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马里欧担心约翰是定时炸弹  ,我是约翰

  马里欧担心约翰是定时炸弹  ,我是约翰

2019-11-30 03:57

金发女士成为约翰的免费交通工具; 

上帝同马里欧在教堂谈心; 

约翰为自己的眼力自豪; 

魔术般的纽约; 

  约翰在教堂里发现自己有特异功能; 

  马里欧到地狱进修; 

  约翰保证不当第三者; 

  好莱坞的导演助手不傻; 

  约翰决定选择马里欧作朋友; 

  警察局长的墓奋起直追林肯纪念堂; 

  麦克唐纳的饭碗危险; 

  汤约拿与约翰会晤; 

  马里欧担心约翰是定时炸弹  

  衣兜变成聚宝盆  

  约翰要和神祗心照不宣  

  施瓦辛格即将同约翰联袂主演《两极世界》: 

  三十多年前,皮皮鲁的爸爸将罐头小人歌唱家和约翰送出国。 

  现在,约翰可以心安理得地找马里欧了。一想到马里欧,约翰就条件反射觉得肚子饿。 

  “我是约翰。”约翰在包里报名。 

  豪华别墅对于约翰来说唾手可得  

  皮皮鲁的爸爸把歌唱家送到柏林后,又送约翰到了美国纽约。 

  约翰将五角飞碟悬停在纽约联合国大厦上空,他走进厨房吃饭。 

  “约翰?什么约翰?”马里欧想像不出能躲在手提包里说话的人是什么样。 

  晚上就寝前,马里欧和南希为约翰安排住处。 

  纽约的繁华景象使约翰大开眼界。他更加确信自己的选择没错。 

  五角飞碟的通信系统不断传出皮皮鲁的呼叫。约翰无法回答,他不知道怎么对皮皮鲁解释他的行为,索性不予理睬,等完了事再负荆请罪往死里道歉检讨写检查。 

  “你打开就知道了。”约翰说。 

  南希用一个漂亮的纸盒子给约翰做了一间卧室。 

  “人生地不熟,行吗?”皮皮鲁的爸爸有点儿不放心,他问约翰。 

  吃饱了喝足了,约翰打开遥感仪找马里欧。 

  马里欧把妻子从厨房叫出来。 

  “咱们3人各住一间屋子。”南希说。 

  “我觉得我天生就是这儿的人。您放心吧,您回国让皮皮鲁和鲁西西也放心!”约翰对皮皮鲁的爸爸说。    

  约翰从屏幕上看到马里欧正在教堂虔诚地作祷告。    

  “什么事这么神秘?”南希以为丈夫在楼下捡了10万美元。 

  这天晚上,约翰睡得很香。 

  “你靠什么生活?”皮皮鲁的爸爸凭直觉感到纽约比柏林难立身,这是他为什么不担心歌唱家而担心约翰的原因。 

  约翰决定乔装上帝同马里欧进行一次谈话,如果马里欧能忏悔他对约翰的不义之举,约翰就宽恕他。 

  “我的手提包里藏着一个男人!”马里欧小声告诉太太。 

  第二天的日程这样安排,上午马里欧夫妇驾车带约翰游览纽约市容。下午由马里欧陪同约翰乘飞机去位于洛杉矶的好莱坞见导演,约翰想当拿巨额片酬的影星。想通过自己的劳动让自己和马里欧夫妇过好日子。    

  “我有办法。我喜欢这个国家,我会在这儿生活得很好的。”约翰看着济济一堂的高楼大厦和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说。 

  马里欧是虔诚的基督徒,他已经70多岁了,他一生最大的精神享受就是坐在教堂里面对上帝作祷告。 

  马里欧担心约翰是定时炸弹  ,我是约翰。  “是吗?你把麦克唐纳带回来啦?”南希以为先生在逗她玩儿。麦克唐纳是世界著名侏儒影星,片酬超过史泰龙。 

  早餐后,马里欧和南希为约翰当导游逛纽约。南希驾车,马里欧坐在南希旁边用手护住站在驾驶台上的约翰。 

  “祝你好运。”皮皮鲁的爸爸和约翰分手了。 

  今天他像往常一样到上帝的家中通过心灵和上帝交谈。 

  “南希你好,让我出来好吗?”约翰已经知道了马里欧太太的名字,他在提包里和南希打招呼。 

  约翰目不暇接,他惊讶人类的创造力,惊讶人类居然能把城市造成这个样子。 

  “祝您一路平安!”约翰和皮皮鲁的爸爸告别。 

  教堂里有很多人,他们默默地坐在长条木椅上感受上帝。 

  南希手里的玻璃杯以身殉职。 

  南希和马里欧开心地给约翰解说每一处地方,告诉他某某大厦的主人3年前还是一个穷光蛋,某某中心的亿万富翁董事长一个星期前破产跳楼了。约翰决心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美国站住脚,当一个受人崇拜的英雄。 

  皮皮鲁的爸爸走后,约翰开始审视自己周围的环境。他清楚,他得在纽约交一位朋友,否则他无法在这里立足。 

  “你是马里欧?”马里欧清晰地听见有人问他。 

  马里欧示意妻子不要慌,他冲到桌子前突然打开提包。 

  下午,马里欧带约翰乘飞机去著名影城好莱坞。 

  约翰的智商不低,他知道品质是他选择朋友的第一顺序条件。他如果结交品质恶劣的朋友等于自杀。 

  马里欧抬头左顾右盼。 

  他看见了约翰。 

  “好莱坞的导演成百上千,咱们找哪个?”到好莱坞后,马里欧问约翰。 

  约翰看见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教堂,他认为信教的人都很善良。约翰从收音机里听过《圣经》的片断,他晓得行善和帮助别人是基督教的基本教义之一。 

  “不要找,我是上帝。我已经观察你几十年了,知道你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今天我要单独接受你的忏悔。你回答我的问题不必出声,在心里说就行。” 

  “你好,马里欧先生,我是约翰。”约翰站在包里对马里欧说。 

  “当然找最有名的。”约翰口气很大。 

  约翰决定去教堂选择朋友。 

  马里欧脸上闪过一丝恐惧。当信仰了一辈子上帝的马里欧真的听见了主的声音时,恐惧大于激动。 

  “…你是…什么…东西……”马里欧问。 

  “那就是汤约拿了,今年刚得了奥斯卡奖。”马里欧说。 

  现在是白天,约翰明目张胆地在纽约的大街上行走显然不行。 

  “你这辈子干的最令自己不能原谅自己的事是什么?”上帝问。 

  “和你一样,是人。”约翰说。 

  “就找他吧!”约翰俨然美国总统的气派。 

  约翰藏在路边的草丛里寻找机会。 

  “没有。我一生问心无愧。”马里欧回答。 

  “这么小的人?”马里欧不信,他认为约翰是智能玩具。 

  大导演根本不会见贸然来访的无名鼠辈。 

  一位金发女士朝这边走过来。约翰做好准备。当她的腿经过约翰身边时,约翰抓住了她的一条裤腿并迅速转移到裤腿的内侧。 

  “上帝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你再好好想想。”上帝比较有耐心。 

  南希凑过来看,她见到约翰十分惊讶又十分喜欢。 

  “您找汤导什么事?”大导演的助手问马里欧。 

  约翰希望女士往教堂的方向走。 

  “…婚姻破裂……”马里欧说。 

  “这么小的人?真有意思!”南希情不白禁。 

  “向他推荐未来的影帝。”马里欧说。 

  约翰的运气很好,金发女士果然按约翰的意志行动。她的身上有一股约翰喜欢的香水味儿。 

  约翰想起了马里欧的妻子南希。    

  “能让我出来说话吗?”约翰不习惯在包里和别人交谈。 

  “每天起码有几百位‘影帝’自荐,汤导不可能都见。您是‘影帝’?”助手脸上浮现出一丝显而易见的讥笑。 

  约翰的感觉是荡秋千。没人发现约翰。金发女士不知道有人拿她当免费交通工具。 

  “婚姻为什么破裂7”上帝追问。 

  南希用两根手指轻轻将约翰从包里夹出来放在桌子上,约翰感到她的手指很柔软。 

  “汤约拿如果不见会后悔终身的。”马里欧一字一句地说。 

  在金发女士经过教堂时,约翰跳车。 

  “…这是我的隐私……”马里欧错将上帝当法官了。 

  “说说你是怎么回事?”马里欧问约翰。 

  “您能不能先让我初审一下?”助手说。 

  教堂里的场面令约翰肃然起敬,众多教徒在虔诚地做祷告。 

  “教徒在上帝面前没有隐私。”上帝教导马里欧。 

  “我从中国来。我认为我的根在美国。我想在这里生活。我需要朋友。我希望你们能和我交朋友。”约翰言简意赅。    

  马里欧从衣袋里掏出约翰放在手掌上给助手看。 

  约翰开始在教堂里物色自己的未来朋友。他悄悄从教徒们脚下走过,仰视他们的面容。 

  “她对我不忠。”马里欧对上帝撒谎。 

  “你从中国来?怎么来的,坐国际航班?”南希兴奋。 

  “您好!我是约翰,很高兴认识您。”约翰说。 

  一个50岁左右的白人男子有幸被约翰录取了,约翰认为他外表慈祥,表情善良,举止文雅。 

  “假话。”上帝说。 

  “是的。有朋友送我来。”约翰看出马里欧夫妻对他很友好,他松了一口气。 

  助手二话没说,转身跑步去叫导演。 

  约翰比较容易地钻进了他放在身边的小手提包。 

  “…我们夫妻生活不和谐……”马里欧头上开始出汗。 

  “你的意思是你想同我们一起生活?”马里欧问约翰。 

  约翰的起点的确高,还没出道就见到了世界排名第一的导演。导演之间不是爸爸和儿子的关系,不存在“代”,只有名次。“代”是鱼目混珠泥沙俱下滥竽充数的叫法。 

  手提包里有钥匙和汽车驾驶执照。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提包里,约翰清楚地看见了驾驶执照里的名字:马里欧。 

  “继续欺骗上帝。对上帝说假话不能超过3遍。”上帝定指标。 

  “对。可以吗?”约翰说。 

  “这么小的人?”汤约拿见了约翰大吃一惊。 

  约翰开始以为是幻觉,当他坐在漆黑的提包里向四面看时,他看见了外边的景物。约翰的眼睛有透视功能!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人体特异功能。他从前没发现。也许通过异地获得了这种功能。 

  “……”马里欧沉默。 

  马里欧看妻子。南希点头首肯。 

  “见到您很荣幸。”约翰说。 

  约翰更加相信这个国家能给他带来好运。 

  “信仰上帝不是为了在上帝面前装扮自己而是为了在上帝面前暴露自己。”上帝教诲马里欧。 

  “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马里欧宣布。 

  “……”见过大世面的汤约拿居然说不出话来。 

  祷告结束后,马里欧拿起手提包驾车回家。 

  “……”马里欧犹豫。 

  “谢谢!也谢谢我的眼力。”约翰乐了。 

  “我能演电影吗?”约翰同汤约拿。 

  约翰在提包里看马里欧开车,他还透过马里欧的衣服看见了他戴在脖子上的十字架项链。 

  “不管信什么教,最重要的是行动。只将信教保持在形式上而没有行动的教徒不是信教是亵教:”上帝开导马里欧。 

  “不过有个条件,用中国话说,你可不能当第三者。”马里欧开玩笑。 

  “当然……”汤约拿已经在构思一部由施瓦辛格和约翰主演的有强烈反差效果的巨片,他甚至连片名都起好了,就叫《两极世界》。 

  约翰试图看车外的景象,没有成功。他的透视功能的有效范围保持在3米以内。 

  “是她离我而去的……”马里欧终于开始向真话靠拢了。 

  “我就是想当,也不具备条件呀!”约翰喜欢幽默。 

  “我将我的电话留给您。欢迎同我联系。”马里欧同汤约拿告别。 

  马里欧的家在纽约市内一座公寓的4层,3居室。 

  “为什么?”上帝为马里欧庆幸。 

  “你们别只拿我开心呀!”南希抗议。 

  “等等,咱们再谈谈。”汤约拿不想让约翰走,他担心约翰落在别的导演手里。 

  “回来啦?准备吃饭吧!”马里欧的妻子南希和刚进家门的丈夫打招呼。 

  “…我作为男人…有生理上的缺憾……”马里欧坚持欺骗上帝的立场。 

  “我饿了,可以吃饭吗?”约翰用一家人的口气说。 

  “您给我打电话吧!”马里欧知道约翰的价值了,他很牛。 

  马里欧冲妻子点点头,他将提包放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到卫生间洗手。 

  约翰在五角飞碟里摇头。他只能从严了。 

  “现在开饭!”南希拿起约翰就往餐厅走。 

  在回家的飞机上,马里欧告诉约翰他们应该拿汤约拿一把。    

  约翰在提包里观察马里欧的家,他如果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露面还来得及。 

  “你的妻子是因为你对一个叫约翰的微型人起了不轨之心而离开你的。”上帝显示自己的洞察一切。 

  “我有吃醋的感觉!”马里欧跟在妻子身后。 

  约翰和马里欧回家后,南希为约翰高兴。 

  马里欧夫妻显然是良民。约翰在他的家里没发现枪支弹药和毒品。 

  “……” 

  开吃前,马里欧和南希做祷告。 

  “等我拿了第一次片酬,咱们买一座豪华别墅。”约鞫兴奋得连饭都不想吃。 

  厨房的香味对约翰的刺激程度告诉约翰他饿了。 

  “你怎么能如此对待一个那么小的人呢?你有同情心吗?钱真的比良心重要?”上帝叹气。 

  在教堂时,约翰已决定自己也要信教,他需要一种冥冥之中的强大力量督促他做一个善良的人。但约翰不喜欢有组织的宗教和形式上的宗教,他觉得这些都是假招子。约翰想在行动上信教,想让自己选择的宗教住在自己心里,他要和神祗心照不宣。 

  “你的一次片酬大概够买几十座别墅的。”马里欧说。 

  马里欧从卫生间出来,他走进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 

  约翰认为太阳的伟大之处在于它把光明撒向人间的同时不让任何人接近它。 

  “那么多?”南希惊讶。 

  约翰认为亮相的时机到了。 

  “为了使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我现在提前送你去地狱进行短期培训,以完善你的人生。”上帝宣布。 

  饭后,约翰和马里欧夫妻聊天,给他们讲自己的传奇经历,讲皮皮鲁和鲁西西,讲另外4个伙伴。 

  “你如果见到汤约拿看约翰的眼光,你就相信了。”马里欧对南希说。 

  “马里欧先生,能让我出来吗?”约翰在提包里大声说。 

  “我不去!”马里欧在教堂里突然大喊。 

  见多识广的美国公民马里欧和南希都听傻了。 

  约翰无比自豪。他觉得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只要有才能,就可以在这里出人头地。 

  马里欧一惊。在丈夫刚回家的时候家里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一般来说不是令人愉快的事。 

  教徒们惊异。目光齐刷刷射向马里欧。 

  南希和马里欧给约翰讲他们的生活,讲在美国挣钱特别容易特别不容易,竞争极其激烈,失业的人很多。 

  入夜,约翰躺在床上睡不着,他想像自己成为影帝后的情景。想像皮皮鲁全家看他主演的电影的情景。约翰甚至准备邀请在柏林的歌唱家为他主演的电影唱主题歌。 

  “你是谁?你在哪儿?”马里欧做好迎战的准备。 

  大家清清楚楚看见马里欧的身体缓缓下陷,直至灭顶。 

  “你不用发愁,你只要往好莱坞大导演面前一站,麦克唐纳就该失业了。”南希逗约翰。 

  约翰好像隐隐约约昕见马里欧在和南希在隔壁争论什么。约翰知道夫妻在夜间发生争执是不需要旁人劝架的。 

  “我在你的手提包里。请你放我出来。”约翰说。 

  教堂里消失了一个人,大家惊叫着逃离。 

  马里欧眼睛一亮。     

  约翰正在朦朦胧胧即将入睡之际,南希慌慌张张来到约翰的寝室旁边。 

  “在手提包里?”马里欧小心翼翼地接近放在桌子上的手提包。 

  约翰命令五角飞碟将马里欧送进地狱进行为期一周的短期道德培训。 

  “约翰!你醒醒!”南希小声说。 

  “你是什么东西?”马里欧不敢贸然打开手提包他怕炸弹。他的国家的炸弹是无坚不摧无孔不入。     

  马里欧在地狱里饱受煎熬,肉体的和心灵的同步进行。 

  “我还没睡着呢。”约翰睁开眼睛。 

  “不知道如果上帝真能对教徒实行这种地狱式短期培训,还有多少人会信教。”约翰在五角飞碟里翘着二郎腿想。 

  “你快跑!”南希说。 

  就在约翰准备收兵回监狱时,他又产生了一个新想法。 

  “跑?往哪儿跑?为什么要跑?”约翰莫名其妙。     

  “我不能光是惩罚坏人,还应该奖励好人。”约翰自言自语。    

  在被嘉奖的光荣榜上名列前茅的是南希,马里欧的妻子。 

  约翰决定采用物质奖励的方法。他从一个受贿的官员的账号上将贿金往南希的账号上调动了100万美元。 

  “好人之所以是好人,不会要不属于自己的钱财。”资金调动完毕后,约翰想到了这个问题。 

  约翰懒得再将那100万元物归原主了,他指挥五角飞碟作弊让南希中了六合彩头奖,3000万美元。 

  约翰又找30年前的纽约警察局长。可惜那人已经作古。约翰硬是往前警察局长的孙子家塞了200万美元,钱是从一个黑手党成员的账号上拆借的。约翰还将前警察局长的墓大肆整修一番,其规格仅次于林肯纪念堂。 

  30年前纽约警察局那位拒绝逮捕罗勃特的刑警队长也难逃好运。当他坐在街心公园晒太阳时,突然觉得怀里多了一个包。他解开衣服一看,是一个纸袋。他再打开纸袋一看,里边是数万美元现钞。 

  他当即将钱交给了巡警。 

  约翰无奈,只得让五角飞碟将前刑警队长的衣兜变成聚宝盆,里边的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老拿老有。钱的来源反正都是赃款。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里欧担心约翰是定时炸弹  ,我是约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