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他们准备到山上再捕捉几种动物,首先咱们去调

他们准备到山上再捕捉几种动物,首先咱们去调

2019-12-10 06:30

  “我们要调查的主要问题是,”哈尔说,“雪人是否真的存在。是确有其物,还是人们想象中的怪物?大多数山里人都相信雪人的存在。在加德满都,人们都说真有雪人。不丹的四周被喜马拉雅山包围着,那里有许多关于这些幽灵般的动物离奇的传说。雪人在不丹被称为‘国宝’,他们甚至还发行了一枚雪人邮票。”

“我想现在该和亨特兄弟见分晓了。”维克对吉姆和哈里悦,“别忘了,你们发过誓,要支持我。等哪天他们出去捕猎时,叫几个人帮我们把他们捉住的动物全都运到新德里,卖给印度、缅甸、新加坡和日本的动物园,成千元的钞票就到手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听起来很好,”吉姆说,“要是你能实现你的目的就更好了。看来你什么事都办不成,本来每捉住一只动物你能得到50美元,可你捉到的唯一的动物是只黄鼠狼,还让它跑了。” “我能抓得住吗?”维克说,“它太滑了。” “你自己也太滑头了。你父亲把你像一件棘手的工作一样扔下不管了,我们不得不帮助你。你什么时候才能认真地开始工作,自己挣点儿钱呢?” “现在就开始。”维克说,“先给我点儿钱,我马上就去新德里租二十多辆卡车,等哪天去村里雇几个人帮我们把动物、笼子,连同其他所有的东西统统装上卡车运走。” 吉姆冷笑道,“你以为亨特兄弟会让你为所欲为吗?” “等他们出去捕猎时我们再动手。” 吉姆和哈里无可奈何地同意了维克的计划,他们把所需的钱给了他,他就动身去新德里了。 几天以后,他兴冲冲地回来报功了:“我租到了卡车,明天就到。现在我想去散散步,顺便看看咱们的动物。” “别高兴的太早了,那些动物到目前为止还不是咱们的;”吉姆说,“但去看看还是可以的。” 他们来到亨特兄弟的宿营地,只看到那间上了锁的小屋,别的什么都没有了,笼子和动物不翼而飞。除了巴赫诺的村长以外,周围空无一人。 “这儿出了什么事?”维克问村长。 “你们还不知道?他们两天前就搬走了,把所有的东西都运到孟买,准备装上货船运回纽约。” “这么说他们现在在孟买了?” “不,他们准备到山上再捕捉几种动物。他们提起过蓝熊、白虎、雪豹和牦牛。” “他们干吗不把宿营地扎在这儿,等捉住其他几种动物后再搬走?” “因为他们担心进山后,动物会被偷走。他们说附近有小愉儿,但没说出谁是小偷儿。” “但是,”吉姆说,“他们爬山得有工具——带钉子的鞋,冰镐等。” “是的,”村长说,“他们会在山脚下的一个村庄上买到的,那个村子叫阿里格尔。” “好了,”哈里对维克说,“这下你的计划彻底破产了。” “还没有,”维克说,“我要追上他们。他们休想这样轻而易举地甩掉我,也许我能给他们制造点儿麻烦。”他小声地在哈里耳边嘀咕着,以为这样村长就听不到了,“然后我帮他们照顾那些动物——白虎、雪豹、蓝熊,统统归我管。这些名字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 村长摇头叹气地向他的村庄走去。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小偷能是谁呢? 那个维克·斯通就是“当之无愧”的一个。他假装去帮助亨特兄弟,如果他们遇难,那些动物就归他处理。想得多好呀,竟有这样的朋友。 而吉姆和哈里呢,他们已经受够了。他们的发财梦破灭了,妄图成为著名猎手的野心也已不复存在,他们认为不值得给自己惹这么多麻烦,于是决定先到孟买去,然后偷偷地爬上一艘开往纽约的船回家。他们的这个决定使维克难过极了——因为他再也不能从他们那里借到一分钱。他也不能期望从父亲那里得到什么。如果能除掉亨特兄弟,带着那些价值连城的动物逃走,把它们卖掉,就可以得到一两万美元。虽然这比他期望的少多了,但仍然是数目不小的一笔钱。就在他打鬼主意的时候,哈尔和罗杰已经把满载着笼子的卡车开到了海拔10000英尺高的阿里格尔村,他们在这儿可以买到登山用的工具。 首先,他们买了几件厚毛衣,因为高山上气温很低。还买到了铁钉,把这些钉子装到登山鞋的鞋底上,他们就能稳稳地站在冰雪和岩石上。他们还买了一条绳梯,把它挂在突出的岩石上,就可以爬上笔直的山崖或冰川。还有几把钢锥——一种类似金属钉的东西,一端系着一根绳子,把它钉进岩石中,他们就可以攀登陡峭的石壁。他们还买了黑色的护目镜,防止冰雪把强烈的阳光直接射到他们的眼睛里而患“雪盲”症。还租了两顶帐篷,一顶自己住,另外一顶给他们的职业向导——一位谢尔巴人,他将带着各种备用品,把他们带上极度危险的峭壁。最后,他们还买了100英尺长的绳子。 店主对他们说:“当心‘也梯’,今年它们非常猖狂。” “什么叫‘也梯’?”哈尔问。 “你们叫它雪人,我们给它起的名字是‘也梯’。” “这个名字不错,”哈尔说,“非常简单,叫起来很顺口,‘也梯’。” 罗杰插嘴道:“那也是父亲交给我们的一项任务——调查雪人的秘密。” 店主说:“许多人上去以后就再也没回来。他们被‘也梯’害死了。‘也梯’把他们吃掉,连尸骨都不留。” “‘也梯’到底是什么东西?”哈尔问:“是人还是野兽?” “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样子。它们行踪难寻。如果你看到一个‘也梯’,那你的死期也就到了。有人说它们身高有10英尺,还有人说‘也梯’是90英尺高,40英尺宽的妖怪。” “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些怪物的存在呢?”哈尔问。 “昨天晚上有一个来过这儿,”店主说,“到外边去,我让你们看看它的脚印。” 积雪上的足迹好像是一个长着至少5英尺长的脚的怪物留下的。 “回店里去,我让你们看看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他从货架上取下一个巨大的毛茸茸的东西放在柜台上。“这是‘也梯’的头皮。”他说。 一看到它,罗杰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个‘也梯’该是个多么大的怪物啊!” “这是我剩下的仅有的一张‘也梯’头皮了。”店主说,“也许你们愿意买下来。” “多少钱?”哈尔问。 “嗯,按你们的钱——它值1000美元。别忘了,它是非常罕见的,你们这辈子恐怕再也看不到了。” 哈尔觉得即使再也看不到它也一样过得自由自在。 “对不起,”他说,“我们没带那么多钱,也许还会有另一个幸运的买主。” “我也很遗憾,”店主说,“你们失去了这个终生难得的机会。” 这时维克走了进来,尽管他爬过的那段山坡与日后将遇到的险路相比微不足道,但他还是累得气喘吁吁。 亨特兄弟皱起了眉头,他们原以为把这个骗子永远甩掉了。 “我是来帮你们解决难题的,”维克说,“我知道你们单枪匹马干不了这件事,登山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们登山的经验很丰富。”哈尔说。 “我爬过威尔士布里肯镇周围所有的山,还爬过卡茨基尔山。顺便说一句,以前的事都是你们对我要的卑鄙伎俩。” “这次我们又施什么伎俩了吗?”哈尔说。 “不同我商量一下就把所有的动物都运走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仅仅是因为我可能会帮助你们。” “是的,”哈尔说,“这正是我们所担心的。” 维克板起了面孔,“你这么说太卑鄙了。但我可以原谅你们。不管怎样,我赶来了,时刻准备效劳。” “你太好了,”哈尔说,“但这对你来说很危险,他们说今年‘也梯’脾气不好。” “‘也梯’是什么?” “噢,那是一种怪物,它能一口把你吞下去,如果味道不好,还会把你吐出来。” “你在吓唬我吧?” “随便问谁都行,他们都知道‘也梯’。不信去看看门外的脚印,一个‘也梯’昨天晚上来过这里。如果你不相信那些脚印,还可以看看这张‘也梯’的头皮。你出1000美元就能把它买下来。” “这又使我想起了一件事,”维克说,“我现在身无分文,你得帮我买一些工具。当然,等我的支票一到马上就还给你。” “你很清楚,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支票寄过来。”哈尔说。 不知什么原因,哈尔对这个笨蛋起了怜悯之心。他确实需要有人照顾。 他从父亲那里什么也得不到了。哈尔决定留心照顾一下这个无能的傻瓜。 “好吧,”哈尔说,“如果你真心实意地帮助我们捕捉我们追踪的动物,就可以跟我们一起走。” “这就对了,”维克说,“我知道没有我你们干不好。” 哈尔转向店主。“他要什么就给什么,”他说,“我付钱。” 维克选好工具后,站在柜台后的店主说:“镇长传过话来,说他很想见你们。他住在路边的那间大房子里。” 镇长的房屋是用树枝和泥建成的,然后把许多兽皮缝在一起,盖在房顶上挡雪防雨。 镇长非常好客,“你们喜欢喜马拉雅山——这座世界上最高的山吗?你们愿意和我一起喝杯茶——是这样吧?” “我们感到很荣幸。”哈尔说。 茶端上来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但哈尔和罗杰还是咬着牙喝了下去。 维克只尝了一口。就再也不喝了。 “你不喜欢喝?”镇长问。 “难喝死了。”维克说。他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礼貌。 哈尔赞赏地观看着抹上泥巴的墙壁。“这种墙防寒作用很好。”他说,“木板墙会有缝隙,而这种墙是完整的,一点风都不透。您能告诉我,屋顶是用什么做的吗?” “是把兽皮缝在一起做成的——豺、瞪羚、蓝熊、水獭、麝鹿、猞猁和大角野山羊等。” “彼得①,保佑!”维克惊叫道。 ①彼得,耶稣的十二门徒之一,原为渔夫、——译者。 “请原谅,”镇长说,“谁是彼得?” “是他的一个朋友。”哈尔想把事情敷衍过去。 维克尖叫一声,跳了起来。由于屋里没有椅子,他一直坐在地上。不一会儿浑身上下就痒起来。 “啊,”镇长说,“你一直坐在我的蚁冢上。我们自己养蚂蚁,把这些有辣椒味的蚂蚁加到布丁上,味道妙不可言,任何调味品都比不上它们。把衣服脱下来,我的朋友,让我们把蚂蚁弄下来。” 万般无奈,维克只好脱下衣服,镇长亲自动手把正爬在维克身上“聚餐”的蚂蚁摘下来,小心翼翼地放进一个瓶子里,准备为下一顿饭调味用。 “现在你看到了,”镇长说,“这些蚂蚁已使你们活动了一下,不是吗?微不足道的蚂蚁也有自己的美德。我们信奉佛教,相信世界上万物都努力追求美好幸福,就连这些不起眼的蚂蚁也是一样。顺便说一下,我希望你们到山上来不是为了捕杀我们的动物。” “你们的人为了得到足够的兽皮盖房顶,一定杀死了不少动物。”维克说。 “不,我的孩子,”镇长说,“那些兽皮是从冻死的动物身上剥下来的。” 哈尔说:“你问我们来这儿的目的是不是要捕杀动物,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从不伤害动物,我们是为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动物园捕捉动物的,在动物园里它们会得到精心喂养,比野生的活的时间还要长,因为森林里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人。” “太好了,”镇长说,“你像佛教徒一样善良,想参观一下寺院吗?它就在山上。” 孩子们来到了寺院,那里的喇嘛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哈尔向他们问起关于“也梯”的事情,问他们是不是相信真有“也梯”存在。 “我们当然相信。”住持说,“几天前在一次做晚祷时,‘也梯’来了,在寺院周围嗅来嗅去,想破窗而入。我们吓得不知如何是好,拼命地敲打着钹钗,它们便叫着消失在夜幕中。那叫声就像悲痛欲绝的人发出的哭喊声。” “这是‘也梯’的唯一一次来访吗?” “不,最近它们又来了。一天晚上,当我们快睡着的时候,忽然被脚步声惊醒了。我们透过窗户向外望,看到一个‘也梯’,它的头大得像一丛灌木,两只眼睛闪着光。我们吓得一点儿也不敢动,谁也不敢去拿枪。最后我们吹起了大铜号,‘也梯’才不见了。我们这里有一些珍贵的”也梯‘遗物,如果你们想要,可以卖给你们。” “现在不想要,谢谢你。”哈尔说,“请问,我们能在这儿住一晚上吗?明天一早我们就动身登山。” “你们随便吧,”住持说,“如果你们不介意睡在地板上的话。”

  “没关系。”喇嘛说。他把所谓的“货真价实的雪人遗骸”收藏起来,然后说他该去打坐了,就离开了屋子。

  “但我不明白,”哈尔说,“他拍摄的照片为什么不和文章一起发表。”

  “文章说,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碰到一个雪人……。对了,我还保存着这篇文章。你们自己读读吧,是用英文写的。”

  两位年轻的自然学家仔细地审视着那些东西。一件被镇长称为雪人胳膊的东西实际上是喜马拉雅熊的后腿;“雪人的手掌”实际上是一只黑熊的熊掌;那块被当作雪人皮的漂亮的白色东西倒的确是一块毛皮,但却是雪豹的。

他们准备到山上再捕捉几种动物,首先咱们去调查一下那个想把所谓的雪人头皮卖给我们的店主。  喇嘛又拿出其他东西,声称都是雪人身上的——头皮、牙齿、骨骼、爪子、胳膊和腿。

  “什么也看不出来。”店主答道。

  “啊,”店主说,“你们是回来买雪人头皮的吧?”

  “太有趣了。”哈尔说。他不愿点明这不过是一颗喜马拉雅熊的牙齿,“我很想把它买下来,但价钱太贵,几乎和我们把所有的动物从这儿运到纽约的运费一样高。不过如果你同意我们在这儿住几个晚上,房费我们还是付得起的。”

  “但它怎么会变得那么大呢?”

  “嗯,”哈尔说,“我们一直想着它。但我想先请你到镇长的花园里看看我们放在那里的动物,我想你会很感兴趣的。请带上那个雪人头皮。”

  但瑜伽师提到的那张照片没有和文章一起刊登出来,而且谁也没见过。

  现在,孩子们可以向父亲汇报了:雪人的存在没有科学依据。尽管大多数喜马拉雅山上的居民都信以为真。

  “如果人人都相信,那一定是真的了。”罗杰说。

  罗杰真的做了个试验,果然如此。阳光使脚印扩大了许多,以至于迷信的山里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到是雪人的足迹。

  哈尔真想说:谁知道你是不是骗子呢。但他只是冲店主笑了笑,又把那张头皮还给了店主。

  哈尔猜到了他不愿卖掉的原因:他可以一次又一次地让人参观,每次都能赚1000卢比。

  “你难道没看出来这张头皮上的毛和蓝熊的毛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罗杰问,“这些脚印怎么那么大?”

  “你见过雪人的照片吗?”

  “先生,”那位“绅士”说,“请您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他捧着那张冒牌的雪人头皮回店了。

  也许他是去考虑怎样才能说服这些孩子,使他们相信雪人确实存在,而不是臆造出来的。

  捕捉动物的任务已经胜利完成了,孩子们和谢尔巴人返回了阿里格尔村。

  “你看出有什么名堂吗?”他问店主。

  喇嘛也有雪人遗骸,而且也愿以高价出售。瑜伽师已经说过雪人没有尾巴,但喇嘛却一口咬定他遇到的那只雪人的确长着尾巴。不信?这里就有。他把一条尾巴放在地板上。哈尔拿起来检查了一下,认出这是一条龄猴的尾巴。

  “这种东西不多见,”喇嘛说,“我这里有两个保存最完整的。”

  孩子们走进客厅向镇长道谢。他曾经精心地照顾过他们的动物。哈尔给了他一大笔钱,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是太阳。经过几天强烈的阳光照射之后,脚印的边缘就会融化,看起来就像一个巨怪留下的。不信你试试看。”

  哈尔怀疑整个事件都是瑜伽师“练功”时凭空想出来的。

  他们走进店门,店主热情地迎了出来。

  两位“侦探”离开镇长家,找到了他们的朋友——寺院的住持。哈尔问:“当你透过窗户看到雪人时,你拍照了吗?”

  两个年轻人穿过村子,他们又看到了那间店铺门外的5英尺长的大脚印。这使他们想起在爬山的时候也见过这种大脚印。人们都说这是巨大的雪人留下的。

  他还说他有一张完整的雪人皮,不愿出售,但花1000卢比看一看还是可以的。

  “现在该回过头来谈谈雪人头皮的事了。”他说。

  “这并不神秘。”哈尔说,“假如你在雪地上踩一个脚印,过几天再来看看,就会把它想象成一个怪物留下的。”

  “为你们服务我感到很高兴,”镇长说,“这是我们的义务。我们还愿向我们的客人提供一些雪人遗骸。”说着,把“遗骸”摆在地板上。

  他拿出头骨。哈尔一眼就看出来了,一个是狗的,另一个是大猩猩的。

  店主把他的妻子找来照顾着小店的生意,自己跟着孩子们去观赏优美的白虎和它的幼崽、漂亮的雪豹、大角野山羊、西藏牦牛,最后又参观了那只蓝熊。看完后,店主感到非常满意,这些异兽使他惊叹不已。

  “我们怎么见不到雪人的头骨?”哈尔问。

  下一件放在他们面前的东西是一颗巨大的牙齿。喇嘛告诉他们,一个患牙疼的雪人把这颗牙齿拔下来扔到了雪地里。它的价钱是200美元。

  店主充满了歉意,“我怎么会知道那张头皮是从蓝熊身上扒下来的呢?卖给我的那个人说它货真价实,谁会想到他是个骗子呢?”

  “把它给我看看。”哈尔说。

  “嗯,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算有点儿像吧。”

  “没有,”住持说,“还没等我把相机拿出来,雪人就不见了。”

金沙电玩城,  他们还有一件事要做。约翰·亨特请他们调查一下雪人的秘密——学术界称它为雪人,而山里人叫它“也梯”。

  万籁俱寂。我正在做祈祷,忽然,我看到了有生以来最难忘的景象,我知道那是“也梯”,也就是那种我们多年来一直谈论的神奇的雪人。我惊呆了,当它走近时,一直望着我所在的方向。它不住地点着头,走起路来不知是在跳还是一瘸一拐的。然后雪人就离去了,消失在半山腰的云雾中,在它离去之前,我拍摄了一张照片。雪人走后,我的同伴围到我身边,他们惊讶地发现我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我指着雪人离去的方向,但我的朋友们说他们什么也看不见,那种生物有七尺高,壮得像头幺牛。我记得他的胳膊很长,脖子很短,长着尖尖的脑袋,全身都覆盖着长毛,它没有尾巴,留下的脚印大得惊人。

  “他的文章是怎么写的?”

  哈尔和罗杰阅读着那个名叫纳斯的瑜伽师的文章。文章是这样写的:

  “不一定,”哈尔说,“从前所有的人都认为地球是方的,但他们全错了。即使在这些国家里,仍然有一些人不相信真有什么雪人。我想那个店主就是一个,寺院的住持也不相信。他们想兜售给我们的那些雪人的遗骸,头皮、胳膊,还有雪人的尾巴等等,可能不是真的,也可能与雪人有关,现在我还不清楚。我们得把这件事搞清楚。首先咱们去调查一下那个想把所谓的雪人头皮卖给我们的店主。”

  “从没见过。但在加德满都出版的《雪人》杂志上,我看到过一个瑜伽师写的文章,说他曾经拍摄过一张雪人照片。许多人到他家想看看那张照片,但不管人们怎样恳求,他都不答应。他总是对来人说他正在练功,不能受到干扰。”

  那只蓝熊正躺在笼边,一些头毛从铁丝缝里伸出来。哈尔把那张毛茸茸的头皮和蓝熊的毛放在一起。

  “不只是有点儿像,”哈尔说,“它们完全一样。换句话说,那张头皮就是蓝熊皮,根本就不是雪人的,而你却想高价卖给我们。”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准备到山上再捕捉几种动物,首先咱们去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