去中国的飞机被鼠小姐找到了,但要登上这架飞机还有相当的难度,鼠小姐抓住机遇,混在行李里边进入了飞机的货舱。 

  “我们鼠王舍不得喝这瓶酒,就把它进贡给了市鼠王。” 

  “国家鼠王是我们鼠王的姑夫。”侍从充满自豪地告诉鼠小姐。那口气就像国家鼠王是他姑夫似的。 

  国家元首鼠王闻声喜形于色,立即降旨大批量投产后立即投放改变人类的体积。 

  孕妇坐在飞机的货舱里旅行,鼠小姐不免为老鼠家族的地位感到悲哀,但她相信这种悲剧不会再重演了。只要人类的体积和老鼠一样大,驾驶飞机的就将不再是人类而是老鼠了。鼠小姐对这一点坚信不疑。 

  “你们鼠王不爱喝酒?” 

  “那太好了,您现在就去吧。”鼠小姐催促。 

  “这个贝塔和人类在一起,必是鼠家族的叛徒,一定要抓到他,还要没收他的飞碟。”鼠王降旨。 

  飞机平安抵达目的地,鼠小姐决定先办公事,然后再去给孩子找爸爸。 

  “特爱喝。这年头,当官的有几个不爱喝酒的?” 

  “你现在就回国吗?”机场鼠王问鼠小姐。 

  “微臣建议拿那鼠小姐当人质和诱铒,那贝塔即为鼠父,必怜其子。”一大臣献阴招儿。 

  老鼠找老鼠是很容易的,尽管国籍不同,但它们身上有相同的气味。鼠小姐首先要同机场的老鼠取得联系。 

  “那他干吗不留着自己喝?” 

  “我想在贵国找一位叫贝塔的同胞。”鼠小姐一提贝塔,她下意识地摸摸肚子。 

  “臣以为未必,”另一大臣反驳,如今之时代,连人类中的男性能对妻儿负责的都与日递减,君不见日前那医院鼠王所言人类女性去做人工流产者身边有男性陪伴的愈来愈少,何况咱们老鼠家族。依臣愚见,那贝塔未必拿这异国鼠小姐腹中之子当回事,大凡无意弄大了人家肚子的男性,都巴不得有人将那准妈妈绑架了去。” 

  两只闲逛的老鼠看见了来自异国的外籍鼠小姐。 

  “讨好呗。其实我明白,给头送东西,是为了从头儿那儿拿回更多的东西。表面上看下属是巴结上司,其实下属是银行,上司是借贷的债务人。送礼好比贷款,贷你一万元,等你还的时候,连本带利,就是两万元了。”侍从说。 

  “贝塔!”机场鼠手双手抱拳,做了一个尊重的手势。 

  国家元首鼠王微微点头。 

  “你好,你很漂亮。”一只胖老鼠上前对鼠小姐说。中国的老鼠生活很开放,在对待异性上像西方人。 

  “市鼠王喝了那酒特高兴吧?”鼠小姐想起了贝塔酒后的风采。    

  “您认识贝塔?”鼠小姐看出机场鼠王和贝塔的关系不一般。 

  “那就派手下跟踪她,一定要抓住贝塔。”国家元首鼠王说,“武卿!” 

  “谢谢。我想见你们鼠王。”鼠小姐说。 

  “别提了,那是一瓶假酒!差点儿把市鼠王眼睛给喝瞎了。你说这人类坏不坏,这不是残害他们自己的同胞吗?他们造假酒的时候肯定没想到毒老鼠。人类造的假东西多了,你没听说好多女士花大钱买化妆品往自己脸上抹吧?好家伙,抹完了不但没有美丽反而长了一脸的癌细胞。”侍从滔滔不绝。 

  “舒克贝塔航空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我的祖先的挚友。”机场鼠王说。 

  “臣在。”武官出列。 

  “见鼠王?”瘦一些的老鼠上下打量鼠小姐,“你想见全城的鼠王还是本机场的鼠王?” 

  “市鼠王喝了假酒,该怪罪你们鼠王了吧?”鼠小姐不禁为机场鼠王担心。 

  “我们鼠王的祖先是大名鼎鼎的罗丘,曾任舒克贝塔航空公司副总经理。”侍从告诉鼠小姐。 

  “朕命你拿管此事,务必早日缉拿贝塔,还有飞碟。” 

  “最好是全城的鼠王,如果麻烦,见你们机场的也行。”鼠小姐说。 

  “要是一般的处级鼠王,市鼠王早就宰了他了。可你别忘了,我们鼠王和国家鼠王沾亲呀!” 

  “我说的这个贝塔和您年龄差不多。”鼠小姐提醒机场鼠王。 

  “臣领旨。”武官说。    

  “先见机场的吧,全城的鼠王连我们也见不到,级别在那儿摆着。”胖老鼠的眼睛总是盯着鼠小姐,他是那种会用眼睛进行性骚忧的老鼠。 

  “我明白了。我们住的那栋别墅旁是高速公路,那路上隔三差五就出车祸。有一回,三辆车追了尾,头尾相撞。警察来了,先把后边那辆车的司机揪出来了,一问,那人是区议员!警察二话不说,就盘揪中间那辆车的司机,没想到那人是市议员。警察只好找最前边那辆车的碴儿,你说追尾有怨前边车的吗?也赶上碰巧了,前边那车坐着的是国会议员!得,警察只好把区议员带走了。” 

  “可能是重名。”机场鼠王说, “贝塔不可能活到现在。这样吧,我让手下通过派出所的老鼠帮你查查。” 

  缉拿贝塔的工作迅速在全国展开。 

  “我到现在还没见过部级老鼠。”瘦老鼠对鼠小姐说,“跟我们走吧。” 

  “你说人类花那么多钱,投人那么多精力研制屠杀人类自己的武器,他们怎么这么傻?每年花在军费上的开支海了去了,如果都用来办学校,人类哪儿会像现在这样子。” 

  “不好查吧?这么大的国家。”鼠小姐觉得在这么大的国家找一只老鼠比大海捞针还难。 

  凡是叫贝塔的老鼠都被抓起来审查。 

  鼠小姐跟着两位异国同胞进人一个阴冷的下水道。 

  “赶快把他们都变小,地球上的各种生命公平竞争。人类再这么发展下去,地球就让他们给毁了。”鼠小姐憧憬人类变小后的地球未来。 

  “不难,派出所的老鼠向人类学了一手户籍管理的本领,好查。”鼠王说。 

  居住在人类各制药厂的老鼠们遵照国家元首鼠王的命令日以继夜地生产微缩药,他们边劳动边手舞足蹈边弹冠相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能把人类变得和老鼠一样小,他们终于熬到了出头之日,终于可以和人类公平地较量一回了。 

  “打听一只老鼠,叫贝塔,听说过吗?”鼠小姐边走边问。 

  “前边就是派出所了。”侍从告诉鼠小姐。     

  鼠王吩咐侍从立即随他去见国家鼠王元首,同时委派部下陪同鼠小姐去打听贝塔的下落。 

  有的老鼠还提议给猫也服用微缩药,还说如果猫也和老鼠一般大绝对不是老鼠的对手。 

  “贝塔?这名字好像有点儿耳熟,一时想不起来。”胖老鼠拍拍头。” 

  “找到你的朋友,让他改个名,不要叫贝塔,这名字不是他可以随便叫的。”机场鼠王和鼠小姐话别时说。 

  当国家元首鼠王被告知微缩药已经生产出足够将该国的人类变小两次的数量后,元首鼠王举行了一个隆重的“投放微缩药典礼。” 

  “贝塔?”瘦老鼠站住了,“听我爷爷说,咱们老鼠历史上好像有个什么舒克贝塔航空公司。” 

  “这有什么关系?您的祖先的朋友叫过的名字,别人就永远不能叫了?”来自德国的鼠小姐没听说过这种道理,“在我们那儿,国家头儿叫什么名字,新出生的孩子就有不少也叫什么。我舅舅在美国,已经有了老鼠绿卡,那儿的好多这两年出生的老鼠都起名叫克林顿。” 

  鼠小姐带来的微缩药配方主要是通过饮用水使人类变小。 

  “我想起来了,我姑姑在我小时候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贝塔是开坦克的。”胖老鼠说。 

  “你们那儿起同样的名字是尊重。我们这儿起同样的名字是冒犯。你既然到了我们这儿,还是入乡随俗吧。”机场鼠王说。 

  国家元首鼠王决定全国的老鼠同时往人类的水源中投放微缩药。 

  “不对,贝塔开飞碟。”鼠小姐认为他们说的不是一个人,“再说,贝塔一点儿也不老,特有活力。” 

  “我肚子里有贝塔的孩子。孩子生出来,我还让他叫贝塔。”鼠小姐宣布。 

  在“投放微缩药典礼”上,国家元首鼠王亲自将一包微缩药粉撤入该国最著名的饮用水水库,参加典礼的文武大臣们高呼万岁。 

  “也许是重名。”瘦老鼠点点头。 

  “这个贝塔去了贵国?”机场鼠王一听说外国鼠小姐肚子里有敝国老鼠播的种,很是吃惊。 

  随后成千上万的老鼠往水库里投药,尽管是在夜里,尽管老鼠的视力不佳,可还是有很多老鼠目睹了水库里的大鱼由爷爷变孙子的全过程。     

  “鼠王的住处到了。”胖老鼠指着前边一个洞口对鼠小姐说。 

  “对呀,贝塔到过我们家。”鼠小姐说。 

  “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先进去禀报。”瘦老鼠对鼠小姐说。 

  “他怎么去的?”机场鼠王还承担着该国鼠家族的海关出入境任务。     

  胖老鼠趁瘦老鼠去禀报的时候,猛和鼠小姐套瓷,无奈有身孕的鼠小姐一般不爱理异性。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假酒差点儿喝瞎了市鼠王的眼睛  ,吃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