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也许动物们喜欢这个地方,过不了几天支票就寄

也许动物们喜欢这个地方,过不了几天支票就寄

2019-12-10 06:30

  维克来了。他和哈尔站在一边观看老虎独享它的美餐。它确实很漂亮。

  第二天一大早,罗杰、哈尔和维克又来到维克昨天白白放跑水鹿、白斑鹿和麝鹿的地方。也许动物们喜欢这个地方,还会再到这儿来。

  “你认为‘她’有多重?”

  哈尔一眼就看到了树上挂着的绳子。

  “这次应该是‘他’,”哈尔说,“我想会超过500磅。”

  “那不是我的套索吗?维克,你昨天怎么没把它带回家?”

  “哈尔,”维克说,“昨天晚上的事请您原谅。我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搞的。我的确不是那种人,昨天晚上在监狱里给我的教训够深刻的,我永远也忘不了。那笔罚款数目大得惊人,现在我已经破产了,彻底绝望了。”

  维克瞪着套索,仿佛从未见过它似的,“我忘了,也许我太紧张了。当时有一只豹子从树上跳下来,我怕它追我。”

  罗杰从屋子里走出来,看见维克,吃了一惊,他真不愿意再看到他。

  “好了,今天不会有什么豹子了,你可以轻松地呆在这儿。听,我断定它们快来了。它们留恋这个地方,要保持安静,别把它们吓跑了。”

  “彻底绝望了,”维克重复着,“不过我想——我真不愿意提出这样的要求——你也许能借给我点儿钱,家里的支票一到我就马上还你。过不了几天支票就寄来了。”

  水鹿在前面开路,白斑鹿跟在后面,随后是小蒂姆,那只小麝鹿。它用它那小小的脑袋拱开杂草,在它的大朋友旁边推开一条路。

  罗杰开始摇头了。他十分了解他的哥哥,哈尔总是助人为乐。但他一定知道这个家伙是想不劳而获。

  维克说:“它们看到我们不会逃跑吗?”

  “你需要多少?”哈尔说。

  “我想不会的,”哈尔说,“鹿对人很友好,就像海豚会追随着船游动一样,它们喜欢人。除非它们看到枪,否则是不会躲避人的。”

  “噢,一点儿就够。两百美元可以吗?”

  哈尔把套索从树上拽下来。但又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把水鹿套住了,那么另外两只就会因受惊而逃走。他盘算着怎样一下把三只鹿都捉住。

  罗杰的头摇得更起劲了。

  这些动物的行动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鹿不仅对人很友好,它们彼此之间也很亲热。胆小怕事的白斑鹿和水鹿紧靠在一起,它们抬起头来,两张脸就贴到一起了。哈尔的套索飞过去正好把两个头都套住了。

  哈尔拿出钱包,“要卢比还是美元?”

  “我们该把卡车开来。”维克说。

  “美元吧。我不知道卢比怎么用。”

  哈尔答道:“没必要。别出声,让它们慢慢习惯这条绳子。”

  哈尔递给他两张一百元的崭新钞票。

  对维克来说,一动不动地站着可太难了。他紧张极了,心脏像被大锤敲打一样怦怦地跳着。他想跟哈尔说句话,可哈尔用手把他的嘴堵住了。他们就这样坚持了足足15分钟。

  “太感谢了,”维克说,“我会尽快还你的。那个警察说了你许多好话,他使我明白了我是误入歧途,干错了事。现在我要改过自新。我想也许我能帮着你们捉到你们想要的动物。”

  那只麝鹿呢?它还在和杂草搏斗,直到它挣扎着来到它的大个子伙伴身边。

  “那太好了。”哈尔说,“这个任务很艰巨,我们确实需要帮助。你每抓来一只野兽,我付给你50块钱。”

  三个年轻人像周围的树一样静静地站着。

  罗杰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脖子都摇累“太好了,”维克说,“什么时候开始干?”

  随后,哈尔开始小心翼翼地拉绳子。开始时两只鹿还想反抗,但因绳子拉得又轻又慢,以至使它们根本就意识不到会有什么伤害。因此它们向前迈了一步,接着又迈了一步,不久它们就大摇大摆地缓缓向前走去了。

  “现在就开始。”哈尔说,“但今天下午你得一个人干,罗杰和我需要加固一下这个笼子,使它能关得住这个最凶猛的野兽。我看到你带着枪了,把它放到屋里去。”

  罗杰抱起麝鹿把它装进自己猎装上的一个大口袋里。

  “可我也许会用得着它。你知道——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

  “太好了,”哈尔说,“那个小家伙是最难得的。我敢打赌,父亲能把它卖到500元。据我所知,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动物园有麝鹿。如果哪个动物园买了它,一定会游客盈门,一睹世界最小的鹿的风采。”

  “如果你有枪,你就会不自觉地用。记住,动物可没有枪。罗杰,把枪拿到屋里去。听我说,维克,我把套索借给你。”

  500元,维克眼前猛然一亮,如果有500元钱,他什么事情不能干呢?

  “那很容易,”维克断言,“谁都会扔绳子。可这件事需要一个人用枪。”

  他们前面的一丛灌木忽然活起来了,一部分灌木开始移动。谁见过会走路的灌木呢?可眼前这丛细枝正在从容地穿过小路。

  “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哈尔说,“谁都会扣扳机,但抛套索却需要一点儿技巧。而且不同的是枪给你的是动物的尸体,而套索给你的是活生生的动物。”

  眼前这不可思议的景象吓得“胆小鬼”尖叫了一声。“胆小鬼”是哈尔和罗杰偷偷地给维克起的名字。那一丛细枝大约有两英尺长。

  维克又发了一通牢骚后,就背着套索出发了。

  “别挡它的路,它不会伤害你的。”哈尔说。

  这时罗杰开始说话了,他带着十四岁孩子的小聪明批评起比他大五岁的哥哥来,“你这个笨蛋,你再也见不到那两百块钱了。至于每只野兽50美元吗,毛毛虫也能算野兽,如果他抓一只来你也得给他50美元。”

  “这是什么?”胆小鬼结结巴巴地问。

  “废话,”哈尔说,“你应该对人的本性多一点信任。不这么办,我们还能怎么样?罚款已经使他一文不名了。他得依靠什么活下去。我推测他是一个住在城市里的孩子,从来没有真正打过猎,需要有人教教他,看来你我得当他的老师了。”

  “豪猪。”

金沙电玩城,  哈尔说对了。维克从小在城市里长大,和其他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一样,他渴望探险。他家住在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离西部储备大学很近。如果能把一个只在大学里度过四个月的人称为大学生的话,那么他也可以算个大学生了。在大学只呆了一个学期就使他忍无可忍了。他喜欢在威克公园湖畔漫步,穿过从学校延伸出来的小路,沿着一条林间小溪溯流而上,去欣赏希克高地的湖光山色。但这些还远远不够,他还想开阔眼界。因此,一天晚上,他自己动手拿了他父亲的钱,还想出了个理由:如果他继续上大学,同样会花掉他父亲一大笔钱,那么为什么不把这笔钱用在更能增长知识的旅游上呢?他留下一张字条说:如果他的父亲急切地希望再给他钱的话,就寄到印度新德里的美国大使馆,由那里转交。

  那些像细枝条一样的东西是豪猪的刺。它们长在背部,把身体从头到尾盖得严严实实。它的末端像针一样尖利。

  然后他就出发了,一路搭车到了纽约,然后坐救生艇偷偷地登上了一艘即将开往加尔各答的货船。他在印度到处流浪,最后来到了吉尔森林区,在那儿他买了一支枪,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像吉姆·科伯特或欧内斯特·海明威一样伟大的猎手。而现在,他手里除了一条可怜巴巴的绳子外什么武器都没有了。

  维克由于怕被它扎着,就从一边绕到它的身后,正对着针尖。

  维克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走着,他边走边想,为什么哈尔愿给他两百元钱,而且每抓住一只野兽还给50元钱。他只顾胡思乱想,没留神差点撞到一只印度最大最怕羞的鹿身上。他不知道那就是有名的水鹿。这种鹿把家安在4000到14000英尺的高山上,有时候到山脚下的吉尔森林里,躲在树荫下享受一会儿。

  “噢不,别站在那儿,”哈尔喊道,“它的身后才是真正的禁区呢!”

  维克眼前的这只动物长着尖尖的角,皮毛是黑褐色的,喉部覆盖着鬃毛,尾巴很长。

  “你想骗我,”维克说,“我在这儿很安全。”

  现在要有支枪就好了。他试着把套索扔了出去。但那家伙已经开始逃跑,绳子落在它的背上又滑了下来。

  “不安全。你再不躲开它就要攻击你了。”

  一只白斑鹿也随着水鹿一起跑了起来。维克认识白斑鹿,因为前一天晚上他曾打死过一只。两只鹿转过身,挑战似地看着给它们带来不愉快的人。

  “谁听说过一个动物会向后攻击呢?除非它转过身来,头冲着我。”

  两只鹿并肩站着,摆出一副同心协力对付侵略者的姿态。

  “你一点都不了解豪猪。我警告你,快到它前面去!”

  水鹿像一匹马那么大,而白斑鹿却像一匹小马驹。维克还看到了第三只鹿,可这只鹿比兔子还小。后来他才知道这是麝鹿。维克不知道它的学名,但他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蒂姆。

  “你以为你能愚弄我?”维克发火了,“我在这儿很安全,我就不走。”

  小蒂姆跑过去停在白斑鹿和水鹿的正中间,高大的水鹿低下头去舔它的小朋友的皮毛。

  忽然,豪猪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后退去,它的刺穿透了维克的裤子,深深地扎进他的腿里。维克的尖叫声在一英里之外都能听到。

  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机不可失,总不会一个都套不住吧。维克抛出套索,希望能套在水鹿或白斑鹿的角上。至于小蒂姆,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它太小了,简直不屑一顾。

  心满意足的豪猪跑进灌木丛中不见了,把十几根刺留在了维克身上。

  套索挂在一个树枝上,树上立刻传来咆哮声,维克抬起头,看到一只金钱豹正冲他龇牙咧嘴。它从树上跳下来,盯着维克。维克觉得他的末日到了。幸运的是,就在这时,水鹿叫了一声,金钱豹立刻转身去追那三只鹿。水鹿和白斑鹿跑得很快,而麝鹿却跑不动,因为杂草和它一样高。

  “瞧,”哈尔说,“现在你该明白我没骗你吧。”

  水鹿回头看到它的小伙伴正在草丛中挣扎,这个“巨人”冒着葬身豹子爪下的危险,跑回去把小蒂姆衔在嘴里,和白斑鹿一起逃命了。

  维克大声嚎叫,“快把这些刺给我拔出来。”

  豹子尽管是野兽中最凶残的杀手,但却追不上鹿,它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躺下,让我试试,”哈尔说,“但拔出来的时候比刺进去时还疼。”

  维克听到一英里以外豹子愤怒的吼叫声,因为它的猎物逃走了。

  “为什么?”

  维克回到亨特兄弟住的小屋,向兄弟二人吹嘘了一通他是如何勇敢地面对三只鹿和一只金钱豹的。

  “因为每根刺的末端都有一个小钩子,就像鱼钩一样,拔出来的时候会把你的肉钩破。但又不能让它们留在里面,这些东西很不干净,会使你得坏疽病,那样的话,医生就得把你的两条腿都锯掉。”

  “那么,我想你是不会把金钱豹抓来的,”哈尔说,“可你能弄回三只鹿来也是很了不起的。你把它们都装进笼子了吗?”

  这可怕的预言着实把“胆小鬼”吓了个半死。

  “不,”维克说,“我没把三只都带来。”

  “两条腿!”他干嚎着,“我干吗要来这个国家,这儿只有谋杀和病毒。”

  “那么,大概你把两只大个儿的抓住了。”

  “别忘了,”哈尔说,“你也犯了许多谋杀罪。想想那些可怜的动物,有多少死在你的枪下,而你杀死他们只是为了一时痛快。”

  “没有。”

  “这全是你的错,”维克喊道,“如果你不雇我,我就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了。”

  “太可惜了,”哈尔说,“不过你能把那只麝鹿捉住也不错。它跑不快,很容易被捉住。实际上它是三只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它很特别而且很值钱,因为它的身材小得出奇。因此我们必须祝贺你把世界上最奇特的鹿带了回来。你把它放在哪儿了,就是你所说的小蒂姆?”

  这话说起来让人好笑,维克自己也明白,哈尔不用多费口舌。

  “它也逃走了。”

  “好了,”他抓紧一根刺使劲拔了出来。维克的吼声简直让老虎都自愧不如。

  “可是在石块和草丛中抓住它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每拔一根刺都伴随着一声嚎叫。刺的钩子不仅划破了维克的腿,还把他的裤子扯得破破烂烂。等到刺被拔完后,哈尔脱下自己的衬衫,撕成两半,把维克的两条腿包扎起来。血止住了。

  “大鹿跑回来把它带走了。”

  “等一到家我就用消毒剂给伤口消毒,我想很快就会好的。起来,咱们回去吧。”

  哈尔和罗杰再也想不出该说什么好。

  可维克一点也动不了,他甚至连试一下的勇气都没有。自然,他把自己所受的痛苦都归罪于哈尔了。

  天渐渐黑下来。维克回他的住处了。罗杰对哈尔有一肚子怨气,他责怪哈尔不该雇佣这个愚蠢的城市叫花子。

  “我去开卡车。”罗杰说。

  进屋的时候,罗杰看到在黑暗的角落里有个什么东西在移动,好像是一条无毒的花蛇。蛇不大,还不到4英尺长。

  “还有一个更简便的方法,”哈尔说,“把他放在那只水鹿背上。”

  “好,”罗杰想,“我得治一治他,我略施小计就会把他吓个半死。”

  那只水鹿耐心地等着他们把维克放到它的背上,它的头低垂在一侧,脚在另一侧。

  哈尔上床睡着后,罗杰提着蛇尾巴把蛇放到哈尔的床上。蛇喜欢呆在温暖的地方,它紧紧地依偎着哈尔来取暖。

  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小屋。维克被抬了进去,小麝鹿也被带了进去。哈尔和罗杰又出来把两只大鹿关进了同一个笼子,他们知道把两只鹿关在一起,它们会更幸福的。

  哈尔醒了,觉得什么东西在他的肋部蠕动,他惊叫一声,把蛇扔到地板上。罗杰兴灾乐祸地大笑起来,笑得肚子都疼了。

  然后,他们给维克敷上抗菌药,让他留在屋里养伤,直到他能走回自己的住所为止。哈尔和罗杰走出屋来给两只鹿准备美餐。

  “你那么喜欢动物,那只怎么样?”他说。

  维克注意到那只麝鹿,罗杰已经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此时正在屋里踱来踱去。一只动物值500元钱,他心里一阵高兴。他把小麝鹿抱起来放进自己口袋里。最好赶紧溜之大吉,有价值500元的东西在口袋里,他的腿也不那么疼了。

  哈尔看了看那条蛇,脸都吓白了。

  他溜出亨特的小屋,穿过树林,走到自己的住处。他的朋友,吉姆和哈里都在那里。他炫耀起他的宝贝来。他们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的动物。像是个玩具——它长得和鹿一模一样,但身材只有小猫那么大。

  “别担心,”罗杰说,“它是无毒的。”

  “正因为这样它才引人注目,”维克说,“它能值500元,我会给你们每人100元,剩下300元归我,这500元够咱们痛痛快快玩一阵子了。”

  “无毒的?!”哈尔吼了起来,“那是一条眼镜蛇!”

  “到监狱去玩吧,”哈里说,“我们在那儿都得玩儿完。那就不是一晚上的问题了,要关我们好几个月。”

  “哎呀,我不知道。”罗杰赶忙道歉。他满以为哈尔会大发雷霆,可没想到他的耐性极好哥哥只是把蛇装进一只麻袋里,并说:

  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哈尔走了进来,“你看到——噢,在这儿呢。它怎么会到这儿来呢?”

  “这很好。父亲交给我们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捉一条眼镜蛇,谢谢你把它找到了。以后如果你再这么干,小心我敲掉你的脑袋。”

  “是这么回事,”维克想了半天才说,“你不在屋里,我怕它自己溜出去走丢了,就把它带到这儿,等你们一有时间照顾它,我就还给你们。”

  “你真是太好了。”哈尔说。他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但不想捅出来,“你的腿怎么样了?”他问。

  “疼得像火烧一样,一定是你放的抗菌剂引起的。”

  哈尔想,这家伙说话总是那么令人讨厌。

  “好,不管怎样,”他大声说,“谢谢你照看着小蒂姆。”然后抱起小蒂姆走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也许动物们喜欢这个地方,过不了几天支票就寄

关键词: