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克莉斯汀的爷爷越狱成功,  舒克和贝塔

  克莉斯汀的爷爷越狱成功,  舒克和贝塔

2019-12-10 06:30

贝塔和皮皮鲁冲突; 

贝塔在高空看佛书 。 

舒克欲组建血管环卫局; 

皮皮鲁拉探长林下水; 

  发生在皮皮鲁家里的全民公决; 

  皮皮鲁擦拭直升机。 

  贝塔担任攻美小组负责人; 

  皮皮鲁开车不认识路; 

  贝塔放弃计划; 

  6个月的艰苦飞行。 

  克莉斯汀的爷爷越狱成功; 

  贝塔打扑克时走神儿; 

  飞机上的笑话  

  一贫如洗的世界首富克莉斯汀和歌唱家被法警押送监狱服刑。 

  燕妮替人类赎罪  

  舒克和贝塔为鼠标自豪 

  “反对!”皮皮鲁毫不犹豫地表态。 

  “真对不起,我找的律师不行。”彼得富氏向舒克和贝塔道歉。 

  克莉斯汀和歌唱家听了舒克、贝塔和皮皮鲁的经历后分别和夫君紧紧拥抱。 

  吃晚饭时,贝塔问皮皮鲁: 

  “为什么?”贝塔问。 

  “你已经尽了力。这不是一般的案子,有背景。”舒克不是傻子,他已经感觉到事情的复杂。 

  “我想办医院。”舒克向朋友们宣布。 

  “咱们以后就这么老闷在家里?不出去了?” 

  “地球上的人本来就很多了,再把比人类数量还多的老鼠变成人,地球承受不了。”皮皮鲁说。 

  “我认识美国所有监狱的监狱长,我会托朋友关照她们的。”彼得富氏说。 

  “办医院?”克莉斯汀发现丈夫回来有变化。 

  “这么发达的社会,不用交通工具也能周游世界。”皮皮鲁一边往自己嘴里塞肉一边说。 

  “人类太欺负老鼠,像杰克逊实验室那样摧残老鼠的机构肯定不少。应该公平竞争。”贝塔说。 

  “谢谢。”贝塔说。 

  “这次历险使舒克和医院有了感情。”皮皮鲁说。 

  除了克莉斯汀大家都停止进食,都对皮皮鲁的话感到不解。克莉斯汀到中国后大吃特吃,她终于摆脱了食不果腹的贫穷生活。 

  “你这个计划和爱因斯坦家的老鼠的计划如出一辙。”皮皮鲁情绪有些激动。 

  缅因州当局的官员通过电话提醒舒克和贝塔的签证快到期了。 

  “我进人探长林的身体才发现人的血管非常需要经常清扫,我想办一家使用纳米技术清扫人的血管的医院。就叫纳米医院。”舒克显然已经深思熟虑。 

  “现在,因特网已经将全世界的电脑联网,任何人只要坐在家里,就可以通过电脑的因特网周游世界。我明天就去舒克贝塔公司拿一台电脑回来。”皮皮鲁说。    

  “我的计划和它们的计划在本质上不一样。它们是通过改变人类来使人类和老鼠平等,我是通过改变老鼠使人类和老鼠平等。”贝塔也激动。    

  “美国对咱们下逐客令了。”舒克对贝塔说。    

  “咱们能攻克纳米技术吗?”歌唱家问。 

  “我能跟你去吗?”燕妮问。她想以正常人的身躯逛北京。 

  “不管怎么说,我坚决反对!'’皮皮鲁提高声音。 

  “咱们走吗?”贝塔不甘心,他想营救克莉斯汀和歌唱家。 

  “当然能!你别小看自己,如果评职称,咱们的底线都是科学院院长。”贝塔说。    

  “我建议你托探长林给燕妮办中国绿卡,这么让咱们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婚事有关部门不会不开绿灯。”鲁西西对皮皮鲁说。 

  “我坚决要把地球上的老鼠都变成人!”贝塔不示弱。 

  “咱们这副人模样,不走往哪儿躲?”舒克说。 

  “咱们齐心协力拿下纳米技术,造出细胞机器人。”皮皮鲁赞成舒克的想法,他知道人的血管急需清理。 

  “我觉得皮皮鲁、燕妮和鲁西西平时还是应该用正常人的身躯生活,遇到特殊情况再变小。”舒克提议。 

  皮皮鲁和贝塔头一次争吵。 

  “当人没劲!”贝塔说。 

  电话铃响了。 

  “鲁西西也该关注一下舒克贝塔公司的经营状况了,用我们的名字命名的公司如果搞不好不是砸我和舒克的牌子吗?”贝塔说。 

  燕妮和歌唱家分别劝皮皮鲁和贝塔。 

  舒克和贝塔在离开美国前到克莉斯汀和歌唱家服刑的监狱探望她们。 

  鲁西西接电话。 

  “舒克贝塔公司运转得很正常,我任命的一位常务副总经理非常能干和敬业。”鲁西西说。 

  “表决吧!”舒克提议。 

  令他们吃惊的是该监狱说没这两个犯人。 

  “是探长林打来的,他提醒咱们注意,说发现外国一些电脑公司雇佣了中央情报局刺探舒克贝塔公司的经济情报。他已经对咱们公司采取了保护措施。”鲁西西放下话筒后向大家通报。 

  “舒克贝塔公司应该办一本少儿刊物。”歌唱家提议。 

  没人反对舒克的提议,但大家心里都不舒服,毕竟通过表决来统一认识在他们之间是头一次。 

  舒克和贝塔又找到法院,法院咬定克莉斯汀和歌唱家就在那座监狱服刑。 

  “在人类社会,出人头地和众矢之的永远是同义词。”贝塔说。 

  “这个建议可以考虑。”鲁西西说。 

  表决结果,4比3,皮皮鲁败北。 

  彼得富氏给他的所有监狱长朋友打了查询电话。没有克莉斯汀和歌唱家的信息。 

  “不管他,咱们办咱们的医院。”舒克一门心思行医。 

  “舒克当过《老鼠报》主编。”贝塔推荐舒克的办报刊才能。 

  贝塔、歌唱家、燕妮和鲁西西对贝塔的方案投了赞成票。 

  “有问题。我劝你们快离开这里,我继续找她们,有消息后打电话告诉你们。”彼得富氏对舒克和贝塔说。 

  从第二天起,朋友们开始攻纳米技术。贝塔担任总负责,他给每位都分了工。大家各自在自己的电脑前忙碌着。 

  “办刊物可以缓一步,咱们先搬一台电脑回来。”皮皮鲁说。 

  皮皮鲁、舒克和克莉斯汀对贝塔的计划投了反对票。 

  舒克和贝塔乘飞机离开美国。他们感觉到他们的每一个举动都处于监视之中。 

  鲁西西不断为大家购置所需的设备。 

  “那电脑还能比五角飞碟上的电脑先进?”贝塔问。 

  贝塔尽管赢了,他还是猛瞪舒克。 

  在飞机上,舒克向贝塔推荐那本书。贝塔从美国看到中国。 

  两个月后,舒克贝塔们使用纳米技术制造出了细胞大小的机器人。 

  “五角飞碟里的电脑没有联网,是孤立的。”皮皮鲁说。 

  皮皮鲁为地球担忧。 

  “克莉斯汀和歌唱家呢?”看见贝塔和舒克走进家门,鲁西西问。 

  这种机器人进人人体后不需要再出来,它们能在人的血管里不体息地连续工作10年,能量耗尽后随着人体的新陈代谢排出人体。 

  晚饭后,皮皮鲁、燕妮和鲁西西喝皮皮鲁口服液变大了。    

  “你为什么反对把老鼠变成人?”贝塔质问舒克。 

  皮皮鲁和燕妮发现舒克和贝塔的神情不对。 

  “现在只剩做试验了。没有经过试验的新技术不能用于临床。”鲁西西说。    

  皮皮鲁给探长林打电话,请他帮助燕妮办中国绿卡。 

  “50亿人已经把地球折磨成这副模样,你忘了咱们的医院是怎么被查封的了?你再把人类的数量翻几番,地球还活不活了?你能保证老鼠的素质比人类的强?不管怎么说,人类还没把我放在微波炉里。”舒克说。 

  “出事了?”燕妮问舒克。 

  “在我身上试验。”克莉斯汀说。 

  “燕妮的国籍?”探长林问。 

  贝塔沉思。 

  舒克点头。 

  “为什么?”歌唱家问。 

  “德国。”皮皮鲁回答。 

  大家沉默。 

  “她们怎么了?”皮皮鲁问。    

  “我的祖先是人类专门用来做试验的老鼠。我爷爷诞生在美国缅因州阿卡迪亚国家公园的杰克逊老鼠研究培育实验室,那个实验室是专门培育繁殖供人类做试验用的老鼠的。”克莉斯汀说。 

  “同你的关系?” 

  “不变了!”贝塔一拍桌子。    

  舒克叙述。 

  “你说什么?美国有这种地方?”贝塔怒目圆睁。 

  “夫妻。” 

  “谢谢你,贝塔!”皮皮鲁拥抱贝塔,“人类是有很多可恶的地方!” 

  皮皮鲁摔碎了手中的茶杯。 

  “当然。那座实验室大极了,有36座大楼,光工作人员就有600多人,他们喂养着65万只老鼠,每年能赚数千万美元。”克莉斯汀说。 

  “什么时候入境的?”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贝塔对皮皮鲁说。 

  “恢复五角飞碟!马上出发!”皮皮鲁发怒。 

  “你是说,你爷爷是人类培育出来的?”贝塔问。 

  “无可奉告。” 

  “说吧。”皮皮鲁说。 

  “快!”燕妮催促丈夫。 

  “对。那儿的老鼠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正常老鼠。另一部分是转基因老鼠。”克莉斯汀说。 

  “我已经快成偷渡专家了。” 

  “你给我办护照和签证,我要去美国缅因州捣毁那家老鼠实验室!”贝塔说。 

  贝塔看舒克,舒克看贝塔。 

  “什么叫转基因老鼠?”燕妮问。 

  “不好意思拉你下水。” 

  “我也去!”舒克说。 

  “不用了。”舒克说。 

  “转基因老鼠就是由工作人员给健康的老鼠接种一种基因或一种病毒或一种细菌,人为使它们得一种病,比如感冒、糖尿病、癌症或心脏病等,然后拿它们做试验。”克莉斯汀说。 

  第二天,探长林给燕妮办了咖啡色的中国绿卡。 

  “还有我。”克莉斯汀说。 

  “为什么?”鲁西西问。 

  大家发现舒克和贝塔的脸色极其难看。 

  燕妮欣喜若狂,她终于可以大摇大摆逛中国的大街了。 

  “我也去!”歌唱家说。 

  “万事随缘吧。”贝塔说。 

  “人干吗总是拿老鼠做试验?”歌唱家说。 

  皮皮鲁好长时间没开汽车了,他用了一个小时才把汽车擦干净。 

  “我答应。”皮皮鲁同意。 

  皮皮鲁、燕妮和鲁西西像不认识似的看了贝塔看舒克。 

  “听我爷爷说,这是因为从基因角度讲,老鼠和人类有90%的相似之处。”克莉斯汀说。 

  “我们去舒克贝塔公司拿电脑,马上回来。”皮皮鲁对舒克、贝塔、歌唱家和克莉斯汀说。 

  探长林责无旁贷地为舒克、贝塔、克莉斯汀和歌唱家办了出国护照,并在美国领事馆为他们获得了两个星期的旅游签证。 

  “不用了,皮皮鲁。”舒克说,“我和贝塔还变回老鼠。我们不想当人了。” 

  “在地球上,谁像人类谁倒霉!”贝塔咬牙切齿。 

  “快去快回。”贝塔说。 

  皮皮鲁、鲁西西和燕妮在一家大饭店为舒克、贝塔、克莉斯汀和歌唱家饯行。 

  “是什么就是什么,人为改变自己只会走向灾难。”贝塔说。 

  舒克想起他去美国找约翰临行前和贝塔在贝塔的故居处建起的一座医院里看见的有先天性心脏病的老鼠,那老鼠大概就是缅因州的产物。 

  皮皮鲁、燕妮和鲁西西驾车前往舒克贝塔公司。 

  “到了美国要当心。”皮皮鲁举杯叮嘱贝塔,他知道到别人的国家去捣毁一个有影响的实验室是凶多吉少的事。 

  皮皮鲁、鲁西西和燕妮面面相觑。 

  “你爷爷怎么没被人类做试验?”贝塔问克莉斯汀。 

  “都不认识路了。”皮皮鲁边开车边说。 

  “放心。”贝塔今天被特许喝酒。 

  当天晚上,舒克和贝塔修改自己的基因,恢复了鼠身。 

  “我爷爷逃出了杰克逊实验室。”克莉斯汀说。 

  “几天不见就冒出一座楼。”鲁西西有同感。 

  “去看约翰吗?”鲁西西问舒克。 

  “我们想住在直升机里。”贝塔对皮皮鲁说。 

  “你们美国老鼠对于杰克逊实验室袖手旁观?”舒克问夫人。 

  燕妮的眼睛不够用。 

  “看情况吧,估计时间比较紧,签证只有两个星期。”舒克边吃边说。 

  皮皮鲁从书柜里拿出直升机,擦拭干净。 

  “怎么可能?听爷爷说,美国的老鼠在1947年和1989年两次纵火焚烧了杰克逊实验室。”克莉斯汀说。 

  到公司后,鲁西西去总经理办公室听取常务副总经理的工作汇报,皮皮鲁和燕妮满公司挑好电脑。    

  不知为什么,这顿饭的气氛有点儿悲凉。 

  深夜,舒克和贝塔躺在直升机里睡不着,他们不约而同地回忆自己的生命历程。 

  “那怎么现在它还存在?”燕妮问。 

  “这台不错。”皮皮鲁选中了一台电脑。 

  第一天早晨,皮皮鲁驾车送舒克、贝塔、克莉斯汀和歌唱家去国际机场。 

  “其实,心情平静最重要。”舒克打破平静。 

  “烧毁了很快就又恢复了,因为太赚钱了。杰克逊实验室每天能卖出去两万五千只老鼠,每只70美元左右。杰克逊实验室有患1700种不同的病的老鼠。工作人员一般是将各种老鼠胚胎放在零下196摄氏度的冷冻室内冷冻。有了买主后,他们再从冷冻室取出胚胎植人母鼠子宫内繁殖。”克莉斯汀说。 

  公司职员将该电脑里储存的资料复制。 

  皮皮鲁、鲁西西和燕妮将舒克、贝塔、歌唱家和克莉斯汀送到不允许再送的地方。 

  “对。心情平静最难做到。”贝塔说。 

  鲁西西、燕妮和歌唱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鲁西西留在公司处理业务,皮皮鲁和燕妮驾车拉着电脑回家了。 

  告别。 

  “我实在累了。”舒克说, “我觉得这么活挺傻。” 

  皮皮鲁叹了口气。 

  舒克夫妇和贝塔夫妇在鲁西西别墅里打扑克,他们玩得很高兴。贝塔对现在的生活颇满意,他不知为什么想到了咪丽。 

  通过安全检查后,贝塔一行在候机室等候登机。 

  “咱们走。”贝塔说。 

  “你们该同意在我身上做纳米机器人试验了吧?”克莉斯汀说。她认为这是自己的优势。 

  “出牌呀!”歌唱家催丈夫。 

  “送给你一本书。”坐在舒克身边的一位长者递给舒克一本书。 

  “去哪儿?” 

  “不行!”所有人异口同声。 

  贝塔忙出牌。 

  舒克刚想问为什么,他看见了书名,没问。 

  “五台山。” 

  “在我身上做试验。”燕妮说。 

  “想什么呢?”舒克问贝塔。 

  “谢谢。”舒克向长者致谢。 

  “出家?” 

  “在我身上做。”歌唱家也要替人类赎罪。    

  “还记得咪丽吗?”贝塔问舒克。 

  这是一本佛教的书。 

  “不是出家,是在五台山的庙宇里落户,感受一下新的生活,练练宠辱不惊的功夫。” 

  皮皮鲁和鲁西西也加入竞争。 

  “当然记得。她照看过我妈妈。”舒克说。 

  扩音器里的小姐告诉旅客可以登机了。 

  贝塔没白看那本书。 

  最后只得通过抽签决定。 

  “谁是咪丽?”克莉斯汀问。 

  克莉斯汀是头一次坐飞机,感觉很新鲜,她坚决要求坐在紧挨窗户的座位上。 

  “怎么去?”舒克问。 

  燕妮有幸中签。 

  贝塔一边打牌一边给克莉斯汀和歌唱家讲咪丽的故事。 

  贝塔和舒克想起了皮皮鲁去德国找歌唱家那次乘飞机的经历,忍俊不禁。 

  “当然是开直升机。”贝塔说。 

  一群细胞机器人通过注射器进入燕妮的血管。 

  皮皮鲁和燕妮抱着电脑回家了。 

  “你们笑什么?”克莉斯汀问。 

  “很远。”舒克说。 

  燕妮感觉良好。 

  “不玩了,帮皮皮鲁安装电脑去。”贝塔说。 

  舒克给她讲皮皮鲁坐飞机的艳遇。 

  “咱们开不到?”贝塔说。 

  经过仪器鉴定,细胞机器人将燕妮的血管打扫得干干净净,就像婴儿的血管一样干净。     

  舒克和贝塔在电脑土机箱后边连接插头。 

  克莉斯汀想给舒克买振动防蚊盒。     

  “当然能到。”舒克说。 

  “这是鼠标的插头。”皮皮鲁递给贝塔一个插头。 

  “你准备东西,我给皮皮鲁、鲁西西和燕妮写封信。咱们就不辞而别吧。”贝塔说。 

  “咱们老鼠的确伟大,连电脑上的重要部件都用咱们的名字命名。”贝塔边连接鼠标的插头边对舒克说。 

  “咱们什么也不带,我去电脑上打一幅字带上就行了。”舒克说完悄悄离开直升机。 

  “老鼠是人类的朋友。”舒克说,“凡是地球上还活着的,都是人类的朋友。” 

  贝塔给皮皮鲁写信。他请皮皮鲁、鲁西西和燕妮原谅他们的不辞而别。拜托皮皮鲁定期去美国看望克莉斯汀和歌唱家。拜托探长林设法同美国交涉要回克莉斯汀和歌唱家。 

  “你这话是真理。”贝塔表扬舒克。     

  清晨4点,直升机悄悄飞离皮皮鲁家。 

  舒克和贝塔经过6个月的艰苦飞行,抵达五台山。    

  他们定居在一座庙宇的老鼠洞中,心情宁静地活着。 

  洞里几乎一贫如洗,只有那幅舒克带来的用电脑书写的条幅。条幅上有10个字: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舒克和贝塔觉得自己是地球上最富有的生命。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克莉斯汀的爷爷越狱成功,  舒克和贝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