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洋铁人手里拿着一把长刀,白瓷人和灰老鼠两个

洋铁人手里拿着一把长刀,白瓷人和灰老鼠两个

2019-11-30 03:57

  于是橡皮狗带着小西他们又往前面走。走了不远,前面就是洋铁人他们住的那所白房子了。

  洋铁人忽然跳了起来,慌慌张张地说:“不好了,不好了!哪儿在敲钟?我听见了钟声。”

  小西他们越走越快,后来,他们干脆就都跑起来了。好象什么都在对着他们喊:赶快逃走吧,赶快逃走吧!他们头也不回,一口气就跑到了海边上。

  “快快投降,快快投降!不投降我们就要进攻了!”三个坏蛋在楼底下排成一排,对着楼上拚命喊。

  那是一所又阔气又难看的房子。墙壁刷得白极了,可是里面乱极了,脏极了。所有的窗子上都挂着金丝绒幔子,可是许多窗幔都搭拉下来,拖在窗台上。天花板上挂着一串串的蜘蛛网,就象挂着小旗一样。所有的墙壁下半截都画满了乱七八糟的铅笔画。屋子里面的家具多极了,都是嵌金花的,可又都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有的桌子架在床上,有的椅子又搁在桌子上。桌子上,椅子上,床上,地板上,到处都是枕头、被子和瓶瓶罐罐。谁要一动弹,准要踩着一个枕头,碰倒一个酒瓶,或者踢翻一个茶杯什么的。

  灰老鼠也慌了:“什么?敲了钟吗?”

  海还是安安静静的,就象睡着了一样,没有风,也没有浪。海水已经凝固了,好象一块厚厚的蓝黑色的玻璃,平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他们都化了装,那模样真怪极了。洋铁人和白瓷人头上都戴着钢盔,身上都用细细的绳子缠绕起来了。洋铁人手里拿着一把长刀。白瓷人手里拿着一支长矛。灰老鼠个儿小,手里只拿着一根细木棍。他头上没有钢盔,可是戴了一顶很奇怪的帽子。原来那是一个盾牌。他没有钢盔,就把盾牌顶在脑袋上来代替。

  白房子的大门关得紧紧的,小西他们都没法子进去。可是白房子的窗子都开得大大的,小西他们就可以在窗户外面偷偷往里面瞧了。那时候,洋铁人,白瓷人,还有灰老鼠,他们三个都穿着长长的睡衣,拖着宽大的拖鞋,正围着一张圆桌子在大吃大喝,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外面有人在瞧他们。

  白瓷人说:“不要怕,不要怕!这是我在敲饼干筒。”

  橡皮狗很着急地在海边来回跑了几趟,喊叫:“快些上船吧,快些上船吧!”

  纸板公鸡看见他们这样打扮,心里有些害怕,就对他们说:“干吗你们要生气呀?有什么问题好好说,干吗要嚷嚷呀?”

  洋铁人说什么话都喜欢加一个“不”字,所以他叫:“不不不”,他长得又瘦又高,好象很怕冷似的,老耸着肩膀,鼻尖上还老挂着—滴清鼻涕。他手里拿着一支特别长的纸烟,象一支新铅笔一样。他一边吃东西,一边还不断抽纸烟。他喷出来的烟雾多极了,一圈圈都把他们三个包围起来了。洋铁人抽烟,白瓷人和灰老鼠两个就不住地打喷嚏,“啊──秋!啊──秋!”

  洋铁人很生气地说:“是吗?不许敲了,再也不许敲了!饼干筒不是钟,可是我听起来总有点象敲钟,敲得我很不好受。”

  他们又赶快朝着码头跑。码头边上船多极了。可是那许多船都和以前一样,那些有烟囱的船很多烟囱都没有冒烟,有的只冒了半截烟;那些带桅杆的船很多都没有把帆升起来,有的只升了半截帆。

  洋铁人举起长刀来挥舞了一阵,大声喊叫:“我就高兴生气,你管不着!这是我的,我的楼,不许你们待在上面!”

  洋铁人站起来,举着一个高脚酒杯:“现在,为你们打喷嚏,不,为你们不打喷嚏而干杯!”

  白瓷人放下了饼干筒,拿起一瓶酒来,仰着脑袋,“咕嘟咕嘟”一下都倒在肚子里去了。他高声嚷叫起来:“喝酒吧,喝酒吧!不要怕,钟声再也不会响了。因为时间小人儿再也不会回来了。咱们胜利了,橡皮狗,去给我再拿一瓶酒来!”

  他们跑到一只小火轮旁边。小火轮的烟囱上面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现在不开船”。他们又跑到一只大汽船旁边。那大汽船的舱门口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将来才开船”。没有办法,他们又跑到一只黑色的货船旁边。船舱上有粉笔写的几个大字,“这一次不开船!”没有办法,他们又跑到一只漂亮的小游艇旁边。小游艇的栏杆上挂着一块红绸子,上面用金线绣着许多字,“对不起!下次一定开,下次准开!”他们跑来跑去,没有遇见一只马上就要开的船。所有的船不是写着“这次不开”,就是写着“下次开”。有的船还干脆就写两个字,“不开!”事儿糟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白瓷人也跟着举起长矛来挥舞了一阵,说:“对,这是洋铁人的仓库。还有,你们没有得到他的许可就跑上去了,把我都气坏了。还有,你们也没有得到我的许可。还有,你们连告诉都没有告诉一声就逃走了,你们太坏了,把我都快气病了。还有……”

  他们三个每个人就都咕嘟咕嘟喝干了一大杯酒。

  灰老鼠也对纸板公鸡说;“你也去给我拿一瓶酒来吧!是的,别害怕。咱们胜利了。咱们爱喝多少就喝多少……”

  后来,他们好容易才找到了一只没有贴纸条的小木头船。这只小船虽然没有烟囱,没有桅杆,没有水手,可是也没有写着“下次才开船”这样的话呀。他们高兴极了,一个个马上跳了上去。

  洋铁人推了白瓷人一把,说:“少说一些!叫他们快快投降吧!”

  洋铁人坐下去了,把腿跷到桌子上,接着又说:“我因为长得太不胖了,身上一定要长点儿肉,所以,我还不能不再多多地吃一些蛋糕。”

  洋铁人说:“还有,爱玩儿多少时候就玩儿多少时候,真是好极了!可是,可是我就是有点害怕。布娃娃,给我也拿一瓶酒来!”

  布娃娃看见海水,高兴极了。她把手伸到水里,说:“真好,真好!我要洗个脸。”

  白瓷人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嗳!这就喊。”

  说完,他就抓了一块蛋糕塞到嘴里,吞下去了。

  白瓷人说:“多喝一点儿就不会害怕了,只管喝吧,喝醉了就睡。爱睡多少时候就睡多少时候,反正谁也管不着咱们了。喂,别忘了,一会儿咱们该动手杀木头人了。”

  说着,她就弯下腰去,捧了一把海水洗起脸来。洗完了脸她又洗手绢,洗完了手绢她又洗头发。她一洗起来就没个完。

  于是三个坏蛋又一起喊:“快──快──投──降──!”

  白瓷人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说:“我因为长得太胖了,太胖就是身上肉太多的意思,身上肉太多了,就一定要减少一点儿肉。大夫对我说,要减少肉,就要多吃一些。所以,我也还要多多地吃一些蛋糕。”

洋铁人手里拿着一把长刀,白瓷人和灰老鼠两个就不住地打喷嚏。  木头人在哭,他的心跳得卜通卜通响。布娃娃在哭,绒鸭子也在哭,小西真是难受极了。可怜的木头人就要死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橡皮狗着急地喊叫:“快开船吧!”

  小西回过头就对大家说:“咱们回答他们,就不投降。一,二!”

  说完他也抓了一块蛋糕塞到嘴里去了。

  灰老鼠说:“喝完了这瓶酒就动手。”

  可是,船怎么个开法呢?这只船没有机器,也没有船帆,那么,是不是有船桨呢?没有,什么也没有。当然,也没有一只船桨。

  于是楼上也一起喊:“就──不──投──降──!”

  灰老鼠马上也抓了一块蛋糕,说:“我不想胖也不想瘦,但是也要多多吃一些蛋糕。因为你们吃了,我也要吃。”

  洋铁人说:“对!就动手,就动手!”

  木头人说:“我们去找木头,来做几把桨吧。”

  洋铁人仰起脑袋喊:“不投降,我们就进攻了!这一次,我们就不客气了!”

  三个坏蛋大笑了一阵。

  这时候,小西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他就小声音说:“他们要杀死木头人了!时间小人儿啊,你别生气了!请你下次,不,请你马上就回来吧。快回来吧,快回来吧!”

  可是,木头又在哪儿呢?船上也没有木头。

  小熊回答:“不怕你们,你们来吧!”

  洋铁人说:“不错,不错!咱们都不能不多多地吃蛋糕。反正有布娃娃,咱们不用动手,也不用动脚,吃完了就再让布娃娃给咱们拿。”

  真奇怪!小西这几句话声音小得只有他自己听得见,可是刚刚说完,那个时间小人儿就从窗子外面进来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听见小西的话的。

  小熊说:“你们等着,我上岸去找。”

  纸板公鸡小声对小熊说:“你瞧你!你这样说,他们真要进攻怎么办?咱们打得过他们吗?”

  于是,他们三个就大声喊布娃娃,再给他们多多地拿蛋糕来。

  时间小人儿还是和从前一样打扮,还是骑着自行车。除了小西以外,谁也没有注意时间小人儿。时间小人儿动作非常轻。他对小西笑了笑,扬了扬手,就飞快地骑着自行车,顺着那根绳子,一下钻到大钟里头去了。时间小人儿真是守信用,他说只要小西真正欢迎他回来,他就会回来,现在小西一开口,他果然就悄悄回来了。时间小人儿钻进大钟以后,大钟好象轻轻摇晃了两下。

  布娃娃说:“你上岸去,还帮我找把梳子。我的头发要好好梳一梳……”

  橡皮狗听见纸板公鸡的话,就叫:“纸板公鸡害怕了,纸板公鸡害怕了!”

  一会,布娃娃从厨房里端着一大盘蛋糕出来了。蛋糕的颜色是那样金黄,布娃娃脸上的颜色却是那样苍白。蛋糕是那样多,盘子是那样大,布娃娃却是那样又瘦又小,这一盘蛋糕把她的腰都压弯了。她紧闭着嘴唇,一步一步慢慢走。她不断喘气,脸越来越苍白。

  小西想:“现在,钟是不是能敲响呢?”

  布娃娃的话还没有说完,远远传来了一阵可怕的喊声:“快追,快追!别让他们逃走了,别让他们逃走了!”

  绒鸭子也说:“什么什么呀!就要叫,就要叫!”

  小西在窗户外面忍不住小声说:“她累坏了。”

  时间小人儿好象又听见了小西心里的这一句话,他从钟里探出半截身子来,打了一个手势,叫小西拉绳子。

  那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原来是洋铁人、白瓷人和灰老鼠三个追来了。

  于是大家就又一起对着洋铁人他们喊:“你──们──不──敢──上──来

  木头人的心马上又卜通卜通跳得很响。橡皮狗就小声警告他:“注意啊!别让心跳得这么响,给洋铁人他们听见了就坏事了。”

  小西就悄悄走到绳子旁边,轻轻用腿碰了一下绳子。

  布娃娃发起抖来了,说:“我好象冷得很。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

  屋子里面。洋铁人一边抽烟,一边拍着桌子催布娃娃:“快些,快些!你要把咱们都饿死了!哎呀,哎呀!我都快饿晕了!”

  “当!”钟轻轻响了一声。

  木头人看见布娃娃发抖,也发起抖来了。他安慰布娃娃说:“不要紧,别怕!我,我,我就,不怕。”

  楼底下,三个坏蛋商量了一阵,他们就让灰老鼠出来说话。灰老鼠对着楼上说:“要我们不进攻也行,你们把楼上吃的东西送一些给我们。”

  白瓷人也叫:“我饿得都要发病了,快些,快些!”

  洋铁人马上跳了起来,很重地揍了白瓷人一下。他对白瓷人喊叫:“干吗你又敲饼干筒,我不是说过了不许再敲吗?”

  绒鸭子说:“咱们跳下水去。他们不会游泳。”

  老面人回答:“不给!”

  布娃娃很惊慌。当她快走到桌子旁边的时候,突然被烟熏得打了一个喷嚏,一下把盘子摔掉在地上了。

  白瓷人慌慌张张地用手指头塞住耳朵,说:“我没有敲饼干筒,真的没有。这好象是钟声。”

  布娃娃说:“水很冷,要是把我衣服打湿了,那怎么办?还有,我也没有学过游泳啊!”

  灰老鼠又说:“给一点点该可以吧?只要一点点就行了。因为,我们有点儿饿了。”

  “当!”盘子响了一声。三个坏蛋马上都跳了起来。

  洋铁人不让他说完,就又很暴躁地喊叫起来:“不不不!这不是钟声!你胆儿小,你害怕,才以为是钟声。你忘了,钟早已变哑了。所有的闹钟、自鸣钟、铃儿统统都哑了,再也不会有什么钟声铃声了。你胆小鬼,一害怕起来就胡说。”

  绒鸭子说:“我马上教你。”

  楼上又一起回答:“不给,不给!”

  灰老鼠忙用手指头塞住耳朵:“是钟声吗?”

  白瓷人缩着脑袋,但是坚持说:“不过,我觉得实在有那么一点儿钟声的味道。”

  小西说:“那来不及了。咱们上岸跑吧。”

  洋铁人气极了,马上举起长刀来,对着白瓷人和灰老鼠下命令:“排队!报数!”

  白瓷人发起抖来了:“简直象敲了一下钟一样可怕,简直就是……”

  洋铁人又举起拳头来:“不不不!不是钟声,不是钟声!你胡说!”

  橡皮狗说:“好主意。快上岸吧!快呀,快呀!……”

  白瓷人和灰老鼠两个立刻就排好了队。

  洋铁人愤怒地喊叫:“不,不,不!不是钟声!不是钟声,但是就象钟声一样可恶!”

  灰老鼠一边发抖一边说:“大概,大概不是钟声。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摇铃的声音,也想起了闹钟的声音。好象又有谁来催咱们,叫咱们去干什么似的。”

  于是他们一个个又跳到岸上。橡皮狗跑得最快,他带着大伙往前面跑。一会儿,他看大伙跟不上了,又停下来喊:“这边来,这边来!快呀,快呀!”

 

  布娃娃吓得脸都完全变白了。她什么也不说,就小声哭起来了。

  白瓷人又抓起了一个洒瓶来喝了一大口,说:“别管他!喝酒吧,喝酒吧!喝了酒就不会害怕了。”

  可是绒鸭子怎样跑也跑不快,布娃娃身体不好,也比绒鸭子快不了多少。大家跑了一阵,看她们跟不上来,只好又站下来等她们。

  白瓷人喊:“一!”接着灰老鼠喊:“二!”

  洋铁人象发了疯一样地抓起枕头、酒瓶不断往天花板上扔。天花板上的蜘蛛网就一串串掉了下来。屋子里弥漫着灰尘。

  洋铁人忽然发起愁来了,他皱着眉头掏出一支长长的纸烟来:“我要抽烟,我要抽烟!我要抽了烟才不害怕。刚才真是钟在响吗?你们真没有敲饼干筒吗?不许骗人,真是钟声吗?如果是钟声,钟声是从哪儿来的呢?我要抽烟,我要抽烟!”

  橡皮狗着急得要命,不断大声催:“快呀,快呀!”

  洋铁人又对他们下命令:“现在,向楼上进攻!”

  他扔了一阵以后,又伸长了脖子,对着布娃娃喊:“你为什么要打喷嚏?为什么要把盘子摔得这样响?你不知道我怕钟声吗?不,不,不!这不是钟声!不要紧!不过太象钟声了,真可恶!气坏我了,气坏我了!我要罚你,我要罚你!”

  小西双手抓住绳子,大声说:“听吧!这是真正的钟声,非常非常好听的钟声!”

  洋铁人他们听见橡皮狗的喊声,马上就朝他们这边追过来了。三个坏蛋凶极了,手里都拿着长长的刀。他们跑得真快,一下就追到了小西他们面前,把他们包围住了。

  可是自瓷人和灰老鼠两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上前。过了一会,白瓷人就催灰老鼠说:“上呀!你头上顶着盾牌,不怕打,你上呀!”

  白瓷人说:“把她关到厨房里去,锁起来,再也不让她出来。”

  说完他就使劲拉了一下绳子。钟摇动了一下,就发出巨大的响声来了。

  洋铁人举起刀来,喊:“举起手来!”

  洋铁人听了,对白瓷人说:“你自己干吗不上呀?你头上戴的还是钢盔哩。”

  洋铁人一个劲儿地喊叫:“不,不让她出来!还不许她哭,还不许她流眼泪,还不许……还不许……不许,不许,不许!”

  “当!嗡嗡嗡嗡!”

  小熊很生气,也喊:“就不举!”

  白瓷人马上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慢吞吞地回答:“我太胖了。大夫不让我做事儿。唉呀!大夫还不让我多说话。还是你同灰老鼠上吧。这一回我请假了。”

  布娃娃哭得更加伤心了。

  三个坏蛋立刻就都被钟声震得翻了一个筋斗。

  洋铁人马上就把小熊抓住,然后又对白瓷人灰老鼠下命令:“把他们都抓起来,关到地下室里面去!”

  洋铁人说:“你太胖了。你没看到我还太瘦了吗?大夫也告诉过我,不要跟人家打仗。那么,还是灰老鼠上吧。”

  窗户外面,小西对大家说:“快,快!咱们快爬进去,去把布娃娃救出来!”

  洋铁人爬起来就大声喊:“钟又响起来了!快逃命啊,快逃命啊!”

  三个坏蛋就这样把小西他们都抓住,关到白房子的地下室里面去了。

  白瓷人马上表示同意:“对,就灰老鼠一个人上也行。”

  这时候,影子突然对着洋铁人他们大声喊叫起来:“注意啊,注意啊!小西他们要来救布娃娃了,快关窗子啊!”

  他第一个从窗子里跳出去了。

  灰老鼠眨了眨眼睛,说:“我不行。因为我个儿太小。”

  灰老鼠在屋里叫:“关窗子,关窗子!小西要来救布娃娃了!”

  白瓷人和灰老鼠两个吓得晕过去了。过了好半天,他们两个才从地板上爬起来,接着就从窗子里跳出去了。

  洋铁人生气了,就举起长刀来喊叫开了:“你们都是胆小鬼!瞧我的,我一个人干!”

  影子又喊:“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小西又使劲拉了一下绳子。

  说完,洋铁人就挺着胸朝楼边冲过来。可是楼太高了,他跳不上来。他就捡起一块石头,朝楼上扔过来。嘭!一块玻璃打碎了。

  “什么?他们敢!”洋铁人马上拔出一把亮闪闪的长刀来。白瓷人也抓住一个大酒瓶当武器。三个坏蛋一起冲到窗子面前来。

  “当!嗡嗡嗡嗡!”

  橡皮狗很得意地对着他喊:“没打着,没打着!”

  橡皮狗说:“咱们快跑吧,他们拔出刀来了。”

  楼下面,正在逃命的三个坏蛋听见这声音马上又都吓得跌了一跤。他们一爬起来,就都用手指头堵住耳朵,接着又你撞我,我撞你,乱跑起来。他们头也不回地飞跑,一转眼功夫,就跑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纸板公鸡很快就躲在桌子底下了,惊慌地喊叫:“快关上窗子呀!关上窗子就不怕了!……”

  于是小西他们回头就跑。影子又叫:“快追呀!他们跑了,他们跑了!”小西不能停止影子的喊叫,只有使劲拖着影子跑。跑呀跑呀,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时候,大伙才站住了。幸亏洋铁人他们还没有追来。

  洋铁人又朝楼上扔了几块石头,还是谁也没有打着。洋铁人不断扔石头,小熊生气了,马上就抓起两个罐头扔下去。

  三个坏蛋吓得扭转身就跑。后来白瓷人看见扔下来的是罐头,马上又回过头,捡了一个在手里。灰老鼠眼睛尖,马上也去抢了一个在手里。

  洋铁人一看白瓷人和灰老鼠手里的罐头,马上就去抢他们的。他叫:“这是我的!”

  白瓷人也叫:“这是我的!”

  灰老鼠也叫:“这是我的!”

  “我的,我的,我的!……”三个坏蛋乱喊乱叫乱抢,随着就互相打起来了。

  小西他们看得都笑起来了,连布娃娃也都笑起来了。纸板公鸡听见大家笑,就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他一看,也笑了。

  三个坏蛋还在乱打。橡皮狗捡起洋铁人扔上来的一块石头扔下去,一下正扔在洋铁人的屁股上。扑通!洋铁人摔了一跤。他一爬起来就去抢,他以为楼上又扔来了罐头哩。

  灰老鼠叫:“了不得!他们有石头,快逃命呀!”

  三个坏蛋马上就转身逃走,他们一个个跑得真快,没想那个胖胖的白瓷人一下居然还跑了个第一哩。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洋铁人手里拿着一把长刀,白瓷人和灰老鼠两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