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滴溜溜溜溜……那是吹笛子的声音,这一次不开

滴溜溜溜溜……那是吹笛子的声音,这一次不开

2019-11-30 03:57

  小西他们越走越快,后来,他们干脆就都跑起来了。好象什么都在对着他们喊:赶快逃走吧,赶快逃走吧!他们头也不回,一口气就跑到了海边上。

  洋铁人他们打起鼾来了。他们的鼾声很奇怪,听起来就象一个火车头刚进站时候的声音。一会儿喷汽:嗬──嗬──嗬!一会儿又拉汽笛:嘟──嘟──嘟!

  小西他们走呀走呀,走过好几座小山,慢慢才听不见纸板公鸡的狂妄笑声了。一会,他们又听见了一种什么声音,滴溜,滴溜溜溜溜……那是吹笛子的声音。原来前面就是那座有着一个破木箱的平平常常的小山,老面人正躺在破木箱前面吹笛子哩。

  大伙在地下室里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反正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出去,又不能做什么玩儿,真是没意思极了。后来小西想起了一个玩儿的办法。他说如果每个人谈谈自己的过去,一定会很有意思的。大家都很赞成,说这真是一个玩儿的新办法。于是他们一个个就谈起自己的过去来了。只有纸板公鸡一个人不参加谈,他装作对大家的话没有兴趣。其实他一边散步,一边在偷偷听大家谈什么。他对每个人的每一句话都仔仔细细听到耳朵里去了。

  海还是安安静静的,就象睡着了一样,没有风,也没有浪。海水已经凝固了,好象一块厚厚的蓝黑色的玻璃,平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老面人对大伙说:“他们睡着了。你们快去吧!”

  老面人真是老,他的胡子真多,头发真少。他一个劲儿在吹笛子,可又总是吹不好。他很不高兴,两道眉毛都皱得连在一起,好象变成一道长眉毛了。

  小熊是第一个谈的。他的记性不太好。他想了半天说他过去就是喜欢看马戏,后来,不知道怎么一下他自己也到马戏团当上了演员。他说他最怕的是学习。讲到这里他才又记起来,他就是因为不喜欢学习才逃到马戏团去的。没有想到到了马戏团还是要学习。那儿没有学校的功课,可是有马戏团的功课。学马戏可没有看马戏那样好玩儿,后来他就又从马戏团里逃走,不知道怎么一下就又逃到这儿来了。

  橡皮狗很着急地在海边来回跑了几趟,喊叫:“快些上船吧,快些上船吧!”

  橡皮狗马上跳起来:“快走呀,快走呀,快走呀!”

  绒鸭子气都还没有喘过来,就急急忙忙对老面人说:“我们,我们……”

  第二个是绒鸭子谈。她的记性更不好。她只记得她过去有许多许多好朋友。她说:“我的好朋友,哎呀,真是好极了!好得我都不能说,都说不出来了。他们叫什么呀?我可是想不起来,反正他们就是好,好就是好呗!”

  他们又赶快朝着码头跑。码头边上船多极了。可是那许多船都和以前一样,那些有烟囱的船很多烟囱都没有冒烟,有的只冒了半截烟;那些带桅杆的船很多都没有把帆升起来,有的只升了半截帆。

  小熊和绒鸭子很有礼貌,还对老面人喊:“再见,再见!”

  老面人很暴躁地说:“别嚷嚷,别嚷嚷!你没有看见我在干什么?你这一搅,我都吹乱了。”

  橡皮狗有些着急了,说:“那你总能想起一个好朋友来吧?”

  他们跑到一只小火轮旁边。小火轮的烟囱上面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现在不开船”。他们又跑到一只大汽船旁边。那大汽船的舱门口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将来才开船”。没有办法,他们又跑到一只黑色的货船旁边。船舱上有粉笔写的几个大字,“这一次不开船!”没有办法,他们又跑到一只漂亮的小游艇旁边。小游艇的栏杆上挂着一块红绸子,上面用金线绣着许多字,“对不起!下次一定开,下次准开!”他们跑来跑去,没有遇见一只马上就要开的船。所有的船不是写着“这次不开”,就是写着“下次开”。有的船还干脆就写两个字,“不开!”事儿糟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老面人说:“别嚷嚷啊!要是把洋铁人吵醒了,我可不管了。”

  说完,他马上又拿起笛子接着往下吹。

  绒鸭子想了半天,说:“我想起了一个。她叫妈妈。她就是我的妈妈。哎!妈妈真是一个好孩子!……”

  后来,他们好容易才找到了一只没有贴纸条的小木头船。这只小船虽然没有烟囱,没有桅杆,没有水手,可是也没有写着“下次才开船”这样的话呀。他们高兴极了,一个个马上跳了上去。

  绒鸭子就小声说:“我们一定不嚷嚷了,好不好?”

  小熊接着也对老面人说:“真的,我们找你……”

  小西打断她说:“妈妈不是孩子。不能叫她做孩子。”

  布娃娃看见海水,高兴极了。她把手伸到水里,说:“真好,真好!我要洗个脸。”

  老面人说:“好!绒鸭子这还差不多。你们快走吧。我现在要给故事口袋吹笛子。他讲故事讲得太累了。我和他都要休息一会。”

  老面人更不高兴了:“又给我弄乱了!叫你们别说话,你又说话!找我,我不在这儿吗?我在这儿,可是我的笛子吹到哪儿去了?快告诉我,我吹到什么地方了?”

  绒鸭子不同意:“为什么不能叫?她就是好!她比好孩子还好,她是一个好妈妈。她每天晚上回家,总要给我带一些好吃的东西,一次也没有忘记过。”

  说着,她就弯下腰去,捧了一把海水洗起脸来。洗完了脸她又洗手绢,洗完了手绢她又洗头发。她一洗起来就没个完。

  橡皮狗第一个抓着绳子爬出窗子,溜下去了。接着小西、木头人、小熊、绒鸭子也都一个个溜下去了。

  小熊很不好意思地回答说:“不知道。”

  纸板公鸡听说好吃的东西,马上站住,问:“你妈妈净给你吃些什么东西?”

  橡皮狗着急地喊叫:“快开船吧!”

  快跑呀!前面就是白房子。

  老面人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就又拿起笛子来,闭上眼睛吹:滴溜,滴溜,滴溜溜……

  绒鸭子说:“多极了!……”

  可是,船怎么个开法呢?这只船没有机器,也没有船帆,那么,是不是有船桨呢?没有,什么也没有。当然,也没有一只船桨。

  橡皮狗跑得最快,他跑在最前面。绒鸭子跑得最慢,她掉在最后面。

  等了一等,小西又接着说:“真的,我们找你,是因为布娃娃被洋铁人关起来了。”

  小熊对绒鸭子说:“别说,别告诉他!”

  木头人说:“我们去找木头,来做几把桨吧。”

  “等我,等我!”绒鸭子着急,就喊叫起来了。

  老面人一下跳了起来:“什么?布娃娃被关起来了?为什么早不告诉我?唉唉!你们这些孩子,就是不会说话,就是不会说话!布娃娃被关起来了,那你们为什么不去救她呢?”

  纸板公鸡装作不在乎的样子:“不说,我还不听哩!”

  可是,木头又在哪儿呢?船上也没有木头。

  小熊回过头来批评她:“干吗这么大声音!老面人不是说了,不许嚷嚷吗?”

  橡皮狗说:“我们去过了。洋铁人拔出刀来,我们就跑掉了。你说,怎么才能把布娃娃救出来呢?”

  说完他又一个人散起步来了。

  小熊说:“你们等着,我上岸去找。”

  橡皮狗说:“小熊自己的声音也不小。”

  老面人抓了抓脑袋:“怎么才能把布娃娃救出来?洋铁人他们有刀,那我也不敢去。”

  橡皮狗就接着讲他自己过去的朋友。很奇怪,他现在想来想去,他觉得他最难忘的朋友是一个脾气不好的猫。他原来是不喜欢那个猫的,因为那个猫很懒,总喜欢躺在炉子附近,身上的毛有好多地方都被火烧焦了。最坏的是那个猫动不动弓着背对橡皮狗喷口水,既不卫生,又不礼貌。可是橡皮狗现在想,那个猫也不过是喜欢争吵,其实心里并不恨橡皮狗。有的时候,简直还可以说,猫是喜欢他的。比方猫常常在他背后轻轻用爪子抓他的尾巴,他也回过头去向猫咆哮一声,那都不过是开开玩笑,大家互相逗着玩玩罢了。所以,他越想就越不讨厌那个猫了。现在猫不跟他在一起,他简直还有些想那个猫哩。

  布娃娃说:“你上岸去,还帮我找把梳子。我的头发要好好梳一梳……”

  小西说:“嘘!小声点!你们的声音都很大。只有木头人最好,他老不做声,是不是?”

  木头人把嘴一歪,他的眼泪珠就滚出来了。

  橡皮狗讲完了,轮到木头人讲了。木头人一下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有说的。”

  布娃娃的话还没有说完,远远传来了一阵可怕的喊声:“快追,快追!别让他们逃走了,别让他们逃走了!”

  木头人说:“是,我就不做声。”

  老面人很生气地对木头人说:“你哭什么呀?我有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告诉你。用这个办法一定能把布娃娃救出来。”

  橡皮狗就代他说:“木头人是好人,就是不大会说话。你们听,他的心又跳起来了。他有很多好朋友。木头人,对不对呀?”

  那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原来是洋铁人、白瓷人和灰老鼠三个追来了。

  这样一来,术头人也说了话了。这还不说,他心跳得最响,卜通,卜通,卜通,比谁说话的声音都大。为什么?这很明白。因为他在想,待会儿找到了那个厨房,他应该怎样去帮布娃娃开窗子,怎样让她很快地逃出来。

  绒鸭子高兴得跳了几跳:“真好,真好!你不告诉他,告诉我吧!”

  木头人点了点头。

  布娃娃发起抖来了,说:“我好象冷得很。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一会儿,小西也觉得心跳起来了。为什么?当然罗,这也是因为他在想:如果洋铁人醒了,如果他拿起了刀,如果……这回一定不跑,就不怕他!跟他讲道理,批评他。……

  老面人说:“告诉你?也不成。那是一个秘密,对谁也不能讲的。”

  现在就该轮到布娃娃说了。可是布娃娃心里很不高兴,大家要她讲,她一声不响,只使劲地拧自己的衣服。

  木头人看见布娃娃发抖,也发起抖来了。他安慰布娃娃说:“不要紧,别怕!我,我,我就,不怕。”

  还好!三个坏蛋没醒。他们的鼾声越来越大,呼~,呼~,呼~,就象打雷。

  小西说:“你讲一点点,只讲一点点好不好?”

  小西对布娃娃说:“说一点儿吧!你心里在想什么呢?”

  绒鸭子说:“咱们跳下水去。他们不会游泳。”

  小西他们站在那个厨房的窗子下面了,橡皮狗想第一个上去,说:“我能跳高,瞧我的!”

  老面人摇头说:“不成,一点儿也不能讲。你们知道,洋铁人他们吃饱了是要睡觉的。他们一睡觉,如果有谁到白房子后面那个厨房窗子下面,叫:‘布娃娃,快出来吧!’布娃娃把窗子一开,不就出来了吗?这个秘密是不能对你们说的。”

  布娃娃说:“我没有想。……我想出去,现在可以走吗?”

  布娃娃说:“水很冷,要是把我衣服打湿了,那怎么办?还有,我也没有学过游泳啊!”

  他往后退了几步,象真正的运动员那样摆了几个姿式,再往前一冲。一碰,扑通!他摔下来了。他的鼻子尖儿都碰得翘起来了。

  小西问:“还有呢?”

  纸板公鸡突然大笑起来:“她想出去,真有意思,真有意思!连这儿的门锁上了都不知道,她真是个小傻瓜!”

  绒鸭子说:“我马上教你。”

  “唉哟,唉哟!”橡皮狗大声哼哼起来了。

  “什么‘还有呢’!这更不能对你们说了。白房子旁边不远有一座楼,那座楼就是洋铁人的仓库。那里面有许多好吃的东西。如果有谁到了那座楼里头,就可以饱报饱地吃一顿,然后就在那儿休息。洋铁人他们一睡觉,就会打呼。一打呼楼上就可以听见,一听见就赶快下楼。那时候,洋铁人他们是怎么也不会醒的。下了楼就可以放心跑到白房子后面那个窗子下边,叫,‘布娃娃,布娃娃!把窗子开了出来吧!’那不就把她救出来了吗?这个秘密可讲不得,说什么我也不能讲。”

  小熊又生气了,对纸板公鸡说:“你干吗老嘲笑人?”

  小西说:“那来不及了。咱们上岸跑吧。”

  小西说:“小声点!待会儿把布娃娃救出来了,你再哼哼吧!”

  橡皮狗说:“很奇怪!你不讲,我好象什么都已经明白了。好,你就别讲。但是……”

  纸板公鸡说:“我笑她出不去。这儿的门锁上了,连我都出不去,她就更出不去。知不知道?”

  橡皮狗说:“好主意。快上岸吧!快呀,快呀!……”

  “好吧!”橡皮狗就不做声了。

  老面人又瞪起眼睛来:“什么‘但是’!你们想叫我亲自带你们去寻我那个仓库吗?不行,不行!”

  小熊说:“你出不去是你出不去。她一定能出去!”

  于是他们一个个又跳到岸上。橡皮狗跑得最快,他带着大伙往前面跑。一会儿,他看大伙跟不上了,又停下来喊:“这边来,这边来!快呀,快呀!”

  第二个想上窗台的是绒鸭子。可是她腿太短,累得喘呼呼的,也没有爬上去。以后,木头人和小熊试了一试,也都失败了。

  绒鸭子说:“你不去,我们自己找不着那个地方。”

  布娃娃哭起来了。大家都对她说:“别哭别哭!别信纸板公鸡的话。你一定能出去的。”

  可是绒鸭子怎样跑也跑不快,布娃娃身体不好,也比绒鸭子快不了多少。大家跑了一阵,看她们跟不上来,只好又站下来等她们。

  小西说:“我来吧。你们帮我一下。”

  老面人说:“你们看,绒鸭子还是想让我带你们去。不,那可不成!因为,如果要我带你们去,我就要同我的破木箱分离了,我可舍不得破木箱。这是我的卧室,又是我的床,又是我的凳子,又是我的柜子。破木箱可好咧,我舍不得它!”

  纸板公鸡看见布娃娃哭了,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对布娃娃说:“出不去就出不去,哭什么呀?你听我唱个歌,好吗?我唱得好听极了,比洋铁人他们都唱得好。”

  橡皮狗着急得要命,不断大声催:“快呀,快呀!”

  大伙把小西往上一抬,他就爬到窗台上了。

  听这一说,木头人又滚出两滴眼泪。老面人瞪了他一眼,说:“你老哭什么呀!”

  绒鸭子说:“不听。你的嗓子不好,你唱得一定不好听。”

  洋铁人他们听见橡皮狗的喊声,马上就朝他们这边追过来了。三个坏蛋凶极了,手里都拿着长长的刀。他们跑得真快,一下就追到了小西他们面前,把他们包围住了。

  绒鸭子问:“看到了没有?她在不在里面?”

  木头人赶快揉了揉眼睛,说:“我没有哭。”

  纸板公鸡很不服气,问:“谁说我嗓子不好,你听过我唱吗?”

  洋铁人举起刀来,喊:“举起手来!”

  小西不耐烦了:“没有看到。你们别说话,好不好?”

  橡皮狗说:“他哭了,哭了!他流了真正的眼泪。”

  绒鸭子说:“我就不听,不听你的歌。”

  小熊很生气,也喊:“就不举!”

  一会儿,小熊又忍不住了,小声说:“待会布娃娃出来了,咱们跟她玩儿什么呢?”

  老面人皱着眉头说:“没有!木头人没有哭,没有哭。走吧,都跟我走吧!木箱呀,再见吧!我只带他们去这一次,下次我一定不带他们去了。再见吧!”

  纸板公鸡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嗓子,说:“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嗓子不好呢?你真是喜欢胡说!你不听,我就偏要让你听一听。如果在过去,你请我唱我还不唱哩。现在,我就要唱!你听着吧!还有,布娃娃,你也听着吧!你一昕,准保就哭不出来了。还有,你们大伙,也都听着吧!……”

  洋铁人马上就把小熊抓住,然后又对白瓷人灰老鼠下命令:“把他们都抓起来,关到地下室里面去!”

  木头人小声说:“什么也不玩儿。那时候,咱们就,逃走。”

  于是老面人就带着小西他们去找洋铁人的那个仓库。他们先上山,后来又下山,下了山又上山,上了山又下山。老面人走得很快,大家跟着他简直就象在跑。

  纸板公鸡伸长了脖子,正要唱歌的时候,忽然,“咔嚓”一声,门又开了。大家以为又是洋铁人他们来了,连纸板公鸡也吓得缩回了脖子,不做声了。

  三个坏蛋就这样把小西他们都抓住,关到白房子的地下室里面去了。

  橡皮狗也忍不住了,说:“对!咱们就都坐上船,回家去。”

  绒鸭子一边喘气,一边在观察老面人,她问:“你的胡子怎么这么多呀?”

  “唉唉唉!还不快走,还不快走!你们干吗老待在这儿呀?”

  小西很着急,又对他们说:“小声点,小声点!你们吵得我眼睛都看不清楚了。”

  小熊说:“这还不明白!他的头发都变成了胡子呗。”

  原来是老面人来了,大家就得了救了。大家什么也来不及说,慌慌忙忙就跟着老面人跑了出去。

  他这次仔细往里面看了一阵,才看清楚了。那个又瘦又小的布娃娃一个人坐在厨房的一个黑暗角落里。没错!那就是她。她在里面。

  老面人说:“对啦!所以我就叫做老面人。”

  这时候,纸板公鸡在后面大声喊叫起来:“等一等!你们都到哪儿去呀?我也去!”

  小西回过头来,高兴地叫:“看见了!”

  小西说:“要是你的胡子又都变成了头发,那你就不老了,是不是?”

  小西说:“你能跟咱们一起走吗?你不是忙得很吗?”

  这回该大伙警告小西了。

  老面人说:“是的,那我就应该叫做年轻的面人了。”

  纸板公鸡一边跑一边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一定得离开这儿。我恨洋铁人,他们太欺负人了。还有,因为你们还没有听见我唱歌。我一定好好唱一次,绒鸭子就不会说我嗓子不好了。还有,因为我对你们很有用。我可以帮助你们,什么都行。”

  “小声点!”绒鸭子说。

  后来,他们又翻过了几座小山,就找到了洋铁人的那个仓库。原来那是一座非常好看的小楼房。

  小西说:“那么,你就跟咱们一块儿走吧。”

  “小声点!”橡皮狗、木头人和小熊一起说。

  就这样,纸板公鸡参加了小西他们这个队伍。大伙走了没多远,突然又遇见了那个直肠子蛇。他又是很有礼貌地向大伙打招呼:“喂!朋友们!到哪儿去呀?你们干吗不待在洋铁人的地下室里呀?”

  然后大家都问:“快说,她在干吗呀?”

  大家都很讨厌他,谁也没有理他,继续往前面走。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滴溜溜溜溜……那是吹笛子的声音,这一次不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