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钻入甲板下,我不信他们吃鳄鱼蛋

钻入甲板下,我不信他们吃鳄鱼蛋

2019-11-23 08:03

  出世仅15分钟的小鳄鱼接管了帆船。

他带路走到最近的一间茅舍。门外放着一只石碗,里面盛着蛋。“这些就是给你的,”他说。 罗杰笑道:“你真是自以为高明,能从这里变出只鳄鱼来?我说过的,我要一只鳄鱼,而不是鸡。” 那些蛋看上去确实如同鸡蛋,但是是特大个的。 哈尔拿起一只蛋,“这里可没有鸡。”他说。 “不过我敢说里面也没有鳄鱼,”罗杰说,“3呎长的蛋里变不出8呎长的鳄鱼。” “魔术师就能变啊!”哈尔说。 一位妇女走出门来向他们微笑着,她指指哈尔手中的蛋,又指指哈尔的嘴。 “她让我把这只蛋吃了。”哈尔说。 “我不信他们吃鳄鱼蛋!” “他们认为这东西不错。” “那她为什么把蛋放在这晒太阳,那就该坏了” “不,他们是用阳光的热量使蛋熟化,就可吃了。可是如曝晒过长,里面就会钻出小鳄鱼来。也许我们可以找出一只来。” 他逐个拿起蛋。放在耳边听着,最后找到一只满意的。 “这就是你要的鳄鱼,”他说,“听,它想跟你说‘你好’。” “别逗我了。”罗杰说。不过他却拿过蛋放到耳边听起来,随后惊讶得瞪大两眼。 “里面有打呃声。”他说。 “不是。你还听不懂鳄鱼的语言。它正在说,‘我要出来了’。” “我帮它一把。”罗杰应道,随即在石碗沿儿上轻敲着蛋的一端,蛋壳丝毫无损,再用力敲,仍无效果。 “好家伙,这蛋壳可是够硬的!”他拾起一块石头用力地敲打蛋壳,依然无效。“哼,这下子好了,我打不开它,鳄鱼也甭想出来。” “让小东西试试吧,”哈尔说,“它会告诉你它的本事的,听。” 罗杰听着。此刻他听到一种敲击的声音,什么硬物正在从里面撞击着蛋壳。“听上去它好像在用一个小鎯头敲击。” “可不是小鎯头,”哈尔说,“是它的卵牙。” “什么?它的牙?” “不是牙。卵齿不在它嘴里,而长在鼻尖上。是大自然给它的礼物,所以它才能从壳里爬出。一旦它来到外面,卵齿就无用了,大自然又收回礼物,卵齿就脱落了。” 罗杰还是觉得哥哥在捉弄他,如果确如哥哥所说,那可是太棒了。 嗒、嗒、嗒,敲击更重了,蛋壳裂开了。 继而蛋端破碎,鳄鱼露出一小点,鼻尖上直立着一把小鎯头——卵齿。 多奇怪啊,牙齿长在鼻尖上。 接着,眼睛露出来了,热带地区强烈的阳光照得那眼睛一眨一眨。 罗杰伸出一只手指抚弄自己新获得的爱畜,这只小野兽立刻张开双颚,毫不留情地用利齿钳住罗杰的手指。 “哎哟!”罗杰叫道,“刚一出世就这个样子吗?” 看来,小鳄鱼已充分准备好要在这个世界上搏斗。它虽然放开了罗杰的手指,但是却恶狠狠地啪嗒着两颚。 “我还是不信它有8呎长。”罗杰说。 “它在壳里时缩成一个球,”哈尔说,“等着,他会伸展开的。” 罗杰等待着,心里想助一臂之力,可又不想再挨咬了。这小东西肯定是愿意自己的事自己干。 罗杰把蛋壳及壳内的小住户放在地上。小鳄鱼向外挪动身躯,前爪露出来了,接着是背部,然后是后爪及尾部。的的确确有8呎长,一只完完整整的鳄鱼,只是个子小了点。它可不像初生的婴孩需要照顾,却显出具有自我料理的能力。 那位妇女拿着一块鱼又出来了,她倾下身准备喂给鳄鱼,哈尔制止了她并用手势比划着让她把鱼交给罗杰。罗杰接过鱼,投进小鳄鱼张开的嘴里。 “你为什么不让她喂呢?” “因为我想让你见识一下神奇的自然之力,你就要当妈妈了。” “你葫芦里装的什么药?”罗杰说,“你什么意思,我,妈妈?” “这就是首次印记的秘密,当动物出生之后,它所见至的第一个移动的物体就在它脑子里刻下了印记。如果动物的妈妈在它身边,那小生命首先见到的是自己的母亲,它从此就跟随自己的妈妈。但是,如果小动物的母亲不在近旁,当它睁开眼时,所见的第一个活动的物体就在它的大脑里刻上了印记,这个活动物体就取替了它真正的母亲的地位——特别是当活动物体给它喂食的时候。这只小鳄鱼首先看到的是你,而且又是你给它喂的食,现在你就成了它的母亲。好吧,再把你的手指放到它嘴边试试。” “我可不想挨咬。”罗杰说。 “不会挨咬的,你试试。” 罗杰把手放到鳄鱼的颚这,那嘴紧闭着。罗杰起身挪动几步,小生命跟着他爬过来。这位少年母亲坐到石头上,那婴儿攀着他的裤腿爬上来,尖尖的小爪子扎进布丝儿里,随后坐在他的大腿上望着他的脸。首次印记生效了。 那简直是一幅生动的母子图。 罗杰仍然将信将疑,“它也许不会辨别人,你和我一样也可以做它的妈妈。” “咱们看看吧,”哈尔说。 他用手勾住小鳄鱼的脊背,试图把它从妈妈身边拖走。鳄鱼坚持着,不肯离开原地。终于它被拽跑了,于是它像蛇一样地扭曲蠕动着,双颚一张一合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并向哈尔的手咬去。哈尔立刻把它放回罗杰的腿上,它即恢复了平静。 “可是我还不明白,”罗杰说,“人类的婴儿不是这样,他分辨不出母亲和其它人,谁都可以抱他,要有几个星期或几个月的时间才能使他辨认出自己的母亲。” 哈尔点头道:“是的,但是人类的婴儿并不比动物聪明。” “行了,你怎么搞的?人类的大脑远远胜过动物的大脑。” “这话也对也不对,”哈尔说,“刚出生时,许多动物可以即刻照顾自己,你已经看到了,这只小鳄鱼从壳体里一钻出就学会了自己去看、咬、行走。人类的婴孩能做到这样吗?人类的婴儿需要奶,而这个小东西一开始就能吃硬物。把它扔到灌木丛里,它马上就可以独立生活。如果把小孩扔进去,那很快就会死去。动物的大脑一开始就发育成熟而不再发展,人类的大脑一开始是不行的,但是却有能力发展,远远超过其它的生命。” 罗杰带着母亲的自豪看着自己的爱畜。“我给它起个名叫‘灵灵’。” 他说,“咱们到船上去让特得船长看看。” 他们来到河边,村民们看到小鳄鱼摇摇晃晃地跟在罗杰后面,都笑了起来。 他俩下河嘡着水走,罗杰回头看看“灵灵”如何,只见这8呎长的小家伙毫不犹豫地跃入水中,游了过来。 “这可是人类婴孩干不了的,”哈尔说。 水深了,他俩也游起水来,不必担心搞湿衣服,他俩只穿着裤子,上衣早就让那些好奇的土人给剥走了,搞湿了的裤子让赤道上的太阳一晒很快就会干的。 到了船边,他们攀着软梯上了甲板。“灵灵”也跟了上来,可是它的爪子抓不住软梯,又滑落到水中,它发现一条从甲板上耷拉下来的绳子,这下它的爪子就可以扎进去抓稳了,于是它像个水手似地攀上了船,靠到母亲身边。 特得船长迎面走来,略带惊讶地望着鳄鱼。“不许这孽种上我的船!” 他吼道,驱身上前要将鳄鱼踢入河里。 “你敢欺负我的孩子?”罗杰说。 “孩子?说什么胡话?” “这是首次印记!”罗杰说。 “首次——什么?” “首次印记。”于是罗杰开始解释这一神秘的自然现象,仿佛他早就了解这一切而不是刚在10分钟前才学会。“所以,”他总结道,“我就成了它的妈妈了。” “唉,我就等着受骗吧!”老水手说,“从来没听过这种事。”他打量着罗杰,揣摩不出这孩子到底是个神童还是个白痴。 “不是让太阳晒糊涂了吧?”他说,“有些土人也叫太阳给晒糊涂过。”

  已经难以断言是特得还是“灵灵”担任着船长。罗杰的小宝贝儿在甲板上漫行,俨然如一名政府监察官似的审视着每一个角落。它探察了驾驶室、方向盘、指南针、船舵、起锚机,随后又爬上了桅杆,到达了筑在桅杆上的鸟巢,它又顺杆而下,钻入甲板下。厨房里传来饭锅掉地的噼里啪啦的声响,接着就安静下来,显然,它找到了可口的食物。

  “它现在要干吗?”船长雷吼般地从下面发问着。他怀疑这小爬虫会侵吞贮存的食物,然而令他大吃一惊的是,这个小混蛋出于鳄鱼的天性,并不是在吃什么食品而是在吞咽船长刚才放在厨架上的手表。他抓住“灵灵”身体的中段,用力挤压着,迫使“灵灵”张开两颚吐出手表,接着将这个卷曲蠕动的小动物带到甲板上,抛进大鳄鱼栖身的水池里。

  “鳄鱼总归是鳄鱼,让它们到一起去吧。”他说。

  巨兽盯着小鳄,接着张开大口冲过来。

  “快,”哈尔对罗杰说,“你儿子要完了。”

  “怕什么?”罗杰反驳道,“鳄不吃鳄。”

钻入甲板下,我不信他们吃鳄鱼蛋。  “快,”哈尔催促着,“鳄鱼食同类,小鳄如没有母亲在旁保护,公鳄会吃了它。你就会看到这一幕的。”

  但是罗杰可不想袖手旁观。他够不着“灵灵”,这小家伙在池中央。别无他法,只有跳入水中游过去相救。罗杰入水的声响吸引了巨兽的注意力,当罗杰冒出头来时,看到两只大眼和一张巨大的嘴直向他扑来。他一把抓住“灵灵”甩上甲板,紧接着疾速游到池边,同时奋力搅起水花遮挡追踪者的视线。哈尔连忙过去将罗杰拉出池外,总算脱离了危险。罗杰席地躺倒在甲板上,一场拼搏之后,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脏在猛烈地跳动。渐渐地,他恢复了正常。

  “好了,到此为止,”特得船长说,“这小崽子差点要了你的命,还把我的船折腾得乱七八糟,现在我要让它从我的船上出去,现在就扔。”

  “你别碰它,”罗杰说,“否则,就让你离开这条船。”

  船长双目圆睁,“你说谁让我下去?”

  “我。”

  特得大笑起来。“你这个小家伙,”他说道,“你以为你像你的小鳄鱼一样灵。”一个14岁的毛头小伙敢与老水手较量,这使船长感到很逗趣。

  罗杰像头急了的野牛,一头扎了过来,船长跨步一让,脚跟踩到甲板边缘,滑落到河中。

  罗杰当即后悔万分,“我不是真地……”

  “他会活剥了你的皮。”哈尔道。

  船长浮上水面,气急败坏地吐着口中的水,但是他大声笑起来。也许他想起来了,哈尔和罗杰租下了这条船,现在就是船的主人了。总之,他是个不记仇的人。

  孩子们帮他上了甲板,他还在咯咯地笑着。

  “我干了件混事,”罗杰忏悔地认错道,“对不起,我不该发脾气。”

  “没什么,”船长说,“做母亲的都会这样去保护孩子的。”

  “我要看好‘灵灵’,不让他再给你捣乱了。”罗杰说。他找来一条细绳,一头拴住桅杆脚,一头拴在“灵灵”的脖子上。

  大家都满意了。不过这仅持续了两分钟,那小东西已经用利刃般的牙齿将绳子咬断,重新活跃在甲板上,又要找麻烦了。

  罗杰无奈,准备放弃了,看来只有把这小捣蛋扔下河去,让它自己去碰运气吧,要么自由,要么让其它鳄鱼吞掉。

  这时,他猛地想起钢丝制的网子,他弄下来一段钢丝,将“灵灵”拴到桅杆脚上。小尖牙又开始咬起来,不过牙齿还未坚硬到钢丝钳的水平。

  小家伙仰望着罗杰,似乎在说,“妈妈,我哪做错了?”如果世上确有鳄鱼泪的话,罗杰也能想像出这婴孩眼中流的泪水。他把自己的孩子抱到腿上,安抚着它。船长拿过来一块儿鱼,罗杰将鱼喂到小东西嘴里。家庭里的气氛又平静下来。

  太阳已落山了。由于新几内亚位于赤道上,所以白天很热。可是此刻,烈日隐去,风从终年积雪不化的山顶吹下,给人带来缕缕寒意。

  大家都累了。这一天干的事太多了。特别是罗杰,在生平第一次做了一天妈妈之后,准备彻底放松一下,他能想象得出自己的妈妈经历了多少艰辛才把他们两个生性好动的男孩子养大。他爬上自己的睡铺,即刻进入了梦乡。

  突然他被惊醒,什么凉呼呼的东西伏在身边,是不是哥哥也钻进来了?

  “是你吗,哈尔?”没有回答。

  罗杰伸手一摸,发现是“灵灵”。可是这小捣蛋鬼是怎么脱身的呢?

  他发现钢丝仍拴在婴儿的脖子上,他顺钢丝摸下去,想找到被尖牙咬断的地方,但是钢丝上没有断裂或被咬的痕迹,他摸到钢丝头,发现钢丝是从桅杆上拽松了扣而脱落的。

  小家伙以多大的毅力来完成这一步啊!它是以怎样的决心逃避寒冷啊?

  现在他记起来了,两栖动物没有保暖中枢系统。人类是幸运的,体内的热量可以使自身的体温在日光下或阴影里、白天或夜间保持在略低于摄氏37度。可是两栖动物却不然,不论是蛇、蜥蜴,还是鳄鱼,它们体内都没有可保暖的火炉,它们的体温随外界的气温而变。

  所以到了夜间,由雪山、冰川上刮过来冰冷的寒气,小鳄鱼已变僵硬,非常痛苦,若找不到温暖,还可能会死去。此外,它或许也感到孤独,所以它此刻紧紧地依偎在妈妈身边,贴在罗杰的肋部,凉得就像冰柱。

  罗杰并没有把它推出去,相反,把它搂得更紧,将被单从身后给它盖好,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这支“冰柱”。

  他们双双入睡,一觉睡到第二天大天亮。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钻入甲板下,我不信他们吃鳄鱼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