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在监狱长的桌子上给皮皮鲁打越洋电话, 

  在监狱长的桌子上给皮皮鲁打越洋电话, 

2019-11-30 03:57

罗勃特不想让房地产商跳楼; 

罗勃特骂美式足球运动员; 

鲁西西破釜沉舟; 

本文选自《思考者》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约翰背叛自己的肤色; 

  约翰向公蟹队派汉奸; 

  在监狱长的桌子上给皮皮鲁打越洋电话; 

在中国人们都爱住在大城市。往往大城市的人看不起小城市的,小城市的看不起郊县城的。县城的又看不起农村的。归根结底是城乡差别造成的。城里人的生活方式甚至比农村人要超前几十年。有钱的人大多都在城里,离市中心越近越好。北京上海甚至一些2-3线城市房价一路攀升,导致穷人基本住不起了。不少像《蜗居》那里的人一样穷自己毕生收入还有父母的一生的积蓄勉强买套房,房子虽然买了,但一辈子也会在房贷的重压下生活,没有轻松可言。

  纽约的所有保险柜都有约翰和罗勃特的股份  

  保险柜变成了保证危险柜; 

  约翰不理皮皮鲁; 

在美国情况正好相反穷人住城里富人住郊外是个普遍的现象。在城市里在在美国的很多城市,都是黑人居多。他们往往住在公寓里。如果你乘坐公共交通,就会看到很多黑人。地铁设施又脏又旧,和北京新线地铁比简直就是旧社会。之所以设施差也是因为这是穷人的交通工具。而有钱的人都住在郊外的有花园的独栋别墅里。开自己的车上下班,也很少有人去挤公共交通的。城里的治安也比郊区的差很多。犯罪率高。很多住郊外比较好的区的人,如果出门时间不长,很多人都不锁门。这在城里是不可想象的。穷人扎堆“蜗居”在城里也是不得已。这里的租金往往要比郊外的便宜,郊外的大房子以他们的收入也负担不起,而且,很多人也要依赖公交。

  约翰就这么和罗勃特过着无忧无虑的开心日子,直到有一天公寓的房地产商找罗勃特。 

  罗勃特与警察局口头签约  

  罗勒特头一次进监狱长办公室  

美国早期其实也和中国一样,也是富人住城里的市中心,穷人住在山沟和偏远的地方。后来随着南方黑奴的解放,他们渐渐地移入城市。有人就把房子改造成那种公寓式的,一个屋子让很多人住。居住环境变差了,治安乱了。很多当地的居民不得不撤出时市区。美国虽然强调人权很久了,可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很多白人还是不愿意和黑人做邻居。随着城里的黑人增多,有经济能力的白人移往郊外的也越来越多。渐渐形成了如今穷人住城里富人住郊外的局面。除了个别大城市如纽约,有很多年轻人不肯放弃城市的生活方式仍旧留守不愿搬到郊外,大多数人也以租住为主。很多大城市里基本都是穷人住的比较多,许多人在城里上班,一下班都回到郊区的家。。散粉思考者发现市里反而到了晚上冷冷清清的,郊区变得车辆川流不息。当然那些处在最市中心的高档的公寓里住的还有一些愿意享受城市生活的一些富人。往往以年轻人居多。其实在美国,相比之下年轻人往往比中老年人要穷。受高等教育要交很多学费。毕业的人往往都拉一屁股债务。几万美金都是很普通的。如果学法律,医科,或金融,管理类的几年下来拉几十万美金的债务的人也不少。

  ‘什么事?”罗勃特问登门求见的房地产商。 

  约翰和罗勃特就这么令纽约警察局束手无策了5年。 

  监狱长彼得富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动不动地观察了半个小时8176号犯人藏匿的两个微型人,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想像力尚欠火候,他准备向纽约警察局疑案处求援。 

美国人购房,对环境的考虑几乎可以说是第一位的。同样的房子,本身面积、格局、档次可能相差不多,但是地方不一样,价格可能相差很大。甚至有时隔条街价格都相差很大,因为区不一样。散粉思考者这里所说的“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自然环境包括房子周围的绿化、花园,甚至是整个社区和住宅所处的地段的景观。人文环境包括居住者的文化素养、生活水准、价值取向等等。美国人很重视社区文化。这也造成某个区又老又小的房子比别的区新建的大房子都贵的现象。美国的高收入者,买的房子就贵。而穷人买不起。这样不同区有不同档次的房子,就自然把穷人和富人分开了。所以现在不仅穷人住市区,富人住郊区,连郊区的房子也因为所在区不同,可以把富有的和更富有的人分开了。有些小区都是百万美金以上的房子。普通的中产阶级还是住不起的。

  “…是这样…请原谅……”房地产商说话颇费踌躇。 

  他俩肆无忌惮地想开谁的保险柜就开谁的保险柜。他们从不拿光保险柜里的钱财,他们从不积累财富,总是花光了上一次的“收入”再开下一个保险柜。他俩仍然住在哈林区的老房子里,悠哉悠哉。 

  彼得富氏拿起电话听筒,他低头在办公桌玻璃板下边的电话号码表中找纽约警察局的号码。 

随着富人移居郊外,郊外的生活设施也越来越全面。相距不是很远就有各自的商业中心和超级市场。开车到那里集中购物,甚至比城里都方便。而且很多名牌厂家直销店(Outlet)都集中在郊外某些地方。每个相对大些的镇子都有自己的downtown。那里的街道旁边的商店让人更感到的是欧洲风格。郊外也有很多健康中心,全天24小时开放,里面是全现代化的设施供人锻炼身体,不仅有各重运动器械,还有游泳,SPA,桑拿交了月费就随便用。散粉思考者认为,中国形成富人住郊外的情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我们国家也倡导类似美国的住宅郊区化,住到空气新鲜、充满田园风光的乡村去。可是必须得把后续服务设施搞上去。否则人们搬到那里了,周围住的是农民,买个东西都不方便,商场的级别也比城里差得很多,大家还是有顾虑的。在美国房子开发商建小区。不仅是房子本身,还有小区的绿化等。而许多连锁店就在小区不远处建店,形成商业区。中国也得形成这样的配套体系才能最终住宅郊区化。

  “请痛快说。”罗勃特鼓励客人。 

  发生在帕克大道和麦迪逊大道之间的纽约东62街的一次突发事件改变了约翰和罗勃特的生活。 

  鲁西西察觉到彼得富氏的意图,她决定孤注一掷。 

  “如果您能将这座…公寓…出售给我……,我高价收购……”房地产商吞吞吐吐依然。 

  那是一个秋天的下午,黄色的阳光在屋里陪约翰和罗勃特悠闲地看一场美式足球比赛的电视转播。 

  “监狱长彼得富氏先生,您好。”鲁西西突然说话。    

  “为什么?”罗勃特问。 

  “那小子太臭!教练怎么会用他!”罗勃特指着电视屏幕上的一名运动员说。 

  彼得富氏手中的电话听筒掉在办公桌上。 

  “…真对不起……”房地产商不自然。 

  “他是我派去的。”约翰调侃。 

  “……你会说话?”彼得富氏的想像力大幅度上升。 

  “我明白了,自从我买了这套公寓,这整栋楼的房价由于我这个黑人的入住而价格大跌了吧?你要赔本了?”罗勃特打开酒瓶盖。 

  约翰和罗勃特打了赌。约翰押公鳖队,罗勃特押疯蝇队,赌注是买一个面包的钱。 

  “我们不是坏人,我叫鲁西西,是中国人。她叫燕妮,是德国人。我们希望得到您的帮助。”鲁西西诚恳地说。 

  “是这样。人家一听说这楼里住了户黑人,就不买了。原有的住户也要搬走。”看见罗勃特明白,房地产商索性挑明了说。 

  正当比赛进行到白热化阶段时,电视台突然中断了转播。一位女播音员出现在屏幕上。 

  “你们和8176什么关系?”彼得富氏问。 

  “我如果不走呢?”罗勃特喝了一大口酒。 

  “出大事了!底线是总统遇刺。”罗勃特极富经验地对约翰说,“不信咱们打赌。” 

  “罗勃特是我们的朋友的朋友,现在他已经是我们的朋友了。”鲁西西说。 

  “那我就得倾家荡产了!我是小本生意,我把所有资金都投在这栋楼上了!我看出您特有钱,您不会见死不救的……”房地产商一脸的妻离子散。 

  约翰还没来得及下注,女播音员的声带就宣告罗勃特败北。 

  “你们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小?你们是怎么进入我的监狱的?你们来干什么?8176为什么拼死保护你们?”彼得富氏一口气提了4个问题。 

  罗勃特从抽屉里拿出房契,当着房地产商将房契撕得粉碎。 

  女播音员表情焦灼地告诉市民,电视台之所以中断橄榄球比赛的转播,原因是现在本市发生了一件人命关天的事:位于纽约东62街的一家公司今天上午购买了一台一人高的大型保险柜,该保险柜暂时放在公司的大厅里,准备下午移人财务室。保险柜没有关门。公司某职员的两个学龄前孩子刚才随妈妈来公司办事,趁妈妈不在时,其中一个6岁的女孩儿钻进保险柜里关上柜门和4岁的弟弟玩捉迷藏。弟弟发现姐姐在保险柜里,他无意识地拧了保险柜的号码锁,保险柜打不开了!该公司现在同本公司惟一知道保险柜号码的职员联系不上,而出售该保险柜的公司的规矩是,保险柜一旦售出,该保险柜在该公司存档的密码立即销毁,以解除购买保险柜顾客的后顾之忧。据专家估计,经过计算保险柜里的氧气容量。那女孩儿只能在保险柜中存活45分钟。现在已经过去19分钟了。电视台代表孩子的母亲向社会求救。 

  鲁西西越来越觉得彼得富氏身上有同情心,她索性将一切告诉了彼得富氏。从罐头小人到舒克贝塔,从皮皮鲁到五角飞碟,从罗勃特因救锁在保险柜里的女孩儿而人狱到约翰劫持五角飞碟…… 

  房地产商脸煞白。 

  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抢救被困女孩儿的场面。几位保险柜专家在保险柜的号码锁前一筹莫展。电视台的现场记者对电视观众说这是一种高科技保险柜新产品,就连它的设计者在不知道密码的情况下也无法让它芝麻开门。 

  彼得富氏一脸的目瞪口呆。 

  “这房子白送你了!”岁勃特喝酒。 

  孩子的妈妈在屏幕上泣不成声。 

  “你怎么证实你的话是真的?”监狱长难以置信。 

  “我付钱……” 

  有人提出使用电焊枪,专家说电焊枪产生的高温能烤死孩子。 

  “我能使用您的电话给皮皮鲁打国际长途电话吗?这不就能证实我的话了吗?” 

  “滚!”罗勃特怒吼。 

  约翰看罗勃特。罗勃特看约翰。 

  彼得富氏点头。 

  房地产商踉跄着夺门而出。 

  “咱们应该救她!”两人异口同声。 

  “告诉我皮皮鲁的电话号码。”监狱长从办公桌上拿起电话听筒。 

  罗勃特将酒瓶摔得粉碎。 

  罗勃特站起来准备走。 

  鲁西西说皮皮鲁的电话号码。 

  “为什么轰咱们?”约翰问。 

  “警察一定在那儿等咱们。”约翰提醒罗勃特。 

  彼得富氏给皮皮鲁拔电话。    

  “这是富人社区!” 

  罗勃特又坐下了,他相信约翰的这个判断。为抓不到保险柜窃贼而苦恼的纽约警察局不会放过任何与保险柜有关的事件。何况即使警察不去现场,电视台的摄像机镜头也会始终对着开保险柜救孩子的罗勃特。警察会对轻而易举就打开保险柜的罗勃特无动于衷?即使警察无动于衷,那些丢了保险柜里的钱财的失主也会无动于衷? 

  “电话通了。”彼得富氏对鲁西西说。 

  “咱们现在是富人呀!” 

  “咱们不去了?”罗勃特问约翰。 

  “电话听筒太大,我听你说。”鲁西西对燕妮说。鲁西西和燕妮的身躯无法单独胜任同皮皮鲁通话的任务。 

  “我是黑人!富白人不愿意和黑人住在一个社区!黑人住多了,整个社区的房地产准掉价!” 

  “凶多吉少。”约翰说。    

  燕妮将嘴对准送话器。鲁西西将耳朵挨近听筒。鲁西西听见对方的话后再通过燕妮转达她要输出的话。 

金沙电玩城,  “什么事儿!王八蛋!”约翰发火了,他头一次骂人。    

  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神通广大的记者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那遇难女孩儿的天真可爱的照片。那女孩儿在保险柜外边时没人觉得她可爱,进了保险柜就立即可爱了,可爱得牵动亿万人民的心。 

  “是皮皮鲁吗?我是鲁西西和燕妮。” 

  “明天咱们同哈林区住!”罗勃特说,他反而平静了。 

  “咱们去!不救她我一辈子不得安心!”罗勃特看表。 

  “你是燕妮!鲁西西呢?”皮皮鲁昕出燕妮的声音。 

  “他们干吗歧视咱们黑人?”约翰愤愤不平。 

  “先和警察谈好条件!”约翰建议。 

  “我现在代表鲁西西。” 

  “你是白人。”罗勃特纠正约翰的色盲。 

  罗勃特同意。他给警察局打电话。 

  “出事了?” 

  “我宣布我现在加人黑人籍。”约翰光荣起义。 

  “你好!这里是纽约警察局。” 

  “对,我们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咱们现在就走,我一分钟也不愿意在这儿呆了。”罗勃特忽然说。 

  “我是你们抓不着的那个随便开别人保险柜的市民,我现在想去救那个被关在保险柜里的女孩儿。我的条件是你们不能抓我。”罗勃特开门见山。 

  “快说!” 

  “我也是,走!”约翰同意。 

  “…请你等一下……”那警察显然做不了主。 

  “约翰偷偷给我们服用了安眠药,待我们昏睡后,他开走了五角飞碟。” 

  约翰和罗勃特又回到了哈林区住破旧的房子。 

  “快点儿,保险柜里的氧气没了!” 

  “……” 

  由于不能再去赌场挣钱,加上罗勃特喜欢用钱替天行道,罗勃特和约翰的财政渐渐出现了赤字。 

  “如果你能救出那孩子,我们不抓你。”警察局同意了罗勃特的条件。 

  “舒克也失踪了!我现在和鲁西西在一起。”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总共还有10美元。”一天,罗勃特向约翰报喜。 

  罗勃特挂上电话,将约翰藏进头发里。 

  “你们在哪儿给我打电话?” 

  约翰不说话。 

  “警察说话算数吗?”约翰不放心。 

  “在约翰住的监狱的监狱长办公室。” 

  “想挣钱的招儿哪?”罗勃特问约翰。 

  “应该没问题吧!”罗勃特跑步出门。 

  “监狱长办公室?没人?” 

  “我是逼上梁山。”约翰咬牙切齿。 

  “但愿。”约翰抓紧罗勃特的耳朵。 

  “监狱长彼得富氏是个可以信任的人,是他帮助我们给你打电话的。” 

  “逼上什么山?”罗勃特不懂中国成语。 

  罗勃特驾车风驰电掣般赶往东62街。 

  “谢天谢地。哪儿都是好人多。约翰开五角飞碟干什么去了?” 

  “咱们只有去向富白人借钱过日子了。”约翰懒得给罗勃特扫盲,他所答非所问。 

  那家公司的门口人山人海,电视台连直升机都出动了。不断增加的媒体使出浑身解数独辟蹊径通过变换报道角度与同行竞争。     

  “报复纽约警察局。” 

  “向富白人借钱?” 

  “什么?!他疯了?” 

  “当然是不打借条的借。” 

  “我看差不多。也许太苦大仇深了。” 

  “偷?你这不是拉我上贼船吗?” 

  “那也不能劫持五角飞碟呀!” 

  “看来我必须给你解释逼上梁山的含义了。” 

  “现在咱们怎么办?微型通讯器不在我们身上,我们无法同他联系。” 

  罗勃特后来说“逼上梁山”是人类最伟大的词汇。 

  “我同他联系。就怕这小子不回话。把你们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和约翰联系后马上告诉你们结果。” 

  好端端的约翰在美国彻底学坏了。他开始和罗勃特联手入室行窃。他们专偷富白人。方法是趁主人不在家时开人家的保险柜“借”款。 

  监狱长彼得富氏直接将电话号码告诉皮皮鲁。 

  约翰的透视功能使他能清晰地看到保险柜号码锁的内部结构进而得知打开保险柜的密码,他将密码告诉罗勃特,罗勃特就像开自己家的保险柜那样易如反掌地开人家的保险柜。 

  皮皮鲁挂了电话。 

  连续的保险柜失窃案令纽约警察局大为恼火和头疼。约翰和罗勃特连联合国总部也光顾过了。 

  监狱长彼得富氏相信了鲁西西刚才对他说的所有话。 

  分工侦破系列保险柜失窃案的警官认定诸案均系一人所为,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贼怎么什么保险柜都会开,而且开的速度比主人还快! 

  “30年前,警察局抓8176是错误的。我愿意帮助你们。”彼得富氏对鲁西西和燕妮说。 

  警察局悬赏50万元给提供保险柜窃贼线索的人。 

  “能给罗勃特减刑吗?”鲁西西提要求。 

  约翰经常在夜晚想起皮皮鲁全家,他有时也内疚,感到对不起皮皮鲁和鲁西西。每当这种时候,他就掌“逼上粱山”宽慰自己。 

  “我尽力给他办假释。”彼得富氏说。 

  皮皮鲁和鲁西西无论如何想不到约翰在美国纽约成了令警察闻风丧胆的保险柜大盗。     

  “能现在把罗勃特从水牢里放出来吗?”燕妮得寸进尺。 

  彼得富氏点头。他打电话命令狱警把8176从水牢里转移到普通牢房。 

  鲁西西发现监狱长彼得富氏话很少,但办事果断。    

  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污染是没用的话。这种污染目前已经到了严重危害人类身心健康的程度。 

  皮皮鲁来电话了。约翰不理他。 

  皮皮鲁估计约翰驾驶五角飞碟惹的祸小不了。他要求鲁西西和燕妮就呆在监狱长的办公室里。他估计约翰尽兴后会通过遥感仪找到鲁西西和燕妮的。 

  “看来你们只有在我这里等约翰了。”彼得富氏说。 

  在鲁西西的要求下,彼得富氏让罗勃特来他的办公室同鲁西西和燕妮见了面。 

  狱警们对于监狱长在自己的办公室接见8176和监狱长命令他们满监狱找一只老鼠并且不许伤害那老鼠大惑不解。 

  舒克无影无踪。 

  罗勃特为舒克捏了一把汗。燕妮和鲁西西更着急。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监狱长的桌子上给皮皮鲁打越洋电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