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鲁西西要求参加喜庆婚宴,皮皮鲁也觉得前国家

鲁西西要求参加喜庆婚宴,皮皮鲁也觉得前国家

2019-11-30 03:57

鲁西西要求参加喜庆婚宴; 

监狱长带犯人出国旅游; 

轻伤不下火线的科学家; 

B女士与前鼠王在北极成亲; 

  皮皮鲁说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结婚祝辞; 

  解剖主任磨炼承受力; 

  皮皮鲁没吃早饭: 

  燕妮对自己的上辈子感兴趣; 

  新闻和垃圾同时播放时千万别生育 

  舒克接受治疗; 

  人的大脑是宇宙; 

  鲁西西在家恭候朋友; 

  喜庆宴会将在鲁西西别墅的餐厅里举行,贝塔挽着新娘在朋友们的簇拥下正要往别墅里走,鲁西西说: 

  鲁西西别墅里的婚礼  

  电视台主持人险遭厄运  

  贝塔吃不下饭  

  “我也要参加贝塔和歌唱家的结婚宴会。” 

  皮皮鲁点头。 

  皮皮鲁和朋友们从电视屏幕上得知爱因斯坦家的老鼠已经开始在全球推广微缩人类的计划,数以千百万计的人类成员正在被微缩,而且这个数字每天以数十万的速度递增。 

  “可以。”皮皮鲁也觉得前国家元首鼠王自己呆在北极的冰天雪地里太孤独。 

  大家闻声站住了。 

  “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看看中国的长城,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我知道五角飞碟能帮我完成这个夙愿,我能同你们一起去看看长城吗?”彼得富氏红着脸说。 

  人类科学家们绞尽脑汁研究这一异化现象,有几位有科学院院士头衔的名科学家在被微缩后仍然轻伤不下火线地攻关。这些科学家都被一个奇怪的现象困扰了——人类中的孩子很少变小。 

  五角飞碟只用了几秒钟就回到国家元首鼠王的王宫,贝塔和舒克进王宫找B女士。 

  “你这么大,怎么走进去呢?”燕妮抬头问庞然大物鲁西西。 

  皮皮鲁犹豫,他不知道能不能再让外人进入五角飞碟。 

  有位科学家在电视台采访他时大放厥词,说什么这种现象是某大国研制的新式武器,记者问他到底是哪个国家因为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人都有变小的而且越是大国变小的人数越多没听说过发明了新式武器先对自己国家的人民使用的。该科学家顿时理屈词穷。 

  王宫里毫无失去鼠王的悲哀,倒是一片张灯结彩,老鼠们在庆祝新鼠王登基。 

  “给我一颗微缩粒。”鲁西西说。 

  “为了安全起见,你们可以把我铐起来。”彼得富氏看出皮皮鲁的犹豫原因。 

  鲁西西给电视台打了匿名电话,她告诉电视台的人使用皮皮鲁牙膏可以防止人体微缩还说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孩子投有变小的原因因为大多数孩子都使用皮皮鲁牙膏刷牙。 

  “这么快?前鼠王离开也就不到1分钟!”舒克对于同胞办事的效率感到惊讶。 

  “复原药还没研制成功,你现在服用微缩粒,万一复原药成功不了,你可就永远变不回去了。”舒克提醒鲁西西。    

  “让彼得富氏去吧!来回也就几十分钟。”鲁西西替监狱长求情。

  成千上万的家庭出现了新的家庭关系,爸爸妈妈变小而孩子依然魁梧。爸爸妈妈失去了训斥孩子的实力,他们被孩子攥在手里拿来拿去照顾孩子喂他们饭给他们盖小房子。爸爸妈妈们终于知道了处于劣势时的感觉他们后悔当初利用身体和年龄上的优势不平等地对待亲骨肉。 

  “所有生命在办这件事时都是高效率的。”贝塔说,“前鼠王的亲友还得倒霉。” 

  “我看变小也挺好。”鲁西西说。 

  燕妮也加入求情的行列。 

  皮皮鲁没日没夜地在鲁西西别墅里发明复原药。朋友们每次进餐时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微缩人类。 

  舒克看见B女士正向新鼠王献花。    

  “那谁管公司的事?”歌唱家说,“公司的总经理不能只有火柴棍大吧?” 

  “欢迎你去中国,不用戴手铐。要戴你早给鲁西西和燕妮戴了。”皮皮鲁同意了。 

  鲁西西变小后也住进别墅。大家生活在豪华舒适的别墅里十分开心,游泳、下棋、做饭、聊天。最美的是贝塔,整天和歌唱家厮守在一起。 

  大臣们看见了舒克和贝塔,他们一个个面如土色。新鼠王是原来的武臣,看见贝塔也打了个哆嗦。 

  鲁西西不说话了,片刻后,她问皮皮鲁: 

  “我也想沾光陪监狱长去看看长城。”罗勃特说。 

  这天吃早饭时,皮皮鲁没来。 

  贝塔走到B女士身边,说: 

  “你没有把握研制出复原药吗?” 

  “我也去。”约翰小声说。 

  “皮皮鲁呢?怎么投来?”歌唱家看见皮皮鲁的座位空着,问燕妮。 

  “请跟我们走一趟。” 

  自从电视上披露了安东尼变小的信息后,皮皮鲁就日以继夜地研制复原药,可以说,他现在已是稳操胜券了。 

  “你进入五角飞碟得戴手铐。”皮皮鲁对约翰提条件。 

  “他昨晚一夜没睡,现在还在实验室里,可能是快成功了。”燕妮说。 

  “干什么?”B女士一点儿不紧张,只要有异性和她说话,她就满足。 

  “有把握,只是还需要几天时间。”皮皮鲁说,“给你一颗微缩粒。” 

  “同意。在监狱里陪读了30年的人还怕手铐?”约翰没意见。 

  “皮皮鲁也真够辛苦的。”歌唱家给自己斟了一杯咖啡,说。 

  “去旅游。”贝塔说。 

  鲁西西乐了。 

  “是陪住吧?”歌唱家纠正约翰。 

  “表面上看,名人们挺快活,有名有利。其实依我看,名人才是伺候全人类的佣人呢。”舒克当过作家。特有体会。 

  “去哪儿?”B女士问。 

  “去把家门锁好,把食物往别墅里多放点儿。”皮皮鲁说。 

  “是陪读。监狱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大学。”约翰给歌唱家扫盲。 

  “皮皮鲁每天早晨5点钟准时起床,他说真正伟大的思想家都是和太阳一起初升的。”燕妮一边往面包上涂黄油一边说。 

  “北极。”贝塔说。 

  “我把五角飞碟挪到鲁西西别墅旁边,以防万一。”舒克说。 

  “你们得服药变小了才能进入五角飞碟。”皮皮鲁告诉彼得富氏和罗勃特。 

  楼上传来皮皮鲁的歌声。 

  B女士挺欣赏贝塔的幽默,她根本不相信贝塔能带她去北极。 

  “我给你拿过来就是了。”鲁西西伸手将五角飞碟拿到别墅旁边。 

  “就是爱因斯坦家的老鼠发明的那种药。”鲁西西对彼得富氏说。她已经给监狱长讲过这个故事了。 

  “成功了!复原药成功了!”燕妮扔下面包,撞翻了椅子,朝楼上冲去。 

  B女士一进五角飞碟就相信能去北极了,飞碟里的现代化设施令她眼界大开。 

  “还是大好。”舒克羡慕大。 

  “我们知道。”彼得富氏对皮皮鲁说。 

  大家争先恐后地尾随燕妮往楼上跑。 

  当B女士站在北极的冰雪之中得知贝塔他们要将她和前国家元首鼠王留在这里时,她急了。 

  “都是因为你小了一辈子。”鲁西西羡慕小。 

  “你需要安排一下工作吧?”皮皮鲁觉得监狱长和一个犯人同时失踪应该向同事打个招呼。 

  皮皮鲁在实验室里一边唱歌一边收拾桌子,他终于将复原药研制出来了。 

  歌唱家想起了B女士劝她和鼠王结婚的场面,她觉得这是报应。 

  “说穿了,都是互相羡慕,没什么想什么。”贝塔总结。 

  彼得富氏用电话通知值班狱警不要让任何人打搅他和8176的谈话。 

  燕妮拥抱皮皮鲁并给他热烈的吻,皮皮鲁十分享受。事业上一事无成的男人在和异性接吻时绝对体会不到真享受。女性的吻说穿了是一种崇拜现象。男人的标志就是事业,没有事业就不是男人。不是男人就是女人。女人吻女人的感觉可想而知。 

  五角飞碟起飞了。 

  鲁西西检查家门锁好了,又将丰富的食物搬进别墅许多,还储备了水。 

  微缩粒将皮皮鲁、彼得富氏和罗勃特变小了。 

  “拿我试验。”鲁西西一进实验室就说。 

  B女士和前国家元首鼠王留在了北极。 

  “行啦,我可以变小了。”鲁西西说。    

  大家进人五角飞碟。 

  “应该出去试验。”歌唱家说,“不然的话会把咱们的别墅撑破了。” 

  前国家元首鼠王叹了口气,说: 

  皮皮鲁回到鲁西西别墅的试验室里取出一颗微缩粒,放在鲁西西鼻子前边。 

  贝塔担任驾驶员。    

  大家来到鲁西西别墅外边。 

  “做事一定不要做得太绝。” 

  鲁西西变成了小人。 

  五角飞碟径直在解剖主任家着陆。鲁西西和歌唱家留在解剖主任家陪同舒克和克莉斯汀治病。 

  鲁西西服用了皮皮鲁研制的复原药。 

  他后悔抢贝塔的太太与自己成亲。 

  “太棒了!”当鲁西西看到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无比巨大时,兴奋不已。 

  解剖主任看见微型皮皮鲁和其他人后呆了5分钟。 

  大家期待着那个伟大时刻的到来,期待着宣告爱因斯坦家的老鼠改变人类的计划的破产。 

  B女士想起了D君,还想起了去法院打的那场官司。天一冷,脑子倒好使了。    

  朋友们走进鲁西西别墅,为贝塔和歌唱家举行新婚喜庆宴会。 

  “下个世纪全是让人这么吃惊的发明,您先适应一下也好。”皮皮鲁对解剖主任说。 

  鲁西西的身体开始变大。 

  五角飞碟上,皮皮鲁和燕妮给舒克他们讲去德国送小贝塔的经历。 

  鲁西西和燕妮下厨房操办菜肴,舒克和皮皮鲁忙着布置餐厅。 

  五角飞碟送彼得富氏和罗勃特去长城。 

  “太伟大了。”舒克佩服皮皮鲁的大脑。 

  “安东尼跟咱们有点儿缘分。”舒克说。 

  贝塔和歌唱家走进新房,他们被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笼罩着,这里将是他们把两个生命对接在一起的熔炉。 

  彼得富氏和罗勃特是第一个乘坐五角飞碟游览长城的外国人,也是第一个监狱长和在押犯人携手游览长城的外国人。 

  人类的大脑就是宇宙,每一颗脑细胞就是一颗恒星,它们的能量不可估量。 

  “也许上辈子是咱们的朋友。”贝塔说。 

  喜庆宴会开始。 

  五角飞碟将彼得富氏和罗勃特送回美国监狱,约翰表示留在监狱里继续陪罗勃特。 

  鲁西西的身体恢复了原样,她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小了。 

  “啊,对丁,皮皮鲁,你上次去德国时,说能给五角飞碟增加一个测上世下世的功能。”燕妮对自己的上世和来世极感兴趣。 

  皮皮鲁首先为贝塔和歌唱家祝酒: 

  “我会很快给罗勃特办假释出狱。”监狱长对约翰说。 

  “皮皮鲁,你也恢复原样吧?”鲁西西对皮皮鲁说。 

  “你们信生命有上世下世吗?”皮皮鲁问大家。 

  “贝塔和歌唱家都是我和鲁西西的老朋友,在我们小时候,咱们的友谊为我们的童年增添了无穷的乐趣。今天,贝塔和歌唱家喜结良缘,我非常高兴。” 

  “那我也留在美国。我已经是美国人了。”约翰说。 

  “警方还在找皮皮鲁,他如果变大了,走出去,大家还不抓他呀!”贝塔提醒大家。 

  “我信。”舒克说。 

  “别说太俗的祝辞。”鲁西西打断皮皮鲁,她怕他说“白头到老”之类的假话。 

  “祝你们好运。”皮皮鲁给罗勃特和彼得富氏服用恢复原大的皮皮鲁口服液后向他们告别。 

  “这倒是。”鲁西西点头, “等风声过了再变回来吧。” 

  “我也觉得有。”贝塔说。 

  “祝贝塔和歌唱家随心所欲,顺其自然。干杯!”皮皮鲁喝光了杯中的酒。 

  约翰、罗勃特和彼得富氏目送五角飞碟起飞。 

  “再说燕妮也不能变大,变大了还要办签证吧?外国人住在这儿还要好多手续吧?何况根本查不出你是从哪儿入的境,整个一个偷渡客。”舒克也说。 

  “大概有吧。”歌唱家半信半疑。 

  “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结婚祝酒辞。”舒克为皮皮鲁的祝辞喝彩。    

  五角飞碟在解剖主任家着陆时,舒克已经苏醒了。 

  “大了真不方便。”燕妮说。“太受限制。” 

  “肯定有。”燕妮最坚定。 

  “祝贝塔和歌唱家随心所欲顺其自然!”大家一同重复皮皮鲁的祝辞并干杯。 

  “舒克脱离危险了,请放心。”解剖主任告诉微型皮皮鲁。 

  “反正咱们变大变小的药都有,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鲁西西说。 

  “我给五角飞碟的遥感仪加一个元件就行了。如果真有上世下世,就能测出来。如果没有,就测不出来。”皮皮鲁说。 

  歌唱家眼睛里含着泪花,她为自己拥有这么多心地善良善解人意一片真诚的朋友而感动。 

  “谢谢你。”皮皮鲁感谢解剖主任。 

  “应该马上投产复原药,给那些变小的人服用。”皮皮鲁说。 

  舒克驾驶五角飞碟返回皮皮鲁家。鲁西西在家里等他们,被老鼠弄乱的房间已经收拾干净。 

  贝塔喝光了杯中的水——他戒酒了,今天是以水代酒。 

  “这些药你拿上,每天按时给他俩吃。有一个星期就能恢复。”解剖主任对皮皮鲁说。 

  “我拿配方去公司生产。”鲁西西说。 

  “经历又够写一本小说了吧?”鲁西西问大家。 

  “歌唱家为我们唱一支歌吧!”鲁西西提议。歌唱家回来后,还没唱过歌。 

  皮皮鲁和鲁西西将舒克和克莉斯汀抬上五角飞碟。 

  “怎么让人家吃呢?”贝塔问。 

  “歌唱家差点儿当上王后。”皮皮鲁告诉鲁西西。 

  歌唱家为胡安娜唱了7年歌,她的嗓子已经不属于她自己了,今天,她要用自己的嗓子为朋友们唱歌。 

  解剖主任不惊讶了,他学会了以平常心看离奇的事,否则他进入21世纪后眼珠会瞪出来。 

  “生产一种皮皮鲁口服液,把复原药掺进去,喝了就能复原。没变小的孩子喝了能长大个。”燕妮出主意。 

  “我还把全国的鼠王流放到北极去了。”贝塔说。 

  当你意识到你的东西不再属子你时,你的生命就没有了质量。当你想占有不属子你的东西时,你的生命已不是生命。 

  五角飞碟在皮皮鲁家着陆。 

  “很好。就这么办。”皮皮鲁拍板了。 

  “贝塔太损了,对付情敌也忒狠了点儿。”舒克说。 

  歌唱家不想占有别人的东西,也不想让别人占有自己的东西,她一直在努力达到这个境界。今天,她终子如愿以偿。她开始为朋友们演唱,她的歌声不是从声带发出的,是从心脏直接产生的。 

  大家将舒克和克莉斯汀安置在鲁西西别墅里。死里逃生的舒克显得极有深度。 

  鲁西西火速赶到舒克贝塔公司,召集开发部人员开会,下达生产任务。公司一切工作都给皮皮鲁牙膏和皮皮鲁口服液让路。 

  “我够仁慈的了,你说呢?”贝塔问歌唱家。 

  朋友们被歌唱家的歌声震撼了,这才叫歌,每一个音符每一句歌词都是对生命意义的诠释。 

  克莉斯汀喜欢这些新朋友,喜欢中国。 

  鲁西西给电视台打了电话,通知他们皮皮鲁口服液能将微缩的人类复原。电视台不信,一位主持人偷偷将一瓶皮皮鲁口服液绐变小的台长喝了,那台长立刻恢复了原样。全台工作人员差点儿把那主持人掐死,因为台长变小后他们有解放的感觉。随着台长的复原,大家叉回到水深火热之中。 

  “还行。”歌唱家赞扬先生。    

  地球上的生命还在竞争,此时此刻,鲁西西别墅成了世外桃源,没有金钱没有世俗没有困扰生命的一切难题,只有歌声和真情。 

  皮皮鲁给探长林打电话报平安。 

  皮皮鲁口服液挫败了爱因斯坦家的老鼠的计划,人类避免了一次危机。谁都清楚,如果体积一样大,人类未必是老鼠的对手。老鼠不残害同类。     

  大家分头去自己的房间洗澡。鲁西西使用微缩粒把自己变小后给朋友们做饭。 

  皮皮鲁、鲁西西和燕妮活到今天,才体会到什么叫幸福和惬意。 

  皮皮鲁准备在舒克痊愈后销毁五角飞碟。 

  太阳又一次不厌其烦地出现在东方地平线上,又一次千篇一律地照亮东半球。 

  “贝塔,祝你早日当爸爸。”鲁西西逗贝塔,敬他一杯水酒。 

  一个星期过去了。舒克和克莉斯汀的身体恢复了正常。 

  鲁西西为朋友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餐。皮皮鲁的座位空着。 

  “我肯定能生一个伟人。”贝塔特有把握地说,好像他天生就是给伟人当爸爸的料。 

  一天早晨,舒克告诉贝塔他准备和克莉斯汀结婚。 

  “皮皮鲁呢?”舒克问燕妮。 

  “这话怎么讲?”皮皮鲁不明白贝塔依据什么放百分之百的缔造一代伟人的大话。 

  “涉外婚姻呀!”贝塔羡慕,“咱哥们儿居然娶了美国老鼠!” 

  “在五角飞碟里改装遥感仪。”燕妮往面包上涂黄油,“他说几分钟就好。” 

  “我研究过了。你们看,咱们坐在这儿,表面看都好好的,其实每个人都是万箭穿身。”贝塔开始阐述他的生伟人的理论。 

  皮皮鲁、鲁西西、燕妮和歌唱家都为舒克高兴。大家认为舒克和克莉斯汀的爱情是经过患难检验的。 

  “也不知道我上辈子是什么。”贝塔边喝牛奶边说。 

  “万箭穿身?”燕妮转动身体,没有感觉。 

  鲁西西、燕妮和歌唱家在鲁西西别墅里为舒克和克莉斯汀布置了新房。 

  “我只关心我的下辈子。”舒克说。 

  “空气中布满了各种电波,有电视台的,有电台的,有BP机的,有手机的。这些电波每时每刻都穿过我们的肉体。”贝塔一边说一边用手做利箭穿心状。 

  “应该通知舒利和辰羽参加婚礼,舒利是兴高采烈参加爸爸娶继母的婚礼的那种现代青年。”贝塔提议。 

  “生命真会轮回转世?”鲁西西表示怀疑。 

  “这倒是。”皮皮鲁点头。 

  舒克和克莉斯汀在鲁西西别墅里举行了婚礼。歌唱家用歌声代表大家为他们祝福。     

  “一会儿就知道了。”歌唱家说。 

  “生什么样的孩子,就看父母有这个孩子的那次做爱发生在什么时间,如果届时电视台或厂播电台正在播相声或小品节目,这个孩子生下来准特幽默。如果正在播放数学讲座,这孩子将来是数学家的可能性特大。”贝塔说。 

  五角飞碟停在鲁西西别墅门口,皮皮鲁在飞碟里忙碌着。大家边吃边通过窗口看五角飞碟。 

  “如果正在播新闻呢?”燕妮表示出对贝塔的理论的极大兴趣。 

  皮皮鲁从五角飞碟里出来了。 

  “百分之百是政治家。不信你去查当今官场上的人物,他爸他妈有他时的电视台准是在播新闻节目。”贝塔说,“你们是不是发现有不少政治家特虚伪?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 

  贝塔从座位上一跃而起,他要去测自己的上世。燕妮也惟恐落后,饭都不吃了,跟在贝塔后边往外跑。 

  “没错。”燕妮深有体会地说。 

  皮皮鲁和贝塔撞个满怀。 

  “这说明,他爸他妈有他时,广播电台在播新闻,而电视台却在播垃圾污染环境的画面。”贝塔说。 

  “先给我测。”贝塔对皮皮鲁说。 

  “你准备在电视台电台播什么节目时要孩子?”皮皮鲁问贝塔。 

  “我得先吃饭,都快饿晕了。”皮皮鲁往回推贝塔。    

  “这是我的专利,保密。”贝塔看了歌唱家一眼。 

  “到底有没有上下世?”贝塔迫不及待地问。 

  宴会结束后,皮皮鲁和燕妮抢着看《广播电视报》。     

  “我还没试验,等吃完饭就拿你试。”皮皮鲁拉着燕妮的手往餐厅走。 

  贝塔一口饭也吃不下了。 

  皮皮鲁吃了鸡蛋,喝了牛奶,又吃了一块牛肉和面包,每次进行脑力劳动后,皮皮鲁都特能吃。 

  鲁西西看着哥哥吃饭,她想起了小时候有一次皮皮鲁躺在电褥子上给自己的身体充电,充电后的皮皮鲁双手一拍就能发出击伤人的闪电,一个外国奸商绑架了皮皮鲁,皮皮鲁和一个叫罗莎的女孩子共同挫败了外国奸商。 

  “你想什么呢?”燕妮看见鲁西西两眼出神儿,她问鲁西西。 

  “我想起皮皮鲁小时候用电褥子给自己的身体充电,”鲁西西说,“就像上个世纪的事。” 

  “皮皮鲁从小就会标新立异?”燕妮对皮皮鲁小时候的事特感兴趣。一个人爱另一个人时,总爱把被爱者的年龄想得很小。 

  “快吃,我等不及了。”贝塔催促皮皮鲁。皮皮鲁吃饭比较慢。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鲁西西要求参加喜庆婚宴,皮皮鲁也觉得前国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