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舒克在五角飞碟里问贝塔和鲁西西,  盗版人

舒克在五角飞碟里问贝塔和鲁西西,  盗版人

2019-11-23 08:03

  贝塔的酒劲儿慢慢醒了,他惊讶地看着四周,他感到头挺疼。 

  “怎么办?”舒克问皮皮鲁。 

  燕妮撇嘴,但她心里信皮皮鲁的话。 

  盗版人肩负重任出征  

  成田喜欢看足球,他正坐在电视机前看体育节目评论员预测明天的决赛谁胜谁负。成田眼前突然出现了明天决赛的结局,而且还有准确的分数:A国队以三比零胜B国队。现在球迷普遍看好B国队,包括电视台的体育节目评论员。 

  “从别人那儿抢的钱越多,你的人生就越成功,你的生命就越有价值。人类每年还评选首富呢!”舒克说。 

  “快说赌什么,不然五角飞碟就回来了。”皮皮鲁往窗外看了一眼, “这样吧,你赢了你亲我一下。我赢了我亲你一下。” 

  皮皮鲁对歌唱家出版的磁带再熟悉不过了,他一眼就看出那小伙子手中的磁带是盗版带。 

  第二天,世界杯足球决赛结果:A国队以三比零胜B国队捧走冠军杯。三个球都是在最后三分钟内踢进去的。 

  “舒克!”皮皮鲁大喊。 

  燕妮历来认为让先生下厨房是妻子的耻辱,她觉得真正的女人(不管有多大成就)都不会让自己的先生做饭。如果要做,就去当闻名遐迩的特级厨师。燕妮的妈妈对女儿说的一句话至今被燕妮奉若神明:在家里下厨房的男人有出息的不多。 

  “我有高招儿。”贝塔在删除了盗版崔犯的所有积蓄后,说。 

  本届世界杯足球赛决赛明天在成田居住的城市举行,贝塔选中这场举世瞩目的球赛让成田成名。 

  “谢谢你。我想办法排除故障。”皮皮鲁说。 

  “我去给他们做饭。”燕妮起身去厨房。 

  这首歌词经过歌唱家谱曲后一唱即大红大紫。 

  不看则已,一看贝塔又想路见不平,拨刀相助了。贝塔不能眼看一个善良正直的人终身受冤屈。贝塔要帮助他,让他得到和自己的品质成正比的待遇。 

  “需要我做什么?”燕妮问。 

  贝塔、歌唱家和鲁西西登上五角飞碟。舒克接通了政府有关部门的电话。 

  “废话,不是盗版能这么便宜?”小伙子的脸上开始难看了。 

  著名体育评论员接待了成田。 

  “鲁西西是佛商。”舒克认为可以给鲁西西发这张文凭。 

  现在是大白天,如果被行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他帮我花钱, 

  贝塔的心稍微踏实了,他为自己酗酒后干过的一系列事感到自豪。    

  “快看下边!”歌唱家指着荧光屏说。 

  “勘探队。”舒克蒙他。 

  我和我年幼的儿子的关系很简单—— 

  贝塔决定利用五角飞碟帮助成田又出名又挣钱,他要让成田感受到上帝的存在。 

  探长林声明是拍电影; 

  “我输了。只好让你非礼了。”皮皮鲁下楼走进厨房,“怎么回事?该回来了。” 

  燕妮种皮皮鲁服用皮皮鲁口服液后,变大了。 

  在电视台同事们的“公证”下,成田和评论员打了一万元的赌。 

  “所以富人挣多了钱总是会捐。”歌唱家说。 

  “你一听就知道了。如果把红沙发音乐城比喻成博士,贝多芬顶多是幼儿园中班第一学期水平。”皮皮鲁一笑。 

  “你能肯定咱们生的孩子是儿子?”燕妮问皮皮鲁。 

  “我将比赛结果写在纸上,给您一份,等决赛结束后,您就相信我了。”成田递给评论员他写好的预测。 

  “皮皮鲁疯了,请警察来救咱们!”贝塔吃了一惊。 

  五角飞碟藏在牛家的房顶上。 

  崔犯做梦也没想到,这回盗版摸了老虎屁股。     

  “明天本市共发生交通事故23起,死亡7人,伤29人。其中,市区13起,郊区10起。”成田如数家珍。 

  “明白。”探长林回答。 

  “是绰号。”鲁西西突然想起了什么,“海棠花好像被鹰钩鼻子杀害了呀!” 

  “让他尝尝盗版的滋味儿。”舒克说。 

  记者们马上将成田的预言公之于世。 

  五角飞碟浑身涂满了黑乎乎的液体。 

  “咱们该通知政府了吧?”舒克在五角飞碟里问贝塔和鲁西西。 

  崔姓盗版犯大难临头; 

  “您还能预言其他事吗?”一记者问。 

  “探长林,我的朋友开始排除五角飞碟的故障,请你注意保护。”皮皮鲁通知探长林。 

  “我敢说,你还没走到厨房,他们就回来了。”皮皮鲁清楚五角飞碟的速度。 

  5个小时后,五角飞碟制作了一个崔犯盗版人,和荧光屏上的崔犯一模一样。 

  汽车是流动的城堡  

  “啊——”歌唱家尖叫。 

  燕妮享受胜利果实后,建议皮皮鲁和五角飞碟联系一下。 

  贝塔走进五角飞碟,打开遥感仪。 

  贝塔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又打开遥感仪,想看看排在不公平的第三位的是什么事,他为它的运气不好惋惜——轮到解决它的问题时,贝塔的酒醒了。 

  “抢这个词不太准确吧?”鲁西西不大同意把挣钱说成抢钱。 

  “我已经进厨房了,五角飞碟回来了吗?”燕妮在楼下大声喊。 

  男人的身高不看尺寸,看钱包。 

  成田产生了想去告诉电视台体育节目评论员明天决赛结局的念头,开始他觉得荒唐,但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最终征服了他的躯体,成田动身去了电视台。 

  “世界上的钱就这么多,你多挣一元,别人就少挣一元。世界上每增加一个富人,同时就增加一个    穷人。”贝塔又发怪论,“我觉得,爱人类爱同胞爱世界的最好方法就是少挣钱。一个人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就是少挣钱,把钱让出来让别人挣。” 

  “我们在××省××县发现了大油田。”舒克说。 

  ‘五角飞碟有这个功能吗?”歌唱家问。 

  他叫成田,45年前降生在一个不穷不富的国家,活到现在没有干过一件损人利己的事,活得却一天不如一天。亲友和过去的同学都嘲笑他。成田认为正直和良心是一个人最重要的财富。正直的百万富翁不少,不正直的穷人也不少,可成田却是一个正直的穷人,精神上是亿万富翁,物质上一贫如洗。 

  皮皮鲁从壁柜中找出一架望远镜。他站在窗前双手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五角飞碟。 

  “行。”燕妮同意。 

  “嗯。”燕妮很想变大了出去逛逛。 

  “欧洲上空两万米!”贝塔极力回忆,“我怎么一个人跑到欧洲来了?” 

  “必须将感应器上的石油清除掉。”皮皮鲁说。 

  “我看那女人有点儿面熟。”鲁西西指着荧光屏上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说。 

  “查查他盗印歌唱家的音带赚了多少钱。”舒克提议。 

舒克在五角飞碟里问贝塔和鲁西西,  盗版人肩负重任出征  。  贝塔走进卫生间,用冷水冲头。 

  “去拿皮皮鲁口服液,咱俩变大了才方便排除故障。”皮皮鲁说。 

  “有钱了就要受罪了,真正的高档次的痛苦都是有钱以后才产生的。”贝塔说。“不受罪不可能有钱,有钱后必然要受罪。” 

  盗版犯被显示在荧光屏上,是一个姓崔的中年男人,此刻他正挽着一位小姐步入一座豪华的酒店。 

  第二天,交通事故的数字与成田的预言丝毫不差。成田顿时声名大噪,各新闻媒介均在成田的名字前冠以“大预言家”的头衔。 

  舒克做在空中走出五角飞碟的准备,皮皮鲁叮嘱舒克小心。 

  “想起来了,她叫海棠花!”鲁西西一拍脑袋。(海棠花是《龙珠风波》里的人物,请参阅《鲁西西传》) 

  “这是盗版。”皮皮鲁说。 

  他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贝塔想想觉得好笑,一只老鼠居然能把世界折腾得天翻地覆,全仗着五角飞碟。可见科学技术越发达,人类离末日就越近。 

  五角飞碟的舱门打开了,舒克伸出一只手抓住五角飞碟的一个角。    

  “太感谢你们了。”总指挥说。 

  皮皮鲁驾车和燕妮在环城高速路上兜风,燕妮十分开心。 

  “几乎可以肯定,是B国得冠军。”体育评论员胸有成竹地说。 

  “我请示一下皮皮鲁,看看能不能使用武器自卫。”舒克同皮皮鲁联系。 

  舒克操纵五角飞碟起飞。返航。 

  歌唱家说全仗着贝塔的词好。就连当过几天作家的舒克也不得不承认贝塔的歌词写得精彩。舒克总结其原因是贝塔根本就不懂文学。 

  贝塔回到驾驶舱,他准备返航了。他知道回家后等待他的必将是训斥,弄不好这辈子再也别想沾五角飞碟了。 

  “我觉得商人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奸商,第二阶段是儒商,第三阶段是佛商。我看鲁西西已经算是佛商了。”贝塔又发奇论。 

摄像机插进油井; 

  还有一首《男人的身高》也一鸣惊人,歌词只有一句: 

  贝塔隐隐约约回忆起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吓出了一身汗,忙打开五角飞碟的记忆系统,像看录像那样看自己干过的事。 

  探长林从警车里钻出来,他命令手下驱散人群。疏导车辆。 

  皮皮鲁跑出鲁西西别墅,爬上窗台往外看,五角飞碟真的悬在距窗户200米的地方,高度与皮皮鲁的窗户平行。 

  皮皮鲁在百般折腾就快自杀前,终于为他的汽车更换了牌照。他的新牌照是黑颜色的,号码是1222。 

  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会不会锦上添花会不会时来运转会不会甜尽苦来会不会突遭横祸。每个国家都想知道今后有没有发展有没有战乱有没有瘟疫。人们都想在成田嘴里找到答案他们花钱竞争比赛谁有本事让成田先给他预测一家汽车制造公司的老板不惜花血本送给成田豪华轿车当见面礼还说名车必须名人开才般配还说没有名的人开名车是浪费是糟蹋是自己打自己嘴巴说一千道一万老板的目的是让成田预测他的公司能否击败竞争对手。成田一边试车一边说汽车是流动的城堡现代人绝对离不了谁也不愿意死住在一个地方可是老搬家又太麻烦汽车的诞生解决了这个难题成田告诫那老板不要靠降低售价竞争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价廉物美只有货真价实。汽车老板茅塞顿开转身又送给成田一辆流动的城堡。     

  “怎么清除?”舒克问。 

  长得像海棠花的妇女; 

  舒克和歌唱家跟进来,站在贝塔身边看。 

  “明天的决赛是A国赢,比分是三比零。您如果这样预测,您将声名大震。”成田对评论员说。 

  几辆警车响着警笛驶到五角飞碟下边。    

  “你的歌声真好听。”牛对歌唱家说。 

  “什么哪儿来的?你买不买?”小伙子不软。 

贝塔在欧洲上空; 

  舒克走出五角飞碟  

  皮皮鲁目送燕妮下楼朝厨房走去。 

  盗版人完全听从五角飞碟的指令。严格地说,盗版人是新一代的智能型机器人。 

  成田的儿子没有皮皮鲁书包; 

  “你别说,我觉得贝塔的话有道理。这个世界上,每增加一个百万富翁,肯定会增加100个穷人,他把该别人挣的钱挣走了嘛。贝塔说得对,世界上就这么多钱,你多挣一元,就有人少挣一元。”舒克说。 

  “如果我赢了……”燕妮一时想不出。 

  盗版人肩负着五角飞碟的指令出发了,它前往崔犯的住宅,它去搅乱崔犯的生活,使他不得安宁,享受盗版的痛苦。 

  成田准确预测球赛结果的新闻盖过了A国队大爆冷门的新闻,众多记者争先恐后采访成田。

  “我去。”贝塔站起来。 

  皮皮鲁拿起通讯器。 

  “买它干什么?”燕妮问皮皮鲁。 

  贝塔要让成田出这个风头挣这笔钱填补这个空白当这个领域的鼻祖。 

  舒克将石油清除干净了。皮皮鲁松了一口气。燕妮给皮皮鲁擦脑门上的汗。 

  五角飞碟归途漫漫 

自打耳光的电台主持人; 

  成田上小学的儿子在同学面前为自己摊上了一个无名鼠辈的爸爸而自惭形秽,他不明白为什么是同龄人却有的人的爸爸是名人是富翁有的人的爸爸是普通人是穷人。每当他问爸爸或向爸爸要零花钱时,成田心里都特别不好受,他清楚,为人父就应该有个父亲样,起码应该让自己的孩子有生活在天堂里的感觉,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儿子想买一个皮皮鲁书包说了两年他都无法满足儿子的这个要求。成田上个星期捡到了一个装有一万元现金的提包然后分文不少地交还失主。成田清楚,在家庭关系中,最可怕的事就是贫困家庭溺爱孩子。贫困家庭溺爱孩子是种祸根。 

  抽签结果,舒克赢了。 

  “赌什么?”皮皮鲁问。 

  “五角飞碟完全可以利用光学原理制作出一个假崔犯,咱们试试。”皮皮鲁兴奋地说。 

  “我这是在哪儿?”贝塔自言自语,他看了一眼方位仪表盘。 

  “舒克,五角飞碟外壳上沾了什么东西?”皮皮鲁问舒克。 

  “这名字有点像上个世纪的。”舒克说。 

  “变大了去?”皮皮鲁问。 

  同事们都用嘲笑的目光看成田。 

  听说是拍电影。人群立即减少了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对拍电影有兴趣,怎么轰也不走。 

  鲁西西、歌唱家和贝塔同红沙发音乐城的音乐家们告别,他们走出红沙发音乐城后又同牛告别。 

  “我跟你去。”燕妮说。 

  “我可以和您打赌,B国赢。”评论员当着一屋子同事对成田说。 

  石油封闭感应器; 

  “打赌。”燕妮说。 

  皮皮鲁驾驶汽车驶向汽车检测场,燕妮贪婪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预感。”成口说。 

  舒克艰难地到达了感应器的位置。他一只手抓住天线,另一只手掏出布清除感应器上的石油。 

  “你们快派人来吧!” 

  回家后,皮皮鲁将盗版录音带给歌唱家和贝塔看。 

  “您怎么知道?”评论员客气但矜持地看着成田的眼睛问他。 

  “出去清除。”皮皮鲁清楚这项工作难度太大了。 

  “如果你走进厨房时五角飞碟还没回来,这顿饭我做。”皮皮鲁说。 

  皮皮鲁递给小伙子钱,他买了。 

  电视评论员输了一万元; 

  “抽签。”贝塔提议。 

  鲁西西愿意让牛的家乡马上富起来,她对总指挥说: 

  将来我帮他花钱。 

  人类最想知道还没发生的事的结局。尽管顺应这种“市场’需求诞生了不少预言家,但真正能说准的还几乎一个也没有,不是说歪了就是大相径庭,还没有一个真正能让世人口服心服的预言家。 

  “连警察都来了。”贝塔吹了声口哨。 

  皮皮鲁和燕妮在家里一边聊天一边等五角飞碟的消息。 

  电脑显示的数字是130万元。    

  “还是我去吧,你拖家带口的。”舒克把贝塔按在座椅上。 

  “希望你早日站起来。”歌唱家说。    

  “磁带?”皮皮鲁不明白。 

  “乱讲。”歌唱家瞪了贝塔一眼。 

  五角飞碟从未出过故障。 

  那小伙子从包里掏出一盘磁带出示给皮皮鲁看。 

  舒克开始返回,就在这时,突然刮起一阵疾风,舒克没有准备,他双手一松,身体向下坠落。 

  舒克给该省的电视台打电话。 

  “咱们回去用五角飞碟查出盗版商,治治他们。”皮皮鲁说。 

  燕妮和皮皮鲁喝了皮皮鲁口服液后,变大了。 

  “什么鹰钩鼻子?”贝塔问。 

  皮皮鲁听了贝塔的设想,感到十分开心。 

智力抢劫和暴力抢劫; 

  “也可能是长得像,要不要遥感证实一下?”舒克问鲁西西。 

  贝塔每天忙着在鲁西西别墅里写歌词。他写的歌词都是大白话,比如有一首名为《父与子》的歌词,只有几句话: 

  探长林反应极快,他迅速跑到舒克坠落的下方。 

  “不行!”燕妮坚决摇头。 

  歌唱家的歌在广播电台歌曲排行榜上连续17个星期排列第一名,创造了有目共睹的乐坛奇迹。贝一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就像所有在一夜之间突然成名的歌手一样,人们对她充满了神秘探求心理和羡慕。 

  “石油把五角飞碟外壳上的感应器封住了。”皮皮售找到了故障所在。 

  电视台正愁没新闻,二话没说,来了。 

  “查查谁干的。”舒克说。 

  皮皮鲁握望远镜的手出汗了。 

  “说不定你以后要骂我们。”贝塔说。 

  “这号码暗示咱们会有儿子。”皮皮鲁对新牌照的号码很满意。 

  “不要看了,这是在拍科幻电影!”探长林冲人群喊话。 

  “皮皮鲁,皮皮鲁,我是舒克,我是舒克,我们现在返航!”舒克的声音。 

  “牌照号码是这么说的,应该没错吧。”皮皮鲁说。 

  “石油!”舒克说。 

  “我们现在就通知政府这儿发现了油田,牛家立刻就会富的。” 

  这天吃早饭时,皮皮鲁从报纸上看到交通管理局关于更换汽车牌照的公告。早饭后,皮皮鲁准备去更换他的汽车牌照。 

  皮皮鲁告诉舒克,警车里坐着探长林,自己人,来替五角飞碟解围的。 

  “我是皮皮鲁,请返航。”皮皮鲁喜上眉梢。 

  “咱们用五角飞碟制一个和崔犯一模一样的人,然后让这个复印人也就是盗版人去搅和崔犯的生活?”贝塔异想天开。 

  “这样的老板宣言我还是头一次昕到。”舒克说,“的确可以称得上是替天行道。正直的人勤劳的人敬业的人就是应该比懒惰的人偷奸耍滑的人收入高活得好。” 

  “为什么?”皮皮鲁不解。 

  ‘要磁带吗?”一个小伙子从车窗外问皮皮鲁。 

  贝塔为舒克捏了一把汗。 

  “我们就在离家不远的空中,不知怎么搞的,五角飞碟动不了了,出故障了!”舒克说。 

  汽车检测场门口堆满了等待验车的汽车,皮皮鲁摇摇头,将车排在最后。皮皮鲁最怕汽车换牌照,每次换牌照他都有被扒一层皮的感觉,用过五关斩六将来形容其麻烦程度一点儿不过分。 

  “当心!”鲁西西对舒克说。 

  “有红沙发音乐城谱曲演奏,再加上歌唱家的嗓子,怕是从明天起这星球上唱歌的就都没饭吃了。”皮皮鲁说。    

  “效率真高呀!”贝塔对盗版的速度表示惊讶。 

  探长林接住了舒克。 

  皮皮鲁和燕妮打赌; 

  皮皮鲁接过磁带。 

  “我看那探长林人不错。”鲁西西注视着荧光屏说。 

  “舒克,舒克,我是皮皮鲁,你们怎么还没到家?”皮皮鲁呼叫。 

  “哪儿来的?”皮皮鲁问。 

  “本质上一样,只不过这种抢不是用暴力,而是用智力。”贝塔一句话,把人类中的成功者都编人了抢劫犯的行列。 

  石油部的大队人马闻讯赶来了,天上是直升机,地上是成群的汽车,修路的来了,盖房子的来了,派出所成立了,职工子弟学校开建了,计划生育委员会成立了…… 

  他们下楼到停车场,皮皮鲁为燕妮开车门。燕妮坐在皮皮鲁身边。 

  “人也真怪,拼命和同类争夺钱,争到了,再捐给同类,宇宙第一怪物。”贝塔说,“抢了你的东西,再还给你。于是就成了英雄,成了事业上的成功者。” 

  “算了。”鲁西西摇摇头,“咱们返航吧,皮皮鲁该等急了。” 

  燕妮决定回家后用五角飞碟的遥感器预测一下她和皮皮鲁未来的孩子。 

  舒克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下坠。 

  “给电视台打电话。”贝塔的大脑再次燃烧。 

  “最流行的,整盘全是贝一的歌,比商店便宜一半儿。” 

  舒克的身体全部钻出五角飞碟。歌唱家紧张得闭上眼睛不敢看。 

  通讯器响了。 

  过关斩将式的验车; 

  皮皮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哪支勘探队?” 

  “去问问皮皮鲁。”舒克说。 

  舒克和贝塔恍然大悟。 

  “行了行了,你别瞎说了。”歌唱家制止贝塔。 

  皮皮鲁想了想,同意了。 

  “皮皮鲁,你想办法排除故障吧,这些人死活不走。不过,没有人会伤害你的五角飞碟。”探长林用于提电话同皮皮售联系。 

  “我没见过。”贝塔摇头。 

  大街小巷到处可以听到歌唱家的歌,人人以能哼唱贝塔作词红沙发音乐城作曲贝一演唱的那首歌为荣。电视台电台争先恐后地邀请歌唱家去当嘉宾,原先向歌唱家伸手要钱的那家电台的主持人孪子痛哭流涕地当着歌唱家的面连打自己十几个嘴巴忏悔,歌唱家还是没去。    

  “居然碰到熟人了。”贝塔觉得好玩。 

  “是该治治他们。这种干盗版勾当的人实在可恶,完全是一种抢劫行为。”燕妮说。    

  “别瞎逗了,你要是恶作剧呢?”那人把电话挂 

  歌唱家和舒克洗耳恭听。 

  “你们?你们是谁?” 

  “红沙发音乐城真的那么厉害?”燕妮出生于音乐之乡,见过超级音乐。 

  牛似懂非懂地琢磨贝塔的话。 

  “谢谢你们。”牛含着热泪说。 

  扛着摄像机的记者一看喷薄而出的石油就兴奋了,差点儿把摄像机插进油井里。 

  即使是打赌,燕妮也不能拿让皮皮鲁下厨房打赌。 

  “为什么”牛瞪大丁眼睛。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舒克在五角飞碟里问贝塔和鲁西西,  盗版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