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铁蛋说到这里,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到这样的名

铁蛋说到这里,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到这样的名

2019-11-30 03:57

  我们本来说好八点钟出发,参观“空中少年宫”。由于铁蛋“生病”,耽误了将近半个钟头。一直到了8点半,我和小虎子、小燕、铁蛋才坐上了“五用车”。  

小灵通再游未来开头的话 真快,地球打了两千多个滚儿一晃,6年过去了。 是的,是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出版,已经6年了。 在这6年里, 编辑部收到好多好多信。这些信,有的是写给我的亲爱的编辑大朋友收;也有的是写给我们的小记者的亲爱的小灵通收。这些信,有的是老的小读者写来的,有的是新的小读者写来的。 谁是老的小读者呢? 哦,他们当年是《小灵通漫游未来》的第一批读者,现在当然是老的小读者啦。喏,你看看,下面就是几位老的小读者写给我的信: 亲爱的编辑大朋友: 您好! 我们是《小灵通漫游未来》的老读者。我们已经是中学生了。 我们参加了学校里的微电脑兴趣小组,成了微电脑的好朋友。我们正在把棋谱输进微电脑,打算自己动手制造一台会下棋的机器下棋机呢。我们记得, 《小灵通漫游未来》 中说到过,机器人铁蛋的脑袋里,就装着微电脑:你把象棋棋谱变成电子信号,送进他的电子脑里,他就会下棋。想不到,如今下棋机将在我们手中诞生。 亲爱的编辑大朋友,我们很想知道,现在的未来市是什么样子的?能不能请小灵通再到未来市去一趟,写一本《小灵通再游未来》,把未来市的最新信息告诉我们? 请把我们的意见转告小灵通,千万,千万! 几位老的小读者 谁是新的小读者呢? 我手头就有一封插着三根鸡毛的鸡毛信,是几位新的小读者写给小灵通的。你看看 我们的好朋友小灵通: 你好! 你到哪里去了?你在干什么? 新的技术革命已经开始,我们非常想知道新技术革命后的未来市是什么样子。 小灵通,你应该给我们写一本新书《小灵通再游未来》。你到底到哪里去了?你到底在干什么? 请回答!请立即回答!!十万火急!!!

也许由于我太累了,也许由于墙壁的隔音性能好,我一觉醒来,已经快7点钟了。 我抬头一看,小虎子的床上空荡荡的,他早就起床了。 我翻身下床,走出了卧室。 真有意思,小虎子、小燕和铁蛋,正在那里各忙各的。 小虎子蹲在门后,手里拿着螺丝刀,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一见到我,一把把我拉住,叫我也蹲下来,说几声"开门,开门"。 原来,小虎子拆开了声音锁,要把我的声音也录在磁带上。这样,我也能把大门"喊"开。 我试着来到门外,对着大门喊了一声"开门"。门果真自动开了! "小虎子,你真行,连修理声音锁也会。"我对小虎子说。 "我不光是会摆弄声音锁,就连录音机、收音机、电视机、微电脑、机器人有点小毛小病,我也能对付。"小虎子说,"爸爸是我的''师傅'',我的这点本事是从他那儿学来的。他常说,要从小做''动手派'',别做''伸手派''!" 小燕正在阳台上舞剑。她的旁边放着摄像机。她舞一遍,看一遍录像。再舞,再看,一个人在那里忙得不可开交。 最有意思的,要算是那位"铁灵通"了,他正捧着一本书在看哩。他看书的速度挺快,像点钞票似的,一页页飞快地翻过去。翻了一会儿,他踱方步了。踱了几步,又翻起书来。 铁蛋在看什么书呢?我走近一瞧,吃了一惊:他手里拿的竟是《音韵词典》! "你看《音韵词典》干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我想写诗,不会押韵,所以看这本书。" 嘿嘿,铁蛋也想写诗哩!我考考他:"铁蛋,你说说,诗有些什么特点?" 铁蛋踱着方步,摆出一副诗人的架势,用诗一般的语言,答复了我的问题: "写诗要押韵, 诗句要分行。 话要说得巧, 话要说得短。 那就是诗, 那就是……那就是……" 铁蛋说到这里,找不到合适的押韵的字眼儿,着急了,不踱方步了。他赶紧飞快地查起《音韵词典》来。 "那就是……那就是……"这位"铁灵通"还是查不到合适的字眼儿。 为了不使"铁灵通"尴尬,我也踱起方步,悄悄走开了。 就在我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忽听得铁蛋大喊一声:"那就是……哎哟!" 我回头一看,吃了一惊:铁蛋怎么啦? 此刻,他高举着双臂,像一个诗人处于最激动、最兴奋的状态,然而,他竟一动不动,像一座塑像似的。 我赶紧踅回来,走到铁蛋跟前。呀!铁蛋"凝固"了,一动也不动,手里还拿着《音韵词典》呢! 我连忙把小虎子、小燕喊来。小燕听了我诉说铁蛋刚才作诗的情景,便说:"一定是铁蛋太激动了,电压升高,短路了!" 嗬,人激动的时候血压会升高;机器人一激动,电压也会升高! 小虎子点了点头,说道:"铁蛋得病了,病得不轻。快,把急救箱打开,请他的''小兄弟''给他看病!" 铁蛋的"小兄弟"是谁? 只见小燕打开了漆着红十字的急救箱,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瓶里有一颗比人丹还小的药丸。

  “空中少年宫”,多么带劲、多么响亮的名字。昨天,我一听说未来市建成了一座“空中少年宫”,就把它列为我的第一个采访单位。我只到过地上的少年宫,从未去过“空中少年宫”,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到这样的名字。然而,小虎子却说它是“老古董”!  

几个新的小读者 亲爱的老的小读者,亲爱的新的小读者,你们的信,我都拿给小灵通看了。 小灵通在哪里?就在我们编辑部呀。 小灵通在干什么?天天在等着去未来市呀。 小灵通早就做好了再游未来市的一切准备。他,已经鸟枪换大炮啦:本来,他口袋里塞着一本厚厚的采访笔记本。如今,他口袋里放着的是一只小小的袖珍录音机。 过去,他肩上挎着小包,包里鼓鼓囊囊的,躺着他的‘宝贝照相机。如今,他的小包里躺着的是一台手提式摄像机。 以前,他的胸前总是别着一支胡萝卜那么粗的自来水笔,这支笔一次就要喝光整整一瓶墨水。如今,他的胸前别着的是一支小巧玲珑的太空圆珠笔。即使把笔头朝上,即使在太空旅行,太空圆珠笔仍旧能非常流利地写字。 你一定会问,既然小灵通早就做好了再游未来市的一切准备,他干吗天天等着去未来市呀?要去,就去呗! 唉,叫他怎么去呢? 读过《小灵通漫游未来》的小读者都知道,小灵通上一次是在夜里迷了路,糊里糊涂上了原子能气垫船,被带到未来市的。现在,小灵通已经记不清当年他上船的地方。再说,即使找到了他上船的地方,那艘原子能气垫船早就不在那里了,有什么用? 是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找不到原子能气垫船,叫小灵通怎么再游未来市呢?他除了眼巴巴地等着,还能有什么别的高招呢?小读者的来信越多,他的心里越着急。说实在的,当小灵通收到那封插着三根鸡毛的鸡毛信后,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觉也睡不着。他的心中,真的十万火急哩!他那胖胖的小圆脸,一下子瘦了许多。我也替他暗暗着急呢。 俗话说:口袋里装锥子总会钻出来的。小灵通天天盼,夜夜盼,总算盼来了再游未来市的机会。 小灵通是怎么样再去未来市的?未来市有些什么新的信息? 下面,就是小灵通写的《小灵通再游未来》。你读了以后,就会明白啦

  “五用车”离开屋顶,在空中飞行。小虎子和小燕低着头,都在看自己的手表。不,不,那是“多用表”。它既是手表,又是袖珍电视机,也是袖珍收录机,同时还是微电脑。此刻,小虎子在收看电视新闻节目,小燕在收看世界语电视讲座。他们俩都戴上了耳机,聚精会神。  

喜从天降 嗳,小灵通,以后你一定要再到我们这儿来做客! 这是在我上次离开未来市的时候,小虎子对我讲的一句话。 这句话一直在我耳朵里盘旋着,像一只鸟儿似的,飞出去又飞进来,飞进来又飞出去。 我多么盼望着再到未来市做客,盼望着见到我的好朋友小虎子和小燕。 盼着,等着;等着,望着。多少个日日夜夜过去了。 有空,一定要写信来。一定!一定! 这是在我上次离开未来市的时候,小燕对我讲的最后一句话。 这句话也一直在我的耳朵里盘旋着,像一只鸟儿似的,飞出去又飞进来,飞进来又飞出去。 我真想给小燕和小虎子写信,告诉他们我心中的思念。我写了一封又一封信,信封上写着:未来市未来路2000号小虎子、小燕亲收。小灵通寄。 真遗憾,一封又一封这样的红、蓝斜条镶边的航空信,全给邮局退回来了。每一个信封上,都被盖上黑色的长方的印章:无法投寄。 盼着,等着;等着,望着。墙上的日历,像落叶一样,掉了一张又一张。 一天中午,我采访回来,刚吃完午饭,忽然听见有人敲我办公室的门。 小灵通在吗? 我忙问道:谁呀? 是我,铁蛋! 一听说铁蛋来了,我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个箭步奔过去,把门拉开。 门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男孩子,秀气的脸蛋却像女孩子,穿着短袖白衬衫,蓝色西装短裤,乌亮的皮鞋,挺神气的。 你是铁蛋?我感到奇怪。 铁蛋小虎子、小燕家的机器人,长着银光闪闪的方脑袋,电灯泡一样的圆眼睛,三角鼻子,阔嘴巴,浑身闪耀着金属的光芒。我跟铁蛋是老交情,就是闭上眼睛,也能听得出是不是他的声音。可是,眼前这个男孩子,怎么会是铁蛋? 哦,一定是同名同姓。中国北方的许多男孩子,小名儿不也常常叫铁蛋? 小灵通,你不认识我啦?那男孩子对我说,我是小虎子、小燕家的铁蛋呀! 你是机器人铁蛋? 是呀,我是机器人铁蛋。那男孩子回答说,我刚从未来市来。小虎子和小燕要我来迎接你呢! 那男孩子说着,从裤袋里取出一封信。那信封上插着三根鸡毛哦,又是一封十万火急的鸡毛信。 我一看信封上的笔迹,笑了,真的是小虎子写的字! 我打开了信封。小虎子、小燕的信,简直像电报一样简单,但非常热情。 亲爱的小灵通: 欢迎你再游未来市。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欢迎你再到我们家做客。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我们没有一天不想念你。我们有一肚子的话要对你讲。见面以后,我们再叽里咕噜说个痛快吧! 我们派铁蛋作为大使,专门去迎接你。 信末没有署名,只画了一个没有胡子的老虎脑袋,一只长着剪刀尾巴的燕子。 不用说,凭这签名,就说明这封信确确实实是小虎子和小燕写来的。我记得,小虎子画的老虎,一根胡子都没有。他说过:我连半根胡子也没有,当然,这老虎也该没有胡子。小燕画的小燕子,总是拖着长长的剪刀尾巴。 这么说,你真的是铁蛋?我望着面前的男孩子问道,我记得,你的模样不是这样的。 上次你来未来市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初级机器人,方脑袋,铁手铁脚铁身子。男孩子说道,后来,小虎子的爸爸把我送到机器人工厂改装,我变成了‘高级机器人,跟真人的模样差不多。我的本领也更大了,会按照主人的命令,干各种各样的活儿。 太好了,铁蛋,你再也不那样笨头笨脑了!直到这时,我才终于相信面前的男孩子真的是铁蛋。我一边笑着,一边跟铁蛋握手。 在握手的一刹那,我发觉铁蛋的手冰凉冰凉的他,确实是个机器人! 我亲爱的‘大使,你怎么带我到未来市去呢?我问铁蛋。 跟我来!铁蛋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

  铁蛋呢?他手里拿着袖珍录音机,口中念念有词。嗬,这位“铁灵通”在空中诗兴大发,正在把自己的“即兴诗”用录音机录下来。  

飞往未来市 我跟着铁蛋离开了办公室。他领着我朝楼上走去。我有点纳闷,到楼上去干什么? 嗬,三楼、四楼、五楼。五楼是我们编辑大楼最高的一层。到了五楼以后,铁蛋还往上走,带着我爬上了屋顶! 火辣辣的太阳,照射着屋顶上的水泥平台。 喏,到这儿来。 我顺着铁蛋指的方向一看,唷,水泥平台上趴着一只大龙虾似的东西。 这大龙虾有着尖溜溜的脑袋,长长的、圆圆的身子,向上翘的尾巴,浑身透明,在阳光下亮晶晶的。 铁蛋走近大龙虾,说了声快开门,那透明的门就自动打开了。 请进!铁蛋把手一挥。 我钻进了大龙虾,坐上了柔软的靠背椅。铁蛋和我肩并肩坐在一起。铁蛋一进来,透明的门就自动关上了。座舱里开放着冷气,真凉快。 铁蛋按了一下按钮,咦,从大龙虾的胸部忽然朝两边伸出两只透明的翅膀,看上去活像蜻蜒的翅膀。 大龙虾屁股冒气了。唰地一下,它飞了起来,飞向湛蓝湛蓝的天空。 我朝下看去,那座编辑大楼越来越小,变得比火柴盒还小。没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我们坐在这浑身透明的大龙虾里面,真舒服。我仿佛长了翅膀,在碧空翱翔。白云像轻纱一样,从身边飘过。湖泊像一面面小镜子,嵌在绿色的田野上,在灿烂的阳光下,不时闪射着耀眼的亮光。银色的河流,黄色的公路,黑色的铁路像洒向地面的彩练;积雪的山峰,像浇了奶油的蛋糕;沙漠,仿佛像一块大煎饼;海洋,看上去像一匹蓝中带绿的缎子 铁蛋,我们坐的是新式的‘飘行车?我问道。上次我访问未来市的时候,那像大水滴似的飘行车曾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的问话,像鼓槌敲在棉花上,没有反响。 铁蛋!我又喊了一声。 铁蛋像木头疙瘩似的,一声不吭。 我仔细一看,唷,他在那里闭目养神哩!原来,这大龙虾会自动飞行,用不着铁蛋操心,他也就抓紧时间让电脑休息了。 铁蛋!我用胳膊碰了一下他的胳膊。 这下子,铁蛋睁开了眼睛。 我们坐的是新式‘飘行车吗? 飘行车?早就淘汰了! 淘汰了? 是的。因为飘行车会污染城市环境,决定不用了。 飘行车怎么会污染城市环境呢? 它没有轮子,全靠朝下喷气,才飘了起来。虽然‘飘得很快,可是喷出来的废气会污染环境。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明白了。不过,我仍弄不清楚我正乘坐的大龙虾是什么东西。 它呀,它叫‘五用车。铁蛋终于说出了它的名称。 五用车?哪‘五用呢? 它会飞,能在空中飞翔;它有轮子,可以像汽车那样在马路上行驶;它也有腿,会爬山;它还可以像快艇一样在水面上航行;同时还能像潜水艇那样,在水面下潜行。 乖乖,会飞、会跑、会爬、会游,还会潜水,这‘五用车的本事,比‘飘行车大多了! 如今,未来市差不多家家户户有‘五用车了! 我一边跟铁蛋聊着,一边打开了袖珍录音机,把铁蛋的话录了下来。我还拿出手提式摄像机,透过透明的机舱外壳,拍摄空中绮丽的景色。 忽然,机舱里的小红灯一闪一闪。铁蛋赶紧按了一下一个圆溜溜的电钮,马上从电钮下面一条窄窄的缝隙里,掉出一张长长的纸条。那纸条上,印着端端正正的仿宋体字: 铁蛋:请降落在东4096北5114。我们在1402室。 虎·燕 铁蛋看完那纸条电报,按动着机舱里微电脑的电键,让五用车自动朝着电报上指明的方位飞行。 小虎子和小燕不是住在未来路2000号吗?我问。 那是老皇历啦。他们早搬家了。在未来市搬家是极简单的事情。上午我出发的时候,小虎子和小燕还住在郊区。为了迎接你,此刻他们搬到市区住宅来住了。

  我侧耳细听,听见“铁灵通”在吟诗:  

久别重逢 五用车钻进了洁白如絮的云海。四周,白茫茫,白茫茫,分不清东南西北。 铁蛋又在闭目养神,他可真会抓紧时间。尽管机舱里那么狭小,他居然还跷起了二郎腿哩。望着他那副模样,我心里忍不住暗笑。 白茫茫,白茫茫,头顶白茫茫,脚下白茫茫。 白茫茫,白茫茫,左边白茫茫,右边白茫茫。 白茫茫,白茫茫,前面白茫茫,后面白茫茫。 仿佛在浓雾中,好像在纱帐中,似乎在仙境中,如同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 四周一片白,那么单调。大概受铁蛋传染的缘故,我也打起瞌睡来了。 迷迷糊糊,我不知道五用车究竟在云层中飞行了多少时间。 忽然,一束强烈的阳光,射到我的眼皮上来。我睁开眼睛一看,晴空万里,头上是蓝盈盈的天,脚下是绿莹莹的海,天连着海,海接着天。远处,天和海像融合在一起似的,分不清哪是天,哪是海。 风儿吹过海面,掀起一道道波浪。在阳光下,海面金波粼粼,像抖动一床绣满金星的绿缎被面。空气凉爽清新,四周的一切,是那样的明净。 你看!铁蛋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朝正前方指了指。 我循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唷,正前方出现一大片墨绿色,很显然,那是陆地。 五用车朝前倾斜,慢慢地在下降。 没多久,在蔚蓝色的海边,出现一座高楼如林的城市。从空中俯看,街道笔直笔直,纵横交叉,像格子布一样。整座城市干于净净,整整齐齐,没有一缕黑烟,没有一点灰尘。所有的街道两旁都种着树木花草,所有房子的屋顶也都种着花草,看上去,成了一座绿色的城市。 这就是未来市?我问铁蛋。 是的。我们快到家了!铁蛋答道。 五用车在低空盘旋。忽然,我看见一个人坐在靠背椅上,从眼前闪过。靠背椅怎么能在天上飞翔?我定睛一瞧,哦,原来他也坐在五用车里。只不过因为车壳和机翼是透明的,看上去,他仿佛坐在椅子上凌空飞翔。我想,在他看来,我也正坐在椅子上飞行呢!在未来市上空,我看到好多五用车在上上下下飞翔,就像鹰群在空中盘旋一样。 五用车越飞越低,越飞越慢。机头上亮起了醒目的红灯。 五用车竟然降落在一座高楼楼顶的草坪上。车身刚刚停稳,我就看见两个小朋友朝这边跑过来。 跑在前面的是个男孩子,黄黑横条相间的短袖汗衫,远远看去,像只小老虎。他,不就是小虎子吗? 跟在后面的是个小女孩,穿着粉红色的连衫裙,扎着两根羊角辫。她,不就是小燕吗? 机舱门自动打开。我跳了下去,朝小虎子、小燕奔去。 老朋友终于又见面了。小虎子大概是太高兴的缘故,使劲儿握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捏得好疼好疼。唉,他把他的虎劲儿使出来了! 小燕比小虎子要斯文得多。她把手中的一束鲜花送给我,然后细声细语地说:欢迎你,小灵通! 我们三人手拉着手,朝电梯口走去。铁蛋在后面跟着。 我们走进电梯,小虎子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问小燕道:我们家住在第几层? 我一听笑了。我心里想,小虎子也够马马虎虎的了,连自己的家住在第几层也会记不清! 没想到,小燕也愣住了。她说:好像在第11层不不是在第12层。 没想到,铁蛋一声不吭,伸出手来,往刻着14的按钮上按了一下。 对,对,对,我们住在第14层!小虎子一下子记起来了。 不错,不错,到底是铁蛋的电脑记性好!小燕夸奖道。 电梯停在第14层。我们沿着走廊,来到东头的第2套住室1402室。 门,紧闭着。小虎子喊了声开门,那门自动开了,活像《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中一样,一喊芝麻,芝麻,门就开了。 我感到很新奇,站在门口看着。 小灵通,你怎么不进屋?小虎子感到奇怪。 你一喊,这门怎么就会自动打开呢?我问道。 门上装了‘声音锁!小虎子说道,这‘声音锁听见主人的声音,才会开门。别人喊开门,它不开。 我对着大门喊了好几声开门,甚至学着小虎子的嗓音喊,那声音锁连睬都不睬我,大门依然紧闭着。 不要紧, 小灵通。 小虎子对我说道,等一会儿,我把你的声音也录在‘声音锁的磁带上,‘声音锁就会听你的话了。你喊‘开门,它就开门。 装了‘声音锁,小偷就进不去了。我说。 不,不,装了‘声音锁最大的优点是不用带钥匙。特别是像我这样三天两头丢钥匙的‘马虎人,最喜欢‘声音锁! 小虎子说完,嘿嘿嘿嘿,咧着嘴巴笑了。 小燕听了,嘻嘻嘻嘻,抿着嘴巴笑了。

  蓝天蓝盈盈,
  大地绿茵茵,
  蓝盈盈的蓝天啊,
  绿茵茵的……  

电子报纸 我和小虎子、小燕边说边笑,走进屋里。 屋里开放着冷气,挺凉快的。 没有窗。不,不,有窗,有大窗朝南的一面,是用整块玻璃做的。从里面看出去,是透明的;从外面看进来,像一面镜子,屋里非常明亮。 小虎子像个小主人似的,带着我在屋里参观。他指着当中的大房间说:这是客厅。 大房间旁边有两个小房间。小虎子指了指门上画着老虎脑袋的小房间说:那是我的卧室。小灵通,照老样子,你跟我住一块儿,我们可以说悄悄话儿! 小燕指了指门上画着小燕子的小房间说:那是我住的地方。 这时候,铁蛋指了指一个像电话亭子那么小的房间说道:那是我的房间不叫‘卧室,我从来不‘卧。我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我坐在椅子上休息。我们机器人不需要床。 小虎子,小燕,你们的爸爸、妈妈住在哪个房间呢?我问道。 他们不住在这儿。他们住在郊区。小虎子的答复,使我感到惊讶。 我连忙问道:只有你和小燕住在这儿? 是的。小虎子点头说道,我和小燕今天起开始放暑假。为了迎接你,爸爸妈妈让我们在中午的时候先搬过来。因为你是小记者,住在市区采访方便一些。过两三天,等隔壁的房子搬走,爸爸妈妈就把他们的房子,从郊区搬到这儿来。 什么?你们搬家连房子一起搬?我听了,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咯,小灵通,你快来瞧!这时候,小燕站在大窗旁边朝我招手。 我跑了过去,透过巨大的玻璃,看见非常有趣的事儿: 一辆起重车驶过来了,那又长又粗的钢臂,居然把一间房子像拉抽屉似的,从大楼里拉了出来!接着,又把另一间房子像塞抽屉似的,塞进了刚才那地方! 哦,这儿的大楼,简直像中药铺似的,一个个房间活像一个个抽屉,大小都一样,可以拉出去,也可以塞进来! 在这儿,搬家像换抽屉,挺省事。 我看得目瞪口呆,竟然忘了我的任务我是小记者,该用摄像机把这精彩的镜头拍下来呀。 这是我们未来市的新式建筑,叫做‘抽屉大楼。小虎子告诉我。 干吗要造‘抽屉大楼呢? 搬家方便呀!这样,可以经常搬家。 经常搬家有什么好呢? 常常换换环境,不但有新鲜感,而且使人心情愉快。 连房子一起搬,不挺重吗? 不重。房子的墙壁、天花板、地板是用泡沫塑料做的,家具也是用塑料做的,都很轻。我们这儿有专门的‘搬家汽车,一次可以装好几个房间。我们出去旅游,有时候也把房子装在轮船、火车上,用不着住旅馆啦! 听小虎子说得那么轻松,我不由得记起,我家搬进新村大楼的时候,全家忙了半个月,个个累得腰酸背疼。我的爸爸说:搬一次家,简直豁出半条命!唉,在未来市,搬家就像换个抽屉一样便当。 对啦,我还记得,我们编辑部搬过一次家,麻烦透了。编辑部每天要收到许许多多小读者的来信。我们不得不在全国几十家报刊上刊登迁址声明,把新地址告诉小读者。可是,搬家一年以后,还有许多小读者把信寄到老地方,弄得邮局头疼极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问小虎子:你们常常搬家,那邮局里的信件、报纸,要乱成一锅粥啦!这叫邮递员怎么工作? 邮递员?我们未来市没有邮递员!小虎子答道。 正说着,响起了一阵叮当叮当的音乐声,墙上的一盏小红灯亮了。小燕跑过去,按了一下电钮,唰的一下,墙上的像床单那么大、那么薄的彩色荧光屏亮了。小虎子和小燕的爸爸妈妈出现在屏幕上。小虎子告诉我,这又大又薄的荧光屏,叫挂壁式荧光屏。 小虎子,小燕,你们的好朋友小灵通来了吗?小虎子的爸爸在屏幕上问道。 小虎子把我推到前面,说道:爸爸,妈妈,小灵通来了,你们看见了吗? 看见啦,看见啦,小灵通长胖啦。小虎子的妈妈说道。原来,他们那边也有荧光屏,在屏幕上看见我了。 小灵通,你好!小虎子的爸爸妈妈朝我点点头说,小灵通,很抱歉,隔壁的房间过几天才能搬走,我们要等房管局电话通知,才能搬过来。这几天,只能请小虎子、小燕和铁蛋照料你了。你需要什么,尽管说,或者请打电视电话,我们的号码是200100。再见! 啪一声,荧光屏暗了。哦,我明白了,这儿打电视电话这么方便,当然就用不着写信了。 我们三天两头搬家,但每家的电话号码不变,所以搬来搬去,不影响打电话。我们这儿的电话,用的是‘光纤电缆,电话一打就通,比写信方便多了。小虎子向我说明道。 你们的报纸呢?难道也不用邮递员送?我是小记者,对报纸特别关心。 我们这儿看的是‘电子报纸,用不着邮递员送。小虎子说着,一按电钮,墙上的荧光屏上就出现一张报纸,刊头是《未来时报》。 这《未来时报》是一个小时出四版,真的叫‘时报。你上次来的时候,还叫《未来日报》呢。听说,现在‘信息越来越多,他们准备改成《未来分报》每分钟出四版。小虎子一边说着,一边教我调节旋钮。我喜欢看哪篇文章,只要转动旋钮,哪篇文章就会被放大,充满整个屏幕。再转动另一个旋钮,那篇文章开始慢慢向上移,移动的速度正好跟人的阅读速度差不多。 我还看到一排刻着数字的按钮数码键旁边,标明年、月、日、时、版等字样。小虎子告诉我,那是供查阅过去的报纸用的。你要查看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版的《未来时报》,只要按动有关的数码键,一秒钟后,你所需要的报纸就出现在屏幕上了。 这时,小燕跑过来,手指像弹钢琴似的,按动着数码键。 转眼之间,小燕需要的报纸,就显示在荧光屏上。小燕转动旋钮,把其中一幅漫画放大,充满整个屏幕。 我一看,乐了:原来,这是一幅题为《武松打虎》的漫画。武松的铁拳头正揍在老虎的脑门王字上。我注意到,那老虎没有胡子!下面写着作者的名字小燕。 小燕按了一下标明复印两字的按钮,唰的一下,一张报纸从荧光屏下的一条缝隙里掉出来。我拿过来一看,正是刊登《武松打虎》漫画的那张《未来时报》。 小虎子当然明白这幅《武松打虎》漫画的用意。他也按动数码键,另一张《未来时报》出现在屏幕上。报上也刊登一幅漫画,画的是一只手打开鸟笼,一只燕子从笼里飞出去,画的标题是《爱护燕子,爱护益鸟》,作者是小虎子。 小虎子一按复印键,这张《未来时报》也印出来了。 我手里拿着这两张报纸,笑了。 小虎子和小燕也笑了。 就在这时,铁蛋竟然跑过来,也按电钮。 屏幕上出现的是刚刚出版的《未来时报》。铁蛋调节旋钮,放大报上的一条消息: 著名小记者小灵通抵达本市 小虎子、小燕前往屋顶迎接 机器人铁蛋报道 哦,怪不得刚才铁蛋不知到哪里去了。原来,他在写稿呢! 看了这条屋顶迎接的消息,我笑痛了肚皮。我看过那么多报纸,从来没见过前往屋顶迎接这样的新闻! 铁蛋接了一下复印键,这条屋顶迎接的新闻便印了出来。他把报纸送给了我。 铁蛋,你这稿子是自己送到编辑部的?我问道。 铁蛋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比香烟盒子还小的方盒,说道:我随身带着无线电话。刚才,我躲在我的小房间里,给《未来时报》编辑部挂了电话,作了口头报道。编辑同志当场答复,五分钟之后,‘大作立即见报。他们还要我不断报道‘著名小记者小灵通在未来市的活动哩! 铁蛋,你这么报道下去,以后你就成了‘著名机器人记者铁蛋啦!小虎子打趣地拍着铁蛋的肩膀说。 小虎子的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大概他没有随身带《音韵词典》的缘故,找不到合适的押韵的词儿,只好“绿茵茵的……绿茵茵的……绿茵茵的……”“茵”不下去了。  

立等可取 说说笑笑,时间像泥鳅一样从身边滑过去,过得好快,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小虎子,该吃晚饭了。铁蛋提醒说,今天这顿晚饭吃方便米饭还是吃方便饺子、方便馄饨? 不吃那些东西。小虎子对铁蛋说道,今天,小灵通来了,我们要好好招待他。这么着,我来炒菜,你照料小灵通,让他去洗个澡。 我也要炒菜。小燕插嘴说。 行。你炒两个菜,我炒两个菜。我们比一比手艺,让小灵通当裁判。小虎子答应了小燕的要求。 要洗澡了,我才记起来,因匆匆忙忙来到未来市,连换洗衣服都没有带来。 你先让电脑替你量一下尺寸,再去洗澡。小虎子说,你洗完了,新衣服也就做好了! 这么快?我有点将信将疑。 小虎子和小燕到厨房做菜去了。铁蛋带着我来到电脑跟前。我站好以后,铁蛋要我在原地转身360°。 我刚把身子转了一圈,电脑的荧光屏上就显示出我的身高、肩宽、胸围等尺寸,甚至还标明了我皮肤的颜色。然后,铁蛋打电话给服装公司,为我定做一套服装。对方询问了我的职业。一听说是小记者,马上就问:是不是刚才《未来时报》报道过的小灵通? 我一听吃了一惊:他们的消息真灵通,比我小灵通还灵通哩! 这时,荧光屏上出现了我的形象,同时,响起服装公司服务员的声音:亲爱的小灵通,按照我们的理解,记者的服装应该美观、大方、合身、方便。现在,把电脑为你设计的服装方案,逐一展现在荧光屏上。每一套服装都编上了号码,你喜欢哪一套, 记下号码,告诉我们就行了。如果你喜欢1号的颜色,2号的领子,3号的衣袋,4号的纽扣只要你记清号码,我们一定照办,包你满意! 紧接着,荧光屏上的我,不断地换衣服。每换一套衣服,荧光屏左上角的号码就改变一个数字。 一瞬间,荧光屏上的我,已经换了几百套衣服。我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选哪一套才好。 大概是我穿惯了蓝衣服,当荧光屏上出现一套蓝色的西装时,我把它选中了。 这时,又响起服装公司服务员的声音:亲爱的小灵通,这套蓝色的西装,你穿上去,显得太老气了。我建议你穿墨绿色的西装,那样会更好看一些。 这时候,荧光屏上的我换上了墨绿色的西装,身体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走了几步。 挺合身,挺美的。铁蛋在一旁说道。 行,就做这种吧!我总算拿定了主意。 好,我们一定照办!啪一声,荧光屏上的形象消失了。 铁蛋领着我来到洗澡间。我走了进去,把门关上。 这洗澡间真小,比公用电话亭大不了多少。我有点纳闷:淋浴吧,上面没有莲蓬头;盆浴吧,底下没有浴缸。 我看到墙上有两个按钮和一个旋钮。按钮上分别刻着干、湿两个字。旋钮上有一个箭头,箭头这边写着冷字,那边写着热字。 我用手揿了一下干字按钮,顿时,从四壁喷出一股股冷风。我像赤身落进雪地,冷得直哆嗦,上下牙齿直打战。 我连忙把旋钮朝热字的方向旋转,风顿时变暖了,朔风变成了春风,吹走了我身上的污垢。这时,我明白,这是干浴风浴。 我用手揿了一下湿字按钮,顿时,从四壁射出一股股热水。我没有抹肥皂,没有用毛巾擦,身体已被四面八方射来的热水,冲洗得干干净净。 这下子,我懂得了在这儿该怎么洗澡:先撤干钮,再按湿钮,洗净后再揿干钮,一下子身子就被吹干了。 当我洗好澡,一套内衣和一套笔挺的墨绿色西装,已经放在浴室门口。我真佩服未来市的工作效率和服务态度,真算得上是立等可取! 我穿上西装,不大不小,非常合身。我对着镜子照了一下,帅极了! 铁蛋一见到我穿上新西装,翘起了大拇指。他告诉我,这是服装公司的机器人坐着五用车送来的。 我发觉,这套西装格外挺括,找不到一根缝合的线全是用胶水牢牢地粘起来的。 这时候,小虎子和小燕在灶间也忙好了。他们一见我穿上新衣服,都连声称好。 我连忙问:这套西装要多少钱? 这是我跟小燕送给你的。小虎子答道。 那怎么行呢?让你们破费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往裤袋里掏钱。可是,我的手伸进裤袋,却掏不出钱来。我这才记起,钱放在我原先的那条裤子里呢。我赶紧朝浴室跑去。 我拿出钱来,递给小虎子和小燕。他们却说:我们这儿不用现钞! 买东西的时候,拿这个就行。小虎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长方形的塑料卡片。 经小虎子介绍,我才弄清楚:原来在未来市,家家户户的钱全都存在银行里。银行发给一张使用证,证上印着的号码就是账号。银行是用电脑自动管理的。买东西的时候买主拿出使用证,营业员一按电钮,所购物品应付的钱,就从买主的银行账上,转到商店的账上去了。 这塑料卡片如果弄丢了,可就糟糕啦!我说道。 没关系,丢了以后,请银行再补发一张就行了。 使用证给小偷偷去,怎么办? 你把使用证放在小偷的口袋里,他也不要哩! 为什么? 因为使用证上印着使用者的指纹。使用的时候,只有使用者的指纹跟使用证上一样,电脑才理睬你。世界上每一个人的指纹都不一样。小偷偷了使用证,电脑不理他,他一分钱也偷不到! 哦,原来如此! 我接过小虎子的使用证,看见塑料卡片上确实高高低低、凸凸凹凹地印着小虎子的指纹。 我不由得暗暗佩服电脑的神奇功能:这么一来,小偷没办法偷钱啦!

  忽然,“铁灵通”仿佛灵感来了似的,又重新吟哦起来:  

一顿稀奇的晚饭 吃晚饭了。 小方桌上放着四盆菜。因为我是客人,他们公推我坐在上首朝南的座位。我的左边,坐着小虎子;我的右边,坐着小燕;我的对面是下首,坐着铁蛋。铁蛋是机器人,向来只需要充电,不吃东西。这时,他凑热闹,坐在下首当陪客。 我们四个人入席之后,小虎子和小燕脸色挺紧张的。因为刚才他们俩都拿出了看家本领,每个人各烧两个菜,要赛一赛烹调手艺,请我当裁判。为了使我的裁判做到公正,他们俩说好要对我保密,不让我知道哪个菜是谁烧的。 小燕告诉我,平常,她和小虎子总是抢着烧饭烧菜,轮流当厨房主任。尽管现在铁蛋是高级机器人了,也会烧饭、烧菜,不过,爸爸妈妈说,小孩子应该从小学会劳动,不能让机器人包办一切。所以,她跟小虎子都学会了厨房主任的手艺。今天,他俩都想露一手哩! 我举起了筷子。我发觉,小虎子和小燕的目光,都注视着我的筷子呢。 我把筷子先伸向跟前的一盘油炸大排骨。 我吃了一块,味道挺鲜的。我问道:这大排骨怎么没有骨头? 这不是大排骨。小虎子对我说,这是‘猪肉土豆。 什么‘猪肉土豆? 这是科学家们培养的新品种。他们把猪细胞中的‘基因,搬进土豆的细胞中去,种出来的土豆,含有许多猪蛋白质,成了‘猪肉土豆。 哦,原来是‘猪肉土豆,素中有荤,荤里有素,太好了。我说着,拉长了声音,不过炸得太老了一点! 一听这话,小燕连忙对我说:老一点才好吃呢!老一点才会酥,才会脆。 我心里在暗笑:我来了个火力侦察,马上就弄清楚这猪肉土豆是哪位厨师的手艺! 我把筷子伸向第二盘菜。 一看那圆形的白色薄片, 我猜想是炒萝卜。大概是厨师图省事,不把萝卜切成丝,而是把萝卜切成圆片。 我吃了一块,咦,那味道像海味。对啦,对啦,像是虾片的味道。难道有像萝卜那么粗、那么大的虾? 这是萝卜虾。小燕说道,是把对虾细胞中的‘基因,搬进萝卜细胞中去种出来的。 原来,这虾不是海里长的,是泥里生的。我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样样感到新奇,不过好像忘了放盐! 放过的,放过的。小虎子着急地说,这萝卜虾味道挺鲜,盐要放得少,鲜味儿才会显出来。盐放得太多,那成了腌萝卜、咸萝卜啦! 我差一点扑哧笑出来。心里想,这盆莱是谁炒的,我又弄明白了。 第三盘菜吃起来像炒鸡蛋。不过,炒鸡蛋是黄色的,这盆炒鸡蛋却是白色的,仿佛全是用蛋清炒的。 这是石油蛋白。小虎子告诉我,是用石油作原料做成的。 一点也没有火油味儿,真好吃。我称赞之后,又不过起来,不过,油好像放得太多了,吃起来有点油腻。 油多才好吃呢!小虎子解释说,这是菜谱上说的,炒鸡蛋要多放一点油 我只好又强忍着笑。 第四盘菜最简单,是一碗白色的汤。我舀了一调羹尝了一下,哦,是牛奶。 牛奶也算一道菜?我感到奇怪。 这不是牛奶。小燕说。 羊奶? 不是。 马奶? 也不是。 猪奶? 谁也没喝过猪奶! 那究竟是什么奶? 大熊猫奶! 大熊猫奶?我非常吃惊,赶紧把调羹放了下来,不喝了。大熊猫是我们国家的国宝。大熊猫是稀有珍贵动物。它的奶应该给熊猫仔喝,我们怎么好意思拿来喝。 在我们这儿,大熊猫像牛、羊、马、猪一样普遍。小燕说,科学家们从大熊猫身上,取下一个细胞,就能繁殖一只大熊猫叫做‘单性繁殖。就像孙悟空从身上拔下一根毛,可以变出一个猴子差不多,因此大熊猫也一下子多起来了。 听小燕这么一说, 我的调羹又伸进了碗里, 舀了满满一匙。喝完,我说道:大熊猫的奶真鲜,没有膻味儿。不过,糖放得太多了,太甜啦。 不是糖放得太多,大熊猫奶本来就很甜。小燕解释道。 这么一来,我的火力侦察又成功了。 这时,沉默好久的铁蛋开口了:小灵通,四道菜你都尝过了,你来评分,我用电脑记录、计算。 怎么评分? 百分制。 我思索了一下,说道:‘猪肉土豆要炸,‘石油蛋白要炒,烹调技术都比较复杂,各得90分,‘萝卜虾和‘大熊猫奶,也挺好吃,不过,从烹调技术来看,比较简单,各得60分。 这时候,小虎子和小燕抢着亮出底牌。 小虎子说:‘萝卜虾和‘石油蛋白是我烧的! 小燕说:‘猪肉土豆和‘大熊猫奶是我烧的! 他们的话音未落, 铁蛋马上宣布比赛结果:小虎子和小燕各得150分,现在场上的比分是一比一! 大家一听,都乐得哈哈笑。 我们边聊边吃。我愉快地吃了一顿稀奇的晚饭。 在稀奇的晚饭之后,小虎子、小燕又请我吃了一只稀奇的瓜:瓜皮又厚又白,瓜瓤鲜红鲜红。 我尝了一口瓜瓤,很甜,一辨味道,甭问,那是西瓜。 你们的西瓜味道真不错,只是皮太厚了点。我一边吃,一边发表评论。 这不是西瓜,这是冬西瓜!小虎子笑了,说道,冬西瓜的瓤,是西瓜瓤;皮却是冬瓜皮,可以做菜! 哦,冬瓜皮,西瓜瓤,这是多么好的配合! 铁蛋不吃饭,也不吃瓜。他大概觉得坐在旁边看着别人吃太无聊了,不知在什么时候走开了。

  蓝天蓝盈盈,
  大地绿茵茵,
  蓝盈盈啊蓝盈盈,
  绿茵茵啊绿茵茵。  

铁灵通 吃完晚饭,小虎子和小燕忙着洗刷碗盆,我帮他们用吸尘器吸走桌上的菜渣。 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一阵叮叮当当的音乐声。 准是爸爸妈妈来电话啦!小燕一边说着,一边跑过去按了一下电钮。 墙壁上巨大的挂壁式荧光屏喇地亮了。 奇怪,出现在屏幕上的,不是小虎子的爸爸、妈妈,却是一位老人。他,古铜色脸庞,鼻子底下留着一撮浓密的白胡子,头上戴着一顶大盖帽,帽徽上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我一眼就认出来,他是小虎子的爷爷未来号原子能气垫船的船长。 小灵通,你好!原来是爷爷打电话给我呢。 爷爷,您好!我赶紧朝着荧光屏鞠了一躬,向爷爷行了个礼。 别鞠躬啦,你一鞠躬,身子一弯,在我的荧光屏上,就看不见你了!爷爷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候,爷爷的旁边出现一位老大娘,说道:小灵通,你好! 奶奶,您好!我认出来这是小虎子的奶奶。她还是那么健康,精神矍铄。这一回我不敢再鞠躬了。 小灵通,你的‘口福不错,吃了小虎子、小燕四样拿手好菜,是吗?爷爷边说边笑。 爷爷,您的消息好灵通啊!我有点惊讶。我们刚才吃了什么菜,连是谁做的,爷爷怎么都会知道,太怪了。 瞧你,还算是个‘小记者?大概忙着吃东西,没工夫看报纸啦。爷爷说着,拿起了手中的《未来时报》。 荧光屏上出现了刚刚出版的《未来时报》,上面登着这样一条消息: 小虎子、小燕欢宴小灵通 今天晚上,小虎子和小燕亲自动手做菜,招待著名小记者小灵通。晚宴上一共有四盘菜猪肉土豆、萝卜虾、石油蛋白、大熊猫奶。小灵通一边吃,一边称赞不已。他说自己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今天晚上吃的东西,他从来也没有吃过哩! 铁灵通报道 铁灵通是谁? 我一回头,看见铁蛋在得意地笑着,顿时明白了:这铁灵通莫非就是铁蛋? 怪不得吃晚饭时,他悄悄地走开了,原来他给《未来时报》发消息去了! 小虎子、小燕,你们要好好招待小灵通。奶奶在荧光屏上说话了,过几天,我跟你爷爷搬过来,跟你们住在一起,跟小灵通聊聊。 爷爷,奶奶,你们现在住在哪儿? 我喜欢海,正住在海滨大楼里。爷爷答道。 这时候,忽然又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音乐声。哦,又来电话啦。 只见小燕按动了电钮,爷爷跟奶奶在荧光屏上缩小了,缩到屏幕的左下角。屏幕上空出来的地方,出现了一位白胡子垂到腰间的老爷爷,还有一位白发老奶奶。 哦,我认得,我认得,那不是小虎子的爷爷的爸爸和妈妈吗?上一次,我访问未来市的时候,老爷爷曾经跟我一起去看过童话片《森林里的王国》。 你好,小灵通! 你们好,老爷爷,老奶奶! 我从《未来时报》上,读到小虎子和小燕到屋顶欢迎你的消息,曾经想打个电话给你,正好来了客人,忙不过来。刚才,又从《未来时报》上读到‘铁灵通的报道 老爷爷,老奶奶,现在你们住在哪儿呀? 前几天,我们想游泳,就搬到湖滨大厦来住。过几天,我们准备搬过来,和你们住在一起。 太好了,太好了。 我跟老爷爷、老奶奶的话还没说完,又响起了叮叮当当的音乐声。又有电话打进来啦。 小燕一按电钮,在屏幕上,老爷爷、老奶奶缩小了,缩到右上角去了。 一位秃顶的老人出现在屏幕上。这位老人,我不认识。我想,一定是找小虎子、小燕的吧? 小灵通在吗?我找小灵通!老人说道。 我赶紧站到屏幕跟前。 哦,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长得挺结实的。小灵通,你认识我吗?我是小三子他爸爸呀! 小三子?小三子是谁?我愣住了。 就在这时,小虎子赶来救援。他悄悄地附在我的耳朵旁边打电话:小灵通,你怎么忘啦,我老爷爷的小名儿叫小三子! 经小虎子这么一提醒,我记起来了。这位秃顶老人,是小虎子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也就是老爷爷的父亲老老爷爷了! 很抱歉,你上次到未来市的时候,我跟我的老伴儿出去避暑了,没有见到你。这一回,我一定要见见你。老老爷爷在屏幕上说道。 我也要来看看你!老老奶奶出现在屏幕上,说道。 谢谢你们。老老爷爷,老老奶奶,你们在哪儿呀? 我们爱荷花,前几天搬到荷花池跟前的荷花大楼里住。等两天,我们就搬过来。那时候,我们好好唠唠。 叮叮当当,又有电话打进来了。 老老爷爷,老老奶奶被缩到屏幕的左上角。这一回,出现在屏幕上的是小虎子的爸爸和妈妈。 小灵通,吃饱了吗? 吃饱了,谢谢。 你需要什么,要办什么事,尽管打电话来200100。 这时候, 屏幕上热闹极了。左下角的爷爷、奶奶说:我们的电话号码是666333。 右上角的老爷爷,老奶奶说:我们的电话号码是777888。 左上角的老老爷爷、老老奶奶说:我们的电话号码是999222。 幸亏我把身边的录音机打开了,才算把他们的电话号码都录了下来。 啪,四个电话同时挂断,屏幕上的人全都消失。嗬,同时接四个电话,把我弄得手忙脚乱。 我回头一看,小虎子站在我的左边,小燕站在我的右边,却不见铁蛋。 我心里明白:这位铁灵通,大概又躲在他的亭子间里发布新闻啦!

  他啪的一声,关上了录音机,显出满脸得意的神色。他拿出了袖珍无线电话:“喂,《未来时报》吗?我写了一首诗……什么……标题是什么……标题就叫《空中吟》吧……这首诗是分行的,押韵的,很短,很巧妙……”  

假的像真的一样 夜幕降临了。 我站在窗边望出去,未来市的夜景真迷人:这儿是一片灯的海洋,是一座不夜城。最有趣的是,一颗颗红星不时从空中掠过。哦,那是五用车车头的红灯。即使在夜间,空中的交通还是那样繁忙。 小虎子一按电钮,整块窗玻璃就变成漆黑一团,不再透明了。 来,小灵通,晚上请你看电视。小虎子对我说。 小虎子说着,端来四把椅子,放在客厅正中。 我在椅子上坐好之后,小虎子问我喜欢看什么节目新闻,歌曲,舞蹈,电影,电视剧,体育,科技世界这儿的电视节目,是按照频道分类播出的,比如新闻频道一直播新闻节目。歌曲频道一直播歌曲节目新闻频道只有几个。电影频道最多,有50来个,每个频道播出一部电影。 我当然喜欢看故事片啰!我说道。 行。第101频道正在播放《西游记》,好看极了。小虎子介绍道。 我点头同意了。不过我感到奇怪,电视机的荧光屏不知道在哪里,叫我朝哪儿看呢? 灯灭了,四周一片漆黑。 忽然,我周围浓雾弥漫。唷,孙悟空翻了个跟头,腾云驾雾,来到我面前。他舞动着金箍棒,一会儿在我头顶上,一会儿跑到我背后,一会儿又来到我眼前,那金闪闪的金箍棒,差一点碰到我的脑袋 原来,这电视机竟然没有屏幕! 这叫‘立体电视。小虎子说道。 怪不得,小虎子把椅子放在客厅的当中,为的是便于孙悟空在四周翻跟头! 猪八戒来了。他大概偷偷喝了酒,走一步晃三晃。他走到我跟前时,一股酒味儿钻进我的鼻孔。他一晃,差一点倒在我的身上。我不由得伸手搡了他一把。我一搡,这才发觉,猪八戒是一团虚影罢了,我什么也没碰到。 这立体电视又叫‘全息电视、‘激光电视,孙悟空、猪八戒全是虚影,你别怕就连老虎朝你扑过来,你也用不着害怕,保证伤不了你的半根毫毛! 小燕见我用手搡那虚影,连忙安慰我。她还说,我第一次看立体电视的时候,曾经跑过去想抓住一个坏蛋,谁知道扑了个空,跌倒在地板上 经小燕这么一说,我安心了些。我不住地提醒自己:这是在看立体电视,别把它当成真的。 立体电视真好看,我着了迷。 最精彩的一段,要算是孙悟空跟牛魔王斗法七十二变。 那牛魔王一下子变成了一只白鹤,在天上飞翔。我赶紧仰起头来观看。 孙悟空变成了一只丹凤,朝白鹤猛扑过去。 白鹤落到一片草地上,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香獐。我连忙朝前看。 这时,丹凤也落了下来,变成一只老虎,大吼一声,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那香獐摇身一变,变成一头金钱豹,一纵身,扑向老虎。 最后,牛魔王现出原形,变成一头山一样的大白牛,朝我奔来。 我吓得双手紧紧抱住脑袋,大声地喊:小虎子小燕铁蛋一把拉住了我。 大白牛从我头顶跑过去了。一只牛蹄虽然踩在我身上,但我一点也没什么感觉。这时,我才猛然醒悟,我是在看立体电视!我笑了,铁蛋也笑了。唉,这立体电视明明是假的,却像真的一样! 我看了看两旁,除了铁蛋之外,另外两张椅子空着小虎子和小燕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悄走开了。他们不知道在干什么,就连我大声呼喊也没听见。 小虎子和小燕到哪里去了呢? 我站了起来,朝小虎子的卧室走去。房门虚掩着,我推门进去,唷,小虎子的双手像弹钢琴似的,在按着一排键钮,他的双眼紧盯着面前的荧光屏。 他那么聚精会神,就连我站在他的背后,也一点没有觉察。 我朝荧光屏看了一下,那上面不是电视节目,却是一连串的数字和公式。 小虎子,你在干什么?我终于问道。 小虎子见我站着,赶紧让座。他指着那些键钮和荧光屏说道:这是微电脑。我在用它做暑假作业呢! 暑假作业? 是的。小虎子说,我们的暑假作业,是一盘磁带,题目都记录在磁带上。装入微电脑以后,就会一道一道显示在荧光屏上。我每天都要做习题。 你们是怎么做习题的呢? 喏,这就是题目。小虎子指着荧光屏上的数学公式说道,我按动键钮,进行计算。算对了,这道题目就会‘滚出荧光屏。做错了,它一直‘赖在荧光屏上,怎么也不肯出去。 我跟小虎子同年龄,念同一年级。他的暑假作业最浅的题目,比我大考时最深的题目还难。 我在微电脑前坐下来,试着做了三道题,每道题都做错了。当我打算做第四道题目的时候。荧光屏上忽然出现了一行字: 请你复习数学课本第67页第3段,98页第4段,104页第1段,弄清以上基本概念以后再来做习题。 嗬,这微电脑挺厉害哩比老师还严厉! 我到隔壁去看小燕。她也正坐在微电脑前面,忙着做暑假作业呢。 我不敢打扰她,也不敢打扰小虎子。 尽管立体电视那么精彩,那么有趣,我不看了。我来到小虎子的卧室,坐到小书桌前,打开笔记本,赶紧把今天的见闻记下来。 他算他的,我写我的。 他算到很晚很晚,我写到很迟很迟。 忽然,响起了砰、砰的敲门声。这么晚了,谁来敲门? 虚掩的门被推开了,铁蛋伸进半个脑袋瓜,说道:10点钟了,该睡觉啦!说罢,脑袋一缩,走了。 别理他!小虎子说,这最后一道题,我算了一个钟头还没有算出来,今天非把它‘啃掉不可! 我知道,小虎子有一股虎脾气,比牛脾气还厉害。他说到做到。他说今天非把它‘啃掉不可,那决不会没啃掉就上床睡觉。 十点半了,该睡觉啦!铁蛋又把脑袋瓜伸进门来,催了一遍。 铁蛋刚走,连我也劝起小虎子来:十点半了,该睡觉啦! 老师说过,‘今日事,今日毕。今天的暑假作业,怎么好留到明天去做?小虎子果真发起虎脾气来了。 他算着,算着,突然像皮球一样跳了起来,跳到床上,翻了一个跟头,大声地对我说:‘啃掉啦!‘啃掉啦!睡觉吧! 我刚刚躺在床上,就听见小虎子呼噜呼噜的鼾声他已经进入梦乡了。

铁蛋说到这里,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到这样的名字。  我听着,听着,抿着嘴儿笑。我的天,难道分行的、押韵的、很短、很巧妙就是诗?何况,“铁兄”的大作还谈不上“巧妙”!  

铁蛋的小兄弟 也许由于我太累了, 也许由于墙壁的隔音性能好,我一觉醒来,已经快7点钟了。 我抬头一看,小虎子的床上空荡荡的,他早就起床了。 我翻身下床,走出了卧室。 真有意思,小虎子、小燕和铁蛋,正在那里各忙各的。 小虎子蹲在门后,手里拿着螺丝刀,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一见到我,一把把我拉住,叫我也蹲下来,说几声开门,开门。 原来,小虎子拆开了声音锁,要把我的声音也录在磁带上。这样,我也能把大门喊开。 我试着来到门外,对着大门喊了一声开门。门果真自动开了! 小虎子,你真行,连修理声音锁也会。我对小虎子说。 我不光会摆弄声音锁,就连录音机、收音机、电视机、微电脑、机器人有点小毛小病,我也能对付。小虎子说,爸爸是我的‘师傅,我的这点本事是从他那儿学来的。他常说,要从小做‘动手派,别做‘伸手派! 小燕正在阳台上舞剑。她的旁边放着摄像机。她舞一遍,看一遍录像。再舞,再看,一个人在那里忙得不可开交。 最有意思的,要算是那位铁灵通了,他正捧着一本书在看哩。他看书的速度挺快,像点钞票似的,一页页飞快地翻过去。翻了一会儿,他踱方步了。踱了几步,又翻起书来。 铁蛋在看什么书呢?我走近一瞧,吃了一惊:他手里拿的竟是《音韵词典》! 你看《音韵词典》干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我想写诗,不会押韵,所以看这本书。 嘿嘿,铁蛋也想写诗哩!我考考他:铁蛋,你说说,诗有些什么特点? 铁蛋踱着方步,摆出一副诗人的架势,用诗一般的语言,答复了我的问题: 写诗要押韵, 诗句要分行。 话要说得巧, 话要说得短。 那就是诗, 那就是那就是 铁蛋说到这里,找不到合适的押韵的字眼儿,着急了,不踱方步了。他赶紧飞快地查起《音韵词典》来。 那就是那就是这位铁灵通还是查不到合适的字眼儿。 为了不使铁灵通尴尬,我也踱起方步,悄悄走开了。 就在我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忽听得铁蛋大喊一声:那就是哎哟! 我回头一看,吃了一惊:铁蛋怎么啦? 此刻,他高举着双臂,像一个诗人处于最激动、最兴奋的状态,然而,他竟一动不动,像一座塑像似的。 我赶紧踅回来,走到铁蛋跟前。呀!铁蛋凝固了,一动也不动,手里还拿着《音韵词典》呢! 我连忙把小虎子、 小燕喊来。 小燕听了我诉说铁蛋刚才作诗的情景,便说:一定是铁蛋太激动了,电压升高,短路了! 嗬,人激动的时候血压会升高;机器人一激动,电压也会升高! 小虎子点了点头,说道:铁蛋得病了,病得不轻。快,把急救箱打开,请他的‘小兄弟给他看病! 铁蛋的小兄弟是谁? 只见小燕打开了漆着红十字的急救箱,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瓶里有一颗比人丹还小的药丸。 小燕轻轻打开瓶盖,把小药丸取出,放在铁蛋的鼻子底下。那小药丸竟然会走路哩,大模大样走进了铁蛋的鼻孔! 约莫过了20多分钟,铁蛋高举的双臂放下来了,眼珠子也转动起来了一切恢复正常。 这时,小药丸从铁蛋的鼻孔里走出来。小燕重新把它放入玻璃瓶。 我把玻璃瓶拿过来一看,唷,那小药丸原来是小不点儿机器人! 这么小呀!我很吃惊。 他是铁蛋的‘小兄弟。小虎子说,这‘小铁蛋不光是会爬进铁蛋身体里,替他修理电子线路,还能给人看病呢。病人可以像吃药丸似的,把‘小铁蛋吞进肚子里。‘小铁蛋就在病人的肚子里动手术。这么一来,病人用不着大开刀,少吃许多苦! 真想不到,小机器人的本事却不小哩!

  我撇开“铁灵通”,观赏起“蓝盈盈的蓝天”。“五用车”在自动飞向目的地。  

空中散步 我们本来说好八点钟出发,参观空中少年宫。由于铁蛋生病,耽误了将近半个钟头。一直到了8点半,我和小虎子、小燕、铁蛋才坐上了五用车。 空中少年宫,多么带劲、多么响亮的名字。昨天,我一听说未来市建成了一座空中少年宫,就把它列为我的第一个采访单位。我只到过地上的少年宫,从未去过空中少年宫,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到这样的名字。然而,小虎子却说它是老古董! 五用车离开屋顶,在空中飞行。小虎子和小燕低着头,都在看自己的手表。不,不,那是多用表。它既是手表,又是袖珍电视机,也是袖珍收录机,同时还是微电脑。此刻,小虎子在收看电视新闻节目,小燕在收看世界语电视讲座。他们俩都戴上了耳机,聚精会神。 铁蛋呢?他手里拿着袖珍录音机,口中念念有词。嗬,这位铁灵通在空中诗兴大发,正在把自己的即兴诗用录音机录下来。 我侧耳细听,听见铁灵通在吟诗: 蓝天蓝盈盈, 大地绿茵茵, 蓝盈盈的蓝天啊,

  咦,在正前方“蓝盈盈的蓝天”上飘动着一个巨大的银色的“橄榄”。  

  近了,近了,我看见那“橄榄”身上,漆着很大的星星火炬标志。我明白了,那一定就是“空中少年宫”。  

  我虽然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这空中的庞然大物,不过,我见过它的画片。  

  “它是飞艇,对吗?”我问道。  

  “是的。飞艇不就是个老古董?”这时,小虎子已经摘下耳机。  

  小虎子按动着自己的“多用表”上的小电键,然后把戴着“多用表”的手伸到我的跟前,还让我戴上了耳机。我从“多用表”那纪念邮票大小的荧光屏上,看到各式各样老掉牙的飞艇画片:  

  1884年的“法国”号飞艇;  

  1910年的德国“L2-7”号载客飞艇;  

  1919年飞越大西洋的英国“R-14”号飞艇;  

  1926年从罗马飞到北极的“诺奇”号飞艇;  

  1929年用20天时间作环球飞行的德国“齐柏林伯爵”号飞艇;  

  原来,这是“空中少年宫”播出的电视节目。这样,当小伙伴们在飞向“空中少年宫”的途中,就可以知道飞艇的发展历史。  

  耳机里还传出解说员的说明词:  

  “后来,为什么飞艇家族衰落了呢?”金沙电玩城,  

  “因为早期的飞艇里是充满氢气的。氢气会燃烧,许多飞艇在空中烧毁了。”  

  “人们用不会燃烧的氦气,代替氢气充进飞艇。不过,那时候飞艇的骨架还是用普通的钢材做的。大风会折断飞艇的‘脊梁骨’。”  

  “这样,谁还敢去乘坐飞艇?飞艇的家族当然衰落了。”  

  “现在,我们的科学家制成了又轻又结实的合金材料,用它来做飞艇的‘脊梁骨’,再在飞艇里充进氦气。这样的新飞艇,就既不怕风,也不怕火了。”  

  “飞艇又时新了。”  

  “我们的‘空中少年宫’,就是一艘新飞艇。”  

  “空中少年宫”已经近在眼前了。  

  “五用车”降落在“空中少年宫”的背上。嗬,那背上的停机坪,足足有四五个足球场那么大,已经有好多好多“五用车”停在上面。  

  在巨大的停机坪上散步,云朵在身边飘荡,我仿佛来到了仙境。“蓝盈盈的蓝天”像天花板似的,仿佛跳一下就可以摸到。太阳好像也离得更近了。这儿的空气像溪水一样清澈透明。虽说正是炎夏,风儿迎面吹来。凉丝丝的,叫人精神一爽。我觉得,这种“空中散步”惬意极了。哦,飞艇,你是多么可爱的“老古董”!  

  我看到好多好多小伙伴在停机坪上蹦呀,跳呀;跳呀,蹦呀,红领巾在云雾中显得更加鲜艳。  

  整个停机坪闪亮亮的,像一面巨大无比的镜子。小虎子告诉我,停机坪上铺的是“硅片”,它能吸收太阳能发电。“空中少年宫”是一艘太阳能飞艇,它在空中飞行,不用一滴油,也不用一块煤,不会污染那“蓝盈盈的蓝天”。  

  “空中少年宫”像一座大楼,里面还有电梯呢。小虎子和小燕带着我上上下下,跑遍了每一层、每一个角落。  

  在空中少年宫里,我看到了“空中剧场”、“空中电影院”、“空中天文观测站”、“空中气象台”、“空中摄影兴趣小组”、“空中美术爱好者小组”……甚至还有“空中游泳池”、“空中溜冰场”哩!  

  小虎子告诉我,目前“空中少年宫”还只是一艘小型的飞艇哩。飞艇依靠氦气的浮力,不用花费什么,就能运载许多货物浮在空中。它是“空中轮船”。如今,在未来市上空有好多艘“空中轮船”在运货、运客,有的还开办了“空中旅馆”、“空中餐厅”、“空中疗养院”。  

  高空空气清洁,病菌少,“空中医院”已经办起好几家。那些制造电脑的“脑细胞”──集成电路的工厂,最怕灰尘,现在也都搬到飞艇里,成了“空中工厂”哩。  

  飞艇上装着望远镜。这望远镜不是仰看星星,却是俯视大地。我从望远镜里惊奇地看到,海上也有“老古董”──许多轮船上,装着巨大的风帆!不用问,装帆可以利用风力,节省能源。帆船是比飞艇更老的“老古董”。想不到,“老古董”在未来市也大显身手。不过,那帆船上装了电脑,能够自动控制帆的方向,使帆总是能够吹到最大的风力。  

  金色的太阳已经升到我的头顶,我们坐上“五用车”返航了。  

  在返航途中,小虎子和小燕又戴起了耳机。小虎子说:“这些零零碎碎的时间也可利用,它好比零头布。把许多零头布缝在一起,也能做整件的衣服哩。”  

  铁蛋呢?拿出了袖珍无线电话。  

  忽然,铁蛋高兴地搡了我一把,对我说:“刚才,《未来时报》编辑部在电话里告诉我,我写的‘小灵通参观空中少年宫’,已经登出来了!”  

  “谢谢你,祝贺你,铁灵通!”我对铁蛋说道。我记起了铁蛋的那首诗,便问道:“你那首《空中吟》呢?”  

  “没登。”铁蛋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被退稿啦!”  

  “这儿退稿怎么退法?”我三句不离本行,问道。  

  “退稿,就是编辑部给作者打个电话,说稿子不用了。编辑部通过电传机,把稿子退给作者。”铁蛋回答说,“我们这儿,什么事儿都办得快,什么事儿都讲究效率。稿子要用,几分钟之内就发表了。不用,顷刻之间,就可以把稿子退还给你。”  

  “这么快呀!”我真是又惊讶又羡慕。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铁蛋说到这里,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到这样的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