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约翰惨遭劫持  ,约翰吃蒙面大盗的饭

  约翰惨遭劫持  ,约翰吃蒙面大盗的饭

2019-12-10 06:30

  蒙面黑人将玻璃瓶拿到眼前看,然后把玻璃瓶装进自己的衣袋。 

  罗勃特有了不用拿手枪交谈的朋友; 

  约翰惨遭劫持  ,约翰吃蒙面大盗的饭。  “你以为美国人都只认钱?我觉得自由最重要。即使你挣再多的钱,没自由有什么意思?”南希说。 

  “我觉得我天生就是这儿的人。您放心吧,您回国让皮皮鲁和鲁西西也放心!”约翰对皮皮鲁的爸爸说。    

  马里欧犹豫。 

  沉默。 

  “约翰快跑!”南希使劲儿抱住马里欧。 

  三十多年前,皮皮鲁的爸爸将罐头小人歌唱家和约翰送出国。 

  绝食的滋味实在不好受。选择中止进食的方式抗争,对手百分之九十五是魔鬼。 

  “老弟,你把我看扁了。我就是再坏,也还没堕落到欺负你这么小的人的地步呀!我干活的时候先看那家有没有孩子的房间,如果有孩子,我就放了那家。和未成年人过不去的人才是地道的坏蛋。你虽然不是孩子,但我可以特批你在我这儿享受孩子的待遇。哈哈……”罗勃特一边喝酒一边说一边狞笑。他把入室抢劫叫干活。 

  约翰感动。 

  “马里欧先生,能让我出来吗?”约翰在提包里大声说。 

  约翰铁了心以死抗争束缚。他觉得与其过没有人权没有自由的生活不如死。 

  “拜拜。”罗勃特说。 

  “刚才汤约拿来了电话.他要出9000万美元买走你。马里欧不干,马里欧要当你的经纪人,赚更多的钱。”南希说。 

  约翰开始以为是幻觉,当他坐在漆黑的提包里向四面看时,他看见了外边的景物。约翰的眼睛有透视功能!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人体特异功能。他从前没发现。也许通过异地获得了这种功能。 

  “我发现你比较傻。饿死的人最惨了。其实你马上就可以不饿。”马里欧边吃边说。 

  “那人干吗不给你饭吃?”罗勃特问。 

  约翰冲南希点点头,没话。    

  一个50岁左右的白人男子有幸被约翰录取了,约翰认为他外表慈祥,表情善良,举止文雅。 

  蒙面大盗在卫生间门口恭候马里欧; 

  “原来我以为我是美国最坏的人,看来现在我可以升级到倒数第二坏了。”罗勃特说。 

  约翰不相信这样的保镖; 

  “你是什么东西?”马里欧不敢贸然打开手提包他怕炸弹。他的国家的炸弹是无坚不摧无孔不入。     

  约翰在玻璃瓶里看着马里欧面对美酒佳肴做饭前祷告,然后享受一桌山珍海味。约翰同玻璃瓶外边传来的香味儿搏斗他不停地咽吐沫。 

  “你不想拿我挣钱?”约翰极为纳闷。 

  “为什么?”马里欧问约翰。 

  手提包里有钥匙和汽车驾驶执照。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提包里,约翰清楚地看见了驾驶执照里的名字:马里欧。 

  他听见了卫生间的抽水马桶的冲水声。 

  “我还没演电影就差点儿把命送了,我如果当了影帝人类还不为了争夺我将我五马分尸?我想明白了,我绝对不能靠展露头角挣钱谋生,出人头地对我来说意味着出殡葬地,我只能采取隐蔽方式生存。”约翰说。 

  “马里欧要软禁你!”南希说。 

  祷告结束后,马里欧拿起手提包驾车回家。 

  “在卧室的床头柜的最下边一层。”马里欧出卖了家庭银行的方位。 

  “我不走了。我觉得对我来说和你在一起最安全。”约翰说。 

  马里欧将瓶盖儿拧紧。 

金发女士成为约翰的免费交通工具; 

  约翰惨遭劫持  

  约翰欣赏他的幽默。 

  马里欧根本不答理约翰,他将约翰塞进显然是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小玻璃瓶里,玻璃瓶的塑料盖儿上扎了几个洞用来给约翰供氧。 

  约翰在提包里观察马里欧的家,他如果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露面还来得及。 

  蒙面黑人确信其他房间没人后敏捷地侧身等在卫生间门边。当马里欧一边提裤子一边走出卫生间时,一枝冰凉的枪管与他的右脸颊接轨。 

  “走?去哪儿?”约翰疑惑,他不知道罗勃特想干什么。 

  不能随便在合同上签字  

  约翰更加相信这个国家能给他带来好运。 

  “拜拜。”蒙面黑人和马里欧告别后转身摘下长筒袜收工,撤离。 

  “我叫约翰。我已经7天没吃饭了,请给我一点儿吃的。”约翰用对好人说话的口气向大盗求援。 

  南希拎着旅行箱走到马里欧手上的玻璃瓶旁。 

  约翰藏在路边的草丛里寻找机会。 

  枪口抬起来指向他的头部。 

  “我不是。”约翰说。 

  约翰不吭气。 

  “在手提包里?”马里欧小心翼翼地接近放在桌子上的手提包。 

  马里欧此时在卫生间大便,毫无察觉。 

  “怎么,还舍不得我这个破家?你自由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罗勃特说。 

  “软禁我?为什么?”约翰知道软禁的性质和拘留没什么两样,他认为这又是南希在逗他玩儿。 

  教堂里的场面令约翰肃然起敬,众多教徒在虔诚地做祷告。 

  “那是孩子的玩具!你没用!”马里欧央求盗贼不要带走约翰。 

  “谢谢。”约翰心里踏实了。 

  “南希误解了我的好意。在美国,发大财的人都会被人觊觎,都会有危险,都需要雇保镖。我要给你当保镖兼经纪人。” 

  约翰比较容易地钻进了他放在身边的小手提包。 

  约翰看见蒙面黑人用随身带的宽胶带粘上马里欧的嘴,再把他捆在暖气管子上,尔后将电话线拽断。 

  “我叫罗勃特。我头一次见你这么小的人。怎么,那小子不给你饭吃?你能吃多少东西?一块面包我看够你吃一个月。哈哈。他们这些有钱人很怪,    钱越多越小气。”罗勃特给约翰拿来吃的。 

美国的玻璃瓶; 

  “祝你好运。”皮皮鲁的爸爸和约翰分手了。 

  马里欧傻眼了,他万万没想到小得微不足道的约翰有视死如归的胆量和毅力。 

  约翰不想骗他,罗勃特毕竟救了他。约翰将自己绝食的原因告诉了罗勃特。约翰想,如果罗勃特效法马里欧,他就继续绝食。 

  约翰坚决不签字。他知道在法制国家不能随便签字。 

  约翰认为亮相的时机到了。 

  从小看暴力电影长大的马里欧顺从地按要求做了。 

  那黑人拧开玻璃瓶的盖子,将约翰从瓶子里倒在一张肮脏的桌子上。约翰打了一个滚儿。 

  约翰不说话。 

  “我在你的手提包里。请你放我出来。”约翰说。 

  蒙面黑人从腰间掏出绳子将马里欧的双手在背后捆了。 

  约翰重见光明时,已在蒙面黑人的住所了。 

  约翰现在彻底信了。 

  约翰在提包里看马里欧开车,他还透过马里欧的衣服看见了他戴在脖子上的十字架项链。 

  当蒙面黑人走进约翰呆的房间时,连约翰也不知为什么自己人喊了一声“救命”。 

  “吃饱了?你他妈怎么回事?生下来就这么小?还是被哪个良心让狗吃了的科学家拿你做试验用了?”罗勃特见约翰吃完,问。 

  约翰看着马里欧。 

  约翰的运气很好,金发女士果然按约翰的意志行动。她的身上有一股约翰喜欢的香水味儿。 

  约翰闭上眼睛。失去视觉支持的味觉容易战胜。 

  约翰想起了罗勃特揭穿马里欧说约翰是孩子玩具时的快节奏。 

  “你必须签字!”马里欧说,“你不签字就永远别离开这个玻璃瓶。我认为你到我们美国来不是为了住玻璃瓶的吧?” 

  约翰的智商不低,他知道品质是他选择朋友的第一顺序条件。他如果结交品质恶劣的朋友等于自杀。 

  蒙面黑人拿到了850美元。    

  约翰刚才一边吃一边打量罗勃特和他的家。罗勃特的住所用脏乱差3个字形容最恰如其分。后来约翰得知,这是纽约曼哈顿哈林区。罗勃特本人的仪容也同马里欧有天壤之别,根本不像一面国旗下的公民。 

  “你怎么不说话?”马里欧发现约翰半天没说话了。 

  约翰希望女士往教堂的方向走。 

  “没有。”马里欧说。他不想失去约翰。 

  “我是坏人!”罗勃特显然对于约翰要和他在一起感到吃惊。 

  “南希,你不要这样,咱们应该共同拿他挣钱!你不是早就想住别墅吗?”马里欧先击败了妻子的进攻,然后做她的思想工作。 

  马里欧的家在纽约市内一座公寓的4层,3居室。 

  蒙面黑人撬开了门,他进屋后迅速关上门,然后举枪站在原地判断屋内是否有人。 

  “我是原装的小。”约翰回答。 

  “马里欧不会,你是逗我玩呢!”约翰根本不信。 

  皮皮鲁的爸爸把歌唱家送到柏林后,又送约翰到了美国纽约。 

  “别动,转过身去!脸冲墙站好!手放在背后!”蒙面黑人用极恐怖的嗓音说。 

  “你应该去好莱坞混。”罗勃特说,“你能当人影帝。” 

  约翰会死吗?     

  在金发女士经过教堂时,约翰跳车。 

  “钱在哪儿?”蒙面黑人问。 

  约翰知道多日不吃东西后不能狼吞虎咽,为了身体的安全,他尽量控制进食的速度和规模。 

  “咱们得签个协议。”马里欧从小受到良好的契约教育。 

  “人生地不熟,行吗?”皮皮鲁的爸爸有点儿不放心,他问约翰。 

  “胡说!我明明听见有人喊救命!”蒙面黑人双手甲端着枪慢慢搜索房间。 

  约翰是生平第一次面对坏人,他很想胆怯,遗憾的是他已然没有胆怯的劲儿了。 

  又一个美国家庭破裂了。 

  马里欧担心约翰是定时炸弹  

  盗贼让马里欧转过身面对他。 

  出人头地是约翰的墓地; 

  马里欧对约翰说: 

  厨房的香味对约翰的刺激程度告诉约翰他饿了。 

  第7天上午,在约翰准备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候,他的透视功能使他看见一个头上套着女士长筒袜手里拿着手枪的男性黑人在撬马里欧的家门。 

  “我如果不走呢?”约翰突然说。 

  约翰还决定绝食。 

  马里欧夫妻显然是良民。约翰在他的家里没发现枪支弹药和毒品。 

  蒙面黑人猛地用手枪指向发出声音的方向。他没有发现人。 

  “我出去采购点儿吃的。”罗勃特说,“你睡会儿。” 

  约翰在玻璃瓶里看着眼前发生的事,他感到脑细胞不够用。 

  皮皮鲁的爸爸走后,约翰开始审视自己周围的环境。他清楚,他得在纽约交一位朋友,否则他无法在这里立足。 

  约翰在死前确信上帝是存在的。 

  约翰在寻找逃跑的机会。 

  “马里欧怕你离开我们,他想把你关起来,彻底控制你,拿你当赚钱工具!”南希说。 

  “你是谁?你在哪儿?”马里欧做好迎战的准备。 

  “谢谢。”蒙面黑人挺知足。 

  约翰睡了18个小时  

  然而他已经跑不了了。马里欧轻而易举地将妻子打翻在地,他抓住了约翰。 

  约翰在教堂里发现自己有特异功能; 

  马里欧故意将囚禁约翰的玻璃瓶放在餐桌上让约翰看他吃饭,诱惑约翰投降。 

  “你会说话?”黑人问约翰。 

  协议写完了。约翰拒绝签字。 

  “回来啦?准备吃饭吧!”马里欧的妻子南希和刚进家门的丈夫打招呼。 

  “这屋里还有人?”蒙面黑人质问马里欧。 

约翰吃蒙面大盗的饭; 

  “他是人?他来咱们美国有签证吗?他有护照吗,就算他是人,也是非法人境者!”马里欧法制观念不弱。 

  现在是白天,约翰明目张胆地在纽约的大街上行走显然不行。 

  “你当我是傻子?你家根本就没有孩子住!”蒙面黑人的观察力不善。 

  “你可以走了。”罗勃特说。 

  “这不挺好吗?”约翰说。 

  马里欧冲妻子点点头,他将提包放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到卫生间洗手。 

  马里欧软硬兼施,约翰死活一句话不说一口饭不吃。 

  “我破格收留你了!”罗勃特说,“反正你这么小,想害我也害不了。” 

  南希走了。在深夜走了。 

  约翰的感觉是荡秋千。没人发现约翰。金发女士不知道有人拿她当免费交通工具。 

约翰要当虽死犹荣的英雄; 

  “……”约翰不明白。    

  南希收拾东西; 

  约翰决定选择马里欧作朋友; 

  约翰看出那蒙面黑人是入室抢劫的盗贼。    

  “你的体力恢复了?”罗勃特问约翰。 

  约翰有点儿信了。 

  马里欧一惊。在丈夫刚回家的时候家里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一般来说不是令人愉快的事。 

  “你带我去!”蒙面黑人用枪指着马里欧说。 

  罗勃特点点头:“别去警察局告发我。我看你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咱们分手吧!”南希从地上爬起来。 

  “我有办法。我喜欢这个国家,我会在这儿生活得很好的。”约翰看着济济一堂的高楼大厦和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说。 

  山珍海昧的诱惑; 

  约翰点点头,他估计罗勃特该带他去见导演了。 

  “约翰是人!你不能剥夺他的自由!”南希坐在地上大喊。 

  纽约的繁华景象使约翰大开眼界。他更加确信自己的选择没错。 

  马里欧无可奈何地走进自己的卧室,蒙面黑人跟在后边。 

  约翰一觉睡了18个小时。     

  “我现在起草一份协议,内容是你授权我担任你的惟一经纪人,期限60年。”马里欧一边说一边写。 

  约翰试图看车外的景象,没有成功。他的透视功能的有效范围保持在3米以内。 

  他看见了玻璃瓶里的约翰。约翰看见他的罩着长筒袜的脸,很吓人,再加上那枝乌黑的枪口,约翰后悔了。他有出狼窝进虎口的感觉。毕竟马里欧是良民身份。 

  “不走?”罗勃特一愣,“我可不需要朋友.我这一辈子是被朋友坑大的。在这个世界上,我和别人相处时,只有手里拿着枪心里才踏实。” 

  “我没说过不同意挣大钱呀?”约翰纳闷。 

  “祝您一路平安!”约翰和皮皮鲁的爸爸告别。 

  这已经是约翰绝食的第5天了。他蜷缩在玻璃瓶里,奄奄一息。 

  “没错。但你不坏。”约翰说。 

  “你太天真了!他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价值后,就该变了。你忘了你舅舅是怎么和你妈妈分遗产的了?再说,你妈妈从来就看不起我,嫌我没钱,穷,我只不过想让她拿正眼瞧我!” 

  “你靠什么生活?”皮皮鲁的爸爸凭直觉感到纽约比柏林难立身,这是他为什么不担心歌唱家而担心约翰的原因。 

  约翰的神智是清醒的,他从马里欧的表情上已经看出自己是这场较量的胜者。不管自己是生是死,赢家都是他约翰。人间输赢不以生死论。有的人活到90岁,但从他上小学3年级时那次向老师告密出卖同学起就已经输了自己的一生。有的人只活了20岁,但他反抗过父母包办婚姻,他是生命的冠军。 

  罗勃特放下手里的酒瓶,注视了约翰足足5分钟没说话,看得约翰直发毛。 

  “你为什么要救我?”约翰问。 

  约翰看见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教堂,他认为信教的人都很善良。约翰从收音机里听过《圣经》的片断,他晓得行善和帮助别人是基督教的基本教义之一。 

  “在这里。”马里欧站在床头柜旁边。 

  “祝你好运。”罗勃特冲约翰挥挥手。 

  “他怕你成名后就不要我们了!在美国,只要你成名了,会有很多人向你靠拢,靠你吃饭。马里欧怕别人从他手里抢走你。他要垄断你!也不能全怪马里欧,你的诱惑力太大了!”南希说。 

  约翰决定去教堂选择朋友。 

  在绝食的第6天,约翰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他的躯下由于没有能量的支援已经疲软无力。他后悔不该来美国。他特别想念皮皮鲁一家。他不甘心死在美国。 

  “真的?”约翰不相信。 

  约翰看着马里欧。 

  马里欧从卫生间出来,他走进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马里欧试图强行给约翰喂食,但约翰太小使他无从下手。 

  “离婚?”马里欧惊诧。 

  约翰开始在教堂里物色自己的未来朋友。他悄悄从教徒们脚下走过,仰视他们的面容。 

  “我不骗你!快跑!”南希急了。    

  一位金发女士朝这边走过来。约翰做好准备。当她的腿经过约翰身边时,约翰抓住了她的一条裤腿并迅速转移到裤腿的内侧。 

  “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约翰在马里欧的手心里挣扎。 

  “你不能这样对待约翰!”南希冲上来抢玻璃瓶。 

  “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约翰并没有说不给咱们挣钱呀!”南希哭了。 

  “你干什么?”马里欧闯进约翰的房间,质问南希。 

  南希点头,她开始往一只旅行箱里装自己的衣服。 

  “对不起,约翰。美国让你失望了。记住,美国人不都这样。”南希隔着玻璃向约翰道别。她确信自己无法从马里欧手里拯救约翰。 

  约翰苦笑。他不是傻子。让妻子半夜离家的男人能给别人当好保镖?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约翰惨遭劫持  ,约翰吃蒙面大盗的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